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developer of drugs for advanced or recurrent cancers has already conducted nine financing rounds, but will not start generating commercial revenue before 2026, as all its products are still in the trial stages.

药捷安康曾9轮融资 事隔三年再冲港交所

这家专注于发现及开发肿瘤、炎症及心脏代谢疾病小分子创新疗法的药企,至少要等到2026年才有望进入商业化回报阶段 重点: 药捷安康过去十年的主要业务收入来自一项对外授权合作,但该合作已于去年终止 公司2023年2月完成最后一轮D+轮融资,投后估值达到45.9亿元,并且第二次申请在港股上市   莫莉 随着创新药高估值泡沫破灭,生物医药企业赴港上市的脚步去年曾明显放缓。不过,在A股IPO(Initial public offering,首次公开发行)不断收紧之际,相对活跃的港股市场成为众多内地企业、尤其医药公司的重要募资渠道。近期,药捷安康(南京)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上一次递表失效三年后,第二次向港股发起冲刺。 初步招股文件显示,药捷安康是一家以临床需求为导向、处于注册临床阶段的生物制药公司,专注于发现及开发肿瘤、炎症及心脏代谢疾病小分子创新疗法,目前暂无商业化上市产品。公司拥有6款进入临床研究阶段的候选药物管线,以及一款处于临床前研究的管线。 其中,研发进展最快的核心产品Tinengotinib预计将于2025年下半年,完成在中国进行的一项临床试验,此后或将提交上市申请。换言之,药捷安康至少要等到2026年,才有望进入商业化回报阶段。 这款Tinengotinib是独特多靶点激酶(MTK)抑制剂,有潜力治疗胆管癌、前列腺癌、乳腺癌、胆道系统癌症等各种复发或难治、耐药实体瘤。招股文件称,Tinengotinib是针对胆管癌世界首个、而且唯一一个针对FGFR抑制剂复发或难治性胆管癌患者,并已进入注册性临床阶段的研究药物。报告显示,去年全球胆管癌患者人数约28万人,当中约25.2%的胆管癌患者出现FGFR变异,对于一款抗癌药来说,约7万人的市场规模并不算大。 在这个有限的市场中,Tinengotinib还面临其他已上市的竞争对手。目前,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FDA)已经批准三种FGFR抑制剂用于胆管癌的治疗,中国市场则仅有信达生物(1801.HK)引进的佩米替尼获批用于治疗胆管癌。招股文件称,获批准的FGFR抑制剂,无法解决对前代FGFR抑制剂的耐药性,因此Tinengotinib或将满足FGFR抑制剂耐药后的临床需求。 药捷安康成立于2014年,公司现任董事长、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吴永谦2016年入股公司,两年后Tinengotinib开始启动在美国的一期临床试验,此后研发进展加速。现年61岁的吴永谦拥有逾27年生物医药行业经验,曾在2014年至2015年期间担任四环医药(0460.HK)的首席科学家,亦有医药企业管理营运经验。 收入靠对外授权 由于暂无产品收入,药捷安康过去十年的主要业务收入,来自一项对外授权合作。2020年8月,公司与韩国LG Chem达成对外授权合作,LG Chem以总计3.5亿美元的首付款及里程碑付款,获得TT-01025在中国和日本以外的全球独家开发及商业化权利。2022年4月,TT-01025针对健康受试者的一期临床试验结束,试验结果显示其具有安全性和良好耐受性,但是LG Chem与药捷安康在2023年终止了这项合作,招股书并未披露具体原因。 自从吴永谦2016年接手公司以来,药捷安康的融资步伐不断加速,几乎每一年都引入新的投资者,共完成9轮融资。从最初的融资3,000万元,到最高的D轮融资6.43亿元。2023年2月,药捷安康完成最后一轮D+轮融资,筹集了2.6亿元,投后估值达到45.9亿元。 