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nd.ai completes backdoor listing

Mynd.ai新战略:软硬兼施

网龙注入Mynd.ai的教育业务,计划明年为课堂平板提供软件服务,以吸引投资者 重点 网龙的教育业务在纽交所借壳启今教育上市,该公司在2021年中国整顿教育行业的行动中倒下 完成借壳后易名的新公司Mynd.ai,主要资产是网龙的教育业务,包括教育平板和配套软件服务      阳歌 这是上课时间。 这是新出炉公司Mynd.ai Inc.(MYND.US)的计划。启今教育在两年多前经历了内地对教育行业的整顿后,今年12月13日,中国游戏公司网龙(0777.HK)注入教育资产借壳启今教育 在美上市,新公司正式命名为Mynd.ai。 在借壳之前,启今教育在中国运营一个连锁幼儿园,这些幼儿园大多因教育整顿而消失。作为改革的一部分,学前教育业务被出售,为网龙注入教育资产铺平了道路。 自12月13日起更名为Mynd.ai的新公司,与之前的启今教育完全不同。最重要的是,公司的资产全部位于中国境外,主要包括一项亏损的硬件业务,该业务向美国、英国、意大利和澳大利亚等市场的学校销售定制电脑(又叫教育平板),并计划进军泰国和埃及等发展中市场。 这个区别对投资者来说非常重要,因为新的Mynd.ai不会受制于令人捉摸不透的中国监管机构。2021年,中国的监管机构禁止民营公司提供面向中小学生的教辅业务,一夜之间扼杀了一个价值数十亿美元的行业。 尽管如此,Mynd.ai目前仍亏损严重,它专注于教育平板,其中大部分平板都是Promethean品牌。随着走进教室的平板越来越多,公司希望开始销售教育软件,供学校在日常教学中通过其平板使用。因易于扩展,这种被称为软件即服务(SaaS)的业务利润率比硬件销售高得多,Mynd.ai希望借此能让公司首次实现盈利。 网龙最早在4月就宣布分拆教育业务的计划,公司大约一半的收入来自教育业务,另一半来自游戏业务。但游戏业务才是它的利润引擎,今年上半年该业务的毛利率高达97%,令人艳羡。相比之下,教育业务的毛利率要低得多,仅为24%,导致该业务继续处于完全亏损的状态。 在分拆已完成的情况下,Mynd.ai真正的挑战开始了,要让投资者相信它有绝技,可以在不久的将来实现盈利。根据上周的一份监管文件,公司目前的市值约为2亿美元,因为文件显示截至12月13日,该公司拥有相当于4,550万股美国存托凭证(ADS),再乘以圣诞假期前12月22日的最新收盘价每股4.52美元,就是这个数字了。 是中还是西 按Mynd.ai的最新估值计算,它的市销率(P/S)相对较疲软,不足0.5倍,对于一家拥有如此大的增长和盈利潜力的公司来说,这是难以想像的。这个数字落后于国外的教育科技公司Udemy (UDMY.US)的3.12倍和Chegg (CHGG.US)的1.93倍。不过,它和国内的网易有道(DAO.US)的0.64倍倒是相差不远,因此对于它究竟是一家中国的还是外国的教育科技公司,仍存在一些困惑。 网龙是中国较早的游戏公司之一,它将继续控制新公司Mynd.ai,持有其72.9%的股份。但该公司肯定想让投资者认为,Mynd.ai是一家不受中国监管机构控制的外国公司。我们倾向于认为其貌似如此,因为它的大部分或全部资产都在中国境外,尽管该公司本身由一家中国实体控制。 抛开所有权不谈,另一个最有可能令投资者担忧的大问题是Mynd.ai的巨额亏损。在最近的报告内,该公司的销售额也出现了令人担忧的下降。 网龙的教育业务收入在2022年猛增34%,达到43亿元,因为当时在它涉足的许多市场,学校争相购买互动平板,以获得最新的高科技学习设备。但今年上半年,这个数字突然同比下降29%,至17亿元。 公司高层表示,收入大幅下降是暂时性的,是在2022年大幅增长之后的短暂休息,因为市场在消化前一年购买的平板。网龙的教育业务今年上半年亏损2.49亿元,远高于去年同期的3,600万元。 网龙在8月发布的中期业绩中提到教育业务时表示:“我们计划在年底前推出首款与Promethean平板整合的软件订阅服务。”