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fter zipping on to Wall Street, Zeekr faces long road ahead

极氪扭亏为盈路仍遥

刚于上月在美国上市的电动车企极氪公布首季业绩,亏损虽持续,但蚀幅则收窄 重点: 集团首季汽车销售收入按年劲升73%但按季下跌近23% 首五个月电动汽车交付近68,000台,只达全年目标近3成 刘智恒 近年电动汽车市场内卷惨烈,Gartner早前预测,过去十年间成立的电动车企,至2027年时,将有15%会被收购或破产。 对于这个估计,或许已是说得保守,但我们敢说,极氪有超过八成机会仍屹立于市场之上。不过,何时可以扭亏为盈,似乎暂未看到黑暗中的曙光。 吉利(0175.HK)旗下的电动车企极氪智能科技控股有限公司(ZK.US)公布上市后首份季度成绩表,总收入147.4亿元(20.3亿美元),按年大升71%,但股东应占净亏损仍达20.1亿元,按年收窄16%。若只计算汽车的收入,则上升73%至81.7亿元。 按季表现逊色 年度相比看似理想,然而与去年第四季度比较就似乎有点后劲不继,总收入按季跌9.9%,汽车销售更跌22.8%,整体毛利率11.8%亦较上季跌2.4个百分点。 虽然股东应占净亏损收窄32.6%,但深入分析,亏蚀能按季大减,全赖期内大幅削减成本所致。其中研发开支由上季的31.6亿元,大减12.3亿元至19.3亿元;销售及一般行政开支则由22.08亿元,减少2.56亿元至19.52亿元。 若研发开支的减少对未来技术发展没影响,确实对公司有利,倘若是要减亏损而为之,就令人担心,特别新能源汽车斗的就是技术,研发开支似乎一点也不能省。 最致命是电动汽车交付量,今年首季只有33,059台极氪,按年虽上升117%,按季却下跌16.6%。上市时,集团曾透露今年电动汽车交付量达23万台,可即使加上4月的16,089台及5月的18,616台,首五个月只交付了67,764台,只能达到目标的29%。 年内交付难达标 集团首席执行官安聪慧对首季交付量有如下表述:“同比增长117%,创下季度新高,距离全年交付目标230,000辆更近一程”,安聪慧说得轻描淡写,现实是在电动汽车行业内卷不断,消费力又显疲态下,他所说走近了一程,似乎与目标仍有相当距离。 事实上,业绩公布后,极氪的股价一度跌近一成,收市跌幅收窄,全日报22.12美元,跌6.5%。虽然仍较上月的上市价21美元略高,却较5月的高位32.243美元下跌逾3成。 投资市场似乎对极氪前景有相当保留,以目前新能源汽车市场情况,别说要扭亏为盈,能做到收支平衡已是了不起。 上月极氪上市时,安聪慧接受媒体访问时透露,有四大点支持集团发展。一是新能源车在中国的渗透率已超过50%,市场已迎来拐点。其次是极氪在新产品的投放除MIX外,年内还计划推出一款纯电SUV。三是中国市场的渠道下沉,极氪的350家门店中, 85%在一二线城市;今年将在三四线市场共70个点进行布局。最后是进军海外,去年11月起,极氪已在瑞典及荷兰等地开店,亦与中东及亚洲的经销商签定代理协议。 内卷战场竞争惨烈 安聪慧的如意算盘能否打得响,市场确有点怀疑。首先虽然中国电动汽车的使用量不断扩大,但别忘记,今天电动汽车市场是百骑竞走,龙头比亚迪(1211.HK, 002594.SZ)自不用说,造车三大势力“蔚小理”亦在努力不懈争逐市场,后面还有零跑(9863.HK)、哪咤及五菱,小米(1810.HK)更加是来势汹汹,还有海外巨人特斯拉(TLSA.US)等,整个行业似乎已进入红海市场,内卷严峻,而且市场销售的增长亦开始放缓。 至于极氪扬言有新款纯电SUV推出市场,但能否获市场欢迎暂属未知之数,事实各家车企的新款汽车排着队推出,极氪的新款要能突围而出,成功获得消费者欢心,并不容易。 说到进军下沉城市更有点让人担忧,极氪的定位较高端,大多车款平均售价在30万元水平,三四线城市的消费者未必可以容易负担得来,特别今天社会弥漫一种降级消费的气氛,就连蔚来(9866.HK, NIO.US)也要接受现实,大力发展20万元水平的“乐道”及10万元的“萤火虫”,而且不少电动车企早已用低价车款布局下沉市场,极氪要抢占一定份额,实在知易行难。 