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汽车之家(2518.HK;ATHM.US)宣布,于1月4日透过附属公司与平安资本订立有限合伙权益认缴协议,将以4亿元(6,300万美元)认购平安资本管理的股权投资基金有限合伙权益。

利好:上市公司的经营活动不能轻易改变,而且较易受经济情况影响。相比之下,通过像最新的平安投资这样的活动产生现金流,可以帮助汽车之家增加其企业价值。

值得关注:在中国汽车业经历衰退的背景下,市场最近传出汽车之家计划大规模裁员,但有报道引述公司回应,表示整体裁员幅度不及5%。公司在节省营业开支的同时,却有能力作出大额投资,看来有点矛盾。

深度:截至2020年底,平安保险(2318.HK: 601318.SH)旗下的云晨资本持有汽车之家已发行普通股总数的49%,成为该公司的控股股东。市场可能会猜测汽车之家的最新投资决定,是否涉及任何内部信息,因为该公司正在投资其控股股东管理的私募股权基金;一些人亦可能怀疑,汽车之家是否在压力下进行了投资。

市场反应:汽车之家周二在美股市场上升1%,报收30.91美元;该股周三在港股市场波幅不大,中午报收61.2港元,微涨0.7%。

记者:何仲尼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新闻

美团新业务努力渐见成效

美团首季度核心本地商业业务收入大增27.4%至546亿元,而以往一直“烧钱”的新业务,收入也上升18.5%至187亿元,同时经营亏损也明显收窄   凯基亚洲 中国在线食品配送巨头美团(3690.HK)最近公布了截至今年3月底的第一季度业绩,从其收入及盈利表现所见,公司近年致力新业务的努力看来渐见成效。 据其业绩报告显示,首季度收入为732.76亿元,同比增加25%,受惠于期内实时配送交易笔数同比增长28.1%至54.6亿笔,引领核心本地商业业务收入同比大增27.4%至546亿元,并录得97亿元经营溢利,同比增加2.7%;而以往一直“烧钱”的新业务,收入也同比上升18.5%至187亿元,主要由于商品零售业务的收入增长。 受收入显著上升带动,期内非国际财务报告会计准则(non-IFRS)经调整净利润大升36.4%至74.9 亿元,优于市场预期的57.8亿元。 实现管理层承诺 市场关注的焦点,在于其新业务分部收入表现优于预期,虽然该业务仍录得28亿元营运亏损,但已创下2020年第三季以来的新低,除了同比收窄45.2%外,也低于市场预期的32.3亿元,而经营亏损率也由去年同期的32%,明显改善至今年首季度的14.8%,实现了管理层在2023年全年业绩中,表示未来将会集中收窄经营亏损的承诺。 对于今年第二季度业绩展望,首席执行官王兴表示,实时配送服务需求在近月宏观经济影响下,依然录得健康增长,不过由于去年基数较低,令今年首季度增长率较高,但踏入今年第二季,估计增长将回落至正常水平,同时亦反映现时的消费环境。为了让外卖业务继续保持高质量增长,公司会因应多样化消费场景精细化营运,以令中高频用户的交易频次进一步提升。此外,集团会继续提高商品加价率,以及关闭表现不佳的仓库,以便进一步提高运营效率,有望释放更多财务价值,并适时评估措施成效。 另一方面,美团加强了营销解决方案,以协助商家吸引用户,而商家更高的广告投放意欲,亦有助于提高变现能力。管理层指出,消费者的旅行意愿仍在持续,而且更倾向于旅行套餐,市场竞争格局也趋于稳定。而美团旗下的小区电商业务“美团优选”方面,市场预计今年第二季度,新业务的营运亏损将继续收窄至 21 亿元,意味管理层将能继续兑现承诺。 因此,本行对美团第二季的前景展望正面,目标价128港元,比现价大约有一成的上升空间,止损价102港元。 本文内容纯属作者个人意见,不代表咏竹坊立场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After zipping on to Wall Street, Zeekr faces long road ahead

