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户砍单转盈为亏 幂源上市吸引力有限

受客户砍单的影响,动力电池系统供应商幂源科技今年上半年业绩大幅倒退,公司在"带伤"情况下,于本月8日仍向港交所提上市申请,但显然它对投资者的吸引力有限 重点: 受砍单影响,今年上半年公司营收同比大跌53.9%至11.2亿元,期内转亏377.3万元,上年同期则净利润3,259万元 为扭转弱势,幂源科技除押注印度及美国市场外,亦积极开拓其他客户的商机,例如与江准汽车建立更紧密的合作关系      罗小芹 曾经的"国民神车"五菱宏光Mini EV,带契幂源科技控股有限公司近年营收三级跳,但自去年底新能源车购置补贴政策(简称国补)终止后,公司A00级电池业务惨遭五菱宏光砍单,业绩有如过山车,正所谓"成也五菱,败也五菱"。 幂源科技创始人、执行董事、主席兼首席执行官为周鹏,他曾经担任特斯拉(TSLA.US)Model S动力总成的总工程师,在动力电池行业拥有17年经验。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按出货量计,去年幂源科技是中国乘用纯电动汽车的第三大动力电池系统供应商,市场份额为9.6%。 根据公司上市申请文件显示,2020至2022年三个财年的营收分别为10.2亿元、25.7亿元及55.7亿元,三年增长4.5倍,期内亏损由2020年的8,894万元、2021年的6,592万元至去年亏转盈近1.1亿元,表现几乎与五菱宏光Mini EV销情同步。 五菱宏光Mini EV系列自2020年7月推出以来,很快赢得"国民神车"的美誉,迄今累计销量突破115万台,且连续28个月登上中国品牌纯电汽车销量冠军宝座。这款车热卖,带动了中国最小型号的A00级动力电池市场,去年A00级纯电车型占纯电乘用车总销量的26%,其中五菱宏光Mini EV以55.4万台销量就占去A00级纯电车总销量的一半。 五菱大减订单 然而,自国补政策于去年底终止后,五菱宏光Mini EV的月销量从一度最高的5万台,下滑到今年多个月持续不足2万辆。今年10月五菱宏光Mini EV销量同比大跌57.51%,11月五菱宏光Mini EV销量环比虽有增长,但未能摆脱同比下滑趋势。根据上汽集团(600104.SH)产销公告显示,今年前11个月,五菱的产量和销量同比下降14.7%和14.5%。 幂源科技在上市申请文件解释,上半年业绩“变脸”主要是一名主要客户减少采购A00级电池订单,原因是该客户调整业务策略,更多专注于新A0级动力电池的乘用车市场。今年上半年,这名大客户带来仅2.4亿元营收,但去年全年它的贡献达25.6亿元。幂源科技虽没披露客户身份,但从2020至2022年三年该客户占公司总营收至少46%比重计,五菱宏光及其系内公司的第一大客户身份呼之欲出。 下游销售遇冷,自然对电池系统供应商幂源科技砍单,令其今年上半年营收同比大跌53.9%至11.2亿元,期内盈转亏377.3万元,去年上半年则赚3,259万元。同样令人担心的是,今年上半年公司经营活动录得1.44亿元的现金流出,扭转之前三年经营活动均有现金流入的情况。 面对业绩下行,幂源科技今年上半年仍然赴港以主板上市,其急需资本程度可见一斑。如何整靓盘数,公司有两手准备,一是押注印度市场,今年上半年来自印度市场营收占比为21.9%,去年这比重仅为1.6%,二是开拓其他客户商机,例如今年替代五菱宏光的大客户江准汽车(600418.SH),但似乎都非有力手段。 拓印度存风险 中国公司在印度开拓市场,涉及的非一般的商业或市场风险,中印边境曾发生军事冲突,印度营商环境对中企极不友善,加上印度的发电基建尚未完善,充电设施不足,对新能源车市场发展造成一定窒碍。