对于海外拓展,原本不失为车企的一大出路,但欧美各国已开始针对中国电动车企,并作出行动打压。上月美国也将中国电动车的关税提高了三倍,本月欧洲国家以中国政府补贴电动车企为口实,将于7月向内地制造的电动汽车征收关税,吉利被征收的关税为20%,此举毫无疑问将加重电动汽车的成本,导致中国车企在欧洲的竞争优势大打折扣。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Nio in diversification drive as it tries to stem its flood of red ink

蔚来止血的策略:往下打

蔚来首季度亏损持续,市场寄望刚发布的品牌“乐道”可在下半年获得销售佳绩 重点: 首季亏损52.6亿元,按年上升9.5% 集团预告走低价路线的品牌“萤火虫”将于明年推出 刘智恒 蔚来集团(9866.HK, NIO.US)今年首季又迎来一份亏损的成绩单,虽然大家明白,新能源汽车是要看未来,然而一年又一年,一季又一季,总不能无止境的等待,投资者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蔚来由李斌于2014年成立,至今已十个年头,连年亏损数以十亿元,由2018至2023年间,累计亏损超过800亿元(110.4亿美元),单计2023年,一年就蚀去211.5亿元,要不是李斌有超乎常人的融资能力,蔚来品牌早已消失在车企市场。 迟迟未能扭亏为盈,加上更多的海外国家要向中国电动车征收关税,公司希望转策略,进军低端市场,冀能力挽狂澜。 毛利率低烧钱惊人 再看看今年刚公布的首季度业绩,收入99.1亿元,按年下跌7.2%,较去年第四季度大跌42.1%。股东应占亏损52.6亿元,按年扩大9.5%,环比则收窄近6%。 亏损之余,其多项数据也不理想,毛利率更低至4.9%,较去第四季度下跌2.6个百分点,相对小鹏汽车(9868.HK, XPEV.US)的12.9%要低,更别说理想汽车(2015.HK, LI.US)的20.6%。单计汽车的毛利率为9.2%,较上一季下跌2.7个百分点,亦远远不及理想的19.3%。 集团的烧钱速度亦让投资者不安,首季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加上受限制现金共286.8亿元,较去年底大跌98亿元。2023年12月集团获阿布扎比旗下的投资机构CYVN基金注资22亿美元(159.5亿元),想不到一季就花掉近百亿元。 销售方面也不乐观,首季交付量只有30,053辆,按年及按季分别下跌3.2%及40%。虽然公司透露,四月及五月份交付分别达15,620及20,544辆,按月平均上升近32%;然而实际情况是集团在BaaS(电池租用)上作出调价和促销,给用户更多优惠才得以拉升销售量。六月开始,促销活动及优惠也完结,本月能否持续上升态势才最关键,否则光靠以价换量拉动增长,效果只是昙花一现。 事实上,蔚来首季业绩公布翌日,股价急跌7.6%,收报38.25港元,过去一年,公司的股价在高位的123.8港元跌了逾七成,投资者对它的评价,从股价走势就一目了然。 改策略布局多品牌 对于亏损不断,市场曾提出问题:“钱亏在哪里?”李斌的回应很简单直接,“亏在研发与基础设施的投入”。李斌指出,不管多困难,蔚来在研发上,每季度始终保持30亿元至40亿元的投入。基础建设去年投入30多亿元,用于新建1,035座换电站,以加大充换电网络的覆盖,预计今年再建1,000座。 李斌深明年复年的亏损不是办法,要扭转劣势,或至少减低亏蚀,从而让市场看到曙光,他下决心定下两大目标,一是要将销量稳步提升,而更为重要是优化毛利率。 要达到目标,李斌经过深思熟虑,认为高端市场空间有限,只占整体市场约10%,要实现规模经济,光打高端市场是不行,最后他的结论是多品牌布局,并进军中低端市场。 