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AS.US

这家云服务提供商的价值一度高达80亿美元,但在发生会计丑闻后,其市值已大幅度下降

重点:

  • 由于未提交最近两份年度报告,纽交所认为容联云不适合上市,该公司决定提出上诉
  • 这家云服务提供商已经聘请了新的外部审计师,因为其前任会计师在2021年发现了约3,000万元的虚构销售

 

阳歌

在我们开始新的一周时,云服务公司容联云通讯(RAAS.US)的故事提供了一个有趣的案例,说明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正如何面对更严格的监管。上周,由于自2021年三季度以来没有发布任何新的财务报告,容联云的股票在纽约证券交易所的主板被暂停交易两天。

该股周五恢复了场外交易,不出所料,当日就立即损失了38%的市值。在周五的交易中,该股曾经大挫90%,然后反弹,表明部分投资者可能仍看到该公司的一些价值。

这公司的困境,可以追溯到2021年四季度首次曝光的会计丑闻,市场正注视它是否能够度过这次退市难关,并卷土重来。事实上,中国咖啡连锁运营商瑞幸咖啡(LKNCY.US)曾在2020年被揭露出更大的丑闻,在对其商业模式和管理层进行全面改革后,最终成功回归。

容联云在某些方面与瑞幸不同,稍后我们会详细解释一下。尽管如此,对风险有很大兴趣的投资者,可能会发现该股仍是可造之材,如果它最终能把问题修正,可能会强势回归,而它现在正努力这样做。

首先,我们来看看容联云作为一家上市公司的短暂历史,在会计丑闻爆发并迅速下坠之前,它曾以爆炸性的方式开始。该公司于2021年2月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筹集了可观的3.2亿美元(22.5亿元),使其成为中国公司在纽约的最后一次大型上市。由于几个监管因素,新的IPO在该年中段几乎完全停止。

该公司一年前披露其当时的审计师毕马威华振会计师事务所(KPMG Huazhen),在发现了2021年第二和第三季度报告中虚增收入的欺诈证据之前,继续发布了四个季度的报告。该公司进行了调查,并在去年9月的报告表明,这种收入膨胀确实存在。

具体而言,该公司称其2021年第二季度的收入被夸大了1,160万元,而第三季度的收入被夸大了1,780万元。从百分比来看,这个幅度相对温和,相当于这两个季度整体收入约4%和6%。相比之下,瑞幸报告的虚假收入,占其受影响时期的总收入的比例要高得多。

尽管如此,这种欺诈行为还是吓坏了投资者,并使容联云的股票陷入下跌漩涡。在上周五的抛售之后,该公司的市值只有1.18亿美元,与它上市时大约80亿美元的价值相比,只是很小的一部分。根据我们对其2021年收入的估计,该股现在的市销率为0.8倍。它并非很高,但对于一家在场外交易的公司来说,仍然是令人惊讶的高价,而且它返回纽约证券交易所主板的机会有限。

如何入手?

我们接下来将看看欺诈行为被揭发后,该公司发生了什么事、它需要做什么来使自己重新符合纽交所的上市规则,以及它成功的机会有多大。

该公司需要提交三份已经过了截止日期的报告:2021年和2022年的年度报告,以及2022年上半年的报告。容联云表示,它可以在6月1日前对纽交所关于该公司“不适合上市”的决定提出上诉,并表示它打算努力抵抗摘牌命运。

该公司似乎确实打算努力提交报告,因为它正在寻找核查这些报告所需的外部审计师。毕马威华振在发现欺诈行为后,结束了与容联云的关系。此后,该公司最初在去年7月聘请了一家名为Yu CPA的小型公司,然后与该公司分道扬镳,并在今年2月委任HKCM会计师事务所为其新的审计机构。

对于像容联云般的“烫手山芋”,这种审计师跳槽现象并不意外,因为它提交的任何财务报告,都将无可避免地受到美国证券监管机构的严格审查。根据去年与中国证券监管机构签署的信息共享协议,美国监管机构将有更大的权力来审查其报告,以便更好地获取这家中国公司的会计记录。

就运营而言,根据其2021年三季度的最终财务报告,容联云看起来是一家在高增长领域的公司。该季度其收入增长44%,达到2.76亿元,尽管减去后来报告的欺诈金额后,该数字将降至约2.65亿元。然而,该季度它损失了1.12亿元,比一年前的9,390万元损失略有增加。该公司表示,当时它有12,244名活跃客户,包括219个大型企业客户。

自欺诈行为被揭露以来,该公司已采取补救措施,包括关闭作为欺诈源头的部门,以及解雇或惩戒相关责任人。该公司表示,调查没有发现任何证据表明首席执行官和首席财务官知悉欺诈活动,而且该公司的网站显示,这两位高管仍在其岗位上。这是容联云与瑞幸的其中一个最大分别,后者在其欺诈行为被揭发后,已解雇了两名高管,并对其他高层管理人员进行了整顿。

