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上海君实生物医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1877.HK)上周五晚间公布2021年度业绩快报,按中国会计准则,去年的亏损为7.39亿元,同比收窄55.7%。

利好:除了亏损减少外,公司去年实现营业总收入40.14亿元,同比增加151.7%,主要受惠于技术许可收入大幅增长、新增特许权收入与特瑞普利单抗注射液国内市场商业化带来的销售收入。

值得关注公司上市三年多仍然未能扭亏,而且在业绩快报中表明会持续加大研发投入,在开支增加的情况下,可能仍然需要一段时间去获取盈利。

深度:君实生物主要从事创新药物的发现、研发及商业化,自从2012年成立以来,公司亏损连年扩大。但随着两项产品特瑞普利单抗与埃特司韦单抗成功商业化,公司财务表现开始改善,2020年录得15.9亿元收入,去年再增至40.14亿元。集团目前仍有另一项产品──阿达木单抗正在申请上市,另有超过20项在研产品处于临床试验阶段。

市场反应:君实生物在周一早盘曾下挫9.3%至50.9港元,中午以51.55港元收盘,跌幅约8.2%。该股自去年初以来保持下跌趋势,一年间已累积下挫41%。

记者:何仲尼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新闻

The leading Chinese producer of electric vehicles received the lightest penalty in Europe’s new set of auto tariffs, to the relief of investors, but the sector is already looking to Southeast Asia as a growth driver.

欧洲加征电动车关税 比亚迪反成大赢家?

近年中国电动车“内卷”严重,纷纷减价抢市场,令利润压缩,更导致不少新势力持续亏损 重点︰ 欧盟向中国电动车企加征关税,但幅度比市场预期小,当中比亚迪被征收的关税最低,刺激股价一度大涨 市场估计,未来将有更多中国车企到欧洲设厂,以减低运输及关税成本   裴梓龙 终于,欧盟决定跟随美国,公布对中国纯电动车的临时反补贴关税,但比起美国拜登政府“一刀切”全部提高至100%的关税不同,欧盟并没有这么激进。 根据欧盟的公布,对于三家有参与抽样调查的车企加征不同程度关税,其中对比亚迪(1211.HK)加征17.4%、吉利汽车(0175.HK)收取20%、上汽集团(600104.SH)征收幅度高达38.1%;未被抽样但配合调查的车企,税率统一加征21%;至于其他并没有配合欧盟调查的车企,则加征38.1%关税。 这次加征关税将在7月4日正式实施,加上原本10%的关税,意味比亚迪的关税最低,只需27.4%。 由于欧盟加征的关税比市场预期低,而且比亚迪被征收的税率最小,其股价于消息公布后,单日一度大涨8.8%,吉利汽车股价也曾反弹4.6%,至于三大电动车新势力蔚来(NIO.US; 9866.HK)、小鹏汽车(XPEV.US; 9868.HK)和理想汽车(LI.US; 2015.HK)的股价变动不大,反映投资者认为比亚迪在这次加征关税中,反而成为最受惠的中国车企。 