公司还说:“我们积极与合作伙伴进行讨论,探索大型语言模型领域的潜在合作机会。”言下之意,暗示人工智能有可能促进其平板的采用,以及对其软件服务的需求。 网龙2014年首次涉足教育业务,是其多元化发展的一项业务,这距离其最初推出游戏业务已过去十多年。它通过一系列收购迅速发展,首先是2015年斥资1.3亿美元收购在伦敦上市的Promethean World。两年后,又收购了梦工厂的合作伙伴、总部位于洛杉矶的JumpStart公司。2022年,Promethean收购数字白板应用程序Explain Everything,它正成为Mynd.ai的SaaS业务的基础。 仅去年一年,Promethean就售出了25.3万块平板,意味它已经有了足够大的用户基础,可以在明年首批订阅服务推出而又普及后,开始能赚取可观的收入。现在,它只需要让这部分业务取得一些增长,并恢复整体收入增长。做到这两点,就能为Mynd.ai注入一些必要的活力。 有超赞的投资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让更多人知晓?我们可以帮忙!请联系我们了解更多详情。 咏竹坊专注于在美国和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的报道,包括赞助内容。欲了解更多信息,包括对个别文章的疑问,请点击这里联系我们。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NetDragon spins off education business

网龙凭“双城记”赢得投资者欢心

这家游戏和教育公司的中期业绩很像狄更斯的名作,而且同样有着一个充满希望的结局 重点: 网龙2023年上半年收入下降13%,主要是由于教育业务在去年强劲增长后大幅下滑 最新报告期内,该公司游戏业务收入同比增长8%    谭英 大多数时候,当一家公司的收入下降时,股价也会随之下降。但网龙网络控股有限公司(0777.HK)这次的情况却并非如此,公司上周公布的中期业绩显示,截至6月底的六个月里,收入下降13%,利润下降12%。 尽管如此,市场却并未理会这个不利消息,而是对这家拥有24年历史、总部位于福州的公司表示了认可,它的股价在业绩公布后的第二天上涨9.3%。投资者似乎并没有关注业绩的下滑,反而受到了该公司游戏业务在疫情后强劲增长的鼓舞。他们可能还认可它针对教育领域制定的一份强有力的计划,这是公司的另一项主要业务,正在寻求扩大其教育设备在低端市场的份额。 其中国市场之外的教育业务即将被分拆,因为两年前的一场广受关注的整顿行动,投资者对中国教育科技行业持负面情绪,而分拆可能会消除这种情绪对网龙的拖累。 2023年上半年,网龙的收入从上年同期的42亿元下滑至37亿元(5.06亿美元),利润从5.65亿元跌至5亿元。教育业务上半年营收下降29%至17亿元,亏损2.49亿元,拖累了整体业绩。网龙的游戏业务表现较好,营收同比增长8%至19亿元,利润10.9亿元。 游戏业务的毛利率为97%,远高于教育业务的24%,这也是该公司急于分拆教育业务的原因,因为该业务拖累了它的盈利能力。 在业绩公布后的财报电话会议上,副董事长梁念坚开玩笑说:“上半年有点像狄更斯的《双城记》。”这部小说以法国大革命为背景,有一个圆满的结局,投资者似乎认为网龙也会这样,因为网龙将通过分拆教育业务,回归游戏的老本行。 教育业务不仅拖累了网龙的利润,也影响了它的估值。游戏巨头网易(9888.HK)目前的市盈率为19倍,而美国巨头艺电(EA.US)的市盈率甚至更高,达38倍。相比之下,网龙的市盈率只有10倍,简直对不起它名字中的“龙”这个字 。 该公司是中国游戏行业的老将,成立于1999年,当时互联网和在线游戏在中国刚刚起步。该公司进军教育领域的举措在2014年,来看很明智,当时教育科技在中国势头强劲,游戏也透露出日渐成熟的迹象。 