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nri d'Estaing leaves Fosun Tourism board

执董请辞 复星旅文开启新旅程

正重新把业务重心放在中国和东南亚的复星旅文,集团执董亨利∙吉斯卡∙德斯坦(Henri Giscard d’Estaing)已离开董事会,以“投入更多时间及精力”于地中海俱乐部(Club Med)业务 重点 长期担任地中海俱乐部总裁的亨利∙吉斯卡∙德斯坦已辞去复星旅文的董事会职务 疫情结束后地中海俱乐部的业务暴增,平息了复星旅文可能出售这家法国度假村运营商的猜测      谭英 复星旅游文化集团(1992.HK)在圣诞节前夕宣布,大名鼎鼎的联席首席执行官、已故法国总统瓦莱里·吉斯卡尔·德斯坦(Valéry Giscard d'Estaing)之子,将辞去公司董事会的多个职务时,投资者出奇地平静。可能部分归因于德斯坦将继续掌管地中海俱乐部,自2001年以来,他一直担任其总裁,远早于复星国际(0656.HK) 2015 年收购这个连锁度假村。 相反,德斯坦离开了复星旅文的董事会,看起来更像是母公司正发生转变的一个信号,它正试图将业务重点扩大到地中海俱乐部连锁之外,后者目前占其业务的最大份额。这可能也预示随着年纪越来越大,现年66岁的德斯坦开始逐渐退出公司。 在复星旗下,德斯坦对地中海俱乐部进行了重塑,将其从“整套享乐主义的提供者”变成了一个高端、多元文化、适合家庭的连锁度假村。12月22日,复星旅文发布公告,在为品牌找到新的生命后,德斯坦将继续担任复星旅文联席首席执行官和地中海俱乐部总裁职务,但辞去了复星旅文执行董事和董事会副董事长职务。 消息公布后的翌日,复星旅文股价上涨不到1%。但该股去年全年下跌了大约一半,目前也比疫情前低一半左右,这或许反映了对其母公司财务状况以及中国经济放缓的担忧。 复星旅文在全球度假村领域相对不起眼,与全球领先的万豪国际(MAR.US)比较则相形见绌,后者是全球最大的酒店运营商之一。复星旅文尚未获得全球同行享有的重视,其目前的市销率(P/S)仅为 0.40倍。这只相当于万豪国际2.94倍和希尔顿酒店(HLT.US)4.82倍的零头。 这三家公司都属于数量众多的旅游和旅行相关运营商,疫情后,在“报复性旅游”的浪潮中,这些运营商复苏强劲。 德斯坦离开复星旅文董事会一事,让人回想起从2022年开始的传言,称复星可能正考虑出售地中海俱乐部,因为整个复星集团面临沉重的债务负担。2022年11月,彭博新闻社报道,复星非正式地寻求以最高15亿美元的价格出售地中海俱乐部,而在那一个月前,复星刚表示计划处置最高价值800亿元的资产,以巩固资产负债表。 复星继续通过2022年和2023年初的资产出售,筹集了近8亿美元的资金,将债务股本比从2022财年末的 138.7%,降至2023财年中期的114% 。 早前复星否认拟出售地中海度假村,因为是其核心资产。由于公司的债务状况有所好转,目前看来出售的可能性较小。但如果不出售,那么德斯坦为什么要离开复星旅文董事会? 股权的转移 截至去年6月30日,复星旅文84%的收入来自地中海俱乐部。过去一年,德斯坦出售了复星国际的股份,购入复星旅文的股份。他在后者的股份从2022年底的152万股,增至去年年中的185万股。同期,他持有的复星国际股份从258万股减至175万股。 德斯坦留在地中海俱乐部的一个令人信服的理由是,该连锁品牌在疫情结束后取得了飞速成功。由于亚洲中产阶级的不断壮大,该地区仍是全球最大的增长市场之一,地中海俱乐部在亚洲还大有可为。 2023年上半年,复星旅文的收入同比增长39%,达到89亿元,从去年同期的1.97亿元亏损转为4.72亿元盈利。从业务板块来看,地中海俱乐部收入增长34%,达到75亿元,而规模较小的三亚·亚特兰蒂斯则增长了85%,达到9.37亿元。