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g shakeup at Dada Nexus

达达的下一步  融入京东物流

这家同城配送公司任命了新任董事会主席和首席财务官,两人均与京东物流关系密切 重点 达达集团任命京东物流两名老兵担任新一任董事会主席和首席财务官,两家公司似将进行更紧密的融合 自去年京东将其在达达集团的持股比例从之前的47%增至52%以来,这家同城配送公司与京东的融合变得更加紧密      阳歌 本周,本地配送公司达达集团(DADA.US)宣布重大人事变动,董事会主席和首席财务官双双离任,情况都和个人有关。我们说这些变化和“个人”有关有些开玩笑,但公司周一发布的公告显示,董事会主席辛利军和首席财务官陈兆明均因“个人”原因离任。 这种情况下,两人的离开很可能都并非自愿,尤其是对上任董事会主席才一年多的辛利军来说。前首席财务官陈兆明在达达集团任职的时间要长一些,2018年加入公司。但他的离开似乎也是安排好,为的是给来自电子商务巨头京东(JD.US;9618.HK)家族的继任者铺平道路。京东掌握着达达集团的控股权。 安排两名京东老兵担任新任董事会主席和首席财务官并不令人意外,因为自去年以来,京东就持有达达的多数股份。更重要的是,董事会主席单甦和首席财务官茆俊这两位新高管,都与京东在香港上市的京东物流(2618.HK)关系密切。 因此,这次重组似乎让达达集团离京东更近了,尤其是更紧密地融入京东物流的轨道。因此,如果京东物流最终提出全面收购达达,我们也不会感到惊讶,按达达的最新市值计算,全面收购达达只需要大约4亿美元。相比之下,京东物流的市值要高得多,约为78亿美元。 这样的合并是说得通的,因为两家公司都主要从事物流业务。不过京东物流是一家更传统的全国性快递公司,类似于美国的联合包裹服务(UPS.US)或者中国的中通快递(ZTO.US; 2057.HK),而达达主打同城配送,将食品等物品从附近的杂货店送到顾客家中。 为了理解现在的情况,我们来快速回顾一下达达集团是如何发展到当前状态。该公司成立于2016年,由一家名为“达达”的独立同城配送公司与京东旗下的 “京东到家”合并而成。京东获得新公司46%的股权,达达原创始人蒯佳祺担任合并后新公司的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 达达集团于2020年上市,之后情况基本保持不变,直到2022年京东向该公司追加投资5.46亿美元,将持股比例提升到目前的52%。此后,京东一直在努力将京东到家更紧密地融入到自己的服务中,导致京东到家在收入贡献上与达达原来的达达快送服务拉开了距离。虽然过去这两者大致相当,但在最新的三季度财报中,京东到家贡献了公司收入的62%,而达达则占到剩下的38%。 去年8月蒯佳祺离开达达集团,是京东发出的迄今为止最强烈的信号,希望自己在达达集团拥有更大的话语权。蒯佳祺的董事会主席职务由现已离任的辛利军接替,而他的首席执行官职位一直空缺。 总裁一直悬空 达达没有任命新的首席执行官,而是任命了另一位京东资深员工何辉剑为新总裁。在集团官网上的管理团队页面,只列出了两个人。除了何辉剑,另一位是公司的首席财务官茆俊,后者接替了现已离任的陈兆明,我们稍后再来介绍他的履历情况。 何辉剑看起来是在达达集团掌握决策权的大佬,从履历来看,他有着强大京东到家背景,被称为该公司的“核心创始成员”。 与此同时,新任董事会主席单甦和新任首席财务官茆俊也与京东,与京东物流有着密切的联系。新任董事会主席单甦于今年5月被任命为京东首席财务官,但在2021年从投行加入京东后,曾担任京东物流的首席财务官。新任首席财务官茆俊过去三年一直在京东物流工作,最近的职务是投资者关系主管。 我们需要指出的是,离任的董事会主席辛利军也是京东的老员工,包括2012年加入京东后担任京东零售和京东健康(6618.HK)部门的负责人。