极氪扭亏为盈路仍遥

刚于上月在美国上市的电动车企极氪公布首季业绩,亏损虽持续,但蚀幅则收窄 重点: 集团首季汽车销售收入按年劲升73%但按季下跌近23% 首五个月电动汽车交付近68,000台,只达全年目标近3成 刘智恒 近年电动汽车市场内卷惨烈,Gartner早前预测,过去十年间成立的电动车企,至2027年时,将有15%会被收购或破产。 对于这个估计,或许已是说得保守,但我们敢说,极氪有超过八成机会仍屹立于市场之上。不过,何时可以扭亏为盈,似乎暂未看到黑暗中的曙光。 吉利(0175.HK)旗下的电动车企极氪智能科技控股有限公司(ZK.US)公布上市后首份季度成绩表,总收入147.4亿元(20.3亿美元),按年大升71%,但股东应占净亏损仍达20.1亿元,按年收窄16%。若只计算汽车的收入,则上升73%至81.7亿元。 按季表现逊色 年度相比看似理想,然而与去年第四季度比较就似乎有点后劲不继,总收入按季跌9.9%,汽车销售更跌22.8%,整体毛利率11.8%亦较上季跌2.4个百分点。 虽然股东应占净亏损收窄32.6%,但深入分析,亏蚀能按季大减,全赖期内大幅削减成本所致。其中研发开支由上季的31.6亿元,大减12.3亿元至19.3亿元;销售及一般行政开支则由22.08亿元,减少2.56亿元至19.52亿元。 若研发开支的减少对未来技术发展没影响,确实对公司有利,倘若是要减亏损而为之,就令人担心,特别新能源汽车斗的就是技术,研发开支似乎一点也不能省。 最致命是电动汽车交付量,今年首季只有33,059台极氪,按年虽上升117%,按季却下跌16.6%。上市时,集团曾透露今年电动汽车交付量达23万台,可即使加上4月的16,089台及5月的18,616台,首五个月只交付了67,764台,只能达到目标的29%。 年内交付难达标 集团首席执行官安聪慧对首季交付量有如下表述:“同比增长117%,创下季度新高,距离全年交付目标230,000辆更近一程”,安聪慧说得轻描淡写,现实是在电动汽车行业内卷不断,消费力又显疲态下,他所说走近了一程,似乎与目标仍有相当距离。 事实上,业绩公布后,极氪的股价一度跌近一成,收市跌幅收窄,全日报22.12美元,跌6.5%。虽然仍较上月的上市价21美元略高,却较5月的高位32.243美元下跌逾3成。 投资市场似乎对极氪前景有相当保留,以目前新能源汽车市场情况,别说要扭亏为盈,能做到收支平衡已是了不起。 上月极氪上市时,安聪慧接受媒体访问时透露,有四大点支持集团发展。一是新能源车在中国的渗透率已超过50%,市场已迎来拐点。其次是极氪在新产品的投放除MIX外,年内还计划推出一款纯电SUV。三是中国市场的渠道下沉,极氪的350家门店中, 85%在一二线城市;今年将在三四线市场共70个点进行布局。最后是进军海外,去年11月起,极氪已在瑞典及荷兰等地开店,亦与中东及亚洲的经销商签定代理协议。 内卷战场竞争惨烈 安聪慧的如意算盘能否打得响,市场确有点怀疑。首先虽然中国电动汽车的使用量不断扩大,但别忘记,今天电动汽车市场是百骑竞走,龙头比亚迪(1211.HK, 002594.SZ)自不用说,造车三大势力“蔚小理”亦在努力不懈争逐市场,后面还有零跑(9863.HK)、哪咤及五菱,小米(1810.HK)更加是来势汹汹,还有海外巨人特斯拉(TLSA.US)等,整个行业似乎已进入红海市场,内卷严峻,而且市场销售的增长亦开始放缓。 至于极氪扬言有新款纯电SUV推出市场,但能否获市场欢迎暂属未知之数,事实各家车企的新款汽车排着队推出,极氪的新款要能突围而出,成功获得消费者欢心,并不容易。 说到进军下沉城市更有点让人担忧,极氪的定位较高端,大多车款平均售价在30万元水平,三四线城市的消费者未必可以容易负担得来,特别今天社会弥漫一种降级消费的气氛,就连蔚来(9866.HK, NIO.US)也要接受现实,大力发展20万元水平的“乐道”及10万元的“萤火虫”,而且不少电动车企早已用低价车款布局下沉市场,极氪要抢占一定份额,实在知易行难。 对于海外拓展,原本不失为车企的一大出路,但欧美各国已开始针对中国电动车企,并作出行动打压。上月美国也将中国电动车的关税提高了三倍,本月欧洲国家以中国政府补贴电动车企为口实,将于7月向内地制造的电动汽车征收关税,吉利被征收的关税为20%,此举毫无疑问将加重电动汽车的成本,导致中国车企在欧洲的竞争优势大打折扣。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NIP Group files for IPO

