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drugs giant has licensed an experimental anti-obesity pill from China’s Eccogene as it tries to grab a chunk of the lucrative weight-loss market.

中国 “减肥药”获青睐 阿斯利康掷重金合作

阿斯利康花重金购入中国创新药企业诚益生物一款尚在研发阶段的GLP-1药物,希望在火热的新型减肥药市场中分得一杯羹 重点: 相比市面上已有的GLP-1疗法,这款口服小分子药物在给药方式和剂量方面,或更有便利性和易用性 庞大的减肥药市场为后来者带来巨大想象空间,但同类项目为数不少,亦竞相开发口服GLP-1药物   莫莉 无论是为了爱美,还是为了健康,减重早已成为许多当代人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当“管住嘴”变得越来越困难时,新一代减肥药胰高糖素样肽-1(GLP-1)受体激动剂的出现,让更多人涌向这种“快餐式”减肥法,GLP-1受体激动剂成为2023年最火热的医药研发领域。 上周四,完成B轮融资不久的中国创新药企业诚益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宣布了一笔总金额最高可达20亿美元(144亿元)的对外授权大订单,买方是跨国药企巨头阿斯利康(AZN.LON)。让诚益生物卖出如此高价的产品,是尚在研发阶段的GLP-1药物ECC5004,这款药物旨在用于治疗肥胖症、2型糖尿病和其他心血管代谢疾病。 根据双方协议,诚益生物将获得1.85亿美元的首付款,未来还将有资格获得总额最高达18.25亿美元的临床、注册和商业化里程碑付款,此外还将获得该产品净销售额的分级特许权使用费。阿斯利康则获得ECC5004在中国以外所有国家和地区、所有适应症的开发和商业化独家权益,中国市场则由诚益生物和阿斯利康合作共同开发和商业化。 ECC5004由诚益生物的内部药物发现平台发现,在去年11月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进行一期临床试验,目前仍在临床试验中。在此之前的临床前研究中,ECC5004的疗效和安全性良好。诚益生物首席执行官周敬业博士表示,相比于市面上已有的GLP-1受体激动剂疗法,ECC5004是一款口服小分子药物,在给药方式和剂量方面或更有便利性和易用性。 阿斯利康则指出,目前全球肥胖症患者数量已超过 10 亿人,亟需继续创新下一代治疗方案,ECC5004的一期临床数据非常有前景,阿斯利康认为这种口服GLP-1受体激动剂小分子药物,可以为目前的注射疗法提供替代方案,不仅能作为肥胖症和2型糖尿病的潜在单一疗法,也可以用于多种心血管代谢疾病的联合治疗,亦进一步加强了阿斯利康现有的有关肠促胰岛素和非肠促胰岛素途径的研发管线。 诚益生物成立于2018年,专注于代谢和免疫新药研发。2018年完成A轮融资,今年6月刚刚完成1.8亿元的B轮融资,除了ECC5004之外,还有两款处在临床前研究阶段的项目。公司创始人周敬业博士曾为礼来制药(LLY.US)中国研发中心化学部负责人,另一位创始人徐剑锋博士则担任过礼来制药中国研发中心首席科学家,两人不仅在小分子药物研发领域有深厚经验,他们曾经任职的礼来,在GLP-1药物研发领域亦走在前列。 减肥药市场大热 阿斯利康为这笔合作付出1.85亿美元的首付款,实属异常慷慨。以上一个医药行业的大热点ADC赛道为例,中国创新药企业科伦博泰(6990.HK)去年12月将7项在研的临床前ADC候选药物授权给跨国药企默沙东(MRK.US),获得的首付款也只有1.75亿美元。 阿斯利康为一款进入临床一期不久的小分子药物砸下重金,背后看中的是极为广阔的减肥药市场。GLP-1的全称是胰高血糖素样肽-1,这种小分子多肽可以刺激胰岛素分泌,抑制人体食欲以降低食物摄入量,最初的首选适应症为糖尿病。2021年,由诺和诺德(NVO.US)研发的GLP-1药物司美格鲁肽(Semaglutide),获FDA批准用以治疗普通肥胖患者,逐渐风靡全球,成为新一代减肥“神药”。 