但他似乎在11月失宠,在一份公告中,他被突然撤换了京东零售负责人的职位,公告仅简单地称辛利军将“在公司另有他任”。 最重要的一点是,现在达达的两个最高管理职位和非执行董事会主席职位全部由京东的资深人士担任,他们都与京东到家或京东物流有着密切关系。这也解释了我们之前的所说,即为什么现在合并京东物流和达达是一件较容易的事,特别后者目前的价格相当划算。 虽然公司的管理层进行了洗牌,但投资者似乎没有对这些重大变化感到兴奋或不安。达达集团的股价在消息公布后的四个交易日里起伏不定,目前较消息公布前的水平高出约4.6%。 由于对中国经济和中美紧张局势的悲观情绪,该股今年已下跌54%,这在很多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中相当常见。目前,公司的市销率(P/S)只有0.52倍,落后于国内同业顺丰同城(9699.HK)的0.74倍,也远远落后于美国同业Workhorse Group(WKHS.US)的5.55倍。但这个数字其实高于潜在买家京东物流0.33倍的市销率。 虽然我们无法获得任何内部消息,但这几天来自达达集团的所有信号,加上该公司最近的历史,似乎都表明它与京东家族的融合会更加紧密。在亏损多年后,达达集团预计明年也将实现盈利,这将使其有望成为京东物流更具吸引力的新舞伴。 有超赞的投资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让更多人知晓?我们可以帮忙!请联系我们了解更多详情。 咏竹坊专注于在美国和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的报道,包括赞助内容。欲了解更多信息,包括对个别文章的疑问,请点击这里联系我们。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The Covid pandemic boosted traffic to online medical platforms, but a strategy shift meant Ping An Healthcare could not capitalize on the opportunity, and its revenues fell.

业绩增速明显放缓 平安健康再度换帅

三年前,由于公司迟迟未能盈利,平安健康创始团队被全盘换血,如今业绩接二连三失利,董事会选择再次换帅,希望提振市场信心 重点: 新冠疫情曾为互联网医疗平台提供巨大的流量红利,但曾经的种子选手平安健康却因战略转型未能抓住机遇,营收下滑速度进一步加快 平安健康对母公司平安集团的依赖进一步加深,五大客户均为平安系企业,上半年为其贡献了23.7%收入   莫莉 在互联网医疗行业,在港股上市的平安健康医疗科技有限公司(1833.HK)、京东健康(6618.HK)与阿里健康(0241.HK)曾经形成“三驾马车”局面。新冠疫情到来,大量患者涌向互联网医疗平台上寻医问药,为平台提供巨大的流量红利。可是,平安健康却把战略转向至服务企业用户,未能抓住疫情提供的庞大机遇,业绩显著落后于竞争对手。 当业绩接二连三失利后,换帅成了平安健康董事会的最新一步棋。10月18日,刚刚连任董事局主席、执行董事不到半年的方蔚豪,宣布辞去在平安健康的所有领导职务,距离他上任仅仅三年。2020年5月,由于业务市场化不佳,迟迟不能盈利,平安健康曾经历过一波人事动荡,董事长兼CEO王涛以及创建公司的高管团队几乎全部被免职,由母公司中国平安(2318.HK; 601318.SH)内部培养的“嫡系”管理人员方蔚豪接棒,后者曾出任平安国际融资租赁董事长兼CEO、平安医保科技联席董事长兼CEO。 然而,在方蔚豪执掌下的平安健康,甚至未能维持王涛领导时期的高增速,错失了疫情给互联网医疗平台带来的绝佳红利,更被竞争对手远远超越,亦未能扭亏为盈。方蔚豪领导的三年里,平安健康分别亏损9.5亿元、15.4亿元和6.1亿元。 