今年5月,蔚来公布第二品牌“乐道”,预计于9月交付;近日更透露,集团将迎来第三品牌“萤火虫”,首款产品计划明年上半年交付。 三大品牌的定位,蔚来主攻高端市场,针对商务兼家庭;“乐道”以家庭市场用户为要;“萤火虫”则定位精品小车,即是大众化市场。价格分别是在30万、20万及10万元,特点是都能换电。 是红海还是蓝海 李斌向市场展现雄图大计,未来能否逆转胜,暂时难下定论。然而,摆在眼前的是内地车企内卷不断,竞争惨烈,乐道针对的市场,其实已有特斯拉(TSLA.US)的Model Y、理想的L6及问界的M7,后来者小米(1810.HK)的SU7亦来势汹汹,可想而知乐道中途加入的这条赛道,并非什么蓝海市场,实际可能是一个红海,要杀出一条血路并不容易。 至于萤火虫所针对的低端市场,现时吉利(0175.HK)的“几何E萤火虫”的厂家指导价为6.98至8.98万元、零跑(9863.HK)的AYA只是 6.58万、五菱的“缤果”最低价仅需5.98万元,蔚来的萤火虫怎样去在这个市场分一杯羹,说来也不是一件易事。 之前有传,萤火虫将以欧洲为首个进军市场,原本出海对电动车企来说,不失为一条出路,可欧洲各国近年都看出内地车企的野望,以中国政府补贴电动车企为口实,将对中国制造的电动车征收关税,最高征收38%,预计于7月实行。早于上个月,美国也将中国电动车的关税提高了三倍。此等等无疑大大加重中国车企的成本,严重打击在海外的业务拓展。 马云曾说过:“今天很残酷,明天更残酷,后天很美好,但绝大部分人死在明天晚上,看不到后天早上的太阳。”蔚来又能否跨越明天,看到美好灿烂的阳光?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DiDi reports double-digit revenue gain

聚合平台蚕食下 滴滴冀出海破困局

这家常被称作“中国优步”的公司,连续第五个季度取得两位数收入增长,据报它正考虑在香港上市 重点: 滴滴出行一季度收入增长14.9%至491亿元,连续第五个季度取得两位数增长 这个叫车应用平台已摆脱早前的监管困境,但因竞争的缘故,加之对手使用聚合平台,市场份额遭到挤占 陈竹 在遭遇监管壁垒近两年后,滴滴全球股份有限公司终于在去年初开始恢复一点昔日的势头,因它面临的困难有所缓解。那些困难可以追溯到公司2021年6月在纽约的公开募股,当时它被指滥用用户数据,并遭到中国监管机构反对的情况下上市。 去年1月,被称作“中国优步”的滴滴跨过一座里程碑,其应用程序重新出现在中国的应用商店,在之前,因被监管机构处罚,被下架近两年。即便是在2022年6月退市后,公司仍继续发布财报。最新业绩报于5月底公布,显示滴滴正恢复部分势头,因它取得两位数的收入增幅,延续了之前四个季度的强劲增长。 不过,公司不太可能再回到中国共享出行服务领域的主导地位,因市场的变化,最明显是增长放缓和聚合平台的兴起,这些平台让新入局的竞争对手更容易站稳脚跟,并迅速获得发展。 滴滴公布一季度营收为491亿元,同比增长14.9%。此前四个季度,滴滴的营收增幅分别为19%、53%、25%和55%。 同样重要的是,这家曾经亏损的公司终于找到了一条通往盈利,至少是经调整后盈利的道路。在最新一个季度,尽管因持有小鹏汽车(9896.HK, XP.US)3.25%股份的投资损失,公司亦实现经调整净利润14亿元。这一消息肯定会缓解潜在新投资者的担忧,因为滴滴正准备重新上市,这极可能是在香港。 中国的网约车市场早已过了2010年代初的高增长期,当时滴滴通过一系列合并迅速发展,高潮是2016年收购优步(UBER.US)的中国业务。 与此同时,中国市场的竞争并没有减弱的迹象,至少有300家公司提供与滴滴直接竞争的服务。三家著名的竞争对手,名字相近的嘀嗒出行、程启科技有限公司和曹操出行,最近都已申请在香港IPO,争夺率先登陆资本市场往往会带来的估值溢价。在这里,我们应该指出,这场市场竞争并不是什么新鲜事,因为滴滴早在2020年就首次申请香港IPO。 聚合平台的兴起 在遭遇监管壁垒之前,滴滴几乎垄断中国90%以上的共享出行市场。