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s internet giant Alibaba disclosed it sold about 1.22 million shares of online logistics services provider Gogox Holdings at an average price of HK$0.3516 on Feb. 2, lowering its stake from 5.74% to 4.88%, according to a new Hong Kong Stock Exchange filing.

快讯:阿里巴巴三个月8度减持快狗打车

最新:据港交所网页显示,阿里巴巴集团控股有限公司(BABA.US; 9988.HK)于2月2日减持同城网上物流平台快狗打车控股有限公司(2246.HK)约121.7万股,每股平均价0.3516港元,持股量从5.74%减至4.88%。 利好:由于阿里巴巴对快狗打车的持股水平已低于5%的申报门槛,日后如果再减持该股,亦不需要向港交所申报,因此市场未必会知悉这个负面消息。 值得关注:自去年11月以来,阿里巴巴在三个月内已8度减持快狗打车,意味其可能对该公司前景存在负面看法。 深度:快狗打车的前身GoGoVan于2013年成立,并于2016年中把业务从香港扩展至中国内地、中国台湾、印度、新加坡和韩国。2017年8月,GoGoVan与58速运合并,估值达到10亿美元,成为香港首批独角兽创业公司;翌年,公司更名为快狗打车,业务至今覆盖超过340个城市,司机网络逾520万人,并于2022年6月在港交所上市。不过该公司在上市前已预告难以在短期内转亏为盈,而且上市后一路下跌,目前的股价已比招股价低逾98%。 市场反应:快狗打车周三早盘曾涨2.8%,但其后升幅收窄,中午平收于0.36港元,贴近过去52周的低点。 记者:欧美美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Online logistics services provider Gogox Holdings announced Thursday its executive director and co-CEO Lam Hoi Yuen has been appointed chairman by the board of directors with effect from Dec. 20, 2023.

快讯:快狗联席创始人获委任董事长

最新:同城网上物流平台快狗打车控股有限公司(2246.HK)周四宣布,执行董事兼联席行政总裁林凯源已获董事会委任为董事长,自2023年12月20日起生效。 利好:林凯源是公司于2013年成立时的三名主要创始人之一,具有丰富的相关行业知识及经验,曾带领公司扩张至新加坡、韩国和印度市场。 值得关注:林凯源是接替于四日前辞任的陈小华,当时公司称陈小华是为了处理其他事务,但作为公司最高决策人,其辞任或会引起投资者猜疑。 深度:快狗打车的前身GoGoVan于2013年成立,并于2016年中把业务从中国香港扩展至中国内地、中国台湾、印度、新加坡和韩国。2017年8月,GoGoVan与58速运合并,估值达到10亿美元,成为香港首批独角兽创业公司;翌年,公司改名为快狗打车,业务至今覆盖超过340个城市,司机网络逾520万人,并于去年6月在港交所上市。不过该公司在上市前已预告难以在短期内转亏为盈,其股价也一路下沉,最近已比招股价下泻逾97%。 市场反应:快狗打车股价周五下挫,中午收盘软2%至0.5港元,贴近过去52周的低点。 记者:欧美美 有超赞的投资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让更多人知晓?我们可以帮忙!请联络investors@thebambooworks.com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Riding on improved earnings, the road cargo platform has re-filed to list on the Hong Kong stock market, but its valuation may suffer in a weak market.

