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信办对新上市的互联网公司进行审查,目的是让它们对美国IPO三思而行   

重点:

  • 最近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互联网公司不得不面对一系列新的网络安全审查
  • 审查是为了让这类公司在进行美国IPO时三思而后行,不是为了阻止它们

阳歌

今天我们将深入探讨一个当下中国企业界每个人都在谈论的话题,即新近宣布的政府对物流公司满帮集团(Full Truck Alliance Co. Ltd.,YMM.US,运营的APP叫运满满)和在线招聘公司Boss直聘(Kanzhun Ltd.,BZ.US)的调查。

我们先从事实着手,然后再尝试做一些解读——这对于理解发生在中国不透明的监管领域的事来说,往往是必要的。这件事上最重要的教训是在中国的任何人从第一天开始就学会的,那就是:监管是在中国做生意或投资的最大风险之一。

当然,监管风险涉及大量部门,因为在中国的官僚体制中,从中央、省、市甚至到农村,存在数以百计甚至千计的各级监管部门。人们常常感觉,这些监管机构喜欢不时地秀一下肌肉,不为别的,只为让大家明白谁才是老大。

但话虽如此,秀肌肉的到底是哪个监管部门,这通常是一个很好的指示器,表明某人可能面临什么样的麻烦。

就这件事而言,是一个重要的部门,即监管中国网络安全的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CAC,网信办)。滴滴出行(DiDi Global Inc.)周五宣布,它也在接受网信办的调查。所以,满帮集团和Boss直聘周一发布的几乎相同的公告并不完全出人意料。

说了这么多,让我们来仔细看看最新公告的内容(两份几乎是相同的)。

使用网络技术为卡车司机和需要运送货物的公司进行配对的满帮集团,网信办于7月5日对其两个主要平台进行了网络安全审查。 它补充说,在审查结果出来之前,它被禁止注册新用户。而提供在线招聘服务的Boss直聘,它也在7月5日受到了网络安全审查,并且也被禁止注册新用户。

两家公司都在公告的第二段表示,他们将“积极配合”审查工作,并“全面排查”运营中潜在的网络安全风险。

这种措辞类似的声明在中国比较常见,但主要是来自特定行业的大型国有企业。经常这样做的一个群体是中国的三大电信公司,它们经常各自同时宣布政府的新政策。

就这件事而言,私营企业也会这么做,还是有点儿令人惊讶的。但隐含的潜台词是,这些公司几乎可以肯定至少在一两天前就知道这一即将到来的行动,并且得到了网信办的指示,在它们的公告中应该说什么,以保持信息的统一,避免发出不一致的信号。

接下来的问题是,如何看待来自网信办的严重威胁。这个机构相对年轻,成立于2014年。但在其短暂的发展历史中,它已迅速成为任何在网上做生意的人都会惧怕的权力机构。它也是中国主要监管机构中最不透明的机构之一,它的决定似乎比其他机构更有分量和权威性,几乎没有商量的余地。

股价波动?

接下来,我们来看看满帮集团、Boss直聘和滴滴出行的共同特征。这三家公司都是互联网企业,这就是为什么它们都归网信办管辖。但更重要的是,这三家公司最近都在美国上市,首先是6月11日的Boss直聘,然后是6月23日的满帮集团,最后是6月30日滴滴出行。

关注中国的人都知道,美国威胁三年内将中国企业从美国证券交易所摘牌,除非两国政府能够达成信息共享协议,允许美国监管机构在怀疑存在欺诈行为时,检查上市中国企业的财务记录。

尽管存在这样的威胁,一些中国最有前途的科技公司仍然源源不断地前往美国上市,其中包括现在被调查的这三家企业。至少从表面上看,监管机构似乎是在说,这些公司拥有敏感的用户信息,如果落入他人之手(其中可能包括美国情报机构),可能会构成国家安全风险。

