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彩家是一众公寓出租机构中,少数幸免于倒闭的公司之一,现已转型为软件服务供应商

重点:

  • 三彩家寻求在纽约上市募集1,500万美元资金,仅为其两年前第一次申请时募资目标3,000万美元的一半
  • 自2019年从专事房屋出租转向软件服务供应商以来,该公司经历了一次坎坷的转型

西一羊

“坎坷”这个词,可能最能形容软件服务供应商三彩家历时逾两年的前赴纽约上市之旅。2020年9月首次提出申请后,三彩家的招股说明书至少更新了9次。在此期间,该公司一直在努力应对自己的身份危机。

磨难并非吸引投资者的神丹妙药,但该公司却认为自己终于找到了成功的妙方。稍后我们会详细介绍。

最近一次更新IPO计划是上周。计划书显示,三彩家拟募集资金1,500万美元(1.04亿元),仅为两年前的募资目标3,000万美元的一半。承销商万通证券也是一家小投行,与过去一年在纽约上市的中国公司中的很多都有关联,因为大部分大银行都因政治不确定性而不愿承销。

三彩家计划只发行其总股份的大约10%,这使其估值仅为1.5亿美元。但考虑到其上一财年的年利润仅为92.7万美元,这个估值也是很大胆的,因为这意味着它的市盈率高达161倍。

该公司上市之旅漫长,在一定程度上可能要归咎于中国政府对存储敏感消费者数据的公司监管普遍收紧。在三彩家的招股计划书里,这方面的信息比比皆是,也谈到了因为从事敏感通信业务而面临的监管风险。

除整体市场环境外,三彩家自身也存在大量问题,主要是财务问题。该公司正面临收入和利润双双下滑。

我们稍后来看三彩家目前的业务和它面临的主要挑战,以此判断其投资价值。在此之前,我们先来回顾一下它的发展历史。2019年的一项战略举措,让该公司的业务重心彻底改变。这种现象在更成熟的西方市场比较少见,但在年轻且瞬息万变的中国市场却相当普遍。

三彩家自称软件即服务(SaaS)行业玩家,客户群体是小企业。但实际上它最早是专门做公寓租赁的,成立于2017年底。当时,包括它在内的一批初创公司踌躇满志,试图在政府大力支持、投资者兴趣强烈之际,从强劲的房屋出租服务需求中谋利。

这些公司疯狂地创造出了一种新的模式,先和个人房东签订长期房屋出租合同,然后进行装修并配备基本家具,最后将其出租给个人租户。但事实证明,这种模式不可持续,因为它对前期投资的要求高。

数十家初创公司打起了价格战,先是为了吸引房东,后来是为了争夺房客,最终因资金链断裂而倒闭。蛋壳公寓是其中的典型代表:2020年年初以凤凰树的名义在纽约上市,名盛一时,不到一年后即崩盘。

幸运的幸存者

三彩家是同业当中为数不多的幸存者之一,在崩盘之前就退出了该业务。2019年的决定现在看来是无比英明,它将其管理的一万多处物业出售给了第三方。同年7月,又推出了基于云的移动管理解决方案,标志着它进军SaaS业务。

虽然向SaaS的过渡看起来很及时也很明智,但并非一帆风顺,至少从财务指标上来看是这样。在截止2020年9月的财政年度,也就是转型后的第一个财年,该集团报告的收入为360万美元。在接下来的财年里,这个数字增加了一倍多,达到790万美元,显示出初步的好转迹象。但随后在截至今年3月的6个月里,收入暴跌至190万美元,同比下滑59%。同期利润也骤降96%,只有4.45万美元。

该公司最初的战略是为职业房东提供基于云的服务,这些房东往往拥有多套公寓,需要租户。服务内容包括交易、结算和客户管理。

这个战略在概念上看起来倒是合乎逻辑,可以充分利用三彩家广泛的人脉网络和早期积累起来的经验。这种标准化模式将给三彩家带来源源不断的服务费,使其能够通过一个具有高度扩展性的模式迅速扩大服务,从而将成本控制在可控范围内。但在执行层面,三彩家似乎做得并不理想。

该公司的确证实过,它可以迅速获得客户,其企业客户从2019年的两个,跃升至2020年的149个,但其中大多数没有贡献任何收入。在截至2020年9月的财年中,该公司360万美元的收入中,近90%来自单一客户——城城置业,三彩家的首席执行官曾经是这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