市场大多认为欧盟这次加征关税,对中国电动车企影响不大,根据咨询公司荣鼎集团的研究报告,以比亚迪为例,其出口到欧洲的Seal U车型,在中国卖20,500欧元(约15.9万元),但在欧洲卖42,000欧元,在中国卖一辆赚约1,300欧元,在欧洲卖一辆的盈利则为14,300欧元,那么就算关税加至30%,也能获得不错的盈利,只有当关税加至45%至55%时,中国车企在欧洲的利润才会被抵销。 凯基亚洲投资策略部主管温杰认为,中国车企因这次加征关税承受的损失不大,“关税幅度是大家预期之内,而在美国总统大选之前,估计欧美针对中国企业的制裁措施会陆续有来,但中国车企近年主要战场在中国及东南亚,欧洲占比不多,增加关税后,虽然新车款在欧洲落地会稍为减慢,但整体影响不大。” 欧洲设厂避关税 独立股评人邹家华也同意相关说法,他认为中国车企本来就有成本优势,“就算欧盟加征关税,目前仍能赚钱,不过为了避免关税成本,估计会有更多中国车企到欧洲设厂,减低运输成本及未来欧美再加关税的影响。” 经过近十年的电动车大战,以比亚迪为首的中国品牌,正超越欧洲传统车企,尤其是电池技术更领先全球,而欧洲在发展电动车的路途上,近年也越来越依赖中国。据环保游说组织运输与环境(Transport & Environment)的数据,在欧洲去年销售的每5辆全电动汽车中,就有1辆来自中国,而且这个比例仍会继续上升。 近年欧洲国家也提供优惠,积极吸引中国车企到当地设厂,一来减低对中国制造的依赖,其次是希望参考中国技术。比亚迪去年就宣布在匈牙利建设欧洲首间车厂,获当地政府提供就业补贴及税收优惠,据说匈牙利正在全力与长城汽车(2333.HK)磋商,希望吸引对方进驻。 此外,奇瑞汽车也将会与欧洲合作伙伴在今年四季度于西班牙巴塞罗那设厂,并正在与意大利等国家商讨,计划于欧洲建设第二厂房;而东风汽车(0489.HK)同样正与意大利政府讨论设厂事宜。 作为欧洲第二大汽车生产国的西班牙,四年前已推出规模达37亿欧元的计划,吸引电动车企及电池厂到当地设厂,其中中国电池企业远景科技,已经在西班牙设立工厂,并为当地创造3,000个职位,获得3亿欧元补贴。 事实上,中国电动车企在国内“内卷”严重,就连美国巨头特斯拉(TSLA.US)也要减价迎战,由于收入遭压缩,导致电动车新秀一直无法盈利,也促进了车企加速扩张海外,而东南亚就为另一个主战场。 根据TrendForce的研究估计,今年中国车企在东南亚的电动车市占率达到67.5%,并计划加快到泰国及印度尼西亚设厂。不过,要勇闯东南亚并不容易,由于充电设备等基础设施不足,电动车在东南亚仍处早期发展阶段,消费者的接受程度也不高;更重要是曼谷、吉隆坡和雅加达等大城市堵车问题严重,令电动车的续航能力备受挑战;再加上越南的电动车企VinFast(VFS.US)近年快速崛起,成为中国车企在东南亚的一大竞争对手。 从投资角度来看,市场仍较为看好龙头企业比亚迪,邹家华认为比亚迪在东南亚的发展已经成形,“例如到泰国旅游时,已看到街上有不少比亚迪的车,加上它领先的DM5.0技术,令续航能力接近2,000公里,有助未来销量”。他建议,投资者可在218港元买入比亚迪,目标价可达260港元。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Haoxi to raise new funds through share sale

