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xhong sinks into the red

纱线大跌价 天虹卖家当度寒冬

随着去年陷入亏损并开始出售资产筹集资金,该公司发布了过去七个月内的第二份盈利警告 重点 天虹国际集团预告2023年转盈为亏,蚀约3亿元 随着全球纺织品需求疲软,该纱线生产商和同行利润率大幅下滑,它为了筹集资金而开始出售资产       谭英 在半年多的时间里第二次发布盈利警告后,纱线生产巨头天虹国际集团有限公司(2678.HK)正试图让投资者相信自己情况良好。在上周发布的最新盈警中,公司预计2023年净亏损为3亿元,对上一年则有盈利2亿元。 此前,公司曾在2023年上半年发布过一份类似的警告,天虹最终报告2023年上半年收入下降近20%,亏损7.4 亿元。吊诡的是,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即纱线的销量同比增长了8.9%,达到34.9万吨。当中主要是全球纺织品需求疲软,导致纱线价格暴跌,故纵使天虹的销售上升,整体收入也下跌。 天虹去年上半年的纱线销售收入下降12.4%至约80亿元,总收入下降17.1%至108亿元。由于价格承压,公司毛利率从上年同期的19.7%骤降至2023年上半年的2.4%。纱线毛利率勉强保持正值,仅为0.7%。 不出意外,天虹的股价在发布最新盈警后的首个交易日短暂上涨,但在接下来的两天,该股较公告发布前下跌7%,延续了去年下跌近半的趋势。 天虹近期的低迷,反映它将生产从中国大本营转向越南后,经济形势的变化。由于国内的价格补贴,中国的棉花价格相对较高,而越南则没有此类补贴,因此棉花价格要低得多。此举使天虹成为纺织巨星,造就了创始人洪天柱的亿万财富。但随着越南最近的崛起,该国的成本大幅上升,加之它是全球制造商多元化发展时的首选目的地,这一趋势可能会加速。 天虹已采取措施,通过出售资产来减少债务,以提高盈利能力。去年8月,公司以7,860万美元的价格将越南广宁省一座25万平方米的亏损工厂,出售给德永佳集团(0321.HK)。三个月后,它的一家子公司又将数个印染和电镀资产以9.751亿元出售。 天虹将其收入萎缩和2023年上半年陷入亏损归因于全球需求疲软。但公司面临的另一个问题是它不间断的投资,尤其是在越南。就在2020年3月,天虹还承诺在这个东南亚国家投资5亿美元。其时,公司雇用了2万名越南员工,供应了该国纺织品生产所用纱线的43%。其收入在2019年达到顶峰,但那时它的利润已面临压力,同年下降25%。 加大投资 随着新投资的增加,天虹的借款在2021年到2022年间从72亿元增加到85亿元,远快于现金持有量和应收账款,后者在同期从54亿元小幅增至55亿元。意味着它的债务增速超过了短期债务的支付能力。当所有人都预计疫情后的反弹,能提振全球纺织品需求,若真的反弹那倒是问题不大。但这样的希望从未到来。 中国棉花协会的数据显示,2022至23年度全国棉花进口量下降17.6%,行业低迷由此可见一斑。国外利率上升和人民币疲软是进口放缓的肇因。但同期国内种植的棉花消费量也仅增长4.1%,为760万吨。 来自纺织品制造商的需求低迷,给纱线价格带来下行压力。根据美国农业部的数据,2023年前10个月,中国从越南进口的棉纱数量增长了11%,达到638吨,但这些纱线的实际价值下降了8%,为18亿美元。 天虹的大部分销售对象在国内,从2022年上半年到2023年上半年,中国客户的份额从58.4%上升到67.4%。但在2023年纱线价格大幅下跌。 由于价格下跌,越南的纱线出口收入在2023年1月至10月间下降11%,至37亿美元,因为一些生产商为了维持业务,接受了低于生产成本的价格。但迫于压力,至少有两家越南工厂被列入国际棉花协会的违约名单。根据越南纺织服装协会在10月下旬的预测,预计2023年全年越南纺织品出口收入的降幅将在5%至6.3%之间。 越南的成本也在飙升,随着该国生活水平的提高,工资和租金都在上涨。据浙江一家纺织厂的高管介绍,越南海防一家工厂的日租金从每平方米1元到1.5元不等,几乎与浙江基础设施更好的工厂相当。从2018年到2021年,月工资增长了两倍,达到3,000元左右。 天虹还必须应对来自英国谢菲尔德哈勒姆大学的批评:该大学在2021年的一份报告中声称,天虹的一家中国子公司使用了强迫劳动。天虹回应,它于2016年收购了这家工厂,但又补充说它已在2021年11月将其出售。 尽管面临诸多困难,但天虹肯定不是唯一一家受到纺织品需求疲软影响的公司。该股目前的市销率为0.15倍,与魏桥纺织(2968.HK)的0.23倍和德永佳集团的0.21倍相差不远,另一同行福田实业(0420.HK)的市销率更低,仅为0.09倍。对这种老派行业来说,这么低的市销率并不奇怪。更重要的是,在价格开始反弹,天虹等公司能够找到恢复盈利的办法之前,这个群体面临的压力可能会进一步加剧。 咏竹坊专注于在美国和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的报道,包括赞助内容。欲了解更多信息,包括对个别文章的疑问,请点击这里联系我们。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Nissin Cup Noodles

