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电动滑板车制造商的海外销售在第四季度翻了一倍以上,尽管国内市场因竞争加剧令增幅急剧放缓

重点:

  • 小牛电动的国内销售增长在第四季度放缓至49%,尽管海外市场因其新推出的电动脚踏车的强劲需求而销售激增
  • 公司股价在第四季度数据发布后下挫5%,但与同行相比,其股价仍维持相对较高的估值

阳歌

电动踏板车制造商小牛电动(NIU.US)周三发布的最新季度报告,看来相当鼓舞人心,当中包括两个重要的里程碑。

其中之一是,该公司在2021年的电动摩托车和滑板车销量超过100万辆,这是它首次跨越这个关键性门槛。另一个是在多年令人失望的表现之后,特别是过去两年全球新冠疫情带来的干扰,它的海外销售突然进入高速发展阶段。

但是仔细看看这些数字,就会发现一个更为令人担忧的趋势,即关键性的、仍占销售绝大部分的国内市场增长放缓。中国是著名的山寨之国,小牛电动在国内的增长放缓,几乎可以肯定的,这是其他公司在这个进入门槛相对较低的领域瓜分地盘之结果。

能够说明问题的一个例子就是,其中一个新入行者、生产迷你电动车的康迪车业(KNDI.US)在11月的报告称,它新推出的电动滑板车系列销售额在去年第三季度飙升近七倍,从一年前的不到100万美元增至630万美元。

国内竞争日益激烈的最新证据,打击了小牛的股价表现,它在公布季度报告后下跌5.1%。该公司的股票在过去52周已经损失一半以上的价值,其中自11月初以来已下降40%。但是,即使在这次下跌之后,在高度分散的电动车全球市场上,与数量有限的几个上市同行相比,其股价仍然相对较高。

综上所述,由于全球日益重视以清洁能源为动力的运输,该公司的长期前景仍比较光明。虽然清洁能源运输以电动汽车为主,但电动滑板车也在许多发展中市场受到越来越多关注,在这些市场中,汽车仍是大多数消费者所不能承受的。随着欧美各国政府努力削减碳排放,这些市场也是一片沃土。

但至少就现在而言,小牛的最新报告显示,该公司在中国的道路略为坎坷,中国政府也在努力争取在2030年达到碳排放峰值,并在2060年实现碳中和。

小牛的最新数据显示,第四季度它在中国的销量同比增长49%,达到205,239辆。虽然这样的一个增长通常都算是非常强劲的,但与今年前三个季度它在中国市场80%的销量增长相比,它实际上是相当弱的。

增长放缓的同时,小牛继续积极扩张其国内的零售网络,在第四季度开设了422家门店,比第三季度新增320家门店相比有很大增长,全国门店数量在2021年底达到3,108家。该公司试图对这些数字进行正面的诠释,指出通常利润率较低的廉价机型在第四季度仅占其中国销售的21%,低于前三个月的41%。

电动滑板车大卖

接下来,我们就关注一下该公司在国际市场上的情况,随着中国市场的竞争日益激烈,小牛希望走出国门尝试市场的多元化,这将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多年来,海外市场在小牛的总销售额占比一直没有超过5%,但在第四季度突然同比增长156%,达到近3.3万辆。

这个巨大的增幅,加上中国市场的放缓,将海外销量推高至公司总销量的14%,跨过了我们之前提到的10%的里程碑。海外市场销量的激增也推动小牛在2021年全年总销量达到103万辆,超过了我们提到的另一个里程碑。 

但再一次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海外市场取得佳绩的一个重要因素,是它在9月份投放市场的电动脚踏车这个新系列。小牛在第四季度向海外发货的32,949辆车中,近一半——准确的说,14,916辆都是电动脚踏车,与更高级的自行车和摩托车相比,这种车的价格要低得多,利润也更低。 