从药捷安康的股东背景来看,不少资金为南京的政府及产业基金,例如公司所在地的江北基金、南京鹰盟等,同时亦有中银资本等机构投资者。 药捷安康持续融资的原因在于缺乏稳定收入来源。在2022年和2023年,公司营收分别为12.4万元和118.1万元,由此可见,前述与LG Chem的合作并未给药捷安康带来太多收入。然而,2022年和2023年的亏损,分别为2.52亿元和3.43亿元,其亏损主要来自研发支出。截至去年底,公司手持的现金及其等价物余额仅有4.97亿元,按当前的管线进度,未来研发开支还将继续增加。 因此,药捷安康寄望于在港股上市后获得更大规模的融资支持。招股文件称,IPO融资所获资金的61%将用于核心产品Tinengotinib的研发,20.4%将用于其他管线产品的研发,8.6%将用于组件商业化网络,其余10%将用于一般营运资金。 药捷安康尚未披露招股详情,但港股市场对于无上市产品的未盈利生物企业的估值并不高。例如,2020年上市的嘉和生物(6998.HK)已有一款获批上市产品,但到2023年仍没有营收,其最新市值仅有5亿港元,远低于当年上市的115亿港元。因此,药捷安康如果希望以超越最后一轮估值的市值在港股上市,将面临较大不确定性。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Tong Ren Tang Healthcare IPO banks on famous name, growth through M&A

同仁堂医养申上市增并购 靠老字号突围

拥有三百多年历史的北京同仁堂全力进军中医医疗领域,寻求港股上市 重点: 公司营收由2021年的4.7亿元增长至2023年的8.9亿元 截至2023年,同仁堂医养的商誉值占净资产比重达27.2% 李世达 中国民营医疗机构并购潮持续,中医领域也是如此。百年老字号中医药品牌同仁堂,近年来加速并购中医院,打造自有中医医疗体系。近日,同仁堂旗下经营连锁医疗机构的北京同仁堂医养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正式向港交所递表寻求上市,由中金公司担任保荐人。 同仁堂的故事最早可以追溯到359年前。清朝康熙八年(1665年),曾任职太医院的乐显扬辞官后,在北京创立第一家“同仁堂药室”,以“制药一丝不苟,卖药货真价实”而闻名。至雍正年间,同仁堂被钦定为“御药房”,所制药品供奉清宫,成为官药,其自制名药有安宫牛黄丸、牛黄清心丸、乌鸡白凤丸等。目前,同仁堂为北京市国资委控股的“国字号”企业。同仁堂招牌则被列入商务部中华老字号名录,并被授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称号。 早已企业化的同仁堂,旗下拥有A股上市的同仁堂 (600085.SH)、港股上市的同仁堂国药(3613.HK)及同仁堂科技(1666.HK)三家上市公司,同仁堂医养有望成为旗下第四家。 同仁堂医养的前身是2015年成立的同仁堂投资发展有限责任公司,由同仁堂全资拥有,2019年增资后更名为同仁堂医养,同仁堂仍持有83.9%股权。 同仁堂医养主打中医医疗服务。根据申请文件,公司目前拥有11家线下自有医疗机构,包括七家医院、两家门诊部及两家诊所、一家互联网医院,以及九家线下管理医疗机构。公司医疗网络总就诊人次由2021年的140万人次,增长至2023年的190万人次。 收购推动增长 财报显示,同仁堂医养营收由2021年的4.7亿元增长至2023年的8.9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38%;股东应占溢利(亏损)则从2022年亏损1,897万元,到2023年转为盈利2,713万元。毛利率亦由2021年的16.9%成长至2023年的21.6%。 从申请文件中不难发现,同仁堂医养业绩的增长及实现扭亏,是靠着不断并购中医院来实现。 2022年,公司收购另一家中医老字号,义乌三溪堂旗下的三溪堂保健院及三溪堂国药馆;同年,同仁堂医养互联网医院“同仁堂中医”上线。2024年初,同仁堂医养陆续收购鞍山同仁堂中医医院、石家庄同仁堂中医医院,以及承志堂旗下子公司上海承志堂70%的股权;6月,再出手收购上海中和堂60%股权。 根据申请文件,2023年三溪堂国药馆实现营收1.7亿元,三溪堂保健院实现营收1.9亿元,两家机构营收便占公司整体营收达四成左右。 