三彩家也未能坚持之前设想过的标准化平台模式,转而采用了更为传统的定制软件模式,由于缺乏可扩展性,这种模式的成本要高得多。该业务的增长最终以牺牲标准SaaS业务为代价。

在截至2021年9月的财政年度,定制和标准化软件业务各贡献了公司800万美元收入的一半左右。但在截至今年3月的6个月里,标准化服务的收入降为零,三彩家在此期间的190万美元收入全部来自定制软件服务。

该公司将其标准SaaS服务和整体软件业务的低迷归因于中国新冠疫情的暴发,并表示频繁的限制措施、包括全市范围的封锁,对其主要客户来源所处的房地产行业造成了严重破坏。

它在标准化SaaS业务模式上的挫折,反映了三彩家在向软件业务的根本性转型过程中走过的坎坷道路。为了避免对房地产行业过度依赖,该公司表示,将寻求客户基础的多元化,进入其他行业,包括农业和消费者服务。为此,该公司还专门成立了一个部门来推动该举措,但尚未推出任何具体产品。

但三彩家可能也没有时间来增加此类新产品,因为截至今年3月底,它的现金减少了近一半,从一年前的约400万美元降至210万美元。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新闻

Fosun International: the slim-down must go on till debts paid off

复星一减再减 瘦身还债停不了

经历2022年的流动性危机,复星国际持续「减重瘦身」,最新举措是出售跨国保险公司Ageas股权 重点: 截至去年底,复星总债务占总资本比率为50.4%,较上年下降2.9个百分点 过去两年复星出售资产回笼现金573亿元      李世达 「我们以前在全世界『探矿』『开矿』,现在已经有足够的『好矿』给我们挖,并且在这些领域是有优势的。」复星国际有限公司(0656.HK)董事长郭广昌,今年3月底在年度业绩发布会上如此说。 不再「找矿」,而要「挖深矿」、「挖好矿」是这家广受瞩目的中国民营集团自2022年以来的核心策略,换句话说,就是要减轻资产、甩掉负债,聚焦具有优势的核心领域。而出售跨国保险公司Ageas最多8.19%股权,就是复星国际减重的最新举措。 复星国际近日公告,向法国巴黎银行(BNP)旗下的法巴人寿(BNP Cardif)出售欧洲保险公司Ageas最多1,540.1万股或8.19%股权,总作价介乎6.26亿至6.7亿欧元(约48.5亿至51.6亿元),所得款项将用于一般资金用途。 复星国际表示,是次出售目标是精简投资组合,聚焦公司核心业务,预计交易将带来税前利润6,000万至6,500万欧元,而复星仍将持有Ageas的195.2万股,持股比例跌至约1.03%。 这是复星国际继1月出售葡萄牙商业银行5.6%股权后,今年第二次出售金融资产。 两年套现573亿 今年1月,复星国际以2.35亿欧元出售葡萄牙商业银行(Millennium bcp)的5.6%股份,仍保留20%以上的股份。随后至今年3月中旬,有消息称复星国际愿意进一步出售剩余的20%股份,约值8.4亿欧元,目前未有进一步消息。 自2022年遭穆迪列入下调观察名单后,复星集团一改「买买买」策略,提出多项「瘦身」计划,持续变卖子公司股权及资产,包括南钢股份、建龙股份、泛亚航运、Ameritrust Group等。2023年全年回笼现金273亿元,加上2022年的300亿元,复星这两年已收回573亿元现金。 尽管出售资产的行动持续,复星确实在减债瘦身的道路上取得成果。 截至2023年末,集团合并报表层面的有息债务为2,119.2亿元,较2022年末降低150亿元,总债务占总资本比率为50.4%,较2022年12月31日下降2.9个百分点。在去年半年报中,复星便已宣布未来12个月已无大额美元债偿付压力。2023年中,标普将复星国际评级展望上调为「稳定」。 不过,虽然集团的中长期债务占总债务比例,由2022年底的53.2%提升到55%。不超过12个月的短期债务也从2022年底的1,062.8亿元减少至953.7亿元,但仍高于集团持有现金924.6亿元。 核心业务渐趋稳定 因此割肉还债还要继续,而郭董从不吝惜出售优质资产。 路透社上月报道,复星国际正考虑出售复星旅文(1992.HK)旗下三亚亚特兰蒂斯大型度假酒店的部分或全部资产,以及核心资产Club Med部分股份。要知道,这两大核心业务去年都创下历史新高,可说是集团重要的「摇钱树」。而复星对此消息既不承认也不否认,但至今尚未有进一步消息。 翻开复星国际2023年年报,去年集团总收入达1,982亿元,同比增长8.6%,股东应占溢利13.8亿元,2022年亏损8.3亿元。旗下四大核心子公司豫园股份、复星医药、复星旅文和复星葡萄牙保险等均收入稳健,对复星营收贡献率占比达72%,核心产业的业务能力显著提升。 花旗本月发布的报告指出,集团资产组合获利能力改善,也带动资产管理部分亏损收窄。 花旗认为大部份负面因素已在股价中反映,将其目标价由7.1元下调至6.3元,维持买入评级。 最重要是活下去 除了频繁出售资产,复星也持续进行战略布局,尤其是在医药与文旅领域。 去年7月,复星医药(2196.HK)与深圳坪山区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要在坪山建设「复星医药大湾区总部」,打造复星医药「全球第二总部」。 今年3月,复星医药与深圳市引导基金等其他七方投资人,拟共同出资设立50亿元生物医药产业基金。复星医药旗下复健资本通过深圳市公开遴选中标,独家管理该基金。…
Sun Art Retail Group seeks transformation

