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89.HK
Established in 2002, Hongjiu is one of the top three fruit sellers in China, and grew rapidly during the Covid pandemic, and capable of high revenue and profit growth between 2020 and 2022.

最新:水果分销商重庆洪九果品股份有限公司(6689.HK)周二公布,控股股东兼董事长邓洪九质押2,323万股公司股份,作为渣打银行(中国)一笔总额9,657万元贷款融资的质押。

利好:股东把公司股票质押换取贷款,就不需要把股票卖出,不会影响公司股价,同时亦能得到一笔资金用作灵活运用。

值得关注:邓洪九累计质押的股份,已占公司总股本达7.41%,如果他出现违约,该批股份便有机会被斩仓。

深度:洪九果品成立于2002年,主要业务为水果分销,是中国三大水果企业之一,公司近年瞄准中国消费升级,专注销售高货值果品。虽然中国于2020年起经历新冠病毒疫情,但该公司在2020至2022年期间,收入及盈利仍能高速增长。不过,该公司于2022年9月上市时市况不佳,最终只能集资约5亿港元(4.3亿元),远低于市场传闻的目标集资额23.5亿港元,更因为延迟公布去年业绩,自3月底已停牌。

市场反应:洪九果品停牌前报1.74港元,比上市价40港元已累挫95.6%。

记者:欧美美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新闻

Laopu Gold Pivots to Hong Kong After A-Share Market Challenges

闯A股失利转港股 市忧老铺黄金双高

两次申请深圳A股上市无功而还下,老铺黄金将目光转向香港市场,近日第二次向港交所递交文件 重点: 老铺黄金去年赚4.16亿元,较2022年升3.4倍 公司毛利率远高于同业,中证监曾表示质疑        刘智恒 金价近两年因地缘政治问题而受惠,去年底冲破每盎斯2,000美元大关,踏入2024年更势如破竹,短短四个多月已升逾一成半,乘着金价持续向好,从事黄金产品设计、生产及销售的老铺黄金股份有限公司趁势再度争取上市。 公司以古法黄金为卖点,主要是结合现代设计及古典工艺去打造产品,特点是产品具有哑光、磨砂及中国古代宫廷风格,并用上至少两项中国黄金协会的传统手工艺标准,技术包括搂胎、捶揲、錾刻、镶嵌、珐琅及花丝等。 老铺黄金虽然有「老铺」两个字,但老铺其实并不老,说到创立年期,远远及不上周大福(1929.HK)的95年及周生生(0116.HK)的90年历史,在黄金行业中充其量只是一名小孩。2009年徐高明透过其创立的公司「金色宝藏」,推出首家专注于销售古法黄金珠宝的门店 ,至2014年将老铺黄金的商标注册,2016年正式成立,并将金色宝藏的黄金业务、相关资产及负债转至老铺黄金。 根据上市申请文件,截至2023年底,集团在内地开设32家自营分店,分布13个城市,大部分为一线城市。集团的店均收入约9,390万元,按年上升达两倍。 