值得一提的是,当初收购三溪堂的资金,是透过抵押三溪堂保健院与国药馆超过四成股权,向银行融资而来。截至目前,同仁堂医养仍有约1.3亿元银行贷款尚未偿还。申请文件中也提到,上市募资用途之一,便是要用于偿还银行贷款。 商誉值比重过大 伴随收购而来的,便是快速增加的商誉值。申请文件显示,同仁堂医养的商誉账面值已从2021年12月31日的2,610万元上升至2022年12月31日的1.9亿元。截至2023年,同仁堂医养的商誉值占净资产比重达27.2%。这意味着公司随时要面对较高的商誉减值风险。 申请文件称,公司未来仍将通过持续并购扩大业务规模,目标在2028年底前收购五家中医院。 中药制药行业,素有“北有同仁堂、南有片仔癀”的说法,但近年来片仔癀(600643.SH)市值已成长至约1,240亿元,是同仁堂538亿元的1.3倍。同仁堂除原有业务外,也尝试过卖养身咖啡、奶茶等跨界产品,也试过涉足化妆品、酒母婴产品与酒类领域,但对业绩增长的推动并不显著。 中医医疗领域正处在景气赛道,或许是更值得发展的新起点,但中医医疗服务竞争激烈且市场分散,商誉值过高、盈利能力尚未被证明的同仁堂,仍有许多问题要解决。 在港股市场上,中医医疗是一条独特的赛道。2021年上市、在全国拥有56家中医医疗机构的固生堂(2273.HK),目前市盈率为33.7倍,或可作为参考。固生堂目前以每年两家的速度持续扩张,同仁堂医养短期内很难与之竞争,但后者的优势在于拥有老字号品牌与完整产业链的加持,若能获得资金支持,持续并购扩大版图,后续发展仍值得期待。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SF eyes Hong Kong IPO en route to joining global logistics big leagues

物流龙头闯港股 顺丰要征服世界

全球综合物流企业第四位的顺丰,第二次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若成功通过,有望成为今年最大规模的新股 重点: 顺丰去年盈利达82亿元,按年增长32% 集团希望藉香港作为国际融资平台,以实现全球龙头的雄心 刘智恒 在中国内地,一句“顺丰给你”,已成为快递用语,哪管你是不是使用顺丰。确实,说到综合物流,顺丰控股股份有限公司(002352.SZ)可说是中国最强大的企业,并没有之一。集团早在内地上市,为配合拓展国际,近日再次申港上市,冀登上国际资本市场的舞台。 顺丰创始人王卫从当初一个水货仔,到今天坐拥千亿企业﹐毫无疑问是中国商界的传奇。王卫于上世纪七十年代中从上海移居香港,父母原具高教育水平,到港只能从事基层工作,王卫在穷苦中成长,读到中学就出来社会打工。 虽然学历有限,又没家底,但眼光锐利及头脑灵活的王卫,看到港商不断在中国设厂,中港两地文件及货品往返需求急速增长,在1993年于顺德注册成立顺丰,香港的办事处只设在三教九流的砵兰街一个破落的小铺。受惠内地经济起飞,加上他敢拼肯搏,三十一年后的今天,顺丰已从一家6人公司,发展至拥有飞机103架,汽车200,000辆,并雄霸亚洲物流的跨国企业。 盈收增长 根据上市申请文件,顺丰收入由2021年的人民币2,072亿元增长至2023年的2,584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11.7%。过去三年利润分别为人民币47亿元、62亿元及82亿元,自2021年起,复合年增长率为31.9%。 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2023年按收入计,顺丰是中国及亚洲最大的综合物流服务提供商,全球排名第四位。 可是顺丰又怎甘心于只是区区全球第四,这次卷土重来,放眼的是全球之冠。如申请文件中说:“展望未来,我们的目标是成为全球物流行业的领导者,连接亚洲与世界。” 一国一策 元朝时蒙古铁骑远征,横扫欧亚,但始终只仗武力,马上得国,不懂治理,马上又失国。今天顺丰不像蒙古帝国有勇无谋,而是挟着多年物流经验及科技,加上品牌与人才而进军欧美,誓要打下当地市场。 要在西方市场开疆拓土,顺丰有一套完整策略,集团表示,在亚洲市场以外,是利用顺丰备受认可的品牌、领先的成本优势和综合物流能力,为客户提供一站式服务,实现高质量增长。 