浩希上市半年即集资 市场失望股价急挫

投资者对该公司的最新一轮融资不甚满意,本轮融资金额为960万美元,与它今年1月通过IPO筹集的1,100 万美元大致接近 重点: 在纳斯达克上市仅半年后,浩希健康宣布再集资的计划,公司股价应声暴跌28% 这家提供数字广告服务的医疗保健公司,自2018年成立以来迅速扩张,营收和利润都实现了强劲增长 谭英 浩希健康科技有限公司(HAO.US)乘着疫后中国医疗保健行业繁荣发展的热潮,成为今年1月在美国上市的六家中国公司之一。年初至今,中国內地及香港共约20家在纽约上市企业的典型代表。它们悄然筹集了总计1.95亿美元的资金。与中国过去的大规模IPO不同,最近的IPO规模都相对较小,其中浩希健康的IPO规模仅为1,100万美元。 投资者欣然接受浩希健康的故事,认为它会受益于中国蓬勃发展的医疗保健行业对营销服务的需求,至少最初是这样。继上市首日表现强劲后,该股在前四个月的交易价格远高于4美元的发行价,公司估值最高超过2亿美元。但5月5日宣布的一项面向广告客户的返利计划,让股价的蜜月期戛然而止,并触发了下跌趋势。 公司上周宣布计划增发150万股普通股,及行使价为每股6.26美元(发布公告时的股价)的认股权证后,市场的担忧加剧。此举最高可筹集资金900万美元,略低于它首次公开募股时的融资金额。在那之后,投资者抛售该股,导致公司市值在接下来的四个交易日里蒸发了28%。 即便遭遇了本轮抛售,该股周二仍收于4.60美元,意味其股价仍高于4美元的发行价。但如果该股从5月初近9美元的历史高点继续下跌,跌破发行价可能只是时间问题。 本轮抛售的两个最大受害者,分别是浩希健康的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樊震和公司创始人兼首席运营官徐磊。前者在增发股票后将控制公司91.25%的投票权,后者将握有2.83%的投票权。樊震有金融科技背景,而徐磊在2018年成立浩希健康之前从事医疗广告行业。 尽管投资者信心正在减弱,但毫无疑问,浩希健康的财务状况是健康的。在中国蓬勃发展的医疗保健行业的推动下,该公司的收入和利润在过去两年双双飙升。2016年至2021年,中国的医疗保健支出翻了一番,达到7.6万亿元,使中国成为仅次于美国的全球第二大市场。 浩希健康主要用短视频的形式,向牙科等医疗服务供应商,提供广告内容生成服务。来自Statista的数据显示,医疗服务是整个数字广告行业的一个细分市场,在2024年全球约1,890亿美元的数字广告支出中,医疗服务约占9%。浩希健康IPO招股书中的第三方研究称,当年中国互联网医疗保健市场规模为3,430亿元,疫情期间随着被迫线上就医的人增多,这个数字还有所增长。 上个月发布的最新财报显示,去年最后6个月,也就是浩希健康本财年的上半年,公司的广告客户总数从上一年同期的183家增至338家。期间,平均每个客户贡献的收入增长了39%,达到69,538美元。相当于期内公司收入从920万美元增长到2,350万美元,增幅157%,毛利润增长65%,达到120万美元。 寄予厚望 根据招股说明书,浩希健康的目标是通过每年新增150至200个广告客户,到2025年将中国医疗行业10%的广告客户签下来。它的名字“浩希”的意思就是“很大的希望”。 浩希健康面临的最大风险之一是,它过度依赖字节跳动作为广告投放的合作伙伴。作为TikTok的母公司,字节跳动在中国运营抖音服务,占到了浩希健康2023财年广告位的96%,相当于3,480万美元的收入。深入分析它的成本结构,会发现其营收成本,主要是支付给字节跳动的费用,从2022年下半年的840万美元,上升到2023年下半年的2,230万美元,几乎增加了两倍。 该行业在过去几年里受到严格的审查,字节跳动也在最近成为了中国监管机构的主要目标。2018年,公司因两款保健品和一款非处方药广告未提交监管审查,以及未核实广告内容,而被罚款370万元。 另一个令人担忧的指标是浩希健康的应付账款激增,截至去年12月底,其应付账款从六个月前的仅27,312美元飙升至约100万美元。这可能意味着随着中国经济放缓,公司的客户未能按时付款。浩希健康在5月向广告客户提供返利,也可能反映了该行业面临的困境,迫使其以这种形式提供折扣。 从更积极的方面看,浩希健康的市销率(P/S)仍高达3.44倍。这远远超过了在上海上市的东软集团(600718.SS)的1.0倍,该公司为医疗行业提供软件和技术,包括电子商务和广告服务。浩希健康还领先于搜索引擎百度(BIDU.US;9888)的1.7倍市盈率,后者通常被视为数字广告服务的基准。 浩希健康目前对分析机构来说可能还太新、太小,但它可能很快就会因其增长潜力而受到关注。 Simply Wall Street在1月称其为“高质量公司”,因为它的的股本回报率高达62%,债务股本比只有0.55。虽然最近的筹资可能会稀释现有股东的权益,但发行新股也将增加公开流通股的规模,这可能会吸引那些在购买股票前,寻求更高流动性的新投资者。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Qudian posts big revenue gains for last mile business

