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ame operator ZX sees creative future in AI

话题不断的中旭未来这次要插足AI

以贪玩游戏平台而知名的中旭未来,决定投资一亿港元在香港设立子公司,发展AI技术 重点: 公司去年营收达65.1亿元,按年下跌26% 港股上市不到一年,股价经历大幅波动 李世达 人工智能(AI)的技术应用正席卷各个行业,游戏产业也不例外。游戏市场通常是各项前沿科技的试验场,根据伽马数据发布的《中国游戏产业新质生产力发展报告》,中国游戏产业人工智能应用率已达到99%,生成式人工智能(AIGC)对生产效率、游戏体验的助益,已成为推动游戏产业发展的重要动力。 拥有中国知名游戏平台“贪玩游戏”的网络游戏发行商中旭未来(9890.HK),近日宣布投资一亿港元(约9,300万元),在香港设立子公司远达未来,从事AI技术在游戏产业上的应用开发。 公司表示,远达未来将致力于将AI技术融合于游戏内美术制作、创意文案、视频生成、智能助理、协同办公等模块中,并进一步运用AI算法和AIGC技术优化游戏运营和推广,为玩家创造新玩法和新体验。远达未来亦会透过其进行收购或投资游戏及其他海外互联网项目。 “发展AI”近两年已是各行业财报的“起手式”,但在游戏产业中,对人工智能的布局是在ChatGPT面世前就已展开。根据年报,中旭未来在2024年推出“X”智慧营销平台,“透过AI技术预测行业趋势,提高广告精准度,并提升游戏运营管理响应速度和玩家满意度,优化广告与营运策略”。 事实上,中旭未来并非游戏开发商,而是一家游戏发行公司,主要收入来自游戏发行与营销。其业务模式分为自营与联运,两者差别在于,后者会与分销渠道(如应用商店)合作发行游戏。前者2023年毛利率高达92.3%,后者则为24.5%。 年报显示,公司去年营收达65.1亿元,按年下降26%;股东应占溢利2.4亿元,按年大减54%。整体毛利率则从70.7%微降至70.2%。网络游戏发行业务及其他营销业务收入占总营收高达96%。 2023年,中旭未来共推出69款游戏,截至2023年底,已营销及运营超过350款游戏,累计4.9亿名注册用户,平均月活跃用户(MAU)达870万名,低于2022年的1,000万名。每名付费用户平均月收入(ARPPU)为469.2元,较2022年的403.4元增长16.3%。 收入的减少,与MAU大减有直接关系。至于用户留存率数据,在最新年报中没有公布。 “渣渣灰”跨界卖米粉 身为一家发行商,中旭未来更重视营销,而非开发。2023年,公司在销售及分销上的开支高达38.8亿元,占整体收入59%,这个比例在2022年更高达63%。与之相较,2023年研发成本仅有1.7亿元,虽然较2022年的1.5亿元有所增长,但主要来自股权激励费用增加。 中旭未来主打的是“短平快”策略,游戏以量取胜,邀请明星代言创造流量。许多人或许还记忆深刻,香港影帝张家辉在2017年代言旗下游戏〈贪玩蓝月〉,其中一句广告词“大家好,我是渣渣辉”,成为历久不衰的网络热梗。但游戏本身如今却没有多少人记得。 “渣渣辉”热度之高,令中旭未来在2020年决定以“渣渣灰”为名,跨界卖快餐米粉,作为其“吃喝玩乐”战略多元化的延伸。 迈向自研游戏? 中国游戏市场不断发展,优质内容成为游戏企业最核心的竞争力。成立香港子公司发展AI,可能是中旭未来迈向自研游戏的第一步。有关消息公布后,中旭未来股价一度上涨逾6%,但翌日随即下跌,重回历史低位附近。 值得一提的是,去年9月刚刚上市的中旭未来,上市后一直话题不断,不到一年内已经历股价大幅波动。身为去年港股市场“超购王”(超购103倍),中旭未来以14港元首挂,上市后持续升势,至今年1月31日来到71港元高点,累升415%,但2月2日开市,却在没有明显利空消息下单日狂泻76%,成交量比平日多六倍。有分析直言疑似是庄家炒高散货的手法。 有分析称,中旭未来之所以开始卖米粉(渣渣灰)及潮玩(Bro Kooli),是因为游戏类股在港股市场表现分化,而餐饮及零售消费会更受欢迎之故。 从市盈率来看,中旭未来股价维持在低水平,目前市盈率达32.3倍,与腾讯(0700.HK) 32.5倍相当,并高于网易(9999.HK)的12.4倍及世纪华通(2602.SZ)的9.9倍。不过,迎合市场与创造话题是无可厚非,也是一种本领,但股市是个优胜劣败的试炼场,长远仍要依靠自身的硬实力走下去。投资人显然不能过分期待一亿港元的投资,能短时间让公司改头换面。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旅业放缓餐饮收缩 格林酒店內外受压

