ZTO underperformed quarter-on-quarter despite robust year-on-year gains

亮丽背后存隐忧 中通季绩环比倒退

面对中国经济放缓及快递行业竞争激烈,中通快递第三季度收入及盈利仍能按年增长 重点: 中通第三季度虽赚23.5亿元,但与第二季度比较,下跌8.4% 公司亦预计,年度的增长率未能达到之前的承诺        刘智恒 中通快递有限公司(2057.HK, ZTO.US)刚公布第三季度业绩,收入90.8亿元,按年上升1.5%,盈利则上升21%至23.5亿元。 期内,包裹量达到75亿件,同比上升近18%,核心快递服务收入增长2.2%,主要是包裹量增长所致。中通第三季度的市场份额按年提升至 22.4%,能在中国经济放缓下,交出一份这样亮丽的季度成绩表,可谓交足功课。 跟同业比较,中通亦并不失礼,甚至可以说冠绝同业。虽然收入不及其它主要竞争对手,顺丰(002352.SZ)高达646.5亿元、圆通(600233.SH)、韵达(002120.SZ)及申通(002468.SZ)都超过百亿元,但说到盈利,中通竟然能在几大巨头中脱颖而出,较顺丰的20.9亿元还要高出一成二,其他的更难项其背。 纯利抛离对手,与中通第三季度的毛利率高企不无关系,中通毛利率高达29.8%,远远抛离顺丰、圆通及韵达等介乎11%至12%的毛利率,更别说是申通的3.1%。 中通能做到如此高毛利率,公司解释主要是成本控制得宜,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赖梅松表示:“面对加剧的价格竞争,中通专注于提升服务质量,并坚持获取有盈利的业务增量。中通的数智化和精细化管理举措持续推动分拣和运输成本效益的提升。” 首席财务官颜惠萍亦表示,集团利用标准化和数字化管理设施,将单票分拣加运输成本下降 11%,超出预期。同时,销售管理费用占收入比重稳定在 5%左右。 股价不升反跌 然而,业绩公布当天,股价表现非但未能上升,反之更跌穿180港元关口,最终收报179港元,跌4.3%,之后股价持续受压,过去一周足足跌了超过6%。 投资者似乎对中通未投下信心一票,没错,若按年度,中通确实令人眼前一亮;但细心看,以公司本身的季度业绩比较,业务或许已现疲态,甚至出现倒退。中通第二季度收入达97.4亿元,盈利25.4亿元,第三季在两方面都出现下跌。 第三季度毛利率接近30%,按年升了近3个百分点,但相对于上季度的34%,原来是倒退了4.2个百分点。业务上也开始有点停滞不前,包裹量都由第二季度的76.8亿件,微跌至第三季度的75.2亿件。 价格竞争再出现 面对市场的压力,公司重申全年业务量可达到292.7亿至302.4亿件的指引,全年增长20%至24%。不过,原本公司坚持的市场份额年度增长目标为1.5个百分点,但考虑到市场环境出现价格竞争,要争取有盈利的业务增量变得不再合理或可行。 今年快递行业虽有所回暖,但过去曾出现的价格竞争,又再次在个别地区出现,今年首三个季度,快递公司的单票价格有下滑趋势,9月份圆通、韵达及申通的平均单票价为2.34、2.29及2.11元,同比分别下跌7.32%、12.93%及13.52%。至于中通的单票收入,亦大跌13.5%。按目前的价格走势看,今年第四季度很大机会单票价会继续走低。 除了行业环境的问题上,部分投资者仍对中通存有戒心。今年3月时,沽空机构灰熊对中通的指斥,认为公司有造假之嫌,其中就针对中通较行业对手超高的毛利率,以及有虚报企业人手以降低整体成本。 投资者有戒心 对于灰熊的指控,中通当时只发出简单回应的公告,指沽空报告并无依据,并包含许多错误、无根据的推测以及误导性结论和诠释。其亦缺乏对公司业务模式及财务报告结构的基本了解,缺乏对公司公开文件的全面解读。到今年4月,中通表示独立调查完成,根据调查结果,审计委员会认为该份卖空报告及补充沽空报告所作指控均无事实依据。 不过,对于灰熊重点指控的几点问题,集团未有一个详细的回应。事实上,早在2017年,美国伯明翰养老基金对中通及它的承销商摩根士丹利与高盛集团提起集体诉讼。其中指控中通使用一个“网络合作伙伴”系统处理利润率更低的包裹收发服务,令更不赚钱的业务,得以从公司账本上消失。 由于牵扯在太多的造假新闻中,站在投资者立场,有怀疑自然是先避为妙。特别在今天市场疲弱的环境下,一有风吹草动,投资都先沽为上,又或,抱观望态度。