更糟糕的是,该公司的营收更有不断萎缩的趋势。2022年,平安健康实现收入61.6亿元,比上一年的73.3亿元同比下降16%,今年上半年的营收下滑速度也进一步加快,同比减少21.5%至22.2亿元,其财报里给出的解释,是因为低战略协同性业务调整,以及部分业务从自营模式向平台模式转变影响。可是,京东健康和阿里健康在2022年的营收分别同比增长52.3%和30.1%,可见互联网医疗整体的行业发展仍蒸蒸日上。 在低迷的业绩影响下,平安健康股价不断下行,不仅相比于上市后的高峰跌去近九成,市值甚至已经跌破其A轮融资的投后估值30亿美元(220亿元)。在最新的高层变动消息公布后,平安健康的股价在次日下跌4.1 %,或许反映投资者对于平安健康的信心受到动摇。 接任方蔚豪的是曾在中国平安人寿任职的李斗,他曾先后在医药、快速消费品、保险、养老等多项领域担任高级管理职务,平安健康在公告中称:“目前公司战略定位笃定,发展路径清晰,经营管理不断升级,财务稳健。相信在新的管理层领导下,公司会进一步实现业务健康、高质量发展。” 业务依赖母公司 曾经的互联网医疗三巨头中,京东健康和阿里健康分别背靠中国最大的电商平台京东(JD.US; 9618.HK)和阿里巴巴(BABA.US; 9988.HK),在线零售药房业务发展势头迅猛。相比之下,没有大型电商平台做靠山的平安健康似乎略显劣势,但是平安健康的母公司中国平安作为中国最大的保险集团,拥有人寿保险、财产保险、健康保险、养老保险等多项业务,可以长期为平安健康提供大量客户。 在方蔚豪接手之前,平安健康的业务板块包括在线医疗服务、消费型医疗、健康商城、健康管理及健康互动,向个人消费者出售药品的健康商城曾经为主要利润来源。2020年10月,平安健康启动战略转型,在个人消费者端取消免费问诊,减少不必要的广告投入,从原本的服务个人消费者为主,转向重点服务平安内部客户和企业客户,例如:为平安寿险和平安产险用户提供在线问诊服务,提高用户活跃度。 这一战略的改变,也让平安健康对平安集团的依赖程度进一步加深。2023年上半年的财报显示,平安健康在过去12个月内付费用户数超过4,500万,来自平安集团综合金融渠道的付费用户数超3,800万人,在平安集团2.29亿个人金融用户中渗透率达16.6%。不仅如此,平安健康的五大客均为平安系企业,为其贡献了23.7%的收入。 作为互联网平台,平安健康的选择相当另类,放弃大规模用户累计带来的规模化收入,转向服务寻找更“有钱”的企业客户以提升利润,虽然有望尽快减少亏损,但也失去了更大的成长空间。 平安健康当前的市销率约为4倍,竞争对手京东健康和阿里健康的市销率均为2倍,不过这是因为后两者的营收主要来自于医药产品销售,公司整体毛利率水平在20%左右,而平安健康因其主要服务企业端客户,毛利率为32%。如今,平安健康迎来新官上任,暂不知会否改变现有的经营战略,但作为已经掉队的种子选手,平安健康急需交出一份更亮眼的财报才能让投资者重振信心。 有超赞的投资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让更多人知晓?我们可以帮忙!请联系我们了解更多详情。 咏竹坊专注于在美国和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的报道,包括赞助内容。欲了解更多信息,包括对个别文章的疑问,请点击这里联系我们。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Dingdang Health said Wednesday it expects its net loss for the first half of this year to narrow by more than 70%, compared with 586 million yuan in the same period last year.