由于核心酒店业务的增长,被新推出的餐厅业务的改革所抵消,这家经济型酒店运营商一季度营收下降7.1% 重点: 格林酒店一季度的酒店收入增长8.8%,但其中很大部分是因为新酒店的增加 由于持续一年的中国旅游业反弹开始失去势头,公司本季度平均可出租客房收入下降了4.6% 阳歌 分布在中小城市的中国廉价酒店市场规模庞大、利润丰厚,但也缺乏投资者的尊重。这一点在格林酒店集团有限公司(GHG.US)的最新估值中显而易见,作为中国廉价酒店行业当仁不让的领导者,公司今年一季度平均每晚房费仅169元。 格林酒店周二发布的最新业绩显然比这种超低房价更为复杂,超低房价是因为该公司专注于中国的中小城市,那里的很多人可能认为每晚100元都很贵。公司的一季度业绩也凸显了一些行业趋势,最明显的是中国旅游市场在2023年,因新冠疫情结束而出现强劲反弹后,疲软似乎是不可避免的。 业绩中也有一些令人鼓舞的迹象,关于公司去年从控股股东手中收购的餐饮业务。那次收购可能引起了一些质疑,因为它属于内部交易,但从战略上讲,多元化发展似乎完全符合逻辑。毫不奇怪,该业务存在一些需要解决的重大问题,其中大部分问题现在似乎都已得到解决。 最重要的是格林酒店的市盈率很低,仅为6.5倍,这至少部分归因于其股票年初至今已下跌了32%,这与大多数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小幅上涨形成鲜明对比。在美国上市的竞争对手华住集团(HTHT.US; 1179.HK)和亚朵(ATAT.US)均经营价格较高的酒店,市盈率分别为21倍和18倍,而在上海上市的锦江酒店(600754.SH),市盈率甚至高达24倍。 由于市盈率低,两家分析机构最近对格林酒店更加看好,6月将评级从一个月前的“持有”和“跑输大盘”,上调至“买入”和“强力买入”。至少部分投资者似也看到该股的一些上涨潜力,周二公布业绩后,格林酒店股价上涨了2.8%。 说了这么多,我们再来更深入地看看该公司的最新业绩,它反映了我们上面提到的行业趋势,而且似乎也表明格林酒店是一家经营相对良好的公司。 与全球同行一样,疫情期间由于人们减少旅行,中国酒店运营商遭受重创。要说有什么不同的话,就是中国的旅游业衰退比世界其他地区更为严重,因政府实行了严格的防控措施,导致国内旅行变得非常困难。 由于中国后来放松了管控,旅游业去年从疫情中反弹,这个时间比世界其他地区晚了大约一年。虽然随着消费者越来越谨慎,中国其他面向消费者的行业在2023年中期左右开始失去势头,但酒店业的反弹在2023年大部分时间里,仍出人意料的强劲。不过现在就连这种反弹也已经开始失去动力,这点体现在格林酒店及其同行的最新业绩中。 疲软的收入 在最高层面上,格林酒店一季度收入同比下降7.1%至3.52亿元,主要是受餐饮业务改革拖累,我们稍后将详细介绍。酒店业务的收入实际上增长了8.8%,达到2.75亿元,占公司总收入的四分之三以上。 但酒店业务的增长主要是受开新店推动,因为格林酒店当季增加了109家酒店,截至3月底,总数达到4,256家。更能说明问题的是,格林酒店的平均可出租客房收入 (revpar)同比下降了4.6%,这是酒店业最受关注的指标,结合了客房入住率与实际房价。 格林酒店一季度revpar下降并不完全出人意料,不过它确实超过了亚朵一季度2.7%的跌幅。华住集团在这个指标上,设法再次实现了小幅增长,季度内该集团的中国业务在这个指标上增长了约3%。格林酒店表示,酒店业务在二季度将延续一季度的趋势,预计收入将增长7%至12%,而revpar将继续以一季度类似的速度下降。 然后是餐饮业务,这是拖累格林酒店整体业绩的主要原因。