基金的却步,加上减价战如箭在弦,第三季度中通业务又有转弱态势,各项原因都影响集团的股价表现。 有超赞的投资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让更多人知晓?我们可以帮忙!请联系我们了解更多详情。 咏竹坊专注于在美国和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的报道,包括赞助内容。欲了解更多信息,包括对个别文章的疑问,请点击这里联系我们。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极兔速递冲刺港交所 “搅局者”会否再“搅局”

极兔速递的目标,是要打入内地速递市场三甲之列 重点: 过去三个财年,极兔速递实际仍处于亏损状况 极兔速递能否再上一层楼,海外及跨境业务的发展,将至为关键   易焬 刚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的极兔速递环球有限公司,市场估计,集资金额约10亿美元(72亿元)。这个市场的“搅局者”、速递界的“野蛮人”,若成功集资,口袋里多了钱,又背靠资本市场平台,随时有能力再在市场兴风作浪,冲击业务刚露龧光的速递巨头。 极兔一如其名,成长速度快如脱兔,创立只有八年,迅即成为东南亚快递市场的龙头大哥。这家由中国智能手机品牌OPPO前印尼市场一把手李杰创办的企业,从印尼开始攻城掠地,短时间已打下越南、马来西亚、菲律宾、泰国,柬埔寨及新加坡市场,2022年在东南亚处理的境内包裹超过25亿件。 光东南亚,又怎能容得下李杰的雄心,极兔借收购龙邦快递,一脚踏进中国市场,2020年3月展开服务,2021年斥资68亿元鲸吞百世集团,去年在内地处理120亿件境内包裹,占据速递市场份额近一成一。 国内速递巨头花十多年才建立起来的江山,极兔瞬间就稳占一席位,靠的是庞大银弹攻势,短时间将市场攻克下来。极兔经过9轮融资,筹得50亿美元,前期投资者星光熠熠,腾讯、博裕、ATM、DI、高瓴、红杉及招银国际等,甚至连竞争对手顺丰(002352.SZ),也是投资者之一。 大撒银弹连年亏损 在实力雄厚的投资者支持下,极兔有能力大撒金钱,不过代价是集团连年亏损。据上市申请文件披露,2020年至2023年的收入分别是15.4亿美元、48.5亿美元及72.7亿美元,但三年的营业成本分别是18亿美元、54亿美元及75.4亿美元。成本高于收入,别说盈利,就连毛利也谈不上,连续几年出现毛损。 2020至2021年度业绩,分别亏损5.6亿美元、60.5亿美元,去年表面有16.6亿美元盈利,其实是因金融资产及负债的公允价值变动,产生30.5亿美元收益所致。若按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计算,三年的亏损是4.8亿美元、9.1亿美元及8亿美元。 事实上,与内地速递巨头“三通一达”及顺丰比较,极兔在盈利能力上就显得逊色。2022年度,顺丰及圆通(600233.SH)的毛利率都超过百分之十,中通快递(ZTO.US; 2057.HK)更是一枝独秀,毛利率高达25.6%,今年首季,更提升到28.09%,对于没利润可言的极兔,可说被对手远远抛离。 若计算去年单票收入,圆通、韵达(002120.SZ)及申通(002468.SZ),平均单票收入介乎2.55至2.69元水平,中通不含派费收入1.4元,但成本只是1.03元,单票利润相当可观。极兔在中国单票收入0.34美元,但成本要0.4美元,即每单生意都要亏损。以业务情况来说,投资极兔似乎并不划算。 未来还看海外扩张 要看极兔未来,或许着眼点可放于海外扩张,以及跨境物流上的增长。从过去的经营看,极兔在东南亚等地表现出色,证明公司有能力在海外市场开疆拓土。去年公司已进一步扩展至沙特阿拉伯、阿联酋、墨西哥、巴西及埃及。 这几个新市场,正处于高速增长,据弗若斯特沙利文预计,整个市场的快递包裹量,2022年接近31亿件,预计2023至2027年,复合年增长率接近18%,包裹量将达到71.4亿件。 另外,东南亚及中国的跨境电商零售市场总额,亦处于增长态势,预计2023年可达6,052亿美元,至2027年将升至12,570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高达20%。