赢尽对手输给时代 大润发谋转型重生

近年电商崛起,网购盛行,令昔日在内地其门如市的大卖场面对极大困境,高鑫近日发盈警,业绩按年转盈为亏 重点: 高鑫上个财政年度亏损高达17亿元 亏损主要来自关店而作出的减值,以及单价下跌所致   刘智恒 当港人每到周末周日抢着往深圳山姆购物时,昔日的内地大卖场”龙头一哥“大润发却斯人独憔悴,其母公司高鑫零售有限公司(6808.HK)突发盈警,截至2024年3月底的财年业绩转盈为亏,蚀16亿(2.2亿美元)至17亿元,再对上财年则录得盈利7,800万元。 亏损主要是来自关闭门店、固定资产减值,以及为商誉作减值所致。若不考虑此部分,则净亏损约6至7亿元,主要是业务调整,以及顾客囤货习惯减弱,引致单价减少。 大润发不断关店 高鑫表示,将会关闭长期亏损的门店,亦会考虑出售不良资产,同时续在长三角、珠三角、山东半岛等区域密集布局。集团预期现金流仍充足,并为未来业务发展及应对市场竞争提供充足资金储备。 事实上,在网上购物大行其道的今天,一味靠平招徕的大卖场,其经营模式显得有点儿过时。高鑫不断收缩旗下门店的数目,截至2023年3月的财年,门店总数为582家,相比上一财年的602家减少了20家。市场非正式统计,2023全年,大润发门店出现集体关闭潮,涉及的数目高达13间。 难怪高鑫主席黄明端曾感慨万千道:”我赢了所有对手,却输给了时代;时代抛弃你时,连一声再见都不会说。“ 业务衰退下,高鑫的业绩日走下坡,2022的财年亏损7.3亿元,2023财年虽反弹微赚7,800万元,但2024财年又再亏损逾16亿元。今年2月,母公司阿里巴巴(9988.HK, BABA.US)董事长蔡崇信也开腔,向投资者表示考虑慢慢退出传统零售业务。 山姆逆境突围 面对电商的不断碾压,传统大卖场显得无力招架,在极其劣势下,沃尔玛(WMT.US)旗下的山姆成为市场奇皅,它采用仓储加付费会员模式,在逆境中杀出一条血路。2022年时,中国沃尔玛的收入1,070亿元,光山姆店就占去61%。去年第四季度沃尔玛在内地销售额达288亿元,同比增长11.3%,集团表示全赖中国山姆及电商业务持续增长所致。 山姆的美国竞争对手好市多(COST.US)也采用类似模式,在中国取已设六家门店,并取得不错的成绩。 眼见竞争死敌另辟蹊径,高鑫也从旁偷师,去年在扬州开设首家付费会员店—M会员店。该店是以现有大润发门店改造而成,经营面积1.2万平米,至去年9月底,付费会员已超过5万名,集团更计划,今年在南京和常州的门店,亦改为M会员店。 山姆店成功将垂死的沃尔玛救活,令人对仓储式付费会员店刮目相看。首先山姆收取每名会员260元,这笔费用实时为集团带来现金流。但要明白,既然大卖场不用付费,人们为何要付费予山姆?这才是关键所在。 我们先说说传统大卖场的经营模式,其收入主要来自两方面,一是销售货物的收费,另外是收取商家的入场费、上架费或堆头费。后者是大卖场主要收入来源,然而大卖场以入场费为首要考虑点,往往忽略了消费者的实际需要,变成只要商家付得起钱,大多来者不拒,于是货种繁杂,花多眼乱,但货品是否吸引消费者,又属另话。 货种独特价格低廉 山姆店与大卖场的不同,一是货品,二是价格。先说货品,传统大卖场货品动辄两三万款,物种虽多,却不一定是大多消费者需要;而且同质化高,这类货几乎什么地方也可买得到。山姆精准挑选的商品约在3,000到4,000个SKU(Stock Keeping Unit,最少存货单位),主力针对目标消费者的需要,一些品种更不是随意在别的店铺可以买到。 集团更有自家品牌Member’s Mark,商品数量约在800项,从日用品到烘焙食品,更时常出现爆品,如原味麻薯面包、美式烤鸡、榴莲千层、瑞士卷等。此模式不但实现了差异化,自家产品的毛利率亦相对较高。 由于货品精简了,再以大手采购,通过深度绑定供货商而获得颇高议价能力,自然就容易取得高折扣。而且,如上所述,传统大卖场收取上架费,商家付了一大堆费用,羊毛出在羊身上,会将成本转嫁予消费者,于是出现大卖场的货品贵过小卖店。山姆店并没此问题,货品价格较别的地方便宜,那消费者也愿意付出会员费去进场购物。 还有,逛店体验也十分重要,山姆店虽然以仓储式经营,但在装修上也下了不少功夫,特别在货品的摆设作出一番布局,让消费者在购物过程中感受到不一样。而且,部分山姆店旁边也有别的大型游乐地点或品牌店作为配套,如珠海店坐落于印象城,内有迪卡侬及不同商店,那消费者到山姆店,并非单纯购日用品,而是作为一天的娱乐消费点。 山姆的成功让高鑫狠下决心转型,不过,在部署上高鑫肯定输了先势,山姆已成为该模式的领头羊,品牌占了先机。大润发迟来的转变,最终是邯郸学步,东施效颦,还是能做到后发先至,超越先来者,暂时仍待时间证明。 咏竹坊专注于在美国和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的报道,包括赞助内容。欲了解更多信息,包括对个别文章的疑问,请点击这里联系我们…
Merger drives Luk Fook’s fourth-quarter sales growth