该业务的收入主要来自公司的大娘水饺连锁店,同比骤降近40%,仅得7,800万元,公司将此归因于业务的“战略重新定位”。自去年完成收购,公司一直在关闭业绩不佳的门店,尤其是开在超市的门店。 随着这种情况的发生,餐厅数量从去年收购结束时的超过236家,下降到3月底的185家。董事长徐曙光在格林酒店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改革已基本完成,公司计划在今年底前开设45到50家新餐厅,让总数恢复到完成收购时的水平。随着业务的扩张,它将专注于独立门店,并更加重视加盟经营。 “我认为,关注每家店的盈利能力,在坚实的基础上打造餐饮业务,比目前的规模和大小更重要,”他说。 随着改革接近尾声,格林酒店报告称,餐饮业务在一季度达到了重要里程碑,实现了盈亏平衡,而去年同期亏损220万元。公司酒店业务的表现提升,助力其在一季度实现5,730万元的整体净利润,较上年增长76%。公司截至3月底的现金和短期投资,也从三个月前的13亿元增至15亿元,再次凸显出,尽管面临一些挑战,但这仍是一家运营相对良好的公司。 总言之,对那些喜欢利润率更高的高端酒店运营商的投资者来说,格林酒店可能不是首选,但公司极低的估值可能会吸引一些逢低买入者,至少目前是如此,这可能会在今年下半年为该股带来一些上行空间。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NIP Group files for IPO

星竞威武申美上市 或成中国首家上市电竞公司

星竞威武申请在纽约上市,公司成立于去年,由中国和瑞典的两家公司合并而成 重点: 星竞威武申请在纽约上市,估值约为2.5亿美元 公司去年收入增长了27%,但由于2022年因电子竞技受疫情冲击而表现疲软,这个数字可能有所夸大 阳歌 在竞争对手两次失败后,星竞威武集团意欲拔得头筹,成为中国首家上市电竞公司。 公司由瑞典的Ninjas in Pyjamas(睡衣忍者)和中国的ESV5于去年合并而成,上周申请在纽约上市,未公布融资目标。但招股说明书列出了此次IPO的承销商,总共六家,包括中国领先的投资银行中金公司、欧洲的德意志银行,以及中国互联网券商老虎证券的投资银行部门。 承销商如此多,而且还有一些相对知名的公司,这通常表明发行规模相当大,因为它们最后会瓜分上市费用。但星竞威武的估值似乎很小,不会超过4亿美元(这个数字我们后面会再进行详细介绍),这还是公司获得相对强劲估值的情况下。 因此,我们认为此次上市筹集的资金不会超过5,000万美元,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星竞威武这次玩的可能是什么样游戏。 公司是中国第三家尝试海外上市的大型电子竞技公司,希望凭借其在中国和欧洲相对强大的地位赢得投资者。这三家公司都在关注一系列收入来源,从基本的电子竞技团队管理到电子竞技教育、培训,以及将知识产权(IP)出售给收藏产品的制造商。 由游戏和短视频巨头腾讯(0700.HK)和快手(1024.HK)支持的中国最大的电子竞技公司之一英雄体育VSPO,是首家试水IPO的公司,在2022年提出了申请。但后来该公司放弃了这一努力,并在去年收到了一份不错的安慰奖,那是来自沙特阿拉伯主权财富基金的游戏投资部门Savvy Games Group一笔2.65亿美元的投资。 然后是NeoTV,去年初申请在纽约上市。但公司的年收入规模相当小,只有1亿元左右,之后没了后续,美国证券监管机构于今年2月宣布申请已放弃。 星竞威武的规模要大得多,去年的营收为8,370万美元,比2022年预估基础上的6,580万美元增长了27%。 在这里,我们需要指出的是,去年27%的增幅可能是有所夸大,在更为正常的条件下,可能很容易低于20%。这是因为2022年对该行业来说,是非常悲惨的一年,至少在中国是这样,因为了控制疫情传播,限制了旅行和出行。 因此,在没有疫情的正常情况下,星竞威武2022年的收入应会较高,从而不会出现2023年特高的增长率。网映文化早些时候的招股说明书反映了这一现实,该公司2022年上半年的收入比上一年同期下降了32%。 