拉拉科技再申上市 估值或受同业影响

这家提供多元化物流及增值服务的平台,乘着业务表现改善的势头,第二度申请到港交所上市 重点: 货拉拉母公司拉拉科技去年亏损明显收窄,今年上半年更录得1.5亿美元经调整利润 港股气氛不佳,竞争对手快狗打车的股价蒸发近96%,或影响拉拉科技的上市估值   裴梓龙 在中国同城运输公司中,有一家以橙色为主调的车队,穿梭在大街小巷之间,为商户及货车司机提供多元化物流及增值服务。这家在香港创立的科技“独角兽”经历重重难关后,上周四第二度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 这里说的,就是在中国称为“货拉拉”,在香港叫作“Lalamove”的货运平台母公司──拉拉科技控股有限公司。 去年中国政府全力整顿平台经济,货拉拉多次被监管部门约谈,正当市场认为整改完成,拉拉科技今年3月递交上市申请,市场传闻将集资10亿美元(73亿元);岂料仅一个月后,货拉拉再因“有明显问题”遭中国官方约谈,并被要求“深入调查,认真整改”,加上港股气氛转差,成为拉拉科技最后无功而回的主要原因。 这次再度申请上市,拉拉科技也把“中国反垄断”法规问题写入风险因素,称“鉴于我们的市场领先地位,我们已经并可能继续受到反垄断及反不正当竞争法律及法规规定的政府当局的严格审查。”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报告,以数字平台上匹配并支付的所有货运交易订单总交易额(GTV)计算,拉拉科技是全球最大物流交易平台,今年上半年总GTV达39.3亿美元,市占率达44%。该公司在中国同样位列首位,总GTV达36.3亿美元,市占率达61%。 翻看拉拉科技的业绩,其收入连涨三年,2020年为5.29亿美元,2021年增长59.7%至8.45亿美元,去年再上升22.6%至10.36亿美元;不过,该公司连亏三年,分别录得8.12亿美元、20.86亿美元及9,297万美元净亏损,但去年情况已明显大幅改善。 今年上半年,其收入再度同比增长24.8%至6亿美元,亏损为5,366万美元,但期内录得1.5亿美元经调整利润,主要因为录得1.75亿元可赎回可换股优先股公允价值正面变动。 虽然拉拉科技已在全球11个市场超过400个城市运营,但今年上半年整体收入中,中国境内平台服务营收高达5.47亿美元,而境外只有5,337万美元,可想而知其业务高度依赖中国市场,而这次上市集资,目的也是要在未来三至五年驱动中国核心业务的增长,以及加快在全球扩张。 拉拉科技创办人周胜馥的人生非常传奇,他在中国广东出生,小时候随家人移居香港,他曾透露自己在香港一处的小木屋长大,但由于天资聪敏,1995年在香港中学会考成为“10A状元”,并取得奖学金到美国留学,初时选读物理,后来嫌物理学太沉闷,决定转读经济,并考入美国斯坦福大学,以优异成绩(Distinction)毕业。 周胜馥大学毕业加入贝恩策略顾问工作,年薪过百万元,但他仅工作三年便辞职,开始醉心研究德州扑克,更成为职业选手,一打就是8年,期间更赢得了近3,000万港元奖金。 本应财务自由的周胜馥,2009年回到香港,在金融海啸后大家都不看好楼市时,把资金用来买房,到2013年沽出物业,再投入他形容为“人生最大赌局”、货拉拉的前身“EasyVan”。 在学校做学霸,于贝恩当打工仔,到赌桌上孤注一掷,而这次是自立门户做生意。周胜馥初期处处碰壁,欠缺创业经验、程序编写面对问题、运营资金不足等负面情况接踵而来,更曾被另一家在香港运营的物流平台“GoGoVan”创办人林凯源指责他抄袭。周胜馥也不讳言有参考对方,但认为胜负关键在于“斗产品”,其后两家平台便在香港展开市场抢夺大战,并把生意扩展至东南亚市场。 竞争对手股价跳水 要抢市场自然需要钱,因此周胜馥为公司展开多达11轮融资,由2014年到2021年11月,拉拉科技共筹得26.6亿美元,即接近200亿元资金,其投资者更星光熠熠,包括腾讯(0700.HK)、美团(3690.HK)、中银香港(2388.HK)、高瓴资本、红杉资本、博裕资本、富卫保险和香港科技园等。 据招股文件显示,拉拉科技去年完成最新一轮G轮融资,获得2.3亿美元资金,每股成本76.16美元,比2021年F轮融资时每股58.98美元升值29%;据内地媒体报道,拉拉科技F轮融资时的估值已达100亿美元,意味G轮融资后的估值将达到129亿美元。 然而对比在港股上市、经营Gogox货运平台的快狗打车(2246.HK),去年6月以每股21.5港元上市,市值约132亿港元(120亿元);但随着港股不振,快狗打车亏损增加,截至上周五的股价已大挫至0.87港元,仅15个月时间,其市值已蒸发近96%,直接反映投资者对行业前景的悲观看法。 快狗打车的市销率已经跌至0.63倍,以拉拉科技上半年收入6亿美元估算,假设全年为12亿美元,以快狗打车的估值参考,其上市市值仅约63亿港元,仅及最后一轮融资水平的一半。 事实上,港股持续低迷,投资者认购新股气氛冷淡,IPO破发比比皆是,拉拉科技要以较高估值上市,看来难度不小。且看无论在学校或赌桌上都能长胜的周胜馥,能否在他这场“人生最大赌局”中,获得另一场漂亮胜仗。 有超赞的投资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让更多人知晓?我们可以帮忙!请联系我们了解更多详情 咏竹坊专注于在美国和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的报道,包括赞助内容。欲了解更多信息,包括对个别文章的疑问,请点击这里联系我们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快讯:快狗打车收入增 经调整亏损改善

