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大基金三期落地,普华永道流失中国重磅客户——中概股Bulletin

上周中国经济和中概股大事件 ▷ 5月制造业PMI回落 ▷ 欧盟推迟决定对中国电动汽车征税 ▷ 苹果手机在华销量大增 ▷ “药明系”紧张局面缓和 ▷ 挚文集团收入每况愈下 本周中概股评分:45/100 主编,阳歌 Doug Young https://youtube.com/shorts/FXSPUVS0q0U 》》宏观 5月制造业PMI回落 今年的情况与2023年非常相似。2023年始于强劲的经济势头,但在下半年迅速消退。最新的迹象表明中国经济复苏失去动力,体现在最新的官方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上,令观察家们感到意外的是,5月该指数滑入收缩区间。具体来说,官方PMI从4月的50.4下降到上月的49.5。 与此同时,另一个数据显示中国的出口正全速运转,为经济带来少有的亮点。该数据是用于运输货物的大型集装箱,上个月这些集装箱出现了短缺,因为制造商们在美国最近宣布的保护性关税生效前,争先恐后地向美国出口电动汽车和医疗用品等物品。 欧洲商界领袖对中欧关系持悲观态度 上周,最新的调查来自欧洲工业圆桌会议,该调查发现大多数受访者认为中欧关系将在未来三年内恶化,约54%的受访者表示关系可能会恶化,只有7%的人预计会改善。 欧洲和美国越来越担心中国利用政府补贴,在电动汽车和太阳能电池板等重要新兴领域向全球市场倾销廉价商品。欧盟已就此问题对中国电动汽车展开调查,任何由此产生的处罚几乎肯定会对双边关系平添寒意。 中概股进一步下挫 在连续四周的强劲上涨使其步入牛市后,中概股已连续第二周下挫。上周,恒生H股指数下跌3.2%,MSCI China ETF和恒指分别下跌2.6%和2.8%。 上周的跌幅比前一周稍小,表明这可能是前四周强劲反弹后所需的调整的尾声。我们需要等待,看看这波反弹是否真的可持续,或者抛售是否会继续。尽管连续两周表现疲软,恒生H股指数自1月底低点以来仍上涨22%。 》》行业 国家大基金三期落地…
Hello Group's revenue declines accelerate

挚文收入每况愈下 “中国Tinder”力拓海外市场

这家有被称作“中国版Tinder“的公司一季度营收下滑9%,并预期下降速度会加快 重点: 挚文集团连续了三年的营收下滑,其趋势延续到今年一季度,而且由于公司同时面临内忧外患,下滑速度正在加快 这家约会应用程序运营商称,可能很快会得到政策支持,似乎是指中国最近为提高下滑的出生率所做的努力 阳歌 “中国版Tinder”的火焰终于熄灭了吗? 投资者可能开始有感觉,因挚文集团(MOMO.US)公布的最新季度业绩显示,今年一季度它几乎所有的关键指标均持续下滑,尤其是旗下中国历史最悠久的约会应用程序之一的收入加速下滑。 周二公司公布最新业绩后,投资者纷纷抛售,致其下跌14%,达到一年半以来的最低点。第二天,该股略有反弹,反映投资者对公司的复杂情绪,由于在中国庞大的约会市场的领头羊地位,该公司仍然是一棵摇钱树。 值得注意的是,最近在美上市的中国股票在被忽视两年多后,再次获得投资者青睐,推动中国ETF-iShares MSCI(MCHI.US)从1月底的低点上涨了超过20%,但挚文集团却落在了后面。 自2019年以来,公司的收入一直持续下滑,它的困境至少部分归因于超出其控制范围的因素。三年的疫控打击年轻用户对使用该公司旗下应用程序(包括行业领先的陌陌在内)的热情。自疫情结束以来,疲软的消费者信心继续抑制需求,因为中国经济在经历了三十年的繁荣后急剧放缓。 最后但同样重要的是,如今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对约会和结婚完全不感兴趣,这体现在中国的出生率不断下降。 鉴于有这么多不利的宏观因素,挚文集团难以找到并留住受众也就不足为奇。此外,还有该公司特有的因素,尤其是集团2018年收购另一款主要应用程序探探,损失惨重。