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da IPO

嘀嗒出行夹缝求生 失落一哥宝座翻身不易

嘀嗒出行近日第四度递交上市申请,再闯港股延续上市梦 重点: 嘀嗒出行已由中国第一大顺风车平台跌至第二位,被对手哈啰爬头 为求翻身加入补贴战,烧钱导致毛利率下降,若然生意量追不上,盈利前景堪忧        陈嘉仪 曾三度入表港交所争取来港挂牌的嘀嗒出行(Dida Inc.),屡败屡试,于8月30日再度递交更新文件,四度闯关港股。翻开初步招股文件,最抢眼球的一句是:“按2022年交易总额及顺风车搭乘次数计,嘀嗒出行经营中国第二大的顺风车平台……”。按之前于2020年10月、2021年4月和2023年2月递交的初步招股文件,嘀嗒一直以“中国最大的顺风车平台”自居,没料只不过半年时间,“顺风车一哥”宝座已旁落。 根据初步招股文件,按2022年顺风车搭乘次数计,嘀嗒完成搭乘次数约9,420万次,市占率为32.5%,位列国内顺风车市场第二;遭第一位的对手完成搭乘次数1.23亿次,市占率42.5%,远远抛离。按交易总额计,嘀嗒出行去年交易总额约61亿元,市占率比为31.8%,同样远远落后排第一位的80亿元及41.7%市占率。 虽然嘀嗒没有披露新一哥的名字,但从近年走势可以判断,后来居上的是做共享单车起家,于2018年及2019年先后进军网约车及顺风车业务的哈啰。 嘀嗒出行创立于2014年,目前拥有三大业务,按收入规模大小排序依次是顺风车平台、智慧计程车服务以及广告及其他。经营模式主要通过嘀嗒出行、嘀嗒出租车司机等移动App及微信小程序为个人用户提供服务;另外还通过“凤凰出租车”这项管理出租车的云工具,为公司客户(包括出租车营运商及出租车协会)提供云平台服务。 初步招股文件资料显示,于2020年至2023年6月30日上半年,嘀嗒出行营业收入分别为7.54亿元、7.8亿元、5.69亿元和3.96亿元,去年营收显著倒退27.1%。期内顺风车平台服务贡献营业收入比率,由2020年的89.1%上升至今年上半年的94.4%,业务单一化越趋严重。 疫情影响盈利倒退 盈利方面,虽然以经调整净利润计,2020年至今年6月30日上半年,分别盈利3.43亿元、2.38亿元、8,471万元和8,572万元,成为中国顺风车市场中唯一连年实现盈利的平台;但按国际会计准则计算的净盈亏波动甚大,2021年仍赚1.73亿元,去年却转蚀近1.88亿元,今年上半年再蚀2.2亿元。盈利能力转差,除了是受到去年第四季中国防疫政策转变,全国爆发大规模新冠疫情影响用户出行次数,令公司收入减少外;也反映优先股价值变化的账面变动,以及公司为提升市占率而提供补贴,导致盈利表现受挫。 一直以来,嘀嗒以轻资产模式经营,只提供交易平台,公司不拥有或租赁车队车辆;加上补贴成本比较低,故能保持80%以上的高毛利率。不过,从过去三年半的毛利率变化,由2020年的82.7%,一度降至去年的75.1%,公司解释主因是持续增加向私家车车主提供补贴,以及需支付更高的保险费。 这其实很大程度反映市场竞争加剧,除了哈啰大派补贴抢客,滴滴回归也带来巨大冲击。滴滴于2018年8月至2019年12月,因安全问题暂停顺风车平台服务,是造就嘀嗒能坐上“顺风车一哥”宝座的关键,2019年其在国内顺风车市场市占率高达66.5%。不过,滴滴于2020年回归,凭藉其网约车一哥地位、庞大的资金实力、用户数和司机数,通过增加对用户的营销推广及给予大量补贴,火速便从后追上;按交易总额计,市占率由2020年的10.8%,到2022年升近倍至18.4%。 融资受挫后劲不继 为了维持竞争力,嘀嗒也被迫烧钱换市场,于2021年给予私家车、出租车司机及用户的补贴,由2020年的1.239亿元,占总收益1.3%;增加至1.549亿元,占总收益19.9%;去年及今年上半年补贴占比更达23.7%及23.5%。打补贴战需要财力,嘀嗒截至今年6月底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约5.34亿元,相信这正是其誓要冲击港股的苦衷。 事实上,嘀嗒自成立以来共进行了5轮融资,获包括IDG、腾讯、高瓴、京东、蔚来等多家知名机构参投,累计投资额约18亿元;但是自2018年6月后,长达5年没有新融资,原因极可能与最后的D、E轮融资每股认购价0.4954美元,较C轮融资的认购价0.8727美元,大跌逾43%,即使公司随后按反摊薄条款无偿向C轮股东发行额外优先股作补偿,把每股认购价降至0.7184美元,也难填补损失所致。 嘀嗒面对强手围攻,急需融资打翻身仗,趁上半年业绩略有改善再递表;但是即使获港交所接纳,恐怕也要面对估值考验。嘀嗒E轮融资投后估值约30.26亿元,以今年上半年收入3.96亿元,年度化计算,市销率约3.82倍,目前港股未有同类股份,上市的网约车平台只有主力做货运的快狗打车(2246.HK),但该公司未录得盈利,上市后股价一泻千里,最新市销率仅0.8倍,两者差距明显。即使嘀嗒盈利表现较佳,但考虑到经营环境恶化,市场亦一直关注顺风车监管问题,如何定出公司、早期投资者及市场均接受的估值会是一个重大考验。 有超赞的投资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让更多人知晓?我们可以帮忙!请联系我们了解更多详情。 咏竹坊专注于在美国和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的报道,包括赞助内容。欲了解更多信息,包括对个别文章的疑问,请点击这里联系我们。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嘀嗒出行盈利挫 上市抗衡老对手?

