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28.HK 1233.HK 3883.HK
Yuzhou suffers in shadows of Evergrande

中国的房地产行业压力重重,不过,禹洲集团、时代中国和中国奥园等规模较小的民营企业却并非焦点所在,尽管它们也出现了股价暴跌、债务拖欠

重点

  • 禹洲集团和中国奥园等规模较小的开发商今年股价暴跌,它们面临的流动性压力与恒大和碧桂园等巨头类似,甚至更大
  • 穆迪于上月将中国整个房地产行业的前景下调至“负面”

     

梁武仁

现金短缺的中国房地产开发商正处于进退两难的境地,中国政府正试图找到应对办法。步履维艰的房地产开发商,是这个18万亿美元经济体的重要组成部分。在这种情况下,中国许多规模较小的民营开发商,不得不应对自己处在聚光灯之外的局面,因为全球关注的焦点都集中在中国恒大(3333.HK)和碧桂园(2007.HK)等巨头的困境上。

这种担忧在今年禹洲集团控股有限公司(1628.HK)、时代中国控股有限公司(1233.HK)和中国奥园集团有限公司(3883.HK)等开发商的股价急剧下跌中得到了突出体现。这些股票都变得几乎一文不值。

因此,没有极强风险偏好的股票投资者,可能都会避开此类股票,结果导致它们不可能通过发行新股来筹集资金。债务投资者可能也会对它们敬而远之,尤其是穆迪上个月将该行业的前景下调至“负面”。然而,四个月前穆迪才将房地产上调至“稳定”,当时的情况似乎正在改善,想不到近期情况急转直下。

年初至今,禹洲集团的股价已下跌68%,而时代中国则下跌74%。两只股票的交易价格远低于1港元,市销率只有区区0.03倍。中国奥园的股价表现略好,但年初至今亦下跌了40%。

过去三年中国房地产行业面临的情况,与之前二十年的荣景截然不同。现在许多开发商感受到的压力,早在2020年就显现出来了,当时政府开始管控这个负债累累的行业。

这个决定对该行业造成了巨大打击,很大程度上切断了昔日推动其快速扩张的债务融资。此举对政策制定者来说存在风险,因为它严重抑制了房地产开发,而后者是中国近年来经济增长的关键组成部分。当时的想法似乎是,最好在早期阶段解决问题,而不是等到事态失控演变成全面危机。

但后来新冠疫情导致世界各地经济停摆,包括中国经济。而在中国,早在之前,随着房地产市场在经过二十年的爆炸式增长后降温,中国房地产开发商的日子就已经变得不好过了。后来,新的借贷限制加上疫情防控,让情况雪上加霜。

随着疫情的消退,中国经济重新开放,引发了人们对该行业形势将开始好转的希望,而年初确实出现了经济复苏的迹象。但这种势头很快就消失了,为开发商的问题找到快速解决办法的希望破灭了。

首先,政府制定的债务上限,使它们进行债务再融资和为新项目融资的难度加大。房价下跌也让很多买家持观望态度,这让开发商失去了最重要的收入来源,加剧了它们的流动性压力。

由此形成恶性循环,开发商难以完成项目,反过来让潜在的购房者变得更加焦虑,导致房地产开发项目因缺乏资金而进一步延期。与此同时,开发商也难以从股票和债券买家那里筹集到新资金,他们曾经是开发商最重要的现金来源之一。

暗淡的前景

这一切又把我们带回了小开发商的问题上,由于资源更有限,它们与大开发商遭受着同样的痛苦,甚至更大。

禹洲集团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在去年部分美元债券违约后,公司正在制定债务重组计划。根据8月底发布的最新财报,它今年上半年的收入实际上比去年同期略有增加,尽管增幅仅为1%。

但它的成本增加了11%,导致毛利下降了85%。原因在于物业交付时公允价值的下调,这可能意味着它们并没有像禹洲集团在项目开工建设时所预计的那么挣钱。

同样,禹洲集团的投资物业账面录得巨额亏损,开发中的房地产及应收账款出现巨额减值。该公司上半年的财务费用也大幅增加。将所有这些费用和成本计算在内,禹洲集团在此期间净亏损90亿元(12亿美元),而上年同期为盈利3.53亿元。

