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nko signs Saudi Arabia joint venture

与沙特企业设合资 晶科能源进军中东

公司宣布与两家当地企业成立一家价值10亿美元的合资企业,在中东生产尖端太阳能电池板 重点: 晶科能源与沙特阿拉伯两家合作伙伴成立一家10亿美元的合资企业,年产10吉瓦太阳能电池和10吉瓦太阳能组件 此次合作正值中国太阳能公司在全球范围内扩大制造规模,沙特阿拉伯也在能源之外发展多元化经济 阳歌 太阳能电池板巨头晶科能源股份有限公司(JKS.US; 688223.SH)成为最新一家踏上中国出口列车的公司,这列车越来越多地途经中东,并在沙特阿拉伯停留,沙特阿拉伯是该地区最富有的国家,同时也有着清洁能源雄心。 这家领先的中国太阳能电池板制造商周二宣布,与两家当地合作伙伴在沙特成立一家10亿美元的合资企业,生产尖端太阳能产品。其中一家合作伙伴是Renewable Energy Localization,被誉为该国“可再生和绿色能源技术制造领域全国龙头”,由该国的主权财富基金公共投资基金全资拥有。另一家企业是Vision Industries,这是一家沙特投资机构,专注于绿色能源技术。 此次合作对晶科能源和沙特来说都是个好主意,也是中国制造业与沙特阿拉伯资金之间关系日益甜蜜的一部分。 从晶科能源的角度来看,新工厂将扩大其全球生产设施网络,它们生产的太阳能电池板将避开西方对中国产品日渐增长的保护主义。对于沙特阿拉伯来说,这座大型工厂将帮助它实现自己的绿色能源生产目标,同时还能利用晶科能源领先的N型太阳能电池技术,跻身全球太阳能制造阵线。 这个消息公布之际,中国太阳能行业供应着全球80%以上的太阳能电池板,却因全球价格战而遭受重创,而这场价格战,是过去十年中国积累起来的过剩产能后果。美国和欧盟都呼吁中国减少或停止对产能建设的强力政府支持,称这扭曲了全球市场,令它们国家的制造商处于不利地位。 美国更进一步,从下个月开始把进口自中国的太阳能电池关税,从之前的25%提高到50%。欧盟尚未采取任何类似行动,不过它最近出于类似原因,对中国电动汽车(EV)开征反倾销关税。 晶科能源宣布成立新合资企业,为其陷入困境的美国上市股票注入了一些急需的活力。在周二的交易中,该股上涨7.3%,但由于对价格战和保护性关税的担忧,股价仍接近四年来的低点。 分析机构对该公司也相当悲观,对于这种高增长新兴行业的公司来说,这种情况很少见。雅虎财经调查的四家分析机构中,没有一家推荐该股。其中一家对其评级为“持有”,两家将其评为“表现不佳”,最后一家将其评为“卖出”。 这种悲观情绪反映在晶科能源的市盈率(P/E)上,仅为3.3倍,这是纺织或钢铁等利润率低、增长潜力有限的传统行业会出现的情况。这个数字在太阳能行业处于垫底的水平,落后于阿特斯太阳能(CSIQ.US)的5.8倍,也远不及中国隆基绿能(601012.SH)和美国第一太阳能(FSLR.US)的23倍。 重大新增产能 从投资10亿美元,计划年产10吉瓦太阳能电池和10吉瓦太阳能组件来看,在沙特的这家新工厂规模相当大将大大提高晶科能源目前的N型电池产能。去年底,公司的N型电池产能约为70吉瓦。这种电池被视为业内最先进的产品,也是新合资企业的重点。 晶科能源董事长李仙德表示:“此次合作是我们全球化战略执行的又一个重要里程碑,将进一步帮助我们优化全球制造和营销基础设施,并提升我们的全球竞争力。” 沙特工厂将成为晶科能源在美国、马来西亚和越南的其他海外制造设施的补充,是中国太阳能公司增加海外制造趋势的一部分。晶科能源是进军沙特的第一家大型企业,不过在越南和马来西亚设厂的隆基绿能表示,它也可能考虑在这个中东国家和美国设厂。晶科能源的竞争对手天合光能(688599.SH)在泰国和越南有厂,晶澳科技(002459.SZ)也在马来西亚有厂。 虽然东南亚通常是中国厂家的热门市场,但沙特阿拉伯的崛起才刚刚开始。这很大程度要归因于该国利用其庞大的现金储备,在石油和天然气外发展多元化经济,进入新能源和游戏等新兴产业。中国个人电脑巨头联想集团(0992.HK)于5月宣布了一项类似的合作,将与公共投资基金管理的另一家实体Alat合作,在沙特阿拉伯建设一座大型工厂。 虽然最新消息给晶科能源的股价带来了一些急需的提振,但至少从其财务状况看,投资者短期内很难对该公司兴趣大增。由于全球需求旺盛,年出货量近乎翻一番,该公司去年的收入增长了43%,达到1,190亿元。由于我们之前提到的产能过剩和价格战,预计增长将在今年陷入停滞,分析机构预计它的收入实际上会比去年略有下降。 公司的利润率和利润趋势看起来也不太乐观,原因同样是价格战。