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18个月的时间里,公司从包括礼来和国内重量级企业药明生物在内的A级投资者那里筹集了1.2亿美元

重点

  • 映恩生物在成立仅18个月后就获得了9000万美元的新融资,这得益于其创始人的声誉和以及公司对一个热门癌症治疗领域的关注
  • 最近,ADC药物的进展导致了药物审批数量的增加,以及类似初创企业的新一轮融资高峰

蓝少虎

如果一个人的声誉可以成为创建一个公司的基础,那么朱忠远博士可算是生物技术界的大明星了,他新近创立的癌症药物开发企业映恩生物(Duality Biologics)在短短18个月内就筹集了超过1.2亿美元的资金。

映恩生物上个月宣布,它获得了一笔可观的、9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全球巨头礼来公司(Eli Lilly)下属礼来亚洲基金(Lilly Asia Ventures)和中国重量级企业药明生物(WuXi Biologics)都参与了投资。这两家公司都称赞朱忠远在推动众多中国生物科技初创企业的发展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他曾参与领投香港上市的基石药业(CStone Pharma)和华大基因(BGI Group)等公司。

追踪此类高成长型公司的网站Dealroom.com称,映恩生物现在的估值可能为4亿至6亿美元。它估计该公司截至5月份只有三名员工,尽管按照映恩生物自己的说法,它的团队要大得多。

“朱忠远博士兼具丰富的产业经验及敏锐的投资嗅觉,”礼来亚洲基金创始管理合伙人施毅博士表示。“在短短一年多的时间内,已组建了一支具有深厚行业洞见及非凡执行能力的团队,并打造了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新药研发平台和产品管线。”

引起投资者兴趣的不仅仅是个人的魅力。映恩生物在临床领域的新发展——利用抗体偶联药物(ADC)以激光般的精度瞄准癌细胞,引发了近期对类似的中国创业公司的新投资风潮。

炙手可热的领域和强大的人格魅力,这两者的有效结合可能是相信朱忠远的好理由。朱忠远从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Berkeley)获得了MBA学位,从麻萨诸塞大学医学院(University of Massachusetts Medical Center)获得了博士学位。

除开朱忠远的显赫记录,关于他公司的公开信息却很少。这家公司成立于去年1月,还没有上线网站。映恩生物声称已经建立了一个新颖的内部管线,有近10个同类最优(best-in-class)和同类第一(first-in-class)双特异性抗体及ADC药物,其中几个候选药物已经进入了试验用新药阶段(investigational new drug, IND),这意味着它们可以开始人体试验。

该公司还说,它有一个全球化团队,“领导参与了 50多个肿瘤及自身免疫药物的临床开发;并帮助5款创新药物在中国和美国获批上市。”与此同时,它的全球商务团队“曾完成20多项引进授权、对外授权以及并购方面极具战略意义的国际合作,合同估值超过50亿美元”。

它没有对以上说法深入阐述。咏竹坊联系了映恩生物,希望获得更多的公司信息,但尚未收到回复。

尽管信息有限,但毫无疑问,近年来的重大进展已经为使用ADC药物治疗包括淋巴瘤、骨髓瘤和乳腺癌的癌症铺平了道路。

ADC药物通过一个所谓的连接子将单克隆抗体药物和有效的药物载荷结合起来。据信息网站基因线上(Gene Online)报道,单克隆抗体药物以肿瘤细胞表面的特定抗原为目标,使连入抗体的药物能够达到激光般的精准来消灭癌细胞,同时使正常细胞不受伤害。

根据上个月发表在《药学学报》(由中国医学科学院和中国药学会主办的月刊)上的一篇综述称,虽然科学家们在一个世纪前就首次提出了关于这种靶向过程的理论,但靶向疗法在过去五年才成为一种真正可行的治疗方法。

审批力度加大

这一快速进展导致ADC药物的审批速度显著加快。荣昌生物制药(RemeGen)去年11月在香港上市之前的招股说明书显示(那次IPO募资5.15亿美元),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在2019年批准了三种此类药物,而在2011年至2018年的7年时间里只批准了5种。