随着财务状况的恶化,今年上半年禹洲集团的资产负债率(即债务与股本比率)比去年同期增长了两倍多,达到356%。让人进一步怀疑其债务偿还能力,尤其是考虑到今年上半年它即将到期的债务有所增加。

时代中国的情况也差不多。中国奥园看起来情况要稍好,上半年的毛利率有所提升,在此期间其净亏损虽有缩小,但数额仍然巨大,该公司仍然深陷亏损。

中国政府今年放宽了对一些房地产公司的借贷限制,并推出了其他措施,如在一些城市放松购房限制,试图重振房地产市场。但这些措施并没有产生太多效果,至少现在还没有。

8 月份,新建住宅的价格出现10个月来的最快跌幅。同月,惠誉评级还下调了对今年中国新房销售交易的预测,预计将下降10%至15%,而之前的预测是5%。

在过去的困难时期,中国政府总有本事,以出其不意的招数来解决重大问题。但目前困扰房地产行业的问题似乎过于复杂,难以迅速解决。这让房地产公司本已黯淡的前景更加黯淡,在恒大和碧桂园成为全球关注的焦点之际,继续给禹洲集团、时代中国和中国奥园等规模较小的公司带来压力。

有超赞的投资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让更多人知晓?我们可以帮忙!请联系我们了解更多详情。

咏竹坊专注于在美国和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的报道,包括赞助内容。欲了解更多信息,包括对个别文章的疑问,请点击这里联系我们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新闻

Baidu sees big potential in Ernie Bot as profit drops

快讯:百度季绩下跌 未来寄望“文心一言”

最新:百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9888.HK, BIDU.US) 周三公布第四季度业绩,收入按年增长6%至350亿元(49.2億美元),净利润近26亿元,按年跌48%。 利好:第四季度经调整净利润增长44%至77.6亿元,全年增长近四成至287.5亿元。 值得关注:上季集团回购股份总值3.18亿美元,去年累计回购金额6.69亿美元。 深度:人工智能(AI)在今天科技界炙手可热,是各大科企必争之地,百度在内地AI行业位列龙头,旗下的语言大模型“文心一言”的日用量已超过5,000万次,按季增长190%;去年12月底已有2.6万家企业使用,按季增长11.5倍。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李彦宏强调,在“文心一言”的模型上,已取得重大突破,预计今年来自“文心一言”的销售收入,会增加数十亿元。 市场反应:百度开市已受压,一度跌7.4%至97.85港元,中午收市报99.05港元,跌7%,股价处于52周的低位。 记者:刘智恒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iQiyi reports first annual profit

市场要闻:贏在新戰略 爱奇艺首錄年度盈利

这家百度支持的在线视频平台,於 2022 年进行重大战略转变后实现盈利,但正面临中国经济放缓的挑战 余特莉 中国领先的视频在线媒体平台爱奇艺公司 (IQ.US)周三发布最新财报,去年首次实现年度盈利, 2023 年净利润达19 亿元(2.71 亿美元),扭转了202年的1.36 亿美元亏损。 公司将扭亏为盈归因于 2022 年实现了战略大逆转,当时公司开始缩减非核心业务规模,并进一步投资于优质原创内容。2022 年对原创内容的战略调整和承诺,成功让公司吸引更多付费客户,从而提升财务表现。 爱奇艺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龚宇表示: “延续2022 年标志性逆转的良好势头,2023 年是我们公司历史上表现最佳的一年。”他补充:”总收入、营业收入、净利润和现金流在内的关键财务指标均创历史新高。” 在会员服务和在线广告收入均录双位数增长的推动下,公司去年收入增长10%至319亿元。 全年会员服务收入增长 15%达 203 亿元,全赖会员平均收入(ARM)和用户群增长所推动。其ARM已连续五个季度实现环比增长,第四季度更创下每月15.98元的历史新高,同比增长13%。 去年,在线广告收入增长17%,达到 62 亿元,由于易货交易减少,内容分发收入下降了 4%至 25 亿元。 公司全年非GAAP的经营利润为36亿元,较上年增长68%。除了首次录得年度净利润外,公司全年现金流达33亿元,首次实现正现金流。 尽管年度数据表现理想,但实际上是悲喜参半,爱奇艺第四季度业绩显示,公司未来要面对的挑战,就是中国消费者日益谨慎的取态。 公司第四季度收入同比仅增长1%至77亿元,会员服务收入也仅增长1%。季度日均订阅会员总数約 1亿,低于去年同期的1.12亿,也低于上一季度的 1.08亿。 公司表示,将针对不同用户群体提供更多差异化产品,优化内容编排并增强忠诚度计划,实现更高的用户忠诚度。公司并专注于拥有更多优质的头部节目,从而带来更高的变现率。 在最新报告发布后,周三爱奇艺的股价没有变化。该股在过去三个月下跌了 16.6%,去年市值蒸发了近一半。 爱奇艺成立于2010年,是中国互联网公司百度旗下的视频网站,曾被称为“中国的Netflix”。中国在线视频媒体市场竞争激烈,该公司面临来自阿里巴巴旗下优酷和腾讯视频等主要对手的激烈竞争。 咏竹坊专注于在美国和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的报道,包括赞助内容。欲了解更多信息,包括对个别文章的疑问,请点击这里联系我们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Customer relationship management (CRM) services provider Xuan Wu Cloud said on Wednesday it expects to report a net loss of 63 million yuan to 77 million yuan for last year, roughly double its loss from 2022.