快讯:叮当健康预告亏损收窄70%

最新:数码零售药房叮当健康科技集团有限公司(9886.HK)周三宣布,预计今年上半年的净亏损,将较去年同期的5.86亿元收窄70%以上。 利好:最近有多家于一年内上市的公司预告转盈为亏或亏损扩大,因此叮当健康的表现可能会给予投资者惊喜。 值得关注:亏损收窄的主要原因,是由于今年上半年期间,不再出现优先权股份计入公平值损失及上市开支,而且以股份为基础的付款减少,与实际营运关连不大。 深度:叮当健康在2014年成立,于去年9月在港交所上市,主要业务是通过综合的在线及线下营运,向用户提供实时医疗健康产品及服务。以2021年收入计算,该公司在中国数码零售药房行业排名第三,仅次于京东健康(6618.HK)和阿里健康(0241.HK),但市场份额仅为1%,远低于前两者的10%和6.5%。过去5年,虽然其收入逐年上升,但与大多数医疗平台一样未能获利,亏损额从2018年的1.03亿递增至去年的28.3亿元。 市场反应:叮当健康周四股价先升后挫,中午收盘软0.4%至2.78港元,比去年9月的招股价12港元低76.8%。 记者:欧美美 有超赞的投资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让更多人知晓?我们可以帮忙!请联络investors@thebambooworks.com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阿里健康再度扭亏 收入增三成符预期

这家在线诊疗服务提供商去年再度转亏为盈,但其收入仍依赖医药自营业务,反映转型不顺 重点: 阿里健康上财年业绩相当亮眼,营收大增三成至267.6亿元 被视作转型重点的医疗健康及数字化服务发展不畅,在整体营收中仅占3.5%   莫莉 长达三年的新冠疫情,让病人逐渐习惯在互联网上问诊、购药,互联网医疗健康行业也迎来快速发展。在经历2021-22财年由盈转亏的低谷期之后,阿里健康信息技术有限公司(0241.HK)在刚过去的2022-23财年迎来了业绩大幅提升,不仅全面扭亏为盈,年度利润更高达5.34亿元,创该公司于2014年“借壳上市”以来的盈利新高。 上周二财报公布后,阿里健康翌日高开1%,但受到港股整体市况不佳影响,其股价随后一路下行,全日收跌4.5%至4.67港元。显然,阿里健康的业绩表现,未能让投资者信心大幅提升。 国际投行高盛发表的研究报告称,财报公布的营收增速与该行预测基本一致,给予该公司“中性”评级:花旗把阿里健康的目标价从12港元下调至9.5港元,因为财报公布的收入增长指引相对缓慢,但仍然建议“买入”。 受益于在线问诊、购药需求显著增加,该公司截至今年3月底的2022-23财年业绩相当亮眼,期内实现营收267.6亿元,同比增长30.1%;毛利大升38.8%至57亿元,毛利率提升1.3个百分点至21.3%。 不过,与竞争对手京东健康(6618.HK)比较,阿里健康的营收规模和增速仍然落后。去年,京东健康实现营收467.4亿元,同比增长52.3%,毛利也上升37.4%至98.9亿元。 阿里健康和京东健康的业务模式相似,同样主营医药销售,并同时布局在线医药平台和问诊服务。但是京东健康早年依托自家的京东物流,早在2021年就实现了80%的自营药品订单翌日送达,满足了急需患者的需求:反观阿里健康同期自营药品订单翌日送达的比例只有50.1%。不过,京东健康的物流优势正在被阿里健康追赶,在最新的财报中,阿里健康透露,已实现全国22地39仓的配送网络,其中药品仓28个,意味配送速度将进一步提升。 “大药房”转型难 阿里健康有三大业务板块,分别是医药自营业务、医药电商平台业务以及医疗健康及数字化服务业务。其中,医药自营业务一向是阿里健康的核心,即从供货商采购医药或健康产品,再直接销售给使用者,由公司负责存货和配送。在阿里系的强大流量支持下,上财年,该分部收入达235.9亿元,同比增长31.7%。期内,在阿里健康在线自营店购买过一次或者以上商品的消费者超过1.3亿人次,同比增加18%。 