诺和诺德第三季度财报显示,当季营业利润同比增长了31%,其中GLP-1糖尿病药物的销售额增长45%,用于肥胖症治疗的药物销售额增长167%。 GLP-1药物的想象力还不止于此,11月8日礼来的GLP-1/GIP双靶点药物替尔泊肽获批减重适应证,其临床试验结果显示减重效果优于司美格鲁肽。投资者相信,替尔泊肽获批后将快速攻占减重市场,因此FDA批准的消息公布后,礼来的市值当日涨至5,877亿美元,逼近6,000亿美元大关,成为了全球市值最高药企。 弗若斯特沙利文估计,到2025年,全球将有肥胖人口15.5亿,2020至2025年复合年均增长率为5.1%。德邦证券预计,2030年GLP-1在2型糖尿病和肥胖领域的全球市场规模可达900亿美元。 庞大的减肥药市场为后来者带来巨大想象空间,正处在研发阶段的药物为数不少,截至今年8月,全球共有106个GLP-1类减肥药的临床试验项目,中国的信达生物(1801.HK)、信立泰(002294.SZ)等企业均有项目处于三期临床阶段。阿斯利康此前亦有GLP-1相关管线,但是在今年上半年先后宣布终止研发,原因是这两款药物的疗效或耐受性,并未优于目前正在开发或已经上市的其他药物。 对于诚益生物来说,拿到如此重磅的合作订单,足以支撑ECC5004后续庞大的临床研究费用。不过,虽然当前市面上尚无口服GLP-1受体激动剂获批,但礼来和诺和诺德两大先行者已竞相开发口服药物,并分别进入临床二期或三期。若诚益生物的研发进度无法及时跟上,也有可能错失市场机遇。 有超赞的投资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让更多人知晓?我们可以帮忙!请联系我们了解更多详情。 咏竹坊专注于在美国和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的报道,包括赞助内容。欲了解更多信息,包括对个别文章的疑问,请点击这里联系我们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Biotech company Innovent Biologics announced on Thursday it recorded product revenue of more than 1.6 billion yuan in the third quarter, up 45% year-on-year.

快讯:信达生物三季度产品收入大涨

最新:信达生物制药(1801.HK)周四公布,今年三季度总产品收入超过16亿元,同比增长超过45%,相较二季度也保持显著增长。 利好:今年三季度,其用于治疗淋巴癌的信迪利单抗注射液“达伯舒”保持了强劲的销售表现和稳固的市场领先地位,而其它产品销售整体亦显著放量增长,引领收入大涨。 值得关注:该公司在公告中没有提供任何盈亏数字。但今年上半年,它录得1.4亿元亏损,因为其支出继续远远超过收入。 深度:信达生物成立于2011年,2018年在港交所上市,主要业务为开发、生产和销售用于治疗肿瘤等重大疾病的创新药物,截至今年三季度已有10款产品商业化。该公司致力将产品外销,不过其核心产品信迪利单抗去年的上市申请未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加上与美国医药公司Coherus(CHRS.US)的授权合作终止,对其“出海”大计带来打击。 市场反应:信达生物周五股价下挫,中午收盘软2.1%至45.6港元,处于过去52周的中上水平。 记者:欧美美 有超赞的投资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让更多人知晓?我们可以帮忙!请联络investors@thebambooworks.com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The pharmaceutical company operated under a licensed-in model saw its market value halved just a few days after listing.

