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oju buys Beijing hospital

朝聚眼科一招提升收入:并购

这家总部位于内蒙古的眼科护理供应商,正借收购私立医院和诊所,在高增长领域打造庞大投资组合 重点 朝聚眼科的战略是通过并购实现增长,近日宣布收购北京一家医院 去年上半年,这家眼科护理提供商的收入和利润分别增长30%和44.3%,产生了充足现金,能满足大肆收购之需        谭英 朝聚眼科医疗控股有限公司(2219.HK)正将目光投向中国利润丰厚的私立医院业务,近年中产阶级不断壮大,他们有能力在基本公立医疗体系之外,寻求更优质的服务。朝聚眼科总部位于内蒙古,并非是内地富裕地区,但今年一开始就宣布以3,680万元,在北京收购明月眼科诊所。 此前,公司从2022年6月至2023年6月增加了八家眼科医院和两家眼科中心,使其总数分别达到26家和27家,新增的八家中六家是收购所得。医院提供全面的眼科服务,而眼科中心提供的是更基础的服务,如验配眼镜和简单的眼科检查。去年3月,公司还在宁夏收购一家眼镜厂。 朝聚在2021年7月上市,当时集资15亿港元,尽管其后积极扩张,但今天股价还不到上市价的三分之一。与复星医药(2196.HK)等除核心药品业务外还经营医院的大型企业相比,该公司规模相对较小。据报道,复星医药正在考虑分拆旗下的医院部门,该部门2023年上半年收入31亿元,是朝聚6.93亿元的三倍多。 但投资者对两家公司的股票基本一视同仁,它们目前的市盈率(P/E)均在11倍左右。可能部分要归因于复星医药的医院业务(大多位于富裕的沿海地区,拥有20处医疗设施,6,000多个床位)仍在亏钱。相比之下,拥有1,112个床位的朝聚眼科,在不太富裕的西北地区却获得了可观的利润。去年上半年,净利润同比增长44%至1.47亿元,营收6.93亿元,同比增长30%。 与中国所有的医院系统一样,朝聚眼科也遭受疫情的重创。三年疫情期间,大部分门诊服务设施在不同时间被迫关闭。但朝聚已从低迷中完全恢复,去年上半年中国结束严格的疫情管控后,其利润增长强劲。 通过自建和收购新设施来实现增长,提升了朝聚的收入,该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净现金流一直在增加,2022年同比增长约10%至2.73亿元,2023年上半年增长24%至1.95亿元。然而,不断收购是有代价的,因一直在烧钱,现金从2021年底的12亿元大幅下降至一年后的9.45亿元。截至去年中,更进一步下降至4.14亿元,主要原因是资金被用于投资。 医院泡沫 对于中国的民营医院来说,快速增长并不一定是好事,在新冠疫情前,该行业已接近泡沫状态。据医学期刊《柳叶刀》报道,2015年时,中国民营医院的数量超过了公立医院,到2021年,民营医院的数量是公立医院的一倍,前者为24,766家,后者为11,804家。但是,朝聚不仅一直专注于眼科领域,还将领域拓展至眼科服务相对匮乏的华北地区。 成立于1988年的朝聚眼科,是内蒙古最大城市包头的家族企业。董事长是张波洲,大股东包括创始人张朝聚的子女,以及老中医张星焕的孙辈,张星焕在1921年创办了诊所仲和堂。 虽然与中国沿海地区相比,内蒙古可能相对贫穷,但在2022年,内蒙古以102,558元的人均GDP排名全国第八,上海为179,907元。尽管如此,朝聚眼科因在一个竞争相对较少的市场,反获得丰厚的利润。最新收购的北京医院距离内蒙古总部不远,朝聚眼科正试图走出传统大本营,进入利润更丰厚但竞争也更激烈的地区。 眼科护理需求不断增长,一定程度上是人们长时间玩电脑和智能手机造成的眼部问题所致。在中国,超过一半的青少年近视,比例居世界之首,网民平均每周上网时间达29.5小时。眼部护理产品的市场也在迅速扩大,根据咨询公司博圣轩的数据,2022年,蒸汽眼罩、眼部按摩器和热敷眼罩等产品分别增长501%、111%和109%。 朝聚眼科两大业务板块中规模较大的“消费眼科服务”,去年上半年实现营收3.61亿元,而“基础眼科服务”紧随其后,为3.32亿元。2022年上半年,基础眼科服务占总收入的比例为45.5%,2023年同期为47.9%;同期,消费眼科服务占总收入的比例从54.6%降至52.1%。 朝聚眼科并不在大多数投资者的关注范围内,但雅虎财经采访的五家分析机构,将该公司的平均目标价定为7.68港元,较当前水平高出约80%。同样经历了快速扩张阶段的植发机构雍禾医疗(2279.HK),其市销率为0.69倍,远低于朝聚眼科的2.26倍,可能是前者尚处于亏损阶段所致。而这也恰恰表明,投资者最喜欢的莫过于利润,更不用说动听的增长故事了。 咏竹坊专注于在美国和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的报道,包括赞助内容。欲了解更多信息,包括对个别文章的疑问,请点击这里联系我们。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Yonghe Medical launches share buyback