晶科能源今年一季度的毛利率为11.9%,较去年同期的17.3%下降了5个百分点以上。公司一季度的利润,也从去年同期的7.89亿元下降至6.09亿元,分析机构预计今年的年利润将比2023年下降一半以上。 总言之,这家新合资企业是晶科能源的一个小亮点,但在开始投产前的至少一年内,它不会给业务带来任何有意义的贡献。该公司的超低估值,可能也会为认为其股票超卖的投资者带来一些激励。但从商业角度来看,我们可能还需要再等至少一年或更久,才能看到公司有更积极的故事可讲。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Hesai sues Defense Department

禾赛的未来 还看能否在黑名单除名

这家自动驾驶技术公司已提出动议,要求推翻美国国防部认定禾赛与中国军方有关联的裁定 重点: 自1月美国国防部将禾赛列入“中国涉军企业”清单以来,禾赛在纳斯达克挂牌交易的股票已下跌42% 这家自动驾驶技术公司正透过讼诉要求从清单中移出,其首席执行官表示,今年对美国市场的依赖将大幅下降 谭英 2023年初,禾赛科技((HSAI.US)在纳斯达克公开募股,筹集资金1.9亿美元,是近两年时间里,中国公司在美国上市集资规模最大的其中一个案例,一些人因此预测,此类IPO即将回归。公司也是首批在境外上市的中国自动驾驶技术研发商,占全球激光探测与测距(LiDAR,简称激光雷达)技术市场约47%的份额。其股票在上市交易首日上涨10.8%,似预示着前途光明。 时间快进到一年半后的现在,禾赛早期的盛景已褪去,面临着政治和自动驾驶市场发展速度不及预期的双重压力。 早在2023年11月,该公司就首次陷入政治困境,当时美国政界人士呼吁美国商务部和国防部,“阻止有敌对国家支持生产的激光雷达公司”进入美国。随后,美国防部在1月底指控禾赛是一家中国“军民融合”公司,就在不久前,禾赛在密歇根州注册了一家名为“American Lidar”的公司。 禾赛一直在争取从美国国防部的清单中除名,最近一次是7月3日在美国哥伦比亚特区地方法院,向美国国防部提出简易判决动议。其法律团队来自著名的艾金∙岗波律师事务所(Akin Gump Strauss Hauer & Feld),认为美国防部的裁定“武断、不合逻辑且违法”,并要求撤销这一裁定。 在最新和早期的回应中,禾赛称其对中国国防工业的基础没有任何贡献,只研发用于民用和商用车的技术。被列入美国防部的1260H清单并没有让禾赛受到任何具体处罚,比如禁止与美国合作伙伴合作。但此举发出了一种警告信号,可能会让其他公司不愿成为其供应商、客户或研发合作伙伴。 禾赛的律师在收到的备忘录副本中,详细说明美国国防部的裁定,他们被告知“已进入……处理队列”,排在大约3,178个待处理申请之后,预估处理的时间为2024年8月。禾赛在最新文件中表示,在公司申诉后,备忘录于5月公布,显示被列入清单的法律依据,是其与中国新能源汽车行业的监管机构工业和信息化部(MIIT)有关联。 在一起发生在2021年的著名类似案件中,智能手机制造商小米(1810.HK)在被美国防部,列入被指控与中国军方有关联的公司清单后成功上诉。在那起案件中,美国国防部后来承认,它是在得知小米创始人雷军也被中国工信部,誉为“优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建设者”后做出的裁定。 虽然此类争斗似乎只是给中美商业的持续政治化增加了数据点,但这类事件对单个公司而言可能意义重大。本月提交最新动议后,禾赛的股价小幅上涨2%。但自IPO以来,该股已下跌近81%,年初至今已下跌48.6%,仅今年一年,公司市值就蒸发了5亿多美元。 自动驾驶热 随着自动驾驶技术的兴起,禾赛所涉足的激光雷达技术,在全球范围内蓬勃发展。这种技术应用广泛,从无人驾驶出租车到高端电动车。此外还有无人驾驶卡车、无人清扫车和机器人送货员,所有这些产品都需要用激光来帮助导航,和避开路上的障碍物。禾赛去年超过92%的收入来自激光雷达产品,1.4%来自气体检测产品,其余大部分来自工程设计和开发服务。 在5月份的一季度财报电话会议上,CEO李一帆将美国国防部的调查结果,归咎于竞争对手提供的错误信息。但投资者可能会将这场争执,视为禾赛在美国市场前景变暗的又一步。 李一帆估计今年的收入在3.5亿至4亿美元间,比公司之前的预测低5,000万美元。尽管2023年北美销售额达到7.48亿元,占禾赛销售额的40%,但李一帆表示,2024年该区域的销售额可能仅占总收入的20%。 也不全是坏消息。在电话会议上,李一帆预计今年的激光雷达销量将达到50万台,是2023年22.21万台的一倍多。