截至目前,FDA已经批准了9个ADC药物,其中包括辉瑞制药(Pfizer)在2000年最早研发出的同类药物。据基因线上报道,现在有80多个ADC药物正在研发中,其中许多处于高级临床试验阶段。

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NMPA)去年也开始加快步伐,批准了首批两个ADC药物。罗氏制药(Roche)的赫赛莱(Kadcyla,恩美曲妥珠单抗)在今年1月获批用于乳腺癌治疗;武田药品(Takeda Pharmaceutical)的Adcetris,在去年5月也获批用于大细胞淋巴瘤或CD30阳性霍奇金淋巴瘤的治疗。

根据Vision Research Reports的一份新报告,在全球范围内,预计到2030年,整个ADC药物市场将达到约110亿美元的规模,从2021年起,复合年增长率为35.9%。随着近期在疗效和审批方面都取得进展,映恩生物加入了越来越多寻求在该市场分一杯羹的中国药企行列。

其中许多公司正在吸引大手笔的投资。杭州多禧生物(Hangzhou DAC Biotech)上个月完成了1.56亿美元C轮融资,由高瓴资本(Hillhouse Capital)、中信私募股权(CITIC Private Equity)和CDG资本(CDG Capital)牵头。2012年成立的杭州多禧生物目前有3种候选药物正在进行临床试验,24种正在研发过程中。

同样是在上个月,总部位于苏州的启德医药(GeneQuantum Healthcare)宣布完成了“数亿元”的C轮融资,但没有透露更多细节。据该公司网站介绍,它目前有六种管线药物,其中GQ1001 HER2阳性乳腺癌药物在审批过程中走得最远,处于第一阶段临床试验阶段。

3月,苏州宜联生物(Suzhou Medilink Therapeutics)也宣布获得5000万美元的A轮融资,而且跟映恩生物一样,它也搬出管理团队的雄厚实力。它的首席科学官蔡家强在小分子和ADC药物开发方面拥有近30年的经验,曾担任上海翰森生物医药副总经理。

2月,参与了映恩生物两轮融资的无锡药明生物宣布,与上海合全药业(STA Pharmaceutical)和香港上市的德琪医药(Antengene)合作,加快后者管线中ADC候选药物的研发和生产。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通讯,请点击这里

