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以前卖彩票的公司,股价随着比特币价格而波动,与此同时它的商业模式已经看到了一些积极的结果

重点:

  • 为了以加密货币矿工的新身份生存下去,比特矿业必须尽快增长,控制成本,并有效地整合其收购的企业
  • 该公司还必须避开中国的监督红线,努力做到更加环保,并接受它的命运将时常被其无法控制的力量所左右

赖福喜

最近成立的比特矿业有限公司(BIT Mining Ltd.,纽交所:BTCM)行如其名——开采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这家公司总部位于深圳,它的董事会看起来正全力以赴,志在必成。仅在过去几个月,比特矿业就收购了一家采矿数据中心和一家采矿企业,并正在各地兴建电厂,远至得克萨斯州和哈萨克斯坦,为自己的采矿业务提供动力。

这与其说是一个商业策略,不如说是一场高风险的赌博,就像现在有关加密货币的一切事情,莫不如此。对于考虑将资金投入比特矿业及同类公司的投资者来说,更大的问题是:他们自己是否相信加密货币的长期前景。

比特矿业的美国存托股票(ADS)周四收于8.71美元,比2月中旬的六年高点下降了三分之二,在此前不久,它首次披露了进军加密货币的消息——购买了一个采矿网络。随后,它陆陆续续宣布了一系列类似的交易,包括本周最新的公告,称其将在中亚国家哈萨克斯坦投资一个加密货币开采数据中心。

该股与数字货币价格的波动紧密相连。自2月16日以来,比特矿业的下跌与比特币在这段时间内的下跌是同步的,因为特斯拉老板伊隆·马斯克(Elon Musk)先后发表过对比特币看涨和看跌的言论,中国政府打击加密货币开采和交易,对比特币造成了双重冲击。

广受关注的比特币目前的价格从4月中旬的峰值下跌了近40%。在过去几天的轻微反弹之前,跌幅更大。

在这段时间里,比特矿业的竞争对手的股票也遵循了类似的轨迹。在加拿大上市的DMG Blockchain Solutions下跌41%,在香港上市的火币科技(Huobi Technology)下跌16%,在美国上市的股票第九城市(The9)、嘉楠科技(Canaan)和Marathon Digital分别下跌76%、56%和42%。

市净率(PB)是这些波动性股票最合适的估值指标,因为比特矿业就运营而言没有盈利。它目前的市净率为3.2倍,与同类股票相比有优势:DMG市净率为6.5倍,Marathon为3.7倍,火币和嘉楠科技的市净率相当高,分别为25.3倍和19.9倍。

虽然比特矿业迅速转型进入比特币行业,并增加加密货币业务——这都令人印象深刻,但它投身该领域的转折也来得相当突然。在中国在线赌博市场经营了20年之后,在中国政府打击第三方销售国家支持的彩票之后,这家前身为500彩票网(500.com)的公司积极进入了数字货币领域,几乎将其以前的商业模式全盘丢进了垃圾堆。

去年12月,500彩票网宣布,一个新的投资机构Good Luck Information将购买它16.6%的股份,它又任命了具有加密货币经验的高管杨险峰为首席执行官,大举进入加密货币领域。它在3月改名为比特矿业,现在将自己描述为“领先的加密数字货币采矿企业”。

根据本月早些时候公布的第一季度业绩,比特矿业拥有超过5万台矿机,每天生产约4个比特币,并拥有“理论算力最大达1031.5 PH/s”——这是指该企业应用于加密货币开采的计算能力,以每秒多少quintillion(10的18次方)的哈希值计算。

除了三个水电数据中心、矿池业务和两个在建的海外电厂之外,比特矿业还正在收购一家矿机制造商蜜蜂计算(Bee Computing),它说这将“完善它与供应链的垂直整合,提高自给率,加强其竞争地位”。

请保持戒心

潜在投资者对于该公司迅速进入加密货币采矿领域持谨慎态度是可以理解的。这家公司显然是趁热打铁的机会主义者。2月9日,在比特矿业披露其承诺“探索区块链和加密货币行业的商业机会”后,该公司单日股价就上涨了40%。

七天后,在该公司宣布收购比特小鹿(Bitdeer Technologies)的矿池业务后,股价又上涨了35%。

从更广泛的行业参与者角度来看,在加密货币采矿大赛中,谁挖矿多谁就是赢家。从俯瞰全局的角度来看,加密货币采矿业也是一个暴露在波涛汹涌的市场情绪、监管机构的干预和来自环保力量的压力越来越大(在他们看来太耗电)的行业,而这些因素都是比特矿业无法控制的。