顺丰亦深明,海外市场很大,各地有不同文化,经过深入考量,决定采取“一国一策”,因应不同国家的业务而寻求切入点,必定要因地制宜。此外,走出去的过程中要借力,向外部寻求合作,包括在资源及客户层面,从而在海外快速建立竞争能力,同时,结合国内输出人才和海外本土人才,强强联合确保落地效果。 要布局全世界,支持海外业务的扩张,首要靠资本市场的助力。王卫指出:“顺丰主要目的是进入全球化资本,希望在未来能用资本方式快速扩张。因为我们看到很多巨头,都是快速扩张形成规模,顺丰要走的路也一样,需要一个国际化的资本平台。”因此,若成功在港上市,将有助实现其全球梦。 内企出海 事实上,全球的物流市场中,亚洲的增长前景最佳,去年区内支出达5.1万亿美元,占全球支出45.5%,预计2023年至2028年间复合年增长率为5.5%。顺丰已在亚洲区成龙头企业,势将受惠于亚洲的腾飞。 而且,一家又一家的中国巨企积极出海发展,由零售、电商、社交媒体、光伏、新能源汽车,以至药业等,均谋求海外的增长机会,这趋势带来了巨大、稳定、且具备吸引力的供应链机遇,特别是对中国的物流企业来说,更了解内地企业所需,愿意与顺丰合作。 现时全球的综合物流龙头中,联合包裹(UPS.US)及联邦快递(FDX.US)的市盈率均在17倍水平,考虑到顺丰位列全球第四,以15倍市盈率作参考,即其市值可达1,300亿港元。相比顺丰在深圳A 股市值低约四分一,毕竟内地市场通常给予公司较高的估值。 能否成为世界第一,短时间很难一蹴而就,毕竟联合包裹及联邦快递,市值分别超过8,400亿及5,300亿元,但我们深信给顺丰一点时间,这个目标并不是遥不可及。 正如王卫曾说过:“我不太相信偶然,为什么会有偶然,因为无知才会相信偶然。”他做的一切,也是经过深思熟虑:“当所有的因果都集中到一起后,你再去比对,你会知道这是必然。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利用顺丰这个不错的平台,把未来很多不确定的看似偶然的东西变成必然。”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Once branded a copycat jeweler, Zhou Liu Fu seeks gold in Hong Kong

三闯A股折戟的周六福 争议声中申港上市

申请在A股市场上市碰壁后,内地黄金及珠宝商周六福将目标转向港股 重点: 集团去年净利润达6.6亿元,按年增长近一成半 市场对其品牌及加盟模式有争议 刘智恒 受地缘政局紧张影响,近年黄金价格持续上涨,相关企业均希望借此时机上市,老铺黄金(6181.HK)刚登陆港股,集资净额8.3亿港元,梦金园的申请亦在进展当中,周六福珠宝股份有限公司亦不甘人后,刚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 提起周六福,其名字仿似是混合了香港的珠宝业龙头周大福(1929.HK),以及另一家名店六福(0590.HK)而来;可前者已有近百年历史,后者成立亦超过三十年,是以周六福就予港人A货的感觉。吊诡的是,近年周六福频频出手,控诉个别竞争对手侵权,冒用其名字,确实有点让人啼笑皆非。 周六福并不姓周 周六福的创办人绝对不是姓周,2004年李伟蓬与陈创金在深圳成立周天福珠宝,翌年李之弟弟李伟柱以50万元,向陈创金购入另外五成权益,直至2012年,公司更名为周六福珠宝。 在两兄弟的悉心经营下,至去年底线下销售网络门店总数达4,383家,当中只有95家是自营店。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去年以中国门店数量计,周六福在中国珠宝品牌中位列第四。 周六福越做越大,李氏兄弟的目光渐朝向资本市场,2019年至去年,先后三次申请在内地A股上市,但都无功而还,遂转谋在港上市。 根据周六福递交的上市申请,集团过去三年表现亮丽,收入分别为27.8亿元、31亿元及51.5亿元,净利润为4.25亿、5.75亿及6.6亿元。然而,即使收入及盈利均连年增长,市场对其品牌及业务营运模式,一直存在批评声音。 上市文件中表示,周六福的业务模式是集珠宝产品的开发设计、采购供应、加盟、品牌等运营为一体。