最新:同城在线物流平台快狗打车控股有限公司(2246.HK)上周五发布盈利预警,预计去年收入为6.96亿元至7.96亿元,同比增加5.3%至20.4%,但股东应占亏损却扩大33.9%至51.9%,达到11.69亿至13.26亿元。 利好:如果扣除以股份为基础的酬金费用约6.24亿元,以及与去年上市有关的1,190万元开支,该公司的经调整亏损为2.22亿至2.55亿元,比2021年减少9.2%至20%。 值得关注:以该公司估计的全年收入上限计算,其下半年收入将较上半年录得28%升幅,意味该公司下半年业务表现平稳,未因新冠疫情在全国多地爆发引致的很制措施而受到巨大影响。 深度:快狗打车的前身GoGoVan于2013年成立,并于2016年中把业务从香港扩展至中国内地、中国台湾、印度、新加坡和韩国。2017年8月,GoGoVan与58速运合并,估值达到10亿美元(69亿元),成为香港首批独角兽创业公司;翌年,公司改名为快狗打车,业务至今覆盖超过340个城市,司机网络逾520万人,并于去年6月成功在港交所上市。不过该公司在上市前已预告难以在短期内转亏为盈,而总结过去五年,其累积亏损额已超过25亿元。 市场反应:快狗打车股价周一下挫,中午收盘软6%至2.99港元,比9个月前的招股价21.5港元低86.2%。 记者:何仲尼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嘀嗒出行盈利挫 上市抗衡老对手?