就在上周,中国宣布将打击加密货币的挖矿和交易,作为维护金融稳定和防范风险努力的一部分。中国的加密货币产量约占全球的50%。此外,中国还收紧了对银行和其他金融服务公司提供加密货币相关服务的禁令。因此,一些矿工叫停或限制了在华业务。

与此同时,针对加密货币挖矿的高能耗特性抗议越来越大。据报道,比特币挖矿所用的电力只有55%到60%来自可再生能源,在伊朗和哈萨克斯坦等国,许多电厂使用廉价、带来严重污染问题的煤炭。

不过,环保挑战也的确带来了积极面,因为挖矿效率可以提高,而银行也释放信号,愿意为使用可再生能源开采的比特币支付溢价。

与其寻找比特矿业相较于同行的比较优势,不如看看其自身业务的运营效率。在这方面,它一季度的业绩似乎表明,它正朝着正确的方向前进。净收入从上年同期的人民币310万元增至人民币1960万元(合310万美元),其中加密货币挖矿贡献了60%的份额。

该公司调整后的净亏损从一年前的3530万元缩小到2280万元,资产负债表保持健康。虽然它持有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从去年年底的3.087亿元降至3月31日的1.734亿元,但通过减少员工人数和租赁协议费用,它成功将运营成本同比减少了18%。

作为一种股票投资,比特矿业的股票与一种无法衡量其强度和寿命的技术现象息息相关。加密货币很可能成为一种“数字黄金”——正如美国前财长拉里·萨默斯(Larry Summers)所说的那样,成为富裕投资者的避险工具。它们也可能成为主流基金经理可以接受的高风险投资,尤其是如果它们获准进入交易所交易基金的话。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通讯,请点击这里

新闻

同行努力勒紧裤头 BOSS直聘却花大钱

这家中国领先的在线招聘平台去年四季度营业成本飙升70%,导致期内录得亏损 重点: BOSS直聘上季度营收持平,却因花巨资在世界杯上打广告和在香港二次上市而录得亏损 该公司表示,今年前两个月招聘服务需求激增,因为企业在去年底因疫情大规模裁员后,已开始重新招人   阳歌 人人都喜欢逆向投资。这是领先的在线招聘公司看准科技有限公司(BZ.US; 2076.HK,又名BOSS直聘)最新业绩中的关键看点之一。去年四季度,该公司加大支出,而其他所有公司几乎都正好相反。 根据本周早些时候发布的最新季报,该公司在去年最后三个月的经营成本飙升70%。这导致这家旗下运营着广受欢迎的BOSS直聘服务的公司陷入亏损,并使其净现金流入量下降了70%。 但投资者似乎并不介意,在业绩公布后的第二天,更把其股价抬高了6%。经历了小幅上涨后,BOSS直聘目前的股价为18.95美元,与近两年前IPO时的19美元几乎持平。这虽然不算是甚么成就,但在当前的市况下,看上去还是相当不错,因为在那时于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现在的交易价格大多都比IPO价格低80%甚至更多。 BOSS直聘与大多数亏损的互联网同行的区别,在于其盈利能力,在四季度陷入亏损之前,它大部分时候都是盈利的。该公司也是中国利润丰厚的在线招聘市场当仁不让的领导者,以有效利用技术连接雇主和求职者而闻名。 其领先地位反映在市盈率上,远期市盈率约为26倍。这是美国巨头万宝盛华(MAN.US)约11倍的两倍多,也远高于国内同行同道猎聘(6100.HK)的12倍。 随着中国在去年10月和11月实施了严格的新冠疫情防控措施,BOSS直聘和中国的大部分公司一样,在四季度的日子不好过。在那期间,企业是最大的受害者之一,由于很多公司被迫长时间关门或缩短营业时间,这使得它们不太可能招聘新员工。 该公司12月的情况依然艰难,因为在中国突然取消大部分防疫措施后,全国感染病例激增。这导致找工作的人大幅减少,很多人因为患病而被迫居家数周。 尽管如此,BOSS直聘四季度却继续大举花钱。当季销售和营销费用同比猛涨82.6%,而管理费用也增加了一倍多,甚至连研发开支都增长了48%,但该公司当季营收同比持平,约为11亿元。 BOSS直聘解释说,巨额支出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两大因素。营销成本大幅上涨是因为适逢卡塔尔世界杯,后者被BOSS直聘当作了重要的宣传机会。与此同时,早已在纽约上市的该公司,还于12月在香港进行了二次上市,这不仅产生了与上市相关的成本,还有与当时授予的股权激励相关的支出。 前景光明 大举花费导致BOSS直聘从上年同期的盈利2.33亿元,转为亏损1.85亿元。即便是经过调整,剔除股权激励成本后,该公司的利润也从前一年同期的3.485亿元,骤降至仅5,950万元。 我们在本文开篇说过,投资者似乎喜欢BOSS直聘在其他人都在控制成本的困难时期大举花钱。 但这种积极反应背后更大的原因,是该公司财报电话会议上的指引相当乐观。所有疫情影响和感染的结束,显然是其前景更加光明的主要推动力,但有人可能也会认为,BOSS直聘的巨额支出,让其能够抓住中国经济在1月农历新年前后开始反弹的机会。 “今年初以来,由于品牌知名度提升,竞争优势增强,我们迎来了强劲的用户增长和参与度,”BOSS直聘创始人兼董事长赵鹏在业绩报告中说。“随着招聘需求的复苏,我们有信心在未来几年为股东带来丰厚的回报。” 预示着出现转机的最大指标是,BOSS直聘预计一季度营收将在12.5亿元到12.7亿元之间,同比增长约10%。这将标志着该公司在连续三个季度营收持平或下降后恢复增长。 赵鹏表示,BOSS直聘的新用户数量在今年前两个月出现大幅增长,同期应用程序端的平均月活跃用户数增长50%以上。这并不令人意外,因为去年四季度因疫情导致的经营中断期间,许多人失业,还有许多公司裁员,在今年的头两个月,双方都在忙着复工。在这里,我们要注意的是,这种繁荣可能是暂时性的,可能要到二季度,我们才知道目前的积极趋势是否会持续下去。 与此同时,赵鹏还指出,随着该公司在一线城市白领中的传统优势以外扩大基础,它在蓝领员工和雇主当中的新注册数,以及在三四线城市“下沉市场”的活跃度都在增长。 在中国这样一个巨大的就业市场中,BOSS直聘处于行业领先地位,加上知名度很高,我们大体上看好这家公司。但需要注意的是,前程无忧、智联招聘和58同城等其他公司,都曾利用类似的优势成功实现海外上市,但由于未能引起投资者的太大兴趣,最终还是决定私有化。BOSS直聘还是比较受欢迎的,但如果它想保住投资者的关注,随着把业务恢复到更为正常的水平,它需要实现更为强劲的增长。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BZ.US 2076.HK

