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minent US targeting casts shadow over future of WuXi AppTec

美国针对一触即发 药明系前景蒙尘

美议员推《生物安全法》拟禁止联邦机构或接受联邦资助的机构,购买中国生物技术公司的设备与服务,药明康德等CXO企业遭点名 重点: 药明康德去年上半年收入超过65%来自美国 药明康德澄清从未赞助涉军项目,亦没有直接收受相关投资      李世达 中美竞争正从贸易战、科技战、金融战转向“医药战“。1月26日,一则报道令中国多家CXO(医药代工)企业股价应声下跌,美国国会参众两院跨党派提案,拟禁止美国联邦机构购买特定生物技术公司的设备及服务。对于营收主要来自美国的中国CXO企业来说,这条法案可说攸关生死存亡。 消息公布后,遭点名的无锡药明康德新药开发股份有限公司(2359.HK; 603259.SH)股价在A股及港股两市应声急跌,其关联公司药明生物(2269.HK)、药明合联(2268.HK)无一幸免。药明康德从25日收盘价76.2港元,三个交易日下跌26%至56.3港元;A股跌幅亦达22%;药明生物股价则跌去31%。 对于上个月才刚刚宣布大手笔回购股份的药明系来说,无疑是沉重的打击。 这项新法案被称为《生物安全法案》(BIOSECURE Act),由众议院美中战略竞争委员会主席加拉格尔(Mike Gallagher)等多位议员提出。法案中提到,中国寻求主导生物技术作为未来产业,且该国的生物技术公司”多次与解放军实体合作”,当局有权迫使他们交出数据。 在参议院提出类似提案的参议员罗姆尼(Mitt Romney)表示,当前中国生技公司正透过医疗检测,收集全球数百万人的基因数据,许多被抽血的美国公民,并不知道谁有权查看其DNA与敏感数据。随着生技领域发展,中国能够大幅收集这些数据,在未来中美科技战中占据上风。 法案直接点名药明康德,指其曾赞助“军民融合活动“,接受“军民融合基金“的投资,并指其同系的药明生物CEO陈智胜曾是解放军医药科技的教授之一。 对于这些指控,药明康德发布自愿性公告,指法案有关药明的内容”不恰当也不准确“,重申公司发展不会对任何国家的安全构成风险,澄清公司从未赞助过涉军项目、没有直接收受相关基金投资。 是否”极小概率事件“? 药明生物则发出澄清公告,指法案提及陈智胜有关解放军医药科技学术头衔,是2013年在唯一一次受邀讲座后,作为一种礼遇而授予,这是中国高等院校惯例。强调陈智胜没有为军事医学科学院或任何具有军事背景的机构工作过,也没有从具有军事背景的机构中获得过任何报酬。 ”生物安全法只是一个反华议员的提案,到成为法律是极小概率事件,而且需要几年的时间。“陈智胜说。 陈智胜口中的”极小概率“事件,几乎推翻了公司为了挽救股价所做的努力。在公司澄清后,药明系股价仍持续下跌。 药明康德营收超过八成来自境外。根据2023年中期业绩,药明康德境外业务占总体营收的82%,美国占比超过65%,来自中国境内的收入仅占17%。药明生物也是如此,去年上半年营收有54%来自北美。 药企眼中的”富士“ 药明系对于欧美药企来说,重要性就像富士康之于苹果。欧美药企负责新药研发、品牌及销售,而像药明系这类的CXO企业,则负责技术相对没那么尖端的研发、验证与生产,提供外判代工服务。顶尖药企集中在欧美,意味着中国CXO企业收入仰赖海外,很难改变。 尽管不少中国分析师认为,有关法案成功立法的可能性不高,然而随着美国总统大选临近,与中国的战略竞争将会在更多层面被检视。像药明系这样与美国企业广泛合作并掌握敏感数据的企业,势必会被推到风口浪尖。 事实上,在生物科技领域禁止中国企业的呼声,早在去年11月就已出现,当时有16个保守团体致信国会参众两院,呼吁在国防授权法案(NDAA)修正案中修法禁止与”敌对生物技术公司“,特别是中国的华大基因(300676.SH)签订合约。 总统拜登最终签署的2024年国防授权法中,与中国相关的技术合作、技术转移等受到重点关注,尤其是在新能源、生物技术、航空航天等重点领域。因此无论法案最终是否成为法律,美国政府逐渐收紧与中国生物技术领域的合作,已经是不容忽视的因素。 政治风险不得不察 然而,有投资银行认为市场目前的反应过于激烈,摩根士丹利发表报告指出,即使该法案成为法律,亦只是限制接受联邦资金的项目外判给海外公司。药明康德作为一家高性价比的服务提供商,可于生物制药行业发展中得益。大和则称,药明生物曾于美国商务部的未经核实名单中排除,或可作为类似事件的参考,将药明生物评级由”持有“上调至”买入“。 医药研发仍是增长快速的领域,目前药明康德市盈率跌至15倍,低于药明生物的21倍,仍高于同业凯莱英(6821.HK;…
WuXi XDC Cayman announced Thursday that it expects to report its net profit last year jumped more than 80% from 2022, while its adjusted net profit and sales revenue both more than doubled.

