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M Motor faces uncertain road with Kaixin

威马汽车冀合并开心汽车赴美上市 (下篇)

尽管中国新能源汽车行业正在经历痛苦的大洗牌,这两家陷入困境的公司,上周签署并购意向书 重点: 即使新能源车企正在进行洗牌,开心汽车计划通过收购威马汽车和另一家新能源车企,转型为新能源车制造商, 自宣布收购威马汽车以来,开心汽车的股价已下跌44%,虽然之前进行合股,但现时股价已重返1美元大关        欲阅读本文上篇,点击这里 谭英 希望借壳Apollo智慧出行集团有限公司(0860.HK)在港上市的计划落空数天后,四面楚歌的新能源车制造商威马汽车控股有限公司上周宣布,找到了白武士——开心汽车控股(KXIN.US)。至于市值只有区区5700万美元的开心汽车,究竟是何方神圣?  威马汽车需要人来拯救这艘正在下沉的巨轮,包括因缺乏资金而在今年停摆的业务,但坦率地说,开心汽车看上去根本不像是威马汽车需要的那种大救星。开心汽车曾有抱持机会主义的态度进行变身,包括最近进军新能源汽车。最新这次转型的时机似乎也不太好,在经历了2018年至2020年的新能源车繁荣期(中国三分之二的新能源汽车是在这期间登记的)后,过热的中国新能源汽车行业出现了大洗牌的迹象。 繁荣正在迅速成为历史,而拥有百度(BIDU.US; 9888.HK)和腾讯(0700.HK)等重量级投资者支持的威马汽车,是昔日“电车四小龙”中,首家陷入挣扎求存境況的企业。 最初的救世主Apollo出行并没有给威马汽车带来多少收入。但该公司拥有超級富豪的持者,包括李泽楷的电讯盈科(0008.HK)和已故賭王何鸿燊的信德集团(0242.HK)。相比之下,开心汽车的现金流不足以支撑它的雄心壮志。开心汽车通过发行新股收购了两家新能源车企,即晨星汽车和现在的威马汽车,这稀释了现有股东的股份,他们长期以来一直遭受着煎熬。 在9月11日宣布与威马汽车签订非约束性并购意向书三天后,开心汽车宣布将股份15合1,以使股票达到纳斯达克交易价格不低于1美元的要求。合股令每股股价提升,并可给投资者带来精神上的振奋,不过它们不会改变公司市值。 但开心汽车这次合股并没有带来积极情绪,反之合股生效以来,该股在五个交易日内损失了三分之一的市值。自宣布与威马汽车合并以来,开心汽车股价已下跌44%,哪里是投资者有信心的表现。 开心汽车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林明军表示,威马汽车时尚的产品和强大的品牌与开心汽车是“绝配”。“通过本次并购合作,威马汽车将拥有更大的资本舞台,更好地推动智慧出行产业的发展,”他说。 开心汽车现在的首要任务之一——也是最大的任务,就是找到启动威马汽车今年暂停业务所需的资金。该公司是中国少数几家自建工厂的新能源汽车初创企业,这是一项耗资巨大的努力,当时看起来令人钦佩,但现在再看似乎是狂妄的表现。中国其他大多数新能源汽车初创企业,都依赖第三方制造商。 迂回的旅程 开心汽车进军竞争激烈的新能源汽车领域,可谓一波三折。早在2020年8月,公司就宣布将关闭二手车经销业务,并预计收入将出现暂时下降。当时,开心汽车与进口汽车电商平台海淘车网合并,后者的创始人林明军出任新CEO。一年后,公司宣布与北京步甲运车签署了1万辆新能源物流车的供货订单,为期五年。 在协议签订前几个月,没有任何新能源车制造经验的开心汽车,于2021年8月收购了河南御捷时代,并表示已在华东城市苏州建立了新能源汽车总部。接着,该公司又通过发行新股,收购了御捷时代的母公司晨星汽车,交易是在宣布收购威马几周前完成。 据开心汽车称,晨星生产的朋克牌迷你电动车,在中国生活水平较低的小城市很受欢迎。