公司新成立的度假资产管理中心板块业务收入增长72%,达到3.9亿元。 10月公布的业务更新消息显示,三亚·亚特兰蒂斯去年前三季度营业额增长83.2%,达到13.7亿元。地中海俱乐部2023 年下半年的累计预订量比2019年下半年(疫情暴发前的最后一个时期)增长了23%,与2022年下半年相比也增长了6%,反映出疫情后旅游业的强劲反弹。 地中海俱乐部的66家度假村绝大多数系租赁或管理,仅10家是直接拥有,因为它依赖“轻资产”战略来降低成本,这种战略在酒店和度假村行业越来越普遍。该连锁品牌仍有近一半的客户来自其历史最悠久的欧洲、中东和非洲市场。但去年下半年,这些地区的客户数量下降了10%,而其较新的美洲和亚洲地区的客户数量分别增长16%和10%。 复星旅文董事长徐晓亮表示,作为轻资产战略的一部分,公司正在加快重资产项目的出售:“未来我们可能不会投资于旅游地产,而是投资于旅游内容和旅游知识产权。”去年4月,他在接受《南华早报》采访时表示: “过去两年,我们经历了旅游业最冷的冬天,现在我们将迎来最好的时光。” 公司计划未来三年新开17家度假村,国内外市场并重。徐晓亮还表示,他预计中国将成为地中海俱乐部最大市场(目前是仅次于法国的第二大市场),每年累计客户超过50万。公司在东南亚也有大计划,预计该地区的收入和利润将在未来三到五年翻一番。 有超赞的投资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让更多人知晓?我们可以帮忙!请联系我们了解更多详情。…
Estrella nears completion of SPAC listing

Estrella Immunopharma即将完成SPAC上市

这家T细胞癌症疗法的研发公司总部虽然位于美国加州,但它表示,可能会因为自己与中国的诸多关联而面临风险 重点 Estrella Immunopharma即将通过中国的老虎证券支持的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完成在纽约的上市 这家癌症治疗研发公司去年才成立,却认为可以利用创始人的专有技术,最早于2025年开始创收       阳歌 今年以来,中国公司在纽约的大型IPO几乎全部陷入了停滞,因为按照今年早些时候出台的新规定,这类公司要排队等待中国证券监管机构的正式批准。但一些较小的上市倒是源源不绝,这些公司大概是认为新规不适用于它们,因为它们太小了。 还有一些公司可能认为它们根本不需要接受审查,因为它们实际上就不在中国,哪怕它们与中国有着密切的关系。癌症治疗研发公司Estrella Nutrition Inc.就属于这一类,该公司由中国管理团队领导,并为计划中的SPAC上市聘请了一家中国承销商。 周一,因为SPAC合作伙伴TradeUP Acquisition Corp.(UPTD.US)宣布将两家公司完成合并的最后期限延长一个月,Estrella登上了新闻头条。延期意味着两家公司现在必须在10月19日之前完成合并,届时Estrella将接管这家SPAC,后者基本上是一家上市壳公司,只拥有4,540万美元。 如果两家公司未能在新的最后期限前完成合并,它们可以继续延长一个月,最晚可以一直延长到明年7月。 周一上午在纽约的交易中,TradeUp股价飙升34%,市场像是在得知原本定于今年上半年完成的交易仍在继续推进后出现了触底反弹。在该交易中,TradeUP 400万股公开交易股票的持有者将在合并后继续持有Estrella 11.1%的股份。Estrella的所有者将持有81.6%的股份,TradeUP的创始人将持股3.6%。 根据最新收盘价,该公司的估值约为4.22亿美元,与Estrella之前给出的3.9亿美元股权价值加上TradeUP持有的4,500万美元现金大致相当于。 