不过,若细心分析,集团大部分收入来自加盟模式 加盟管理问题多 过去十多年,透过加盟模式,确实让周六福迅速发展,但另一方面就被指业务收入过分单一。中证监旗下的发行审核委员会亦曾提出问题,指周六福的加盟模式收入占比超过80%,以及主营业务收入增幅远高于同行业,对它的增速为何可远胜对手提出疑问。 为应对加盟占比过重的问题,集团加大力度发展线上销售,着力提升比重,去年此方面业务占总收入近34%,加盟模式则下降至55%。 加盟模式也引起许多问题,当中最主要是怎样做好管理,而如何维持商品质素更加是重中之重。例如有加盟商为求盈利,出售的产品质量有问题,并在抽检中被发现不合格。 另外,曾发生加盟店未明码标价,被市场监督管理局点名批评。亦有加盟店因在贸易计量出现违法行为,被监督管理局出具《行政处罚决定书》及罚款。至于门店诱导消费,店员销售不专业等,也有出现在黑猫投诉平台中。凡此种种,都影响到集团的品牌及声誉。 侵权诉讼的困扰 商标及侵权等争议,亦属一大问题。当年周六福申请内地上市时,发行审核委员会在询问中,提及其商标,及品牌保护等问题,要求集团说明主要商标的取得及使用情况,以及多宗商标权纠纷的原因等。 内地媒体曾报道,企查查与企业预警通显示,截至去年2月19日,周六福涉及628宗法律纠纷案件,当中333宗属侵害商标权诉讼。包括被香奈儿(CHANEL)控诉侵害商标权,最终周六福赔偿56万元才获撤诉。《喜羊羊与灰太狼》的公司,亦以侵权为由,将周六福起诉至山东省青岛中级人民法院。名演员葛优及关晓彤等,先后以网络侵权及肖像权纠纷等,向周六福提出控诉。 侵权问题较多,或许与研发开支低有关。周六福在研发开支的投入,相对收入是微不足道,过去三年,每年也是九百多万元,占公司总收入的不到0.5%。而且,集团在2022年已停止自家的生产,全已委托外部加工。 周六福曾被称为“山寨版”的周大福,但它在上市文件的风险披露中说:“我们可能会受到外部各方的假冒和模仿,他们以与我们非常相似的‘山寨’品牌名称和商标来制造和销售产品。虽然我们采取了严格的措施来保护知识产权,但无法向阁下保证将来不会发生此类假冒或仿制行为。” 这家曾被质疑是模仿别人而起家的企业,今天却担心被别人抄袭,忧虑被山寨品牌影响,究竟是真的假不了,还是假的真不了?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Chenqi gets ready to list

如祺出行赶上市 未来押注Robotaxi

这家网约车公司将于下周三首次公开募股,此次上市募集的资金可能高达1.67亿美元 重点: 如祺出行将于下周首次公开募股,公司将以无人驾驶出租车部门,向投资者推销其未来 除出租车业务外,如祺出行还提供无人驾驶出租车服务,希望借此在拥挤的网约车市场脱颖而出 谭英 系好安全带,又有网约车企业上市了。 如果一切按计划进行,总部位于广州的如祺出行(9680.HK)将于下周三在香港交易所上市。若股价处于招股价的上限,如祺出行可募资13亿港元,市值达到92亿港元,但如果定价偏低,其市值可能会低至69亿港元。 对香港来说,此次上市规模相对较大,有五家账簿管理人。账簿管理人也是以中国公司为主,由中金公司、华泰国际和农银国际领衔,表明大多数投资者可能来自中国和亚洲。 如祺出行向投资者推销的是未来,而不是现在,因为它试图将自己与众多竞争对手区分开来,它的部分竞争对手也上市了。公司以OnTime为品牌,计划从IPO募集的资金中拿出4.43亿港元,用于自动驾驶和无人驾驶出租车业务的研发。这可能最终会取代公司目前的网约车业务,该业务目前虽然维持着公司的运营,但仍在亏损。 问题在于,投资者是否会相信如祺出行面向未来的故事,公司预计从2026年开始,无人驾驶出租车的运营成本将低于有人驾驶汽车。在如祺出行最新的招股书中,公司表示去年每月36,800名活跃司机,占公司成本的76.3%,亏损将一直持续到2028年。 它的司机服务费,从2021年的11亿元增至去年的17亿元,增幅达55%。随着效率的提高,公司同期收入增长更快,从2021年的10亿元增长到2023年的22亿元,增长了一倍多。 如祺出行目前运营着281辆无人驾驶出租车,其中只有35辆为公司自己所有。公司表示,这个小型车队对收入的贡献“微不足道”,并补充说,无人驾驶出租车服务在2023年累计运营20,080小时,完成450,699公里的安全试运营里程。