探探曾被誉为未来关键的增长驱动力,但很快却变成了相反的角色,并且此后一直在快速下滑。2019年,挚文集团又遭遇监管问题,旗下广受欢迎的直播服务因含色情内容而受到政府审查。 公司试图通过向海外扩张来逃离中国本土市场的动荡,尤其是向土耳其和中东的扩张,是它近期财报中为数不多的积极消息之一。其中大部分来自挚文集团新推出的应用程序,包括Duidui、Hertz和Soulchill。 在一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公司称,这些主要面向海外市场的新应用,在一季度的收入增长了51%,达到3.44亿元,占公司当期总收入的13%。这个增长与挚文集团的整体收入形成鲜明对比,后者从去年同期的28.2亿元同比下降9.2%,至25.6亿元。 最新公布的营收下降速度较前两个季度有所加快,前两个季度的降幅约为6%。更糟糕的是,公司预计二季度营收将下降约14%,意味下降速度会进一步加快。 投资者有保留 尽管前景黯淡,挚文集团仍然盈利颇丰,部分原因是它在市场上的领先地位和严格的成本控制。公司一季度的成本和支出同比下降了12%,超过了营收的下降速度。因此,它在当季运营利润增长5.5%,至4.6亿元。 但公司的净利润却不太妙,从去年同期的3.9亿元骤降至本季度的520万元。但公司高管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解释,主要是由于当季的一笔一次性税收支出造成。如果不考虑这笔费用,公司的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净利润增长8%,达到5.085亿元。 即使如公司所说剔除一次性支出后能有较高的利润,投资者信心的下降对挚文集团的估值产生了相当大的负面影响,目前该股的市盈率(P/E)仅4.9倍。这还不到Tinder的所有者Match Group(MTCH.US)市盈率13倍的一半,可见投资者对挚文集团有多不看好。 尽管前景黯淡,但在挚文集团的最新财报中仍有一些令人鼓舞的事情。我们前面提到的全球扩张,正迅速成为这家增长乏力的公司的重要新引擎。 随着中国对出生率急剧下降和人口老龄化的担忧,政策方面可能会出现另一个引人关注的推动力。中国已出台了一系列鼓励人们结婚生子的激励措施,挚文集团暗示,这些措施最终可能会使公司受益。 “我们看到了一些积极的政策变化,”首席财务官彭晖在电话会议上表示,不过未做详细说明。“然而,这些政策变化将如何有效和迅速地渗透到消费者行为中,更具体地说,是渗透到我们平台上用户的消费中,我认为现在下结论还为时尚早。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们拭目以待。” 与很多其他科技公司一样,挚文集团也在尝试利用人工智能吸引用户。例如,公司高管在电话会议上表示,公司正在试验人工智能,“通过分析潜在(约会)候选人资料页面上的图片和文字信息,向用户推荐打破僵局的话题。” 公司并未提及人工智能生成的虚拟灵魂伴侣,不过这或许是未来的发展方向。分析机构认为,挚文集团营收下滑的趋势不会很快扭转,预计今年的营收将下降11%,要到2025年才会最终重返增长轨道。事实上,它们最近更加看好该公司低迷的股票,5月份接受雅虎财经调查的16家机构中,有15家给出的评级为“买入”或“强力买入”,而4月份调查的14家机构中只有8家给出了同样强劲的评级。这或许这表明,随着这家备受冷落的公司努力寻求投资者的青睐,市场情绪可能正在转向支持它。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Founded in 2011 and listed on the Nasdaq in 2014, Hello Group, operates two main mobile apps, Momo and Tantan, and is often referred to as the “Tinder of China.”