它赢得这个地位,其一是通过吞并竞争对手,另外是提供补贴,这在该行业早期普遍存在,与优步和Lyft(LYFT.US)等公司在其他市场迅速成为主要参与者的做法类似。 滴滴在中国应用商店消失的18个月,为竞争对手侵占其主导地位提供了绝佳机会。尽管它仍然是市场领导者,但根据中国媒体趣解商业援引中国城市公共交通协会的数据,滴滴的市场份额在去年年底降至70%左右。 滴滴的份额下滑,在一定程度上也要归因于用户行为的转变,因为消费者越来越多地转向其他大型聚合式移动应用程序,来获取较小运营商提供的叫车服务。 阿里巴巴(BABA.US; 9988.HK)旗下的热门地图应用高德,以及中国的互联网搜索引擎百度旗下的百度地图,就是其中两款主要对手。还有一个竞争者是专注于线上到线下(O2O)服务的食品配送巨头美团(3690.HK)。美团最初利用自己的司机,建立了一项与之竞争的服务,但后来退出,现在提供的是类似于高德地图和百度地图的聚合服务。 根据中国交通部的数据,4月份此类聚合平台上完成的网约车订单总数为2.32亿单,占总订单的26%,较2023年4月的1.96亿单增长了18%。 越来越多的人使用这种聚合平台提供的网约车服务,这对数以百计的小型公司很有吸引力,它们缺乏大量预算来开发自己的高质量应用程序和做营销,而是依靠这些平台来联系消费者。 这一趋势帮助了一些实力强大的第二梯队玩家,比如正在申请上市的曹操出行。这些公司有望通过充当行业整合者而实现增长,因为基于反垄断,监管机构不太可能批准滴滴未来的收购。它们显然希望投资者会认同其通过这些聚合平台来侵蚀滴滴市场份额的战略。 滴滴也调整了战略,允许其他网约车公司将服务整合到它的平台上。但显而易见,这种做法也存在着局限性,因为这些小公司会对主要竞争对手如此密切地合作持谨慎态度。根据咏竹坊的调查,在首都北京,滴滴的平台仅提供四种来自其他叫车服务供应商的选择,而高德地图提供超过60个选项。 不过,最新财报显示,尽管竞争激烈,滴滴可能正逐步夺回失去的部分市场份额。  我们还应该指出,最近两位数的增长,一定程度上是受其海外扩张所推动,海外扩张将日益成为该公司的一大重点。在遭到打压前,滴滴已经开始海外扩张了,目前在墨西哥、日本、巴西和埃及等十几个国家开展业务。 虽然面临来自聚合平台的挑战,但短期内滴滴在国内市场不太可能有劲敌的存在。要想向投资者展示一个令人信服的故事,它需要证明自己能保持在中国的领先地位,同时在国际市场上取得重大进展,因在国际市场上,它经常与优步和其他当地出租车公司直接竞争。今年第一季度,这些市场仅占其收入的5%。 潜在投资者还将密切关注滴滴持续盈利的能力,由于激烈的竞争和监管审查这一点变得越来越困难。政府最近出台了干预措施,要求平台运营商降低抽成,以保护司机权益,提高他们的收入。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Lenovo makes critical calculation with Middle East pivot

联想中东寻出路 引沙特基金一石多鸟

联想与沙特基金旗下的Alat合作,除在沙特首都利雅得设地区总部外,亦能获取对方的资金助力 重点: 联想加强在中东与非洲的发展,以减低美国业务的风险 Alat认购联想20亿美元的可换股债券,后者得以强化财务状况   刘智恒 这次并不是沙特王子来香港开设家族基金的闹剧,而是扎扎实实的“强强联合”! 自从中美争拗发生后,不断有外国投资者将资金撤走,据国际金融协会的数据,2023年外资在中国的股债市场减持量,总计净流出达822亿美元(5,945亿元)。正当欧美资金调离中国时,中东的资金彷如沙漠中的清泉,为内地财金市场注入动力及生气。 联想集团有限公司(0992.HK)近日就公布,与沙特阿拉伯王国的主权财富基金Public Investment Fund旗下的Alat,订立战略合作框架协议。Alat主要负责创建电子和先进工业领域的全球业务,拥有达1,000亿美元的投资预算。 根据协议,联想将在沙特首都利雅得设立中东和非洲的地区总部,包括一个客户中心和一个面向该区的研发中心,同时集团将在沙特兴建个人计算机与服务器制造基地,进一步扩大全球布局。