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创新药物研发及销售商上海君实生物医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1877.HK; 688180.SH)周一发表盈利警告,预计去年收入减少约64.1%至14.46亿元,净亏损则大增232%至23.96亿元。

利好:该公司的核心产品特瑞普利单抗注射液的销售收入录得按年显著增长,随着商业化能力提升,加上该产品在中国获批两项新适应症,其销售情况已逐步进入正向循环。

值得关注:该公司表示,由于在研及储备研发项目的投入处于较高水平,去年研发费用增加14.3%至23.64亿元,是导致亏损的主因。

深度:君实生物的商业化团队近年频繁变动,令销售稳定性受影响,旗下核心产品特瑞普利单抗注射液于2021年的收入大降近六成,但情况于去年改善,该产品的销售收益于上半年大增195%至2.98亿元。为强化收入来源,公司积极部署新冠抗病毒药物领域,其研发的口服药VV116最近刚获得国家药监局附条件批准上市,用于治疗轻中度新冠病毒感染的成年患者。

市场反应:君实生物的港股周二开盘曾上升3.1%,但其后转升为跌,中午收市软4.3%至37.6港元,处于过去52周的中下游水平。

记者:何仲尼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新闻

Ispire sees big potential in cannabis

雾麻前景会否让人如堕雾霾?

这家源起中国但总部位于美国的电子烟公司表示,随着大麻市场快速增长,未来五年收入可能会激增 重点 上市不久的雾麻科技联席首席执行官Michael Wang预计,公司营收将在五年内从当前财年预估的2亿美元增长到20亿美元 这家电子烟公司的大部分增长可能来自大麻硬件销售,这个部分在最近半年的销售额增长了133%,占其收入的近一半 谭英 上市不久的雾麻科技(ISPR.US)在2月20日公布最新季度业绩,投资者对其电子烟市场潜力巨大的故事无动于衷。该股在接下来的几天下跌了近10%,尽管公司在截至12月31日的三个月,也就是它的第二财季,营收增长了31%,达到4,170万美元。 但与很多举步维艰的电子烟股票不同,雾麻科技自去年4月在纳斯达克上市以来,股价一直稳步上涨,目前的交易价格比7美元的IPO价格高出约40%。该公司的往绩市销率(P/S)高达3.85倍,强劲程度甚至可以与比它大得多的奥驰亚集团(MO.US)的3.54倍相媲美,也领先于总部位于深圳的思摩尔国际(6969.HK)。 几天后,当雾麻科技的联席首席执行官Michael Wang与知名投资人沙德·戴尔斯(Shadd Dales)的谈话中,大谈公司的爆炸性增长潜力时,关于高估值的一些蛛丝马迹显露出来。具体来说,Michael Wang称雾麻科技的收入在三年内可能增长五倍,达到10亿美元,之后再过两年可能超过20亿美元。 “我们传统的(烟草)产品将继续高速增长,但真正的增长将来自大麻产品,”Michael Wang说。 在正式的2024财年(截至今年6月)指引中,雾麻科技预测其大麻电子烟产品将带来8,000万至9,000万美元的收入,较上一年增长100%至125%。公司还预计,其烟草电子烟产品的年收入将在9,500万美元至1.05亿美元之间,同比增长33%至47%。 在大多数电子烟公司因为日益严格的监管而苦苦挣扎的情况下,为什么投资者相对看好雾麻科技?可能会出现什么问题?为什么投资者对该公司最新的财报反应平淡? 