尽管根据TradeUP 7月份向美国证券监管机构提交的一份类似招股说明书的文件显示,该公司总部实际位于加利福尼亚州埃默里维尔,那么,我们为什么还是说这家公司看起来非常中国呢?该公司以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刘诚为首的高管团队都是中国人,刘诚本人本科毕业于北京大学,后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获得博士学位。 这份类似于招股说明书的文件还指出,该公司的三名高级管理人员和一名独立董事均居住在中国,不过它补充说合并完成后,他们大多都将移居美国。尽管如此,该公司的很多高管和董事都可能因为在华生活和工作的经历而在中国面临法律诉讼。 “因为与中国的显著关联,我们可能会因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法规适用和解释的不确定性而面临风险,”该文件写道。 然后是TradeUP自己,它由老虎证券(TIGR.US)创办,这是中国的一家大型在线券商,实际上也是此次借壳上市的承销商。老虎证券本身就存在一些争议,今年早些时候,中国证券监管机构认定其非法经营。 尖端的癌症疗法 接下来,我们来看看Estrella的业务情况,这与刘诚密切相关。该公司与过去五年在香港、美国上市的数十家中国药品和医疗设备制造商非常相似。几乎所有这些公司都拥有自主研发的药品和医疗器械,或者拿到了授权许可,它们尝试在相对欠发达的中国市场将其商业化。这是一个因体量巨大而拥有无限潜力的市场。 Estrella成立于去年,目前尚处于发展之初。该公司其实是优瑞科生物科技公司(Eureka Therapeutics)拥有的几种癌症治疗方法的商业化载体,后者由刘诚创办、领导。去年,Estrella从优瑞科拿到了两种疗法的授权,分别是治疗白血病的EB103,以及治疗淋巴瘤的EB104,它们都属于T细胞疗法。 该公司还与澳大利亚的Imugene(IMU.AX)合作开发一种溶瘤病毒,这种病毒可以帮助识别和标记实体肿瘤和癌细胞,使其成为其他疗法的靶点。 Estrella的年轻意味着它显然目前尚未取得任何收入。但它的亏损也相当小,在截至今年3月的9个月里,亏损总额在840万美元左右,这要拜业务量不大所赐。随着该公司开始对各种疗法展开临床试验,这种情况很快将会发生改变,临床试验需要数以百万计的美元开支,并持续数年时间。…

复朗集团首份财报:艳压群芳还是屈居人后?

这家拥有多个高端时尚品牌的企业炫耀去年销售额创纪录、同时利润率增加,但收入不及此前预期,净亏损也有所扩大 重点: 复朗集团2022年营收较上年增长37%,毛利率也上涨了1个百分点 去年,这家奢侈品牌的净亏损有所扩大,引发了对它2024年前能否实现收支平衡目标的质疑   梁武仁 复朗集团(LANV.US)或许自认为全球领先的奢侈品牌,但对于自己远没那么迷人的财务现状,它只能尽力掩饰。 在上周发布自去年12月借壳上市后的首份财务业绩报告中,这家奢侈品服装制造商强调2022 年销售额创纪录,利润率持续增加。如果完全从数字来看,情况确实如此,该公司去年营收增长37%,达到4.22亿欧元(32亿元),而毛利率也增加一个百分点,达到56%。 从表面看,收入增长看起来相当不错。相比之下,旗下品牌包括路易威登的时尚巨头LVMH集团(MC.PA)去年收入增长23%,而古驰(Gucci)等品牌的所有者开云集团(KER.PA)更是仅升15%。但这两家公司都比复朗集团大得多,年销售额高达几十甚至百亿欧元。它们的盈利也很可观,而复朗集团则深陷亏损。 更重要的是,复朗集团去年收入不及它在去年通过与一家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合并上市期间,为了招徕投资者而给出的预期。