快讯:预告去年收入倍升 药明合联股价大涨

最新:药明合联生物技术有限公司(2268.HK)周四公布,预计去年净利润同比大升超过80%,而经调整盈利及销售收入预计均增长超过一倍。 利好:该公司认为,有关预期增长主要得益于抗体药物偶联物(ADC)行业的持续活跃发展,以及公司在赢得项目方面的独特竞争优势。 值得关注:由于该公司去年上半年的收入大升202%至9.93亿元,如果全年收入增长逾一倍,意味其下半年增长可能放缓。 深度:药明合联成立于2020年12月,是药明生物(2269.HK)旗下从事ADC及其他生物偶联药的合同研究、开发与制造(CRDMO)业务,去年11月分拆到港交所上市。据招股书引述的研究报告,按2022年营收计算,药明合联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从事ADC等生物偶联药物的CRDMO服务公司,市场份额接近一成。该公司近年业务增长迅速,去年上半年的收入及净利润分别大升202%与80%。 市场反应:药明合联周五股价大涨,中午收盘升10%至21.9港元,比其新股定价20.6港元高6.3%。 记者:欧美美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This pharma services provider has shocked investors with a steep downward revision of its earnings outlook, slashing its full-year revenue growth forecast to just 10% from an initial 30% and predicting a profit drop.

药明生物自曝业绩遇冷  紧急回购能否重塑信心?