但现实情况是,几乎所有经营在线业务的人,都会获得这样的信息,从你上一顿饭在哪里吃的,最后一次购买行为的发生地点,甚至昨晚特定时段你所处的地理位置。因此,关于网信办只对这三家公司感兴趣的解释——它们存在网络安全风险——似乎并不充分。

更具可能性的解释是,网信办可能把这些企业在美国上市视为潜在风险,因为它们可能被迫将用户信息提供给华盛顿的情报官员。当然,了解美国法律体系的人都知道,美国政府在法律上没有权力要求获取这类在中国境内发生的运营活动的用户数据 ,因此中国企业如果真的接到了这样的要求,大可拒绝。

网信办是一个经验丰富的机构,可能也是清楚这一点的。不过,它可能想借这些调查向这三家公司以及其他在美国上市的中国企业挑明,究竟是谁说了算。它并没有明令禁止中国企业到美国上市,至少现在还没有。相反,它使得赴美上市变得更加不方便和不确定,很可能是希望这些中国企业考虑在附近的香港上市,甚至在上海、深圳的创业板上市。

投资者也许觉得,这只是监管机构的一种姿态,因为在调查消息传出后,滴滴的股票在周五仅出人意料地小幅下跌了5.3%。即使下跌之后,它的股价仍比几天前的IPO价格高出约11%。

美国股市周一休市,所以我们还没有看到满帮集团和Boss直聘的股票将会作何反应。但如果滴滴出行具有指标意义的话,这些股票可能会经历类似的温和但有限的跌幅。然后,大家就只能静观其变,看看网信办是肌肉秀到此结束,还是会采取更积极的行动。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通讯,请点击这里 

新闻

CTG Duty Free is a leader in China’s duty-free market with roughly 200 shops, and has benefited from the relaxation of duty-free shopping limits on the southern vacation island of Hainan in 2020.

快讯:贝莱德减持中国中免H股至不足5%

最新:据港交所网页资料显示,投资管理公司贝莱德集团于6月13日减持164.1万股中国旅游集团中免股份有限公司(1880.HK; 601888.SH)的H股,持股量从6.26%减至4.84%。 利好:由于贝莱德对中国中免的持股水平已低于5%的申报门槛,日后如果再减持该股,亦不需要向港交所申报,因此市场未必会知悉这个负面消息。 值得关注:对于一家上市公司而言,主要股东减持股份是利空的信号,意味其可能对公司前景存在负面看法。 深度:2009年已在上海挂牌的中国中免,是中国唯一覆盖全免税销售管道的零售运营商,公司经营近200家零售店铺,是中国免税市场的龙头企业。该公司去年8月在港股上市,成功筹集184亿港元,成为全年“集资王”。虽然其收入及盈利去年重拾升轨,但其管理层近年频繁变动,而且今年首季收入按年减少9.5%,利润亦仅上升0.3%,令市场忧虑其增长放缓。 市场反应:中国中免的港股周三下跌,中午收盘软1.7%至53.4港元,创52周新低。 记者:欧美美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美团新业务努力渐见成效

