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96.HK
Antengene announced Friday that it has entered into an exclusive collaboration agreement with Hansoh Pharmaceutical for the commercialization of the relapsed or refractory multiple myeloma drug Xpovio in mainland China.

最新:德琪医药有限公司(6996.HK)周五公布,与翰森制药集团有限公司(3692.HK)就复发/难治性多发性骨髓瘤药物希维奥在中国大陆的商业化,订立独家合作协议。

利好:德琪医药将从翰森制药获得最高可达2亿元的首付款,以及最高可达5.35亿元的里程碑付款,而且将继续就希维奥在中国大陆的销售录得收入。

值得关注:由于翰森制药将独家负责希维奥在中国大陆的商业化,因此德琪医药将需要向翰森制药支付服务费,意味部分相关收入会被分薄。

深度:德琪医药于2018年8月成立,总部位于上海市,专注于研发创新抗肿瘤药物,2020年11月在港交所上市,集资约27.7亿港元(23.8亿元)。去年5月,其首款商业化产品希维奥在中国上市,在短短一个多月内带来超过5,300万元营业额,并为去年全年贡献近1.6亿元收入。此外,该公司的管线另有9种专注于肿瘤学的临床阶段候选药物,其中一款即将进入递交新药临床试验(IND)申请阶段。

市场反应:德琪医药股价周五上升,中午收盘涨1.5%至1.35港元,贴近过去52周的低位。

记者:欧美美

有超赞的投资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让更多人知晓?我们可以帮忙!请联络investors@thebambooworks.com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新闻