全球跨境物流市场将由2023年的4,561亿美元,升至2027年的6,807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接近11%。 从以上数字分析,海外及跨境快递仍处于高速增长水平,若极兔能在新市场及跨境物流发展上续创佳绩,未来无疑可交出一张亮丽的成绩表,说不定业绩可以有一个大跃进。 大打广告兼杀价抢客 至于中国市场,相信极兔也不甘屈居人下。以极兔擅于颠覆市场规律,上市后会否故技重施,令内地刚归于稳定的速递行业,再掀起千重巨浪,又要拼个你死我活。 别忘记,极兔是市场的“搞局者”,打广告做宣传推广,一刻也不手软,去年卡塔尔世界杯期间,一掷千金聘请阿根廷球王梅西做品牌代言人。今年央视春晚,它豪掷重金,成为春晚物流行业甄选品牌,出尽风头。 再讲年前的价格战,更叫业内头部企业心有余悸,其挥金如土的气概,不惜大手砍价。让公司在短短十个月时间,每日单量由零突破2,000万宗,这个纪录,中通用了十六年,申通花了二十五年。 极兔肆意冲击市场的蛮劲,不仅恨得一众巨头咬牙切齿,更搞乱市场运作,最终市场监管总局及国家邮政总局亦看不过眼,相继出台法规,要求快递企业不得以低于成本价格倾销,或操纵市场价格,经有关当局出手,极兔才偃息旗鼓。 虽然在政府政策下,极兔未必能再透过减价去抢占市场,然而“搅局者”就是“搅局者”,在自身条件突然变强时,说不定再以另类策略,发动新攻势。不要忘记,2020年,李杰曾向中国代理发出一封信,内容大意是当有一天,极兔打入内地速递三甲,大家的名字将名留行业青史,这是何等骄傲的事情。言下之意,极兔又怎会甘心于今天在内地的排名,只是区区的第六位。 有超赞的投资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让更多人知晓?我们可以帮忙!请联络investors@thebambooworks.com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快讯:中通首季利润倍升 调高全年业务指引

最新:物流公司中通快递(开曼)有限公司(ZTO.US; 2057.HK)周四宣布,今年一季度的收入同比增加13.7%至89.8亿元,净利润则大涨90.2%至16.6亿元。 利好:基于行业增长势头延续,该公司调高全年业务量指引,预计其处理的包裹量将达292.7亿至302.4亿件的区间,同比增速为20%至24%,并有信心实现市场份额至少增长1.5个百分点的目标。 值得关注:期内,该公司核心快递业务单票收入同比下降3.7%,主要来自于单票重量下降、公司对业务的主动控制以及网络政策持续优化的综合影响。 深度:在中国竞争激烈的快递物流业务市场中,中通是盈利能力最强的公司之一,其去年毛利率高达25.6%,远高于行业龙头顺丰控股(002352.SZ)的12.5%,更抛离圆通速递(600233.SH)、申通快递(002468.SZ)同期的11%和4.38%。不过美国沽空机构Grizzly Research今年3月怀疑中通涉及财务造假,中通股价不跌反升,并质疑报告缺乏对公司业务模式及财务报告结构的基本了解,声言会对指控展开独立调查。 市场反应:中通快递的港股周四向上,中午收市涨6%至232.2港元,贴近过去52周的高位。 记者:何仲尼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做空机构指控造假 中通快递不跌反升

美国做空机构Grizzly Research质疑中通快递毛利率高出行业平均逾倍,怀疑涉及财务造假,但该公司股价不跌反升 重点: 中通快递两度发声明响应,指报告缺乏对公司业务模式及财务报告结构的基本了解,但会对指控展开独立调查 其股价被狙击后不跌反升,反映中概股经历过去三年跌浪后,下跌空间缩小,做空机构较难从中获利   陈嘉仪 即将于5月由港股“第二上市”转为“双重主要上市”的中通快递(开曼)有限公司(2057.HK; ZTO.US),于本月初遭美国做空机构Grizzly Research(灰熊)狙击,据灰熊发表的做空报告,怀疑该公司的利润率远超国内同行平均水平,可能只是财务造假的结果,更称其美股价格至少有50%的下行空间。 中通在做空报告面世翌日曾发公告反驳,指报告包含许多错误、无根据的推测以及误导性结论和诠释,缺乏对公司业务模式及财务报告结构的基本了解。