快讯:合并金至尊 带动六福四季度销售升

最新:六福集团国际有限公司(1361.HK)周四公布本财年第四季零售收入按年增长12%,已超越2019年的同季增长达一成。 利好:公司内地季度零售收入同比上升7%,香港及澳门亦升一成,整体零售收入同比已超过2019财年。 值得关注:集团表示,金价在3月创新高,地缘政治局势又紧张,影响消费者购买意欲,加上人民币持续下跌,导致3月份销售放缓。 深度:六福主要从事黄铂金首饰及珠宝的设计与销售,于1991年成立并在97年上市。集团今年初完成收购香港资源(2882.HK)旗下的“金至尊”品牌,因而有助提升第四季度零售收入。另外,上季度净增加230间分店,有218间是将金至尊的店铺纳入其下。六福指出,内地对钻石产品需求疲弱,集团计划积极推广其它定价首饰产品,以改善业务表现。 市场反应:公司周五开市股价微跌,中午收市跌4.2%至17.7港元,股价处于过去52周的低位。 记者:刘智恒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Nayuki opens 205 franchsed stores

对手竞相申港上市 奈雪的茶四面楚歌

继去年决定在直营店外开展多元化经营后,截至3月底,这家高端茶饮的店面网络已有205家加盟店 重点 因季节性因素,奈雪的茶一季度新店开张速度有所放缓,公司还调整了加盟模式,希望扩大在小城市的影响力 自去年10月以来,至少有五家茶饮申请上市,令这家香港上市的茶饮商,在向投资者争取资金的时候,增加了许多竞争 阳歌 茶饮连锁店奈雪的茶控股有限公司(2150.HK)在最新季度业务更新的数据显示,其门店数量增长急剧放缓、加盟业务亦起步缓慢;然而,值得关注的一点,并未出现在周四的文件里。这个未公开宣布的事实,将是奈雪的茶最后一次以唯一在港上市的茶饮公司身份发布,该行业通常也被称作奶茶行业,源自它最著名的产品之一。 自去年10月以来,至少已有另外五家高端茶饮连锁店申请在香港上市,包括1月提交IPO申请的行业领军企业蜜雪冰城。其中,只有茶百道(2555.HK)过审,并于上周正式启动上市,由本土巨头中金公司和花旗承销。 茶百道的上市首次提供了与奈雪的茶真实估值的比较,奈雪的茶2021年上市以来,一直是投资者在奶茶行业唯一的选择。随着新上市公司(就门店数量而言大部分都比奈雪的茶多)的出现,奈雪的茶在吸引投资者关注这一点上,面临的竞争将大大增加,不得不加倍努力,才能保持他们对其增长故事的兴趣。 奈雪的茶和许多同业在疫情期间都遭受了相当大的损失,因为中国严格的疫情防控,它们很多门店被迫关闭或面临其他运营限制。更重要的是,它们售卖的高端茶饮大多是那种让人“感觉良好”的产品,人们通常在进行社交时购买,而疫情期间社交相当有限。 因此,奈雪的茶和许多同行疫情期间都在亏钱,直到去年解除疫情防控后才恢复盈利。所以,在比较投资者喜欢谁时,看市销率(P/S)比看常见的市盈率(P/E)更有用。 