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以定价区间的最高价发行,筹集了3.6亿美元,但在首发当天股价就下跌了近20%

重点:

  • 水滴公司作为保险中间商的地位应该有助于保护其在中国敏感的金融服务领域免受监管风险的影响
  • 该公司IPO定价颇高,随后在首发当天遭大量抛售,反映了投资者对其增长前景犹豫不决

阳歌

中间商是一种很少或者根本不受尊重的存在,它们往往被视为寄生虫,从企业和它们试图接触的最终客户之间的隔断来获利。特别是在互联网时代,随着企业愈加容易直接找到并服务它们产品的实际终端用户,这种中间商正日益被挤压出局。

但在中国,在扮演中间人仍具有可观商业价值的为数不多的几个领域中,就有受到严格监管且超级敏感的金融产品和服务领域。水滴公司(Waterdrop Inc.,纽交所:WDH)是最新一家寻求在这一领域扮演这种角色的企业。

这家在线保险经纪和医疗众筹中介机构上周在纽约首次公开募股,反响喜忧参半,因为投资者不知道要如何来解读这家公司。

进入发行阶段后,情况看起来相当乐观。水滴的美国存托股票(ADS)按照它公布发行区间的最高价12美元定价,筹集了3.6亿美元,估值约为37亿美元——对于一家主营业务五年前才启动的公司来说,这算不错的。但随后恐慌就开始了,似乎投资者突然对他们到底买的是什么不那么确定了。

随之而来的抛售使得水滴的股票在周五的第一个交易日暴跌近20%,以9.7美元收盘,甚至低于其发行区间的底价。

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我们将在本文的后半部分尝试回答这个问题。但首先让我们退一步,看看水滴的业务,以及为什么它在中国复杂的金融产品和服务市场上看起来比较有吸引力。我们应该首先指出,这个市场——从银行到保险和股票经纪服务不一而足——直到十年前,几乎完全由国企控股。

然后,中国政府决定给年轻的私营经济一次机会,希望通过挑战行动缓慢的国有企业,为该市场注入一些新的生命力。结果是一场自由竞争,孕育了蚂蚁集团(Ant Group)这样的企业——这家由阿里巴巴支持的金融科技巨头从中国蓬勃发展的经济中赚了大钱,但也因其对风险的漠视而令监管机构担忧。

忧心忡忡的监管机构认为,随着像蚂蚁集团这样的企业影响力不断扩大,它们对中国经济的风险实在太大了。这导致了大约两年前开始的对蚂蚁集团的重大打压,这种打压随着去年蚂蚁集团的巨型IPO最后一刻崩塌达到了高潮。

考虑到所有这些背景,人们可以开始理解为什么在这个行业中扮演中间人角色看起来是一个明智的商业决定。这正是水滴对自己的定位:作为医疗和人寿保险的经纪,以及为寻求众筹资金支付昂贵医疗费用的人担任中间人。

这两个小众市场都是中国迫切需要的。中国在从社会主义经济向市场经济转型的过程中,仍然没有完全弄清楚要如何充分地为14亿人口提供医疗服务。

商机

水滴的招股说明书塞满了种种事实和数字,来表明它的两个主要市场蕴藏着多么大的商机。它援引市场研究公司艾瑞咨询(iResearch)的话说,中国的保险渗透率在2019年仅为4.3%,而美国和日本等发达国家这个数字在10%左右。

它还指出,像自己这样的中间商在市场上正变得越来越重要,预计2019年至2024年期间,它们的年综合收入将以每年60%的速度增长,届时其销售额应占所有人寿和健康保单销售额的13%左右。

保险普及率低,加上中国年头尚短的全民医保覆盖面有限,意味着许多中国人缺乏应对重大健康危机的资源。这就为水滴公司的另一项主要业务——医疗众筹服务的中间人创造了一个很大的机会,它说自己去年为170万名患者筹集了370亿元(58亿美元)。

就营收和利润而言,该公司去年的收入和净亏损都增加了近一倍,前者达到人民币30亿元,后者为6.64亿元。该公司的运营亏损增长速度更快,从2019年的约2亿元增至近5亿元。

亏损的增速与收入的增速相当甚至超过后者,这可能会让人有点担心,因为这表明该公司目前尚未取得任何规模经济。但同样我们不要忘记,这家公司的历史只有5年。

如果我们把公司去年144亿元的保费和370亿元的众筹资金相加,略作计算就会发现,其中的17%是它的收入,其中大部分是服务费。同样,对于这类中间商来说,这是一个相对健康的利润水平。