另外两大业务中,医药电商平台业务为其他在线药房提供销售平台,赚取佣金和平台使用费;医疗健康及数字化服务业务则为消费者提供在线健康咨询服务,这也是阿里健康近年来重金投入的转型重点方向。上财年,这两项业务分别带来22.4亿元与9.3亿元收入。 互联网医疗赛道发展十余年,但无论是京东健康还是阿里健康,仍然未走出“大药房”模式,即以卖药作为业务支柱。阿里健康的医药自营业务贡献了88%营收,比上一财年的87%更加集中,而曾经被视作转型重点的医疗健康及数字化服务业务,收入虽然大幅增长45.7%,但在整体营收中占3.5%,较上一财年的3.3%有轻微提升。 当前医疗健康服务的盈利模式尚未清晰,因为中国的医疗服务费用非常低,但互联网问诊平台众多,为了吸纳医生资源,用户缴纳的问诊费用大多数都要分给医生,再加上较高的运营和推广成本,目前以在线医疗为核心业务的互联网医疗企业均未实现盈利。2022年7月,《财经‧大健康》披露,阿里健康内部负责互联网医疗服务的“医鹿”部门大裁员,仅保留互联网医院的业务。 政策影响待决 2022年,中国政府对医药电商监管逐步明确,由限制型政策转向规范、引导型政策。去年5月,国家药监局发布的条例提到,第三方平台提供者不得直接参与药品网络销售活动,引发市场担忧互联网医药电商的自营业务受影响。广发证券分析师认为,假设政策严格执行,医药电商公司可能通过剥离独立公司的方式,从而独立运营平台业务,而此举将会影响该上市公司业绩。 不过,去年8月出台的《药品网络销售监督管理办法》,则标志着医药电商可售产品范围逐步扩展到处方药领域,将带来医药电商市场的进一步扩容,使其药品供应真正进入全品类时代。12月,国务院《扩大内需战略规划纲要(2022-2035年)》为推动医保接入电商平台提供重要参考。过去,在线购药的一大限制来自于无法在医保报销,如果未来在线平台购药可用医保支付,市场空间或将大幅提升。 互联网医疗平台股份曾在2020年初作为疫情受惠行业而大幅上涨,但其后已明显调整。虚火褪去后,阿里健康最近的预测市盈率约55.9倍,低于京东健康的97倍,反映后者的规模效应获得投资者偏好。 事实上,在线诊疗服务未来能否创造更大市场空间,以及阿里健康能否长期稳定盈利,都仍然存在较大不确定性,相信投资者中短期内仍会对该股抱持较为观望的态度。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医学影像检查需求庞大 一脉阳光挟高估值上市

这家第三方医学影像检查服务提供商,乘着市场需求增加的东风申请到港股上市 重点: 一脉阳光近年收入稳步上升,按网点数目与患者支付的费用计算,在中国第三方医学影像中心运营商中排名第一 该公司仍未获利,但其估值相当进取,市销率竟高于国产医疗影像龙头   莫莉 医疗健康产业市场规模庞大,即使放射治疗、检测等第三方医疗服务的细分赛道亦充满潜力。以医学影像检查为例,一台高端医学影像设备的价格动辄几百万甚至上千万元,而且维护费用不菲,中国许多基层地区的医疗机构难以负担。因此,专门提供医学影像检查服务的第三方机构便应运而生。 5月中,江西一脉阳光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一脉阳光”)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其招股书表示,按医学影像中心网点数目、设备数目、执业影像医生数目、日均检查量及患者支付的费用计,该公司在中国所有第三方医学影像中心运营商中排名第一。 自2014年成立后,该公司于9年间,已坐拥84家医学影像中心,覆盖了中国16个省、自治区及直辖市,不仅涵盖一二线城市,也包括了54个县级行政区。除了位于一二线城市的“旗舰型影像中心”专门为个人提供高端检查及诊断服务外,三线及以下城市的“区域共享型影像中心”、“专科医联体型影像中心”的支付方均为医疗机构,前者提供影像检查及诊断服务,后者提供设备配置、基础设施改造等服务。 一脉阳光的主要业务是医疗影像中心服务,即经营自有医学影像中心,或为合作伙伴的医学影像中心提供运营管理服务。