这家志切筹资扩充业务中国顺风车服务平台,已经第三次扣门港交所 重点: 嘀嗒出行再次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但公司去年前9个月的净利润大挫92%,可能引起投资者担忧 滴滴出行今年1月恢复新用户注册,为嘀嗒出行带来压力,因此希望上市筹资与滴滴抗衡,并可能引发新一轮“补贴大战”   叶天娜 2023年,中国出行界或见证“风再起时”。事因网约车龙头滴滴出行(DIDIY.US)在1月份终于完成严厉整改,获准恢复新用户注册,甚有强者回归之势;与此同时,过去趁滴滴被下架而崛起的顺风车平台嘀嗒出行,随即于2月底第三度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希望尽快从市场获得资金,与滴滴再分高下。 嘀嗒的前身“嘀嗒拼车”于2014开始运营,由曾任谷歌中国唯一本地总监级商务高管的宋中杰创办,该公司最初推出服务时,并没有加入快的与滴滴的“网约车大战”,反而选择了“顺风车”服务,开启小客车合乘、车主和乘客顺路搭乘的蓝海市场,直到2017年才展开出租车业务,并在数年间迅速崛起。截至去年9月末,于全国366个城市拥有约1,240万名认证私家车车主,成为中国最大的顺风车平台。 该公司曾于2020年10月及2021年4月申请到港股上市,最后均无功而回,在更新了去年前9个月的财务表现后,嘀嗒决定第三次扣门港交所,并由中金公司、海通国际和野村国际担任联席承销人。 利润大减92% 根据招股文件,嘀嗒2020年的营收约7.54亿元,翌年小幅增长3.6%至7.81亿元,到了去年前9个月只有4.28亿元,同比下降26.6%,主因新冠疫情导致占近九成营收的核心业务顺风车乘搭次数减少。 嘀嗒虽然在2020年受到优先股公允值变动影响,导致全年亏损21.9亿元,但翌年已转赚17.3亿,然而去年首9个月只赚了7,485万元,同比大挫92%;扣除优先股公允值变动的经调整净利润则减少64.6%至6,540万元。究其原因,除了受新冠疫情影响用户出行次数、令公司收入减少外,当中也因为公司为加强市占率而提供补贴,以致盈利表现受挫。 时间回到2015年的情人节,滴滴与快的宣布合并,终结了打车及专车服务的“补贴大战”,并组成滴滴出行,业务涵盖打车、专车、代驾、顺风车和大巴服务等,可谓垄断中国出行市场。 然而,当时刚成立不久的嘀嗒,即使在面对行业巨头的劣势下,仍获得不少明星资本青睐,2014年12月获IDG旗下两家公司投资300万美元(2,080万元);2015年更获腾讯(0700.HK)入股,加上IDG合共投了2,000万美元;同年的C轮融资中,也出现了携程(9961.HK)的身影,连同IDG和腾讯合共投资2,000万美元。 到了2017年,蔚来(NIO.US;9866)创始人李斌也看上了嘀嗒,一掷就是两亿元,目前更出任公司非执行董事,负责业务及投资策略;一年后,嘀嗒再获高瓴资本、京东集团(JD.US; 9618.HK)等机构入股,合共投入约3.5亿元,总结5轮融资累计获得超过8亿元资金。 然而,在2018年,滴滴顺风车经历了两起针对女乘客的凶杀案,导致官方强势介入整改,要求滴滴暂停顺风车业务,花了差不多一年多的时间,到2019年11月才重新上线。虽然嘀嗒当时也同样受到监管,但整改一周便能恢复上线,更迅速取缔了滴滴,成为中国最大的顺风车服务平台,演活“戴维战胜歌利亚”的神话故事。 财力远逊滴滴 不过,顺风车安全问题仍然受到监管机构高度关注,而嘀嗒近九成的收入来自顺风车业务,需密切关注官方政策及用户喜好,并小心翼翼地经营。公司在招股文件中也提到,“如果公众认为顺风车并无好处,或因安全开题而不选择顺风车,顺风车市场可能会停滞不前。” 嘀嗒也意识到业务单一带来的问题,所以才选择开展出租车业务分散风险,但强敌滴滴今年1月恢复新用户注册,难免为嘀嗒带来压力,毕竟双方或许会重演2015年快的与滴滴的补贴大战,但从财力上来看,嘀嗒肯定不占上风。 截至去年9月末,嘀嗒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只有5.97亿元;至于滴滴虽然未有公布去年数据,但截至2021年末的现及现金等价物高达434.3亿元,可见嘀嗒的资金实力远差于滴滴,因此这或许是前者再度启动急于上市的主要原因。 嘀嗒也在招股文件中明言,筹资金额将用于扩大用户群、加强营销及促销活动、提升技术能力及安全机制,以及寻找战略联盟及投资收购机会等。 目前在港股上市的网约车平台只有快狗打车(2246.HK),但该公司未录得盈利,去年6月以每股21.5港元上市后,遭投资者狠狠抛弃,本周三股价曾跌破3港元水平,最新市销率约2.3倍。以嘀嗒近期估值约42.7亿计算,以今年前9个的收入引伸到全年,市销率约4.3倍,明显较快狗存在溢价,其盈利表现较佳,或许成为估值较高的原因。 不过,从快狗打车的股价表现,已侧面反映市场并不看好打车行业的投资价值,加上嘀嗒去年盈利大挫,即使获批上市,还看管理层如何在后疫情时期协助公司重拾增长动力,让投资者相信坐上这辆 “顺风车”是有利可图。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