第一个问题的答案很简单。美国合法大麻市场不断扩大,雾麻科技正在迅速成为这个市场的参与者。公司只在美国销售大麻电子烟设备,这在州级层面是合法的,但在联邦层面还不合法。根据行业刊物《烟草报道》(Tobacco Reporter)的数据,目前美国电子烟的年销售额约为68亿美元,零部件的年销售额也达到了7亿美元。但市场调研公司欧睿国际估计,到2025年,全球大麻电子烟产品的市场规模将更大,达到105亿美元,其中大部分在美国和加拿大。 虽然这个市场很大,尤其是大麻市场,但目前,雾麻科技只是一个较小的参与者。该公司报告截至去年12月的六个月营收为8,450万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43.7%。但其大麻硬件收入的增长要快得多,同期增长133%,达到3,690万美元。该公司的烟草电子烟产品在亚洲和欧洲的30个国家销售,但不包括美国和中国,这一部分收入仅增长11%,至4,760万美元。 源起中国 雾麻科技的前身原本是一家生产烟草电子烟设备的公司,于2011年在中国南方新兴城市深圳成立。雾麻科技后来诞生于洛杉矶,不过它的制造业务和一名高管仍留在深圳那家公司,即深圳易佳特科技有限公司。雾麻科技于2020年推出了大麻产品,到2022财年,这些产品已占到公司收入的22.6%。 那么,这家公司有什么不尽如人意之处呢?首先,它仍处于亏损状态,包括在截至去年12月的六个月里亏损了400万美元。截至12月底,雾麻科技的应收账款与六个月前相比几乎翻了一番,达到2,270万美元,这表明它的许多客户可能没有按时支付账单。该公司也在迅速烧钱,去年12月底的净现金从上年同期的8,430万美元降至1,750万美元,降幅达80%。 Michael Wang表示,他的团队正在努力解决回款问题,并指出2月份存单到期令公司的现金持有量增至2,700万美元。“显然,烧钱是为了给企业发展提供资金,”他说。 还有其他潜在的问题,包括美国和中国证券监管机构早些时候,就美国能否取得在美上市中国公司的会计记录发生的摩擦。虽然目前两国的监管机构已经通过2022年签署的一项信息共享协议解决了大部分分歧,但作为一家总部位于美国、生产放在中国的公司,它处于一个灰色地带。 雾麻科技与中国的联系推迟了其最初的上市计划,不是因为地缘政治,而是因为2021年中国国内监管机构对电子烟行业的打击。而在当前的美国大选年,与中国的联系总是有可能让雾麻科技再次遇到麻烦。 雾麻科技试图通过在马来西亚建立新工厂,并考虑在加利福尼亚州建厂来淡化与中国的联系。但目前,它仍然有95%的电子烟产品采购自易佳特科技,后者由雾麻科技董事长和联合创始人刘团芳拥有,他常驻中国,也是易佳特科技的董事长。 雾麻科技起初叫Aspire,这是其烟草产品在销售时的品牌名。这项技术由刘团芳发明,他和妻子朱江艳持有雾麻科技61%的股份。 原来的Aspire Global总部位于深圳,它于2021年提交了纳斯达克上市申请,计划融资1.35亿美元。但它在中国烟草监管机构推出新规,要求国内电子烟制造商在批准后方可赴海外上市后不久的2022年5月撤回了申请。成立一家独立的美国企业,也就是雾麻科技,可能是为了规避这一要求。…
The Chinese restaurant sector is continuing a run of upbeat results and earnings forecasts, with hotpot giant Haidilao saying its profits surged last year.