快讯:付费用户大减 挚文集团股价挫

最新:约会应用程序运营商挚文集团(MOMO.US)周四公布去年四季度业绩,期内净利润同比上升13.7%至4.52亿元,非通用会计准则(Non-GAAP)净利润则增长5.5%至5.15亿元。 利好:虽然直播服务及增值服务收入分别同比减少11.6%及1.7%,但其移动营销收入上升36.4%,加上整体开支减少11.2%,引领净利润上升。 值得关注:去年四季度,该公司旗下两大手机应用程序探探和陌陌的付费用户,分别减少29.4%与5.1%;其中探探的活跃用户大减25.5%至1,370万。 深度:原名为陌陌科技的挚文集团于2011年成立,2014年12月在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上市,它拥有陌陌、探探等多款手机应用程序,被称为“中国版Tinder”。挚文集团于2018年收购探探时,由于同时拥有两款深受中国用户欢迎的手机社交程序,曾被投资市场视为明日之星。不过,随着付费用户减少,探探连续多年录得亏损,随着挚文集团进行全面调整后,这项服务去年二季度成功扭亏,并于全年录得8,077万元净利润。 市场反应:挚文集团周四在纽约大挫22.3%,收盘报5.96美元,贴近过去52周低位。 记者:欧美美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Joy's sale of its China business to Baidu collapses

百度并购告吹 欢聚内地业务何去何从

这家直播公司曾在2020年宣布把中国业务售予百度,但计划未能获得监管部门批准,现在它可能会被迫以低得多的价格寻找新买主 重点: 欢聚宣布将内地业务以36亿美元卖给百度的三年多后,交易竟然终止 欢聚早在2021年就不再把国内直播业务纳入其财报,同时还把自己重新塑造成一家总部位于新加坡的直播公司       阳歌 对欢聚集团(YY.US)来说,新年并不快乐。2024年伊始,公司3年前宣布以36亿美元(256亿元),将国内直播业务售予百度(BIDU.US; 9888.HK)的交易告吹。 2020年宣布这笔交易时,欢聚似乎是其中的赢家,让它能将敏感的国内直播业务出手,该行业已成为监管整顿的领域。除交易价格高之外,出售还会让欢聚摇身一变,成为一家新加坡公司,主要从事类似Bigo的直播业务,后者不受中国监管机构的管控,主攻东南亚、欧洲和中东市场。 公司早在2021年初就不再将国内业务纳入其财报,认为它们属于非持续性业务,并在周一发布的最新声明中表示,交易在2021年2月“基本完成”。甚至有报道称,欢聚准备在交易完成后,将其在纽约的股票私有化,很可能为往后以新加坡公司的身份,在新加坡重新上市做准备。 但现在所有押注都落空了,将引发一个更大的问题:这家公司接下来要怎么走。此事再次突显了在中国做生意面临的巨大监管风险,因为交易似乎是在未能获得中国反垄断监管机构的批准后而告吹。 投资者对交易终止感到不安是可以理解,欢聚的股价在消息公布后的两个交易日内下跌17%。抛售导致该股的远期市盈率仅为8倍,是根据欢聚非中国业务的利润计算的。这数字落后于快手(1024.HK)的16倍,但领先于约会应用挚文集团(MOMO.US)的5倍,后者的很大部分收入也来自直播服务。 说实话,市盈率低似乎是说得通,因为欢聚的非中国业务表现相对疲软,去年三季度该业务的收入同比下降3.3%至5.67亿美元,过去两年下降了13%。但目前看来,中国业务似乎才是更让公司担忧。因为欢聚甚至没有将这项业务计入其最新财报,如果不能迅速通过重启与百度的交易,或卖给其他买家处置该业务,它可能不得不调整过去三年的所有业绩。 百度和欢聚在各自的声明中,均未就此事给出任何理由。但百度在声明中表示,它行使了终止交易的权利,因为截至2023年12月31日,即最终截止日,交易协议规定的前提条件“尚未全部满足”。百度没有细说,但在这份声明中表示,完成交易须“获得必要的政府监管部门批准”,意味双方均未能获得中国市场监管机构的批准。 