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is biopharma company has marked out a path to profitability by licensing its drug expertise and antibody platforms to partners such as Pfizer.

和铂医药达成巨额合作 依靠对外授权扭亏为盈

从卖厂卖管线断臂求生,到走上盈利之路,和铂医药依靠的,是多项对外授权合作和抗体技术平台 重点: 和铂医药与跨国药企辉瑞子公司Seagen达成一项对外授权,将获得5,300万美元首付款及最高达10.5亿美元的里程碑付款 今年上半年,凭借多项对外授权以及提供研发服务,和铂医药的营收同比增长逾48%   莫莉 当中国医药创新行业还处在融资寒冬之际,有些企业已经凭出色的业绩走出困局,实现自我造血。上周五,和铂医药控股有限公司(2142.HK)宣布,全资子公司诺纳生物与跨国药企辉瑞(PFE.US)子公司Seagen达成一项对外授权合作,诺纳生物将获得5,300万美元首付款,以及最高达10.5亿美元的里程碑付款。 不过,消息公布后,和铂医药的股价却大幅跳水,消息公布当日下跌7.3%,下一个交易日继续下挫超过8%。的确,和铂医药从该合作中获得5,300万美元的首付款,在中国药企的抗体偶联药物(ADC)出海项目中,未算高价交易。同一周内,百利天恒(688506.SH)与百时美施贵宝(BMY.US)达成的一项双抗ADC授权合作,从中获得8亿美元首付款以及最高逾80亿美元的总付款。相比之下,和铂医药的合作金额成了“小巫见大巫”。 可是,和铂医药的合作方Seagen是ADC领域的资深玩家,由辉瑞以430亿美元的天价收入麾下。和铂医药能与Seagen达成合作,亦是对其研发能力的肯定。为何市场并不买单,股价不涨反跌呢?或许因为和铂医药的股价提前上涨,已经将利好预兑现。在合作消息公布前,和铂医药在并无任何好消息的情况下,曾连续四个交易日上涨,累计涨幅高达25.5%。 和铂医药此次对外授权的,是一款特异性靶向人间皮素(MSLN)的ADC,Seagen将获得该药物的全球临床开发及商业化权益。临床前数据显示,该药物在体内研究中表现出卓越的药效性和安全性,已经于2023年8月获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FDA)批准进行临床试验,用于治疗晚期实体瘤,具有广阔的开发前景。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达成合作的诺纳生物,是和铂医药成立于2022年11月的全资子公司,凭借全人源抗体转基因小鼠平台及新一代自主研发的免疫细胞衔接器双抗平台,为合作伙伴提供从发现到临床研究审批的完整临床前药物开发服务。 诺纳生物成立不久,已有多项合作订单,不仅与mRNA行业新锐莫德纳(MRNA.US)达成合作,获得600万美元预付款、最高约5亿美元里程碑付款及相关分级特许使用权费,亦与美国Dragonfly Therapeutics、Mythic Therapeutics等企业以及华盛顿大学等诸多全球学术机构签下合作订单。和铂医药2023年上半年财报显示,诺纳生物在手的生物合作项目有30多个,其中20多个项目是今年新增。 扭亏为盈 目前,和铂医药手头仍然没有实现商业化的产品,但是境况已比去年好得多。去年下半年,和铂医药不仅将核心产品巴托利单抗转让给石药集团(1093.HK)子公司,亦结束了一款重要产品的III期临床试验,还将位于苏州的产业化基地转让给了药明生物(2269.HK)子公司药明海德,带来6,193万元亏损。 今年上半年,凭借多项对外授权以及提供研发服务,和铂医药实现营收约4,100万美元,同比增长48.4%。其中,分子许可费同比增长45.8%至3,950万美元,主要归因于授权及合作协议的预付款及里程碑收入增加;研究服务费及技术许可费,也从上年同期的50万美元增至150万美元。 今年2月,和铂医药与Cullinan Oncology签订授权及合作协议,转让HBM7008在美国开发及商业化的独家许可权,获得2,500万美元预付款和最高达6亿美元里程碑付款。和铂医药去年转让的巴托利单抗今年亦有一系列研发进展,今年3月巴托利单抗治疗全身型重症肌无力的III期临床试验的积极研究结果公布,6月巴托利单抗的生物制品许可申请(BLA)获得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受理,和铂医药也因此获得里程碑付款。 管线转让也让临床试验投资减少,和铂医药得以“轻装上阵”,研究和开发成本也从去年上半年的8,360万美元,大幅减少至今年同期的2,840万美元。公司首次实现扭亏为盈,上半年盈利291万美元,远胜去年上半年的7,308万美元亏损。 不过,对外授权合作后续能否持续为公司带来收入,仍然取决于临床试验的进展结果以及合作方的项目管线调整情况。今年以来,基石药业(2616.HK)、百济神州(BGNE.US; 6160.HK; 688235.SH)等多间创新药企的出海项目遭遇“退货”,影响后续收入。和铂医药12月初亦公布,由于巴托利单抗的III期临床试验延期,将撤回巴托利单抗的BLA,预期于2024年上半年重新提交BLA,影响后续销售收入分成。 从卖厂卖管线断臂求生,到走上盈利之路,和铂医药依靠的是多项对外授权合作和抗体技术平台。但是,和铂医药估值不高,市销率仅1.8倍,同样提供专有技术平台、深耕ADC领域的未盈利药企科伦博泰(6990.HK)当前的市销率却高达9.4倍。随着和铂医药合作项目的逐步推进,公司有望持续获得收入,或会吸引更多投资者关注。 有超赞的投资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让更多人知晓?我们可以帮忙!请联系我们了解更多详情 咏竹坊专注于在美国和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的报道,包括赞助内容。欲了解更多信息,包括对个别文章的疑问,请点击这里联系我们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科伦药业再分拆公司 默沙东真金白银支持