海底捞去年盈利倍增 新策略应对消费降级

多家中国内地餐饮企业公布了不错的业绩或发出盈利预喜,包括这家火锅连锁集团“一哥” 重点︰ 海底捞发盈喜,预计去年净利润同比增长不少于1.7倍,最少有44亿元 在“消费降级”的大前提下,海底捞也部署推出廉价品牌及产品   欧美美 经过两年多新冠疫情,内地餐饮业去年终于等到春天,纷纷公布理想的业绩表现。 其中,在中国经营必胜客及KFC的百胜中国(YUM.US; 9987.HK)去年盈利大升87%至8.27亿美元新高、主打酸菜鱼的九毛九(9922.HK)也预期盈利增长不低于813%,深圳上市的全聚德(002186.SZ)也预期由2022年亏损2.78亿元,至2023年转赚5,600至6,600万元。最近,到了火锅一哥海底捞国际控股有限公司(6862.HK)发出盈利预喜,预计去年盈利同比大升不低于168%至最少44亿元。 餐饮界巨头业绩改善,无疑是因为去年初中国官方全面撤销“清零政策”,饿了近两年的消费者们终于可以放心外出用膳,令一众餐厅的客流量大幅回升。海底捞在盈喜报告中提到,去年收入预计同比增长不低于33.3%,达414亿元,而盈利增加主要是因为翻枱率提升与运营效率改善。 值得留意的是,海底捞无论是收入或盈利,都已超越疫情前的2019年,分别比当年增长不低于65.9%及71.8%,主要因为管理层的积极扩张策略。 说起海底捞的扩张,创始人兼董事长张勇曾经历最痛苦的至暗时刻,幸好他决定壮士断臂,今天才能走出阴霾。 2020年正值新冠疫情,由于张勇当时认为疫情很快过去,所以趁机快速开店,一年间新增门店多达544家,全球门店一举增至1,298家;到2021年上半年,海底捞继续扩充,半年就开了近300家新店,但疫情挥之不去,导致公司财政急速恶化。 直到2021年6月,张勇承认误判形势,直言2020年的扩店计划是“盲目自信”,并于年底启动大规模关店的“啄木鸟计划”,单在2021年年底便关闭260家餐厅,展开裁员行动,以提升运营效率。 到2022年下半年,张勇眼见疫情开始缓和,紧接起动“硬骨头计划”,重开之前关闭的门店,虽然全年只新增24家海底捞餐厅,另有48家恢复营业,但最终成功从2021年的亏损41.6亿元,到2022年扭亏为盈赚13.7亿元。 张勇并没有急于在疫情后扩充,截至去年6月底,中国门店总数为1,382家,比2022年底只增加了11家;他选择专注于加速内部改革,包括下放产品上下架的权力,再将海底捞门店按地区划分,由19名“区域教练”分管,而店长也可以根据本地化需求调整产品和服务。 去年,海底捞推出了各式各样的花式服务吸客,例如部份海底捞分店自发提供了“散场巴士”接送观众:而不少分店则自创多种独特菜式,例如北京、东北区域的“酸菜白肉锅底”,河南的“胡辣汤底”,苏州的“小龙虾炒饭”等,希望以独特化口味留住客人。 根据国家统计局的数据,去年全国餐饮收入约5.3万亿元,同比上升20.4%,创历史新高,但餐饮同时是“内卷”最严重的行业,海底捞靠修甲、擦鞋、服务员举灯牌为客人唱生日歌等服务杀出一条血路,而去年员工大跳火爆抖音的“科目三”舞蹈,更成为网络热话。 转攻廉价市场 不过,即使扭尽六壬增加客源,也要面对经济增长放缓的挑战。由于内地居民消费力下降,近年出现了“消费降级”的现象,而各大餐饮品牌也打响了消费降级战。例如海底捞推出去服务化的平价品牌“嗨捞”应战,人均消费仅79元,比海底捞便宜逾20%,除了无人唱歌跳舞外,锅底也只有售价19.8元的清油麻辣鸳鸯锅,以及29.8元的川味麻辣鸳鸯锅,而每碟牛肉也只是28元至49元不等,比海底捞便宜超过一半。 经过一连串改革,海底捞去年多个假期的客流均大幅增长,截至去年6月底,其翻枱率同比上升0.4次,至每天3.3次,虽重回3次以上水平,但对比最辉煌时的每天5.2次,仍有一段距离;至于平均单价也有所下降,去年上半年整体单价只有102.9元,比2022年同期的105元减少约2%,市场预计,由于公司去年下半年持续提供折扣优惠,以及推出更多促销活动,预计单价会持续下跌。 海底捞的盈喜公布后,其股价在三个交易日内上涨约4%,预测市盈率16.7倍,稍高于九毛九的15.7倍,但比另一火锅连锁品牌呷哺呷哺(0520.HK)的17.8倍略低。 投资银行及券商大致看好海底捞持续复苏,建银国际表示,其分店在新春假期销售稳定,顾客人数同比大增35%,相信有利因素今年可望持续,认为海底捞股价可以“跑赢大市”,目标价19.7港元。中信证券则称,海底捞今年以来的同店增长领先行业,维持“买入”评级,目标价19港元。 咏竹坊专注于在美国和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的报道,包括赞助内容。欲了解更多信息,包括对个别文章的疑问,请点击这里联系我们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XJ International bondholders demand repayment