雍禾回购支持股价 业务前景仍未明朗

大举扩张带来的工资和营销成本急剧上升,导致这家毛发修复公司今年上半年陷入亏损 重点 雍禾医疗押注市场对毛发移植服务需求的不断增长,反导致其2022年下半年和2023年上半年出现亏损 上月底宣布的股份回购计划提振了它的股价,但该股仍较2021年的IPO价格下跌了约四分之三        谭英 雍禾医疗集团有限公司(2279.HK)于2021年12月中旬上市,首日上涨5.1%,投资者认可它在中国的非必需类美容产品中的独特地位,让其融资了15亿港元(1.92亿美元)。但这家中国领先的毛发修复专家起初的股价飞涨,更多是源于期望而非现实,因为中国经济在经历了多年的快速增长后,在疫后开始停滞不前。 该股上市首日上涨至16.6港元,随后逐渐下跌至3港元左右的近期低点。雍禾医疗上月底宣布计划回购最多10%的已发行股份,希望让事态有所好转。此举达到了预期的效果,在接下来的三个交易日里股价上涨了20%,之后上涨势头放缓。 截至周五收盘,该股较公告前上涨16%,但仍比两年前上市后令人兴奋的股价低大约四分之三。 当时,投资者对雍禾医疗在中国“毛发健康”领域的领先地位兴奋不已,中国社会科学院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预测,到2030年,该领域的规模将达到1,000 亿元(137亿美元)。据雍禾医疗的招股说明书显示,在IPO前后,它占据中国毛发移植服务市场10.5%的份额。 公立医院通常会提供更好的脱发诊断和治疗服务。但民营医疗结构仍占据脱发服务市场85%的份额,部分是因为公立医院不太重视这种通常被认为属于美容且非必要的手术。 雍禾医疗董事长张玉去年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越来越富裕的年轻脱发一族属于雍禾一个特别肥沃的市场。他2005年在北京创立雍禾医疗,到2010年时,该公司已经是中国第一家获得ISO认证的毛发移植提供商。 虽然股份回购是个好消息,但雍禾医疗八月底发布的中期业绩却有些惨淡。公司上半年收入增长还不错,增幅10.6%,达到8.28亿元,因为在经历了2022年疫后的低迷后,需求出现反弹。上半年,雍禾医疗服务的患者人数增长幅度更是高达23.1%,达到72,591人,毛发移植患者猛增34.6%至28,304人。 但强劲的收入和患者人数增长未能让雍禾医疗保持盈利,公司中期亏损2.26亿元,上年同期盈利1,760万元。去年下半年新冠“清零政策”期间,导致它很多诊所被迫暂时关闭, 令2022年下半年净亏损逾1亿元。关店的影响延至今年初,令公司今年上半年的亏损几乎是意料中事。 支出回落 雍禾医疗的股价回落,在一定程度上要归因于中国消费类股票近期的整体回落,尤其是这类非必需品的支出。根据汇丰银行的数据,9月份的奢侈品支出约为2019年疫情前的80%。 另一家植发专业公司大麦植发医疗(深圳)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去年6月向港交所提交了IPO申請文件。但在中国消费者变得更加谨慎的当下,这一计划陷入了停滞。 在去年底中国结束新冠清零政策前后,雍禾医疗可能都高估了市场对其服务的需求,这些服务越来越专注于移植和更便宜、侵入性更小的治疗。 该公司已将近三分之一的IPO收益用于扩大诊所规模,在2022年新冠疫情封锁高峰期开设了15家诊所,在2021年上半年开设了14家诊所,诊所总数达到72家。截至今年6月的12个月里,公司增加了459名医疗专业人员,其专业团队规模扩大了近30%。 随着新诊所的人员配备增长,其人力成本从2022年上半年的1.08亿元增加到2023年同期的1.41亿元,增幅约为30%。最大涨幅是营销和促销费用,2023年上半年同比增长43%,达到3.45亿元。 为了应对日益激烈的竞争,公司还在2月份推出了新的“一口价”原则。它的植发服务不再按毛囊数量收费,而是开始根据医生排名和植发技术收费,为主要面向女性的美容植发服务提供更为实惠的价格。 公司管理层在中期业绩中表示,“新价格体系,很大程度上减少了患者对植发价格的决策成本。”公司表示,每位患者用于植发的平均支出从2022年上半年的26,314元下降至2023年同期的22,640元,降幅约为14%,从中可见它面临的定价压力。 高昂的扩张成本和日益激烈的竞争,正从两个方向给雍禾医疗带来压力,可能会迫使其暂时停止快速扩张。作为对这些压力的反映,该股目前的市销率相对较低,仅为1倍。经营美容手术平台的新氧(SY.US)市销率为0.53倍,而香港的完美医疗(1830.HK)市销率更高,为3.3倍。 有超赞的投资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让更多人知晓?我们可以帮忙!请联系我们了解更多详情。 咏竹坊专注于在美国和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的报道,包括赞助内容。欲了解更多信息,包括对个别文章的疑问,请点击这里联系我们。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Hair transplant specialist Yonghe Medical expects a net loss of about 240 million yuan in the first half of the year,

