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中国政府限制房地产行业的借贷能力,这家中型开发商的股票今年下跌了50%以上。

重点:

  • 禹洲集团已经越过了中国为房地产建筑商画下的“三条红线”之一,这将它年度债务增长比例限制在10%以内
  • 借贷限制将使公司更难为到期债务再融资和开发新项目

梁武仁

对于规模较小的中国房地产开发商禹洲集团控股有限公司(Yuzhou Group Holdings Co. Ltd.,1628.HK)来说,在努力削减债务的同时扩大业务似乎是一项艰巨的任务。这对它的投资人来说是个问题,促使他们今年一直在抛售禹洲集团及其许多同行的股票。

禹洲集团成立于1994年,是过去20年里通过发债大规模扩张的许多中国房企之一,这种做法当时得到了急于发展中国房地产市场的政府领导人的批准。但现在,政府说:够了。

这给开发商带来了一系列令人头疼的问题,导致穆迪投资者服务公司(Moody‘s Investors Service)在本月早些时候将整个中国房地产行业的展望下调至“负面”。紧接着,惠誉评级(Fitch Ratings)在上周下调了陷入困境的行业巨头恒大的评级,这是该机构自6月份以来第三次下调它的信用评级。由于财力有限,禹洲集团这样规模较小的房企,压力尤其大,它们必须想方设法保持投资者对其股票的兴趣。

根据去年推出的“三条红线”新规,房企的资产负债率不得大于70%;净负债率不得大于100%;“现金短债比”小于1。如果一家房企未能满足所有这三个指标,它在下一年就不能增加债务。之后,每达成一个指标,负债可以增长5%;三条指标都符合的房企,有息负债最高增长15%。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禹洲集团已经越过了其中一条红线。根据其上个月发布的最新中期业绩,截至6月底,该公司的负债率为74%,尽管这一比例较六个月前有所下降。如果这个数字保持在70%以上,假设它满足了另外两条标准,明年的负债增长不能超过10%。

对禹洲集团来说,即便是10%的信贷增长也意味着大幅放缓。在截至2020年的三年时间里,禹洲集团的总债务以约23%的复合年增长增长。

这些新规定标志着中国的态度出现了180度的大转弯,之前中国利用债务支撑的房地产开发来推动经济增长。但随着中国的政策制定者担心,房地产市场若出现崩盘将造成的巨大冲击,以及日益扩大的贫富差距,国家优先事项正在转变。贫富差距在一定程度上源于通过房地产投资发家致富的人。

对贷款的限制,给禹洲集团和其他债台高筑的开发商带来了两个问题。

首先,这种限制阻碍了它们为债务再融资的能力,尤其是即将到期的债务,从而增加了违约风险。在这方面,恒大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它的现金不足以支付短期债务。禹洲集团在这方面看起来相对较好。但信贷渠道的限制,也使开发商难以为新项目融资,束缚了他们提高收入和现金流的能力。

负面预期

除了抑制信贷,中国政府还通过减少住宅用地的供应,令开发商的日子不好过。与此同时,政府正试图通过限制银行向购房者发放的抵押贷款金额,并引导放贷机构提高此类贷款的利率,为房地产需求降温。

这些措施最终可能导致房屋销售放缓,损害开发商的收入增长。一些公司可能会通过降价来刺激销售,尽管这样的行为将不可避免地侵蚀它们的利润率。

今年以来,中国房地产开发商的股价大幅下跌,反映了这种黯淡的前景。禹洲集团的股价受冲击尤为严重。截至9月10日,该股今年已下跌逾50%,相比之下,时代中国的跌幅为35%,中国奥园地产的跌幅为40%,美的置业的跌幅为18%,这三家公司都是在香港上市、规模较小的房地产开发商。按照目前的水平,禹洲集团的股价比2009年的IPO价格低了约20%。

由于无法提高收入,加上外界对其成交记录方式的怀疑,禹洲集团的股票可能是这群业绩不佳的公司当中表现最差的。这家开发商报告称,今年上半年收入同比增长近6倍,令人眼前一亮。

不过,它实现这种增长,完全是因为它承认了去年同期的收入实际上比去年最初报告的收入少了85%之后。该公司表示,在今年的中期报告中有必要进行重述,因为一些最初确认的收入被递延了,部分原因是一些实体从子公司重新归类为合资企业。

如果没有这一“调整”,禹洲集团今年上半年的收入实际上会比2020年上半年有所下降,比两年前仅增长了3%。相比之下,中国奥园今年上半年营收同比增长15%。

在中国的房地产开发商中间,组建合资企业的做法比较普遍,这让它们可以在不增加自身资产负债表债务的情况下承接项目。随着企业寻求规避“三条红线”,成立合资企业的做法可能会变得更加普遍。但这使它们的财务状况更加不透明,并可能导致收入确认出现问题,禹洲集团的情况就是如此。通过合资企业来增加项目,也会增加对项目开发和现金流的控制难度。实际上,由于大量使用合资企业而导致的收入确认缓慢,是穆迪3月份下调禹洲集团评级的部分原因。