Alat为联想提供支持和协助,以确保战略合作顺利实施。 另外,联想向Alat发行20亿美元三年期可换股零息债券,换股价每股10.42港元,到期时可悉数转换成14.99亿股,相当于联想扩大后股本约10.78%。换股价较公司过去30个交易日的平均加权价有10%溢价,但较公布协议前的交易日却有10.3%折让。 联想董事会同时亦批准发行 11.5亿份三年期认股权证,发行价1.43港元,集资16.4亿港元。认股权证行使价每股12.31港元,较公布前一天的收市价有5.9%溢价。 市场犹豫 联想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杨元庆表示:“通过这次强有力的战略合作,联想集团将拥有更多的资源和更大的财务灵活性,进一步加速转型并拓展业务,把握中东和非洲地区的巨大增长机会。” 或许是可换股债券的行使价较公布协议前一天收市价有较高折让,又或大市气氛转淡,市场有点犹豫,公布发出当天,联想股价不升反微跌近1%,收报11.52港元。不过,联想今年股价整体表现向好,上周五收市报10.65港元,较2月的低位7.8港元上升36%。 事实上,联想早前公布的第四季度业绩,虽然收入及盈利按年分别上升9%及118%,但按季就下跌12%及26%,与第二季度比较,亦低4%及0.4%。目前投资银行给予联想的目标价在12至14港元水平,与现价贴近,未来股价能否再进一步,需视乎未来一两季的业务情况,才可清晰确定未来走向。 一举多得 今次与Alat的合作,对联想来说或许是一个突破口,而且对集团下一步走向有一定帮助。首先,中国与西方国家持续紧张的关系下,联想的发展实在蒙上一层阴霾。一如之前,美国也有声音要求政府部门禁用联想的计算机,虽然最终没有什么特别回响,但不稳定性始终存在,毕竟中国在半导体、光伏、医药甚至电动车等,都先后被欧美等国家制裁或打压,很难保证联想会否成为另一个目标。 因此,联想逐渐加大在中东及非洲的发展,成立大型总部及基地等,都有助减低地缘政治的风险,特别生产地设在当地,也较少引起欧美国家针对产品来源地的口实。 目前联想地区收入最大是美洲,占去年全年收入的34%,中东非洲的占比没有清楚列出,只将两地与欧洲一并计算,占比是28%。然而中东国家近年锐意拓展科技,而非洲国家经济又不断发展,毫无疑问是一个颇具潜力的市场。经济学人智库较早前发表的报告预计,非洲经济增长将由2023年的2.6%升至2024年的3.2%,位居全球第二。联想与沙特的合作,若能早着先鞭,其部署有机会能迎着两个地区的发展而受惠。 业务以外,是次合作带来20亿美元资金,大大坚实联想的现金基础。集团也表示,所得款项将用于偿还现有债务、补充营运资金及一般企业用途。据去年财报披露,联想年内有多项债券到期,总金额近36亿美元,虽然流动资金也有相近数目,但今次新发行的可换股债券,可以完全偿还债项之余,增加许多额外资金额,为集团未来拓展及研发提供了支持。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Smart Share Global's revenue dives

转模式收入劲挫 怪兽充电能否逆转胜?

这家以手机充电机柜网络而闻名的公司,首季度陷入亏损,结束连续四个季度盈利的势头 重点: 怪兽充电一季度收入暴跌逾50%,因在业务转型期间核心充电服务大跌 公司正逐步将充电宝机柜网络的运营责任转移给合作伙伴 阳歌 充电宝运营商怪兽充电名副其实地吓坏了投资者,后者在看到公司一季度的财报后纷纷抛售股票。经营业绩显示,随着公司为提高长期盈利能力而进行转型,它首季的收入下滑速度急剧加快。 至少在短期内,这转型对公司来说有点痛苦。公司的官方名称叫Smart Share Global Ltd.(EM.US),它旗下以怪兽充电作为品牌的充电宝机柜里,装满可供租用的智能手机充电宝,在全国各地的餐馆、商店和其他零售场所随处可见。 周一上午公布最新业绩后,公司股价暴跌逾20%,市值缩水近4,000万美元,不过后来收复部分失地,收盘时下跌约10%。