美团首季度核心本地商业业务收入大增27.4%至546亿元,而以往一直“烧钱”的新业务,收入也上升18.5%至187亿元,同时经营亏损也明显收窄   凯基亚洲 中国在线食品配送巨头美团(3690.HK)最近公布了截至今年3月底的第一季度业绩,从其收入及盈利表现所见,公司近年致力新业务的努力看来渐见成效。 据其业绩报告显示,首季度收入为732.76亿元,同比增加25%,受惠于期内实时配送交易笔数同比增长28.1%至54.6亿笔,引领核心本地商业业务收入同比大增27.4%至546亿元,并录得97亿元经营溢利,同比增加2.7%;而以往一直“烧钱”的新业务,收入也同比上升18.5%至187亿元,主要由于商品零售业务的收入增长。 受收入显著上升带动,期内非国际财务报告会计准则(non-IFRS)经调整净利润大升36.4%至74.9 亿元,优于市场预期的57.8亿元。 实现管理层承诺 市场关注的焦点,在于其新业务分部收入表现优于预期,虽然该业务仍录得28亿元营运亏损,但已创下2020年第三季以来的新低,除了同比收窄45.2%外,也低于市场预期的32.3亿元,而经营亏损率也由去年同期的32%,明显改善至今年首季度的14.8%,实现了管理层在2023年全年业绩中,表示未来将会集中收窄经营亏损的承诺。 对于今年第二季度业绩展望,首席执行官王兴表示,实时配送服务需求在近月宏观经济影响下,依然录得健康增长,不过由于去年基数较低,令今年首季度增长率较高,但踏入今年第二季,估计增长将回落至正常水平,同时亦反映现时的消费环境。为了让外卖业务继续保持高质量增长,公司会因应多样化消费场景精细化营运,以令中高频用户的交易频次进一步提升。此外,集团会继续提高商品加价率,以及关闭表现不佳的仓库,以便进一步提高运营效率,有望释放更多财务价值,并适时评估措施成效。 另一方面,美团加强了营销解决方案,以协助商家吸引用户,而商家更高的广告投放意欲,亦有助于提高变现能力。管理层指出,消费者的旅行意愿仍在持续,而且更倾向于旅行套餐,市场竞争格局也趋于稳定。而美团旗下的小区电商业务“美团优选”方面,市场预计今年第二季度,新业务的营运亏损将继续收窄至 21 亿元,意味管理层将能继续兑现承诺。 因此,本行对美团第二季的前景展望正面,目标价128港元,比现价大约有一成的上升空间,止损价102港元。 本文内容纯属作者个人意见,不代表咏竹坊立场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Toluene derivative products provider Wuhan Youji opened at HK$9.88 in their Tuesday trading debut, 79.6% higher than their IPO price of HK$5.50.

快讯:武汉有机首日上市飙涨

最新:甲苯衍生品供货商武汉有机控股有限公司(2881.HK)周二首日上市,开盘报9.88港元,比定价5.5港元上升79.6%,市值约9.2亿港元。 利好:该公司在香港的公开发售部分反应热烈,获得约337倍超额申购。 值得关注:该公司的国际配售部分,仅接获约92%申购,反映机构投资者对其股份并不十分向往。 深度:武汉有机为中国及全球市场知名的甲苯衍生品供货商,专注于通过有机合成工序制造甲苯衍生品,主要用于食品防腐剂、家用化学品及动物饲料酸化剂等。按去年销售收入计,公司为中国最大的苯甲酸及苯甲酸钠制造商,以及第二大苯甲醇制造商,虽然过去三年均能获利,但去年净利润大减78.6%至7,290万元。该公司今年3月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最终成功上市,集资约2,600万元。 市场反应:武汉有机开盘后升势持续,周二中午休盘时大涨80%,报9.9港元。 记者:欧美美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NIP Group files for IPO

