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opu Gold Pivots to Hong Kong After A-Share Market Challenges

闯A股失利转港股 市忧老铺黄金双高

两次申请深圳A股上市无功而还下,老铺黄金将目光转向香港市场,近日第二次向港交所递交文件 重点: 老铺黄金去年赚4.16亿元,较2022年升3.4倍 公司毛利率远高于同业,中证监曾表示质疑        刘智恒 金价近两年因地缘政治问题而受惠,去年底冲破每盎司2,000美元大关,踏入2024年更势如破竹,短短四个多月已升逾一成半,乘着金价持续向好,从事黄金产品设计、生产及销售的老铺黄金股份有限公司趁势再度争取上市。 公司以古法黄金为卖点,主要是结合现代设计及古典工艺去打造产品,特点是产品具有哑光、磨砂及中国古代宫廷风格,并用上至少两项中国黄金协会的传统手工艺标准,技术包括搂胎、捶揲、錾刻、镶嵌、珐琅及花丝等。 老铺黄金虽然有“老铺”两个字,但老铺其实并不老,说到创立年期,远远及不上周大福(1929.HK)的95年及周生生(0116.HK)的90年历史,在黄金行业中充其量只是一名小孩。2009年徐高明透过其创立的公司“金色宝藏”,推出首家专注于销售古法黄金珠宝的门店 ,至2014年将老铺黄金的商标注册,2016年正式成立,并将金色宝藏的黄金业务、相关资产及负债转至老铺黄金。 根据上市申请文件,截至2023年底,集团在内地开设32家自营分店,分布13个城市,大部分为一线城市。集团的店均收入约9,390万元,按年上升达两倍。 2021年至2023年,集团的收入分别是12.65亿元、12.94亿元及31.8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58.6%。并录得净利润1.14亿元、9,450万元及4.16亿元。 A股上市折戟沉沙 2020年6月时,老铺黄金已申请在深圳A股上市,至2021年不获深交所批准。2022年转用中信建投为保荐人,完成上市前辅导后,于2023年6月再向监管机构申请,但一个月后就撤回。 A股市场两次碰壁,老铺黄金将目光转而至香港市场,去年11月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但迟迟未获批核。这次卷土重来,准备工夫十足,集团4月时在香港广东道开设大型旗舰店,作为上市前推广宣传,增加市场认知。 事实上,近半年黄金市场大好,加上内地近年流行国潮,古法黄金更受到一定欢迎。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资料,按销售收入计算,古法黄金的市场规模从2018年的130亿元急升至2023年的1,573亿元,复合年增长率高达64.6%,预计到2028年,规模将可达到4,214亿元,复合年增长率达21.8%。 毛利率一骑绝尘 在有利的大环境下,老铺黄金去年交出一份让人眼前一亮的成绩表,盈利按年大增逾三倍。不过,市场就对于集团忽然好起来的表现有所怀疑,其中最引人争议是毛利率。2021年的毛利率为41.2%,其后两年均为41.9%。而同业如周大福最新业绩只是24.9%,周生生及六福(0590.HK)等,也是在27%水平。大家感到奇怪,为何行业龙头都是在百分之20多的水平,老铺黄金有何能耐做出如此高的毛利率? 质疑之声亦非无的放矢,集团首次申A股上市时,中证监其中一大疑问,就是针对老铺黄金的毛利率,认为与市场同业比较,似乎有不合理地偏高。老铺黄金解释,因为以古法打造黄金,工艺水平远较一般金饰为高,故售价可相应提升,毛利率遂能处于较高水平。 周转日数大降百五天 另外,对于老铺黄金的存货周转天数,市场也有疑问,2021至2023年间,集团的周转天数分别为357、383及205天。从最近一年的205天看,相对于六福中期业绩公布的190天接近,更较周大福的312天为优,按理没问题。 然而市场就指,为何集团去年的存货周转天数,可大降超过五成,是否为上市作准备,将账目作出调整。毕竟其它同业的周转天数较稳定,而老铺黄金却突然大幅转好。老铺黄金解释,主要是2021及2022年受到新冠疫情影响,而去年疫后复常,加上销售增长提升,令销售天数得以大减。 老铺黄金去年存货量总金额大升,达到12.67亿,较2022及2021分别高57%及64.5%,我们可以理解之前是受疫情影响,去年业务改善,集团要准备更多存货量。但问题是业务大幅增长的时候,经营现金流反倒录得负数,去年现金净流出2,920万元,相反2021及2022年分别有净现金流入1.02亿及1.48亿元。集团解释,其中一大原因是存货及贸易应收款增加所致。 老铺黄金去年业务增长及数据均表现亮丽,具有一定投资价值,但也有一些审慎的投资者提出问题,为何你做到,行业龙头反做不到?正如英文有一句话:Too good to be true。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