2021年至2023年,集团的收入分别是12.65亿元、12.94亿元及31.8亿元,复合年增长率为58.6%。并录得净利润1.14亿元、9,450万元及4.16亿元。 A股上市折㦸沉沙 2020年6月时,老铺黄金已申请在深圳A股上市,至2021年不获深交所批准。2022年转用中信建投为保荐人,完成上市前辅导后,于2023年6月再向监管机构申请,但一个月后就撤回。 A股市场两次碰壁,老铺黄金将目光转而至香港市场,去年11月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但迟迟未获批核。这次卷土重来,准备工夫十足,集团四月时在香港广东道开设大型旗舰店,作为上市前推广宣传,增加市场认知。 事实上,近半年黄金市场大好,加上内地近年流行国潮,古法黄金更受到一定欢迎。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资料,按销售收入计算,古法黄金的市场规模从2018年的130亿元急升至2023年的1,573亿元,复合年增长率高达64.6%,预计到2028年,规模将可达到4,214亿元,复合年增长率达21.8%。 毛利率一骑绝尘 在有利的大环境下,老铺黄金去年交出一份让人眼前一亮的成绩表,盈利按年大增逾三倍。不过,市场就对于集团忽然好起来的表现有所怀疑,其中最引人争议是毛利率。2021年的毛利率为41.2%,其后两年均为41.9%。而同业如周大福最新业绩只是24.9%,周生生及六福(0590.HK)等,也是在27%水平。大家感到奇怪,为何行业龙头都是在百分之20多的水平,老铺黄金有何能耐做出如此高的毛利率? 质疑之声亦非无的放矢,集团首次申A股上市时,中证监其中一大疑问,就是针对老铺黄金的毛利率,认为与市场同业比较,似乎有不合理地偏高。老铺黄金解释,因为以古法打造黄金,工艺水平远较一般金饰为高,故售价可相应提升,毛利率遂能处于较高水平。 周转日数大降百五天 另外,对于老铺黄金的存货周转天数,市场也有疑问,2021至2023年间,集团的周转天数分别为357、383及205天。从最近一年的205天看,相对于六福中期业绩公布的190天接近,更较周大福的312天为优,按理没问题。 然而市场就指,为何集团去年的存货周转天数,可大降超过五成,是否为上市作准备,将账目作出调整。毕竟其它同业的周转天数较稳定,而老铺黄金却突然大幅转好。老铺黄金解释,主要是2021及2022年受到新冠疫情影响,而去年疫后复常,加上销售增长提升,令销售天数得以大减。 老铺黄金去年存货量总金额大升,达到12.67亿,较2022及2021分别高57%及64.5%,我们可以理解之前是受疫情影响,去年业务改善,集团要准备更多存货量。但问题是业务大幅增长的时候,经营现金流反倒录得负数,去年现金净流出2,920万元,相反2021及2022年分别有净现金流入1.02亿及1.48亿元。集团解释,其中一大原因是存货及贸易应收款增加所致。 老铺黄金去年业务增长及数据均表现亮丽,具有一定投资价值,但也有一些审慎的投资者提出问题,为何你做到,行业龙头反做不到?正如英文有一句话:Too good to be true。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ATRenew boost tie-up with JD.com