不过,近年印度经济体冒起迅速,对动力电池的需求攀升,很难忽略这个全球人口大国的潜在商机。 幂源科技目前主要向印度销售公交车、卡车等非乘用新能源车的动力电池系统。去年其在印度销售的动力电池系统均价为12.5万元,较两年前均价11.8万元上升6.5%。今年一季度,公司在印度的新生产设施开始投产,其初始产能为2GWh。 根据上市文件显示,公司现时在中国拥有5家工厂,分别是合肥工厂一、二期、安庆工厂、莆田工厂和柳州工厂,在印度浦那拥有1家工厂,首期产能1.6万个,计划于2025年底前扩产至3.55万个,除了合肥工厂二期扩产1.3万个外,在同期扩产力度均低于安庆、莆田及柳州三家工厂,显然幂源科技并未将投资押重在印度市场。 公司还在美国建造一家工厂,将于明年开始运营,初始年产能为 1.8万个,目的是把握政府补贴机会,并满足当地客户的市场需求 随着五菱宏光大手砍单,另一家主要客户江淮汽车晋身第一大客户,它对幂源科技的营收贡献由2020年的23.6%提高至今年上半年的35.5%,但江淮汽车今年前11月纯电动乘用车的销量同比下滑了近2%至近17万辆,未来可能会减少向幂源科技采购。不过,江淮汽车今年宣布与中国科技巨头华为合作造车,这意味着公司有可能挤进华为的供应链分一杯羹,能否成事,便需要拭目以待。 有超赞的投资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让更多人知晓?我们可以帮忙!请联系我们了解更多详情。…
Leapmotor issued shares to Stellantis

Stellantis入股零跑 大华成大赢家

内地电动车企业零跑汽车,向克莱斯勒母公司Stellantis配股,同时零跑主要股东大华亦向Stellantis出售股份全身而退 重点: 零跑溢价19%配股引入Stellantis,但股价急升后随即急挫 集团创始人朱江名承诺,十年内不会出售股份        白芯蕊 中国汽车制造业冲出国际,今年来首次超越日本及德国,登上全球出口第一的宝座,海外企业见机不可失,纷纷投资内地电动车企业。继阿布扎比投资机构CYVN Holdings战略投资蔚来集团(NIO.US; 9866.HK)后,德国的大众汽车(VOW.DE) 紧接入股小鹏汽车 (XPEV.US; 9868.HK),之后又有上汽集团 (600104.SH)与奥迪公司签署谅解备忘录,加快上汽奥迪开发电动车,连全球第四大车企克莱斯勒母公司Stellantis(STLA.US)上月亦宣布,入股内地电动车生产商浙江零跑科技股份有限公司(9863.HK)。 不过,Stellantis宣布入股后,零跑股价翌日(10月27日)大幅波动,开市虽裂口高开11.4%见41港元,不久即掉头急挫,最低见31.5港元,收市报32.8港元,仍跌近11%。 Stellantis成零跑大股东 据通告显示,零跑以每股43.8港元,向Stellantis发行1.94亿新H股,涉及金额85.1亿港元 (79.6亿元),较10月25日收市价36.8港元溢价19%。另一方面,A股上市公司浙江大华技术 (002236.SZ)(简称大华),亦向Stellantis出售9,000万股零跑股份,当中包括4,500万股H股,以及4,500万股内资股,占零跑已扩大股本6.73%。 完成整项交易,Stellantis于零跑持股逾两成,一跃成为零跑大股东,同时获得两个董事会席位,并与零跑成立合营公司,发展大中华地区以外的出口及销售业务,以及独家在当地制造零跑汽车产品。 大华为内地以视频为核心的安全防范(简称安防)龙头企业,近年更拓展人工智能及物联网业务。而零跑汽车与大华关系密切,除创始人朱江明与傅利泉来自大华外,副总裁曹力、周洪涛亦曾是大华前员工,虽然是次向Stellantis出售股份后,大华不再持有零跑股权,但零跑智能座舱控制器,及软件与智能驾驶控制器等相关技术,都由大华提供。 