禹洲集团仍然在盈利,尽管今年股价大幅下,但其市盈率(PE)仍相对较高,为6.1倍。这远远好于时代中国的2.2倍,中国奥园的1.8倍和美的置业的3.3倍。但如果禹洲集团不能提高利润的话,这些差距可能会迅速缩小,有可能给它的股价带来进一步压力。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新闻

Established in 2002, Hongjiu is one of the top three fruit sellers in China, and grew rapidly during the Covid pandemic, and capable of high revenue and profit growth between 2020 and 2022.

快讯:洪九果品董事长累计质押逾11%股份

最新:水果分销商重庆洪九果品股份有限公司(6689.HK)周四公布,控股股东兼董事长邓洪九再度质押390万股内资股,作为浙商银行一笔总额2,948万元贷款融资的质押,其质押的股份总数,已占该公司已发行股份总数达11.26%。 利好:股东把公司股票质押换取贷款的做法较灵活,无需把股票卖出,就能得到一笔资金运用,并能于日后还款后赎回股份。 值得关注:由于邓洪九累计质押的股份占公司已发行股份比例颇高,如果他出现违约,该批股份便有机会被债主斩仓,连累股价表现。 深度:洪九果品成立于2002年,主要业务为水果分销,是中国三大水果企业之一,公司近年瞄准中国消费升级,专注销售高货值果品。虽然中国于2020年起经历新冠病毒疫情,但该公司在2020至2022年期间,收入及盈利仍能高速增长。该公司于2022年9月上市后出现不少负面新闻,除了大股东多次质押股份外,也因为延迟公布去年业绩,自3月底已停牌,恒指公司最近更宣布,将其股份从恒生指数系列中剔除。 市场反应:洪九果品停牌前报1.74港元,比上市价40港元已累挫95.6%。 记者:欧美美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Haoxi to raise new funds through share sale