快讯:分销研发开支涨 玄武云亏损扩大

最新:智能客户关系管理服务(CRM)供货商玄武云科技控股有限公司(2392.HK)周三公布,预计去年录得6,300万元至7,700万元净亏损,比2022年扩大80%至120%。 利好:该公司预计去年收入为12.5亿元至13亿元,同比增加20%至25%,主要因为CRM平台即服务(PaaS)的每名用户平均收益(ARPU)持续增加,以及CRM软件即服务(SaaS)客户数量稳步增加。 值得关注:由于市场竞争加剧,该公司CRM服务的毛利及毛利率减少,加上持续拓展新产品及人工智能生成内容(AIGC)相关技术的业务,令销售及分销开支、以及研发费用增加。 深度:由于中国产业互联网、新零售等消费新常态崛起,各行各业对智能CRM的需求大增,在2010年成立的玄武云,是全国市场份额第二大的智能CRM服务供货商,仅次于美国同业Salesforce(CRM.US)。玄武云近年收入持续上升,并于2022年7月在港交所上市,但由于新冠疫情严格防控措施对其业务产生不利影响,该公司于同年由盈转亏;即使相关限制去年已解除,但由于行业竞争激烈,加上持续增加研发支出,去年亏损仍进一步扩大。 市场反应:玄武云股价周四中午收市无升跌,报2.06港元,位处过去52周的中下水平。 记者:欧美美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Ispire sees big potential in cannabis

雾麻前景会否让人如堕雾霾?