放在同行中来观察,最好的比较对象之一,可能就是众安保险,这是一家由阿里巴巴、腾讯和平安保险于2013年成立、仅在线上经营的保险公司。尽管有着如此显赫的出身,以及相对较长的运营历史,但众安直到去年才实现了第一次有意义的盈利,基于此,它目前的市盈率高达114倍。

众安保险的股票在上市后的表现一直不是太好,目前的股价比2017年IPO的发行价低27%左右。但同样值得注意的是,众安是直销商,而水滴是中间商。而且,创办者虽然有钱,但它们给众安提供的支持并没有太多。

归根结底,水滴应该能够比众安更快地实现收支平衡,因为它作为中间商的角色更灵活,资本密集度更低。与众安和蚂蚁集团不同的是,该公司并没有处在需要重点监管的位置,这就意味着它可以更加专注于拓展业务,而无需对打击行动提心吊胆。现在,投资者只需要理解这些差异就够了。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通讯,请点击这里

新闻

Pharmaceutical distributor 111 Inc. announced Tuesday that it has entered into a strategic direct supply partnership with drug developer and maker Beijing Scrianen Pharmaceutical.

快讯:1药网与斯利安药业订战略供应协议

最新:药品分销商1药网(YI.US)周二公布,与药物研发及销售商北京斯利安药业建立战略供应合作伙伴关系。 利好:该协议将深化双方在零售市场的合作,1药网将利用大数据、数码营销和云服务,协助斯利安药业的产品进入更广阔的在线线下市场,并扩大其药品的可及性。 值得关注:协议未有列明双方合作的规模,也未有透露1药网能藉着合作协议获得多少利益。 深度:1药网成立于 2010 年,营运着一个中国领先的数字及移动医疗保健平台,连接患者与药品和医疗保健服务,向中国各地的在线和线下药店销售药品,它与 500多家国内外药厂建立战略合作伙伴关系,为全国 47万多间个体药店和中小型连锁药店提供服务。今年一季度,该公司报告了有史以来的首次营运利润,主要因为成本控制取得成果。 市场反应:1药网的股价周二在纽约下跌1.8%至1.08美元,贴近过去52周的低点。 记者:欧美美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Saimo Tech revs up for another IPO race after two false starts

赛目三闯港交所 财务数据欠稳定

从事仿真测试技术的赛目科技,两次申港上市未成功,近日第三次向港交所递交申请 重点: 公司去年盈利按年升近一成至5,500万元 净利润率持续下跌,应收账则不断上升       刘智恒 自动驾驶是近年汽车业研发的大趋向,产业链上百骑竞走,家家企业需资金支持研发,在资本市场上市集资是最佳的途径。去年底提供自动驾驶解决方案的知行汽车科技(1274.HK)在港上市后,今年初主营激光雷达的速腾聚创(2498.HK)亦成功登陆港股,而研发自动驾驶芯片技术的黑芝麻智能亦已在港递交上市申请。至于专营仿真技术的北京赛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经过两次申港上市碰壁后,近日再递交上市申请。 赛目科技主要从事智能网联汽车(ICV)仿真测试产品的设计及研发,并提供相关测试、验证和评价等解决方案。所谓智能网联汽车,是指配备先进的车载传感器、控制器、制动器等,通过通信及网络技术整合而成的汽车。 要确保自动驾驶技术的成功发展及安全保障,总离不开大规模路测数据,前期必须经过充分测试验证。赛目科技透过两款核心产品Sim Pro及Safety Pro,为自动驾驶汽车企业或相关政府部门提供仿真测试的产品及服务。 行业中的领头羊 据上市申请文件披露,按2023年的收入计,赛目科技是中国ICV仿真测试、验证和评价解决方案行业的最大市场参与者,市场份额达约5.3%,亦是ICV仿真测试软件及平台市场的最大市场参与者,市场份额约为5.9%。 公司成立于2014年,及后经过多轮融资,当中不乏大投资者的身影,包括属华为背景的哈勃投资、中信证劵、北京顺义、北京基石及京纬恒润等,至于工信部旗下的赛迪集团,通过赛迪检测持股28.1%。2022年完成A+轮融资后,当时估值23.32亿元。 从2021至2023年间,赛目科技的收入及盈利均有所增长,收入分别是1.07亿元、1.45亿元及1.76亿元;盈利是3,775万元、5,033万元及5,548万元。连续的增长,除了公司的技术优良外,主要是大行业在稳步上扬。 无可否认,在智能驾驶技术不断发展,以及智能汽车的接受度不断提高所推动下,中国ICV测试、验证和评价解决方案行业的市场规模正稳步增长。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资料,市场规模由2019年约12亿元增至2023年的33亿元,复合年增长率约为27.8%,预期到2030年将进增至约279亿元,自2024年起计,复合年增长率为33.6%。 净利润率每况愈下 公司站在一个前景理想的行业,亦有强劲投资者支持,然而发展至今,赛目科技的财务数据表现仍然不稳定,其中净利润率的趋向不断下行,过去三年分别是35.1%、33.5%及30.4%。公司则解释,各年度的下跌,有时是因为行政开支或研发开支的增加,又或是金融资产减值亏损引致。不过,令人担忧的是公司在申请文件中也预期,截至2024年度的净利润率将续下降。 至于毛利率,虽然整体毛利率按年升5.3个百分点至70.9%,但主要的产品ICV仿真测试软件及平台的毛利率却出现颇大的跌幅,由2022年的96.7%下跌29.7个百分点至去年的67%。只不过靠其它业务或产品去拉升整体的毛利率。 另外,公司去年的的收入虽有逾两成增长,事实是部分有依赖政府的补助。去年来自政府的资助为3,134万元,较2022年的917万大增2.4倍。公司在申请文件中也预期,今年来自政府的补助会减少。 应收款倍增 现金流方面,去年虽然在营运上录得经营现金流5,046万元,但在2021及2022年,均录得经营现金流出181万及641万元,可见集团在此方面存在不稳定性。 特别过去几年贸易应收款额持续增加,由2021年的4,942万元增至去年的1.66亿元,增幅逾2.4倍;期内的贸易应收款的周转天数,亦由113.2天增至317.5天,多出204.3天。公司解释,是因收入增加,以及多数项目于年度最后一季完成,时间问题仍未能结清。 从财务数据分析,公司未来仍存在许多不确定性,包括利润率持续下滑、政府补贴减少,以及应收账款及周转天数能否改善等,对于投资者来说,确会引起担忧而倾向抱观望态度。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Kanzhun operates Boss Zhipin, one of China’s top recruitment platforms, and went public in New York in 2021 and made a second listing in Hong Kong a year later.