过去三年,这部分收入分别为3.39亿元、4.42亿元和4.98亿元,占总收入六成以上。此外,该公司还有两项业务,分别是协助医院等医疗机构客户选择及采购影像设备,并向客户提供配套模块化的“赋能解决方案”;以及搭建云平台,为内部业务开展、信息化管理及数据驱动运营提供支持的“一脉云服务”。 中国市场有待发掘 中国医学影像设备不足,日本和美国的每百万人均计算机断层扫描(CT)装机量,分别是中国的4.5倍及1.8倍,各级医疗机构受制于当地财政支出要求,很难快速配置先进医学影像设备以匹配临床需求,而设备更为齐全的大型公立医院患者接待能力有限,影像科室长期处于高负荷状态,这也为第三方医疗影像服务提供了生存空间。 2013年以来,中国政府出台了一系列支持第三方影像中心连锁化、规模化的政策,尤其鼓励在县级行政区设立第三方区域影像共享中心。2014年,一脉阳光在江西成立,起初主要为三四线城市的医疗机构提供共享型的医疗影像服务。 据招股书援引的报告,中国第三方医学影像中心市场整体起步较晚,目前仍处于早期启动阶段。按收入计,其市场规模由2018年的8亿元增长至去年的23亿元,预期2030年将达到189亿元。 乘着政策东风,一脉阳光的营收从2020年的5.02亿元,稳步攀升至去年的7.84亿元。虽然增长不俗,但高昂的销售成本令盈利能力大打折扣,其毛利在过去三年分别为1.57亿元、1.75亿元以及2.37亿元,年内净亏损分别为1.2亿元、3.82亿元和1,506万元。公司解释,其盈利能力受医疗设备及耗材成本波动影响,主要销售成本来自设备采购成本及影像中心服务的医学影像设备折旧。 服务公营化成挑战 但是,随着公共财政在基层医疗的投资加大,一脉阳光的前景变得不明朗。今年2月,国家卫健委公布,中国正在建设800多个“紧密型县域医共体”,推动优质医疗资源下沉。国务院3月印发的最新文件中透露,将于县域医共体建立开放共享的影像、心电、病理诊断和医学检验等中心。如果由政府财政支持的县域医共体可以自建医学影像中心,第三方服务商的市场有可能急剧萎缩。 虽然市场规模有限,但第三方医学影像服务的模式,仍然吸引不少知名投资者。2016年,一脉阳光完成A轮融资,获得北京高盛投资,此后分别在2018年、2020年和2021年完成了B轮至D轮的密集融资,投资者包括中金资本、百度资本、京东健康(6618.HK)和中国人保(1339.HK)等机构。其中D轮融资由京东健康领投,共募资6.26亿元,投后估值约71.76亿元。 虽然尚未扭亏,但一脉阳光资金情况未算紧张,去年底现金水平约3.4亿元。考虑到其股东包括众多机构投资者,此时冲刺上市,可能受到股东要求变现的压力。招股书显示,此次IPO募集资金将用于扩充影像中心网络、吸纳和挽留医学影像技术人才、研发影像技术和平台能力等。 医学影像领域属于非常专业的细分赛道,去年国产医疗影像龙头联影医疗(688271.SH)在上海交易所科创板上市,市值超过千亿元,但它属于医疗设备研发制造商。联影医疗当前的市销率约为12.5倍,虽然一脉阳光未通过聆讯,但以其D轮融资的估值和2022年营收计算,其市销率高达14.4倍。考虑到其市场规模较小,未来能否长期保持高速增长仍然存疑,投资者宜仔细观察。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徐雷突辞京东CEO 刘强东“强势回归”?

担任京东首席执行官仅一年的徐雷“快闪退休”,由首席财务官许冉接替,这次徐雷离开的时点颇为蹊跷,市场揣测离创办人刘强东回归之日不远 重点: 去年4月,京东创始人刘强东退任首席执行官,但徐雷接任后曾说刘强东“从未离开过”,反映其实权可能有限 京东首季度经调整净利润75.9亿元,同比大涨88%,并获大行看好其前景   罗小芹 中国电子商贸巨擘京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JD.US; 9618.HK)管理层再度出现变动,继去年4月创始人刘强东退任首席执行官,并由徐雷接任后,该公司上周四突然宣布徐雷辞去首席执行官及执行董事职务,将于今年6月由现任首席财务官许冉接替,而许冉的首席财务官空缺,则由旗下京东物流(2618.HK)现任首席财务官单苏担任。 