星竞威武申美上市 或成中国首家上市电竞公司

星竞威武申请在纽约上市,公司成立于去年,由中国和瑞典的两家公司合并而成 重点: 星竞威武申请在纽约上市,估值约为2.5亿美元 公司去年收入增长了27%,但由于2022年因电子竞技受疫情冲击而表现疲软,这个数字可能有所夸大 阳歌 在竞争对手两次失败后,星竞威武集团意欲拔得头筹,成为中国首家上市电竞公司。 公司由瑞典的Ninjas in Pyjamas(睡衣忍者)和中国的ESV5于去年合并而成,上周申请在纽约上市,未公布融资目标。但招股说明书列出了此次IPO的承销商,总共六家,包括中国领先的投资银行中金公司、欧洲的德意志银行,以及中国互联网券商老虎证券的投资银行部门。 承销商如此多,而且还有一些相对知名的公司,这通常表明发行规模相当大,因为它们最后会瓜分上市费用。但星竞威武的估值似乎很小,不会超过4亿美元(这个数字我们后面会再进行详细介绍),这还是公司获得相对强劲估值的情况下。 因此,我们认为此次上市筹集的资金不会超过5,000万美元,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星竞威武这次玩的可能是什么样游戏。 公司是中国第三家尝试海外上市的大型电子竞技公司,希望凭借其在中国和欧洲相对强大的地位赢得投资者。这三家公司都在关注一系列收入来源,从基本的电子竞技团队管理到电子竞技教育、培训,以及将知识产权(IP)出售给收藏产品的制造商。 由游戏和短视频巨头腾讯(0700.HK)和快手(1024.HK)支持的中国最大的电子竞技公司之一英雄体育VSPO,是首家试水IPO的公司,在2022年提出了申请。但后来该公司放弃了这一努力,并在去年收到了一份不错的安慰奖,那是来自沙特阿拉伯主权财富基金的游戏投资部门Savvy Games Group一笔2.65亿美元的投资。 然后是NeoTV,去年初申请在纽约上市。但公司的年收入规模相当小,只有1亿元左右,之后没了后续,美国证券监管机构于今年2月宣布申请已放弃。 星竞威武的规模要大得多,去年的营收为8,370万美元,比2022年预估基础上的6,580万美元增长了27%。 在这里,我们需要指出的是,去年27%的增幅可能是有所夸大,在更为正常的条件下,可能很容易低于20%。这是因为2022年对该行业来说,是非常悲惨的一年,至少在中国是这样,因为了控制疫情传播,限制了旅行和出行。 因此,在没有疫情的正常情况下,星竞威武2022年的收入应会较高,从而不会出现2023年特高的增长率。网映文化早些时候的招股说明书反映了这一现实,该公司2022年上半年的收入比上一年同期下降了32%。 快速增长的市场 星竞威武与网映文化略有不同,因为它去年收购了电竞俱乐部睡衣忍者,因而拥有更广泛的全球影响力。在合并时,这家公司表示在全球拥有约4,000万粉丝,目标是成为“一家覆盖中国、欧洲和南美市场的全球性综合数字体育集团”。 招股书中的第三方市场数据显示,2021年,全球电竞市场的规模为526亿美元,预计每年将增长12.1%,到2027年将达到1,020亿美元。集团追逐的只是这个市场的一小部分,包括:2021年价值14亿美元的电竞俱乐部市场;2021年价值23亿美元的电竞人才管理市场;2021年价值6亿美元的电竞赛事制作市场。 招股说明书没有按地理位置细分星竞威武的收入,但据推测,大部分收入来自中国,现在那里是它的大本营。公司由一个年轻的团队领导,年仅29岁的前ESV5首席执行官何猷君担任董事长。何猷君引人关注,因为他是有“赌王”之称的何鸿燊最小的儿子。何鸿燊生前为澳门成为亚洲的“拉斯维加斯”奠定基础。何猷君的不凡出身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有这么多银行愿意为这笔交易承销。 睡衣忍者原来的首席执行官Hicham Chahine出任联席CEO,他的年龄稍大,为35岁。公司高级团队的其他成员看起来经验更丰富,其首席财务官、战略和运营官都在40岁出头。 尽管收入相对较小,但随着规模扩大并更有效地利用资源,它的效率正在提高。其毛利从2022年的370万美元增加到去年的720万美元。毛利率也大幅提高,从同期的5.7%上升到8.6%,不过这两个数字都不算特别出色,反映出该行业成本密集的特性。 公司在2022年和2023年均报告了运营亏损,去年的净亏损从2021年的610万美元增加到1,330万美元。 估值方面,有不少公司可供比较、参考。其中,丹麦的Better Collective(BETCO.ST)和印度的Nazara Technologies(NAZARA.NS)的市销率(P/S)分别为3.4倍和5.3倍。由于中国存在较高的监管风险,取该范围较低端的比率,将使星竞威武的价值相对较低,约为2.5亿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