Momenta approved for U.S. listing

抢融资增速发展 梦腾智驾赴美上市

它是中国自动驾驶技术领域中,最新一家寻求在境外上市融资的公司 重点: 中国证券监管机构已批准梦腾智驾赴美上市,预计最高可筹集3亿美元 尽管与主要汽车制造商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公司面对在寻找合作伙伴及来自竞品的挑战 陈竹 自动驾驶技术公司梦腾智驾环球有限公司喜欢宣传一种双重战略,即同时专注大众的高级驾驶辅助系统(ADAS)和完全自动驾驶解决方案。它声称这种方式,即所谓的“飞轮”战略,使其能够从当前的ADAS解决方案中获得收入,同时收集关键数据,用于发展未来更先进的自动驾驶系统。 随着境外上市计划的推进,公司很快可发现,投资者是否也对这一战略充满热情。上周,上市计划向前迈出重要一步,中国证监会批准了梦腾智驾在纳斯达克或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拟发行不超过6,300万股普通股。 梦腾智驾加入了越来越多寻求境外上市的自动驾驶科技公司行列,包括小马智行和纵目科技在内的其他公司,也提交了类似的申请。到目前为止,只有少数几家公司成功上市,表现参差不齐,反映投资者对这类公司兴趣各异。它们中的禾赛科技(HSAI.US)的股价,自2023年初在美国上市以来已缩水四分之三。 尽管反响平平,但IPO大军仍步履不歇,因为梦腾智驾及其同行正寻求资金来维持亏损的业务,这些业务短期内不太可能盈利。 虽然梦腾智驾尚未披露筹资目标,但彭博新闻社上月报道称,该公司可能计划筹集2亿至3亿美元。公司尚未向美国证券监管机构提交任何公开文件,不过它可能已经提交了一些早期机密信息。 与很多从一开始就专注于全自动驾驶的竞争对手不同,梦腾智驾自2016年成立以来,就走上了一条不同的道路。它最初主攻ADAS,致力于提供一款具有即时创收潜力的产品。直到2019年,梦腾智驾才扩展到包括全自动驾驶技术。 与许多同行一样,梦腾智驾由一支拥有强大技术背景的团队在2016年创立。创始团队成员包括曾在人脸识别技术公司商汤担任高管的曹旭东,以及其他人工智能和汽车行业资深人士。 多年来,公司的融资一直很成功,在多轮融资中吸纳了超过10亿美元的资金。它的投资者包括新加坡主权财富基金淡马锡、阿里巴巴旗下的云锋基金、游戏巨头腾讯和德国的戴姆勒股份公司。规模最大的融资之一发生在2021年,当时公司筹集了5亿美元,参与投资的包括丰田、博世和戴姆勒。 梦腾智驾早期专注于将自己的产品集成到量产车辆中,这可能让它在商业化方面比同行更具优势。它的很多竞争对手直到2022年才开始转向ADAS。近期申请上市的小马智行便是其中之一,该公司直到2023年才正式进入ADAS市场。 “飞轮”战略 梦腾智驾优先考虑利用两种战略与汽车制造商建立牢固的关系。其一,让上汽、丰田和戴姆勒等汽车制造商成为它的投资者。其二,通过战略合资企业建立关系,比如2020年与上汽集团旗下高端电动汽车部门智己汽车建立合作伙伴关系,2021年底与比亚迪建立类似合作。 这种合作关系具有双重目的,合作伙伴可以成为未来的客户。而一旦成为客户,它们还可以提供大量车辆运行数据。这个方法是梦腾智驾“飞轮”战略的核心,合作既能在当前带来收入,又能为未来产品的开发提供数据,从而形成一个自我强化的循环。 尽管梦腾智驾拥有众多合作伙伴,但真正将其技术用于量产汽车的合作伙伴并不多。两个值得注意的采用者是智己汽车和梅赛德斯—奔驰,前者已将梦腾智驾的D.L.P.人工智能模型集成到车辆中,后者将在2025年4月投产的纯电动CLA车型上,使用梦腾智驾的高阶智驾方案。 梦腾智驾及其同行,都瞄准了具有巨大增长潜力的ADAS市场。纵目科技援引第三方研究称,中国的ADAS市场从2018年的93亿元扩大到2022年的413亿元,凸显了该行业的快速发展。 然而,这个新兴行业的竞争也越来越激烈,吸引了许多初创公司和老牌汽车制造商投身进来,开发自己的ADAS解决方案。例如,比亚迪目前在包括汉系列在内的许多车型上,使用其专有的ADAS系统DiPilot。 在将ADAS作为近期收入重点的同时,梦腾智驾也在大力发展全自动驾驶。据麦肯锡称,到2030年,这个市场的规模将达到3,600亿美元。该公司的战略包括推出Momenta Go,这是一项自动驾驶出租车服务,于2021年在中国东部城市苏州的指定地区开始商业运营。 梦腾智驾没有透露Momenta Go的许多细节,这表明其服务仍处于试验阶段。因此,该业务在短期内不太可能产生可观的收入。我们还需要等到它向美国证券监管机构提交公开文件,来衡量在ADAS解决方案的商业化做得如何。 与其他机器人出租车服务提供商一样,梦腾智驾还面临除技术挑战之外的重大障碍。其中最主要的障碍是中国复杂的监管环境,法律和监管框架,往往难以跟上技术进步的步伐,这给技术的广泛应用带来了不确定性和潜在障碍。 不过,中国监管环境的最新发展,也带来了一些鼓舞人心的迹象。去年11月,中国出台了一项全国性的指导方针,接受部署全自动驾驶汽车以实现大规模应用的公司的申报。 根据新计划,测试车辆的驾驶员可以放开方向盘,汽车制造商和车队运营商将承担安全责任。这种责任转移是一个关键的发展,可能会加速更广泛地部署自动驾驶汽车的进程。然而,这也让梦腾智驾等公司承担了更大的责任,以确保它们的系统稳健可靠。 虽然取得了这些积极的进展,但梦腾智驾仍需继续投入巨资改进技术,通过IPO筹集的资金,很大一部分可能会用于研发。公司似乎已经为成为自动驾驶领域的重要参与者,並奠定了坚实的基础。但我们需要更多地了解它与汽车制造商的关系,以及它目前和未来的收入潜力,才能更好地了解它的长期前景。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Can SATP give a good account of itself in seeking listing?

又一家财税企业拼上市 慧算账能否算好账?