阿诺医药登陆美股跳水 核心产品上市路遇考验

这间以授权引进模式为主的医药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几天,市值已跌去超过一半 重点: 阿诺医药目前尚未有产品上市销售,过去两年多已录得逾1.3亿美元亏损 其核心管线是一款泛磷酸肌醇3-激酶(PI3K)抑制剂,正开展全球多中心三期临床试验,但近年来同类药物的上市接连遇阻   莫莉 在股市寒冬中,未盈利的生物医药企业登陆资本市场的难度愈来愈大,作为中概股,要在美股登陆,更是难上加难。偏偏却有勇者选择逆流而上,抗癌药物研发企业阿诺医药(Adlai Nortye, ANL.US)在2021年冲刺港交所未果后,近期终于成功登陆纳斯达克。 阿诺医药在这次IPO中总计发行250万股美国存托股票(ADS),发行价定为每股23美元,总市值约8.49亿美元(60亿元)。在IPO发行的同时,日本制药公司Nippon Kayaku(4272.T)认购阿诺医药价值4,000万美元的A类普通股。通过IPO发行及同步进行的私募配售,阿诺医药共计募资约9,750万美元。 阿诺医药是一间以授权引进(License-in)模式为主的医药公司,曾先后从诺华(NOVN.SWX)、卫采株式会社(Eisai, 4523.T)等全球医药巨头手中引入肿瘤管线,公司六条研发管线中,有三条已经进入临床阶段。其中进展最快的两款药物均为License-in产品。 或许是投资者对阿诺医药的研发实力信心不足,该公司闯荡美股的开局并不顺利,9月29日挂牌首日的开市价仅为18美元,较发行价下跌21.7%,全日更大跌34.8%;随后5天,其股价亦连续大幅下跌,上周五收报10.87美元,意味上市首6天,已蒸发近53%市值。 作为一间正处于研发阶段、尚未有上市产品的医药公司,阿诺医药的财报并不好看。招股书显示,阿诺医药在2021年曾与Biotime合作,获得销售知识产权收入4,573万美元,此后再无任何收入。在2021年、2022年以及2023年前三个月的运营亏损,分别为864.6万美元、6,727万美元以及1,526万美元;净亏损分别为5,668万美元、5,879万美元以及1,502万美元。 一方面,阿诺医药的License-in需要支付高额费用,另一方面,其自主研发以及临床开发的庞大支出,意味该公司必须长期依靠外部融资输血,成立以来的累计融资额已超过2亿美元。长长的投资者名单中,不仅包括CRO龙头泰格医药、药明生物产业基金等医药资本,也包括经纬创投、德同资本、工银资管、联想之星等知名投资机构。2021年7月,阿诺医药完成最后一轮融资,获得9,740万美元,投后估值约6.47亿美元,但最新市值已跌至仅约4亿美元。 在阿诺医药的候选药物管线中,被寄予厚望的是进展最快的AN2025(Buparlisib),如今正在北美洲、欧洲、亚洲和南美洲的18个国家和地区、180多个研究中心开展一项全球多中心、随机分配、开放性的三期临床试验,预计将于今年第四季度完成患者入组。 同类药物上市遇阻 Buparlisib是一款泛PI3K抑制剂,有望成为治疗复发性或转移性头颈部鳞状上皮细胞癌(HNSCC)的同类首创(first in class)药物。HNSCC是全球第7大常见癌症,每年全球新增病例超过80万例。 但是,由于PI3K抑制剂的毒性较强,近年来同类药物的上市接连遇阻,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FDA)也不断收紧对PI3K抑制剂的评审。去年1月,国际药企吉利德(GILD.US)撤回了上市6年的PI3Kδ抑制剂Idelalisib的部分适应症,同期拜耳(BAYN.DE)自动撤回PI3K抑制剂Copanlisib在欧盟的一项适应症上市申请,而中国药企信达生物(1801.HK)也在9月底主动撤回PI3K抑制剂Parsaclisib在中国的上市申请。 虽然同行纷纷撤回上市申请,让PI3K抑制剂的竞争格局变得更加宽松,而Buparlisib成为了全球范围内唯一处于三期临床试验中的泛PI3K抑制剂。