不否决也不批准 ​​交易的失败并不完全出人意料,路透社早在2021年9月就曾报道,监管机构不太可能批准这笔交易,那是在该交易宣布约一年后。路透社的报道没有给出直接原因,但当时监管机构已经开始了一场遏制行动,目的是防止影响力过度集中在几家互联网企业手上。 大约在同一时间,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正式否决了斗鱼(DOYU.US)和虎牙(HUYA.US)的合并,那笔交易本可产生中国最大的直播游戏公司。在欢聚集团和百度的案例中,监管机构实际上从未宣布过否决,只是没有给予批准。 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最近对几笔备受瞩目的全球芯片企业合并案,都使用了这种“被动否决权”,最新一次是在去年,否决了美国巨头英特尔收购以色列高塔半导体的交易。但这是我们所知的,首次将这种做法用在纯中资交易上。 在难以证明交易确实具有反竞争性的情况下,监管机构可能会使用这种方法,因为百度的主要业务是搜索和人工智能,这些业务与直播毫无关系。这种做法也不需要监管机构给出任何理由,因为它从未予以正式否决,这凸显出与其他国家相比,中国监管风险的不同寻常之处。  从一开始,投资者似乎就没有对这笔交易留下太深刻印象。百度对欢聚国内视频娱乐直播业务的估值为36亿美元,但后者的总市值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接近这个水平。在最近的抛售之后,该公司的市值只有20亿美元,其中应该包括国内业务,以及总部位于新加坡的Bigo直播,该业务本应成为欢聚的主营业务。 虽然欢聚的整体收入在第三季度同比下降,但Bigo的收入在第三季度同比增长2.2%,这是六个季度以来的首次增长。收入为4.94亿美元,欢聚剔除中国业务后,占公司三季度营收的87%。不过,2.2%的收入增长并不是什么令人兴奋的事情,尤其是对一家互联网公司来说。 欢聚在声明中表示,“正在寻求法律建议,并考虑所有可供选择的方案”,这表明它认为仍有可能重启这笔交易,并迫使百度找到完成交易的方法。但它可能没有太多的法律选项,因为这笔交易的必要条件,显然是中国监管机构的批准。 总而言之,欢聚集团可能需要为它的国内业务寻找新的买家。它不太可能在中国以外找到有兴趣的买家,而大多数拥有必要资源的中国大型互联网公司,在看到百度的经历后,也不太可能有任何兴趣。这意味最终欢聚或要将内地业务售给一家规模较小的公司,而且很可能是以远低于百度的出价。 有超赞的投资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让更多人知晓?我们可以帮忙!请联系我们了解更多详情。 咏竹坊专注于在美国和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的报道,包括赞助内容。欲了解更多信息,包括对个别文章的疑问,请点击这里联系我们。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Hello Group's revenue drops

挚文收入跌利润增 新应用明年或放缓

这款约会应用程序已走出了疫情的影响和早前的监管困境,在三季度取得强劲的利润和利润率增长 重点 挚文集团三季度利润增长21%,利润率提高3.7个百分点至22.4% 旗下陌陌和探探两款约会应用程序的收入和月付费用户数量继续下滑,但公司表示较新推出的应用程序增长强劲       谭英 投资者对约会应用程序运营商挚文集团(MOMO.US)最新业绩的反应,就好像看到隔壁店里新来了一个漂亮女孩。该股短时间里引起投资者的兴趣,但在意识到也许并没有什么太大变化后,再失去了兴趣。12月8日发布公告后,该股上涨了16%,但第二天就回吐了大部分涨幅,表明投资者想要的不仅仅是一份漂亮的财报。 挚文集团被称作“中国的Tinder”,过去几年最大的问题是2018年2月收购的应用程序探探,该应用程序本来应该成为集团旗下陌陌的补充。