零跑本月1日发通告表示,创始人朱江明自愿承诺,未来十年不会转让或减持零跑股份。朱江明目前持有零跑8.1%股权,相当于向Stellantis发新股后已扩大股本6.93%。 无可否认,中国电动车产业已达到世界级水准,尤其特斯拉(TSLA.US)在上海设厂后,中国的特斯拉转采用国产制汽车零件,变相令中国汽车产业大幅升级,单是一体化压铸技术,便掀起汽车制造工业革命,已令生产流程大幅减少,不单只特斯拉受惠,也令内地汽车企业得益。 外资纷入股内地车企 电动车已为大势所趋,全球传统燃油车企业为免落后对手,都入股内地电动车企业,以最短时间获得相关技术。以大众为例,除入股小鹏外,早于2021年便入股A股电池公司--国轩高科 (002074.SZ),更是国轩高科最大股东(截至6月底止持有24.7%股权),同时大众已为下一代电池做准备,目前是美国上市主打固态电池的QuantumScape(QS.US)策略性股东。 至于全球第四大车企Stellantis,是由标致雪铁龙集团和菲亚特克莱斯勒集团合并创立,目前旗下包括标致、雪铁龙、Jeep及玛莎拉蒂(Maserati)等多达14个汽车品牌,虽然在燃油车市场经验丰富,但也是缺乏电动车技术。 海通证券就指出,Stellantis在中国市场电动化转型中面临重重挑战,特别是在广汽菲克退出后,仅剩标致和雪铁龙等品牌,并缺乏有竞争力的电动车型,故一直在内地市场竞争中处于下风,现时收购零跑股权,对Stellantis在电动车业务上有帮助。 其实全球电动车市场竞争越来越大,除了中国汽车新势力“蔚小理”外,小米(1810.HK)也扬言旗下电动车明年上半年可量产,海外则有亚马逊(AMZN.US)支持的美国电动车企业Rivian(RIVN.US)正在努力追赶,还有苹果(AAPL.US)电动车亦有望登场。 至于中国电动车一哥比亚迪(1211.HK),销量已快赶上特斯拉,截至上季只是较特斯拉少卖3,000辆,在市占率被大幅威胁下,特斯拉掀起减价迎战,最终令利润受损。集团最新业绩看到,第三季纯利不单急跌44%至18.5亿美元,毛利率亦按年急跌7.2个百分点至17.9%,业绩公布后,特斯拉当日股价应声急挫9.3%。 大华售股一石二鸟 此外,国际车企入股内地电动车企业也不代表一帆风顺,要留意近年内地有多间新势力车企出现倒闭,例如曾被认为是未来电动车之星,获英特尔资本及伊藤忠商事融资的奇点汽车,其关联公司早前已被申请破产审查,曾与鸿海集团(2317.TW)签战略合作协议的拜腾汽车亦已申请破产。 今年上半年,零跑亏损22.8亿元,按年略有改善,但收入只升14%至58.1亿元,增幅并不显著。从彭博数据显示,市场估计零跑2023至2025年仍会录得亏损,最快在2026年才可实现盈利,意味Stellantis在零跑的投资变数极大。 反而整个交易最大赢家是大华,不单在零跑股权上全身而退,大华发表的通告,预计集团利润将增加45.5亿元,超过集团去年净利润1.96倍,若零跑引入Stellantis后在电动车竞赛中脱颖而出,由于相关多个主要技术由大华提供,变相订单会有一定保证,可为大华在汽车业务上大放异彩,实属一石二鸟之举。 有超赞的投资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让更多人知晓?我们可以帮忙!请联系我们了解更多详情。 咏竹坊专注于在美国和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的报道,包括赞助内容。欲了解更多信息,包括对个别文章的疑问,请点击这里联系我们。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