希教债务临门 急谋对策度困境

这家职教机构表示,它发行的2026年到期的零息可转换债券持有人要求提前赎回 重点: 希教国际控股价值3.15亿美元的未偿还可转换债券的持有人要求该公司赎回全部债券 该公司表示正在寻求外部财务资源来满足这一要求,根据这批两年后到期票据条款中的赎回选择权,这一要求是允许的       梁武仁 对普通人来说,近乎不要利息地借钱给一家公司以换取未来股价可能上涨的做法,听起来一定像是一场冒险的赌博。然而,在美联储不久前为抑制通胀而快速加息之前漫长的低利率时期,此类融资方案层出不穷。现在,职业教育巨头希教国际控股有限公司(1765.HK)给投资者上了一课,让他们认识到这个做法的危险。 上周四,该公司(在本月突然更名之前,一直叫希望教育集团有限公司)表示,价值3.5亿美元于2026年到期的零息可换股债券的持有人,按照选择赎回权,要求公司于3月2日赎回债券。它表示正在寻求外部财务资源及探索不同方案,以满足债券持有人的要求,这表明它缺乏足够的资源赎回债券。该公司表示,还准备与债券持有人讨论“可行的解决方案”。 希教国际控股于2021年通过一家全资子公司发行了这批债券,筹集资金3.5亿美元。后来,公司回购了3,490万美元的债券,将未偿还总额减少至3.15亿美元。 这些票据的特别之处在于它们是零息可转换债券,在赎回或到期之前不支付利息。尽管它们在赎回或到期之前不会给持有人带来任何收入,但如果投资者相信在此期间公司的股价会上涨,他们可能仍会被这些债券吸引。如果公司股价上涨,债券持有人可以按照购买债券时设定的换股价购买股票,并将这个价格与股票最新价格之间的差价纳入囊中,赚取利润。 在美联储2022年初开始加息之前,零息可转债在美国发展迅速,因为在早前的低利率环境下,大部分债券的收益率已经相当低了。当时,包括福特、Twitter和 Spotify在内的知名公司纷纷加入这一融资潮流,用股价上涨的可能性吸引希望获得比普通计息债券更高回报的投资者。 自从美联储开始加息以来,中国以外的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但在中国国内,随着政府努力应对经济放缓和通货紧缩,利率仍在下降。在中国目前的环境下,如果投资者相信股价会上涨,那么中国公司发行的零息可转换债券对他们仍然具有吸引力。 但在当前环境下,这是一个大大的“如果”,在过去两年里中国股市是全球表现最差的市场之一。希教国际控股也不例外。截至周二收盘,它的股价仅为0.34港元,较2021年2月创下的历史高位下跌了近90%,也远低于可转债每股3.85港元的换股价。 由于该股不太可能在未来两年内反弹到接近换股价的水平,可转换债券的持有人显然决定在下个月行使赎回选择权,要求公司按本金的约103%赎回债券。 履行承诺 现在,希教国际控股必须想办法履行承诺。截至去年8月底,该公司持有28亿元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仅够偿还欠债券持有人的债务。但可转换债券并不是希教国际的唯一债务。该公司的其他负债,包括银行贷款和应付账款,总额超过116亿元,大大超过了公司的股东权益。 在截至8月的上一个财年,希教国际控股为可转换债券计提了巨额估值损失,导致其净利润下降,尽管同期收入有所增长。这表明,由于公司负债的增长速度快于股东权益的增长速度,该公司的信用风险感觉有所增加。 毕竟,自发行可转换债券以来,该公司财务状况恶化的根本原因是疫情期间的业务降温,以及疫情始终挥之不去的影响。上月底,希教国际控股签署了一项协议,出售两个子公司和一所学校,以筹集5亿元资金,这看起来像是一次为加强财务状况而进行的筹资活动。 去年7月,希教国际控股还终止了旗下一家实体向另一家实体贷款,用于购买学校用地的交易。该公司没有说明取消交易的原因,但这可能也预示着它的财务出了问题。 希教国际控股的财务状况不稳定是它的股票遭抛售的主要原因。眼下,随着中国经济陷入困境,该公司不是唯一一家不再受股票投资者青睐的公司。在2021年整顿教辅服务提供商之后,一些投资者可能也在回避教育类股票,尽管希教国际控股因属于职教机构而没有受到影响。 事实上,该公司提供职业教育的定位,使其受益于政府鼓励民营企业提供此类服务的激励措施。在截至去年8月的最近一个财年,这个定位帮助该公司的收入增长18%,至35.8亿元,毛利润也增长了20%,达到16.8亿元。 希教国际控股的市盈率仍然高达12倍,相比之下,中教控股(0839.HK) 的市盈率较低,约为7倍,而民生教育(1569.HK)的市盈率只有2.8倍。自2021年以来,所有这些股票都大幅下跌,反映出投资者普遍不看好此类股票。 希教国际控股创始人汪辉武最近一直在买进该公司的股票,本月的更名可能也表明他有一些重振业务的大计划。但该公司首先必须解决一个更紧迫的问题,即如何偿还其可转换债券持有人的债务,这将进一步加剧其财务压力。 咏竹坊专注于在美国和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的报道,包括赞助内容。欲了解更多信息,包括对个别文章的疑问,请点击这里联系我们。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Reporting suspicious transactions won’t be considered a breach of confidentiality, nor will one be sued or found liable for breach of privacy.

