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特币和其他加密货币近期遭遇大规模抛售,让亿邦、嘉楠和比特矿业不得不应对股价暴跌和严峻的业务前景

重点:

  • 由于股价长期低于1美元,加密货币矿机制造商亿邦遭到警告,可能被纳斯达克摘牌
  • 另一加密货币挖矿设备制造商嘉楠科技,在其股价跌至远低于行权价水平之后,回购了去年发行的认股权证

梁武仁

加密货币市场近期的震荡,正在让中国加密货币公司的财务状况摇摇欲坠。

加密货币矿机制造商亿邦国际控股有限公司(EBON.US)上周五称,纳斯达克已向它发出警告,在其股票连续30个交易日以低于1美元的价格交易之后,它的股票可能被退市。

就在一天前,另一加密挖矿设备制造商嘉楠科技(CAN.US)和加密矿池运营商比特矿业(BTCM.US)分别公布了各自的举措,反映出它们最近面临的挑战。嘉楠科技称,计划以约660万美元(4,422万元)回购去年发行的认股权证,而比特矿业则利用新发行的认股权证募集了1,600万美元。

虽然这三件事看似无关,但每个事件背后的潜台词都是加密货币价格的下跌,这正在削弱公司市值,并可能损害它们的业务,后者严重依赖加密货币需求的不断增长。加密货币的领头羊比特币今年已经贬值50%以上,目前价格还不到去年11月历史高点的三分之一。

加密货币相关公司的股价往往与比特币价格同步波动,因为此类公司的命运与比特币和其他数字资产的需求密切相关。例如,对于矿机制造商而言,加密货币价格上涨通常会激发挖矿者寻求铸造更多虚拟货币以利用价格上涨获利的需求。价格上涨时,实际的矿工也会受益,因为他们的收入与其持有的数字资产的价值直接挂钩。

虽然加密货币价格已经跌到谷底,电价却涨上了天。这加剧了加密货币公司近期的痛苦,因为矿机在运转过程中耗电量巨大。

此外,不想直接购买虚拟货币的投机性投资者,可能会购买比特币相关的股票,将其作为相关投资的代替品,这就强化了两个资产类别之间的关联。

因此,亿邦、嘉楠和比特矿业的股票今年都在不同程度上大幅下跌,就不足为奇了。

亿邦周二收盘价仅略高于0.47美元,远低于2020年5.23美元的IPO价格,该股票今年迄今已经下跌约55%。如果该股票在未来六个月至少连续10天价格超过1美元,就可以避免被摘牌;否则的话,该公司会再有180天的宽限期来满足不低于1美元的要求。

但由于比特币和其他数字货币的糟糕表现,亿邦的股价最近似乎没有什么上涨空间。该公司每半年才公布一次业绩,而且报告的发布时间相当晚。这意味着它如果在9月或10月公布上半年业绩且数字难看,该股票可能再次遭受重创,要想回到重要的1美元门槛上方就要难得多了。

无奈之举

或许是为了对冲加密货币市场的波动,亿邦正在申请牌照,希望能在香港经营货币兑换服务及/或汇款服务,从而实现业务的多元化,进入处理现实世界货币的业务。但这一计划并没有让亿邦的股价不再下滑,或许是因为在投资者看来,这更像是一种无奈之举,而不是希望的信号。

在三家公司当中,嘉楠的股票表现相对较好,今年迄今下跌约 35%。乍看起来,该公司一季度表现不错,收入和净利润均同比增长三倍多。但这个业绩并未达到公司自己的指引,部分原因是中国严格的防疫措施造成了干扰。鉴于加密货币在这三个月内暴跌,该公司二季度的业绩可能也不会太亮眼。

这就意味着嘉楠的股票可能会在一段时间内继续承压。它回购认股权证的决定似乎也表明,该公司认为其股价短期内不太可能反弹,至少不会反弹到能够吸引认股权证持有者的水平。

对于一家公司来说,发行这样的认股权证是一种有吸引力的筹资方式。除了通过发行认股权证筹集资金外,如果权证持有者之后决定行使以预定价格购买公司股票的权利,该公司还可以额外赚取更多收益。因此,如果实际股价从未高于行使价,导致认股权证持有者从未行使购买标的股票的权利,那么这一部分在公司的资产负债表上记为负资产。

嘉楠在一年多以前发行了认股权证,持有者以每股16.38美元的价格购买该公司股票。当时的行权价格可能看起来没有多高。但现在,该公司的股价已经从去年3月的高点下跌了近90%,目前的交易价不到4美元,行权价格似乎令嘉楠股票力所不及。