但是,Buparlisib还在诺华手中时,就已经进入临床二期,并且因疗效数据在2016年7月被FDA授予快速通道资格。即使如此,Buparlisib还是因毒副作用大、耐受性差等问题,被诺华以较低的价格将全球权益转让给了阿诺医药。 阿诺医药能否更好地解决副作用问题,将这款重磅产品成功商业化,是公司未来发展的重中之重。招股书显示,阿诺医药预计在三期临床试验的中期分析后,即2024年上半年,向美国FDA递交新药上市申请(NDA)寻求快速审批,随后向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欧盟药品管理局、日本PMDA和其他监管机构递交进一步的上市批准申请。 另一方面,阿诺医药的其他管线均处于临床早期阶段,其中AN0025正在进行一期临床试验,有望治疗非小细胞肺癌(NSCLC)、乳腺癌症(TNBC)等疾病,内部研发的AN4005则正在美国和中国进行一期临床试验。 虽然阿诺医药前期备受一级市场青睐,获得大量融资支持,但是若核心管线Buparlisib未能成功上市,在如今偏淡的资本市场中,该公司恐怕难以获得更多资金,以支持其他管线的研发。相反,若然Buparlisib可以获得全球多地监管部门批准并成功上市,就能拿下颇为可观的市场空间,投资者不妨再留心观察其研发进展。 有超赞的投资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让更多人知晓?我们可以帮忙!请联系我们了解更多详情 咏竹坊专注于在美国和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的报道,包括赞助内容。欲了解更多信息,包括对个别文章的疑问,请点击这里联系我们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This innovative drug company has so far brought only two products to market, and its high sales expenses make investors worry about fallout from an anti-corruption drive.

医疗反腐打击股价 荣昌生物寄望新适应症

这间创新药企业虽然只有两款上市产品,但较高的销售费用率,让投资者担心它受到医药反腐风波连累 重点: 荣昌生物上半年销售费用率高达83%,公司称商业化能力仍处于前期建设阶段,因此需较大投入 其重点产品的新适应症上市申请获受理,一周内股价累计涨幅高达17.7%   莫莉 最近,由中国政府主导的医药反腐行动正在雷厉风行,反腐涉及医药生产、供应、销售、使用、报销等各个产业链环节,让本来已低迷的医药股雪上加霜。许多销售费用较高的医药公司受牵连,无论是传统药企还是创新药企业,近期的股价都迎来了数轮下跌,荣昌生物制药(烟台)股份有限公司(9995.HK; 688331.SH)便是其中代表之一。 本轮医药反腐从7月21日正式拉开帷幕,荣昌生物的股价也从7月31日的高点50.3港元一路下行,整体跌幅在医药板块中排名前列,8月2日,其港股的单日跌幅更高达13.6%。荣昌生物是一间创新药企业,现有两款产品获批上市,分别是自身免疫领域药物泰它西普以及ADC(抗体偶联)药物维迪西妥单抗。 虽然荣昌生物的产品线并不复杂,但是该公司较高的销售费用率,让投资者担心其受到医药反腐的波及。建银国际发表报告称,由于制药商对积极营销的态度发生变化,预计从三季度起,医院对荣昌生物的所有一般采购将会推迟,因此建银国际认为,该公司本年度不太可能达到该行先前预计的收入目标,将其年度亏损预测上调至最高11.3亿元。 荣昌生物上半年投入销售费用3.5亿元,同比增长达到133.5%,销售费用率近83%,而2022年的销售费用率仅为57.1%。财报显示,销售开支主要集中在“员工薪酬”和“市场开发费”,两者分别支出2.19亿元和1.06亿元,分别较上年同期增加143%及116%。 