一季度,汽车高级辅助驾驶系统产品交付量为52,462台,同比增长86.1%。激光雷达总交付量为59,101台,同比增长69.7%。除了激光雷达,禾赛还销售机器人气体检测系统,这构成了其余的收入。 李一帆表示,受无人驾驶出租车行业需求疲软影响,禾赛一季度净收入3.59亿元,同比下降16.5%,与上一季度37%的增幅形成鲜明对比。综合毛利率从去年同期的37.8%,上升1个百分点至38.8%,净亏损从2023年一季度的1.19亿元,收窄至2024年的1.07亿元。李一帆还公布了近期与两家新的全球汽车原始设备制造商(OEM)的合作,在全球前十大汽车原始设备制造商中,有六家是禾赛的客户。 “随着市场份额和交付量不断增长,我们每台激光雷达产品的生产成本会降低,提高我们在价值成本方面的竞争优势,并使我们提供给合作伙伴的建议时更具吸引力。”李一帆在电话会议上说道。“此外,有效的成本管理措施和实施的飞轮战略,使我们距离实现盈利更近了。” 尽管投资者普遍对禾赛持悲观态度,但分析机构基本上仍乐观。今年6月,接受雅虎财经调查的八家分析机构中,有七家对该公司的评级为“买入”或“强力买入”,尽管一季度增长缓慢,但它们还是预计今年该公司的收入将增长40%。 总部位于旧金山的竞争对手Ouster(OUST.US)去年曾起诉禾赛侵犯专利,该公司同样处于亏损状态,但其估值更高,市销率(P/S)为3.53倍,而禾赛为2.43倍。在接受雅虎财经调查的八家跟踪Ouster的分析机构中,只有四家给出了“买入”的评级,另外四家对其的评级为“持有”。这表明,对禾赛的评级更高,是认为该公司的股价被低估了。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Hozon files for IPO

持续烧钱的哪吒 急谋上市集资补血

这家电动汽车制造商已申请在香港上市,以其价格实惠的汽车瞄准国内外客户 重点: 寻求在香港上市的合众正在迅速消耗现金——从2022年的68亿元降至去年年底的28亿元 这家电动汽车制造商的海外收入在2023年迅速增长,但海外扩张可能进一步加剧其本就紧绌的财务状况 陈竹 随着曾推动中国电动汽车(EV)制造商快速增长的国内市场日益饱和,海外扩张已成为它们的一项关键战略。主力生产哪吒品牌的合众新能源汽车股份有限公司,是朝这方向迈进的最活跃公司之一,在上周向香港交易所提交的IPO申请中,它称这一转变是下一阶段发展的基石。 对于合众而言,上市的决定意义重大,因它希望筹集资金来支持其雄心勃勃的全球扩张计划。公司希望全球扩张计划能帮助其从小鹏汽车(XPEV.US; 9868.HK)、理想汽车(LI.US; 2015.HK)、零跑汽车(9863.HK)和极氪(ZKR.US)等一众亏损的中国上市电动汽车制造商中脱颖而出。  在IPO时机上合众可能别无选择,筹集的资金可能有助巩固其紧绌的财务状况。它还可用这些资金来支付海外工厂的费用,这是其高风险海外扩张战略的关键部分。 说合众的财务状况“岌岌可危”一点也不为过。从上市文件来看,公司去年底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为28亿元,较上年的68亿元减少了一半以上。这么剧烈的下降,主要是亏损已从2021年的48亿元扩大至去年的69亿元。 我们稍后会深入介绍该公司的全球扩张战略,但首先来看看,合众在中国庞大但竞争激烈的国内电动汽车市场中的地位。 合众成立于2014年,是中国政府将新能源汽车(NEV)确定为战略产业,并开始提供丰厚的补贴,以促进其发展后涌现的首批新能源汽车制造商。2018年推出哪吒品牌后,公司的增长开始起飞,哪吒是中国古代的一位神话人物,以年轻人的勇敢和正直等令人钦佩而闻名。 哪吒迅速赢得市场份额,并在2022年达到顶峰,销量超过15万辆,成为中国新兴电动汽车初创企业中最畅销的品牌。它取得成功,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瞄准了平价电动汽车市场。2018年至2022年售出的哪吒电动汽车,大部分补贴后的价格在10万元以下。 哪吒在过去几年,开始通过增加更昂贵的车型来实现产品多样化。一个值得注意的例子是2023年4月推出的哪吒GT,起售价17.88万元。 对合众来说遗憾的是,战略转变恰逢中国电动汽车行业开始打激烈的价格战。这场价格战由美国巨头特斯拉(TSLA.US)于2023年初发起,此后不断升级,导致比亚迪(1211.HK)等其他大公司,以及小鹏汽车和理想汽车等初创公司的加入。价格战迫使哪吒的最新车型,与目前充斥市场的10万元至20万元价格的其他车型展开了激烈的竞争。 