由科伦药业分拆上市的科伦博泰,除了获得跨国药企默沙东的丰厚对外授权合约,更获对方斥资入股支持 重点: 科伦博泰暂无商业化产品,去年收入大增是因为部分研发管线对外授权 不到两年间,该公司的融资估值已翻倍,并获IDG资本、礼来亚洲及高瓴资本等资深医疗投资机构入股   莫莉 生物医药行业在经历一年多的“资本寒冬”后,近期已重获市场青睐,未盈利的创新药企业也重新踏上冲击港股旅途。上周一,科伦药业(002422.SZ)发布公告称,控股子公司四川科伦博泰生物医药股份有限公司向港交所递交了主板上市申请,并由高盛和中信证券担任联席承销人。 科伦博泰成立于2016年,致力于抗体药物偶联物(ADC)等抗癌药的研发,现有33项正在研发的药物管线,13项已经处于临床阶段,进度最快的PD-L1单抗药物泰特利单抗注射液KL-A167,已于2021年向中国药监局申请上市,但仍然未获批。据招股文件引述的报告,科伦博泰是中国首批、也是全球为数不多已建立全面一体化ADC开发平台的生物制药公司。 根据母公司科伦药业1月公布的数据,科伦博泰亏损严重。2019年至2021年,其收入从1,101.7万元逐步增至3,341.2万元,但这三年的亏损额约为8亿至9亿元,累计达24.8亿元。不过,在去年前9个月,其收入突然大增至6.24亿元,亏损也明显收窄至3.21亿元。 不过,该公司仍然未有任何商业化产品,期内收入大增是与部分研发管线的对外授权(License-out)有关。迄今为止,科伦博泰已签署了9项对外授权合约。2022年,该公司与跨国药企默沙东(MRK.US)订立了三项与ADC研发管线有关的合作协议,涉及9项ADC资产,前期及里程碑付款合共高达118亿美元(812亿元)。同时,科伦博泰亦与英国药企Ellipses Pharma、和铂医药(2142.HK)分别订立合作及授权合约。 坐拥突破性药物 科伦博泰主攻的ADC药物领域,是2020年以来抗癌药物研发的热点之一。ADC药物由靶向特异性抗原的单克隆抗体药物和小分子细胞毒药物,是通过连接符(Linker)偶联而成,结合了二者高特异性靶向能力和强效杀伤癌细胞的优势,可以实现对癌细胞的精准高效杀灭,被称作“生物导弹”。 招股文件引述的报告显示,ADC的全球市场规模自2017年的16亿美元快速增长至2021年的55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为35.9%,预计从2021年至2030年仍将以31.2%的复合年增长率高速发展。 科伦博泰的核心产品SKB264,是一种靶向晚期实体瘤的新型滋养层细胞表面抗原2(Trophoblast antigen 2,TROP2)的 ADC药物,有望成为中国首款国产TROP2 ADC,于2022年7月获得国家药监局突破性疗法认定。TROP2经常在乳腺癌、非小细胞肺癌、胃癌、卵巢癌等高患病率或难治愈的癌症中过度表达,因此成功靶向 TROP2的药物拥有巨大市场潜力,也是当前ADC药物研发领域最热门的靶点之一。 2022年5月,科伦博泰向默沙东授出在大中华区以外地区的SKB264独家开发及商业化权利。同年7月和12月,科伦博泰分别再与默沙东进行对外授权合作。在12月签订的合作协议中,默沙东同意向科伦博泰支付首付款1.75亿美元,未来里程碑付款总额最高为93亿美元。该合作是至今由中国公司获得的最大生物制药对外授权交易,按2022年交易金额计,也是全球最大的生物制药合作。 默沙东高度看好科伦博泰的发展前景,在达成多项药物授权合作后,默沙东更投入真金白银入股科伦博泰。去年12月底,科伦博泰宣布完成2亿美元B轮融资,默沙东投资了1亿美元。在IPO之前,默沙东拥有科伦博泰6.95%的股权,是科伦药业之外的第二大股东。 最新估值百亿元 在多项药物对外授权的加持下,科伦博泰的市场估值快速上升,亦有多家知名投资机构入股。在2021年的A 轮融资中,资深医疗投资机构IDG资本、礼来亚洲、高瓴资本等加入,投后估值约为50亿元。在2022年生物医药行业资本寒冬中,科伦博泰成功完成了B轮融资,除了默沙东之外,还有IDG资本、国投招商等老股东跟投,公司的投后估值翻了一倍,达到100亿元。 科伦博泰背靠大树,获母公司科伦药业源源不断输血。截至2022年9月30日,科伦博泰从科伦药业借款达28.76亿元,今年初,科伦博泰将尚未偿还科伦药业的25亿元借款进行了“债转股”,意味当前所有借款均已偿付。科伦药业以输液业务起家,是中国输液行业中最大的生产商。 值得一提的是,科伦药业刚刚推动了另一间子公司川宁生物(301301.SZ)登陆深交所创业板。川宁生物去年12月27日上市,发行价格为每股5元,上市首日即大涨101%,最近仍徘徊在9元到10元水平,比发行价格高近一倍。 科伦博泰近期刚提交招股文件,暂无招股价、招股数量等具体信息,若以B轮融资的估值计算,科伦博泰的市销率为12倍,ADC药物研发企业荣昌生物(9995.HK; 688331.SH)的港股市销率则为12.9倍,反映两者估值相当。由于荣昌生物已有两款产品成功商业化,如果科伦博泰的研发管线能加速兑现商业化利益,当该公司获批上市时,或许投资者愿意给予更高估值。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