在这里,我们应指出,即使经历了周一的抛售,该股今年迄今仍上涨70%以上,使其成为在美上市中国股票反弹的领头羊,在这轮走势中,中国ETF-iShares MSCI(MCHI.US)从1月底的低点上涨逾20%。 因此,从某程度上讲,大规模抛售可能只是代表部分获利回吐。但下跌似乎也反映了公司进行转型之际,最新业绩中出现了一些令人担忧的趋势。总说中国消费支出疲软,似乎并不能解释全部原因,公司首席财务官辛怡称,4月和5月消费“仍有些疲软”。 按去年启动的转型计划,怪兽充电正减少在直营模式上的投入,而是将手上的机柜出售给第三方运营商,基本就是机柜所在的商店拥有者。然后,公司通过提供支付服务等,以及向合作伙伴实际销售机柜和充电宝,从而收取费用。 首席执行官蔡光渊在公司财报电话会议上表示:“从直营模式向网络合作伙伴模式转型,虽然在某些地区会导致一次性成本的产生,但对于公司保持长期财务健康,具有重要战略意义。” 这些一次性成本可能是导致怪兽充电在一季度陷入亏损,结束了连续四个季度盈利。不过,公司经调整后(通常不包括基于股票的员工薪酬)的业绩,仍保持连续第五个季度盈利。 怪兽充电的发展阵痛充分体现在营收上,收入同比暴跌51.7%至3.97亿元。虽然公司将此归咎于转型(我们稍后再来详细讨论),但我们也应该指出,下降速度较上季的18.3%同比大幅加快。 在此轮抛售后,目前怪兽充电的市盈率为17倍。运营共享充电宝的类似公司并不多。但运营着中国共享经济公司美团(3690.HK)的市盈率要比它高得多,为47倍。民宿共享股Airbnb(ABNB.US)的市盈率和它略接近一些,为20倍。 或许是先苦后甜 怪兽充电的转型很像上世纪80年代酒店业的情况,当时万豪(MAR.US)和希尔顿(HLT.US)等公司,都放弃了自己的物业资产,转型为同名酒店的管理者,而酒店的所有权则属第三方物业。 这种模式的资本密集程度,远低于实际的资产所有权,因此像怪兽充电这样的公司,无需拥有所有柜机和充电器。相反,资产所有权和维护的负担,落在了业务合作伙伴身上,而怪兽充电通过向这些合作伙伴收取硬件销售和服务费来获取盈利。 公司打算继续将直营模式作为业务的一部分,不过辛怡承认,业务组合中的这个部分“在盈利能力方面仍有些不足”。 截至3月底,怪兽充电网络中近80%的机柜由业务合作伙伴运营,剩余20%为自营。与一年前相比发生了巨大转变,当时只有58.8%的机柜(在财报中称为“点位数”)由第三方运营。截至3月底,其合作伙伴总数达到1.1万个,同比增长3,800个。 随着更多的直接运营业务,第三方运营者从手机充电费中的分成也在增加。因此影响了怪兽充电的收入,因而令其移动充电服务收入从上年同期的8.13亿元,下降了53.5%至3.78亿元。销售充电宝和充电机柜给合作伙伴的收入,则从去年同期的1,170万元跃升至1.64亿元。此外,来自充电解决方案(如前述支付服务)的收入,也从去年的零增加到了5,900万元。 我们预计,随着公司新业务模式的成熟,这些较新的模式,即机柜销售和充电解决方案,将继续以强劲的速度增长。唯一跟踪该公司的分析机构预计,公司今年的收入将下降25%,但下半年降幅应该会开始放缓。 除了降低资本成本外,新的业务模式似乎也使怪兽充电有所受益,营销成本大幅降低。最近一个季度,营销成本从去年同期的6.65亿元降至2.05亿元,降幅约为三分之二。 正如我们之前提到,公司本季度亏损30万元,扭转了去年同期盈利1,080万元的局面。虽然经调整后的业绩仍实现了盈利,但经调整盈利380万元与去年同期盈利1,710万元相比大幅下降。 总言之,怪兽充电正在服用一些苦口良药,在短期内会影响业绩,但可以确保其长期盈利能力。对于此举,我们一般来说是认可的,这最终应会带来一个更为精干的“怪兽”,甚至有可能通过吞并竞争对手来实现增长。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Can pillow sales prop up Atour’s soft stock?

亚朵盈增价不增 未来要靠卖枕头?