星竞威武申美上市 或成中国首家上市电竞公司

星竞威武申请在纽约上市,公司成立于去年,由中国和瑞典的两家公司合并而成 重点: 星竞威武申请在纽约上市,估值约为2.5亿美元 公司去年收入增长了27%,但由于2022年因电子竞技受疫情冲击而表现疲软,这个数字可能有所夸大 阳歌 在竞争对手两次失败后,星竞威武集团意欲拔得头筹,成为中国首家上市电竞公司。 公司由瑞典的Ninjas in Pyjamas(睡衣忍者)和中国的ESV5于去年合并而成,上周申请在纽约上市,未公布融资目标。但招股说明书列出了此次IPO的承销商,总共六家,包括中国领先的投资银行中金公司、欧洲的德意志银行,以及中国互联网券商老虎证券的投资银行部门。 承销商如此多,而且还有一些相对知名的公司,这通常表明发行规模相当大,因为它们最后会瓜分上市费用。但星竞威武的估值似乎很小,不会超过4亿美元(这个数字我们后面会再进行详细介绍),这还是公司获得相对强劲估值的情况下。 因此,我们认为此次上市筹集的资金不会超过5,000万美元,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星竞威武这次玩的可能是什么样游戏。 公司是中国第三家尝试海外上市的大型电子竞技公司,希望凭借其在中国和欧洲相对强大的地位赢得投资者。这三家公司都在关注一系列收入来源,从基本的电子竞技团队管理到电子竞技教育、培训,以及将知识产权(IP)出售给收藏产品的制造商。 由游戏和短视频巨头腾讯(0700.HK)和快手(1024.HK)支持的中国最大的电子竞技公司之一英雄体育VSPO,是首家试水IPO的公司,在2022年提出了申请。但后来该公司放弃了这一努力,并在去年收到了一份不错的安慰奖,那是来自沙特阿拉伯主权财富基金的游戏投资部门Savvy Games Group一笔2.65亿美元的投资。 然后是NeoTV,去年初申请在纽约上市。但公司的年收入规模相当小,只有1亿元左右,之后没了后续,美国证券监管机构于今年2月宣布申请已放弃。 星竞威武的规模要大得多,去年的营收为8,370万美元,比2022年预估基础上的6,580万美元增长了27%。 在这里,我们需要指出的是,去年27%的增幅可能是有所夸大,在更为正常的条件下,可能很容易低于20%。这是因为2022年对该行业来说,是非常悲惨的一年,至少在中国是这样,因为了控制疫情传播,限制了旅行和出行。 因此,在没有疫情的正常情况下,星竞威武2022年的收入应会较高,从而不会出现2023年特高的增长率。网映文化早些时候的招股说明书反映了这一现实,该公司2022年上半年的收入比上一年同期下降了32%。 快速增长的市场 星竞威武与网映文化略有不同,因为它去年收购了电竞俱乐部睡衣忍者,因而拥有更广泛的全球影响力。在合并时,这家公司表示在全球拥有约4,000万粉丝,目标是成为“一家覆盖中国、欧洲和南美市场的全球性综合数字体育集团”。 招股书中的第三方市场数据显示,2021年,全球电竞市场的规模为526亿美元,预计每年将增长12.1%,到2027年将达到1,020亿美元。集团追逐的只是这个市场的一小部分,包括:2021年价值14亿美元的电竞俱乐部市场;2021年价值23亿美元的电竞人才管理市场;2021年价值6亿美元的电竞赛事制作市场。 招股说明书没有按地理位置细分星竞威武的收入,但据推测,大部分收入来自中国,现在那里是它的大本营。公司由一个年轻的团队领导,年仅29岁的前ESV5首席执行官何猷君担任董事长。何猷君引人关注,因为他是有“赌王”之称的何鸿燊最小的儿子。何鸿燊生前为澳门成为亚洲的“拉斯维加斯”奠定基础。何猷君的不凡出身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有这么多银行愿意为这笔交易承销。 睡衣忍者原来的首席执行官Hicham Chahine出任联席CEO,他的年龄稍大,为35岁。公司高级团队的其他成员看起来经验更丰富,其首席财务官、战略和运营官都在40岁出头。 尽管收入相对较小,但随着规模扩大并更有效地利用资源,它的效率正在提高。其毛利从2022年的370万美元增加到去年的720万美元。毛利率也大幅提高,从同期的5.7%上升到8.6%,不过这两个数字都不算特别出色,反映出该行业成本密集的特性。 公司在2022年和2023年均报告了运营亏损,去年的净亏损从2021年的610万美元增加到1,330万美元。 估值方面,有不少公司可供比较、参考。其中,丹麦的Better Collective(BETCO.ST)和印度的Nazara Technologies(NAZARA.NS)的市销率(P/S)分别为3.4倍和5.3倍。由于中国存在较高的监管风险,取该范围较低端的比率,将使星竞威武的价值相对较低,约为2.5亿美元。…
Third time’s the charm: Fangzhou finally finds winning tonic for Hong Kong IPO