公司寄希望能在富裕的大湾区(以香港和广州为中心,人口6,910万,人均收入比全国平均水平高出72%)作为行业领导者的地位,继续朝着无人驾驶汽车与传统司机竞争的未来迈进。 根据招股书中第三方研究的数据,这一点将在2026年实现,因为据估算,2019年有人驾驶出租车的成本,从每公里1.7元上涨到2026年的2元,2030年为2.4元。而同期,无人驾驶出租车每公里的成本预计将从2019年的23.3元稳步下降到2023年的4.5元和2026年的2.1元,到2030年可能降至1元。招股书显示,如祺出行的无人驾驶出租车每公里平均价格为1.77元,每笔订单的平均车资为10.90元。 蓬勃发展的市场 根据招股书中的第三方数据,到2030年,中国自动驾驶技术服务市场规模将达到766.4亿元。 如祺出行表示,这是全球首个推出“有人驾驶网约车与Robotaxi服务商业化混合运营的出行平台,也是国内第一个拥有专有自动驾驶出租车车队进行商业化运营的移动服务平台”。作为一家混合运营商,它只有两个竞争对手,包括占主导地位的滴滴出行,去年它占据了中国网约车市场75.5%的份额。 但无人驾驶出租车领域,也面临着来自中国大型互联网公司的激烈竞争,它们都在开展类似的试点项目。 2020年,上海的通勤族开始使用自动驾驶初创企业AutoX,与阿里巴巴(BABA.US, 9988.HK)旗下的高德地图合作提供的无人驾驶出租车服务。2024年2月,百度(BAIDU.US, 9888.HK)的萝卜快跑服务,获准在北京大兴机场进行自动驾驶载人示范应用。另据报道,美国巨头特斯拉(TSLA.US)可能会获准通过拟议的无人驾驶出租车服务,在中国测试其先进的无人驾驶系统。 如祺出行的支持者,还包括另一家互联网巨头腾讯(0700.HK)、无人驾驶出租车运营商小马智行和自动驾驶科技公司文远知行。 从2019年开始,上述投资者以及其他一些投资者,在三轮融资中,向如祺出行投了近30亿元,包括广汽集团和滴滴自动驾驶公司Voyager Group。广汽集团是公司的主要股东,持有35.5%的股份。在去年的最新一轮融资中,它的估值为53.6亿元,没有达到“独角兽”的10亿美元标准。 中国的共享出行行业过于拥挤,这不仅仅是如祺出行要面对的问题,对所有的同行来说莫不如此。该行业还面临着僧多粥少的困境,各地政府都在控制网约车的规模,以免进一步加剧竞争。 据网约车监管信息交互系统统计,6月发布的报告称到2024年3月,有资格提供网约车服务的持证驾驶员数量翻了一番多,从2020年底的290万增至680万,而对网约车服务的需求仅增长45%。该报告称,截至4月,全国拿到经营许可的网约车平台企业,已从去年同期的309家增加到349家。 如祺出行至少有两个竞争对手也在竞相上市,先是嘀嗒出行(2559.HK)上周在香港上市,但此后股价大幅下挫,然后是曹操出行,它的香港IPO申请仍在等待审批。许多人预计,滴滴出行将在未来几年内尝试上市。2021年,该公司在纽约短暂上市数月就退市了。 运营商的爆炸式增长,在一定程度上是由新一代聚合平台的兴起所致,这些平台可以提供多种不同的服务,上海去年已停止接受新的网约车许可证申请。由于在竞争激烈的行业中持续亏损,如祺出行去年的毛利率为-7%,尽管与2022年的-10.7%相比有所改善。就连滴滴出行也直到去年才实现盈利,毛利率为15.2%,可见这个行业已经变得多么艰难。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Hozon files for IPO

持续烧钱的哪吒 急谋上市集资补血

这家电动汽车制造商已申请在香港上市,以其价格实惠的汽车瞄准国内外客户 重点: 寻求在香港上市的合众正在迅速消耗现金——从2022年的68亿元降至去年年底的28亿元 这家电动汽车制造商的海外收入在2023年迅速增长,但海外扩张可能进一步加剧其本就紧绌的财务状况 陈竹 随着曾推动中国电动汽车(EV)制造商快速增长的国内市场日益饱和,海外扩张已成为它们的一项关键战略。主力生产哪吒品牌的合众新能源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是朝这方向迈进的最活跃公司之一,在上周向香港交易所提交的IPO申请中,它称这一转变是下一阶段发展的基石。 对于合众而言,上市的决定意义重大,因它希望筹集资金来支持其雄心勃勃的全球扩张计划。