业务变变变 趣店寻觅新出路

这家曾经的线上贷款公司,正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试水最后一公里配送服务,但沉重的成本结构,引发外界对这一商业模式可行性的质疑 重点: 一季度趣店开始从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新增的最后一公里配送业务中获得可观的收入 该业务是这家资金充裕的原线上贷款公司的最新商业模式,之前它尝试的教育和预制菜业务均以失败告终 梁武仁 趣店集团(QD.US)因监管趋紧而放弃了原有的业务,但退出金融科技之后的日子并没有变得好过。短短几年时间里,在放弃了具有开创性的线上消费贷款业务后,该公司尝试经营教育和预制菜业务,但这两次尝试都以惨败告终——而且失败得很快。 这家曾经的金融科技巨头资金雄厚,现在希望借助电子商务的快速发展,通过最后一公里配送业务重振雄风。趣店在试水预制菜业务时,积累了有限的配送经验,因此这项新的物流业务似乎不像它早前的一些重塑自我的举措那样,与之前的经验无关。 但这次转型之所以与众不同,是因为它远离趣店熟悉的中国。根据上周发布的最新季度财报,公司2022年底在澳大利亚用Fast Horse品牌试运营最后一公里配送业务,并在去年第二季度达到了“有意义的”规模。公司还进入了新西兰。把重点放在海外,可能部分归因于中国国内竞争激烈,近来中国经济放缓也导致许多公司将目光转向海外,寻求增长。 在新业务线推出一年多后,趣店终于扩大了配送业务的规模,足以产生有意义的销售额。今年一季度,公司来自Fast Horse的收入达到5,380万元,占公司当季收入的大部分。这与一年前的30万元相比进步巨大。 但趣店要实现盈利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尽管取得了进展,但公司经营总亏损增加了一倍多,达到7,250万元,令收入黯然失色。新业务不盈利并不罕见。但就趣店而言,它的收入成本,即每产生一美元收入的成本,超过了实际收入,这意味着在加入运营费用之前,它就已经处于亏损状态了。 这引发外界对其最新商业模式基本的可行性的质疑。公司通过自有仓库开展最后一公里配送业务,截至3月底,其在澳大利亚有5个仓库,新西兰有1个。公司向配送人员支付送货费用,这似乎占了它收入成本的大部分。 在这种结构下,趣店可能没有太多降低收入成本的空间。Fast Horse网站的登陆页面完全用于招募配送人员,网站显示,公司逐一雇佣配送人员,而不是使用可以快速扩大业务规模的第三方机构。然后,它让这些人员用自己的车辆进行配送,运作方式类似于优步等叫车应用程序。公司按小时向配送人员支付报酬。 成本刚性 这种商业模式使得即使业务规模扩大,也很难降低成本,因为这种模式创造规模经济的空间相对较小。因此,除非它能向客户收取更多费用,否则无论收入增加多少,以其成本结构都很难实现盈利。 一季度随着营收增长,营收成本也随之攀升,为此,趣店在此期间几乎将营销支出削减至零。这可能会节省成本,但对投资者来说也是一个危险信号,因为他们可能会期待该公司投入更多资金来推广它年轻的配送服务。 在开展配送业务仅一年后,趣店又通过另一项新尝试来规避风险。这次的赌注是飞机租赁业务,它从去年9月开始探索这个领域。截至今年3月,该公司拥有三架飞机,其中两架租给第三方使用,一架自用。趣店表示将继续发展这项业务,但目前尚不清楚它对该计划的重视程度。 飞机租赁实际上与最后一公里配送业务无关,因此即使趣店同时投身于两者,也不会有太多的协同效应。更不用说,趣店在飞机业务方面几乎没有经验,尽管它的一些金融专业知识,可能有助于运营这类租赁业务,比如评估客户的信用风险等。 趣店持续不断的身份危机表明,自从大约十年前成为新一代线上点对点(P2P)贷款机构的先驱以来,时代发生了多么大的变化。起初,在整个行业成为严厉监管打击的对象之前,它获得了蓬勃发展。大多数规模较小的公司没能生存下来,许多幸存下来的公司都转型做了贷款中介。但趣店决定完全退出这个敏感的行业,通过尝试其他领域来利用自己庞大的现金储备。 公司的总体策略有点像西方谚语中的“把意面扔到墙上,看看哪根能粘住”。由于拥有大量现金储备(部分来自投资收入),它有一定的回旋余地来这样做。截至3月底,趣店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总额接近10亿美元,不过由于该公司投入大量资金来启动和运营新业务,这个数字较去年同期有所下降。 趣店的股价在财报发布后小幅上涨,或许是因为看到其最后一公里配送业务带来了可观收入后,投资者受到鼓舞。但该公司的股价仍比2017年的IPO价格下跌了90%以上,市账率(P/B)只有0.2倍。这远低于曾经的金融科技竞争对手信也科技(FINV.US)的0.6倍,以及中国领先的最后一公里配送专业公司达达(DADA.US)的0.5倍,尽管这两家公司的市账率也相当低。 趣店可能希望Fast Horse业务能尽快飞驰起来,尽管其沉重的成本结构可能会阻止这一目标在短期内实现。在这种情况发生改变之前,大多数投资者可能不看好该公司的股票。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Just months after a corporate battle over its star anchor, this e-commerce platform has landed back in the spotlight after airing issues with its livestreaming business.