增长停滞 此后,合众一直难以保持增长势头,2023年,哪吒全系的销量同比下降约16%。上市文件显示,哪吒2023年在中国仅售出105,278辆,在国内新能源汽车市场的份额仅为1.2%。  面对国内的困难,合众开始更加注重海外扩张。2021年,它与泰国国家石油公司签订战略合作协议,首次进军海外市场。 合众全球扩张的一个核心要素是,在关键市场进行本土制造,而不仅仅是出口它在中国制造的汽车,这种做法往往颇受外国政府的欢迎。公司目前有三家海外工厂,两家在泰国和印度尼西亚,已经投产,还有一家在马来西亚,已于今年初开工。 和很多采用类似的本地化策略的中国车企一样,合众打算通过减少运输费用,以及降低进口关税来降低成本。这种策略还能让合众避开美国和欧洲对中国发货的车辆征收的反倾销税。 合众在全球市场上的积极进取已初显成效。公司海外收入从2022年的2.41亿元激增至2023年的16.2亿元,在总收入中的占比从区区1.8%增长至12%。 但进一步的海外扩张,无疑将加剧其财务压力,因这种扩张需要大量新投资。中国本土科技媒体虎嗅网的一份报告引用的数据显示,长安汽车在泰国投资的一家工厂耗资20亿元,而广汽集团的子公司广汽埃安在泰国设立的另一家工厂耗资13亿元,这种财务负担可见一斑。 虽然海外市场可能会让合众的业务重回更强劲的增长轨道,但国内市场依然至关重要,因那是公司的主要收入来源,至少目前如此。为了吸引并留住投资者,合众必须证明自己有能力扭转目前国内销售额两位数下滑的趋势,同时在持续的价格战中,保持成本竞争力和盈利能力。 据本土科技媒体36氪报道,该公司在2024年前五个月,售出了43,564辆哪吒品牌汽车,仅相当于其全年销量目标30万辆的14.5%。 出口情况稍好一些,今年前五个月,合众向海外出口了16,458辆哪吒品牌汽车,保持了2023年以来的势头。这个数量使合众在新势力车企中位列第一。尽管如此,公司仅完成了其年度出口目标的16.5%,这表明就连海外扩张可能也开始失去动力了。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eLong shrouded in financial mystery as IPO nears completion

亿珑完成境内备案 离美上市一步之遥

中国证券监管机构已批准这家锂电池制造商的SPAC上市计划,尽管公司的公开财务信息披露仍然很少 重点: 中国证券监管机构已批准亿珑能源在纳斯达克上市,为其与TMT Acquisition Corp.进行SPAC合并的计划铺平了道路 这家商用电动汽车电池制造商披露的财务信息几近于无,让投资者难以判断其价值 梁武仁 IPO中的“P”代表“public”,意思是公司通过公开披露财务状况来进入投资市场。但随着电动汽车(EV)电池制造商亿珑能源控股有限公司离登陆纳斯达克的目标更近了一步,该公司借与SPAC合并的上市计划,看起来却比常规上市更加隐秘。 在中国清洁能源汽车蓬勃发展的背景下,亿珑作为商用电动汽车电池制造商,表面上看起来确实很有吸引力。但有关该公司的公开信息仍然很少,至少目前是这样,这可能会导致投资者无法对这只电动汽车新股过于兴奋。 上周,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CSRC)批准了它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申请,亿珑的名字低调地出现在公众视野,与公司的隐秘特性相符。证监会表示,旗下电池为商用和专用车辆以及储能系统提供动力的亿珑,通过与特殊目的收购公司(SPAC)TMT Acquisition Corp.(TMTC.US)合并的备案。 实际上,这意味着监管机构给亿珑上市开了绿灯。按照去年3月生效的新规,寻求海上市的中国公司必须获得监管批准。 亿珑和TMT去年12月签署合并协议,当时预计将在今年上半年完成交易。现在离最后期限的时间不多,意味时间框架很可能需要延长。但随着在中国证监会完成备案,亿珑履行了在国内的监管义务,至少可以继续推进上市计划。 合并完成后,亿珑的股东将获得上市公司的4,500万股股票,每股估值10美元,这将使公司的初始市值达到4.5亿美元。如果公司今年和明年均达到收入目标,公司大股东还将再获900万股股票。 然而,对于新的外部投资者来说,很难找到有关亿珑财务状况的信息,导致他们难以评估公司的前景和风险。去年12月的合并公告中,没有亿珑的任何财务数据,只是给出了全球商用电动汽车和储能设备市场的增长预测,以此暗示公司的潜力。 TMT Acquisition随后向美国证券监管机构提交的文件中,也没有太多关于亿珑的数据。