那么,容联云未来将何去何从?基本上,该公司似乎已经找到了审计机构,愿意帮助它提交必要的报告以维持上市地位。它也处于一个相对热门的行业,并且有一个相当大的客户群,据推测他们并没有被欺诈事件吓跑。至于反对它继续上市的主要观点,是其丑闻前的领导团队继续存在。

但是,如果市场相信该团队真的不知悉欺诈行为,而欺诈行为的规模相对较小,对于任何对风险有很大偏好的投资者来说,该公司可能是一个很好的潜在赌注。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新闻

Shares of Sichuan Baicha Baidao fell 26.9% from their IPO price of HK$17.50 to close at HK$12.80 in their Tuesday trading debut in Hong Kong.

快讯:茶百道上市连挫两日

最新:四川百茶百道实业股份有限公司(2555.HK,下称茶百道)周二首日上市,当日收市股价大挫,收报12.8港元,比招股价17.5港元低26.9%。 利好:茶百道上市获得机构投资者支持,国际发售部分录得小幅超额申购,国际发售部分占全球发售发售股份数目比例,最终获调升至95.14%。 值得关注:该公司的公开发售部分,仅接获约50%申购,反映小投资者对其股份并不向往。 深度:茶百道成立于2008年,总部位于四川,是中国最大茶饮连锁店之一。据招股书援引的第三方数据,就零售额而言,它在中国现制茶饮连锁市场排名第三,占该行业去年销售额的6.8%。该公司去年8月首次向港交所呈交上市申请,但未能成功,今年2月再度递表,最终通过上市聆讯,并计划通过提高低线城市渗透率、海外扩张以及进军咖啡市场的多元化发展来保持增长。自去年10月以来,至少有5家同业申请在香港上市,茶百道是其中之一,其他公司包括蜜雪城和古茗等。 市场反应:茶百道周三股价跌势未止,中午收盘软10%至11.52港元,市值170亿港元,比上市市值累挫34.1%。 记者:欧美美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Cango announces $50 million share buyback

快讯:灿谷再斥5,000万美元回购股份

最新消息:汽车交易平台运营商灿谷集团(CANG.US)周二宣布新计划,将在未来12个月内,在公开市场上回购5000万美元的美国存托股票(ADS)。 利好:灿谷最新的市值约1.8亿美元,此次股份回购可将高达28% 的股票从市场上注销,从而提振股价。 值得关注:一年前公司也推出相类的5,000万美元回购计划,最终购买了价值 4,460万美元的股票。自宣布该计划以来,股价已上涨约14%。 深度:灿谷最初是一家汽车金融公司,后来转型,现经营一个汽车交易平台。由于中国汽车市场增长放缓,激烈的竞争导致许多公司陷入亏损,该公司最近也变得更加审慎。然而,灿谷的现金相对充裕,截至去年底持有33亿元(4.55亿美元)的现金和短期投资。除了两次总值1亿美元的股票回购,以及先前两次各5,000万美元的股票回购外,公司于2022年还两次向股东派发大额特别股息。 市场反应:消息公布后,灿谷周二股价微跌0.8%,目前公司股价处于52周的中间位置。 记者:阳歌 咏竹坊专注于在美国和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的报道,包括赞助内容。欲了解更多信息,包括对个别文章的疑问,请点击这里联系我们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Mao Geping eyes listing in Hong Kong, but family-business may not be the cup tea of the market