在小牛的最新季报中,“下沉市场”这个主题反复出现,报告显示,公司第三季度营收仅增长37%,至12.3亿元(1.94亿美元),远低于58%的销量增幅。这表明,随着低端产品在其销售额中占比越来越大,该公司的单位销售收入正在稳步下降。 

该公司再次试图对此作出正面的诠释,它指出,最近投放市场的新款高级车型也是国际增长的一个主要因素。在这里,我们还应该注意到,该公司此前曾指出,疫情导致全球航运价格大幅上涨,给小牛的海外销售带来了巨大的挑战。

因此,鉴于小牛目前的发展不太顺利,投资者究竟应该如何看待这家公司?至少在目前,投资界似乎对小牛持相对乐观的态度,这很可能是由于它在一个具有巨大增长潜力的市场中所处的领先地位。更重要的是,与其他许多在美国上市的中国科技企业相比,该公司的监管风险相对较低,而那些公司在过去一年里一直受到打压。

到目前为止,向雅虎财经提交1月份报告的三位分析师,对该公司的评级均为“买入”或“强烈买入”,与去年12月八位分析师对该公司的评级相似。该集团对小牛的美国存托股票(ADS)的平均目标价为38.45美元,比最新收盘价15.80美元高出一倍多。

虽然小牛的股价相对低迷,但与数量有限的上市同行相比,该公司的估值仍相对较高。它的历史市盈率(P/E)为40倍,远高于康迪的26倍,以及意大利品牌比亚乔(Piaggio,PIAG.MI)的18倍。按照市销率计算,小牛和康迪都是2.8倍,不过比亚乔就低出不少,为0.6倍。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新闻

Founded in 1950 in Helsinki, Finland, Amer was purchased in 2019 by an Anta-led consortium whose other members included private equity fund FountainVest Partners, Lululemon founder Chip Wilson and internet giant Tencent.

快讯:亚玛芬体育中国收入大增51%

最新:由安踏体育(2020.HK)分拆的国际运动品牌集团亚玛芬体育(AS.US)周二公布,今年一季度营收同比增长13%至11.8亿美元,其中中国收入大增51%至3.1亿美元。 利好:集团旗下高价品牌始祖鸟(Arc’teryx)的营收大增44%,达到5.1亿美元。公司表示,该品牌带来的增长能为股东带来良好经营业绩和丰厚回报。 值得关注:该公司包括Wilson品牌在内的球类事业部销售额,同比下降14%至2.73亿美元。 深度:亚玛芬体育1950年在芬兰赫尔辛基成立,1977年在赫尔辛基纳斯达克(Nasdaq Helsinki)上市,2019年获安踏、私募基金方源资本(FountainVest Partners)、瑜伽服lululemon创办人Chip Wilson及腾讯控股(0700.HK)合组的财团私有化。该公司目前经营多个国际体育品牌,产品销售予全球超过100个国家,即使面对新冠疫情,近年收入亦迅速增长,并于今年1月上市。公司预计,今年全年营收增长在15%左右,毛利率约为54%。 市场反应:亚玛芬体育周二大挫7.9%至14.76美元,比上市价13美元高13.5%。 记者:欧美美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Canaan revenue falls in first quarter