亿珑的运营实体惠州亿鹏能源有一个中文网站,但上面没有财务方面的信息。 从4.5亿美元的初始市值来看,亿珑的收入可能远不及目前已上市的一些电动汽车电池制造商。上市公司中,国轩高科(002074.SZ)去年的收入为316亿元,按照市值约350亿元计算,市销率(P/S)略高于1倍。另一家同行亿纬锂能(300014.SZ),按去年的营收和860亿元的市值计算,市销率约为1.84倍。 电动汽车电池巨头宁德时代(300750.SZ)的市值最高,超过8,000亿元,按去年的年营收计算,市销率约为1.8倍。 年轻的公司 如果亿珑的SPAC交易对它的估值与其他电池制造商相似,市销率在1倍到2倍之间,那么它的年收入应该是几亿美元。这不是个小数目,但对于一家产品价格相对较高的制造商来说也不算大。 话说回来,亿珑相对年轻,从2014年创办到今天才十年历史。如果过去涉及公司的交易有任何借鉴意义的话,那可以看到它的估值增长非常快,可能反映了它的增长,尽管很难知道它实际的盈利情况,如果它真的盈利的话。 2016年下半年,电池企业豪鹏国际(同样是在美国上市,但于2019年进行了私有化)以6,500万元,收购当时成立两年的惠州亿鹏约35%的股份。这个价格对这家公司(现在是亿珑的主要运营实体)的估值非常低,以美元计算约为2,800万。 次年5月,豪鹏国际出售了大部分惠州亿鹏股份,交易价格为4,600万美元。截至2017年底,豪鹏国际在惠州亿鹏的持股比例不到5%。目前尚不清楚它是否仍持有这些股份,但据推测,亿珑目前持有惠州亿鹏的大部分股份。 在亿珑刚刚起步不久,就接二连三地进行交易,很难知道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但纯粹从估值的角度来看,亿珑在短短八年时间里就从一家市值2,800万美元的公司跃升至4.5亿美元。 这样的飞跃并非不可想象,因为电动汽车如今在中国风靡一时,并且在全球范围内也流行起来,意味对锂电池等零部件的需求很高。清洁能源生产商也越来越多为自己的设施配备储存太阳能和风能的技术,以便全天候提供更稳定的电力供应。电池是此类存储系统的核心,为亿珑的产品提供了另一个主要市场。 中国的锂电池市场很大,但竞争也相当激烈,不过,亿珑为商用电动汽车生产电池这一点,可能会使其免于面临最激烈的竞争。但是,如果由于缺乏广泛的充电基础设施等原因,对这类专用车辆的需求不会像乘用车那样迅速增长。 一旦投资者获得更多信息,亿珑可能会像目前中国清洁能源行业的其他公司一样,成为一个令人信服的增长故事。在去年12月宣布与亿珑合并的计划时,TMT指出与亿珑的合并优势是达致垂直整合,暗示公司的成本结构可能相对较轻,因此可能已经盈利。 但至少就目前而言,在获得更多信息之前,外界对该公司仍抱有一些疑问。偏好风险的投资者可能会赌一把,押注最终公布的财务数据会看起来不错。至少,该公司可以为国际投资者,提供一个参与中国锂电池的机会,因为大多数此类公司的股票,目前只对中国国内投资者开放。…
Momenta approved for U.S. listing

抢融资增速发展 梦腾智驾赴美上市

它是中国自动驾驶技术领域中,最新一家寻求在境外上市融资的公司 重点: 中国证券监管机构已批准梦腾智驾赴美上市,预计最高可筹集3亿美元 尽管与主要汽车制造商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公司面对在寻找合作伙伴及来自竞品的挑战 陈竹 自动驾驶技术公司梦腾智驾环球有限公司喜欢宣传一种双重战略,即同时专注大众的高级驾驶辅助系统(ADAS)和完全自动驾驶解决方案。它声称这种方式,即所谓的“飞轮”战略,使其能够从当前的ADAS解决方案中获得收入,同时收集关键数据,用于发展未来更先进的自动驾驶系统。 随着境外上市计划的推进,公司很快可发现,投资者是否也对这一战略充满热情。上周,上市计划向前迈出重要一步,中国证监会批准了梦腾智驾在纳斯达克或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拟发行不超过6,300万股普通股。 梦腾智驾加入了越来越多寻求境外上市的自动驾驶科技公司行列,包括小马智行和纵目科技在内的其他公司,也提交了类似的申请。到目前为止,只有少数几家公司成功上市,表现参差不齐,反映投资者对这类公司兴趣各异。它们中的禾赛科技(HSAI.US)的股价,自2023年初在美国上市以来已缩水四分之三。 尽管反响平平,但IPO大军仍步履不歇,因为梦腾智驾及其同行正寻求资金来维持亏损的业务,这些业务短期内不太可能盈利。 虽然梦腾智驾尚未披露筹资目标,但彭博新闻社上月报道称,该公司可能计划筹集2亿至3亿美元。