奈雪的茶市销率只有0.72倍,考虑到任何成长型公司的估值普遍都应高于1倍,并且通常要高得多时,这个市销率就显得相当低了。茶百道上周提交的IPO启动文件显示,按每股17.5港元的IPO价格计算,其市值约为260亿港元。以去年169亿元的收入计算,该公司的市销率为1.4倍,约是奈雪的茶的一倍。 但与咖啡连锁运营商相比,茶百道这个市销率也没什么值得兴奋。本土咖啡巨头瑞幸咖啡(LKNCY.US)和视中国为第二大市场的星巴克(SBUX.US)的市销率都比它高,分别为2.1倍和2.7倍。 在这方面,关键是投资者对现在新入市的这批高端茶饮制造商非常谨慎,因为激烈的竞争可能会迫使其中一些在未来几年倒闭。这意味着,我们可能会看到,这些股票在未来一两年内流入市场时面临一定的压力。 增长缓慢 说了这么多,我们再看看最新季报。报告显示,奈雪的茶一季度新店开业速度明显放缓,这通常是天气寒冷抑制消费所致。本季度,新开直营门店23家,截至3月底,门店总数达到1,597家。与去年第四季度的214家新店和第三季度的166家新店相比,新开店数量大幅放缓。 但我们也应该注意到,最新的门店数量比2023年3月底的923家直营门店增加了70%以上。 继去年决定进军特许经营业务后,奈雪还于3月底首次透露,店面网络新增205家加盟店。尽管如此,该公司约1,800家直营和加盟店的总数,仍远远落后于茶百道在去年9月底的近8,000家,与蜜雪冰城当时冠绝同行的3.6万家门店更是没法比。茶百道和蜜雪冰城几乎所有门店都是加盟店。 奈雪还首次详细讨论了加盟计划的进展情况,计划旨在帮助它扩展到中国的三四线城市。此番讨论似表明,公司在尝试更激进的扩张,以赶上规模更大的竞争对手前,仍在试验这种商业模式。 公司表示:“业务方面,2024年2月,我们优化了对加盟商的要求,门店店型更灵活,面积要求有所下降,单店投资金额也下降到人民币58万元。这将帮助降低加盟商的资金压力,助力加盟业务持续增长。” 投资者对新财报并没有留下太深的印象,港股周五早盘奈雪的茶股价下跌3.8%。以此计算,该股今年迄今为止已经下跌了约30%,较2021年的IPO价格下跌了90%,从中可以看到我们前面提到的投资者的怀疑态度。 加盟业务将不可避免地给奈雪的茶带来新问题,最明显的是品控和利润率压力。该公司目前的毛利率约为40%,相比之下,茶百道为34%,另外两家已申请在香港上市的大型茶饮连锁店沪上阿姨和古茗的毛利率约为31%。 总言之,由于越来越多的竞争对手登陆港交所,投资者中短期内可能不会对奈雪太感兴趣。但从长远来看,如果公司能够快速扩大加盟业务而不过多牺牲利润率,它可能还可证明自己的吸引力。 咏竹坊专注于在美国和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的报道,包括赞助内容。欲了解更多信息,包括对个别文章的疑问,请点击这里联系我们。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