公司希望全球扩张计划能帮助其从小鹏汽车(XPEV.US; 9868.HK)、理想汽车(LI.US; 2015.HK)、零跑汽车(9863.HK)和极氪(ZKR.US)等一众亏损的中国上市电动汽车制造商中脱颖而出。  在IPO时机上合众可能别无选择,筹集的资金可能有助巩固其紧绌的财务状况。它还可用这些资金来支付海外工厂的费用,这是其高风险海外扩张战略的关键部分。 说合众的财务状况“岌岌可危”一点也不为过。从上市文件来看,公司去年底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为28亿元,较上年的68亿元减少了一半以上。这么剧烈的下降,主要是亏损已从2021年的48亿元扩大至去年的69亿元。 我们稍后会深入介绍该公司的全球扩张战略,但首先来看看,合众在中国庞大但竞争激烈的国内电动汽车市场中的地位。 合众成立于2014年,是中国政府将新能源汽车(NEV)确定为战略产业,并开始提供丰厚的补贴,以促进其发展后涌现的首批新能源汽车制造商。2018年推出哪吒品牌后,公司的增长开始起飞,哪吒是中国古代的一位神话人物,以年轻人的勇敢和正直等令人钦佩而闻名。 哪吒迅速赢得市场份额,并在2022年达到顶峰,销量超过15万辆,成为中国新兴电动汽车初创企业中最畅销的品牌。它取得成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瞄准了平价电动汽车市场。2018年至2022年售出的哪吒电动汽车,大部分补贴后的价格在10万元以下。 哪吒在过去几年,开始通过增加更昂贵的车型来实现产品多样化。一个值得注意的例子是2023年4月推出的哪吒GT,起售价17.88万元。 对合众来说遗憾的是,战略转变恰逢中国电动汽车行业开始打激烈的价格战。这场价格战由美国巨头特斯拉(TSLA.US)于2023年初发起,此后不断升级,导致比亚迪(1211.HK)等其他大公司,以及小鹏汽车和理想汽车等初创公司的加入。价格战迫使哪吒的最新车型,与目前充斥市场的10万元至20万元价格的其他车型展开了激烈的竞争。 增长停滞 此后,合众一直难以保持增长势头,2023年,哪吒全系的销量同比下降约16%。上市文件显示,哪吒2023年在中国仅售出105,278辆,在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的份额仅为1.2%。  面对国内的困难,合众开始更加注重海外扩张。2021年,它与泰国国家石油公司签订战略合作协议,首次进军海外市场。 合众全球扩张的一个核心要素是,在关键市场进行本土制造,而不仅仅是出口它在中国制造的汽车,这种做法往往颇受外国政府的欢迎。公司目前有三家海外工厂,两家在泰国和印度尼西亚,已经投产,还有一家在马来西亚,已于今年初开工。 和很多采用类似的本地化策略的中国车企一样,合众打算通过减少运输费用,以及降低进口关税来降低成本。这种策略还能让合众避开美国和欧洲对中国发货的车辆征收的反倾销税。 合众在全球市场上的积极进取已初显成效。公司海外收入从2022年的2.41亿元激增至2023年的16.2亿元,在总收入中的占比从区区1.8%增长至12%。 但进一步的海外扩张,无疑将加剧其财务压力,因这种扩张需要大量新投资。中国本土科技媒体虎嗅网的一份报告引用的数据显示,长安汽车在泰国投资的一家工厂耗资20亿元,而广汽集团的子公司广汽埃安在泰国设立的另一家工厂耗资13亿元,这种财务负担可见一斑。 虽然海外市场可能会让合众的业务重回更强劲的增长轨道,但国内市场依然至关重要,因那是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至少目前如此。为了吸引并留住投资者,合众必须证明自己有能力扭转目前国内销售额两位数下滑的趋势,同时在持续的价格战中,保持成本竞争力和盈利能力。 据本土科技媒体36氪报道,该公司在2024年前五个月,售出了43,564辆哪吒品牌汽车,仅相当于其全年销量目标30万辆的14.5%。 出口情况稍好一些,今年前五个月,合众向海外出口了16,458辆哪吒品牌汽车,保持了2023年以来的势头。这个数量使合众在新势力车企中位列第一。尽管如此,公司仅完成了其年度出口目标的16.5%,这表明就连海外扩张可能也开始失去动力了。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Green Tea brews up IPO-funded small-town expansion plan