公司尚未向美国证券监管机构提交任何公开文件,不过它可能已经提交了一些早期机密信息。 与很多从一开始就专注于全自动驾驶的竞争对手不同,梦腾智驾自2016年成立以来,就走上了一条不同的道路。它最初主攻ADAS,致力于提供一款具有即时创收潜力的产品。直到2019年,梦腾智驾才扩展到包括全自动驾驶技术。 与许多同行一样,梦腾智驾由一支拥有强大技术背景的团队在2016年创立。创始团队成员包括曾在人脸识别技术公司商汤担任高管的曹旭东,以及其他人工智能和汽车行业资深人士。 多年来,公司的融资一直很成功,在多轮融资中吸纳了超过10亿美元的资金。它的投资者包括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淡马锡、阿里巴巴旗下的云锋基金、游戏巨头腾讯和德国的戴姆勒股份公司。规模最大的融资之一发生在2021年,当时公司筹集了5亿美元,参与投资的包括丰田、博世和戴姆勒。 梦腾智驾早期专注于将自己的产品集成到量产车辆中,这可能让它在商业化方面比同行更具优势。它的很多竞争对手直到2022年才开始转向ADAS。近期申请上市的小马智行便是其中之一,该公司直到2023年才正式进入ADAS市场。 “飞轮”战略 梦腾智驾优先考虑利用两种战略与汽车制造商建立牢固的关系。其一,让上汽、丰田和戴姆勒等汽车制造商成为它的投资者。其二,通过战略合资企业建立关系,比如2020年与上汽集团旗下高端电动汽车部门智己汽车建立合作伙伴关系,2021年底与比亚迪建立类似合作。 这种合作关系具有双重目的,合作伙伴可以成为未来的客户。而一旦成为客户,它们还可以提供大量车辆运行数据。这个方法是梦腾智驾“飞轮”战略的核心,合作既能在当前带来收入,又能为未来产品的开发提供数据,从而形成一个自我强化的循环。 尽管梦腾智驾拥有众多合作伙伴,但真正将其技术用于量产汽车的合作伙伴并不多。两个值得注意的采用者是智己汽车和梅赛德斯—奔驰,前者已将梦腾智驾的D.L.P.人工智能模型集成到车辆中,后者将在2025年4月投产的纯电动CLA车型上,使用梦腾智驾的高阶智驾方案。 梦腾智驾及其同行,都瞄准了具有巨大增长潜力的ADAS市场。纵目科技援引第三方研究称,中国的ADAS市场从2018年的93亿元扩大到2022年的413亿元,凸显了该行业的快速发展。 然而,这个新兴行业的竞争也越来越激烈,吸引了许多初创公司和老牌汽车制造商投身进来,开发自己的ADAS解决方案。例如,比亚迪目前在包括汉系列在内的许多车型上,使用其专有的ADAS系统DiPilot。 在将ADAS作为近期收入重点的同时,梦腾智驾也在大力发展全自动驾驶。据麦肯锡称,到2030年,这个市场的规模将达到3,600亿美元。该公司的战略包括推出Momenta Go,这是一项自动驾驶出租车服务,于2021年在中国东部城市苏州的指定地区开始商业运营。 梦腾智驾没有透露Momenta Go的许多细节,这表明其服务仍处于试验阶段。因此,该业务在短期内不太可能产生可观的收入。我们还需要等到它向美国证券监管机构提交公开文件,来衡量在ADAS解决方案的商业化做得如何。 与其他机器人出租车服务提供商一样,梦腾智驾还面临除技术挑战之外的重大障碍。其中最主要的障碍是中国复杂的监管环境,法律和监管框架,往往难以跟上技术进步的步伐,这给技术的广泛应用带来了不确定性和潜在障碍。 不过,中国监管环境的最新发展,也带来了一些鼓舞人心的迹象。去年11月,中国出台了一项全国性的指导方针,接受部署全自动驾驶汽车以实现大规模应用的公司的申报。 根据新计划,测试车辆的驾驶员可以放开方向盘,汽车制造商和车队运营商将承担安全责任。这种责任转移是一个关键的发展,可能会加速更广泛地部署自动驾驶汽车的进程。然而,这也让梦腾智驾等公司承担了更大的责任,以确保它们的系统稳健可靠。 虽然取得了这些积极的进展,但梦腾智驾仍需继续投入巨资改进技术,通过IPO筹集的资金,很大一部分可能会用于研发。公司似乎已经为成为自动驾驶领域的重要参与者,並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但我们需要更多地了解它与汽车制造商的关系,以及它目前和未来的收入潜力,才能更好地了解它的长期前景。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After zipping on to Wall Street, Zeekr faces long road ahead

极氪扭亏为盈路仍遥