快讯:雍禾医疗盈转亏 股价创上市新低

最新:植发机构雍禾医疗集团有限公司(2279.HK)上周五晚间发表盈利警告,预计今年上半年录得不多于2.4亿元净亏损,表现远逊去年同期录得的1,760万元净利润。 利好:由于对中国毛发医疗服务市场前景看好,该公司上半年有9家植发医疗机构和5家史云逊健发门店开业。 值得关注:该公司转盈为亏的主因,是因为进行战略性组织架构升级后,人工成本相应增加,但其所带来的预期效率提升暂未能完全显现。 深度:雍禾医疗于2005年成立,在中国以“史云逊”品牌经营植发医疗机构,市场占有率在中国名列前茅。据国家卫健委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经历脱发问题的人数超过2.5亿名,为把握这个商机,雍禾在2019年开始拓展养发服务,透过非手术程序,如药物和医疗器械等治疗脱发问题,以满足更大患者群的各种毛发问题。不过由于新冠疫情去年在全国各地暴发,其门店被迫在去年不同时间暂停或限制营业,并于下半年转亏,是该公司自2021年12月上市以来的首次半年度亏损。 市场反应:雍禾医疗周一股价下挫,中午收盘大跌16%至5.25元,创上市新低。 记者:欧美美 有超赞的投资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让更多人知晓?我们可以帮忙!请联络investors@thebambooworks.com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疫情打击雍禾医疗 “清零”取消再迎增长