攻下沉市场广开分店 绿茶谋上市重拾光辉

连锁中式餐厅绿茶集团第四次向港交所申请上市,计划集资广开分店 重点: 绿茶全国共有382家分店,盈利接近3亿元 集团主力只有"绿茶"一个品牌,翻台率平均每天3.3次 刘智恒 夫妻创业听起来总是动人,奈雪的茶(2150.HK)源自赵林与彭心的一段相亲良缘、沪上阿姨来自单卫钧与周蓉蓉夫妇闲逛上海弄堂得出的灵感,绿茶则是王勤松及路长梅在西湖边的故事。 绿茶餐厅的成立,或许是一个偶然。2004年王勤松及单长梅在杭州西湖区开设绿茶青年旅舍,招待来自各地的背包客时,意识到在提供食物方面,怎样可适合不同地方的顾客,于是尝试融合各方菜式,并成功创出几道名菜。许多并非旅客也到来光顾用餐,夫妇见大有商机,遂于2008年在杭州西湖边开设第一家绿茶餐厅。 上市举棋不定 经过十多年发展,绿茶越做越大,2021年绿茶集团有限公司先后两次向港交所申请上市,到2022年初虽顺利通过聆讯,但因未有开展招股工作而失效。同年4月卷土重来,但10月时又过期失效。 上市迟迟未能成事,有估计是当时港股市场气氛问题,令绿茶临阵退缩。然而王勤松没放弃要登上港股这个大舞台的目标,近日再向港交所递交申请,据上市文件披露,2021至2023年,集团收入分别为22.9亿元、23.8亿元及35.9亿元,股东应占溢利为1.14亿元、1.66亿元及2.96亿元。 截至申请上市前,共有382间分店。王勤松今次在港上市志在必得,准备工夫十足,为要增加在港的知名度,已在铜锣湾希慎广场租用位置,将于今年8月开设首间绿茶餐厅。 过气网红店 曾几何时,绿茶的中式风格装修,配以独创的特色菜品,在内地异常火爆,一度是网红的打卡餐厅。近年在竞争者不断加入,都费尽心思在门店装修上下功夫,营销上又别出心裁,推陈出身,绿茶的特点就显得没有那么抢眼,甚或有点逊色,有声音更批评绿茶是过气的网红店。 菜品方面,绿茶缺乏创新,或者应该说,集团曾努力开发新菜式,却始终未能创出爆款食品;结果多年以来,还是要靠“面包诱惑”及“绿茶烤鸡”等老一代产品为卖点,然而年轻一代贪新忘旧,喜爱新鲜,加上竞争对手的模仿,制作相同食品,在双重打击下,即使招牌食品的受欢迎程度也江河日下。 翻台率亦是一大困扰绿茶的问题,王勤松早于2014年接受媒体访问时,曾透露翻台率对绿茶来说是命脉,只有满客后的翻台率才能赚钱。一天翻台率达4次才可保本,最高效益则是7次。 然而,当看看申请文件,绿茶过去三年的每日平均翻台率为3.23次、2.81次,及3.3次,就连王勤松口中的四次也不到,若然王勤松之前的说法今天仍有效,那绿茶的利润岂不大受影响。 王勤松夫妇也尝试在绿茶品牌外,能创出另外的副线或子品牌,2016年推出西餐品牌Playking,一年内在6个城市开设14家分店。但在内地经营西餐并不容易,最后亦要陆续关门。至于另一主打炖品的“关东造”,也以失败告终。多次努力亦未能打造出另一品牌。相反竞争对手九毛九(9922.HK)就成功创立太二酸菜鱼,后者更后浪推前浪,超越九毛九成为头号品牌。 成败还看下沉市场 翻台率未有达标的同时,人均消费亦停滞不前,过去三年分别为60.5元、62.9元和61.8元。在每家分店盈利有限的情况下,集团每年要提升财务报表的盈利,只能靠增加分店去推动整体收入与利润,简单讲是以量为主。绿茶整个集团的开店目标,今年至2027年分别是112家, 150家, 200家及213家。 增加分店的部署上,一线城市的布局已相当广,想拓展更大的市场,目光就要放在下沉城市。集团计划加快在二三线城市的开店步伐,今年至2027年的目标为60家、115家、134家及156家。 不过,下沉市场也不是容易拓展,绿茶的竞争对手小菜园及太二等,亦正准备投入庞大资源去攻克二三线市场,都要争夺下沉市场的消费者,更别说当地市场原有的地头龙,竞争肯定更激烈。 绿茶的如意算盘能否敲得响,首要看开店能否达标,这方面又很视符能否成功上市集资,取得一定资金去开疆拓土。不过目前九毛九的市盈率只有11倍,海底捞(6862.HK)也不过16倍,绿茶应如何定价确是费煞思量。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