因此,该公司可能已经决定,更好的做法是现在将认股权证从账面上剥离,让它拥有寻求其他融资选择的灵活性,例如发行行使价较低的认股权证,或是单纯进行股权或债券出售。

最后,来看看处于亏损状态的比特矿业,在三家公司中,它的现金缓冲能力最弱。截至 3 月底,它只有2,000 万美元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相比之下,亿邦的这个数字在12月底约为 2.4 亿美元,其中大部分来自去年的新股发行,而嘉楠则为 4.17 亿美元。

由此可见,对比特矿业来说,通过发行新的认股权证筹集到的1,600万美元是一笔可观的资金,如果持有者购买该公司的股票,它还有机会筹集更多资金。截至周二,该公司股价仅今年就下跌了近90%,目前不足0.65美元。但认股权证的行权价格也不是太高,A系列认股权证行权价格为1.1美元,B系列为1美元。

根据2021年的收入,亿邦目前的市销率为1.6倍,而嘉楠为0.8倍,比特矿业仅0.04倍。这些数字各不相同,但毫无疑问,它们看起来都很低迷,反映了目前加密货币市场的悲观情绪。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新闻

Shares of Sichuan Baicha Baidao fell 26.9% from their IPO price of HK$17.50 to close at HK$12.80 in their Tuesday trading debut in Hong Kong.

快讯:茶百道上市连挫两日

最新:四川百茶百道实业股份有限公司(2555.HK,下称茶百道)周二首日上市,当日收市股价大挫,收报12.8港元,比招股价17.5港元低26.9%。 利好:茶百道上市获得机构投资者支持,国际发售部分录得小幅超额申购,国际发售部分占全球发售发售股份数目比例,最终获调升至95.14%。 值得关注:该公司的公开发售部分,仅接获约50%申购,反映小投资者对其股份并不向往。 深度:茶百道成立于2008年,总部位于四川,是中国最大茶饮连锁店之一。据招股书援引的第三方数据,就零售额而言,它在中国现制茶饮连锁市场排名第三,占该行业去年销售额的6.8%。该公司去年8月首次向港交所呈交上市申请,但未能成功,今年2月再度递表,最终通过上市聆讯,并计划通过提高低线城市渗透率、海外扩张以及进军咖啡市场的多元化发展来保持增长。自去年10月以来,至少有5家同业申请在香港上市,茶百道是其中之一,其他公司包括蜜雪城和古茗等。 市场反应:茶百道周三股价跌势未止,中午收盘软10%至11.52港元,市值170亿港元,比上市市值累挫34.1%。 记者:欧美美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EHang prepares to raise new funds