快速增长的市场 星竞威武与网映文化略有不同,因为它去年收购了电竞俱乐部睡衣忍者,因而拥有更广泛的全球影响力。在合并时,这家公司表示在全球拥有约4,000万粉丝,目标是成为“一家覆盖中国、欧洲和南美市场的全球性综合数字体育集团”。 招股书中的第三方市场数据显示,2021年,全球电竞市场的规模为526亿美元,预计每年将增长12.1%,到2027年将达到1,020亿美元。集团追逐的只是这个市场的一小部分,包括:2021年价值14亿美元的电竞俱乐部市场;2021年价值23亿美元的电竞人才管理市场;2021年价值6亿美元的电竞赛事制作市场。 招股说明书没有按地理位置细分星竞威武的收入,但据推测,大部分收入来自中国,现在那里是它的大本营。公司由一个年轻的团队领导,年仅29岁的前ESV5首席执行官何猷君担任董事长。何猷君引人关注,因为他是有“赌王”之称的何鸿燊最小的儿子。何鸿燊生前为澳门成为亚洲的“拉斯维加斯”奠定基础。何猷君的不凡出身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有这么多银行愿意为这笔交易承销。 睡衣忍者原来的首席执行官Hicham Chahine出任联席CEO,他的年龄稍大,为35岁。公司高级团队的其他成员看起来经验更丰富,其首席财务官、战略和运营官都在40岁出头。 尽管收入相对较小,但随着规模扩大并更有效地利用资源,它的效率正在提高。其毛利从2022年的370万美元增加到去年的720万美元。毛利率也大幅提高,从同期的5.7%上升到8.6%,不过这两个数字都不算特别出色,反映出该行业成本密集的特性。 公司在2022年和2023年均报告了运营亏损,去年的净亏损从2021年的610万美元增加到1,330万美元。 估值方面,有不少公司可供比较、参考。其中,丹麦的Better Collective(BETCO.ST)和印度的Nazara Technologies(NAZARA.NS)的市销率(P/S)分别为3.4倍和5.3倍。由于中国存在较高的监管风险,取该范围较低端的比率,将使星竞威武的价值相对较低,约为2.5亿美元。…
Zhihu posts first revenue decline

何时实现盈利 知乎也不知乎?

这家常被称作“中国版Quora”的公司,一季度毛利率大幅提升,但收入却出现自2021年IPO以来的首次下降 重点: 知乎一季度收入下降3.3%,是自纽约上市以来首次下滑 常被称作“中国版Quora”的知乎,将毛利率提高逾5个百分点,并预计到年底,将实现非公认会计准则盈利 阳歌 谁知道知乎(ZH.US;2390.HK)什么时候才能实现盈利? 这家常被称作“中国版Quora”的公司高层似知道答案,他们在周三重申目标是今年底实现非公认会计准则(non-GAAP)盈利,这通常不包括员工的股权激励。投资者对此不为所动,在最新季报显示知乎营收首次出现下滑后,其股价下跌了2.5%。 周三的抛售意味知乎股价今年已下跌近40%,目前较公司2021年在纽约上市时的价格下跌逾95%以上。值得注意,最近大部分在美国和香港上市的中概股纷纷上涨,中国ETF-iShares MSCI(MCHI.US)较2月的低点上涨16%的走势中,知乎掉队了。 创始人兼董事长周源称,今年一季度的业绩是“稳健的财务表现及经营业绩”,这可能会让一些人摸不着头脑。毕竟,收入首次下滑可不是什么值得吹嘘的事情。但仔细分析就会发现,周源可能指的是公司的毛利率。知乎一季度的毛利率从去年同期的51.5%提高到了56.6%,上升超过5个百分点。 遗憾的是,利润率的提高并没有传导到知乎的利润上。季度内知乎的净亏损从去年同期的1.79亿元小幅收窄至近1.66亿元。但经调整非公认会计准则亏损实际上却从去年同期的1.2亿元扩大至1.36亿元(公司希望这个指标到今年底实现盈亏平衡)。显然,公司在今年剩下的时间里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才能实现盈亏平衡的目标。 虽然投资者喜欢盈利,但他们对不断萎缩的公司并不感兴趣。这体现在知乎的市销率(P/S)仅为0.58倍上,这个数字怎么看,都不像一家行业领先的互联网公司的水平。 