在做出这一战略决策后,网龙迅速聚焦教育科技硬件,2015年斥资1.3亿美元收购伦敦上市的普罗米休斯,两年后又收购了梦工厂动画的合作伙伴、总部位于洛杉矶的JumpStart。2022年普罗米休斯收购数字白板应用程序Expand Everything。 但2021年7月中国开始整顿大量营利性教育科技公司时,网龙的教育业务开始看着像是一个代价高昂的错误。 不公平的惩罚 正是从这时候,市场开始对网龙进行不公平的惩罚。不同于它的游戏业务(该业务主要以软件为基础,主打中国市场),网龙的教育板块主要是基于硬件的国际业务。它以普罗米休斯品牌销售高端平板,并计划进军软件即服务领域(SaaS),在硬件销售的基础上增加利润率更高的订阅收入。 网龙认为,上半年收入下滑和教育业务亏损都是暂时性的。收入下滑是由于2022年上半年的基数太高所致,当时教育业务增长71.2%,达到24亿元,远超网龙游戏业务的18亿元。 梁念坚说,美国市场目前处于“暂停”状态,以便消化教育机构在2022年购买的大量设备,他还表示,该公司的业务继续以“大幅”快于整体行业的速度增长。分析界似乎很喜欢该公司的故事,11家分析机构中有9家给予了网龙“买入”或者“强力买入”的评级。 网龙上半年利润下滑的部分原因,是与其教育业务剥离相关的高额支出,该公司正在将该业务注入美国上市的启今教育(GEHI.US),这笔交易最初是在4月宣布的。新公司将被命名为MYND.AI,教育业务可以自行筹资,并减少跟中国的关联。 网龙2023年上半年的行政支出同比增长22.8%,部分原因是分拆相关成本。公司的管理层表示,如果没有这些成本,管理费用的增涨只有10%。 “我们在美国的团队一直在夜以继日地完成这项工作,”梁念坚在谈到分拆时说道。 “我们已经进入了最后阶段。” 梁念坚表示,在疫情后中国游戏玩家热情高涨的推动下,网龙的游戏业务再次变得“令人兴奋”,它使用人工智能生成图形内容,将效率提高了30%。此外,它还利用人工智能开发“非玩家角色”,即人格独立的NPC,改善整体游戏环境。 在人工智能为游戏业务注入新活力的同时,网龙公司的教育战略在未来也同样令人期待。该公司不再专注于高端产品以保持利润率,而是试图通过价格更低廉的ActivePanel LX(已于6月开始发货)进军低端市场,从而扩大吸引力。通过销售更多此类设备来提高市场份额,对于发展该公司的SaaS业务,即通过这些设备提供利润率更高的编程服务至关重要。 该公司的设备安装量已达170万台,它计划在今年年底前为教育业务推出Explain…

网龙期望通过分拆 提升教育业务价值

这家游戏公司将通过把国际教育业务注入Gravitas Education,以换取股份的形式借壳上市 重点: 网龙将借助Gravitas Education,让国际教育业务借壳在纽约独立上市 该公司认为即将上市的教育业务价值7.5亿美元,远低于其目前按照Gravitas和网龙的股价折算估值    阳歌 做教育不容易。 这是中国其中一家最早成立的游戏公司网龙网络控股有限公司(0777.HK),于一项有趣的分拆新计划中,所透露的一个教训,其大约一半的收入来自较新的教育服务。网龙最近宣布了其海外教育部门借壳上市的计划,将这部分资产出售给在纽约挂牌交易的Gravitas Education Holdings Inc. (GEHI.US)换取新股,此举似乎旨在让公司回归最初的游戏业务。 这笔交易有不少值得注意的因素,首先是网龙希望通过它为其海外教育业务解锁一些重大的新价值,该业务在借壳上市后将被命名为Mynd.AI。交易完成后,新上市的Mynd.AI将明显是一家海外企业,这将有助于网龙摆脱与中国民营教育市场相关的风险。 上市还会为Mynd.AI提供自己的融资平台,由于目前处于亏损状态,它可能需要这个平台,该公司的业务以普罗米休斯品牌的课堂交互教育面板为中心。网龙目前正努力让这些面板进入世界各地尽可能多的教室。其中期目标是最终从利润率较低的硬件业务转向利润更高的业务,为其面板提供教育软件即服务(SaaS)。 周二在港市收盘后发布的公告显示,网龙称在这笔交易中,其旗下中国境外教育业务将以7.5亿美元(51.6亿元)的估值,注入这家新的纽约上市公司。 