其后,该公司再于3月10日发表公告,指董事会旗下审计委员会在审阅卖空报告的指控后,决定对指控展开独立调查,并已聘请一家国际律师事务所及一家法务会计师事务所,担任独立专业顾问。 灰熊在针对中通的做空报告中,把中国四大快递公司顺丰控股(002352.SZ)、圆通速递(600233.SH)、韵达股份(002120.SZ)和申通快递(002468.SZ)的平均毛利率、营业利润率和凈利润率,与中通作出比较,发现在2018至2021年间,中通在各项指标的表现均远胜同业平均数,毛利率更连续四年高出行业平均数一倍以上;另外,报告指出中通在2021年净利润率达15.6%,而同期行业平均仅为1.7%。 另外,根据中通于本周四最新公布的去年业绩,期内整体收入上升16.3%至353.8亿元,净利润大涨43%至68.1亿元,毛利率达25.6%,比前一年上升3.9个百分点。这个数字除了远高于行业龙头顺丰于去年前三季度的12.4%,更抛离圆通、申通同期的11.5%和4.1%。 灰熊认为中国物流市场竞争激烈,运作模式相当标准化,中通各顼利润指标不寻常地高,怀疑其故意少报成本,以夸大利润率;报告又列举中通提交给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的财报和中国工商局的资料不一致、未纳入外包人员成本、虚报资本支出,并虚假收购特许经营商,通过关联交易令内部人士获利等几大疑点。 当中较引人关注的,是报告援引工商总局的备案文件显示,于2019至2021年间,中通的净利润率在6.3%到10.6%,实际上与同行相当;但该公司在递交SEC的财务报表中,净利润率却高达15.5%到25.7%。 “少报员工人数” 另外,灰熊列出中通2016年网页存盘资料,称当时拥有逾25万名员工,与同年向SEC申报的4.02万名员工不一致,并称内地媒体《物流新闻》去年2月刊登的一篇文章援引中通董事长赖梅松说过:“真的没想到,几个人的事业能做成现在50万人的事业……”,与2021年向SEC披露的8.09万名员工不符。因此,灰熊认定该公司在员工人数上造假。 灰熊认为,中通少报员工人数,目的是营造出超高的利润率,协助公司自2016年上市以来募资超过30亿美元(约206亿元)。同时,又指控中通在递交SEC的财报中虚报了资本开支,指其物业、厂房和设备(PP&E)以及土地使用权的增长速度快过收入增长,但缺乏明显理据;甚至还利用未披露关联方转移运营费用,并将大笔贷款用于支持内部人员的房地产投资。 然而,市场对灰熊的指控反应不大,虽然在报告公开当日,中通的美股曾下跌逾3%,但走势迅速回稳,收盘仅跌约0.3%,截至3月14日更录得8.3%的累积升幅。 大摩力撑中通 此外,摩根士丹利与灰熊大唱反调,相信中通今明两年能继续扩大市场份额,实现稳健的盈利增长,因此给予“增持”评级,目标价35.6美元,并预计其股价在60日内的上升机率有70至80%。 与浑水、香橼等做空机构相比,灰熊知名度不高,但对中概股特别关注。截至目前发布的26篇做空报告中,有12篇都涉及中国企业,当中包括现称高途(GOTU.US)的跟谁学、图森未来(TSP.US)、斗鱼(DOYU.US)、瑞能新能源(SOL.US)及蔚来(9866.HK; NIO.US)等,当中较触目的首推跟谁学与蔚来。 灰熊在2020年2月至2021年4月间,曾三度出手狙击跟谁学,指控理由包括财务造假、虚假刷单、管理层风险等,并质疑跟谁学通过未并表的关联方来操纵财务,把2018年利润夸大74.6%、学生注册人数夸大9倍等。首份报告发表后,香橼、浑水等也加入围剿,更引来美国证监会调查。 最后,跟谁学改名为高途,至2022年10月19日,才收到SEC的结束调查通知,并成功避过指控。 至于蔚来则于去年6月28日遭灰熊指控利用于2020年成立的武汉蔚能电池公司,通过超额供应蔚能电池提前预支收益,分别虚增10%收入和95%利润。事发后,蔚来股价曾短暂波动,但跟中通一样,迅速得到摩根士丹利、德银、大和资本等多间大行发表报告支持以支撑股价,令灰熊无功而回。 做空机构狙击中概股不是新鲜事,像早年浑水做空东方纸业(ITP.US)、绿诺科技(RINO.US)及瑞幸咖啡(LKNCY.US)并获取厚利的例子比比皆是,但随着近年中概股因中美关系恶化及新冠疫情连累经济而估值暴跌,不少公司的股价已相当低残,下跌空间比一两年前明显减少,做空报告如非证据确凿,贸然出手可能会得不偿失。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