三年亏损近九亿 方舟云康三度递表终过关

又一家互联网医疗企业进入港股市场,但营收高度仰赖“卖药”且持续亏损的方舟云康,上市后仍要面对一系列挑战 重点: 方舟云康过去三年累计亏损近9亿元 虽然主打慢性病管理与H2H业务,但公司营收仍仰赖在线药物销售 李世达 中国逐步迈入老龄化社会,慢性病管理需求日益增长,结合日趋成熟的互联网+、人工智能、大数据等技术应用,慢性病管理也发展出众多创新商业模式,迎来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前身为健客网的方舟云康控股有限公司近日正式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根据灼识咨询的数据,以2023年平均月活跃用户计,方舟云康是中国最大的在线慢性病管理平台。然而其上市之路并不顺遂,历经2022年11月、2023年6月两次递表,今年第三次递表终于成功闯关。 方舟云康是中国较早布局慢性病的网络平台,主要服务于糖尿病、高血压、心血管等疾病患者,在线拥有超4,000万注册用户及21万名入驻医生。根据申请文件,方舟云康业务可分为三个板块,分别是综合医疗服务、在线零售药店服务、定制化内容及营销服务。其中前两项业务都来自旗下“健客平台”。 二股东取代大股东当家 “健客平台”指的是2006年成立的“健客网”,该网站于2009年获得广东省第一张互联网药品交易服务资格证书,曾被认为是“医疗界的阿里巴巴”、“互联网药品零售电商先驱”。“健客网”在创立数年内快速累积用户,获得火山石资本、高特佳风险投资。 但“健客网”更出名的事迹,则是创办人兼大股东苏展,与二股东谢方敏之间的“宫斗事件”。根据相关新闻报导,2019年7月,苏展带着管理人员、助理、律师和十多名保安前往“健客网”办公室,取走公司章及罢免谢方敏职务。事件因苏展被警方刑拘而告终,“健客网”则改由谢方敏100%持股。方舟云康等一系列“方舟系”公司在2019年后陆续注册成立。 虽然公司老大换人,但方舟云康的收入仍建立在“健客网”的基础上。根据申请文件,2021年至2023年,公司分别实现营收,17.6亿元、22亿元、24亿元,其中在线零售药店服务收入,占总营收分别为57.5%、56.8%及53.3%。 至于2023年占收入比重约40.4%的“综合医疗服务”,实际上也是卖药服务。申请文件称,“从综合医疗服务中获得的收益有很大一部分是与药品的销售相关联”,主要区别是“通过H2H(Hospital to Home)平台销售药品”,也就是经由“医生咨询”后销售药物或保健品。两项业务合计,“卖药”收入占公司营收超过90%。 营收高度仰赖“卖药” 然而,光靠卖药却不能令公司盈利。申请文件显示,2021年至2023年,股东应占亏损分别为3亿元、3.8亿元及1.9亿元,三年亏损近9亿元。 从毛利率来看,定制化内容及营销解决方案的毛利率分别为87.5%、85.4%和83.2%,但综合医疗服务和在线零售药店服务业务的毛利率均不足21%,低于主要从事在线药店的京东健康(6618.HK)、阿里健康(0241.HK),以及主打慢性病管理的智云健康(9955.HK)。 此外,方舟云康的月活跃用户数在2023年出现减少迹象,每名付费用户平均支出亦从2021年的766.3元下降至2023年的558.9元。公司业绩增长已出现放缓迹象。 尽管持续亏损,方舟云康仍完成了六轮融资,2022年12月D+轮融资后的估值达14亿美元(101.4亿元),考虑到方舟云康按销售收入计算﹐在线上医疗保健零售与服务的市场份额仅1.1%,百亿元的估值或许是偏高。 在新冠疫情过后,不少医疗机构急于抓住互联网医疗上市最后的窗口期,方舟云康也不例外,但在京东健康、阿里健康已占据在线药物销售绝大部分市场的情况下,留给方舟云康的发展空间相对有限;而同样针对慢性病管理的智云健康,上市时估值高达150亿港元,上市后股价一路下跌,从最高峰的17.8港元跌至目前约2.3港元,市值剩下13.9亿港元,方舟云康能创出佳绩的机会又有多大?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