新闻

BridgeHR files for Hong Kong IPO

失恋离乡创博尔捷 侯正宇走上亿万之路

中国最大的临时工供应商,希望用“零工经济”的故事吸引投资者,但它严重依赖一个主要客户 重点: 博尔捷申请在香港上市,计划探索老年护理和家政服务,希望在快递行业之外实现多元化 对投资者来说,这家人力资源公司最大风险,就是对单一客户的过度依赖 谭英 侯正宇来自江苏省洪泽县的一个小镇,年轻时,他一心想在上海拥有一套80平米的房子,再娶个上海媳妇。21世纪初,刚失恋的他离开家乡,来到中国的商业中心,在一家造船厂找到了一份技术员的工作。 当家乡的劳动部门找他帮忙,将务工人员安置在上海的外资公司时,他抓住了这个机会,当时一辆老旧的自行车和传呼机是他主要的工作工具。2004年,他从上海浦东劳动局手里,收购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上海正东人力资源有限公司,及后成为今天的博尔捷核心。二十年后,博尔捷申请在香港交易所首次公开募股。 根据上月底提交的上市申請文件,博尔捷自称中国最大的“非传统人力资源管理”公司,2023年在非传统用工平台领域的市场份额为13.2%,通过为雇主安排临时工赚钱。招股说明书称,公司计划用IPO筹集的资金来拓展业务,在目前主要为快递服务行业提供临时工的基础上,同时提供养老护理人员和家政人员。 2000年代中期,随着中国成为“世界工厂”,沿海城市外资工厂林立,侯正宇开始为它们提供职业学校毕业生,填补了一个重要的空白。他逐步扩大业务,开始提供其他类型的工人,从后台税务部门的临时工,到工业园区的工人。 侯正宇的故事突显出自由职业者(常被称作“零工经济”)的作用日渐增长,他们在中国和世界各地都越来越受欢迎。这类员工对雇主来说成本更低,因为他们不要求福利,只在需要时才使用。和雇佣全职员工相比,这类员工给雇主带来了更大的灵活性。 初步招股说明书中委托的第三方研究显示,中国提供此类非传统用工服务的市场规模,从2017年的2,830亿元增长了两倍多,达到去年的8,898亿元。相比之下,同期人力资源服务行业的整体规模增长约一倍,从1.7万亿元增至3.5万亿元。作为非传统用工服务供应商,博尔捷及其同行做好了准备,以满足对临时工的旺盛需求,那正是它们的专长。 同为就业服务提供商的看准网(BZ.US,2076.HK)更专注于白领职位,去年利润增长10 倍,突显了这个市场的巨大潜力。但另一家公司同道猎聘(6100.HK)去年收入下降,进而导致利润大幅下滑,也突显了竞争之激烈。看准网和同道猎聘也可以为博尔捷提供一些关于上市风险的警示教训,因这两只分别于2021年和2018年上市的股票,现在都远低于IPO价格。 尽管人力资源服务市场整体潜力巨大,但博尔捷也有明显的弱点。其中最大的一个是它的收入结构,过去三年中,一个未具名的客户每年为其贡献了85%以上的总收入。该客户为快递服务行业提供按需劳动力。 收入起伏不定 在过去三年里,博尔捷的收入一直起伏不定。它去年的收入为9.48亿元,比2022年的约10亿元下降了7%,但与2021年的9.875亿元相差无几。2022年的情况略有反常,因为在疫情期间,人们时常被困在家中,许多日常需求不得不依靠快递来满足,该公司因此受益于需求的激增。那一年对快递员的需求帮助博尔捷把2022年的利润提高到了5,140万元,不过去年随着情况恢复正常,这个数字下降到了3,190万元。 在疫情的最后一年,公司的毛利率上扬,在2022年上升了近3个百分点,达到15.1%,然后在去年回落到更典型的12.7%。 除2022年的疫情提振外,博尔捷去年的收入和利润下降还受到了一系列法律纠纷的影响,主要涉及外卖骑手,导致去年支付给这些工人的赔偿增加。 公司的收入成本主要来自与骑手相关的费用,过去三年每年总计在8.28亿元至8.68亿元间。其中,大约四分之三用于支付给外卖骑手的佣金。博尔捷自有的300名员工的成本则较低,过去三年平均在8,000万元左右。 招股说明书显示,公司近年基本上实现了自给自足,在2021年和2022年通过向三名投资者出售优先股,筹集了约1,500万美元的资金,这些投资者对博尔捷的估值略高于10亿元。 尽管中国经济放缓带来了挑战,但博尔捷处于有利地位,可以从配送服务需求日益增长中受益,这些服务越来越受欢迎,为中国消费者提供从电子商务产品到外卖餐饮的各种快递服务。国家邮政局的数据显示,今年前4个月,中国快递发展指数同比上涨26.7%至329.6,表明消费者对快递服务的需求可能正在回升。 根据以往经验,公司可能只是在试水,以摸清投资者对其股票的需求。它的子公司欧孚科技于2016年在新三板(NEEQ)上市,但一年多就退市了。 在估值方面,我们可以透过同道猎聘的1.77倍市销率 (P/S) 和看准网9.61倍市销率来推测博尔捷上市后的估值。如果以两者的中间值5倍市销率作准,它的估值将达到47亿元,远超2021/2022年最后一轮融资时的10亿元估值。对于一家由一个雄心勃勃的小镇男孩创立的公司来说,这个估值不差。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Established in 2006, Zhou Hei Ya is a food-processing company that produces and sells cooked and marinated products and was listed in Hong Kong in November 2016.