矿机制造遇冷 嘉楠科技陷困局

尽管比特币价格大幅上涨,但这家加密货币矿机制造商却报告一季度收入下降 重点: 虽然比特币等加密货币价格暴涨,但嘉楠科技一季度营收同比下降36% 由于新挖出的比特币数量急剧减少,严重削弱了加密货币挖矿的收益,市场对该公司矿机的需求因此下降 梁武仁 在加密世界,一个人的幸运有时似乎就是另一个人的不幸。 比特币和其他数字货币可能会重回牛市,过去六个月比特币的价格大致翻了一番。但对制造用于开采此类虚拟货币的强力计算机的公司来说,并不意味着漫长的行业寒冬已经结束。事实上,正是推动最新一轮加密货币上涨的一个主要原因,导致加密货币挖矿设备制造商的日子变得更加困难。 这种分裂在加密矿机制造商嘉楠科技(CAN.US)上周五公布的最新季度业绩中展露无遗。公司1月至3月间的收入较去年同期下降36%,至3,500万美元。纵然已超出了公司此前的预测,但报告发布后公司股价仍然下跌。 嘉楠科技收入下滑可能会让一些人摸不着头脑,因为在这三个月里比特币价格飙升,并在3月创下历史新高。按理说,像嘉楠科技这样的公司,以及加密货币行业的其他公司应会蓬勃发展,因为它们的财富与作为加密货币代表的比特币需求密切相关。 但嘉楠科技却不是这样的。比特币上涨背后的一个主要因素是4月发生的比特币“减半”事件。在这之后,根据其算法产生的新比特币数量减少了一半,这意味矿工付出同样的努力后只能获得一半的比特币。因此,虽然比特币价格大幅上涨可能为长期持有者带来了巨大的利润,但人们突然就没有动力挖矿了。 一季度,占嘉楠科技总收入大部分的挖矿设备销售额环比和同比均有所下降,因为矿工积极性受挫,减少了采购。 再过四年,类似的周期可能会再次上演,比特币减半通常每四年发生一次,从而再次给矿工和嘉楠科技等主要供应商带来压力。雪上加霜的是,为了提升算力,矿机的成本不断增加,这让矿工更不愿意花大价钱来参与挖矿。 嘉楠科技解释第一季度收入下降的原因:“与2023年第四季度和2023年第一季度相比,(收入)下降主要是由于减半前需求疲软,导致售出的总算力和平均销售价格下降,尽管比特币价格逐步回升。” 让矿工日子不好过的另一个因素是人工智能(AI)公司对电力的争夺加剧,这些公司的财务状况更好,不介意支付更多电费,而电费是这两个行业最大的成本之一。这些挑战只会让市场对嘉楠科技及其同行的矿机需求更疲弱。 会计规则改变带来提振 虽然对矿机的需求下降了,但嘉楠科技自己的挖矿业务(仅占其业务的一小部分)在本季度获得巨大提振,原因是对数字资产估值变化的会计处理规则发生改变。从今年年初开始,公司选择采用美国财务会计准则委员会(FASB)关于披露加密货币持有量的新要求,尽管这些要求要到12月才会强制实施。 根据新规定,公司可以将加密货币资产的公允价值变动记为未实现损益,并将其计入净收入。截至3月底,嘉楠科技持有约1,272个比特币,其中214个来自客户的存款,公司与这些资产相关的估值收益为3,360万美元,与收入和经营利润分开。 对于该公司来说,这不是一笔小数目,与总收入大致相当了,足以抵消其运营亏损。因此,嘉楠科技的净亏损在最近这个季度大幅收窄。结果,至少就目前而言,提前采用FASB的新规,能为吸引力正在下跌的加密货币挖矿企业,供了一个很好的补偿。但会计规则的变化实际上只是一次性的修复,如果最近的比特币涨势失去动力,损失可能也就随之而来了。 回到嘉楠科技销售加密货币挖矿机的主要业务,我们需要考虑另一个变量,即高利率。很多矿工用借来的资金购买新设备,而现在利率处于十多年来的高位,借款成本相当高。这可能也抑制了当前的购买活动,因为寄希望于利率下调的矿工推迟购买设备。随着通胀降温,很多人预计明年会降息。 这可能利好中期前景,但无助于改善嘉楠科技的短期前景。公司称预计4月到6月的当前季度,收入将达到7,000万美元左右,略低于去年同期,不过这个数字是它一季度销售额的一倍。 嘉楠科技的股价自2019年上市以来已下跌超过80%。今年该股跌幅超过一半,这与加密货币价格大幅上涨形成了鲜明对比。当前其市销率(P/S)仅为1.2倍,与规模不及它的竞争对手亿邦国际(EBON.US)接近12倍的市销率相比,显得非常低迷。 为了提振股价,嘉楠科技的首席执行官和首席财务官承诺将动用自己的个人资金购买至少200万美元的公司股票,尽管和公司3.66亿美元的最新市值相比,只是九牛一毛。公司还试图通过拓展AI芯片制造业务,来减少对加密行业的依赖。 但目前,嘉楠科技的命运依然与挖矿群体的情绪紧密相连,而这个群体至少目前更关注的是比特币减半一事,而不是简单的比特币价格波动。在当前嘉楠科技财务状况平淡无奇,加密货币交易者却兴高采烈的差异中,这一点得到了生动的体现。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PW Medtech makes and sells high-end infusion devices, intravenous indwelling needle products and insulin needles mostly for use in hospitals.