荣昌生物解释称,这是因为公司销售规模扩大,各项销售开支增加,而且商业化能力仍处于前期建设阶段,需持续投入较多的团队建设费用和学术推广活动开支。目前,荣昌生物自身免疫商业化团队已组建超过 600 人的销售队伍,肿瘤科商业化团队也已有近 600 名销售人员,两大团队分别已准入超过600家医院。 上周日,荣昌生物宣布旗下泰它西普新适应症上市申请,已获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药品审评中心(CDE)受理,用于治疗类风湿关节炎(RA)。如果顺利上市,这将是泰它西普获批的第二个适应症。这款药品2021年3月获附条件批准上市,当前可用于系统性红斑狼疮(SLE)成年患者的治疗。2021年底,泰它西普通过谈判被纳入国家医保乙类报销目录。受此利好消息鼓舞,荣昌生物沉寂已久的股价受到提振,消息公布后的一周内股价不断上扬,五个交易日内累计大涨17.7%。 财务风险犹存 荣昌生物的动向备受资本市场关注,同样与其在国产ADC药物领域的领先地位有关。在新药研发领域,ADC赛道正成为继PD-1抗体之后的又一大热点,而中国的国产ADC药物中仅有荣昌生物的维迪西妥单抗获批上市,可以用于治疗HER2表达胃癌(GC)及尿路上皮癌(UC)患者。今年4月,维迪西妥单抗联合放疗治疗HER2表达局部晚期实体瘤患者的新药临床研究申请获批,有望打开更大的市场空间。 今年上半年,荣昌生物实现营收4.19亿元,同比增加20%,净亏损达7.03亿元,较上年同期扩大约2.14亿元。增收不增利的主要原因,在于高额的销售费用以及研发开支。上半年公司的研发开支为5.4亿元,同比增长20.2%,泰它西普和维迪西妥单抗后续适应证的研发投入分别为1.39亿元和1.05亿元,此外荣昌生物还有9款药物管线正处于临床开发阶段,可见烧钱之路未到尽头。 在其A股的半年报告中,荣昌生物还特别提到“新药上市申请等注册工作、上市后的市场推广等方面将带来高额费用,均可能导致短期内公司亏损进一步扩大,从而对公司日常经营、财务状况等方面造成不利影响”。截至6月30日,公司持有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为11.2亿元,较2022年12月31日的20.7亿元大幅缩减。 在自身造血能力不足,研发及商业化投入高企的情况下,荣昌生物未来的运营资金将会高度依赖外部融资。产品授权(license-out)是创新药企业获取收入的另一条路,不过,荣昌生物在2021年已经将维迪西妥单抗亚洲区(不包含日本、新加坡)以外的临床开发和商业化的权利,授予了全球ADC药物开发领域中的领先企业Seagen,获得首付款2亿美元(14.6亿元)、最多为24亿美元的里程碑付款以及销售分成。财报显示,维迪西妥单抗在海外仍处于临床试验阶段,短期内无法为荣昌生物贡献新的收入。 荣昌生物在港股的市值约213亿港元,市净率约4倍,同为创新药企的信达生物(1801.HK)的市净率则为5.2倍,不过信达生物上半年的亏损已大幅缩减八成,营收亦远高于荣昌生物,可见投资者给荣昌生物较低估值,实属有迹可寻。未来,荣昌生物能否抓住在ADC领域的先行地位创造更佳业绩,还有待时间考验。 ​​有超赞的投资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让更多人知晓?我们可以帮忙!请联系我们了解更多详情 ​​咏竹坊专注于在美国和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的报道,包括赞助内容。欲了解更多信息,包括对个别文章的疑问,请点击这里联系我们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Biotech company Innovent Biologics announced on Tuesday it will place 68 million new shares, representing approximately 4.22% of the enlarged issued share capital.