政策利好加京东助力 万物新生收入持续增长

公司一季度收入增长27%,随着国家循环利用体系的升级,预计公司未来会取得持续增长 重点: 万物新生一季度录得强劲的收入增长,并预测随着循环经济的进一步发展,二季度会取得相若的增幅 公司的股价较2月初的低点上涨了一倍多,与在美上市中国公司近期普遍上涨的步伐一致 阳歌 没有什么比政策支持更能带动公司的业务了,尤其是这家公司的主要股东,恰好是中国顶尖的电子商务公司,他们亦正全力拥抱发展循环经济的政策。 作为中国领先的回收企业,万物新生(RERE.US)现在正好站在这样的风口上。尽管很多中国企业在经济不确定性的环境下表现不尽如人意,万物新生周一的财报还是显示一季度的收入继续强劲增长。公司还称,通过完善自动化检测中心以提高效率,利润率得以提高。上季度公司在2021年IPO以来首次录得净利。而本季度再次录得亏损,不过仍保持了non-GAAP盈利。 中国经济在多年高速增长后逐渐放缓,随之而来的不确定气氛实际上对万物新生有利。公司表示,越来越多的消费者用旧电子产品及黄金和奢侈品等换取现金,使公司有充足的商品库存来维持业务运转。与此同时,注重价值的消费者也越来越愿意购买二手产品,尤其是来自万物新生等主要供应商的产品。 “在国家和各城市激励政策的推动下,以旧换新正在成为促进内需的重要抓手,”万物新生创始人兼董事长陈雪峰在公司最新业绩公告中表示。“我们看到用户对于参与以旧换新的热情提升,并对爱回收的回收交付能力给予更强的认可。” 从政策的角度看,今年开局良好,习近平主席在2月的中央财经委员会会议上呼吁,加强消费品和设备的回收利用。这些指示很快就变成了行动,国务院发布推动大规模消费品以旧换新的方案。随着政策自上而下的推进,地方政府也作出迅速跟进,制定了各地的行动方案。 采取行动的不止地方政府,中国的主要企业也纷纷响应行动号召。其中之一是电商巨头京东(JD.US;9618.HK),它是万物新生的大股东,拥有其34%的股份和两个董事会席位,电子产品是京东的一大产品领域, 陈雪峰表示,京东已开始“对二手交易业务给予更多关注”,并宣布推动消费类电子产品以旧换新的方案,其中包括在未来3年投入30亿元的补贴计划 。他指出,作为京东“独家二手消费电子产品供应链合作伙伴”,万物新生将受益于京东对回收业务的重视及力度的加强。今年一季度,公司来自京东的以旧换新的回收额同比增长43%。 股价反弹 对于万物新生的最新业绩,至少在财报公布当天,投资者似乎并不特别满意,万物新生的股价在周一的交易中下跌了4.2%。但更重要的是,该股已经从2月初的低点上涨了一倍多,从2月5日的收盘价1.03美元上升到本周一的收盘价2.71美元。大背景是中概股近期也在持续反弹,中国ETF-iShares MSCI从1月底的低点上涨了逾30%,当然不同公司的涨幅不一。 即使在反弹之后,万物新生的市销率(P/S)仍然只有0.34倍,根据分析机构对今年的预测,它的市盈率(P/E)为8倍。万物新生的市销率略低于二手服装销售商Rent the Runway(RENT.US)的0.41倍,也不及The Realreal(REAL.US)的 0.81倍。 万物新生最近股价大幅上涨,说明一些重要机构开始发现这支股票。它目前的重要股东包括摩根士丹利和瑞银等大型投行,两家投行各自持有其1.3%的股份。根据雅虎财经的数据,贝莱德也持有0.4%的股份。 万物新生继续利用与京东和苹果 (AAPL.US)的重要合作伙伴关系,一季度收入增长27%,从去年同期的28.7亿元增至36.5亿元。iPhone官方回收是万物新生业务的主要组成部分。公司表示,二季度将保持同样的增速,总营收将达到36.7亿元至37.7亿元,以中值计算的同比增长速度约为26%。 在多项业务改进中,翻新业务取得强劲增长,与简单地购买和转售回收产品相比,该业务带来的利润更高。它表示,一季度来自翻新设备的收入达到2.82亿元,约占产品总收入的8.5%。与去年第三季度相比,数字稳步改善,当时这个数字总计约为2亿元,占产品收入的6.8%。 过去两年,公司还一直努力将自己打造成多品类的回收专家,不仅涉足电子产品,还包括奢侈箱包、黄金甚至名酒等等。公司表示,一季度这部分业务的交易额同比翻了两番,达到6亿元。陈雪峰还指出,奢侈品回收的成交用户中,18%的用户在30天内会完成其他品类的回收。 万物新生还通过一系列其他措施提高效率,包括减少中间商;在城市层面而不是全国范围内开展更多的回收工作;推进检测过程自动化,以降低劳动力成本和减少人为错误。 这些努力帮助公司将一季度的non-GAAP经营利润率,从去年同期的1.5%提高到2.2%。在调整后的non-GAAP基础上(不包括与员工股票薪酬、摊销成本),公司仍保持盈利。最新一个季度的non-GAAP净利润为2,070万元,低于去年同期的5,010万元。在公司财报电话会议上,首席财务官陈晨解释说,因为认购了一家有战略协同的生态链企业的IPO股票,其股价下跌对万物新生造成了一次性负面影响。 咏竹坊专注于在美国和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的报道,包括赞助内容。欲了解更多信息,包括对个别文章的疑问,请点击这里联系我们。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Bloks files for IPO