但挚文集团至今还不太清楚要拿探探怎么办,这也是它过去两年进行的一项重大改革焦点。 更重要的是,挚文集团新推出的直播业务遭遇监管问题,早在2019年,探探和陌陌就因为未能清除各自平台上的色情内容而遭到监管机构整顿。自那以后,挚文集团管理层愈发谨慎。然后就是三年疫情,约会变成了一件困难重重甚至是不可能的事情。 随着这些记忆的消退,挚文集团设法提高利润和利润率,尽管公司现在面临着中国经济放缓的阻力。但至少从中国以外获得了一些安慰,到今年年底,新推出的独立应用程序对收入的贡献可能高达10%。 我们还应该注意到,约会应用程序最近受到中国政府的青睐,部分是为了在生育率急剧下降之际推动人们结婚。陌陌、探探和腾讯(0700.HK)支持的约会应用程序Soul,是中国最受欢迎的三大约会应用程序,2022年加起来的月活跃用户总数达到1.5亿。 这些应用程序已经从简单地根据外表等身体特征匹配用户,发展到利用兴趣、爱好和个性将人们聚集到一起。如果说它们一开始只是纯粹的约会应用程序,那么现在约会和社交应用程序之间的界限已经变得非常模糊。 挚文集团市值13.7亿美元(97.3亿元),市盈率(P/E)不到6倍,目前来看被严重低估。规模比它大的美国同行 Match Group (MTCH.US)的市盈率高达18倍,而 Bumble (BMBL.US)的远期市盈率甚至更高,达到了40倍。或许在经历了中国漫长的疫情限制周期后,挚文集团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才能恢复到之前的状态。在雅虎财经调查的16家分析机构中,15家给出了“买入”或“强力买入”的评级,只有一家分析机构将其评为“持有”。 收入下降 虽然分析机构普遍持乐观态度,但普通投资者的情绪则较为复杂,这并非毫无道理。 该公司的营收状况一直不如人意,在2019年达到170亿元的峰值后,去年跌至127亿元。三季度继续下滑,营收同比下降5.9%至30亿元,主要是由于探探的营收下降14%至2.95亿元所致。公司预计四季度营收在29亿元至30亿元之间,再度低于去年同期的32亿元。 集团首席运营官张思川将探探收入下滑归因于渠道投资的减少和反垃圾邮件举措,导致该服务的用户总数减少。被视为挚文集团摇钱树的陌陌收入也下降5%至27亿元。公司来自视频直播服务的整体收入下降7.6%至15亿元,增值服务中,主要来自虚拟礼物和会员订阅,则下降4.6%至15亿元。 2017年的时候,在视频直播的推动下,挚文集团(当时还叫陌陌)风头无两,一度吸引投资者,包括管理着哈佛大学500亿美元的哈佛管理公司。据该集团表示,虽然直播仍占其收入近一半,但中国经济放缓导致直播用户支出减少,该领域的投资回报下降。 挚文集团本季度的直播收入大部分来自陌陌,它贡献了14.1亿元。而探探的总收入则小得多,只有1.2亿元,而且也呈下滑趋势,这是因为该服务从直播业务“转移”。董事长唐岩表示,公司将继续缩减视频直播的规模,并重新专注旗下应用程序的约会功能。 这两款应用的月付费用户在三季度也有所下降,陌陌从2022年三季度的840万下降到最近一个季度的780万;探探则从上年同期的200万降至140万。探探的月活跃用户也从2022年9月的2,090万,大幅下降至最近一个季度的1,570万。 这么多数字都在降,还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吗?利润。三季度净利润增长21%,至5.464亿元,这得益于利润率同比增长3.7个百分点,达到22.4%。继今年终于扭亏为盈后,探探最近一个季度继续盈利,实现利润2,300万元。 首席财务官彭晖在公司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说:“在货币化方面,作为一个有着12年历史的应用程序,既有优势也有劣势。”她详细阐述了优势,包括对陌陌应用的品牌忠诚度。“如果你想与人交往,结交新朋友,与不认识的人进行有趣又有意义的互动,陌陌已经成为一个必去的地方。” 