这家源起中国但总部位于美国的电子烟公司表示,随着大麻市场快速增长,未来五年收入可能会激增 重点 上市不久的雾麻科技联席首席执行官Michael Wang预计,公司营收将在五年内从当前财年预估的2亿美元增长到20亿美元 这家电子烟公司的大部分增长可能来自大麻硬件销售,这个部分在最近半年的销售额增长了133%,占其收入的近一半 谭英 上市不久的雾麻科技(ISPR.US)在2月20日公布最新季度业绩,投资者对其电子烟市场潜力巨大的故事无动于衷。该股在接下来的几天下跌了近10%,尽管公司在截至12月31日的三个月,也就是它的第二财季,营收增长了31%,达到4,170万美元。 但与很多举步维艰的电子烟股票不同,雾麻科技自去年4月在纳斯达克上市以来,股价一直稳步上涨,目前的交易价格比7美元的IPO价格高出约40%。该公司的往绩市销率(P/S)高达3.85倍,强劲程度甚至可以与比它大得多的奥驰亚集团(MO.US)的3.54倍相媲美,也领先于总部位于深圳的思摩尔国际(6969.HK)。 几天后,当雾麻科技的联席首席执行官Michael Wang与知名投资人沙德·戴尔斯(Shadd Dales)的谈话中,大谈公司的爆炸性增长潜力时,关于高估值的一些蛛丝马迹显露出来。具体来说,Michael Wang称雾麻科技的收入在三年内可能增长五倍,达到10亿美元,之后再过两年可能超过20亿美元。 “我们传统的(烟草)产品将继续高速增长,但真正的增长将来自大麻产品,”Michael Wang说。 在正式的2024财年(截至今年6月)指引中,雾麻科技预测其大麻电子烟产品将带来8,000万至9,000万美元的收入,较上一年增长100%至125%。公司还预计,其烟草电子烟产品的年收入将在9,500万美元至1.05亿美元之间,同比增长33%至47%。 在大多数电子烟公司因为日益严格的监管而苦苦挣扎的情况下,为什么投资者相对看好雾麻科技?可能会出现什么问题?为什么投资者对该公司最新的财报反应平淡? 第一个问题的答案很简单。美国合法大麻市场不断扩大,雾麻科技正在迅速成为这个市场的参与者。公司只在美国销售大麻电子烟设备,这在州级层面是合法的,但在联邦层面还不合法。根据行业刊物《烟草报道》(Tobacco Reporter)的数据,目前美国电子烟的年销售额约为68亿美元,零部件的年销售额也达到了7亿美元。但市场调研公司欧睿国际估计,到2025年,全球大麻电子烟产品的市场规模将更大,达到105亿美元,其中大部分在美国和加拿大。 虽然这个市场很大,尤其是大麻市场,但目前,雾麻科技只是一个较小的参与者。该公司报告截至去年12月的六个月营收为8,450万美元,较上年同期增长43.7%。但其大麻硬件收入的增长要快得多,同期增长133%,达到3,690万美元。该公司的烟草电子烟产品在亚洲和欧洲的30个国家销售,但不包括美国和中国,这一部分收入仅增长11%,至4,760万美元。 源起中国 雾麻科技的前身原本是一家生产烟草电子烟设备的公司,于2011年在中国南方新兴城市深圳成立。雾麻科技后来诞生于洛杉矶,不过它的制造业务和一名高管仍留在深圳那家公司,即深圳易佳特科技有限公司。雾麻科技于2020年推出了大麻产品,到2022财年,这些产品已占到公司收入的22.6%。 那么,这家公司有什么不尽如人意之处呢?首先,它仍处于亏损状态,包括在截至去年12月的六个月里亏损了400万美元。截至12月底,雾麻科技的应收账款与六个月前相比几乎翻了一番,达到2,270万美元,这表明它的许多客户可能没有按时支付账单。该公司也在迅速烧钱,去年12月底的净现金从上年同期的8,430万美元降至1,750万美元,降幅达80%。 Michael Wang表示,他的团队正在努力解决回款问题,并指出2月份存单到期令公司的现金持有量增至2,700万美元。“显然,烧钱是为了给企业发展提供资金,”他说。 还有其他潜在的问题,包括美国和中国证券监管机构早些时候,就美国能否取得在美上市中国公司的会计记录发生的摩擦。虽然目前两国的监管机构已经通过2022年签署的一项信息共享协议解决了大部分分歧,但作为一家总部位于美国、生产放在中国的公司,它处于一个灰色地带。 雾麻科技与中国的联系推迟了其最初的上市计划,不是因为地缘政治,而是因为2021年中国国内监管机构对电子烟行业的打击。而在当前的美国大选年,与中国的联系总是有可能让雾麻科技再次遇到麻烦。 雾麻科技试图通过在马来西亚建立新工厂,并考虑在加利福尼亚州建厂来淡化与中国的联系。但目前,它仍然有95%的电子烟产品采购自易佳特科技,后者由雾麻科技董事长和联合创始人刘团芳拥有,他常驻中国,也是易佳特科技的董事长。 雾麻科技起初叫Aspire,这是其烟草产品在销售时的品牌名。这项技术由刘团芳发明,他和妻子朱江艳持有雾麻科技61%的股份。 原来的Aspire Global总部位于深圳,它于2021年提交了纳斯达克上市申请,计划融资1.35亿美元。但它在中国烟草监管机构推出新规,要求国内电子烟制造商在批准后方可赴海外上市后不久的2022年5月撤回了申请。成立一家独立的美国企业,也就是雾麻科技,可能是为了规避这一要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