相比下,拥有诸多类似用户社区的搜索巨头百度(BIDU.US; 9888.HK)的市销率为1.78倍,阅文集团(0772.HK)的市销率为3.48倍。美国巨头Reddit(RDDT.US)的市销率远高于中国同行,为11倍。这个行业的中国公司估值这么低,至少部分归因于中国公司手握大量用户生成内容,这些内容在中国高度敏感,存在可能遭受政府打压的巨大风险。 不过,知乎是中国同行中唯一一家尚未实现盈利的公司,说明为何它的估值偏低。接受雅虎财经调查的四家分析机构,并未透露是否预计知乎会在第四季度实现盈利,但至少一家认为该公司将在明年扭亏为盈。尽管知乎尚未有盈利,但雅虎财经5月调查的九家分析机构中,有八家给出了“买入”或“强力买入”的评级,表明至少分析机构还没有放弃该公司。 收入轻微下降 接下来,我们深入研究一下知乎的财务状况,这些数据似乎解释,它以牺牲收入增长为代价,以换取利润率的改善。正如我们已经指出,知乎一季度的总收入,从去年同期的9.94亿元下降至9.61亿元,降幅为3.3%。 虽然这是公司上市以来首次出现可疑的下跌,但它肯定不是一个巨大的意外。这是因为知乎去年的收入增长迅速放缓,去年初的季度同比增长33.8%后,第四季度仅增长了2.2%。 在总收入下滑的同时,知乎的营收成本却同比大幅下降了13.4%,至4.17亿元,因为它缩减或停止了拖累利润率的一些低利润服务。它所有的主要用户指标也都有所下降,尤其是平均月活跃用户下降13%至8,900万,降幅有些惊人。平均月付费会员数量这个更为重要的指标也略有下降,从去年的1,490万降至1,480万。这表明,知乎正在减少关注价值较低的免费用户,再次凸显了知乎对实现盈利的重视。 公司的三大业务类别中,有两个类别的收入都下降,其中营销服务营收下降16%至3.31亿元,原因是公司淘汰了一些利润率较低的产品。付费用户是公司最大的经济来源,其会员收入也有所下降,不过只是从一年前的4.55亿元降至4.5亿元。 至少从增长的角度看,公司唯一的亮点是职业培训收入,增长36%至1.45亿元。这部分业务仍是三大业务类别中最小的,但在过去一年,其占集团总收入的比例,已从年前的11%增长到目前的15%。 知乎在财报电话会议上大谈各种人工智能,但此类炒作几已成为内容为中心的互联网公司,对外例牌标榜的优势。虽然这样的内容,最终可能会给这个领域带来革命性的变化,但谁的技术最好?谁能想办法利用这些技术并将其变现?目前还远不明朗。 知乎的盈利之路并没有消耗太多资金,因此它有足够的时间实现盈利目标。截至3月底,公司的现金和短期投资为52亿元,仅比三个月前略有下降,与去年3月底的63亿元相差不远。 总言之,在对知乎的问答业务感兴趣的投资者看来,它似乎是一个喜忧参半的选择:一方面,它是该领域的领导者,很可能在不远的将来实现盈利;另一方面,它的收入已经开始缩水,可能在未来几年都不会恢复增长。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DouYu's revenue slides 30% in first quarter

群龙无首 斗鱼暂难扭转劣势

董事会主席在刑事调查中失联影响下,这家游戏直播运营商一季度收入下降30%,较上一季度23%的下滑有所加速 重点: 斗鱼一季度的大部分关键指标都下降20%或以上,包括收入下跌30%,每用户平均收入下降24% 自去年11月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因涉嫌开设赌场罪被逮捕以来,公司一直由一个三名成员组成的临时管理委员会领导 阳歌 斗鱼国际控股有限公司(DOYU.US)的名字意思是“奋斗的鱼”,但如今看上去更像是一条失去了头,在中国充满竞争和监管风险的游戏市场中奋力游动的鱼。这些挑战在公司周三公布的一季度业绩中非常突出,几乎所有主要指标都暴跌了20%或以上。 2021年与主要竞争对手虎牙(HUYA.US)的合并计划,被中国市场监管机构否决后,公司就陷入了困境。这笔交易是由两家公司共同的主要支持者腾讯(0700.HK)安排的。作为两家公司中规模较小的那一个,斗鱼似面临更大的生存挑战。 