相比之下,在香港挂牌交易的网龙,市值刚刚超过10亿美元。如果对网龙的教育和游戏业务进行简单的对半分拆,则意味着投资者目前对其教育业务的估值仅为5亿美元。但现实情况是,网龙的游戏业务利润远高于教育业务。再具体一些,游戏业务去年的毛利率高达95.6%,令人羡慕,而教育业务的毛利率则要低得多,仅为23.2%。 这意味着教育在网龙的整体业务组合中表现平庸,而且应该只占公司市值的三分之一或更少。就算我们大方地假设三分之一,这仍然意味着市场目前对网龙教育业务的估值仅为3.33亿美元,不到该公司认为其实际价值7.5亿美元的一半。 消息公布后,网龙股价小幅上涨3.6%,不过该股本年至今仍下跌约18%。Gravitas的表现稍好一些,上涨了28.8%。但Gravitas是一家小公司,即便是大涨之后,市值也仅为2,700万美元。新的借壳上市将通过发行新股让网龙获得这家纽约上市公司72.9%的股份,因此经过简单的计算后会发现,在这些股票发行后,按照最新的Gravitas股价计算,新的Mynd.AI市值仅为1亿美元左右。同样,与网龙认为的7.5亿美元价值相去甚远。 所有这些都表明网龙和Gravitas目前都被严重低估了,如果我们相信网龙的自我评估。 境外资产 在明确了网龙认为其教育业务没有得到投资者的充分重视之后,我们将在本文的后半部分看看它为何如此看好该部门的潜力。这让我们回到了之前提到的一些观点,即该公司希望从硬件供应商转型为软件供应商,并摆脱在中国的根基。 我们首先从中国角度来看,因为这个问题不仅困扰着网龙,而且困扰着几乎所有提供教育服务的中国民营公司。近两年前,北京方面对民办教育服务提供商进行了大规模打压,通过全面禁止为K-12学生提供课外补习服务,打击了一个价值数十亿美元的产业。 网龙中国教育业务所受的打击相对较小,因为它提供用于课堂的教学设备和支持服务,而不是实际教学。但鉴于中国监管机构的变化无常,转移到新Mynd.AI的教育资产包括除中国以外的所有资产,也就不足为奇了。与此同时,主要提供早期教育服务的Gravitas,将在合并后出售其核心中国业务,仅保留新加坡业务。 这将使Mynd.AI拥有相对全球化的业务,包括美国、英国、意大利和澳大利亚等发达市场的业务。它还开始进军新兴市场,并提到埃及和泰国是其积极拓展业务的两个国家。 新的Mynd.AI将由Vin Riera掌舵,他目前是网龙子公司普罗米休斯的负责人。这个选择之所以引人注目,一方面是因为他的科技背景,包括曾在个人电脑销售商Gateway担任高级职位;另一方面是因为他的非中国人身份。所有这些都表明,网龙正在努力让这项业务去中国化,这不仅可以保护它免受中国新监管的影响,还可以使它在未来免受与中国关系密切的指责,后者令热门社交媒体TikTok眼下备受困扰。 然后是我们之前提到的业务转型,普罗米休斯试图将其面板积极放进世界各地的教室,借此为未来有利可图的业务埋下种子,也就是为该硬件提供软件。该公司去年销售了25.3万块这样的面板,并在其最新年报中说,其面板目前在全球190万间教室中使用。 也就是说,普罗米休斯的转型仍在进行中,网龙报告其教育业务去年整体亏损2.99亿元。…

网龙盼从教育牟利 但投资者渐失耐性

去年,该公司的教育部门虽然录得亏损,但营收依然超过了资历更老的游戏部门 重点: 网龙去年下半年营收下滑1.5%,扭转了上半年增长26%的局面 该公司正在奠定基础,希望利用旗下普罗米休斯品牌的课堂交互显示面板,转型为高利润率的教育服务供应商   阳歌 教育赚钱,但游戏更赚钱。 网龙网络控股有限公司(0777.HK)正是在周二香港开市时候学到了这一课,因为投资者在其发布的年度业绩报告,发现其2022年下半年营收缩水、利润大幅下滑,因此对其股票进行了惩罚。网龙的收入来源包括游戏和教育服务,该公司是中国成立时间最早的游戏公司之一。 总的来看,网龙在长达20年的历程里,凭借强大海外市场保持游戏业务持续盈利的能力,相对令人赞叹。除了行业龙头腾讯控股(0700.HK)和网易(NTES.US;9999.HK)外,鲜有中型游戏公司能够做到这样。 