在去年3月面向投资者的演示活动上,该公司预测其收入将在2022年达到4.73亿欧元,该数目比最后的实际数字高出约12%。它进一步预测,到2025年,这一数字将激增至近10亿欧元,尽管去年的情况让这种乐观的预测看来不太确定。 也许更重要的是,该公司在其首份财报中重申,明年有望实现收支平衡,但数据并不那么令人信服。复朗集团在财报中使用了一个叫“边际收益”的指标,称这基本上是毛利减去销售和营销费用。去年,用这种方式计算的利润增长44%,达到了1,300万欧元。 但从看上去更标准的净利润来看,情况就没那么好看了,它没有出现在财报中,但出现在了复朗集团去年的年报中。首先,边际收益立刻就被一般费用和管理费用超过了。从年报来看,由于其他项目侵蚀利润,该公司去年的净亏损比2021年扩大两倍多,达到2.4亿欧元。 复朗集团表示,它的另外两个品牌Wolford和St. John Knits现在正在产生积极的边际收益,它将扩大这些业务来帮助整个公司实现盈利。 但在几年内从亏损2亿多欧元,到实现收支平衡,似乎相当艰巨──假设其“收支平衡”的目标是指其净利润,而不是其他标准。因为与收入相比,该公司的整体运营支出庞大,而且扩张将需要进一步加大支出。 上周四发布财报后,复朗集团股价小幅上涨。但此后,该股连续两天下跌,表明投资者在其业绩中没有看到太多值得兴奋的东西,反而可能质疑该公司的乐观预测。 复星的奢侈品筹码 2018年,作为中国亿万富翁郭广昌建立的商业帝国,复星收购Lanvin,郭氏曾被称为中国的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当时,复星集团通过举债大举收购全球性的大品牌,包括英国足球俱乐部狼队和连锁度假酒店Club Med。 但在那段时间前后,北京方面开始加紧行动,严控企业集团的负债,其中包括同样喜欢收购的大连万达集团和海航集团。为了更多获取现金偿还部分巨额债务,复星通过把复朗集团送上市,筹集了1.5亿美元(10.4亿元)。 这个过程相当漫长,花了9个月的时间,复朗的拟定企业价值最终下降了三分之一,降至15亿美元。自借壳上市以来,复朗的股价已经下跌了近一半,目前的市值为6.8亿美元。 Lanvin是1889年创立于巴黎的一家帽店,在复星旗下,它一直专注于利用中国本土市场对奢侈品的强烈需求。该公司大中华区的销售额从2020年到去年增长了一倍多,占其总收入的10%以上。这与LVMH集团和开云集团的趋势截然不同,后者在亚洲(不包括日本)的收入去年下降了8%。 Lanvin在中国或其他任何地方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品牌知名度相对较弱;在中国市场,知名度是销售的关键驱动力。对于知名度较低的Lanvin来说,从香奈儿(Chanel)、迪奥(Dior)和古驰等品牌手中抢夺市场份额,无疑是一场艰苦的战斗。 对于Lanvin和复朗集团旗下的其他二线品牌来说,若想通过提高知名度来提振销售,就需要大规模的营销闪电战。这在短期只会侵蚀公司的利润。中国从疫情中复苏也需要时间,政府为今年设定了5%的增长目标,这是一个相当温和的数字。这意味着在目前谨慎的经济环境下,奢侈品不会很快销售一空。 在筹集资金和改善财务状况的压力下,复星仍在忙于出售另外一些资产。但鉴于复星正在围绕与家庭消费相关资产整合业务,它可能会继续持有复朗。复朗现在属于复星的“快乐板块”,后者包括品牌消费、旅游和休闲。 如果复星还需要现金的话,它可能仍会考虑出售更多复朗的股份。在香港上市的复星国际(0656.HK)拥有复朗65%的股份,这使其有足够的空间在不放弃控制权的情况下减持股份。 但是否有新的投资者对复朗的股票感兴趣,则是另外一回事了。它目前的市销率为1.7倍,是开云集团3.4倍的一半,更只有5.3倍的LVMH约三分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