去年,因为严格的疫情防控措施,这家中国领先的植发服务商被迫多次关闭几乎全部门店 重点: 雍禾医疗于去年下半年陷入亏损,但随着中国取消“清零”政策,它相信自己能够强势反弹 整个2022年,尽管存在疫情管控,但该公司继续开设新店,并推出了全新的四级定价体系以优化营收   阳歌 祸兮福所倚? 随着周一开市,投资者试图厘清状况。上周五晚些时候,中国领先的植发服务商雍禾医疗集团有限公司(2279.HK)公布了惨淡的、但也可能充满希望的2022年初步运营数据。惨淡当然是因为雍禾去年下半年陷入亏损,令2022年凄凉收官。 但光明的一面可能来自其今年的反弹可能性,因为现在中国放弃了严苛的疫情防控政策,很多推迟植发的人终于能进行治疗了。而雍禾应该也能够利用其扩大后的门店网络为他们服务。尽管疫情高峰期间,雍禾的很多既有门店被关停,但去年全年,它的门店网络继续扩大。 周一市场开始交易时,投资者对最新报告的犹豫不决,在雍禾的股票上体现得颇为明显。开盘持平后,该股小幅下跌,早盘中段下跌约2%。这似乎表明投资者可能略感担心,但并不是太担忧这份其实很多内容都是旧闻的盈利预警。 雍禾表示,在其总门店中占绝大部分的59家门店,被迫在去年不同时间暂停或限制营业,平均停业时间38天。根据之前公布的中期报告,该公司去年中拥有门店57家,计划到年底将门店总数增加到70家。去年许多直面消费者的门店运营商都报告了类似的大面积关停,但雍禾真的似乎是最极端的例子之一。 由于其服务的非急需性,意味着地方官员很容易将其作为关门目标,以控制当地的疫情暴发情况。因此,雍禾受到的打击可能比大部分门店运营商更大。相比之下,餐馆和食店等其他企业对日常生活更为重要,因此营业时间可能更长。 雍禾的收入受到的影响相当明显。利用最新报告中的全年预测数据进行的计算显示,该公司去年下半年的收入预计在5.24亿元至8.06亿元之间。如果最终数据是这个范围的下限,则相当于比上年的10亿元收入下跌了近50%。相比之下,该公司去年上半年收入下跌29%。 随着情况恶化,雍禾去年下半年陷入亏损。根据我们再次用最新预警数据进行的计算显示,它预计亏损高达1.08亿元。这与去年上半年盈利1,800万元形成了对比,也将是该公司自2021年12月上市以来的首次半年度亏损。 利润下降 该公司在它最新的盈利警告中,没有给出任何毛利率方面的数据。但它在中期报告中指出,去年上半年这一数字下降到64.2%,那段时间包括上海两个月的封城期。这与2021年上半年73.6%的毛利率、以及过去三年超过72%的毛利率相比,情况急剧恶化。   尽管数据低迷,但雍禾指出,在中国去年12月决定突然取消“清零”政策后,最糟糕的时期已经过去。它还说,事实上,下半年业绩不佳的一个原因,是在疫情限制措施最终解除后,由于预计将会出现强劲需求,它决定继续扩张。 它说,“随着中国政府因时因势优化调整防控政策措施,新冠疫情对本集团业务影响已日去减弱。”它还表示,疫情限制的放宽,加上其持续扩张和新的定价系统,使其有信心在来年恢复增长。 我们认同这一评估,雍禾为存在脱发困扰的男性和女性提供服务,而中国看起来确实是一个成熟的市场。在去年的中期报告中,它引用第三方数据称,中国的头发相关医疗服务市场在2020年达到184亿元,预计到2030年将增长到1,381亿元,年增长率为22.3%。 雍禾最近还推出了一项新的定价政策,在我们看来,这项政策似乎相当明智,它让人们在四个服务级别中做出选择。最顶级的服务由“雍享院长”出马,然后是比它低的两个级别,最后是业务主任,面向对价格最为敏感的客户。 不出所料,绝大多数客户(近四分之三)在去年上半年选择了收费最低的业务主任,而其余大部分则选择了第二便宜的业务院长。只有3%的人选择了最贵的两个级别,因此公司可以从那些愿意多付一些钱以期获得更好结果的人身上,来获取更高利润。 尽管前景强劲,但自2021年底首次公开募股以来,雍禾的股价一直在跌,目前较15.8港元的发行价下跌了约三分之一。基于2021年的利润水平,该股的市盈率为46倍,这可能是衡量其今年表现的一个很好的指标。它高于完美医疗(1830.HK)的22倍,但低于医思健康(2138.HK)的78倍,以上数字基于这两家医美企业的最新年度利润计算。 总而言之,这些公司的利润现在都很不稳定,因为它们提供的,是深受疫情打击的非急需性手术,也使得它们动辄成为有关部门在去年暂停营业要求的受害者。虽然这些公司今年应该会出现反弹,但植发医疗服务可能会优于其他企业,因为它的争议性要小一些。如果发生这种情况,雍禾可能会从反弹中获利。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快讯:雍禾医疗发盈警 净利润最多跌73%