快讯:上季收入减少 宝尊股价大挫

最新:宝尊电商有限公司(BZUN.US; 9991.HK)周三公布,去年四季度总营收同比减少19.5%至25.5亿元,非国际会计准则下的经调整利润则大増82.7%至1.38亿元。 利好:该公司的业务去年四季度受新冠疫情冲击,但经调整利润仍比三季度的1,690万元大增718%,主要受惠于品类多元性及增值服务高渗透力,令业务韧性提升,协助实现利润增长。 值得关注:该公司上季的交易总额(GMV)为255.6亿元,按年减少1.7%,主要因为小家电和电子品类销量下降,令经销GMV大减37.2%至8.68亿元,而非经销GMV则为246.9亿元,按年表现持平。 深度:宝尊电商的总部位于上海,2015年开始在纽约纳斯达克交易,并于2020年在香港二次上市。该公司长期与电商巨头阿里巴巴(BABA.US; 9988.HK)合作,提供与信息科技、门店营运与仓储相关的产品和服务,被喻为“中国版Shopify”。该公司近年渴望摆脱阿里巴巴的影响,并寻求主业之外的多元化发展。以去年四季度为例,非天猫交易平台占宝尊的GMV比例为29.8%,高于过去两年同期的26.1%及21.7%。 市场反应:宝尊电商的股价周三在纽约大挫9.4%至5.2美元;其港股周四中午收市也下跌8.4%,报13.82港元,处于过去52周的中下区间。 记者:何仲尼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BZUN.US 9991.HK