快讯:信达生物配股筹资23亿港元

最新:信达生物制药(1801.HK)周二公布,计划发行6,800万股新股,相当于经扩大已发行股份总数约4.22%,预计筹资净额约23.57亿港元(21.9亿元)。 利好:该公司将获得大笔资金,以加速全球管线的多项优先临床前及临床计划的研发,以及建设全球基础设施及设备。 值得关注:是次配股的每股配售价为34.92港元,比周一收盘价折让达8.83%,可能会打击公司股价表现。 深度:信达生物成立于2011年,2018年在港交所上市,主要业务为开发、生产和销售用于治疗肿瘤等重大疾病的创新药物,截至今年第二季度,共有8款产品实现商业化,不过仍未能摆脱连年亏损的局面。去年,其核心产品信迪利单抗的上市申请未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批准,加上与美国医药公司Coherus(CHRS.US)的授权合作终止,回收另一款产品在美国和加拿大的权益,对其产品「出海」带来打击。 市场反应:信达生物周二股价下挫,中午收盘软4.2%至36.7港元,处于过去52周的中间水平。 记者:欧美美 有超赞的投资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让更多人知晓?我们可以帮忙!请联络investors@thebambooworks.com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Helius headquarters where it develops its drugs

复宏汉霖首次实现半年盈利 科创板上市脚步停止

从事生物制药的复宏汉霖,公布终止在科创板上市,同日又发盈喜,上半年赚2亿元,上市首次实现半年盈利 重点: 2022年度的公司业绩披露,核数师就其投资理财问题,出具保留意见 公司财务亦面临压力,去年流动资产总值21.9亿元,但流动负债总额达50亿元    莫莉 股市低迷气氛持续蔓延,新股市场好似一池死水。上周一(7月3日),上海复宏汉霖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2696.HK)公告,将不再推进于上交所科创板上市的计划,复宏汉霖冲击“A+H”的进程无疾而终。 A股上市之路遭遇挫折,复宏汉霖心知不妙,深恐股价受压,迫不及待地在同一时间发布盈喜,让投资者吃下定心丸。复宏汉霖称,预计2023年上半年期内利润2亿元,去年同期的亏损额为2.5亿元,意味着复宏汉霖将首次实现半年度盈利。投资者显然对扭亏为盈的消息颇为满意,7月4日一早开盘,复宏汉霖股价上涨,早盘一度急升30.3%,当日收涨18%,每股报13.3港元(12.2元)。 复宏汉霖表示,上半年盈利主要源于核心产品,曲妥珠单抗(汉曲优)覆盖的患者数量持续增长,斯鲁利单抗注射液(汉斯状)的销售收入也在持续提高。汉曲优于2020年7月和8月,相继于欧盟和中国获批上市,可用于HER2阳性乳腺癌和胃癌的治疗。这是首款由复宏汉霖自建商业化团队,主导国内市场销售推广的产品,目前正处于商业化全面提速阶段,今年第一季度,汉曲优已实现国内销售收入5.386亿元,同比增加66.7%。 年报披露财务内控风险 2019年9月,复宏汉霖登陆港股,募资额达到32.09亿港元。在短短6个月后的2020年3月,复宏汉霖试图再一次冲击资本市场,筹备科创板上市。根据当初的IPO计划,复宏汉霖拟募集资金40亿元,其中24亿元用于“生物类似药及创新药研发专案”,7亿元用于“生物医药产业化基地专案”,9亿元用于“补充营运资金”。 只是,当百济神州(6160.HK,688235.SH,BGNE.US)、荣昌生物(9995.HK,688331.SH) 、诺诚健华(9969.HK、688428.SH)等后来者纷纷成功登陆科创板后,复宏汉霖的上市一直只闻楼梯响。