公告显示,徐雷是因为“个人原因”而选择退休,并改任京东集团顾问委员会首任理事长的虚衔,徐雷解释是要“把更多时间花在家人身上”。 有传媒援引消息报道,京东零售于4月才完成五年来最重大的组织变革,将事业群变更为事业部,并首次打通自营及开放平台(POP),目前零售业务状况相对混沌,可能至少要半年时间磨合。由于徐雷一向掌管零售业务,历任京东零售首席执行官,他于此时退下火线,时机或令市场不解。 变身执行主席? 随着徐雷退休,董事会主席刘强东会否以执行主席的姿态“复出”,也成为市场焦点。事实上,此前他已主导了公司多轮组织、战略及经营目标调整,并明确将“低价策略”作为京东零售未来三年的核心方向,又批评业务表现不足的同事,显示他正高度参与日常运营。事实上,消息公布后,京东的股价翌日大涨7.3%,可能反映投资者也可能憧憬刘强东的强势回归。 回顾同样于上周四公布的一季度业绩,或许已足以显示徐雷离职的端倪。 财报显示,京东一季度收入仅同比增加1.4%至2,430亿元,其中商品收入下降4.3%至1,956亿元,成为营收放缓主因,至于表现较佳的服务收入则上升34.5%至474亿元。期内,京东的经营利润为64亿元,比一年前的24亿元翻了一倍以上,并录得62.6亿元净利润,成功扭亏为盈。至于反映实际业务表现的非通用会计准则(Non-GAAP)经调整利润,更大增88.3%至75.9亿元。 环顾中国一季度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同比增长10.6%,但家用电器和音像器材类、通讯器材类消费情况却未见好转,季内上述两类商品销售总额分别同比下降1.7%和5.1%。考虑到“家电3C”等产品正是京东传统强势的商品类别,现在让徐雷退下火线,也可能是刘强东为了力保基本盘而委任熟悉财务的人,以尽快扭转形势。 徐雷其后在业绩会议上指出,中国年初自疫情后重新开放,宏观经济和消费需求处于恢复性的爬坡期,但动力及消费需求仍然不足,不同零售种类也呈现出了不同的恢复趋势。 他强调,京东零售希望管理架构更扁平、敏捷、高效, 提升运营效率,采销业务普通员工到CEO中间只有三个层级。将于下月升职的许冉补充,京东零售将事业群变更为事业部,并按照产品种类拆分为采销小组,下放更多经营决策权、业务管理权,同时绑定小组个人考核及业绩。 许冉展望二季度至今,京东的商品交易总额(GMV)同比增长率较首季加速,收入增长也更快。在低价策略下,公司拨出更多资源支持第三方商家(3P),希望引导用户改变购物习惯,带动销售表现,现时不论活跃商家交易量、用户流量及复购率均稳步向上。 虽然管理层强调“低价策略”已开始带动收入,但中国消费疲软、内部需求不足的大气候,仍然是影响电商业务关键。相比之下,季内服务收入较商品收入有更多亮点。 服务收入加速 许冉表示,首季服务收入已增长至占总收入的20%,除了为健康的利润率作出贡献,也体现在招商方面的成功,包括加入京东平台的第三方商家数量,已达到历史新高。 服务收入贡献主要来自京东健康(6618.HK)及京东物流,前者首季收入同比增加54%,调整后经营利润大增108%:后者收入增长34.4% 经调整亏损收窄29%至7.1亿元。 虽然京东一季度交出不错的成绩单,但撇除服务收入,京东零售表现仍然疲软,是未来数季表现的隐忧。该公司预测市盈率约13倍,位处同业阿里巴巴(BABA.US; 9988.HK)及拼多多(PDD.US)约9.3倍及16.7倍的中间水平,反映投资者对其看法中性。 不过,麦格理的研究报告仍然看好京东前景,称由于该公司持续进行组织转型及精简运营,一季度调整后收入远高于预期,决定分别上调其今明两年的经调整盈利预测8%及5%,目标价由205港元上调至207港元,维持“跑赢大市”评级。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京东分拆两业务上市 能安抚反垄断机构?