廉价IP玩具策略奏效 布鲁可实现爆炸性增长

这家中国顶级玩具制造商已申请在香港上市,公司从幼儿益智产品转向儿童和青少年的收藏品,实现了爆炸性增长 重点: 不久前转向廉价拼搭角色类玩具后收入飙升,总部位于上海的布鲁可希望以此吸引投资者参与它在香港的IPO 2023年GMV增长170%、今年一季度收入增长两倍多,布鲁可自诩为“全球增速最快的规模化玩具企业” 谭英 中国曾是它们的最爱,不过近来,由于担心成本上升和中美紧张局势加剧,跨国玩具制造商一直缩减在中国的生产规模。但对中国国内的玩具市场来说,现在的时机似乎更好,随着消费者在不确定性日益加剧之际寻找价格便宜的娱乐,角色类玩具和收藏品迎来了春天。 总部位于上海的布鲁可集团有限公司正试图借助国内玩具市场崛起这股东风在香港上市,并于5月17日提交了上市申请文件。据财经杂志IFR报道,公司在上一轮股权交易中估值约为72亿元,可能会上市筹集超过3亿美元的资金。对持有公司近60%股份的创始人朱伟松来说,这不仅仅是娱乐和游戏。 这个金额可能会让公司成为香港IPO市场的“佼佼者”。今年,香港IPO市场低迷,迄今为止规模最大的IPO是珍珠奶茶制造商茶百道(2555.HK),它上个月集资3.32亿美元。 布鲁可将成为自2020年12月泡泡玛特(9992.HK)在香港上市集资6.76亿美元以来(当时市场一片繁荣),最大的玩具企业IPO。从收入来看,布鲁可要比泡泡玛特小得多,其2023年收入仅为8.77亿元,而泡泡玛特的收入达63亿元。但就增长而言,布鲁可堪称王者,去年收入增长两倍,相比之下泡泡玛特的增长幅度要小一些,但也达到了可观的37%。 布鲁可现在基本是一个“中国产、中国销”的故事,不过直到2028年,公司都握有孩之宝(HAS.US)在全球50多个国家和地区销售变形金刚玩具的许可。出口仅占其业务的一小部分,2023年仅为830万元,不到总收入的1%。公司希望用IPO募集到的资金扩大全球业务,2024年前三个月公司海外收入增长76.5%,至590万元。 今年一季度,公司取得上市申请文件所涵盖的三年时间里的首次盈利,达到4,670万元,而上年同期亏损1.25亿元。过去三年,公司每年都录得巨额亏损。一季度营收从上年同期的1.44亿元跃升至4.66亿元。去年,布鲁可的商品交易总额(GMV)增长了170%,达到17亿元,这让布鲁可自诩为“全球增速最快的规模化玩具企业”。 拼搭角色类玩具巨头 根据上市申请文件內的第三方研究,GMV的增长使布鲁可成为中国最大的玩具制造商,以及全球第三大拼搭角色类玩具企业。这个包括奥特曼和变形金刚等拼装模型手办在内的玩具细分市场的规模,从2019年到2023年增长了52%,去年的GMV达到1,765亿元。全球玩具市场的GMV增至7,730亿元,增速为22%,不到前者的一半。公司在中国的市场占有率为30.3%,超过了拥有“吃豆人”系列特许经营权的万代南梦宫娱乐(7832.J)的20%,也高于丹麦玩具制造商乐高的18%。 那么,布鲁可如何看待中国国内的玩具市场,以及是什么推动了这个市场的发展? 朱伟松于2014年创立布鲁可。在此之前,他在2009年创立了在深圳上市的游族网络(002174.SZ),这是一家手机和网页游戏综合平台,去年的收入达16亿元。布鲁可创办之初,他对公司的定位是制造类似乐高的益智玩具,主要针对溺爱孩子的母亲,或许是因为产品与著名的乐高积木相似,他在业内被称为“积木人”。 2022年的时候,朱伟松发现了一个新机遇,开始将重心转而面向6至16岁儿童和青少年的玩具。他取得了奥特曼、精灵宝可梦、漫威蜘蛛侠、三丽鸥Hello Kitty和变形金刚等经典IP的授权,用于拼搭角色类玩具。截至2023年,布鲁可拥有130款面向6岁以下儿童的玩具、243款面向6至16岁群体的玩具、18款面向16岁以上人群的玩具,大部分来自变形金刚和奥特曼系列。布鲁可的大部分收入来自授权IP玩具,2024年前三个月,这类产品占其总收入的84.2%。 就营收而言,其最初类似乐高积木的玩具系列已经缩水,从2021年的3.22亿元(当时占该公司收入的大部分)降至2023年的1.06亿元,仅占公司收入的12%。与此同时,它的拼搭角色类玩具迅速增长。它们产生的收入从2023年前三个月占总收入的74.7%增加到2024年同期的97.4%,销量的增长甚至更快,同期从480万件增加到2,400万件。 对于中国拼搭角色类玩具市场迅速壮大的原因,众说纷纭。廉价的娱乐可能是其中一种解释,尤其是中国消费者勒紧裤腰带,减少为自己和孩子购买玩具的情况。据中国媒体报道,布鲁可版的奥特曼在天猫上的售价是万代南梦宫娱乐版奥特曼的一半。布鲁可的招股书也指出其产品“极具性价比”,大众价格的产品,平均售价为39元,而“平价”价格的产品,均价更低至19.9元。 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布鲁可在推出拼搭角色类玩具的同时,放弃了电子商务。其线上渠道销售额从2021年占总收入的52%,下降至2024年前三个月的6.7%。而对线下分销商的利用则相反,2021年这一比例为34.2%,今年前三个月上升至91%。这似乎表明,人们在传统实体玩具店仍然有大量消费。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Lopal Tech. recorded a huge loss of 1.5 billion yuan due to the plummeting price of lithium carbonate last year.