快讯:普华和顺拟分拆业务新三板上市

最新:医疗器械公司普华和顺集团公司(1358.HK)周一宣布,正考虑建议分拆非全资附属司四川睿健医疗在俗称“新三板”的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独立挂牌,并计划其后根据市况及战略发展需要,在北京证券交易所上市。 利好:该公司认为,建议分拆将为股东释放内含价值,并有助识别及确立四川睿健医疗的公允价值,并让该公司直接进入国内资本市场,扩大其融资渠道及增强其融资能力。 值得关注:新三板是一个面向中小企业的场外交易市场,交易较为冷清,不少中国公司于上市后,因为成交金额低迷而决定摘牌。 深度:普华和顺主要从事研发、制造及销售高端输液器、静脉留置针产品与胰岛素针等业务,由于输注液体是临床最常规治疗手段,在就诊及住院患者中使用非常广泛。不过,这类产品在新冠疫情期间需求减弱,连累其2020年及2021年收入下挫,不过随着官方积极推动医疗器械国产化,加上其产品需求持续回升,其业务于2022年起再度迎来明显增长,并于去年创6.75亿元收入新高。 市场反应:普华和顺周二股价小幅波动,中午收盘无升跌,报1港元,贴近过去52周的高点。 记者:欧美美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Lianhe Sowell files for U.S. IPO