这家志切筹资扩充业务中国顺风车服务平台,已经第三次扣门港交所 重点: 嘀嗒出行再次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但公司去年前9个月的净利润大挫92%,可能引起投资者担忧 滴滴出行今年1月恢复新用户注册,为嘀嗒出行带来压力,因此希望上市筹资与滴滴抗衡,并可能引发新一轮“补贴大战”   叶天娜 2023年,中国出行界或见证“风再起时”。事因网约车龙头滴滴出行(DIDIY.US)在1月份终于完成严厉整改,获准恢复新用户注册,甚有强者回归之势;与此同时,过去趁滴滴被下架而崛起的顺风车平台嘀嗒出行,随即于2月底第三度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希望尽快从市场获得资金,与滴滴再分高下。 嘀嗒的前身“嘀嗒拼车”于2014开始运营,由曾任谷歌中国唯一本地总监级商务高管的宋中杰创办,该公司最初推出服务时,并没有加入快的与滴滴的“网约车大战”,反而选择了“顺风车”服务,开启小客车合乘、车主和乘客顺路搭乘的蓝海市场,直到2017年才展开出租车业务,并在数年间迅速崛起。截至去年9月末,于全国366个城市拥有约1,240万名认证私家车车主,成为中国最大的顺风车平台。 该公司曾于2020年10月及2021年4月申请到港股上市,最后均无功而回,在更新了去年前9个月的财务表现后,嘀嗒决定第三次扣门港交所,并由中金公司、海通国际和野村国际担任联席承销人。 利润大减92% 根据招股文件,嘀嗒2020年的营收约7.54亿元,翌年小幅增长3.6%至7.81亿元,到了去年前9个月只有4.28亿元,同比下降26.6%,主因新冠疫情导致占近九成营收的核心业务顺风车乘搭次数减少。 嘀嗒虽然在2020年受到优先股公允值变动影响,导致全年亏损21.9亿元,但翌年已转赚17.3亿,然而去年首9个月只赚了7,485万元,同比大挫92%;扣除优先股公允值变动的经调整净利润则减少64.6%至6,540万元。究其原因,除了受新冠疫情影响用户出行次数、令公司收入减少外,当中也因为公司为加强市占率而提供补贴,以致盈利表现受挫。 时间回到2015年的情人节,滴滴与快的宣布合并,终结了打车及专车服务的“补贴大战”,并组成滴滴出行,业务涵盖打车、专车、代驾、顺风车和大巴服务等,可谓垄断中国出行市场。 然而,当时刚成立不久的嘀嗒,即使在面对行业巨头的劣势下,仍获得不少明星资本青睐,2014年12月获IDG旗下两家公司投资300万美元(2,080万元);2015年更获腾讯(0700.HK)入股,加上IDG合共投了2,000万美元;同年的C轮融资中,也出现了携程(9961.HK)的身影,连同IDG和腾讯合共投资2,000万美元。 到了2017年,蔚来(NIO.US;9866)创始人李斌也看上了嘀嗒,一掷就是两亿元,目前更出任公司非执行董事,负责业务及投资策略;一年后,嘀嗒再获高瓴资本、京东集团(JD.US; 9618.HK)等机构入股,合共投入约3.5亿元,总结5轮融资累计获得超过8亿元资金。 然而,在2018年,滴滴顺风车经历了两起针对女乘客的凶杀案,导致官方强势介入整改,要求滴滴暂停顺风车业务,花了差不多一年多的时间,到2019年11月才重新上线。虽然嘀嗒当时也同样受到监管,但整改一周便能恢复上线,更迅速取缔了滴滴,成为中国最大的顺风车服务平台,演活“戴维战胜歌利亚”的神话故事。 财力远逊滴滴 不过,顺风车安全问题仍然受到监管机构高度关注,而嘀嗒近九成的收入来自顺风车业务,需密切关注官方政策及用户喜好,并小心翼翼地经营。公司在招股文件中也提到,“如果公众认为顺风车并无好处,或因安全开题而不选择顺风车,顺风车市场可能会停滞不前。” 嘀嗒也意识到业务单一带来的问题,所以才选择开展出租车业务分散风险,但强敌滴滴今年1月恢复新用户注册,难免为嘀嗒带来压力,毕竟双方或许会重演2015年快的与滴滴的补贴大战,但从财力上来看,嘀嗒肯定不占上风。 截至去年9月末,嘀嗒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只有5.97亿元;至于滴滴虽然未有公布去年数据,但截至2021年末的现及现金等价物高达434.3亿元,可见嘀嗒的资金实力远差于滴滴,因此这或许是前者再度启动急于上市的主要原因。 嘀嗒也在招股文件中明言,筹资金额将用于扩大用户群、加强营销及促销活动、提升技术能力及安全机制,以及寻找战略联盟及投资收购机会等。 目前在港股上市的网约车平台只有快狗打车(2246.HK),但该公司未录得盈利,去年6月以每股21.5港元上市后,遭投资者狠狠抛弃,本周三股价曾跌破3港元水平,最新市销率约2.3倍。以嘀嗒近期估值约42.7亿计算,以今年前9个的收入引伸到全年,市销率约4.3倍,明显较快狗存在溢价,其盈利表现较佳,或许成为估值较高的原因。 不过,从快狗打车的股价表现,已侧面反映市场并不看好打车行业的投资价值,加上嘀嗒去年盈利大挫,即使获批上市,还看管理层如何在后疫情时期协助公司重拾增长动力,让投资者相信坐上这辆 “顺风车”是有利可图。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