但该公司也在关注新业务。首席运营官张思川说,陌陌和探探的收入下滑,在一定程度上被公司新的独立应用Duidui、Hertz和Soulchill带来的2.95亿元收入抵消,这三个应用的收入同比增长了45%。Soulchill是2019年10月推出的一款语音聊天应用,面向中东、土耳其、东南亚和南美等海外市场。根据该公司最新的年报,这些独立应用程序在2022年全年创造了3.4亿元的收入。 首席财务官彭晖说,这三款新应用今年有望带来11亿至12亿元的收入,净利润为1亿元。但她承认,随着新应用的规模扩大,2024年的增长可能会放缓。 有超赞的投资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让更多人知晓?我们可以帮忙!请联系我们了解更多详情。 咏竹坊专注于在美国和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的报道,包括赞助内容。欲了解更多信息,包括对个别文章的疑问,请点击这里联系我们。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Dating app operator Hello Group Inc. on Thursday reported its net profit reached 568 million yuan in the second quarter, up 64.5% year-on-year and 45.6% quarter-over-quarter.

快讯:挚文集团利润大增 探探分部扭转亏损

最新:约会应用程序运营商挚文集团(MOMO.US)周四公布,今年二季度净利润按年上升64.5%至5.68亿元,与一季度相比则增长45.6%。 利好:该公司期内净营收达31.4亿元,同比增长0.9%,高于市场预期的30.39亿元,主要受益于视频直播服务收入增加4.5%至15.9亿元。 值得关注:由于会员订阅收入减少,其探探分部收入同比减少3%至3.2亿元,但该业务录得3,020万元运营利润,扭转去年同期的1.31亿元运营亏损。 深度:原名为陌陌科技的挚文集团于2011年成立,2014年12月在美国纳斯达克交易所上市,它拥有陌陌、探探等多款手机应用程序,被称为“中国版Tinder”。挚文集团于2018年收购探探时,由于同时拥有两款深受中国用户欢迎的手机社交程序,曾被投资市场视为明日之星。然而,随着付费用户减少,探探表现大不如前,去年更录得3.34亿元亏损,但挚文集团一直对这项服务进行全面调整,最终在二季度成功扭转亏损。 市场反应:挚文集团周四在纽约大挫9.4%,收盘报8.63美元,处于过去52周的中间水平。 记者:欧美美 有超赞的投资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让更多人知晓?我们可以帮忙!请联络investors@thebambooworks.com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探探首次实现盈利 挚文集团修成正果?

这家领先的在线约会服务供应商称,一季度虽然收入下滑,但利润增长35%,因为两款主要应用程序中较小的那个实现了盈利 重点: 挚文集团旗下的探探报告一季度首次实现盈利,尽管过去两年这款应用程序的营收萎缩了近一半 该公司称,其瞄准中东和东南亚用户的应用程序SoulChill,推出仅两年即已开始产生“可观收入”   阳歌 终于盈利了! 这是挚文集团(MOMO.US)最新季报传达的最重要信息,该公司是中国一款领先约会应用程序的运营商,它常被称作“中国版Tinder”。事实上,陌陌整体上还是比较赚钱的。不过,我们开篇那句玩笑话其实指的,是它旗下两款主要应用程序中较小的探探,这是该公司在2018年以7.6亿美元的价格收购过来的。 当时,媒体开玩笑地称这笔收购是“天作之合”,让该公司原有的、更成熟的应用程序陌陌,与本应成为新增长引擎的后起之秀结为一家。