公司的收入在2020年达到顶峰,此后一直在下滑,因来自短视频服务的竞争加剧,不断侵占直播领域,导致它难以保持市场地位。雪上加霜的是,斗鱼在过去三年里,还受到一系列限制未成年人游戏活动的监管打击。 去年11月,联合创始人、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陈少杰因涉嫌开设赌场罪在成都被捕,进一步加深公司的困境。在4月底提交的年报中,公司称不知道陈少杰受到的指控,似仍在等待更确切的消息,然后再决定是否任命新的或代理首席执行官或董事会主席。 期间,公司由三人组成的临时管理委员会领导,其中唯一的“C级”成员是首席战略官苏明明。自2019年在纽约首次公开募股以来,公司从未有过首席财务官,最高财务负责人是财务副总裁曹浩,也是管理委员会三名成员之一。三人委员会中的另一名成员是任思敏,他是在委员会成立时才被任命为副总裁。 斗鱼的另一位联合创始人张文明于2021年辞去联席首席执行官一职。 这一切让我们认为,斗鱼在发展的关键时刻,看起来就像一艘没有船长的船。这导致它一季度的各项指标加速下滑,尤其是收入从去年同期的14.8亿元下降30%至10.4亿元。值得注意的是,这个下降速度,较去年第四季度23%的收入降幅有所加速,而那是陈少杰仍在公司发挥积极作用的最后一个时期。 投资者对最新报告不太满意,在周四的交易中斗鱼股价下跌2.3%。尽管存在诸多问题,但随着在美上市的中国股票普遍上涨,该股今年迄今其实上涨了大约6%,自3月底以来上涨约50%。 但即便如此,公司的市销率(P/S)依然很低,仅为0.45倍。虎牙的市销率为1.22倍,几乎是它的三倍,而中国领先的短视频平台之一快手(1024.HK)的市销率更高,达到1.89倍。 指标下滑 斗鱼营收下滑30%,与一季度几乎所有主要指标的走势一致。公司的用户正迅速流失,而留下来的用户花费也减少。 核心的直播业务营收从去年同期的13.6亿元,下跌41.5%至8.01亿元,仍占总营收的80%。曹浩表示:“虽然我们巩固了基本面,但仍面临宏观经济疲软、直播业务持续调整,以及运营不确定性带来的营收压力。” 公司的平均移动月度活跃用户(MAU)同比下降10%,至4530万,管理层将原因归咎于来自短视频网站的竞争。更令人担忧的是,季度付费用户更是从一年前的450万下降到340万,降幅高达24%。留下来的付费用户,在该平台上的支出也有所减少,季度每用户平均收入(ARPU)同比下降24%,从314元降至238元。 财报中一个小小的亮点是“广告及其他”业务收入翻了一番,增至2.39亿元,占收入的23%,而去年同期的占比仅为7.7%。管理层表示,重大进展大多来自较新的服务,比如基于语音的社交网络服务等。 不过,好消息转瞬即逝,斗鱼在财报中还披露,公司自愿与某些第三方主播历史非法活动相关的1.117亿元收益,退还给了相关部门。公司表示,已将这笔款项记为本季度的运营费用。公司没有进一步详细说明,不过时间似乎与涉及陈少杰的开设赌场调查有关。 公司表示,自愿退还资金对其业务“没有重大影响”。但这并不意味该公司未来不会面临处罚或其他监管行动,这可能是今后的另一个潜在风险。 这一额外开支,加上其他因素,削弱斗鱼的毛利润,使其下降了38%至1.09亿元,毛利率同比下降1.4个百分点,至10.5%。 公司报告本季度净亏损8,800万元,是公司连续第二个季度亏损,此前连续四个季度盈利。公司近期无需担心现金短缺,因截至3月底它持有现金67.6 亿元,仅略低于比去年年底的68.6亿元。 尽管如此,再次陷入亏损对公司来说,仍是一个重大挫折,这与陈少杰的失联大致相对应。因此,在陈少杰的问题得到解决,并且公司重新找到一位合适的掌舵人,带领公司渡过当前的难关之前,我们不会对它继续亏损感到意外。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The veteran Chinese social media platform been losing market share to video-based competitors such as Douyin, Kuaishou and Xiaohongshu.