继百望云之后,财税数字化企业慧算账也正冲刺港股上市,直营及授权两头并进的业务模式能否杀出重围 重点: 公司2023年毛利为3.2亿元,毛利率达58.6% 2023年客户留存率达79.4%,高于同业平均水平 李世达 金税工程是中国电子政务的重要项目,自2021年起已进入"金税四期"阶段,国家财税业务也从"以票管税"进化到"以数治税",一批财税数字化服务企业也乘势而起,争夺财税数字化的庞大市场。 任何企业从成立之初,就离不开财税的管理。而在财税数字化时代,经营者的选择是:每年花10到15万元请一名专职会计,还是花更少的钱,购买在线财税服务? 慧算账控股有限公司是中国财税数字化行业中的佼佼者,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资料,按总收入计,慧算账于2021年至2023年间,均为中国最大的中小微企业财税解决方案提供商。近日,公司在港交所主板二度递表申请上市,中信证券担任独家保荐人。 数据显示,中国近20%的中小微企业选择雇佣财税专业人员,但每年付出的成本较高,通常为10万元至15万元一年。多数企业则会将财税业务外包予第三方代理记账,这些代理记账公司仰赖财税软件,缺点是难以根据不同客户的业务特点,提出具质量的解决方案。 网点覆盖46城 2015年成立的慧算账,原本为代理记账公司提供服务,是财税软件提供商。然而,财税行业地域性强,市场分散,仅提供软件服务不能解决企业痛点,于是公司随后自己落场,成立直营代理记账公司,并开放软件授权,以直营及授权两种方式,为中小企业提供包括会计、发票、税务合规及综合财务管理在内的AI赋能财税解决方案。 截至目前,慧算账在全国拥有90个服务网点,覆盖中国46个城市,另外还有395家区域机构合作伙伴(软件授权使用)。简单来说,慧算账既是财税软件的开发商,同时也是代理记账公司。 根据申请文件,慧算账自有的核心财税系统SATP,在2023年服务约67.2万家中小微企业,截至2024年6月9日,公司从超过3.1亿份票据中积累了约2.6亿个与中小微企业的业务、财税流程有关的多维模型参数,形成了行业内最大的参数集。 毛利率近六成 根据申请文件,2023年,公司每名中小微企业客户的财税业务人力成本低至807元,低于传统外包方案的2,550元,以及雇佣财税人员的10万元至15万元。慧算账称,公司提供的解决方案,能够“全面替代内部财税职能”。 过去三年,慧算账业绩实现了显著增长。2021年至2023年,公司收入分别为3.5亿元、5.1亿元及5.4亿元,年复合增长率达24.6%;同期毛利分别为1.7亿元、2.7亿元及3.2亿元,毛利率由2021年的49.4%上升到2023年的58.6%。 不过,虽然报告期内收入持续上涨,公司仍处于连年亏损的状态。2021年至2023年,股东应占亏损分别为6.7亿元、4.9亿元及2.9亿元,三年累亏14.5亿元,但亏损幅度逐年收窄。 亏损的原因,公司称主要是由于可赎回可转换优先股的公允价值亏损,加上营销推广与研发费用的增加,以及疫情期间中小微企客户订阅意向受到抑制,导致收入增长放缓。 事实上,慧算账的业务增长,很大程度取决于客户与公司续订其订阅协议。根据申请文件,2023年,慧算账客户留存率达79.4%,高于同业平均60%至70%的水平。 值得一提的是,作为中国成立较早的企业财税数字化公司,慧算账共完成了11轮融资,股东不乏明星资本、互联网巨头。其中小米通过上海骄锃持股15.2%,和谐锦锋持股10.6%,腾讯旗下意像之旗持股8.9%,阳光人寿持股6.6%等。 总的来说,慧算账是一家聚焦中国中小微企业的财税服务提供商。其优势在于一方面掌握研发能力,同时也深耕不同地区,能够有效获取、保留及培养长期客户。 不过,技术力仍然是财税数字化的决胜关键。慧算账的研发开支从2022年约8,500万元提升到一亿元左右,但在总体开支的占比上仍远低于营销开支。 客户的成功,就是财税企业的成功。若能准确洞察企业需求,并持续提升技术力,慧算账或能扭亏为盈,为自己算出一笔好账。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Yidu's algorithims cleared by CAC