公司在2021年及2022年,两次延长A股发行上市的有效期,然而在筹备3年后,却终止科创板上市,复宏汉霖并未详细解释原因,仅在公告中称,是“综合考虑本公司实际情况及资本市场规划”所作出的决定。 2022年共有40家公司终止在科创板IPO上市,包括7家生物医药企业。据上海交易所披露,终止原因中,有53%的企业是因为关联交易、成本费用真实性、财务内控等财务核查相关问题,约28%是因为技术先进性论证不充分等科创属性问题,另有20%是因为股份权属不清晰等合规性问题。 目前,尚不清楚复宏汉霖是因为什么原因终止上市,不过在今年4月公布的2022年年报中,核数师有一条保留审计意见:“复宏汉霖一笔在2019年,向私人实体投资的1.17亿美元(8.47亿元)理财出现问题,一方面有一部分投资未从投资管理方处收回,另一方面该笔投资已产生相应亏损。” 2019年9月,复宏汉霖与尚乘环球市场公司签订一份投资管理协议,并向投资帐户存入1.17亿美元。2021年9月该笔投资已经到期,可复宏汉霖至今仍有6636万美元未收回。这笔大额投资在2019年至2021年的年报中均未被披露,直到2022年年报,才将该笔交易界定为“须予披露的交易”,并透露这笔交易带来的“资产公允价值变动损失可能约人民币3.9亿元”。这显示,复宏汉霖或许在内部管控以及资讯披露方面存在问题。 商业化全面深化 复宏汉霖现在中国已有五款产品上市,18项适应症获批,销售空间不断扩大,第一季度实现营业收入9.96亿元,相比去年同期增幅约97.2%。除了核心产品汉曲优正进入快速放量阶段,复宏汉霖自主研发的首款创新药产品汉斯状,其增长前景也相当可观。汉斯状于2022年3月在国内成功上市,现已经获批鳞状非小细胞肺癌(sqNSCLC),及广泛期小细胞肺癌(ES-SCLC)等适应症,其中汉斯状是全球首个一线治疗小细胞肺癌的抗PD-1单抗。第一季度财报显示,汉斯状实现国内销售收入约2.498亿元,3 月份的单月销售额已经过亿。 复宏汉霖在海外市场亦表现不错。汉曲优已在中国、英国、法国、澳大利亚、新加坡等30多个国家获批上市,2022年的海外销售收入0.35亿元,获得海外授权许可及研发服务收入1.69亿元。今年2月,汉曲优在美国递交的上市许可,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FDA)受理,有望进一步覆盖欧美主流市场。值得注意是,该药物在美国及加拿大地区的开发和商业化的权利,2021年授权给Accord US,复宏汉霖可以从中获得销售里程碑付款。 随着复宏汉霖商业化进程深化,财务状况也将好转。公司称,终止上市“将不会对集团日常经营造成重大不利影响。”不过,表面说没问题,但从财报来看,复宏汉霖仍有不小的债务压力。截至2022年底,公司有现金和银行存款6.8亿元,流动资产总值21.9亿元,但是流动负债达50亿元。以第一季度的营收计算,复宏汉霖的市销率仅1.6倍,远远低于同行信达生物(1801.HK)的10倍市销率,显示其市场价格偏低。当前复宏汉霖开始迈入盈利期,但管理层或需加强内部管控,以赢得更多投资者的青睐。 有超赞的投资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让更多人知晓?我们可以帮忙!请联系我们了解更多详情。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天境生物迎来新CEO  接下来会出售公司吗

这家制药企业任命了一位有交易经验的业内资深人士担任新一任首席执行官,填补了长达18个月的空缺 重点: 天境生物任命拉杰·坎南为新一任首席执行官,此前该职位空缺了18个月 新任首席执行官是一位业内资深人士,此前将两家公司的第一批药物推向市场后策划了公司的出售,这暗示天境生物可能会走上类似的道路   梁武仁 在首席执行官空缺18 个月后,创新药制造商天境生物科技有限公司(IMAB.US)终于得偿所愿,任命了新一任首席执行官。如果拉杰·坎南(Raj Kannan)过去的经历可以作为参考的话,那么该公司可能会被出售。 