反洗钱成为公司治理重要一环

举报可疑交易不会被视为违反保密协议,亦不会因为举报可疑交易,以致侵犯客户私隐而被控告或遭索偿   赖锦权 香港作为国际金融中心,在自由经济体系下,资金可以自由进出,但也衍生了相关的洗钱问题,近年多间国际知名金融机构因违反有关洗钱法例而被监管机构重罚,因此一些相关行业例如金融从业员、汇款公司、货币兑换商、放债人、地产代理人、信托及公司服务提供商、珠宝商、会计师和律师等,都需要建立健全的反洗钱政策及程序。 很多朋友都有经验,在香港银行开立公司账户,银行需要做很多“认识你的客户”(Know Your Client) 程序,更需要内部多重审批,有些甚至花了近两个月时间都未完成。 本来开立公司账户未有这么困难,主因是反洗钱的法例要求,早期香港反洗钱法例源于《有组织及严重罪行条例》,随后《打击洗钱及恐怖分子资金筹集(金融机构)条例》于2012年生效,条例广泛应用于金融机构,法例要求金融机构必须对每个客户进行“客户尽职调查”(Customer Due Diligence)并保存记录,并需要提供员工有关反洗钱培训的及实行风险评估。 另外,如果发现一项或多项可疑交易活动指针、客户不愿意或未能作出合理的解释,以及有关的金融活动与客户所应会进行的活动并不相符时,都应该向香港警务处与海关合组的“联合财富情报组”,提交可疑交易报告。 举报可疑交易 凌驾客户私隐 此外,身为政治人物的客户,也必须加强查证客户身份措施,因此各金融机构及指定的非金融企业及行业,都必须具备适当风险敏感措施,以识别政治人物。 “联合财富情报组”与其他的监管机构有点不同,它不像证监会或廉政公署拥有执法能力,其职责在于接收、分析及储存各方的可疑交易报告,然后作出评估分析,分析客户有没有洗钱嫌疑,并且将可疑交易报告送交本地或海外执法机构,或世界各地的财富情报组织处理,而所有可疑交易报告均被视为机密文件。 此外,举报可疑交易不会被视为违反保密的行为,亦不会因举报有关的可疑交易,以致侵犯客户私隐而被控告或遭索偿,换言之举报可疑交易的法律规定,是凌驾于客户的保密权之上。 除了金融机构外,信托及公司服务提供商(Trust or Company Service Provider),例如秘书或信托公司,都必须申请牌照进行相关业务,牌照监管标准要求与金融机构看齐,作为服务提供商只要有合理理据怀疑客户洗钱,即使客户最终没有洗过钱,都应该要向“联合财富情报组”提交可疑报告,如果没有提供报告,而最终客户是有洗钱,服务提供商就会违反洗钱法例,并有机会负上刑事责任,由此可见,反洗钱已成为了公司治理的重要一环。 赖锦权先生(Mr. Ricky Lai)于港交所主板上市公司担任公司秘书,并为香港多间专上学院兼任讲师 有超赞的投资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让更多人知晓?我们可以帮忙!请联系我们了解更多详情 本文内容纯属作者个人意见,不代表咏竹坊立场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