人工智能算法获批 医渡科技渐露曙光

这家医疗大数据服务提供商表示,中国网络监管机构最近批准其两项关键的深度合成算法 重点 医渡科技披露其医疗大数据服务背后的两项关键算法,获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批准,当天公司股价上涨13.6% 与许多亏损的同行一样,该公司近来不惜牺牲增长代价,专注实现营业利润 阳歌 如果你是一家大数据公司,中国网络监管机构批准你的主要资产,也就是关键的大模型算法,这件事的价值有多大?答案是“很大”,不过可能也没有一些人猜测的那么大。 对于医疗大数据服务提供商医渡科技有限公司(2158.HK)而言,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CAC)批准它两项主要算法,这事情就价值约5亿港元,这是该公司上周宣布这消息后市值上涨的幅度。更准确地说,医渡科技的股价在公告发布当天大涨13.6%,交易量是平时的三倍多。 简短的披露公告称,医渡科技的开心健康大模型算法和医渡开心健康大模型服务算法,均“通过了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的深度合成服务算法备案”,公司的软件解决方案,被医院等医疗机构和保险公司用于协助疾病诊断和管理。 这两种算法都使用了人工智能(AI),过去两年随着ChatGPT等大语言模型(LLM)的兴起,人工智能的巨大潜力跃居全球头条新闻。与ChatGPT和其他大型语言模型一样,医渡科技算法背后的深度合成技术,属于生成式人工智能这个更广泛的类别。 由于对数据和信息的严格监管,中国在监管此类生成式人工智能(尤其是 LLM)方面积极主动。但它也监管其他类型的人工智能,如深度合成技术,以确保这项技术有序发展。 网信办对深度合成技术的监管规定于去年1月生效,适用于中国境内,所有使用此技术提供互联网信息服务的公司。自那以后,网信办公布至少五批深度合成算法获批的公司,其中最近的一批是在4月。医渡科技的名字不在4月公布的那一批中,但新一轮审批可能已经结束,该公司可能单独收到了通知。 我们其实没法评价获得此类审批的难易程度,但对任何公司来说,失败显然都是灾难性的。我们应该指出,中国各类监管机构最近对企业相当友好,扭转了早先监管严厉的趋势。很多人认为,监管放松可能反映北京为提振中国经济所做出的广泛努力,在经历了30年的高速扩张后,近年中国经济增长急剧放缓。 在这种对商业友好的背景下,医渡科技算法获批可能并不令人意外,这也解释了消息公布后该公司股价涨幅较大,但也并非巨大的原因。 医渡科技面临的更大的问题是盈利能力,早前投资者更关注增长和扩大市场份额的时候,盈利能力对该公司及其同行来说没有那么重要。但近两年来,市场情绪发生了明显变化,导致医渡科技和其他长期亏损的公司削减成本,削减或放弃利润率较低的业务,以此表明自己能够长期持续运营。 收入萎缩 医渡科技的转变是该公司最新财报的重点,在截至去年9月的六个月里,也就是上半财年,它的收入下降了25%,至3.57亿元。分析机构预计,这种情况将在该公司下半财年出现逆转,预计收入将增长30%以上,整个财年的收入实现基本持平。该公司定于周四公布整个财年的业绩。 医渡科技将业务分为三大领域:大数据平台解决方案、生命科学解决方案以及健康管理平台和解决方案。其中健康管理平台和解决方案,是公司上半年收入大幅下滑的罪魁祸首,收入同比骤降71%至5,800万元。相比下,大数据平台解决方案和生命科学解决方案分别增长了3%和16%。 健康管理平台和解决方案的收入大幅下降,使其从去年同期的最大收入来源(占总收入的43%),降至最近一段时间的最小收入来源(仅占16%)。医渡科技在描述大幅下降的原因时含糊其辞,将其归因于“精简业务组合”。 但仔细观察这些数字就会发现,这是公司利润率较低的业务之一,主要为保险公司和政府医保计划运营商,提供用于慢性病管理等方面的数据相关服务。由于医渡科技放弃了很多利润较低的客户,该业务的毛利率在上半财年飙升至53.2%,是去年同期25.1%的两倍多。 相比之下,大数据平台解决方案在最近一个季度的毛利率为45.2%,而生命科学解决方案的毛利率为27.8%。 与此同时,医渡科技还削减了开支,其中包括最新财年上半年的研发和行政开支,同比大幅削减40%以上。因此,公司的整体毛利率提高了12.1个百分点,净亏损从上年的3.56亿元大幅收窄至8,000万元。 雅虎财经调查的两家分析机构预计,该公司今年将继续亏损,不过它们预计亏损额将缩小一半左右。 投资者似乎对公司为实现盈利而进行的努力感到满意,尽管他们还没有准备好,用人工智能企业那样的高估值来奖励医渡科技。该公司股票目前的市销率(P/S)为5.8倍,与已实现盈利的中康控股(2361.HK)大致相当,但远低于同样盈利的医脉通(2192.HK),后者的市销率为12.8倍。 医渡科技的股价曾经相当高,一度涨至50港元,约为2021年IPO价格26.30港元的一倍。现在,它的股价要低得多,上周五收盘价为4.16港元。最新的算法获批表明政府对该公司充满信心,这显然鼓励了投资者。现在,医渡科技需要证明它能够盈利并恢复更稳定的收入增长,同时保持来之不易的较高利润率。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Dida wins ride-sharing race to market, but could stay stuck in first gear