索威尔拟赴美上市 前景还看瓶颈突破

该公司尽管历史可以追溯到2007年,但过去两年才取得爆炸式收入增长,并实现盈利 重点: 索威尔寻求通过赴美上市筹集1,200万美元,并计划将部分资金用于扩大研发队伍 这家机器视觉公司在过去一年取得巨大增长,但规模依然很小,只有22名员工,年收入不到3,000万美元 陈竹 自2022年底OpenAI发布ChatGPT以来,人工智能(AI)在全球声名鹊起,中国也迅速入局。很多中国公司加入这股热潮,开发类似的聊天机器人产品,但有些公司也抓住时机,专注于大语言模型(LLM)之外的其他领域。 索威尔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便是其中之一。公司专注于机器视觉,是一个严重依赖计算机视觉的人工智能细分领域。成立于2007年,至今十多年,公司认为搭上这股人工智能热潮的时机已经成熟,本月早些时候提交的赴美上市申请文件就反映这一点。公司没有透露具体的融资目标,但中国媒体报道称其拟集资约1,200万美元。 虽然公司规模较小,融资金额也不高,但值得注意的是,公司从截至2023年3月的财年开始,收入突然呈爆发式增长。不同于其他机器视觉公司,索威尔另一个引人注目的地方在于,收入的突然爆发也让它取得了可观的盈利。 索威尔的历史甚至比中国最著名的人工智能公司——常被称为“AI四小龙”的商汤(0020.HK)、云从科技(688327.SH)、旷视科技和依图科技的历史还要悠久,这几家公司都成立于2010年代初期。它们曾经是中国人工智能的代表,通过各自在计算机视觉方面的努力,塑造了公众对这项技术的认知。 在AI四小龙中,商汤科技和云从科技已经进行了IPO,前者在香港,后者在上海。但它们的股票并未取得巨大成功,因为投资者对它们不断增加的亏损和日益放缓的收入增长感到不满,而且公众也开始将注意力,从计算机视觉转向大型语言模型。从商汤科技的股价就能看出大家对这个群体的兴趣正在消退,其当前股价不到2021年底IPO价格的一半。 这个群体缺乏进展的部分原因是,它过度依赖向公共部门销售产品,特别是用于监控摄像头的软件。大多数公司都未能将领先的面部识别技术扩展到其他领域,这构成了一个巨大的挑战,因为随着中国经济放缓,公共支出已开始缩减。 索威尔则另辟蹊径,绕过了这一瓶颈,称其机器视觉技术和解决方案,正在被制造商用于实际生产场景。这些应用包括生产自动化和改善不同行业客户的分销流程。 与其他人工智能初创公司的创始团队通常名校毕业,并在大型科技公司工作过的履历不同,索威尔管理团队的背景看起来很普通。在创立公司之前,首席执行官朱岳除了在深圳一家技术研究所做了几年的研究员,研究机器视觉和图像识别算法外,几乎没有什么别的经验。 小企业大挑战 尽管公司使用非常专业的术语来描述自己的解决方案,但大致说来就是,它销售的机器配备了先进的计算机视觉软件,可用于各种用途。这类机器有助于实现各种流程的自动化,帮助客户降低成本、提高效率。 它可以用于识别装配线上存在缺陷的产品、自动捕获进出港口的集装箱上的识别码,以及其他依赖视觉识别和分析的任务。 索威尔认为,随着中国人口迅速老龄化,劳动力短缺问题迫在眉睫,未来几年中国机器视觉市场预计将有巨大的增长潜力。招股书中引用的第三方研究显示,公司预计到2025年,市场规模将从2022年的169亿元翻一番,达到349亿元。 对于开发机器视觉产品的公司来说,一个主要的瓶颈是每个行业的要求不同,导致该技术难以实现标准化和规模化。索威尔目前仅专注于电子产品制造商,三家这样的公司客戶,两家来自东莞,另一家来自深圳,贡献了索威尔超过50%的收入。 在一定程度上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公司尽管历史不短,但却始终未能扩大业务规模,目前只有22名员工。截至去年9月的6个月时间里,公司的收入只有1,680万美元,不过这个数字已经较上年同期的46万美元有了大幅增长。在截至2023年3月的财年中,公司也实现了类似的爆炸式增长,12个月期间的收入从上一财年的949,341美元增至1,310万美元。 公司将这一巨大飞跃归功于中国在2022年底取消疫情限制后的经济复苏,以及它自身加大了营销力度,“成功实现电子产品和软件流客户的迅速增长”。虽然没有具体说明,但大幅跃升似乎也表明该公司可能在此期间,推出了一款或多款新产品,并迅速获得了市场的青睐。 索威尔与竞争对手的一个主要区别在于盈利能力。截至去年9月的6个月内,公司报告的净利润为158万美元,扭转了上年同期亏损3.2万美元的局面。 公司之所以能够实现盈利,与许多同行形成鲜明对比,原因之一是它采用了轻资产模式,将大部分机器生产外包,从而控制住了成本。此外,公司通过小团队运营业务的能力也有一份功劳。 一些投资者可能会赞赏该公司小团队运营的能力,尽管这也限制了它的扩张。公司已经表示,将利用美国IPO筹集的部分资金来扩大员工队伍。然而,考虑到公司计划筹集的资金数额较小,这种扩张的规模可能不会很大。 总言之,索威尔扩大业务的能力将是其IPO能否吸引投资者的关键。为此,它需要将解决方案扩展到电子行业的少数客户之外。在过去一年半的时间里,它的收入突然大幅增长,可能表明随着一些关键新客户的加入,它有能力实现快速增长。但考虑到机器视觉应用的高度专业化,以及由拥有更多资源和更广阔市场的大型企业主导的竞争格局,保持这种增长可能也不容易。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