长期保持高速增长的药明生物宣布大幅下调业绩指引,全年收入增速从年初预计的30%下调至10%,利润也将出现个位数比例下降 重点: 药明生物股价一周内下跌超过30%,自称已经严重偏离公司估值,宣布大手笔回购10%股份 收入下挫一方面因为生物医药行业的融资放缓,导致新增项目减少,另一方面因监管机构批准滞后,导致重磅药物延期影响收入   莫莉 过去这一周,曾经坚定看好医药外包(CXO)龙头企业药明生物技术有限公司(2269.HK)的投资者,可能会颇为伤神。上周一,药明生物突然发出业务不及预期的公告,随后股价大幅跳水,即使公司管理层积极回应解释,也未能挽救颓势,一周之内股价累计下跌32.5%,市值缩水超过374亿港元。 以药明生物CEO陈智胜的话来说:“今年是药明生物历史上最难的一年,我们从来没有经历过这种寒冬。”在此背景之下,长期保持高速增长的药明生物宣布大幅下调业绩指引,全年收入增速从年初预计的30%下调至10%,两大核心业务中,药物开发比去年同期有3%至5%的增长,药物生产业务的收入将下降3%至6%,利润也将出现个位数比例下滑。 药明生物自2017年从药明康德(2359.HK; 603259.SH)分拆独立在港交所上市以来,受惠于生物药的开发热潮、以及新冠疫情带来大量研发及生产项目,在2017年至2022年,每年收入均录得四成至八成的高速增长。 到了2023年,不仅核心业务收入下滑,整体收入增速也大幅萎缩至10%,净利润甚至出现倒退,也难怪投资者选择快速离场,光是业绩预告发布当天早上,其股价便暴跌23.8%,以致公司宣布停牌,次日复牌后仍然延续跌势,48小时内下跌超过30%。 12月6日,眼看股价一步步滑向深渊,药明生物宣布大手笔回购10%股份,总价格不超过6亿美元。公告称,这次回购是因为股价已经严重偏离了公司估值,陈智胜补充称,“因为我们有资金、有实力做这件事,不然不论股票跌到什么程度都没钱回购。” 虽然业绩增速不如预期,但作为行业龙头的药明生物仍有着充足的现金流。中期财报显示,截至2023年6月底,公司手握76亿元现金。药明生物还将旗下专注于抗体偶联(ADC)及其他生物偶联药的合约研究、开发及生产组织(CRDMO)服务业务独立出来,今年11月,负责这部分业务的子公司药明合联(2268.HK)成功登陆港交所,净筹资额高达34.8亿港元。 行业危机? “我们是行业里最后一个感受到寒冬的,但我们已经开始感受到春天的到来”,陈智胜在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公司今年的新增项目或将达到100个,占全球研发领域50%以上的市场份额,预计2024年将会稳健增长,2025年及以后恢复强劲增长。 药明生物管理层屡次喊话,试图向市场传递信心,但是此番预测是否准确,则仍然有待考验。毕竟,在10月底的媒体沟通会上,陈智胜曾表示,公司年初制定的新增120个项目目标没有变,不少公募基金经理都在第三季度大幅加仓药明生物。然而一个月后,业绩预告却突然变脸,可能让投资者的信任受打击。 造成药明生物收入锐减的原因是什么?公司称,在药物开发领域,由于生物医药行业的融资放缓,导致药明生物获得的新增项目减少,比去年减少约40个新项目,即约3亿美元收入减少;在药物生产领域,由于今年下半年监管机构批准滞后,三个重磅药物延期,大约影响了约1亿美元的收入。 新增项目数量下降的确不是个别例子,整个中国的CXO行业都存在同样问题,这或许与中国经济不景气,导致生物医药融资环境艰难有关。前三季度,同业凯莱英(6821.HK; 002821.SZ)的营收为63.8亿元,同比下滑18.3%,但对应去年同期的收入增速却高达167.25%;同期泰格医药(3347.HK; 300347.SZ)的营收为56.5亿元,虽同比增长4.5%,但远低于去年同期的59.2%高增长。 可是,若将对比范围扩大到全球市场,CXO行业的另一位领军者三星生物(207940.KS)仍然维持高速增长。最新财报显示,该公司三季度营收超过1万亿韩元(54亿元),净利润较去年同期实现86%的增长,最新的2023年收入指引,更是从增长 15%至20%,上调至20%以上。对此,陈智胜解释称,三星生物的强项在于药物生产,而药明生物此前在该领域产能不足,生物技术投融资环境对药物生产业务的影响很小。 目前药明生物还在积极扩充产能,此前公布拟在欧洲、美国、新加坡累计投资30亿美元建厂,预计海外产能占比在2026年将接近40%。然而,这些全球基地的产能爬坡,也导致2023年毛利减少1亿美元,成为拖累利润的因素之一。 事实上,新冠疫情带来的CXO行业超高速增长难以持续,许多曾经以新冠药物研发为主业的医药企业亦转型攻入CXO市场,同行竞争更加激烈。但是,随着ADC、GP-1减肥药等新的明星药品种不断推进,医药研发及生产的需求还将持续上升。药明生物当前的市盈率已回落至28倍,仍然高于药明康德的市盈率23倍。如果2024年可以如管理层所言步入春天,药明生物仍然值得投资者持续关注。 有超赞的投资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让更多人知晓?我们可以帮忙!请联系我们了解更多详情 咏竹坊专注于在美国和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的报道,包括赞助内容。欲了解更多信息,包括对个别文章的疑问,请点击这里联系我们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快讯:药明合联今招股 入场费逾万港元