收购母企越南资产 日清食品展露新方向

这个方便面发明者的中国子公司,将用1150万美元收购母公司旗下越南子公司的控制权 重点: 方便面先驱日清的中国分公司将控制该品牌的越南业务,为其香港、澳门和台湾业务提供低价产品 这笔交易可能是更好地管理这家日本公司在亚洲地区的生产和营销这一更大计划的一部分   谭英 日清品牌以1958年发明方便面和1971年发明招牌杯面为荣。但随着进军东南亚市场,日清这个名字似乎已跌至谷底。其越南业务在当地十大品牌中几乎不见踪影,这与它在中国内地和香港市场的巨大成功形成鲜明对比。 6月29日,日清的中国子公司、在香港上市的日清食品有限公司(1475.HK)宣布将收购其母公司全资拥有的越南子公司67%的多数股权,并注入200万美元(1442万元)新资本。这笔交易的金额不算高,为1150万美元。 日清食品披露,在截至2023年3月的上一财年,越南子公司净亏损332亿越南盾(1.01千万元)。亏损一直在持续。在2019年8月的财报电话会议上,当被问及越南公司收入下降的问题时,该公司发言人说:“我们不是很关心在越南的业务,因为它对我们的整体业绩影响很小。” 日清在越南的业务,主要包括2012年在胡志明市北部的越南新加坡工业园投产的一座方便面工厂。最新披露的消息称,该工厂将利用其成本优势,为成本较高的香港、澳门和台湾市场提供方便面。 接下来要发生的,可能是越南人对格兰诺拉麦片的胃口会变得跟方便面市场一样大。这是因为这种在亚洲不太知名的西方流行小吃,正是日清向越南输送的主要产品之一,另外还有它在泰国生产的标志性杯面。这些更为高档的产品,是越南子公司在当地所产方便面的补充,这些当地生产的方便面都是袋装,买家需要自己备碗。 日清可能会让其越南工厂发挥更大价值,作为一项市场策略的组成部分,会将越南业务纳入一个更大组织,该组织由日清的中国公司协调,并与日清的其他地区业务进行整合。作为对这一战略的肯定,最新这笔交易包括一些其他协议,即越南子公司将向日清在整个地区的其他子公司供货,同时也从这些子公司接收产品。 投资者对这一地区调整表示了一定程度的赞同,日清食品在香港的股价从公告发布当天上午的6.67港元(6.14元)略微上升到两个交易日后的6.71港元。该公司的股价已从2022年中期疫情最严重时的最低点上涨了约三分之一,历史市盈率为22倍。虽然在这样一个成熟的行业中,这一比例相对较高,但低于零食生产商亿滋国际(MDLZ.US)的26倍和日本味之素(2802.T)的33倍。 过去的辉煌 日清的辉煌岁月可能已经过去,但对于在巨大的全球方便面市场中将自己定位为高端品牌的创新者来说,总是存在乐观的空间。在日本本土,它是一家技术落后的公司,但2016年在滋贺县建了二十年来的首家工厂,这可能标志着一个转折点。 这家高度自动化的工厂的规划是将日清的方便面产量提高10%,并成为其全球业务的典范。也许比提升效率更重要的是,该工厂正在推出一系列日本海鲜口味产品,以利用亚洲地区和全球对日本食品的热情,而不是适应当地口味的更成熟趋势。 在东南亚和其他市场的顶级方便面品牌中,这种塑造更多异国情调的形象已经成为一个共同的主题,以迎合千禧一代的需求,与更为传统的父母相比,这一代在口味上更具冒险精神。日清食品一直以华丽的营销手法著称,但与同样来自日本的竞争对手、市场领导者Ace Cook Co.Ltd.,以及Masan Consumer等越南本土品牌相比,日清食品在越南一直处于劣势。 向更加一体化的营销和生产方式的转变,似乎推翻了日清在疫情前针对全球不同市场采取更加本地化的做法。2015年,该公司与日本贸易公司三菱商市会社结成战略联盟,开拓越南等快速增长的市场,以及新加坡、印度和泰国等市场。 三菱拥有合资企业34%的投票权,显然仍将是越南业务的少数股东。但将越南业务置于日清中国业务掌控之下的决定,似乎表明日清食品未来将把这两个地区合在一起,作为同一个区域市场。 新加坡是日清食品在1980年进入东南亚地区最早的滩头阵地。在新加坡之外,日清在三菱联盟涉及的其他市场表现则似乎不是那么引人注目。在越南似乎尤其令人失望,而越南去年超过韩国,成为全世界人均方便面消费最多的国家。 就市场规模而言,中国仍然处于领先地位,2022年在中国销售了450亿份方便面,其次是印度尼西亚142亿份、越南848万份。越南人平均每年要吃掉87份方便面。相比之下,韩国人均73份,排名第三的尼泊尔人均55份。 每一个进入拥挤的方便面市场的企业都在追随日清的脚步,向这位大师学习如何通过不起眼的汤面俘获中产阶级的愿望。 方便面全球化的重要里程碑包括日清将杯面引入区域市场,首先是新加坡。日清大力利用社交媒体将其杯面推广到香港和中国内地,甚至通过在香港开设杯面博物馆等噱头来帮助做推广。 该公司在越南还没有达到这样的高度,它在当地生产的主要产品还没有从袋装升级到更高级的杯装。但如果日清食品在亚洲和全球变得更加一体化,包括对其产品进行更具区域性的品牌重塑,以专注于其日本根源,那么这一点可能就不会那么重要了。从这个角度来看,收购越南业务看起来与其说是承认失败,不如说是朝着新方向迈出的一步。 有超赞的投资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让更多人知晓?我们可以帮忙!请联系我们了解更多详情。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