天境生物上周四宣布了对坎南的任命,他是一位拥有30多年跨国公司经验的行业老兵。加入天境生物之前,他就职于美国的Aerie Pharmaceuticals,这是一家与天境生物类似的临床阶段制药公司。 这一任命结束了天境生物对首席执行官的漫长挑选,上一位长期担任该职位的申华琼于2021年底辞职。她离开后,创始人兼董事长臧敬五接任代理首席执行官。去年9月,在该公司仍在继续寻找能长期担任这一职务的人选之际,朱秀轩出任该公司代理首席执行官。 随着坎南的加入,在2021年12月管理层重组期间加入该公司领导研发业务的朱秀轩,将专注于他原来的工作。 坎南的加入正值天境生物自2016年成立以来的关键时刻,因为它正忙于将首批产品推向市场。该公司是近年来涌现的数十家上市的领先中国制药商之一,它们都希望将自己研发并获得批准的产品推向中国和全球市场。 几乎所有公司都在亏钱,这是处于早期阶段的制药公司的特点。但与过去投资者乐于为此类碎钞机提供新资金不同,在当前起伏不定的市场中,这类资金已基本枯竭。这给天境生物等公司带来了压力,要求它们尽快将产品推向市场,并证明自己有一天能够盈利。 天境生物希望最早于今年在中国提交伊坦生长激素(Eftansomatropin alfa)的生物制品许可申请 (BLA),并在稍后的某个时间提交菲泽妥单抗(Felzartamab)的生物制品许可申请,该公司正在推进相关产品的商业化工作。 伊坦生长激素采用韩国Genexine公司(095700.KS)的Fc融合蛋白技术平台(hyFc)专利技术,用于治疗生长激素缺乏症。菲泽妥单抗是一款源自德国MorphoSys公司(MOR.DE) HuCAL技术的试验性人源单克隆抗体,用于治疗多发性骨髓瘤和自身免疫性疾病。 天境生物正在推进的这两款先进产品,若获得监管批准以及随之产生的收入,对该公司来说至关重要,可帮助它减缓现金消耗的速度。天境生物目前从2020年的一项许可协议中获得部分收入,该协议将其抗癌药物来佐利单抗(Lemzoparlimab)在全球的独家开发和商业化权利(中国内地、澳门和香港除外)授予美国制药巨头艾伯维(ABBV.US)。 2020年,作为该协议的一部分,天境生物收到了1.8亿美元(约合13亿元)的预付款,这帮助它当年实现了净利润。在收到最初那笔巨额付款后,随着艾伯维产品开发的推进,天境生物还获得了一些里程碑付款。这家中国公司还通过向艾伯维供应其正在开发的新产品来赚钱。 后续付款微不足道 但在最初那一大笔付款之后,天境生物从与艾伯维的交易中获得的后续付款迄今为止微不足道。2021年,付款总额只有8,800万元,与天境生物当年20亿元的运营支出相比,简直相形见绌。 更糟糕的是,由于艾伯维停止了两项来佐利单抗的全球研究,天境生物去年的收入为负。这降低了收到关键性里程碑付款的概率,该付款在前一年被记入收入,尽管实际资金还没有收到。因此,天境生物不得不从去年的其他收入中扣除这一数字。 虽然天境生物的营收陷入亏损,但天境生物去年的净亏损仅增长3%,这主要是由于削减了研发和其他领域的支出,以减缓现金消耗。这样的削减可能是必要的,但对于天境生物这种增长型公司的长期前景来说,肯定不是乐观之举。 而烧钱仍在继续。截至2022年底,天境生物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同比减少约9%,至32亿元。这看起来可能是一大笔钱,但考虑到该公司去年的运营净现金流为负11亿元,这个数字实际上相对较小。按照这样的现金消耗速度,在不借贷或筹集更多资金的情况下,天境生物将只能再运营几年。 这就存在出售公司的可能性,这会立即解决天境生物的所有资金问题。而交易似乎是新任首席执行官坎南的强项之一。他在管理Aerie时,把公司卖给了总部位于瑞士的爱康制药(Alcon)。在此之前,他主导了把Chiasma Inc.出售给Amryt Pharm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