但现实并未朝着这个方向发展,挚文集团在两年前宣布对探探进行重大改革,包括探探创始人离职。 虽然探探盈利是挚文集团最新季报的亮点,但财报也包含了其他一些值得注意的新闻。其中包括该公司可追溯至2020年的营收萎缩持续收窄,并且其收入有可能在今年晚些时候最终回归增长轨道。 挚文集团还就其新近针对中东和东南亚发展中市场的海外扩张,给出了一些细节。它说,这款名为SoulChill的应用程序已经开始产生可观的收入,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唐岩称其为“我们的新尝试中最有前途的应用程序”。 我们稍后再回来看看这些次重点。但探探扭亏为盈显然是该公司最大的新闻,消除了过去两年挚文集团的一个拖累点。 随着探探实现盈利,分析机构越来越看好该公司。6月,雅虎财经调查的16家分析机构中,有15家将该公司评为“买入”或“强烈买入”,远远高于5月的情况,当时17家分析机构中仅有8家给出此类评级。 尽管越来越被看涨,但挚文集团的股票估值依然很低,远期市盈率仅为6.6倍。相比之下,美国巨头Match Group(MTCH.US)的远期市盈率为20倍,而规模较小的Bumble(BMBL.US)高达74倍,因为2022年陷入亏损后,分析机构预计它将于今年实现盈利。 挚文集团被严重低估,可能至少部分原因在于中国消费者信心不足,因为人们由于担心中国经济不景气而控制支出。一季度也受到了中国结束“清零”政策后在1月出现一大波感染浪潮,抑制了约会服务需求影响。但随着那段时间成为过去,人们恢复原来的习惯,这家公司似乎确实应该具备了反弹的条件。 投资者对最新财报总体上反映平淡。挚文集团的美国存托凭证(ADS)在上周二报告发布当天实际上下跌了1.7%,但在接下来的三天又出现反弹,到上周末股市收盘时,还比报告发布前上涨了2.6%。该股今年截至目前下跌了3.6%。 追求有利可图增长 挚文集团一季度收入同比下跌10.5%至28.2亿元,延续了自2020年一季度以来的收入萎缩趋势。核心应用程序陌陌的收入占其总收入的大部分,为25亿元,同比下降约10%。 探探收入同比下降11%,至3.09亿元。客观来看,2021年一季度探探收入总计5.68亿元,是目前水平的近两倍,由此可见该部门自改革开始以来的缩水程度。 高层管理人员在财报电话会议上强调,该公司正在放弃早先“不惜一切代价追求增长”的做法,转而追求有利可图的增长,与最近在海外上市的中国科技公司中出现的类似口号相呼应。作为该举措的一部分,该公司表示今后将不再公布更大的每月活跃用户(MAU)数据,该数据看起来很大,但大部分是免费用户。相反,它表示将专注于付费用户。 探探的盈利不断改善,使其一季度在运营和整体净利润方面都实现了盈利。与去年同期1.62亿元的亏损相比,450万元的净利润是重大改善。主要是因为这种改善,该公司报告一季度整体净利润同比增长35%,达到3.9亿元。 挚文集团预计二季度录得30亿元到31亿元之间的营收,按照中位数计算,这意味着2%的跌幅。与一季度10.5%的降幅和去年四季度12.6%的降幅相比,情况已经有了改善,似乎表明该集团在今年下半年终于有望恢复收入增长。 最后,我们来看看挚文集团的全球发展计划,也就是探探的SoulChill应用程序。正如我们前面提到的,唐岩称该应用程序“在短短两年时间里,为集团贡献了可观的收入和利润”。该应用于2021年率先在中东推出,最近开始试水东南亚市场,包括印度尼西亚。 这种发展路径与其他的中国互联网企业类似,尽管很多公司遇到了来自当地对手的竞争,以及试图将国内的商业模式复制到这些市场时带来挑战。最近的一个例子是,京东于今年早些时候将其在东南亚的大多数业务关闭,因为它们始终未能获得盈利。 “SoulChill在用户收入和利润方面一直在快速增长,”唐岩在财报电话会议上说。“而且,尽管一季度遇到了意外事件,如土耳其地震和埃及货币贬值,但SoulChill还是表现出了良好的复原力和持续增长。”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