最新:植发机构雍禾医疗集团有限公司(2279.HK)上周五晚间发表盈利警告,预期截至6月底的上半年净利润约1,100万至2,000万元,比去年同期的4,040万元减少50.5%至72.7%。 利好:该公司预计上半年收入约6.73亿至8.23亿元,比去年同期收入约10.53亿元减少21.8%至36.1%,下降幅度较净利润温和。 值得关注:公司上半年收入及盈利减少,主要因为受中国新冠疫情反复影响,旗下30多家医疗机构因遵守政府部门相关防疫措施而暂停或限制运营,但期间仍需支付租金及雇员薪酬等固定成本。 深度:雍禾医疗于2005年成立,在中国以“史云逊”品牌经营植发医疗机构,目前以10.5%的市场份额在中国排名第一。据国家卫健委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经历脱发问题的人数超过2.5亿名,为把握这个商机,雍禾在2019年拓展养发服务,透过非手术程序,如药物和医疗器械等治疗脱发问题,以满足更大患者群的各种毛发问题。由于市场潜力大,即使面对疫情,该公司仍坚持其扩张计划,今年上半年已完成12家新门店的建设,另有19家新门店正在建设中。 市场反应:雍禾医疗股价反复向下,周一中午软0.9%至8.51元,比去年12月的上市价15.8港元低46.1%。 记者:何仲尼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快讯:雍禾养发收入倍增 首份业绩纯利仍降

最新:植发机构雍禾医疗集团有限公司(2279.HK)周四晚间公布去年12月上市后首份业绩,去年纯利同比减少26.4%至1.2亿元,每股盈利0.29元,每股派发股息0.076元。 利好:公司的收入持续快速增长,去年再上升32.4%至21.7亿元,主要受惠于医疗养固服务(养发服务)收入大升173%至5.82亿元带动,占集团整体收入比重从2020年的13%,大增至去年的26.9%。 值得关注:雍禾医疗去年纯利下降,导致纯利率由2020年度的10%大减少至去年的5.5%,主要原因是上市产生的费用增加,以及公司处于快速发展阶段的相关支出上升。 深度:雍禾医疗于2005年成立,在中国以〝史云逊〞品牌经营植发医疗机构,目前以10.5%的市场份额在中国排名第一。据国家卫健委公布的数据显示,中国经历脱发问题的人数超过2.5亿名,为把握这个商机,雍禾在2019年开始拓展养发服务,透过非手术程序,如药物和医疗器械等治疗脱发问题,以满足更大患者群的各种毛发问题。该项新业务在过去两年录得高速增长,参考去年的营运数据,虽然其人均消费5,531元仅及植发业务的五分之一,但客户数目同比大增78%至105,275人,超越使用植发服务的58,464名客户人数,可见这项业务为集团提供新的增长点。 市场反应:雍禾医疗周五股价先扬后挫,开盘早段曾涨近5%,中午收盘下跌1.6%至12港元,比去年12月的上市价15.8港元低24%。 记者:何仲尼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