微博竞争大收入降 望奥运会刺激广告

这家中国社交媒体老前辈近年被抖音、快手及小红书等竞争对手抢去不少市场 重点︰ 微博今年一季度营收同比下跌4%,广告营销及增值服务收入齐降 管理层预计下半年在奥运会及暑假带动下,广告业务表现会转优   裴梓龙 现代人习惯在网络追看热门话题,作为中国早期的社交媒体,拥有14年历史的微博股份有限公司(WB.US; 9898HK),更是获知影视明星及知名人物最新动向的重地。随着短视频平台如抖音及快手(1024.HK)的快速发展,微博正被后起之秀取代。 微博5月底公布了今年一季度业绩,净营收3.96亿美元,同比下跌4%,依固定汇率计算则持平;但净利润大幅下跌51%至4,944万美元,如在非公认会计准则(Non-GAAP)下,净利润则微减4%至1.07亿美元。 过去几年,各大社交媒体的广告收入都受到挑战,一来是内地整体经济复苏比预期慢,第二在抖音、快手及小红书等竞争下,作为老一辈的微博,自然被分去一大部分的广告收入。 去年微博的广告及营销收入已经同比下跌4%,四季度虽然同比增长3%,但今年一季度再次下跌,同比降幅达5%至3.39亿美元,环比下跌约16%,如果不包括来自阿里巴巴的广告收入,首季广告及营销收入同比也下降6%至3.37亿美元;至于另一业务,包括会员服务、在线游戏服务及社交商务解决方案等的增值服务,一季度收入也比去年同期下跌3%,至5,650万美元。 不过,在成本及费用比去年减少7%至2.96亿美元带动下,一季度经营利润增长3.3%至9,970万美元,经营利润率比去年同期提升两个百分点至25%。 事实上,作为老前辈的微博,活跃用户数增长已大不如前,去年12月的月活跃用户为5.98亿,同比净增约1,100万户,但今年3月的月活跃用户更降至5.88亿;至于日均活跃用户去年12月达2.57亿,今年3月只有2.55亿,更重要的是,微博在将用户变现的问题上碰上了瓶颈。 曾经,微博是美妆博主的重要阵地,吸引各大品牌大卖广告,但短视频平台崛起,网络营销转向直播带货及电子商务,各大博主网红转战抖音、快手、小红书等平台,加上微博本身欠缺直播带货“基因”,在现今的社交媒体大战中自然不利,管理层也直言一季度美妆行业的下滑,拖累公司整体收入五个百分点。 至于文娱板块方面,微博同样被短视频平台侵蚀,以往电影宣传都集中在微博,但现在正逐渐转向抖音,例如抖音去年举办“抖音电影奇遇夜”,便是剑指微博招牌“微博电影之夜”。 加码垂直领域 面对激烈竞争,微博主席曹国伟及行政总裁王高飞并没有坐以待毙,决定积极发展垂直领域,去年开始不断加码汽车、数码、游戏等垂直领域,并发起“价格战”吸引广告客户。根据《微博垂直领域生态白皮书》,去年微博垂直领域内容规模占比41%,垂直创作者规模同比增长14%,日均垂直热搜流量同比增长82%。 垂直领域战略的方向看似不错,但最令投资者忧虑的是变现能力。与抖音、小红书及快手等平台不同,微博是通过热搜来大量曝光品牌广告,其核心在于曝光及传播,这比着重于转化的短视频平台的营销模式大不同。 虽然这个战略暂时效果不佳,但微博管理层对下半年的广告收入较乐观,主要是因为有奥运会及暑假等带动广告收入,而在游戏行业转好的大环境下,游戏广告可成为主要驱动力。至于下半年广告策略,微博将提升微博平台上IP热点的售卖率,例如节目、影视赛事营销等;其次是加强客户热点营销,针对客户新品发布如汽车、手机等宣传,同时强化算法研究及投入。 不过投资者近年对微博热情减退,其美股股价过去一年累跌近四成,最近市值徘徊在21亿美元左右,比2018年高峰时蒸发超过92%,市盈率仅约7倍,大幅低于社交巨头Meta(META)、Snap(SNAP.US)及快手的32至142倍。 投行及券商大多认为微博估值偏低,其中瑞银的报告重申微博“买入”评级,预计奥运会将带动广告收入增长优于上半年,预估第三、四季度收入分别增长5%及7%,加上预测市盈率只有5倍,估值已反映广告业务增长低于同业,再下跌空间有限,目标价90港元,以最近股价比较,大约有三分一上升空间。 中银证券同样认为,微博在奥运会及暑假文娱热潮带动下,广告收入增速将优于上半年,预计2024至2026年的Non-GAAP净利润分别为4.31亿美元、4.82亿元及5.11亿美元,对应市盈率为5.2倍、4.8倍及4.52倍,维持“增持”评级。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Can pillow sales prop up Atour’s soft stock?

亚朵盈增价不增 未来要靠卖枕头?