碳酸锂大挫连累盈利 龙蟠科技争上市集资

这家2017年已在上交所上市的磷酸铁锂正极制造商,正积极争取加入“A+H”大军 重点︰ 受去年碳酸锂价格暴跌拖累,江苏龙蟠科技录得15亿元的巨额亏损,但它预期今年可转盈 该公司A股股价过去一年接近腰斩,去年底曾向港交所申请上市,但未竟全功,最近卷土重来   欧美美 “成也碳酸锂,败也碳酸锂。” 用这句话来形容全球磷酸铁锂正极材料市场龙头厂商江苏龙蟠科技股份有限公司(603906.SH)绝不为过。龙蟠科技2022年因大搞磷酸铁锂正极材料,业绩“爆炸式增长”,大赚10.3亿元,岂料酸铁锂价格去年暴跌,国内锂电池供求失衡,磷酸铁锂正极材料价格跟随下滑,导致龙蟠科技业绩瞬间变脸,去年录得约15.1亿元巨额亏损。 面对巨额亏损,加上需要资金扩展产能等,龙蟠科技去年底曾申请在港交所上市,最终无功而回。直到最近,公司卷土重来再闯港交所,希望尽快加入“A+H”大军行列。 2003年,在汽车业打滚多年的石俊峰成立了龙蟠科技,主营润滑油等车用化学品,其后将产品扩展柴油发动机尾气处理液、冷却液、车用养护品及日用化学品等,并在2017年于上海交易所上市。然而随后几年发展未如理想,增长速度持续放缓,此时石俊峰看准了中国电动车市场,在2021年5月,成立常州锂源,全力发展磷酸铁锂正极材料。 2021至2022年曾经成为龙蟠科技的光辉岁月,由于磷酸铁锂正极材料收入高速增长,该业务在2021年已达18.8亿元,2022年更大增5.6倍至122.4亿元,带领公司当年总收入达到140.7亿元,同比增长约2.5倍,大赚10.3亿元,而A股股价在2021年10月触及到70.58元的历史新高,不到一年半时间爆升超过10倍。 2022年龙蟠科技收入大增,最重要是搭上了中国锂电龙头宁德时代(300750.SZ),宁德时代也成为龙蟠科技最大客户,过去三年分别为贡献公司约11.6亿元、74.9亿元及26.5亿元收入,占相应期间总收入28.6%、53.2%及30.3%,而磷酸铁锂正极材料已成为公司主要收入来源,过去三年分别占总收入46.3%、87%及77.4% 好景不常,国内新能源车增长放缓,加上碳酸锂价格由2022年高峰约平均每吨48.2万元急速滑落,到去年已跌至平均每吨约27.2万元,跌幅达43.6%;同时磷酸铁锂正极材料供需也严重失衡,导致龙蟠科技的产品价格也大幅下降,2022年磷酸铁锂正极材料平均合售价达每吨12.87万元,到了2023年平均售价已跌至每吨6.25万元,降幅达51.4%,直接导致去年总收入同比下跌近38%,更惨的是,作为主要原材料的碳酸锂,龙蟠科技大多是在高峰时买入。 龙蟠科技在招股文件中也有提到,由于原材料价格下跌导致存货可收回金额减少,因此于去年确认存货减值亏损拨备5.5亿元。 负债高企 另一方面,龙蟠科技的负债问题也越来越严重,过去三年的固定利率银行借款分为约17.6亿元、37.7亿元及79.1亿元,可见逐年上升,而资产负债比率分别为99.2%、112%及239.6%。现金流方面,2021年及2022年经营活动现金净流出8.2亿元及18.6亿元,幸好去年转正,录得14.1亿元净流入,但同期的投资活动现金净流出也高达26.4亿元。 为了持续增加产能,龙蟠科技过去三年通过筹资活动筹集的现金总净额高达94亿元,而这次在港上市集资,也是为了支付新工厂的开支,包括支付印度尼西亚工厂二期,以及位于湖北省的襄阳工厂的新磷酸锰铁锂生产线的部分开支,部份也将用于偿还若干计息银行借款。 今年2月,龙蟠科技终于再传来了好消息,旗下的子公司与韩国动力电池厂商LGES签立长期供应协议,总价值逾70亿元,LGES及其联属公司承诺在2024年至2028年期间向龙蟠科技采购16万吨磷酸铁锂正极材料,如果最后一切顺利,也代表了公司成功出海,有助提升市场份额及收入水平。 龙蟠科技4月份公布了今年一季度财报,情况略为好转,虽然收入同比减少29.2%,只有14.7亿元,但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7,804万元,比去年同期收窄了约65%。投行中金的报告认为,今年一季度资产减值损失影响已逐渐减少,随着公司新增产能开工率提升,业绩逐步复苏,但考虑新增产能转固后折旧费用或有所提升,因此下调今年盈利预测22.3%至3.51亿元,明年盈利预测下调26%至7.3亿元,A股今年的预测市盈率15.2倍,明年7.3倍。 不过,龙蟠科技A股股价在过去一年大跌近一半,现在以巨额亏损的姿态来港上市,要说服投资者并不容易,虽然最近港股有所回勇,但能否以高估值上市尽可能募集资金,还要拭目以待。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