最新:由药明生物技术有限公司(2269.HK)分拆上市的药明合联生物技术有限公司(2268.HK)周二开始公开招股,该公司计划全球发售约1.78亿股,招股价由19.9港元至20.6港元,筹资最多36.8亿港元。 利好:药明合联这次上市将引入7名基石投资者,包括卡塔尔投资局、红杉中国和清池资本等知名机构,或有助吸引其他投资者参与。 值得关注:由于该公司每手500股的入场费高达10,404港元,较高的门槛可能会令部分零售投资者却步。 深度:药明合联成立于2020年12月,主要从事抗体偶联(antibody-drug conjugate,ADC)及其他生物偶联药的CRDMO业务,为全球生物大分子CXO龙头企业药明生物旗下子公司。据招股书援引的研究报告,按2022年营收计算,药明合联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从事ADC等生物偶联药物的CRDMO服务公司,市场份额为9.8%。今年上半年,其收入及净利润达到9.93亿元及1.77亿元,按年大升202%与80%。 市场反应:药明合联的母公司药明生物周二股价下跌,中午收盘软1.8%至49.8港元,处于过去52周的中下水平。 记者:欧美美 有超赞的投资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让更多人知晓?我们可以帮忙!请联络investors@thebambooworks.com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WuXi Biologics is spinning off its WuXi XDC ADS unit