亚朵酒店首季度业绩增长虽然强劲,但投资市场似乎对公司前景仍然审慎,股价未见有表现 重点: 公司一季度盈利增长逾13倍至近2.6亿元 "场景零售"成为一大增长动力,按年升逾两倍       刘智恒 去年内地旅游业在疫后复苏,当时大家还在怀疑,这或许是报复式反弹,但一年后的今天,国人旅游热潮仍然炽热,纵使大家也说社会正在消费降级,旅游却丝毫未受影响,当中酒店业成为受惠的一大行业。 既是酒店也是零售商的亚朵生活控股有限公司(ATAT.US)刚公布一份亮丽的一季度业绩,净收入按年增长接近九成至14.68亿元(2.03亿美元),股东应占溢利更大升13.3倍至2.58亿元,经调整后的净利润为2.61亿元,按年增长63.4%。 亚朵旗下拥有六大品牌,分别是A.T.HOUSE、亚朵S酒店、ZHotel、亚朵酒店、亚朵X酒店及轻居。集团的"两千好店"计划持续推进,首季新开97家酒店,总数已达1,302家,房间数量148,149间,按年增31.6%。今年四月,以亚朵为品牌的酒店数量达1,000家。 "场景零售"升幅惊人 在各项业务方面,管理加盟酒店的收入8.36亿元,按年大幅增长87%,相反受个别酒店装修影响,自营酒店收入跌10%至1.68亿元。最令人眼前一亮的,就是零售业务,收入按年劲升2.7倍至4.17亿元。 亚朵的零售业务,就是集团经常挂在嘴边的“场景零售”,简单讲是集团将客房内的用品向客人销售,旅客透过在亚朵集团旗下酒店的实际体验,可以向酒店购买房内的产品。目前零售分成三大类,“亚朵星球”专针对睡眠用具,“萨和”是香氛及个人护理品,而“Z2GO&CO.”则覆盖出行领域产品。 其中亚朵星球的枕头、被子、床垫销售量更是火爆,去年双十一,枕头更成为爆款产品,累积销售逾80万个。今年3月,亚朵星球推出深睡夏凉被,上市21天GMV快速突破千万元,并在4月拿下京东和抖音平台的被子单品销量冠军,同时也打入天猫平台销量前十大。 难怪市场有人说,亚朵经营酒店是副业,卖枕头才是主业! 股价表现乏善可陈 虽然业绩增长理想,但成绩表派发后,亚朵在美国的股价仅微升近0.5%报17.59美元。市场似乎未对亚朵有所青睐,过去大半年股价始终难逾20美元关口,自今年2月见每股最高19.8美元后,辗转回软,至今已较高位回落逾一成。 市场不愿意追捧亚朵,或许是对今年的旅游业前景仍然有所保留,毕竟疫后的爆发性增长是有尽头,而去年延至今年首季的好表现,能否持续再延伸下去?即使有所增长,但增速能否如之前理想等,投资者心中仍是有所怀疑,特别是在内地消费降级的环境,投资者会估计,当旅游热潮陆续回归正常时,酒店的增长也将停顿下来。 RevPAR渐回落 事实上,首季度的一些数据,也反映了市场的担忧并非无的放矢。亚朵旗下酒店平均可出租客房收入(RevPAR)只是328元,相比去年首季的337元及第四季度的358元,分别下跌了2.7%及8.4%。首季度的日均房价(ADR)为430元,较去年同期跌2.9%。至于入住率(OCC)方面也只能在73.3%,比去年同期高出不到一个百分点。 集团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王海军也不讳言,第二季度的RevPAR似乎较首季度面对更大压力,然而因为多种不确定性因素,集团暂难给出全年的RevPAR预测。面对此问题,亚朵只好退而求其次,先稳定入住率,他说:“从现在来看,今年的不确定性超出了我们之前的预期。在当前的环境下,我们的战略是优先稳定OCC基础,同时抓住收入方面的核心机遇。” 不过,亚朵较别的酒店仍有的优势,就是“场景零售”业务持续有增长空间。公司也指出零售业务还处于快速发展期,将续加强在基础建设、品牌推广、渠道等各方面的投入。 目前亚朵的滚动市盈率(Trailing PE)为18倍,较内地最大的酒店企业华住集团(1179.HK)的21倍略低,而且华住刚公布的季度盈利下跌33.4%至6.59亿元,相对来说,盈利持续上升的亚朵,其值博率来得要高。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EDA shares jump in trading debut

预售库存模式奏效 EDA有机获更高估值