今年早些时候,该公司宣布订单数已经达到5万辆,并准备把新能源车作为公司的“首要事项”。 从更广泛的角度来说,威马的高端新能源车,将扩大开心汽车的产品系列。后者还将获得威马汽车在温州和黄冈的两个生产基地(年产可达25万辆),以及由621家实体店组成的销售和服务网络。 因此,现在的问题是,开心汽车真的能拯救威马汽车及其CEO沈晖吗?这位吉利汽车的前高管,因在2010年策划了中国历史上最大的海外并购案——收购沃尔沃,而让人刮目相看。 当然,只有时间能告诉我们答案。但开心汽车的财务状况看起来并不太令人鼓舞。到2022年底,公司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仅有710万美元(5186万元),与威马汽车重启运营所需的资金相比,这个数字微不足道,而就在今年1月,威马汽车的估值还高达20亿美元。 开心汽车2022年的营收只有区区8,280万美元,比2021年下降了67%,净亏损8,470万美元。该公司于2017年在纳斯达克上市,但自2019年以来一直没有盈利,2020年亏损530万美元,2021年亏损1.96亿美元。它仍然欠着前母公司人人网(现已更名为Moatable,MTBL.US)的贷款。 开心汽车加速推出新能源汽车的时机,可谓生不逢时。中国新能源汽车行业正在迅速整合,随着政府补贴的削减,车企纷纷大幅降价。专家认为,最终可能只有5到10家企业能活下来——与2017年估计的300家企业相比,只剩零头。在那段时间涌现的众多初创企业中,只有少数几家取得了相对稳定的销量,比如蔚来(NIO.US; 9866.HK)、小鹏(XPEV.US; 9868.HK)、理想汽车(LI.US; 2015.HK)、零跑汽车(9863.HK)和合众汽车。昙花一现才是常态,比如自游家,它已于去年12月停止了运营;还有雷丁汽车和拜腾,它们分别在今年5月和7月提出了破产申请。 有超赞的投资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让更多人知晓?我们可以帮忙!请联系我们了解更多详情。 咏竹坊专注于在美国和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的报道,包括赞助内容。欲了解更多信息,包括对个别文章的疑问,请点击这里联系我们。…
Weima

借壳Apollo失败 威马急并开心汽车求翻身 (上篇)

威马借壳Apollo失败后,将与开心汽车并购,双方已签署意向 重点: Apollo出行终止收购威马汽车,意味威马借壳上市港交所失败 威马汽车转而与开心汽车协商,后者将增发新股,并购威马全部权益       欲阅读本文下篇,点击这里 伊索 如果是由老师傅去打擂台,是否一定胜算更大?这几年内地新能源车开始爆发式增长,但当初被市场最为看好的威马汽车科技集团,反而就沦为资本市场弃儿。随着近日借壳港股上市失败,其处境更加岌岌可危。这个故事所带来的启示:如果是在一个未知的擂台,越是成功的经验,反而更容易导致失败。 9月8日,Apollo出行(0860.HK)宣布,终止以20.2亿美元(147.2亿元)收购威马汽车的交易,意味着后者借壳上市告吹。但深陷困境的威马汽车仍在挣扎自救。9月11日,在美上市的中国二手车经销商开心汽车 (KXIN-US)宣布,已经和威马汽车签署非约束性并购意向书,将增发一定数量的新股,并购其股东持有的 100% 股权。具体作价及发行多少新股也没透露。 不过,开心汽车目前正处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的阶段,能否挽救威马汽车非常成疑? 