药明生物分拆药明合联  “药明系”港股再冲刺

乘着市场对ADC药物的热度,药明生物通过分拆药明合联在资本市场吸金 重点: 市场预计2022年至2030年,全球ADC药物复合年增长率达30% 按2022年的营收,药明合联是全球第二大从事ADC等生物偶联药物的CRDMO服务公司,市场份额达9.8%    莫莉 在新药研发领域,抗体偶联(antibody-drug conjugate,ADC)赛道正成为继PD-1抗体之后的又一大热点,无论传统巨头抑或是新兴生物药企,都纷纷上马ADC项目,这也让专攻ADC领域的CRDMO(合约研究、开发及生产组织)业绩大增。 全球生物大分子CXO龙头企业药明生物(02269.HK)上周日公布,将拆分专注于ADC及其他生物偶联药的CRDMO业务于港交所上市,同一天,该业务的实体药明合联,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分拆消息公布后第一个交易日,药明生物的股价曾在早盘上涨3.8%至39.25港元(36.27元),但随后高开低走,全日仅升0.53%。 药明生物在公告中表示,分拆交易完成后,药明合联仍继续是药明生物的并表子公司,如今ADC及生物偶联物市场正处于增长拐点,分拆公司独立上市,将提升市场认知与认可度,把握这一快速增长的市场机遇。 药明合联成立于2020年12月,由药明生物及药明康德(603259.SH ;02359.HK)子公司合全药业,分别出资1.2亿美元(8.7亿元)及8000万美元,两间公司分别持股60%和40%。虽然这是一间颇为年轻的公司,但是“药明系”在该领域耕耘已久, 2013年药明生物成立了专门的ADC CRDMO业务部门,随着ADC药物市场的高速发展,药明生物于2018年在无锡建立单独及专用的ADC设施。合全药业亦在上海、江苏等地,拥有可以生产高活原料药的实验室,可以为客户生产ADC药物。 药明合联背靠 “药明系”两大巨头,如今已在生物偶联药物市场占据一片江山。据招股书引述的研究报告,按2022年的营收计,药明合联已经成为全球第二大从事ADC等生物偶联药物的CRDMO服务公司,市场份额达9.8%。截至2022年底,药明合联有94个进行中的整体项目,占同年全球生物偶联药物外包整体项目总数的35%以上。 ADC赛道火热 ADC药物是2020年以来抗癌药物研发的热点之一,这种药物是通过专门设计的连接子(Linker),将小分子药物(即细胞毒性有效载荷)连接到生物成份(即抗体)上组成,结合了二者高特异性靶向能力,和强效杀伤癌细胞的优势,可以实现对癌细胞的精准高效杀灭,也被称作“生物导弹”。相比于当前标准的癌症治疗方法,ADC药物疗效更精准,副作用也更小。 全球首款获批上市的ADC药物诞生于2000年,近年来因技术改善,ADC药物开发取得重大进展,在2019年至2022年期间,美国FDA批准的生物制剂中,ADC药物占15.4%。其中部分药物显示出良好临床效果,例如针对HER2+靶点的ADC药物Enhertu,在上市第三年的年销售额已经超过12亿美元。因此,全球药企也在纷纷加快ADC药物的研发,截至3月底,全球有500多项正在进行的临床试验,当中有222款为ADC候选药物。招股书引述的报告显示,2022年全球ADC药物的市场规模为79亿美元,预计2030年ADC药物市场将进一步增长至647亿美元,2022年至2030年的复合年增长率为30%。 由于ADC药物涉及小分子药物和生物载体的偶联,需要同时覆盖大分子和小分子的跨学科专业知识,研发较为复杂,具有较高的技术壁垒,大多数医药企业依赖外包合作伙伴进行ADC开发。2022年全球ADC开发及生产的外包率高达70%,远高于一般生物药34%的外包率。 在此背景下,药明合联的业绩近年来水涨船高,2020年、2021年及2022年的营收分别为9600万元、3.11亿元、9.90亿元,同期分别实现盈利2630万元、5490万元、1.56亿元。截至2023年5月31日,药明合联的未完成订单金额高达3.73亿美元。招股书披露,药明合联已成功赋能多个ADC药物,在15个月内完成从DNA到新药临床试验申请(IND),相比传统开发时间几乎缩短一半。2022年以来,中国有十家生物医药公司,与海外合作伙伴达成ADC对外授权交易,当中有八家是药明合联的客户。 “药明系”再壮大 一般来说,生物医药企业分拆业务上市,是为了增强融资能力以支持研发。但是药明合联已经有成熟的盈利能力,且并未引入外部投资者,也就没有急于上市的压力。药明生物2022年的营收高达152.7亿元,经调整后净利润50.5亿元,药明合联贡献的营收占比仅6.6%。但是ADC业务增长前景明确,是当前最受关注的赛道。药明生物选择此时分拆,除了如公告所说的“可以获得独立的融资平台和资金支持,提升产能和完善全球布局”,更像是一次利用市场热度进行吸金的资本运作。 在生物医药上市公司中,“药明系”是不可小觑的一股力量,主要包括专注化学药和小分子药物CXO(医药外包)的药明康德,和专注生物药CXO业务的药明生物两大巨头。药明生物是2017年由药明康德分拆大分子业务后上市的企业,两者互相独立,但背后的主要股东一致。 由药明康德与美国Juno公司2016年共同成立的药明巨诺(2126.HK),已于2020年11月登陆港股,被视作“药明系”的第三架马车。不过,曾经被市场寄予厚望的药明巨诺,由于商业化之路不顺,股价已持续下跌两年,当前股价不足3港元,较当时的招股价23.8港元缩水近九成。作为创始股东的药明康德近年来也在大幅减持,现已退出主要股东行列。 从估值来看,当前药明生物的市盈率约为35倍,与兄弟公司药明康德的19倍相比,存在明显溢价。倘药明合联成功上市,获得大笔融资以扩充规模,药明生物作为母公司,将获得更大增长动力。 有超赞的投资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让更多人知晓?我们可以帮忙!请联系我们了解更多详情。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