亿航智能求财若渴 计划集资1亿美元

这家自动驾驶飞行器制造商正寻求通过公开发行新股,筹集最高1亿美元的资金 重点: 亿航智能表示计划在纽约发行高达1亿美元的新股,金额是2019年IPO时所筹集资金的一倍多 公司离旗下自动驾驶飞行器的商业化越来越近,包括不久前获监管机构发证,允许大规模生产旗下一款旗舰产品 梁武仁 亿航控股有限公司(EH.US)正准备加油,这似乎是起飞前最后的滑行动作。 上周五提交给证券交易所的一份文件中,这家自动驾驶飞行器制造商公布通过公开发行美国存托股票(ADS),最高筹集1亿美元资金。对于公司来说,这个金额相当大,是截至去年底其现金持有量的三倍多。也是它2019年IPO时所筹资金数额的一倍多,几乎相当于当前市值的十分之一。 亿航智能销售无人驾驶飞行器的监管障碍尚未完全清除,这意味公司仍依赖外部资金来维持亏损业务。但公司距离将产品推向市场又近了一步,包括去年10月旗下一款主要产品,获得中国航空监管机构颁发的“型号合格证”,从而扫清了一个关键障碍。在接近终点线之际,公司似乎认为现在是从投资者那里筹集一大笔资金的好时机,资金用于在不久将来对其产品进行量产。 毕竟,尽管最近取得了一些进展,但亿航智能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实现利润以维持自身运营。因此,公司似乎正在趁热打铁,利用积极的投资者情绪筹集新资金。 亿航智能对融资并不陌生,自2014年成立以来,它一直通过融资来为亏损业务提供资金。不到一年前,公司向以韩国音乐制作人李秀满(Lee Soo Man)为首的一批投资者,定向增发了总值2,300万美元的股票。李秀满是著名的韩国流行音乐唱片公司SM娱乐(041510.KS)的创始人。 在进行这些筹款行动的同时,亿航智能继续达成飞行器商业化所需的更多要求。继大约六个月前获得“型号合格证”后,本月早些时候,公司获得中国民用航空局颁发的EH216-S无人驾驶载人航空器系统生产许可证。这张生产许可证允许亿航智能量产EH216-S。使得它向已下订单的公司交付飞行器又近了一步,其中很多订单取决于公司获得必需的监管批准。 由于交付的EH216系列产品增加,亿航智能去年的收入较2022年增长165%,达到1.17亿元。2023年,该公司飞行器出货量为52架,截至年底总交付量达到237架,其中大部分是EH216-S。 亿航智能目前交付的飞行器,大部分试运营于全国各地旅游景区。但公司也在慢慢增加海外订单。2021年在韩国和印度尼西亚取得首批海外合同后,截至去年底,公司已将国际客户群扩大到10个国家,包括日本、巴西、哥伦比亚、沙特阿拉伯和卡塔尔。尽管如此,销往中国境外的飞行器总数仍微不足道。 亏损收窄 尽管亿航智能的收入大幅增长,但去年净亏损仅小幅收窄8%,因为它的运营支出继续远超有限的收入基础。但实际运营现金损失几乎减半,降至约1,200万美元,因为去年的净亏损很大一部分来自非现金支出。 一旦飞行器开始实现商业化,并且收入增长开始加速的话,公司的财务状况可能会进一步改善。Seeking Alpha安排的分析师一致认为,亿航智能今年的收入预计将增长两倍以上,明年将增长一倍以上。最重要的是,分析师预计该公司将于2025年开始盈利。 然而,并非所有人都看好亿航智能。去年11月,公司遭到兴登堡研究公司的做空攻击。这家美国公司专门对涉嫌误导投资者的公司进行鉴证研究,最出名的或许是2020年针对美国电动卡车制造商Nikola Corp.的行动。当时,兴登堡指责Nikola公司在技术能力方面存在欺骗行为,最终导致监管机构对其进行调查,公司创始人辞职。 至于亿航智能,兴登堡研究公司声称,该公司备受推崇的EH216-S型号合格证中包含许多飞行限制,但它并未向投资者充分披露。这些限制使该飞行器的许多潜在商业用途无法实现,包括在人口稠密地区和共享空域飞行,这需要花10亿美元重新设计,并且需要完全不同类型的证书来解决。兴登堡甚至表示,亿航智能超过90%的订单洽商,最终都未能达致。 亿航智能发表了一份比较简短的声明,称该报告包含“不实陈述和误解”,表明了兴登堡对公司行业和业务运营的“粗浅及不完整的了解”。投资者似乎对这份报告不以为然,亿航智能的股价下跌了几天就反弹了。 亿航智能当前股价较IPO价格上涨了逾三分之一,在过去两年大多数股票都下跌的环境下,对一家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来说绝非易事。由于收入有限,公司目前的市销率 (P/S)高达63倍,不过如果未来两年实现分析师预测的收入增长,市销率将大幅下降。 鉴于亿航智能似乎已经非常接近商业化,它可能会毫不费力地获得现在所需的新资金。这可能会为该公司提供足够的燃料来维持运营,直到它的自动驾驶飞行器大规模上天。 咏竹坊专注于在美国和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的报道,包括赞助内容。欲了解更多信息,包括对个别文章的疑问,请点击这里联系我们。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Cango announces $50 million share buyback

快讯:灿谷再斥5,000万美元回购股份

最新消息:汽车交易平台运营商灿谷集团(CANG.US)周二宣布新计划,将在未来12个月内,在公开市场上回购5000万美元的美国存托股票(ADS)。 利好:灿谷最新的市值约1.8亿美元,此次股份回购可将高达28% 的股票从市场上注销,从而提振股价。 值得关注:一年前公司也推出相类的5,000万美元回购计划,最终购买了价值 4,460万美元的股票。自宣布该计划以来,股价已上涨约14%。 深度:灿谷最初是一家汽车金融公司,后来转型,现经营一个汽车交易平台。由于中国汽车市场增长放缓,激烈的竞争导致许多公司陷入亏损,该公司最近也变得更加审慎。然而,灿谷的现金相对充裕,截至去年底持有33亿元(4.55亿美元)的现金和短期投资。除了两次总值1亿美元的股票回购,以及先前两次各5,000万美元的股票回购外,公司于2022年还两次向股东派发大额特别股息。 市场反应:消息公布后,灿谷周二股价微跌0.8%,目前公司股价处于52周的中间位置。 记者:阳歌 咏竹坊专注于在美国和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的报道,包括赞助内容。欲了解更多信息,包括对个别文章的疑问,请点击这里联系我们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Mao Geping eyes listing in Hong Kong, but family-business may not be the cup tea of the market