上周这家电商物流服务提供商的股价在首个交易日上涨84%,不过随后回吐了部分涨幅 重点 受惠中国跨境电商对物流服务的强劲需求,EDA去年营收增长71% 公司的“预售库存模式”或能为其带来优势,因竞争对手Temu和Shein使用的直邮模式在美国受压 阳歌 最近,Temu和Shein可能是万众瞩目的焦点,因它们以极低的价格销售流行服饰和其他电商小物件,这些东西直接从中国的工厂邮寄给西方消费者。但新上市的EDA集团控股有限公司(2505.HK)为跨境电商提供了另一种选择,这个选择颇具吸引力,尤其是在Temu和Shein受到美国政客抨击的情况下。 上周,EDA的股票在香港上市,以每股2.28港元的价格出售9,760万股,筹集资金2.23亿港元,并在首日上涨逾80%。自首日上涨以来,该股已有所回落,但上周五收盘价3.44港元,仍比发行价高出51%。 EDA运营着一系列基于云的服务,为面向美国、欧洲和澳大利亚销售产品的跨境中国电商提供物流服务。从中国境内的头程国际货运服务,到目的地国家的尾程履约服务,覆盖相当广泛。 按最新股价计算,公司的市盈率(P/E)为20倍,虽然还算不错,但也不是太令人兴奋,市销率(P/S)为1.16倍,同样也不错,但并不算惊人。其市销率低于微盟集团(2013.HK)的1.65倍,但远高于宝尊电商(BZUN.US; 9991.HK)的0.13倍,这两家公司都是中国国内电子商务商家的服务供应商。美国巨头Shopify(SHOP.US)和Salesforce (CRM.US)的市销率都要高得多,分别为10倍和6.5倍。 EDA市销率低于全球巨头,可能在一定程度上因其规模相对小。即便经历了IPO后的大幅上涨,公司的市值仍相对不高,仅为15亿港元。根据公司2月首次提交的招股说明书,在同类公司中并不处于领先地位,按2022年的营收计算,公司在出口电子商务供应链解决方案供应商中排名第七。 近年,随着中国政府鼓励厂家直接向海外消费者销售商品,通过电子商务向海外销售中国商品的生意一直在迅速增长。根据招股说明书中的第三方数据,2017年至2022年期间,此类电子商务出口的B2C市场,按商品交易总额(GMV)计算每年增长28.4%,2022年达到3.22万亿元。未来几年,增长预计会放缓至每年13.4%,到2027年达到6万亿元。 快速增长导致对类似EDA的这种服务需求激增。2017年至2022年,B2C出口电商供应链解决方案市场年均增长率为28.8%,2022年达到4,020亿元。EDA表示,快速增长的部分原因是疫情,因很多商店关门,人们转向网上购物。公司还表示,预计2022年到2027年,年增长速度将放缓至9.1%左右。 预售库存模式 2014年,EDA成立于南方新兴城市深圳,在2021年被中国联塑(2128.HK)收购前,它在大部分时间都是创始人刘勇控制的独立公司。中国联塑决定拆分EDA,好使更灵活开展从中国往东南亚的物流业务,包括自行筹资。 与Temu和Shein等知名公司不同之处,在于EDA采用的商业模式,公司将货物储存在最终销售地所在国的仓库中。这样的“预售库存模式”可以在客户下单后迅速交货。为了促进这模式的发展,EDA在美国与40家当地仓库运营商合作,在加拿大则有六家,在德国、英国和澳大利亚共有七家合作单位。 相比下,Temu和Shein等公司采用的是直接从中国向买家所在国运送产品。这系统库存积压的风险较小,但交货时间太长,而且退货也不太方便。 最近,直邮模式也面临新的风险,目前Shein和Temu在美国销售跨境电子商务产品而无需支付进口关税,美国正在寻求堵住这个漏洞。如果堵上了,它们的商品价格就要上升,那就失去一个重要优势。这样将有利于EDA和其他使用预售库存模式的公司,因它们的所有商品都已经支付了进口关税。 在财务方面,EDA过去两年的增长看起来相当强劲,这在一定程度上解释为什么它最新的市盈率和市销率看起来相对较低。去年,公司的营收从7.09亿元跃升至12.1亿元人民币,增幅达71%,再对上一年的增长率则只有21%。 与我们写过的许多新上市公司不得不依赖少数客户的情况不同,EDA因客户的高度多样化而显得相对有吸引力。在过去三年,公司的850家客户中,排名前五的客户仅占其收入的三分之一。每年最大客户约占营收的12%。 过去三年,公司的毛利率一直保持在15%至16%之间,看起来倒是符合大家对物流运营商的预期,尽管EDA喜欢指出,它使用的是依赖第三方提供大部分物流的“轻资产”模式。公司的利润相对较高,去年实现利润6,940万元,似乎没有任何现金问题,过去三年每年都有正现金流。 归根结底,市场地位和专注于几个关键市场而言,公司看起来相对稳固。随着Temu、Shein和其他使用直邮模式的公司遭受指责,该公司也可能从中受益。对投资者来说,其规模较小可能是一个缺点,不过一些人可能会认为,由于增长潜力稳健,它可能应该获得更高的估值。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