抗癌药首录收入 乐普生物迎收成

这家主攻抗体偶联药物的药企首次录得销售收入,准备踏入收成期 重点: 乐普生物首款商业化产品去年11月开始销售,在短期内贡献1,557万元收益 该公司在抗癌药物研发的热点ADC赛道布局颇多,拥有5款相关候选药物   莫莉 在经历多年“烧钱”研发,以低于C轮融资定价在港交所“打折”上市后,乐普生物科技股份有限公司(2157.HK)终于成功开拓商业化道路,不仅有一款自主研发的PD-1单抗药物去年获批上市,今年初更拿下了跨国药企阿斯利康(AZN.LN)的授权大单,预付款收入达6,300万美元(4.33亿元)。对于去年真金白银在IPO阶段支持乐普生物的投资者而言,上周五公布的2022年业绩报告,或许让他们看到了曙光。 2022全年,乐普生物收入1,557万元,收入来自于唯一获批上市的产品普特利单抗。虽然相比百济神州(BGNE.US; 6160.HK; 688235.SH)、信达生物(1801.HK)等创新药龙头企业而言,乐普生物的营收数字只是很低,但普特利单抗去年7月和9月才获批用于晚期结直肠癌患者及黑色素瘤患者,其商业化团队仍处起步阶段,产品从11月才开始启动销售,未来营收数字将有很大上升空间。不过,普特利单抗处于竞争极为激烈的PD-1抗体治疗赛道,单在中国已有超过10款PD-1单抗上市销售。 去年2月,乐普生物在港交所上市之际,遇上医药股“资本寒冬”,最终IPO定价较C轮融资价格打了86折,“流血”上市的苦衷,是其高度紧张的现金流。乐普生物在招股书中直言,按照预设的现金消耗率计算,当时拥有的资金仅可维持3.7个月。据财报显示,其2021年底的账上现金仅有1.55亿元,但到了去年底,现金已增至6.69亿元,公司解释主要由于融资活动筹集资金增加,以及研发开支减少。 在2022年生物科技企业的寒冬中,乐普生物成功上市得以“续命”,但公司在过去一年也在努力开源节流,年内净亏损已大幅减少32%至6.89亿元。其中研发开支从2021年的7.91亿元缩减至5.24亿元,同比下降33.7%,主要因为将资源优先用于最具潜力的候选药物及适应症。财报公布后的首个交易日,恰逢市场因瑞信被瑞银收购等事件影响,港股恒生指数大跌2.7%,乐普生物股价也下挫2%。 收取巨额预付款 今年2月,乐普生物与康诺亚生物(2162.HK)成立的合营企业KYM与跨国药企阿斯利康订立独家授权许可协议,阿斯利康获得癌症候选药物CMG901的研究、开发、注册、生产及商业化的独家全球许可,并负责进一步开发及商业化CMG901相关的所有成本及活动,KYM将获得6,300万美元的预付款,并在达成若干开发、监管及商业里程碑后,收取最多11.25亿美元的额外潜在付款,未来亦有望从阿斯利康获得销售净额的分级特许权使用费。 CMG901是一款抗体偶联药物(ADC),去年4月获得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FDA)的快速通道资格认证及孤儿药资格认定,用于治疗胃癌(GC)或胃食管结合部(GEJ)癌症,同年9月获得中国药监局药品评审中心(CDE)破性治疗药物认定,有望加速药物审评。 ADC药物是2020年以来抗癌药物研发的热点之一,这种药物具备高特异性靶向能力和强效杀伤癌细胞的优势,可以实现对癌细胞的精准高效杀灭,被称作“生物导弹”。去年底以来,ADC赛道明显升温,授权合作和并购频频发生,今年3月13日,辉瑞(PFE.US)宣布溢价32.7%收购ADC龙头药企Seagen(SGEN.US),总企业价值约430亿美元。 去年12月,默沙东(MRK.US)与科伦药业(002422.SZ)子公司科伦博泰达成合作协议,获得7款临床前候选ADC药物授权,科伦博泰将获得首付款1.75亿美元,未来最多可收到默沙东里程碑付款93亿美元。 乐普生物在ADC赛道布局颇多,拥有5款相关候选药物,涵盖多个热门靶点,适应症包括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晚期胆道腺癌、复发转移性鼻咽癌等多个高发癌种,是中国ADC药物研发第一梯队。其中核心产品MRG003和MRG002的多项适应症,已经进入二期甚至三期临床试验。 计划科创板筹资 虽然其定价低于上市前融资,但乐普生物在挂牌以来,股价仍然表现平平。去年9月初因获纳入深港通合资格股票、并建议到上海科创板上市的利好消息刺激下,其股价曾在去年9月9日一度单日飙升386%至31.8港元,但这仅仅是昙花一现。在市值突破400亿港元(352亿元)后,其股价快速回落至5至6港元水平,最新市值仅约92亿港元,仍较招股价下挫约20%。 正如刚才所述,乐普生物计划冲刺科创板二次上市,以筹集更多资金,并直接接触内地投资者。据去年9月的公告,该公司拟向中国相关监管机构申请发行不多于4.15亿股A股,但该申请暂未获批。 估值方面,由于其去年营收未能展现全年销售情况,较适合用市帐率与同类药企比较,该公司最新市净率为7.1倍,稍高于同类公司荣昌生物(9995.HK)与信达生物的4.3倍及5.7倍。虽然其估值看来较高,但其股价向来较波动,乐普生物需要在商业化方面有更显著的进展,才可望获得投资者的长期支持。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2157.H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