浩希上市半年即集资 市场失望股价急挫

投资者对该公司的最新一轮融资不甚满意,本轮融资金额为960万美元,与它今年1月通过IPO筹集的1,100 万美元大致接近 重点: 在纳斯达克上市仅半年后,浩希健康宣布再集资的计划,公司股价应声暴跌28% 这家提供数字广告服务的医疗保健公司,自2018年成立以来迅速扩张,营收和利润都实现了强劲增长 谭英 浩希健康科技有限公司(HAO.US)乘着疫后中国医疗保健行业繁荣发展的热潮,成为今年1月在美国上市的六家中国公司之一。年初至今,中国內地及香港共约20家在纽约上市企业的典型代表。它们悄然筹集了总计1.95亿美元的资金。与中国过去的大规模IPO不同,最近的IPO规模都相对较小,其中浩希健康的IPO规模仅为1,100万美元。 投资者欣然接受浩希健康的故事,认为它会受益于中国蓬勃发展的医疗保健行业对营销服务的需求,至少最初是这样。继上市首日表现强劲后,该股在前四个月的交易价格远高于4美元的发行价,公司估值最高超过2亿美元。但5月5日宣布的一项面向广告客户的返利计划,让股价的蜜月期戛然而止,并触发了下跌趋势。 公司上周宣布计划增发150万股普通股,及行使价为每股6.26美元(发布公告时的股价)的认股权证后,市场的担忧加剧。此举最高可筹集资金900万美元,略低于它首次公开募股时的融资金额。在那之后,投资者抛售该股,导致公司市值在接下来的四个交易日里蒸发了28%。 即便遭遇了本轮抛售,该股周二仍收于4.60美元,意味其股价仍高于4美元的发行价。但如果该股从5月初近9美元的历史高点继续下跌,跌破发行价可能只是时间问题。 本轮抛售的两个最大受害者,分别是浩希健康的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樊震和公司创始人兼首席运营官徐磊。前者在增发股票后将控制公司91.25%的投票权,后者将握有2.83%的投票权。樊震有金融科技背景,而徐磊在2018年成立浩希健康之前从事医疗广告行业。 尽管投资者信心正在减弱,但毫无疑问,浩希健康的财务状况是健康的。在中国蓬勃发展的医疗保健行业的推动下,该公司的收入和利润在过去两年双双飙升。2016年至2021年,中国的医疗保健支出翻了一番,达到7.6万亿元,使中国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市场。 浩希健康主要用短视频的形式,向牙科等医疗服务供应商,提供广告内容生成服务。来自Statista的数据显示,医疗服务是整个数字广告行业的一个细分市场,在2024年全球约1,890亿美元的数字广告支出中,医疗服务约占9%。浩希健康IPO招股书中的第三方研究称,当年中国互联网医疗保健市场规模为3,430亿元,疫情期间随着被迫线上就医的人增多,这个数字还有所增长。 上个月发布的最新财报显示,去年最后6个月,也就是浩希健康本财年的上半年,公司的广告客户总数从上一年同期的183家增至338家。期间,平均每个客户贡献的收入增长了39%,达到69,538美元。相当于期内公司收入从920万美元增长到2,350万美元,增幅157%,毛利润增长65%,达到120万美元。 寄予厚望 根据招股说明书,浩希健康的目标是通过每年新增150至200个广告客户,到2025年将中国医疗行业10%的广告客户签下来。它的名字“浩希”的意思就是“很大的希望”。 浩希健康面临的最大风险之一是,它过度依赖字节跳动作为广告投放的合作伙伴。作为TikTok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在中国运营抖音服务,占到了浩希健康2023财年广告位的96%,相当于3,480万美元的收入。深入分析它的成本结构,会发现其营收成本,主要是支付给字节跳动的费用,从2022年下半年的840万美元,上升到2023年下半年的2,230万美元,几乎增加了两倍。 该行业在过去几年里受到严格的审查,字节跳动也在最近成为了中国监管机构的主要目标。2018年,公司因两款保健品和一款非处方药广告未提交监管审查,以及未核实广告内容,而被罚款370万元。 另一个令人担忧的指标是浩希健康的应付账款激增,截至去年12月底,其应付账款从六个月前的仅27,312美元飙升至约100万美元。这可能意味着随着中国经济放缓,公司的客户未能按时付款。浩希健康在5月向广告客户提供返利,也可能反映了该行业面临的困境,迫使其以这种形式提供折扣。 从更积极的方面看,浩希健康的市销率(P/S)仍高达3.44倍。这远远超过了在上海上市的东软集团(600718.SS)的1.0倍,该公司为医疗行业提供软件和技术,包括电子商务和广告服务。浩希健康还领先于搜索引擎百度(BIDU.US;9888)的1.7倍市盈率,后者通常被视为数字广告服务的基准。 浩希健康目前对分析机构来说可能还太新、太小,但它可能很快就会因其增长潜力而受到关注。 Simply Wall Street在1月称其为“高质量公司”,因为它的的股本回报率高达62%,债务股本比只有0.55。虽然最近的筹资可能会稀释现有股东的权益,但发行新股也将增加公开流通股的规模,这可能会吸引那些在购买股票前,寻求更高流动性的新投资者。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Changjiu has become China’s largest provider of such pledged vehicle monitoring services since its founding in 2019.

快讯:长久股份股权过分集中

最新:质押车辆监控服务提供商长久股份有限公司(6959.HK)周三公布,公司接获香港证监会提醒,指其股权高度集中,有9名股东合共持有已发行股份总额24.11%,连同公司主席及行政总裁家族持股74.2%,意味只有1.69%公司股份由其他股东持有。 利好:在股权集中的上市公司,如果大股东持有比重较大的股份,意味公司与其个人的利益相关度大,因此更有动力积极参与公司事务。 值得关注:如果一家上市公司股权高度集中于少数股东,即使少量股份成交,亦可能导致股价大幅波动。 深度:中国不少汽车经销商因资金不足,会在购入汽车时向金融机构贷款,将汽车作为抵押品,金融机构要确保抵押的车不会被盗及被损坏,但没有足够人手亲自管理,就衍生了质押车辆监控服务,由金融机构与第三方签订服务合约,委托对抵押的车辆进行监控,降低风险。成立于2019年的长久股份就是经营这门生意,并于短短四年内成为中国最大质押车辆监控服务提供商,该公司第二度向港交所申请上市后,今年1月成功上市。 市场反应:长久股份周四股价暴挫,中午收盘大跌65.5%至36.2港元,但仍比上市价5.95港元大涨近5倍。 记者:欧美美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Just months after a corporate battle over its star anchor, this e-commerce platform has landed back in the spotlight after airing issues with its livestreaming business.