刚于上月在美国上市的电动车企极氪公布首季业绩,亏损虽持续,但蚀幅则收窄 重点: 集团首季汽车销售收入按年劲升73%但按季下跌近23% 首五个月电动汽车交付近68,000台,只达全年目标近3成 刘智恒 近年电动汽车市场内卷惨烈,Gartner早前预测,过去十年间成立的电动车企,至2027年时,将有15%会被收购或破产。 对于这个估计,或许已是说得保守,但我们敢说,极氪有超过八成机会仍屹立于市场之上。不过,何时可以扭亏为盈,似乎暂未看到黑暗中的曙光。 吉利(0175.HK)旗下的电动车企极氪智能科技控股有限公司(ZK.US)公布上市后首份季度成绩表,总收入147.4亿元(20.3亿美元),按年大升71%,但股东应占净亏损仍达20.1亿元,按年收窄16%。若只计算汽车的收入,则上升73%至81.7亿元。 按季表现逊色 年度相比看似理想,然而与去年第四季度比较就似乎有点后劲不继,总收入按季跌9.9%,汽车销售更跌22.8%,整体毛利率11.8%亦较上季跌2.4个百分点。 虽然股东应占净亏损收窄32.6%,但深入分析,亏蚀能按季大减,全赖期内大幅削减成本所致。其中研发开支由上季的31.6亿元,大减12.3亿元至19.3亿元;销售及一般行政开支则由22.08亿元,减少2.56亿元至19.52亿元。 若研发开支的减少对未来技术发展没影响,确实对公司有利,倘若是要减亏损而为之,就令人担心,特别新能源汽车斗的就是技术,研发开支似乎一点也不能省。 最致命是电动汽车交付量,今年首季只有33,059台极氪,按年虽上升117%,按季却下跌16.6%。上市时,集团曾透露今年电动汽车交付量达23万台,可即使加上4月的16,089台及5月的18,616台,首五个月只交付了67,764台,只能达到目标的29%。 年内交付难达标 集团首席执行官安聪慧对首季交付量有如下表述:“同比增长117%,创下季度新高,距离全年交付目标230,000辆更近一程”,安聪慧说得轻描淡写,现实是在电动汽车行业内卷不断,消费力又显疲态下,他所说走近了一程,似乎与目标仍有相当距离。 事实上,业绩公布后,极氪的股价一度跌近一成,收市跌幅收窄,全日报22.12美元,跌6.5%。虽然仍较上月的上市价21美元略高,却较5月的高位32.243美元下跌逾3成。 投资市场似乎对极氪前景有相当保留,以目前新能源汽车市场情况,别说要扭亏为盈,能做到收支平衡已是了不起。 上月极氪上市时,安聪慧接受媒体访问时透露,有四大点支持集团发展。一是新能源车在中国的渗透率已超过50%,市场已迎来拐点。其次是极氪在新产品的投放除MIX外,年内还计划推出一款纯电SUV。三是中国市场的渠道下沉,极氪的350家门店中, 85%在一二线城市;今年将在三四线市场共70个点进行布局。最后是进军海外,去年11月起,极氪已在瑞典及荷兰等地开店,亦与中东及亚洲的经销商签定代理协议。 内卷战场竞争惨烈 安聪慧的如意算盘能否打得响,市场确有点怀疑。首先虽然中国电动汽车的使用量不断扩大,但别忘记,今天电动汽车市场是百骑竞走,龙头比亚迪(1211.HK, 002594.SZ)自不用说,造车三大势力“蔚小理”亦在努力不懈争逐市场,后面还有零跑(9863.HK)、哪咤及五菱,小米(1810.HK)更加是来势汹汹,还有海外巨人特斯拉(TLSA.US)等,整个行业似乎已进入红海市场,内卷严峻,而且市场销售的增长亦开始放缓。 至于极氪扬言有新款纯电SUV推出市场,但能否获市场欢迎暂属未知之数,事实各家车企的新款汽车排着队推出,极氪的新款要能突围而出,成功获得消费者欢心,并不容易。 说到进军下沉城市更有点让人担忧,极氪的定位较高端,大多车款平均售价在30万元水平,三四线城市的消费者未必可以容易负担得来,特别今天社会弥漫一种降级消费的气氛,就连蔚来(9866.HK, NIO.US)也要接受现实,大力发展20万元水平的“乐道”及10万元的“萤火虫”,而且不少电动车企早已用低价车款布局下沉市场,极氪要抢占一定份额,实在知易行难。 对于海外拓展,原本不失为车企的一大出路,但欧美各国已开始针对中国电动车企,并作出行动打压。上月美国也将中国电动车的关税提高了三倍,本月欧洲国家以中国政府补贴电动车企为口实,将于7月向内地制造的电动汽车征收关税,吉利被征收的关税为20%,此举毫无疑问将加重电动汽车的成本,导致中国车企在欧洲的竞争优势大打折扣。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Nio in diversification drive as it tries to stem its flood of red ink

蔚来止血的策略:往下打