开心汽车股价低迷,近期更跌至每股0.2美元水平,纳斯达克要求,上市公司股价必须维持在1美元或以上,否则可能会被退市。开心汽车在9月14日进行合股,将15股合为1股,才得以逃过被退市命运。 沈晖在车界叱咤一时 2015年,在内地新能源车市场大爆发的前夕,被誉为是“中国汽车工业全球化第一人”的沈晖创办了威马汽车。沈晖在传统车企行业战绩非常彪炳,曾操盘吉利集团完成中国汽车工业史上最大的海外并购,将当时中国人眼中遥不可及的汽车品牌瑞典沃尔沃收入囊中,并负责重组富豪汽车全球的治理架构。 创始人有着这样的履历,新能源汽车又是最被看好的超级赛道,可以想见威马汽车创立后拿钱拿到手软。威马汽车成立以来共进行了A至D轮12次融资,累计融资约410亿元。该公司的D轮融资高达100亿元,这也是当时内地新能源车企史上最大单轮融资。同时,威马汽车也引进了包括腾讯、百度、红杉中国、盈科资本、长江产业基金、合肥产业引导基金等众多知名企业或机构。 钱多气就壮,在巨额资金的加持下,身为“老师傅”的沈晖,带领具有丰富传统车企经验的高管团队,建成了内地新能源车企中,首个自主建成投产的制造整车工厂。2018年9月,威马交付首款车型威马EX5;在2019年,威马以1.7万辆的成绩坐上新能源车销量亚军的位置,与蔚来(9866.HK, NIO.US)、理想(2015.HK, LI.US)、小鹏(9868.HK, XPEV.US)并称“四小龙”。 威马汽车一开始就是自建整车工厂,其实是一件非常“土豪”的事情,毕竟其他“三小龙”:蔚来、理想、小鹏最开始也是选择代工模式。但事后回顾,当时沈晖团队基于在传统车企的经验,坚持高起点搞车厂,并不是一个明智选择。公司拥有两家完全自有、高度自动化的自建工厂,温州和黄冈工厂的总产能达到25万辆,但如今产能利用率极低,导致生产成本高企。 连年亏损裁员减薪 造车是一门极度烧钱的生意。根据威马汽车此前发的招股书显示,2019年至2021年,威马汽车净亏损分别为41.5亿元、50.8亿元、82.1亿元,亏损额逐年增加。2021年,威马汽车连续发生自燃现象,遭遇产品品质危机,这些也都给进入2023年后的停产停销、降薪裁员、拖欠货款等等问题的爆发埋下了伏笔。 在2022年,威马全年销量约为3万辆,较2021年大幅下滑。但同一年,“蔚小理”的销量分别是12.25万辆、12.08万辆、13.32万辆。同为昔日的“四小龙”,威马汽车已经被远远抛离赛道。 雪上加霜的是,威马汽车的上市之路充满坎坷,从最早准备冲刺内地科创板,到后续谋求海外上市,遭遇中概股赴美上市停滞后,再次转道香港IPO,又因为上海疫情遇阻。通过Apollo出行借壳上市又告吹,现在只剩下开心汽车的收购协议可以落实,能够实现美股上市这一线渺茫的希望。 由于资本运作迟缓,导致威马汽车一失再失,同一起跑线的“蔚小理”均借助行情窗口期顺利登陆上市,获得大额输血,可以烧钱搞研发加强竞争力。如今,全球地缘政治冲击加剧,资本市场低迷,威马汽车或许已错过了上市时机。 威马汽车创办人基于以往辉煌成绩的自负,以传统车企的逻辑造新能源汽车,是走到如今困局的原因。这也解释了,为何全球车企巨头都已经在新能源车奋起直追,但还是都打不过特斯拉这个后起之秀的原因。因为在新的领域,只有放下以往认知的包袱,才能勇往直前。 有超赞的投资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让更多人知晓?我们可以帮忙!请联系我们了解更多详情。 咏竹坊专注于在美国和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的报道,包括赞助内容。欲了解更多信息,包括对个别文章的疑问,请点击这里联系我们。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