与此同时,该公司正在打造一项看上去颇为明智的教育战略,包括将旗下交互式面板作为重要的教学助手,引入中国和世界各地的课堂。虽然这项业务的利润率非常低,但网龙正在为推出用于这些面板的教学软件打基础,后者是一项利润率要高得多、并能带来经常性收入的业务,也就是软件即服务(SaaS)。 该公司尚未从利润率更高的教育SaaS业务中获得回报。但它在去年中达成了一项战略合作,并在去年晚些时候进行了一项重要的收购,都是在朝着这个方向迈进。它能否成功是另一回事,因为其以普罗米休斯品牌销售的教育互动面板去年的总销量仅为 25.3万块。虽然比2021年增长了37.5%,但这个数字仍然相对较小。 投资者对教育部门的潜力不以为然,关注的反而是该公司去年下半年收入下滑和利润暴跌。报告发布后的第二天,该股开盘下跌15%,全日跌幅为14.5%。 该公司在中国风险最大的两个行业开展业务,事实上,它在成立20多年后仍能保持盈利,似乎还是比较令人惊叹。 中国观察人士都知道,它核心的游戏业务经常受到中国监管机构打击,因官方试图控制该行业,以减少对中国年轻人的影响。民办教育服务也是一个敏感的领域,是两年前的一场大规模整顿行动的对象。一些公司通过将重心从K-12教育转移到不那么敏感的大学生和成年人而幸存了下来,不过多数尚未恢复盈利。 根据我们用该公司最新财报中的数据进行计算,网龙去年保持盈利没有任何问题,尽管其下半年的利润与上年同期相比下降57%至2.69亿元,这标志着上半年利润下降21%的情况有所加速,因为该公司深处中国严格的防疫措施造成的动荡之中,加上最近对游戏和教育打击行动的影响,仍然挥之不去。 网龙总结称,2022年是“机遇与挑战并存的一年”,这与很多中国企业的看法一致。 游戏行业的“老司机” 虽然网龙不大为人所知,但它是中国最早的一批游戏公司之一,历史可以追溯到2001年。多年来,它合作的都是迪士尼(DIS.US)和艺电(EA.US)这样的大公司,2014年它还成立了一家合资企业,布局教育服务。 游戏和教育对公司业务的贡献各不相同,但至少在过去五六年里,两者大致为五五开。去年,教育收入超过游戏,后者的收入在下半年下降7.8%,前者则增长5.6%。这导致该公司下半年的整体收入下降1.5%至36亿元,扭转了上半年26%的收入增幅。 从更广泛的角度看,网龙多元化的收入流,从总体上来看还是表现不错。最大的问题在于,这两项业务在盈利能力上的巨大差距。游戏行业利润丰厚,去年毛利率高达95.6%。教育大不如前者,至少在这方面,它的毛利率只有23.2%,较上一年的30.8%大幅下降。 该公司正在努力提高教育业务的盈利能力,为推出利润率更高的服务奠定基础,也就是将硬件产品互动面板销往海内外的教室。为此,它在12月收购了一家名为Explain Everything的数字白板平台运营商,并表示将利用该公司创建课程、活动和交互式演示,通过旗下的普罗米休斯面板来提供。 去年6月,网龙还与一家名为Merlin Mind的公司建立了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后者专注于人工智能技术,网龙希望将其构建到未来基于SaaS模式的教育产品和服务中。 该公司还继续投资于游戏业务,去年研发团队增加了300名成员,为2023年预期的市场复苏机会做准备。该公司也继续在全球范围内拓展该业务,以便实现市场的多元化——中国市场虽然利润丰厚,但易受打击,去年海外市场占其游戏收入的16%。 周二的股价大跌,标志着投资者对网龙股价的持续低估。该股目前的市盈率仅有7倍,远低于网易的21倍,以及职业培训服务提供商中国东方教育(0667.HK)的33倍。 这种怀疑至少在一定程度上不无道理,因为它的教育业务目前仍在亏损,该公司需要证明这块业务能在未来一两年实现盈利。它的盈利战略显然是有效的,目前正朝着这个方向采取正确的行动。在如此多变的环境下,该公司能够长期保持经营似乎也表明,该公司的教育业务还是有一定成功的机会。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