蔚来首季度亏损持续,市场寄望刚发布的品牌“乐道”可在下半年获得销售佳绩 重点: 首季亏损52.6亿元,按年上升9.5% 集团预告走低价路线的品牌“萤火虫”将于明年推出 刘智恒 蔚来集团(9866.HK, NIO.US)今年首季又迎来一份亏损的成绩单,虽然大家明白,新能源汽车是要看未来,然而一年又一年,一季又一季,总不能无止境的等待,投资者的忍耐是有限度的。 蔚来由李斌于2014年成立,至今已十个年头,连年亏损数以十亿元,由2018至2023年间,累计亏损超过800亿元(110.4亿美元),单计2023年,一年就蚀去211.5亿元,要不是李斌有超乎常人的融资能力,蔚来品牌早已消失在车企市场。 迟迟未能扭亏为盈,加上更多的海外国家要向中国电动车征收关税,公司希望转策略,进军低端市场,冀能力挽狂澜。 毛利率低烧钱惊人 再看看今年刚公布的首季度业绩,收入99.1亿元,按年下跌7.2%,较去年第四季度大跌42.1%。股东应占亏损52.6亿元,按年扩大9.5%,环比则收窄近6%。 亏损之余,其多项数据也不理想,毛利率更低至4.9%,较去第四季度下跌2.6个百分点,相对小鹏汽车(9868.HK, XPEV.US)的12.9%要低,更别说理想汽车(2015.HK, LI.US)的20.6%。单计汽车的毛利率为9.2%,较上一季下跌2.7个百分点,亦远远不及理想的19.3%。 集团的烧钱速度亦让投资者不安,首季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加上受限制现金共286.8亿元,较去年底大跌98亿元。2023年12月集团获阿布扎比旗下的投资机构CYVN基金注资22亿美元(159.5亿元),想不到一季就花掉近百亿元。 销售方面也不乐观,首季交付量只有30,053辆,按年及按季分别下跌3.2%及40%。虽然公司透露,四月及五月份交付分别达15,620及20,544辆,按月平均上升近32%;然而实际情况是集团在BaaS(电池租用)上作出调价和促销,给用户更多优惠才得以拉升销售量。六月开始,促销活动及优惠也完结,本月能否持续上升态势才最关键,否则光靠以价换量拉动增长,效果只是昙花一现。 事实上,蔚来首季业绩公布翌日,股价急跌7.6%,收报38.25港元,过去一年,公司的股价在高位的123.8港元跌了逾七成,投资者对它的评价,从股价走势就一目了然。 改策略布局多品牌 对于亏损不断,市场曾提出问题:“钱亏在哪里?”李斌的回应很简单直接,“亏在研发与基础设施的投入”。李斌指出,不管多困难,蔚来在研发上,每季度始终保持30亿元至40亿元的投入。基础建设去年投入30多亿元,用于新建1,035座换电站,以加大充换电网络的覆盖,预计今年再建1,000座。 李斌深明年复年的亏损不是办法,要扭转劣势,或至少减低亏蚀,从而让市场看到曙光,他下决心定下两大目标,一是要将销量稳步提升,而更为重要是优化毛利率。 要达到目标,李斌经过深思熟虑,认为高端市场空间有限,只占整体市场约10%,要实现规模经济,光打高端市场是不行,最后他的结论是多品牌布局,并进军中低端市场。 今年5月,蔚来公布第二品牌“乐道”,预计于9月交付;近日更透露,集团将迎来第三品牌“萤火虫”,首款产品计划明年上半年交付。 三大品牌的定位,蔚来主攻高端市场,针对商务兼家庭;“乐道”以家庭市场用户为要;“萤火虫”则定位精品小车,即是大众化市场。价格分别是在30万、20万及10万元,特点是都能换电。 是红海还是蓝海 李斌向市场展现雄图大计,未来能否逆转胜,暂时难下定论。然而,摆在眼前的是内地车企内卷不断,竞争惨烈,乐道针对的市场,其实已有特斯拉(TSLA.US)的Model Y、理想的L6及问界的M7,后来者小米(1810.HK)的SU7亦来势汹汹,可想而知乐道中途加入的这条赛道,并非什么蓝海市场,实际可能是一个红海,要杀出一条血路并不容易。 至于萤火虫所针对的低端市场,现时吉利(0175.HK)的“几何E萤火虫”的厂家指导价为6.98至8.98万元、零跑(9863.HK)的AYA只是 6.58万、五菱的“缤果”最低价仅需5.98万元,蔚来的萤火虫怎样去在这个市场分一杯羹,说来也不是一件易事。 之前有传,萤火虫将以欧洲为首个进军市场,原本出海对电动车企来说,不失为一条出路,可欧洲各国近年都看出内地车企的野望,以中国政府补贴电动车企为口实,将对中国制造的电动车征收关税,最高征收38%,预计于7月实行。早于上个月,美国也将中国电动车的关税提高了三倍。此等等无疑大大加重中国车企的成本,严重打击在海外的业务拓展。 马云曾说过:“今天很残酷,明天更残酷,后天很美好,但绝大部分人死在明天晚上,看不到后天早上的太阳。”蔚来又能否跨越明天,看到美好灿烂的阳光?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