毛戈平转闯港交所 市场忧家族色彩浓

毛戈平化妆品寻求A股上市多年未果,今年1月正式转向香港上市。公司近年销售增长快速,但过分依赖创始人名气可能是该公司最大的投资风险。 重点: 毛戈平超过九成营收来自彩妆和护肤产品,去年营收和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58%和88.6% 公司是典型的家族管理企业,6名执行董事中有5名是家族成员,包括毛戈平夫妇。       罗小芹 毛戈平因为《武则天》知名艺人刘晓庆化妆而在行内崭露头角,2000年创立毛戈平化妆品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毛戈平),于2016年12月以“A股国内彩妆第一股”声势申请上市,可惜事与愿违,多次提交招股书均无功而还,公司本月8日转移在港申请上市。 毛戈平的A股上市之路兜兜转转,与其业务表现关系不大。相反,近年公司化妆品销售有不错增长。它未能获批,很大可能与监管机构顾虑公司收入过分依赖毛戈平的IP(知识产权)有关。 公司在招股书亦预警相关风险称,核心产品以创始人命名,一旦毛个人存在不当行为,可能影响公司品牌形象,从而对公司的正常经营产生不利影响;又或如创始人未来减持、转让其持有股份或不再参与经营管理工作,均可能会对公司业务发展造成不利影响。 若论基本面,毛戈平近年在高端化妆品市场有不错的表现。根据招股书引用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数据,按2022年零售额计算,Mao Geping品牌在中国头十五大高端美妆市场排名十三,也是唯一的国货美妆品牌,而排名较前的国际知名品牌包括法国L'Oréal、美国Estée Lauder和Nars等。 随着国人审美和悦己意识增强,加上疫后消费品销售回暖,去年化妆品销售录得稳步增长。根据《2023年中国化妆品市场行业发展与消费洞察》市调报告,去年中国化妆品行业市场规模约为5,169亿元,同比增长6.4%,而同期毛戈平营收与净利润的增幅均跑赢整体化妆品市场。 去年盈收急升 在2021至2023年间,毛戈平营收分别为15.8亿元、18.3亿元和28.9亿元,净利润分别为3.31亿元、3.52亿元和6.64亿元,特别是去年,公司营收和净利润同比增长58%和88.6%。 过去三年,毛戈平的毛利率分别为83.4%、83.8%和84.8%,净利润率分别为21%、19.2%和23%。从成本结构看,营销费用占了大头,甚至达到同期销售成本的3倍以上,因疫情关系,2022年净利润率表现一般,幸好去年公司销售成本同比虽增幅48%,低于营收和净利润的增幅,令净利润得以反弹,并超越2021年水平。 毛戈平目前拥有《Mao Geping》和《至爱终生》两大品牌,其中《Mao Geping》为绝对核心品牌,该品牌在2021至2023年产品销售收入占比分别高达96.6%、98.4%和99%,正如前述,这是投资公司最大的风险所在。 从销售管道分析,去年线下直销占总销售的51.7%,在线直销占33.5%。与再对上一年比较,线下与在线的销售增长都有提速,只是在线直销增速更快。在线管道能够快速定位目标消费群体,但通过线下终端体验,一定程度上增加了消费者对品牌的信任,所以线下销售通常是化妆品公司重要的销售管道。 回顾过去三年,公司的经营现金流与营收同步增长,去年度经营现金流净额约7亿元,较2022年的3.9亿元同比增长八成,至去年底现金等价物由2022年的8.88亿元增长至11.37亿元。然而,公司在港上市的招股书补充截至今年2月29日底止的资料,今年前两个月公司现金等价物却少了4.95亿元,令流动资产净值由去年底的11.7亿元大减43%至今年2月底的6.65亿元,公司未有披露原因,但相信与投资活动有关。 董事局属毛家天下 还有一点值得投资者关注的是,毛戈平是一家典型的家族管理企业,创始人毛戈平及其配偶汪立群为实际控制人,持有公司57.26%股权,毛戈平担任董事长兼总经理,汪立群为副董事长,连同毛戈平的姐姐毛霓萍、毛慧萍和汪立群的弟弟汪立华,合计控制公司约82%股权。 此外,公司的6名执行董事中,5人分别为毛戈平夫妇及3名家族成员,只有宋虹佺是唯一以重要高层加入董事局,宋早于2002年加入,现为总裁兼Mao Geping品牌事业部总经理,去年宋年薪为475万元,年薪仅次创始人毛戈平的593.8万元。 毛戈平的董事会架构可能是它过往成功的基石,也是一位专注品牌价值的创始人,以及执行力出众的管理层共同努力的成果、但家族成员的管治模式最易受人诟病,因为很难排除实际控制人利用其控制权左右公司发展的重大决定,有可能造成损害公司及股东们利益的风险,这是认购该公司新股的投资者需要特别留意。 咏竹坊专注于在美国和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的报道,包括赞助内容。欲了解更多信息,包括对个别文章的疑问,请点击这里联系我们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Li Ning has expanded over the years to become one of the largest sportswear chains in China, behind Anta. 

快讯:李宁电子商务销售大幅增长

最新:中国本土运动品牌李宁有限公司(2331.HK)周一公布今年一季度营运数据,撇除李宁Young副线,期内所有平台的零售金额,录得同比低单位数增长。 利好:该公司的电子商务虚拟店铺业务,零售金额录得20%至30%低段增长,而该业务的同店销售额,也录得20%至30%低段增长。 值得关注:就渠道而言,该公司的线下渠道销售额录得低单位数下降,其中零售渠道虽录得中单位数增长,但批发渠道录得中单位数下降。 深度:李宁公司由中国传奇体操选手李宁于1990年一手创立,并于2004年在港交所上市,经过多年扩张及对外并购,曾经拓展为中国规模最大的体育用品连锁集团,但其地位于2012年开始被同业安踏(2020.HK)超越。去年底,该公司突然宣布以22.1亿港元收购一幢位于香港北角的22层高商厦,由于香港楼市下挫,此举引起市场质疑,连累股价一度大挫。 市场反应:李宁的股价周二上涨,中午收盘升5%至18.38港元,处于过去52周的中下水平。 记者:欧美美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