中国第二大电商公司宣布计划分拆旗下工业和房地产部门,但出于战略原因,仍将保留对这两个业务部门的控制权 重点: 京东提出分拆计划,拟分拆旗下京东工业和京东产发于香港独立上市 预计会有更多巨头效仿京东和阿里巴巴对业务进行分拆,但目前不清楚这是否会让中国反垄断监管机构满意   西一羊 京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JD.US; 9618.HK)上周公布了一项分拆旗下两家公司的计划,称此举将为可能希望投资其房地产和工业业务的人创造机会,因为它们准备独立上市。公司补充说,该计划对京东也有好处,因为分拆这两项业务会让它专注于核心电商业务。 但该公告隐含了一句不言而喻的重要潜台词。就在几天前,京东的竞争对手阿里巴巴(BABA.US; 9988.HK)也表示将把自己分拆成6大业务集团,传递出了类似的潜台词,那就是:这类措施是否会让越来越不信任大型科技公司的中国监管机构放心。 京东没有像阿里巴巴那样给出详细的重组方案,但在中国大量科技公司遭受长期打压后,此举仍标志着向监管机构再次示好的一步。在这两家公司发布最新的分拆公告之前,它们已经剥离了大量各种各样的业务,让其作为独立运营实体。京东当然希望通过剥离更多业务,让自己在政府眼里变得更小,因为后者对中国大型科技公司的垄断行为感到担忧。 但这些公司可能会发现监管机构并不信服,至少如果它们的目的是为了证明自己真的在“解散”的话。这是因为京东和阿里巴巴都可能会保留对正在剥离、以便让其独立发展的各家公司的控股权。我们稍后再来分析此类计划是否足以安抚监管机构。 但首先,我们来详细了解一下京东拟分拆的两项业务。京东工业和京东产发这两家公司都是在内部培养起来的,起初是为了服务京东自身的需求,后来才开始为第三方客户提供服务。京东工业运营着一个连接工业供应商和买家的B2B平台,而京东产发则专门从事物流园区和商业园区等领域的基础设施管理和运营。 据京东工业在香港提交的招股说明书显示,它2022年的营收增长36.9%至141亿元,净亏损13亿元。京东产发的招股说明书显示,它在同一时期收入增加一倍至23亿元,净利润22亿元。 分拆已足够? 新的分拆是对京东表现出的一种趋势的延续,它范围广泛的业务已经拥有了几个单独上市的部门。除了在美国和香港上市的京东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之外,该公司目前还有两个上市部门:京东健康(6618.HK)和京东物流(2618.HK)。目前,它还在对金融科技业务京东科技进行拆分,据报道,它也在考虑单独上市。 尽管努力引入外部资本,但京东仍对其大部分分拆业务拥有明确的控制权。据企业信息网站企查查的数据,它目前持有京东健康和京东物流67.62%和63.55%的股份。京东产发和京东工业的IPO文件显示,在拟议的分拆完成后,它将持有这两家公司超过50%的股份。 不难理解为什么京东坚持保留对分拆业务部门的控制权,因为它们在其核心电商业务中仍发挥着重要的支撑作用。例如,京东核心电商服务享有可靠的声誉,这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其内部物流部门的支持。由于分拆出来的公司增加了第三方客户,京东也可以在不放弃子公司控制权的情况下享有额外收入。 然后就是前文提到的缩减规模问题,以及新的分拆会让监管机构感到高兴还是恼火。阿里巴巴也将面临同样的问题,根据它的重组方案,它也计划保留旗下6大业务集团的控股权。 根据重组方案,阿里巴巴6大业务集团都将拥有自己的管理团队和制定商业战略的自主权。其中5个集团可以选择筹集外部资金,并在有朝一日单独上市。据彭博新闻社上周报道,其中之一,阿里巴巴的物流部门菜鸟已经开始准备在香港上市。 虽然缩减规模能让它们看起来更小,但这些公司还必须让监管机构相信,它们在市场份额和如何行使权力方面并不具有垄断性。例如,在较小市场运营但份额过大的公司,如果决定提高价格,并找到其他方式来利用自己的影响力,牺牲规模较小的竞争对手,也可能引发监管风波。 虽然监管部门的反应还有待观察,但其他中国科技巨头,从腾讯(0700.HK)到美团(3690.HK)和字节跳动,可能会效仿阿里巴巴和京东。也许是预料到了这一点,包括腾讯在内的其他科技巨头的股价上周大幅上涨,因为大家预计其中一些巨头有可能采取类似的行动。 不管京东最新的分拆举动动机为何,投资者还是满意的,至少在最初是如此。京东股价上涨7.8%,创9个月来最大单日涨幅。但这种热情转瞬即逝,该公司的股价在接下来的几天里回吐了所有涨幅。现实情况是,中国的监管部门是出了名的善变和不透明。因此,早期对分拆可能降低未来监管冲突可能性的热情,可能很快就会被监管的善变现实所抵消。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