快讯:周黑鸭CEO请辞 董事长兼任

最新:食品加工及零售商周黑鸭国际控股有限公司(1458.HK)周三公布,张宇晨因个人发展原因,已辞任行政总裁及执行董事职务,董事长周富裕将兼任行政总裁。 利好:周富裕为周黑鸭的创办人,于行业拥有20多年经验,是该公司取得现时成就的主要驱动力,由于他对公司业务已相当熟悉,因此于经历人事变动时兼任行政总裁,或能为公司带来稳定作用。 值得关注:从公司管理角度来看,为免控制权集于一身,以及确保职责分明,主席及行政总裁两个职位应该由不同的人担任。 深度:周黑鸭成立于2006年,是一家生产及销售熟食卤制品的食品加工企业,于2016年11月在港交所上市。该公司上市后快速扩张,截至去年底的门店总数达3,816间,覆盖中国28个省、自治区及直辖市内的331个城市。不过,自从新冠疫情在2020年爆发后,其业务受到严重干扰,令净利润一度大挫,即使去年经济活动已回复正常,其盈利水平也未能返回疫情前水平。 市场反应:周黑鸭股价周四上升,中午收盘涨1.2 %至1.73港元,处于过去52周的中下水平。 记者:欧美美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Zhihu posts first revenue decline

何时实现盈利 知乎也不知乎?