快讯:摩根大通大手增持看准科技

最新:据港交所网页显示,经营网上招聘平台Boss直聘的看准科技有限公司(BZ.US; 2076.HK)获摩根大通在6月3日增持约1,073万股,每股平均价约81.87港元,持股比例由6.51%增至7.94%。 利好:对于一家上市公司而言,获得主要股东增持股份是利好信号,意味其可能对公司前景存在正面看法。 值得关注:除了增持股份外,摩根大通亦同时增加逾121万股淡仓,合共持有淡仓约480.5万股,占已发行股本0.63%。 深度:Boss直聘被认为是中国顶级招聘平台之一,于2021年6月在纽约上市,并于2022年12月在港股挂牌。在2022年底,该公司利用卡塔尔世界杯作为重要的宣传机会,花费巨资大卖广告,令品牌知名度大升,成功把握中国经济在去年1月农历新年前后开始反弹的机会,于去年取得佳绩。另一方面,该公司董事会今年3月宣布新的回购计划,将于12个月内回购最多2亿美元股份。 市场反应:看准科技周二股价下跌,中午收盘软2.7%至82.15港元,贴近过去52周的中下水平。 记者:欧美美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Jiangxi Rimag Group, which provides medical imaging services, opened at HK$15 in their Friday trading debut, 0.1% higher than their IPO price of HK$14.98.

快讯:超额认购336倍 一脉阳光股价微升

最新:医学影像检查服务提供商江西一脉阳光集团股份有限公司(2522.HK)周三在港交所首日挂牌,开市报15港元,比招股价14.98港元高0.1%,市值约30亿港元。 利好:该公司的香港公开发售部分反应热烈,接获17,855名投资者申购其股份,录得336.3倍超额认购。 值得关注:虽然认购反应理想,该股仅以每股14.98港元定价,接近其14.6港元至16.8港元的招股价低端水平。 深度:一脉阳光的主要业务是医疗影像中心服务,即经营自有医学影像中心,或为合作伙伴的医学影像中心提供营运管理服务。自2014年成立后,10年间已坐拥97家医学影像中心,覆盖了中国17个省、自治区及直辖市,不仅涵盖一二线城市,也包括了59个县级行政区。该公司去年5月首次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但未能成功,并于去年11月再度入表,今年5月通过上市聆讯。 市场反应:一脉阳光周五股价上升,中午收盘报15.42港元,比上市价高2.9%。 记者:欧美美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