亚朵酒店首季度业绩增长虽然强劲,但投资市场似乎对公司前景仍然审慎,股价未见有表现 重点: 公司一季度盈利增长逾13倍至近2.6亿元 "场景零售"成为一大增长动力,按年升逾两倍       刘智恒 去年内地旅游业在疫后复苏,当时大家还在怀疑,这或许是报复式反弹,但一年后的今天,国人旅游热潮仍然炽热,纵使大家也说社会正在消费降级,旅游却丝毫未受影响,当中酒店业成为受惠的一大行业。 既是酒店也是零售商的亚朵生活控股有限公司(ATAT.US)刚公布一份亮丽的一季度业绩,净收入按年增长接近九成至14.68亿元(2.03亿美元),股东应占溢利更大升13.3倍至2.58亿元,经调整后的净利润为2.61亿元,按年增长63.4%。 亚朵旗下拥有六大品牌,分别是A.T.HOUSE、亚朵S酒店、ZHotel、亚朵酒店、亚朵X酒店及轻居。集团的"两千好店"计划持续推进,首季新开97家酒店,总数已达1,302家,房间数量148,149间,按年增31.6%。今年四月,以亚朵为品牌的酒店数量达1,000家。 "场景零售"升幅惊人 在各项业务方面,管理加盟酒店的收入8.36亿元,按年大幅增长87%,相反受个别酒店装修影响,自营酒店收入跌10%至1.68亿元。最令人眼前一亮的,就是零售业务,收入按年劲升2.7倍至4.17亿元。 亚朵的零售业务,就是集团经常挂在嘴边的“场景零售”,简单讲是集团将客房内的用品向客人销售,旅客透过在亚朵集团旗下酒店的实际体验,可以向酒店购买房内的产品。目前零售分成三大类,“亚朵星球”专针对睡眠用具,“萨和”是香氛及个人护理品,而“Z2GO&CO.”则覆盖出行领域产品。 其中亚朵星球的枕头、被子、床垫销售量更是火爆,去年双十一,枕头更成为爆款产品,累积销售逾80万个。今年3月,亚朵星球推出深睡夏凉被,上市21天GMV快速突破千万元,并在4月拿下京东和抖音平台的被子单品销量冠军,同时也打入天猫平台销量前十大。 难怪市场有人说,亚朵经营酒店是副业,卖枕头才是主业! 股价表现乏善可陈 虽然业绩增长理想,但成绩表派发后,亚朵在美国的股价仅微升近0.5%报17.59美元。市场似乎未对亚朵有所青睐,过去大半年股价始终难逾20美元关口,自今年2月见每股最高19.8美元后,辗转回软,至今已较高位回落逾一成。 市场不愿意追捧亚朵,或许是对今年的旅游业前景仍然有所保留,毕竟疫后的爆发性增长是有尽头,而去年延至今年首季的好表现,能否持续再延伸下去?即使有所增长,但增速能否如之前理想等,投资者心中仍是有所怀疑,特别是在内地消费降级的环境,投资者会估计,当旅游热潮陆续回归正常时,酒店的增长也将停顿下来。 RevPAR渐回落 事实上,首季度的一些数据,也反映了市场的担忧并非无的放矢。亚朵旗下酒店平均可出租客房收入(RevPAR)只是328元,相比去年首季的337元及第四季度的358元,分别下跌了2.7%及8.4%。首季度的日均房价(ADR)为430元,较去年同期跌2.9%。至于入住率(OCC)方面也只能在73.3%,比去年同期高出不到一个百分点。 集团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王海军也不讳言,第二季度的RevPAR似乎较首季度面对更大压力,然而因为多种不确定性因素,集团暂难给出全年的RevPAR预测。面对此问题,亚朵只好退而求其次,先稳定入住率,他说:“从现在来看,今年的不确定性超出了我们之前的预期。在当前的环境下,我们的战略是优先稳定OCC基础,同时抓住收入方面的核心机遇。” 不过,亚朵较别的酒店仍有的优势,就是“场景零售”业务持续有增长空间。公司也指出零售业务还处于快速发展期,将续加强在基础建设、品牌推广、渠道等各方面的投入。 目前亚朵的滚动市盈率(Trailing PE)为18倍,较内地最大的酒店企业华住集团(1179.HK)的21倍略低,而且华住刚公布的季度盈利下跌33.4%至6.59亿元,相对来说,盈利持续上升的亚朵,其值博率来得要高。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