嘀嗒走不出的困局:业务单一难突破

经过四次申港上市无功而还,嘀嗒出行终获港交所批准上市,并开始在港公开招股 重点: 嘀嗒已连续三年取得经调整净利润 公司业务过度集中于顺风车平台,但其市场一哥地位又被哈啰夺去   刘智恒 正当网约车平台龙头滴滴准备在港递交上市申请时,嘀嗒出行(2559.HK)已抢快一步,获港交所批准上市,将可率先在股市集资,以免被滴滴抢得先势。公司发行3909.1万股,招股价每股介乎5至7港元,集资最多2.7亿港元,股份于本周五挂牌。 这已是嘀嗒的第五次申请,在屡次折㦸下终能排除万难成功闯关,公司总算松一口气,接下来就要看投资市场是否接受。 集团的招股书披露,2021至2023年间,分别取得盈利17.31亿元、亏损1.8亿元及获利3亿元,原因在于其优先股公允价值出现颇大波动,若剔除此部份,经调整净利润分别为2.38亿元、8,470万元及2.26亿元。 找出一片小蓝海 强如滴滴,也只在去年实现首次全年盈利,嘀嗒能连续三年实现经调整净利润,可算了不起,其成功有赖找到市场上的一片小蓝海。 中国汽车客运市场大体上可分为三大类别,就是出租车、网约车以及顺风车。十年前,当滴滴与快的竞相争逐网约车市场,透过不断烧钱斗个你死我活的时候,宋中杰另辟蹊径,于2014年与四位志同道合者创立嘀嗒,主打顺风车,不与巨头竞争,反倒开拓了一条生存之路。 嘀嗒经营顺风车网约平台,其竞争优势在于轻资产的运营模式,不用拥有或租赁车辆,省却高昂的成本;亦无需向私家车主和出租车司机提供大量补贴,免却大笔开支。在较低成本下,获取较高的毛利率,从而达致有利可图。 公司成立后也立马获得重量投资者垂青,IDG、携程、蔚来、京东,甚至私募王者高瓴亦对其青睐有加,集团先后经过五轮融资,累计集资逾2.88亿美元。 顺风车市场乏规模 嘀嗒赖以生存的模式,确令公司能在云云网约车平台上杀出血路,甚至能有盈利,然而深入了解后,即使嘀嗒能占到一定优势,碍于顺风车市场规模相对要细,能为公司带来大增长的空间并不宽广。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统计,以交易总额计算,2022年中国汽车客运市场中,出租车和网约车各自的市场份额分别为58.5%及37.8%,相反顺风车仅占3.7%。可见它在整个客运市场上只扮演一个小角色,即使你能远胜对手,实际的利益也有限度。 再讲,别的网约平台企业眼见嘀嗒的成功,又岂会袖手旁观坐视不管,滴滴看准顺风车市场,早于2015已年推出相类服务,但幸运之神降临在嘀嗒身上,滴滴在2018年因顺风车业务涉及恶性犯罪事件,被迫暂停业务,嘀嗒在没对手下一骑绝尘。但至近2020年,滴滴重推顺风车业务,一年后在市场的占有率已由10.8%提升至19.6%。 失落龙头地位 哈啰出行亦于2019年开始染指顺风车市场,借着背靠大股东阿里巴巴,加上本身共享单车的庞大客户群,到2022年已取得42.5%的市占率,将嘀嗒挤出一哥宝座。面对两大巨头的挑战,嘀嗒招架不易,只能亮出补贴一招,结果自然影响公司的盈利。过去三年,嘀嗒顺风车平台服务的毛利率,分别为85.4%、79.5%及75.9%,虽仍高企,但明显出现每况愈下的趋势。 嘀嗒深明,光靠单一服务并不足够,也难将公司推上一个阶梯。早于2017年,公司已推出智慧出租车服务,主打出租车市场。然而经过几年的深耕,似乎成效不大,非但未能成为公司的第二大收入来源,更出现拖后腿之势。过去三年,智慧出租车服务的收入只有3,300万元、1,900万元及1,100万元,愈做愈失色;而在公司总收入的比例,亦仅有4.2%、3.4%及1.4%。不光如此,2022及2023年更出现毛损710万及578万元。 至于想要抢占网约车市场,真的知易行难,尚普咨询披露的数据显示,2022年中国网约车市场前四名,合共已占据89.4%的市场份额,嘀嗒既不能大烧金钱抢夺市场,也没有龙头平台庞大的客户量,想要写下大卫打败歌利亚的故事,实在谈何容易。 在发展空间有限的市场,又面对强劲对手的挑战,自家也没有走出新的康庄大道,嘀嗒的前景也未太乐观,即使能稳守顺风车市场,那只是一片较小的天地,公司未来的增长在哪里?投资者又是否愿意押注?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