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novo on AI PC makes it or breaks it

联想成败还看四个字母:AI PC

联想第三季业绩公布后,投资银行对其未来并不看好,纷纷调低目标价 重点: 联想第三季度纯利3.4亿美元,按年跌23% 集团强调人工智能计算机有可能促进新一轮换机热潮      刘智恒 联想集团有限公司(0992.HK)公布第三季业绩后翌日,一开市实时受压,股价拾级而下,一度跌见8港元关口,低见8.02港元,大挫9.3%。午后股价逐渐回稳,但收市仍跌3.3%至8.55港元,位列当天蓝筹股中跌幅第二大,仅次于九仓置业(1997.HK)。 究竟发生什么问题?翻开财务报表,联想第三季度的收入及盈利为157亿美元(1,228亿元)及3.37亿美元,公司表示收入已连续三个季度环比录得增长,盈利亦按季增长35%。 然而,若按年比较,收入只微升3%,盈利更下跌23%。今年首9个月,按年收入更跌13%,盈利跌49%。 投行看淡股价跳水 联想的业绩虽然在近季度不断改善,但投资银行对公司前景仍有保留,对其增长能否持续有所怀疑,多家劵商将其目标价调低,降幅度由4%至19%不等,当中以美银调幅最大,由11.2港元调低至9.1港元,中信里昂亦由10.9港元下调至9.6港元,更将联想的评级由“买入”下调至“跑赢大市”,而瑞银则仍维持“沽售”评级。 投行普遍意见是看淡其服务器业务,因研发负担沉重,该业务在未来几季仍将处于亏损阶段,势将减缓其盈利的复苏步伐。另外,投行认为联想的季度业绩指引逊预期,故需调整目标价。 云云投行中,只有汇丰独排众议,将目标价由11.4港元调升至11.7港元,维持“买入”评级。汇丰指出联想经营利润率胜该行及市场预期,集团的全球服务器出货量于2025年可达收支平衡。 对AI PC寄以厚望 市场虽对联想短期股价不看好,但对于集团在AI PC(人工智能计算机)的发展上,都寄以厚望,倘若未来销售能成功,联想的盈利将会相当可观,持续增长也不成问题。 以戴尔(DELL.US) 為例,由于公司报告透露,因人工智慧的需求旺盛,公司的伺服器销售强于预期,戴尔上周五股价上涨32%。 联想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杨元庆表示,相信混合式人工智能的兴起,将可促进换机潮,带动AI PC的销售,料至2026年将有逾半数的个人计算机,具备人工智能功能。 为进一步增强联想在人工智能时代的优势,集团将续加大创新投资力度,研发人员数量会逐年增加,直至占总员工数量的25%以上,而财年的研发费用率,亦有望达到历史新高。 集团的执行副总裁兼中国区总裁刘军于投资者电话会议中透露,在今年4月举行的创新科技大会上,会发布一款AI PC产品,售价预计介乎1,000至1,500美元。联想能否靠AI PC再次撬动市场的需求,或许下个月就会有更明朗的线索。 市场有怀疑声音 在一片看好下,亦有市场声音怀疑AI PC的实际需求,以及能否带动PC的增长。按IDC的报告显示,虽然2024年AI PC会推出,但全球PC市场的复苏有限,估计增长只不过3.4%,IDC还估计到2027年,PC市场的复合年增长率只有3.1%。换句话,即使AI PC陆续被使用,亦未能扭转PC市场的放缓趋势。 再讲,AI…
Lenovo’s biggest risk: Thucydides Trap

联想最大风险:修昔底德陷阱?