东方甄选再陷负面舆论 多元化战略仍在探索期

资本市场对东方甄选的一举一动尤其关注,背后反映的是投资者对其商业模式稳固性的担忧 重点: 东方甄选的核心人物俞敏洪及董宇辉接连发表对直播业务的消极言论,股价创两年新低 该公司不断进行多元化尝试,最新推出“小时达”配送,暂未取得明显成效   莫莉 作为电商界的明星公司,东方甄选控股有限公司(1797.HK)的风吹草动,一向备受资本市场关注。近期恰逢中国电商界的“618”购物节,东方甄选核心人物俞敏洪与董宇辉却接连发表对直播业务的消极言论,投资者纷纷选择逃离。自5月31日至6月14日的两周内,东方甄选的股价累计跌幅达25.6%,市值缩水超过50亿港元,股价创两年新低。 事情起源于5月31日,新东方(EDU.US; 9901.HK)创始人、东方甄选CEO俞敏洪在作客物美创始人张文中的直播间时说:“东方甄选现在也是做得乱七八糟的,所以我没有任何跟你提建议的本领”。在这场直播中,现年62岁的俞敏洪还透露自己希望退休的意愿。他表示,自己准备远离生意场,用更多时间游山玩水,不想没命地奋斗,也不想纠缠到纷争中。 虽然在这场直播闲聊中,俞敏洪的言论似乎并非经过深思熟虑,但在随后一个交易日,东方甄选的股价单日跌幅达9.9%。面对持续下跌的股价,俞敏洪在6月7日凌晨1点通过社交平台向东方甄选的客户、股东和投资者道歉,他解释称 “东方甄选做得乱七八糟”只是和朋友之间谦虚的表述,是一种习惯表达。这一紧急公关为东方甄选挽回些许颜面,当日股价收涨2.4%。 但是,这场舆论风波尚未结束,在两天后播出的一个电台节目中,东方甄选旗下的明星主播董宇辉透露心声,称自己非常抗拒卖东西,到今天都不享受直播带货的工作。董宇辉的消极态度让东方甄选本已脆弱的股价再次下跌,在随后一个交易日下挫9.3%。 的确,在各大头部主播尽力争取的“618大促”期间,董宇辉也算不上积极,他并未每天出现在独立直播间“与辉同行”里,即使出现,直播时间也在两小时左右。去年12月,东方甄选当时的CEO孙东旭与董宇辉之间的矛盾公开化,最终以董宇辉离开“东方甄选直播间”,成立独立的个人工作室和直播间“与辉同行”,作为事件结尾。不过,“与辉同行”仍然是东方甄选下属的子公司。 自从董宇辉离开后,“东方甄选直播间“的优势明显削弱。目前,“与辉同行”在抖音的粉丝数量为2,001万,“东方甄选直播间”的粉丝为3,022万,后者近半年累计“掉粉”逾百万。至于带货成绩,第三方平台飞瓜数据显示,“与辉同行”5月以5.33亿元销售额排名第二,而“东方甄选”排名仅有第六名。自2024年1月开播以来,“与辉同行”从未掉出月榜前三位,“东方甄选”则从第四下滑至第六,甚至一度跌至第九。 即时零售新尝试 资本市场对东方甄选的一举一动尤其关注,背后反映的是投资者对其商业模式稳固性的担忧。一方面,东方甄选高度依赖超级头部主播董宇辉,虽然“与辉同行”直播间的销售额仍然计入公司整体营收,但是主直播间的粉丝量和销售额下滑,显示其对用户吸引力已经削减。另一方面,东方甄选努力进行多元化尝试,推出自营手机应用程序、进行淘宝直播、建立会员制零售商店等策略,但未取得明显成效。 东方甄选4月曾透露,自营产品单月在抖音的销量近1亿单,产品数量超过400款,排除售罄、季节性产品,目前在售的自营品超过200余款。3月份,东方甄选推出的新品达到61款,但东方甄选的自营产品五常大米和南美白虾在今年初接连遭打假人士举报,尽管东方甄选在两个月后回应称大虾质量没问题,但已影响了品牌声誉。 此外,东方甄选从4月开始在北京市场推出“小时达”服务,主打的是用户在直播间下单后,1小时内就可配送到家,配送范围覆盖北京五环内80%区域,明星主播也会化身配送员,随机为消费者配送商品。在上线之初,该账号每天直播约8小时,但近期的直播时间已经缩短至4至6小时,而且粉丝数量也仅有12万,估计对销售额的提升有限。 即时零售作为近三年的风口,已经吸引了阿里巴巴(BABA.US; 9988.HK)、美团(3690.HK)、京东(JD.US; 9618.HK)等多家互联网巨头入场,这些平台不仅品类丰富,亦有成熟的仓储、配送和供应链系统。在这个红海市场中,东方甄选的自营选品数量有限,能否分一杯羹,仍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东方甄选最近的市盈率约21倍,高于另一间直播电商公司交个朋友控股(1450.HK)的15倍,反映市场对其看法仍然较为正面。即使东方甄选的多元化尝试,显示公司正寻找新的业绩亮点,但这些努力还需要更多时间来验证成效。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