东方甄选再陷负面舆论 多元化战略仍在探索期

资本市场对东方甄选的一举一动尤其关注,背后反映的是投资者对其商业模式稳固性的担忧 重点: 东方甄选的核心人物俞敏洪及董宇辉接连发表对直播业务的消极言论,股价创两年新低 该公司不断进行多元化尝试,最新推出“小时达”配送,暂未取得明显成效   莫莉 作为电商界的明星公司,东方甄选控股有限公司(1797.HK)的风吹草动,一向备受资本市场关注。近期恰逢中国电商界的“618”购物节,东方甄选核心人物俞敏洪与董宇辉却接连发表对直播业务的消极言论,投资者纷纷选择逃离。自5月31日至6月14日的两周内,东方甄选的股价累计跌幅达25.6%,市值缩水超过50亿港元,股价创两年新低。 事情起源于5月31日,新东方(EDU.US; 9901.HK)创始人、东方甄选CEO俞敏洪在作客物美创始人张文中的直播间时说:“东方甄选现在也是做得乱七八糟的,所以我没有任何跟你提建议的本领”。在这场直播中,现年62岁的俞敏洪还透露自己希望退休的意愿。他表示,自己准备远离生意场,用更多时间游山玩水,不想没命地奋斗,也不想纠缠到纷争中。 虽然在这场直播闲聊中,俞敏洪的言论似乎并非经过深思熟虑,但在随后一个交易日,东方甄选的股价单日跌幅达9.9%。面对持续下跌的股价,俞敏洪在6月7日凌晨1点通过社交平台向东方甄选的客户、股东和投资者道歉,他解释称 “东方甄选做得乱七八糟”只是和朋友之间谦虚的表述,是一种习惯表达。这一紧急公关为东方甄选挽回些许颜面,当日股价收涨2.4%。 但是,这场舆论风波尚未结束,在两天后播出的一个电台节目中,东方甄选旗下的明星主播董宇辉透露心声,称自己非常抗拒卖东西,到今天都不享受直播带货的工作。董宇辉的消极态度让东方甄选本已脆弱的股价再次下跌,在随后一个交易日下挫9.3%。 的确,在各大头部主播尽力争取的“618大促”期间,董宇辉也算不上积极,他并未每天出现在独立直播间“与辉同行”里,即使出现,直播时间也在两小时左右。去年12月,东方甄选当时的CEO孙东旭与董宇辉之间的矛盾公开化,最终以董宇辉离开“东方甄选直播间”,成立独立的个人工作室和直播间“与辉同行”,作为事件结尾。不过,“与辉同行”仍然是东方甄选下属的子公司。 自从董宇辉离开后,“东方甄选直播间“的优势明显削弱。目前,“与辉同行”在抖音的粉丝数量为2,001万,“东方甄选直播间”的粉丝为3,022万,后者近半年累计“掉粉”逾百万。至于带货成绩,第三方平台飞瓜数据显示,“与辉同行”5月以5.33亿元销售额排名第二,而“东方甄选”排名仅有第六名。自2024年1月开播以来,“与辉同行”从未掉出月榜前三位,“东方甄选”则从第四下滑至第六,甚至一度跌至第九。 即时零售新尝试 资本市场对东方甄选的一举一动尤其关注,背后反映的是投资者对其商业模式稳固性的担忧。一方面,东方甄选高度依赖超级头部主播董宇辉,虽然“与辉同行”直播间的销售额仍然计入公司整体营收,但是主直播间的粉丝量和销售额下滑,显示其对用户吸引力已经削减。另一方面,东方甄选努力进行多元化尝试,推出自营手机应用程序、进行淘宝直播、建立会员制零售商店等策略,但未取得明显成效。 东方甄选4月曾透露,自营产品单月在抖音的销量近1亿单,产品数量超过400款,排除售罄、季节性产品,目前在售的自营品超过200余款。3月份,东方甄选推出的新品达到61款,但东方甄选的自营产品五常大米和南美白虾在今年初接连遭打假人士举报,尽管东方甄选在两个月后回应称大虾质量没问题,但已影响了品牌声誉。 此外,东方甄选从4月开始在北京市场推出“小时达”服务,主打的是用户在直播间下单后,1小时内就可配送到家,配送范围覆盖北京五环内80%区域,明星主播也会化身配送员,随机为消费者配送商品。在上线之初,该账号每天直播约8小时,但近期的直播时间已经缩短至4至6小时,而且粉丝数量也仅有12万,估计对销售额的提升有限。 即时零售作为近三年的风口,已经吸引了阿里巴巴(BABA.US; 9988.HK)、美团(3690.HK)、京东(JD.US; 9618.HK)等多家互联网巨头入场,这些平台不仅品类丰富,亦有成熟的仓储、配送和供应链系统。在这个红海市场中,东方甄选的自营选品数量有限,能否分一杯羹,仍存在较大不确定性。 东方甄选最近的市盈率约21倍,高于另一间直播电商公司交个朋友控股(1450.HK)的15倍,反映市场对其看法仍然较为正面。即使东方甄选的多元化尝试,显示公司正寻找新的业绩亮点,但这些努力还需要更多时间来验证成效。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