年前《新闻周刊》一篇文章直指中国制造的电脑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威胁,建议要禁止使用,文章最近被广泛关注 重点: 市场担心联想有被制裁风险,公司股价一度急跌 英特尔的盈利前景指引较预期低,市场担忧联想的生产将减少      刘智恒 古希猎学者修昔底德认为,斯巴达人对雅典日渐强大心生恐惧,最终让斯巴达与雅典爆发战争。近年有美国学者指出,新兴强国威胁现有霸主地位时,双方愈可能爆发战争或冲突,此之被称作“修昔底德陷阱”。 今天中美争拗虽未至于爆发战争,但美方已接连向中资科网企业开火,巧立名目借以在经济及科技层面打压中国的崛起。近日被针对的,就是中国电脑巨企联想集团有限公司(0992.HK)。 过去一年,港股下跌,成分股中只有寥寥几家公可以逆市上升,联想是其中一家成为支撑恒指的成分股,股价势如破竹,一枝独秀,2023年累升81%,冠绝一众蓝筹股。 市场看好AI PC前景 随着人工智能(AI)日渐发展,将AI整合到个人电脑(PC)已成趋势,作为内地电脑龙头的联想,市场对其AI PC的发展寄望甚殷,而联想似乎也不负众望,去年在国际消费电子展(CES)上,展示40多款人工智能全新设备与解决方案,其中更有十多款AI PC亮相。 联想大秀肌肉,市场眼前一亮,认为这将是未来的增长点,因而受到机构投资者追捧,为其摇其呐喊。 即使去年上半年联想业绩按年下跌,市场仍对它不离不弃。去年9月底,联想上半年收入273.1亿美元(1960.7亿元),按年跌19.8%,股东应占溢利更按年下跌近60%至4.26亿美元。联想解释,是因为疫情期间智能设备的库存积压,需要时间消化,才短时间影响公司盈利。然而,集团在第二季的情况已经开始改善,收入按季升12%。 投资银行对联想都投以信心一票,高盛的报告指出,联想的电脑出货量正处于转折点,并将迎来新产品的周期,给予公司“买入”评级,调升目标价14.6%至13.51港元。汇丰也指出,商用电脑今年将迎来换机潮,相信会成为联想增长动力,维持“买入”评级,将目标价由9.9港元调升至11.4港元。 不过,大环境对联想的有利,赋以投行的唱好,一切美丽的前景,突然被一篇文章冲击,联想股价单日下跌近10%,市场开始如梦初醒,原来之前一直忽视联想的潜在风险。 政治风险萦绕不休 事缘是《彭博商业周刊》的报道,提及美国的《新闻周刊》年前一篇针对联想的评论文章是别有用心,《新闻周刊》的文章引用一家名为“中国科技威胁”(China Tech Threat, CTT)组织的一项调查,认为大多数人不大意识到电子间谍的活动,并将去年蒙大拿州的气球,与美国政府大量采用联想电脑进行类比,指电脑会向中国发送数据,将影响美国的安全,建议立法禁止使用。 旧事被重提,投资者即时想到,就是联想可能成为美国制裁对象,倘真如是,联想有机失去北美市场。要知道北美占联想的收入36%,没有这个市场,集团的业绩势必大幅下跌,而之前投资银行推算的估值模型将变得毫无价值。 联想在《商业周刊》文章发表后发表声明,指对文章中揭露的“虚假资讯活动”感到“震惊”。联想表示:“任何有关联想受中国政府控制,或与中国的关系而损害网路安全的说法都是错误。” 祸不单行,文章被广泛注意的时候,英特尔(INTC.US)又公布第一季销售预测为127亿美元,虽较去年同期为高,却低于分析师的预期。投资者猜度,是否个人电脑市场将会不济,以致影响英特尔的销售,联想作为龙头的电脑制造商,自然首当其冲受到拖累。 事实上,联想主席杨元庆曾减持公司股份,于去年11月28日至12月1日期间,以每股平均9.65至9.79港元,在市场沽出3,200万股,套现3.1亿港元。先前公司的独立非执行董事William O Grabe,亦于10月时以每股均价8.59港元售出约42万股,套现361万港元。 商业对手的阴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