这家常被称作“中国版Quora”的公司,一季度毛利率大幅提升,但收入却出现自2021年IPO以来的首次下降 重点: 知乎一季度收入下降3.3%,是自纽约上市以来首次下滑 常被称作“中国版Quora”的知乎,将毛利率提高逾5个百分点,并预计到年底,将实现非公认会计准则盈利 阳歌 谁知道知乎(ZH.US;2390.HK)什么时候才能实现盈利? 这家常被称作“中国版Quora”的公司高层似知道答案,他们在周三重申目标是今年底实现非公认会计准则(non-GAAP)盈利,这通常不包括员工的股权激励。投资者对此不为所动,在最新季报显示知乎营收首次出现下滑后,其股价下跌了2.5%。 周三的抛售意味知乎股价今年已下跌近40%,目前较公司2021年在纽约上市时的价格下跌逾95%以上。值得注意,最近大部分在美国和香港上市的中概股纷纷上涨,中国ETF-iShares MSCI(MCHI.US)较2月的低点上涨16%的走势中,知乎掉队了。 创始人兼董事长周源称,今年一季度的业绩是“稳健的财务表现及经营业绩”,这可能会让一些人摸不着头脑。毕竟,收入首次下滑可不是什么值得吹嘘的事情。但仔细分析就会发现,周源可能指的是公司的毛利率。知乎一季度的毛利率从去年同期的51.5%提高到了56.6%,上升超过5个百分点。 遗憾的是,利润率的提高并没有传导到知乎的利润上。季度内知乎的净亏损从去年同期的1.79亿元小幅收窄至近1.66亿元。但经调整非公认会计准则亏损实际上却从去年同期的1.2亿元扩大至1.36亿元(公司希望这个指标到今年底实现盈亏平衡)。显然,公司在今年剩下的时间里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才能实现盈亏平衡的目标。 虽然投资者喜欢盈利,但他们对不断萎缩的公司并不感兴趣。这体现在知乎的市销率(P/S)仅为0.58倍上,这个数字怎么看,都不像一家行业领先的互联网公司的水平。 相比下,拥有诸多类似用户社区的搜索巨头百度(BIDU.US; 9888.HK)的市销率为1.78倍,阅文集团(0772.HK)的市销率为3.48倍。美国巨头Reddit(RDDT.US)的市销率远高于中国同行,为11倍。这个行业的中国公司估值这么低,至少部分归因于中国公司手握大量用户生成内容,这些内容在中国高度敏感,存在可能遭受政府打压的巨大风险。 不过,知乎是中国同行中唯一一家尚未实现盈利的公司,说明为何它的估值偏低。接受雅虎财经调查的四家分析机构,并未透露是否预计知乎会在第四季度实现盈利,但至少一家认为该公司将在明年扭亏为盈。尽管知乎尚未有盈利,但雅虎财经5月调查的九家分析机构中,有八家给出了“买入”或“强力买入”的评级,表明至少分析机构还没有放弃该公司。 收入轻微下降 接下来,我们深入研究一下知乎的财务状况,这些数据似乎解释,它以牺牲收入增长为代价,以换取利润率的改善。正如我们已经指出,知乎一季度的总收入,从去年同期的9.94亿元下降至9.61亿元,降幅为3.3%。 虽然这是公司上市以来首次出现可疑的下跌,但它肯定不是一个巨大的意外。这是因为知乎去年的收入增长迅速放缓,去年初的季度同比增长33.8%后,第四季度仅增长了2.2%。 在总收入下滑的同时,知乎的营收成本却同比大幅下降了13.4%,至4.17亿元,因为它缩减或停止了拖累利润率的一些低利润服务。它所有的主要用户指标也都有所下降,尤其是平均月活跃用户下降13%至8,900万,降幅有些惊人。平均月付费会员数量这个更为重要的指标也略有下降,从去年的1,490万降至1,480万。这表明,知乎正在减少关注价值较低的免费用户,再次凸显了知乎对实现盈利的重视。 公司的三大业务类别中,有两个类别的收入都下降,其中营销服务营收下降16%至3.31亿元,原因是公司淘汰了一些利润率较低的产品。付费用户是公司最大的经济来源,其会员收入也有所下降,不过只是从一年前的4.55亿元降至4.5亿元。 至少从增长的角度看,公司唯一的亮点是职业培训收入,增长36%至1.45亿元。这部分业务仍是三大业务类别中最小的,但在过去一年,其占集团总收入的比例,已从年前的11%增长到目前的15%。 知乎在财报电话会议上大谈各种人工智能,但此类炒作几已成为内容为中心的互联网公司,对外例牌标榜的优势。虽然这样的内容,最终可能会给这个领域带来革命性的变化,但谁的技术最好?谁能想办法利用这些技术并将其变现?目前还远不明朗。 知乎的盈利之路并没有消耗太多资金,因此它有足够的时间实现盈利目标。截至3月底,公司的现金和短期投资为52亿元,仅比三个月前略有下降,与去年3月底的63亿元相差不远。 总言之,在对知乎的问答业务感兴趣的投资者看来,它似乎是一个喜忧参半的选择:一方面,它是该领域的领导者,很可能在不远的将来实现盈利;另一方面,它的收入已经开始缩水,可能在未来几年都不会恢复增长。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Pharmaceutical distributor 111 Inc. announced Tuesday that it has entered into a strategic direct supply partnership with drug developer and maker Beijing Scrianen Pharmaceutical.

快讯:1药网与斯利安药业订战略供应协议

最新:药品分销商1药网(YI.US)周二公布,与药物研发及销售商北京斯利安药业建立战略供应合作伙伴关系。 利好:该协议将深化双方在零售市场的合作,1药网将利用大数据、数码营销和云服务,协助斯利安药业的产品进入更广阔的在线线下市场,并扩大其药品的可及性。 值得关注:协议未有列明双方合作的规模,也未有透露1药网能藉着合作协议获得多少利益。 深度:1药网成立于 2010 年,营运着一个中国领先的数字及移动医疗保健平台,连接患者与药品和医疗保健服务,向中国各地的在线和线下药店销售药品,它与 500多家国内外药厂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为全国 47万多间个体药店和中小型连锁药店提供服务。今年一季度,该公司报告了有史以来的首次营运利润,主要因为成本控制取得成果。 市场反应:1药网的股价周二在纽约下跌1.8%至1.08美元,贴近过去52周的低点。 记者:欧美美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