毛戈平转闯港交所 市场忧家族色彩浓

毛戈平化妆品寻求A股上市多年未果,今年1月正式转向香港上市。公司近年销售增长快速,但过分依赖创始人名气可能是该公司最大的投资风险。 重点: 毛戈平超过九成营收来自彩妆和护肤产品,去年营收和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58%和88.6% 公司是典型的家族管理企业,6名执行董事中有5名是家族成员,包括毛戈平夫妇。       罗小芹 毛戈平因为《武则天》知名艺人刘晓庆化妆而在行内崭露头角,2000年创立毛戈平化妆品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毛戈平),于2016年12月以“A股国内彩妆第一股”声势申请上市,可惜事与愿违,多次提交招股书均无功而还,公司本月8日转移在港申请上市。 毛戈平的A股上市之路兜兜转转,与其业务表现关系不大。相反,近年公司化妆品销售有不错增长。它未能获批,很大可能与监管机构顾虑公司收入过分依赖毛戈平的IP(知识产权)有关。 公司在招股书亦预警相关风险称,核心产品以创始人命名,一旦毛个人存在不当行为,可能影响公司品牌形象,从而对公司的正常经营产生不利影响;又或如创始人未来减持、转让其持有股份或不再参与经营管理工作,均可能会对公司业务发展造成不利影响。 若论基本面,毛戈平近年在高端化妆品市场有不错的表现。根据招股书引用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数据,按2022年零售额计算,Mao Geping品牌在中国头十五大高端美妆市场排名十三,也是唯一的国货美妆品牌,而排名较前的国际知名品牌包括法国L'Oréal、美国Estée Lauder和Nars等。 随着国人审美和悦己意识增强,加上疫后消费品销售回暖,去年化妆品销售录得稳步增长。根据《2023年中国化妆品市场行业发展与消费洞察》市调报告,去年中国化妆品行业市场规模约为5,169亿元,同比增长6.4%,而同期毛戈平营收与净利润的增幅均跑赢整体化妆品市场。 去年盈收急升 在2021至2023年间,毛戈平营收分别为15.8亿元、18.3亿元和28.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31亿元、3.52亿元和6.64亿元,特别是去年,公司营收和净利润同比增长58%和88.6%。 过去三年,毛戈平的毛利率分别为83.4%、83.8%和84.8%,净利润率分别为21%、19.2%和23%。从成本结构看,营销费用占了大头,甚至达到同期销售成本的3倍以上,因疫情关系,2022年净利润率表现一般,幸好去年公司销售成本同比虽增幅48%,低于营收和净利润的增幅,令净利润得以反弹,并超越2021年水平。 毛戈平目前拥有《Mao Geping》和《至爱终生》两大品牌,其中《Mao Geping》为绝对核心品牌,该品牌在2021至2023年产品销售收入占比分别高达96.6%、98.4%和99%,正如前述,这是投资公司最大的风险所在。 从销售管道分析,去年线下直销占总销售的51.7%,在线直销占33.5%。与再对上一年比较,线下与在线的销售增长都有提速,只是在线直销增速更快。在线管道能够快速定位目标消费群体,但通过线下终端体验,一定程度上增加了消费者对品牌的信任,所以线下销售通常是化妆品公司重要的销售管道。 回顾过去三年,公司的经营现金流与营收同步增长,去年度经营现金流净额约7亿元,较2022年的3.9亿元同比增长八成,至去年底现金等价物由2022年的8.88亿元增长至11.37亿元。然而,公司在港上市的招股书补充截至今年2月29日底止的资料,今年前两个月公司现金等价物却少了4.95亿元,令流动资产净值由去年底的11.7亿元大减43%至今年2月底的6.65亿元,公司未有披露原因,但相信与投资活动有关。 董事局属毛家天下 还有一点值得投资者关注的是,毛戈平是一家典型的家族管理企业,创始人毛戈平及其配偶汪立群为实际控制人,持有公司57.26%股权,毛戈平担任董事长兼总经理,汪立群为副董事长,连同毛戈平的姐姐毛霓萍、毛慧萍和汪立群的弟弟汪立华,合计控制公司约82%股权。 此外,公司的6名执行董事中,5人分别为毛戈平夫妇及3名家族成员,只有宋虹佺是唯一以重要高层加入董事局,宋早于2002年加入,现为总裁兼Mao Geping品牌事业部总经理,去年宋年薪为475万元,年薪仅次创始人毛戈平的593.8万元。 毛戈平的董事会架构可能是它过往成功的基石,也是一位专注品牌价值的创始人,以及执行力出众的管理层共同努力的成果、但家族成员的管治模式最易受人诟病,因为很难排除实际控制人利用其控制权左右公司发展的重大决定,有可能造成损害公司及股东们利益的风险,这是认购该公司新股的投资者需要特别留意。 咏竹坊专注于在美国和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的报道,包括赞助内容。欲了解更多信息,包括对个别文章的疑问,请点击这里联系我们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