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S.US
Shares of Amer Sports opened at $13.40 in their Friday trading debut on the New York Stock Exchange, 3.1% higher than their IPO price of $13.

最新:安踏体育(2020.HK)分拆的国际运动品牌集团亚玛芬体育(AS.US)周四在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开盘报13.4美元,比招股价13美元高3.1%。

利好:该公司这次筹资13.65亿美元(97亿元),是去年9月以来,美股规模最大的上市活动。

值得关注:亚玛芬体育上市后,安踏体育的持股将由52.7%减至44.5%,因此对其的影响力将会减低。

深度:亚玛芬体育1950年在芬兰赫尔辛基成立,1977年在赫尔辛基纳斯达克(Nasdaq Helsinki)上市,2019年获安踏、私募基金方源资本(FountainVest Partners)、瑜伽服lululemon创办人Chip Wilson及腾讯控股(0700.HK)合组的财团私有化。该公司目前经营多个国际体育品牌,产品销售予全球超过100个国家,即使面对新冠疫情,近年收入亦迅速增长。该公司去年传出独立上市消息,最终在今年1月落实上市方案。

市场反应:亚玛芬体育首日收盘升3.1%至13.4美元,与开盘价相同,市值约64.9亿美元。

记者:欧美美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新闻

The industrial metal used in electric car batteries has dropped 85% from its price peak to around $90,000 per ton, hit by a supply glut and slowing vehicle sales.

碳酸锂价格大挫 “锂矿双雄”齐转亏

2022年,碳酸锂价格一度高达每吨60万美元,但最近已暴跌至约9万美元,跌幅达85% 重点︰ 受碳酸锂价格暴跌拖累,两大锂矿龙头天齐锂业和赣锋锂业上半年由盈转亏 市场预计在需求减少、库存严重的大前提下,碳酸锂价格难大幅反弹   裴梓龙 这几年来,全球掀起新能源车热潮,令车用电池发展一日千里,其核心原材料碳酸锂成为各国必争之物。各国眼见锂价直线上升,纷纷开始增产,同时新能源车销售增速减慢,以前是锂矿供不应求,碳酸锂价格在2022年一度高见每吨60万美元;现在供应提上来了,但需求少了,令碳酸锂暴跌至最近的约每吨9万美元,高位累跌85%,单计过去一年的价格,就已经蒸发了约70%。 锂业正在步光伏业的后尘,陷入产能过剩,多家行业巨头都录得巨额亏损,两大龙头天齐锂业股份有限公司(9696.HK; 002466.SZ)和江西赣锋锂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1772.HK; 002460.SZ)发出盈利警告,同告转盈为亏,前者预计上半年亏损达48.8亿元至55.3亿元,后者则亏损7.6亿元至12.5亿元。 对比去年同期,虽然碳酸锂价格已经由高位下跌,但两大锂矿龙头仍录得巨额盈利,天齐锂业去年上半年大赚64.5亿元,而赣锋锂业的盈利也高达58.5亿元,可想而知,碳酸锂价格下挫,对行业龙头带来多大挫折。 “作为电池产业链中的中上游企业,天齐和赣锋对碳酸锂的价格最敏感。这一年新能源车销售增长放缓,部分欧美车厂的车款更延迟推出,可见其销售增速大不如前;相反锂矿开采速度增加,去年整体产量就多了20%,尤其像阿根延这些南美国家近年非常积极开采锂矿,加上之前碳酸锂炒过头,现在价格回跌,就直接冲击天齐和赣锋的业绩。”凯基亚洲投资策略部主管温杰说。 不过,两家巨头发出盈警后,其港股股价不跌反升,天齐在三个交易日内反弹7.6%,赣锋更涨了13.8%。原来单计二季度,天齐和赣锋的情况已好转,其中赣锋更扭亏为盈,经常性净利润介乎5,400万至1.54亿元;至于天齐二季度的表现比赣锋逊色,仍亏损9.8亿至16.3亿元,但是比一季度亏损近39亿元大幅减少,这就解释了为何投资者在盈警后开始抄底。 除了因为碳酸锂价格下跌外,另一大亏损原因就是天齐和赣锋均投资失利。赣锋在公告中提到,公司持有的金融资产Pilbara Minerals Limited(PLS)价格下跌,导致公允值产生重大损失;天齐则受到其联营公司智利化工矿业公司(SQM)上半年业绩将大幅下降拖累,上半年投资收益将会大跌。 PLS是赣锋在澳洲投资的矿商,拥有全球最大锂辉石矿山之一的Pilgangoora锂矿,而赣锋持有PLS公司约5.74%股权。事实上,今年一季度,赣锋的金融资产公允值变动已由盈转亏,亏损2.7亿元,PLS的股价在二季度持续下跌,累跌约20%至一年新低,直接拖累赣锋业绩。 投资失利拖累业绩 天齐的联营公司SQM虽然未公布二季度业绩,但智利圣地亚哥法院于2024年4月对其2017年和2018年税务年度的税务诉讼进行了裁决,撤销了税务和海关法庭在2022年11月7日对于该案件的裁决结论,导致其确认了约11亿美元的所得税费用,并相应减少净利润约11亿美元。根据彭博社预测的数据,SQM上半年业绩几乎肯定会同比大幅下降,将直接反映在天齐的投资收益上。 除两大锂业龙头外,其他同行也不好过。盐湖股份(000792.SZ)预计上半年盈利大减66.7%至54.9%、融捷股份(002192.SZ)的盈利也同比减少38.8%至49.7%、中矿资源(002738.SZ)盈利则下降60.1%至69.4%、雅化集团(002497.SZ)盈利更跌87.4%至91.6%,唯独西藏矿业(000762.SZ)盈利上升了260%至410%倍,但却是因为其他金属价格走强带动。 无论如何,对于锂业股投资者来说,最关心的肯定是碳酸锂价格何时见底,但市场认为在目前“产能过剩”、“去库存”的大前提下,下半年并不乐观。建信期货的报告指出,国内碳酸锂库存已增至11.1万吨,电池需求也在减少,加上下半年库存压力高,估计价格将跌至每吨8万美元左右;华泰期货早前的报告中也提到,下半年碳酸锂的供需不会有显著变化,预计价格仍维持震荡探底。 温杰预计,在目前新能源车需求增长减慢的大前提下,碳酸锂价格很难大幅回升,“我们很难去预判何时见底,但中短期来说这些中上游企业生意难做,因此我对锂业股看法只维持中性。” 投行大和的报告称,在天齐和赣锋两者中,更看好赣锋的前景,因其锂化合物业务能保持“薄利多销”,如果电池业务不再有重大亏损,估计下半年可跑赢同业;瑞银也认为,赣锋大致上已消化其高价锂辉精矿库存,上半年锂化学品销量同比量长,维持“买入”评级,目标价46.96港元。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Blue Moon issues profit warning

电商拖累增收不增利 蓝月亮下半年有机逆转胜

中国领先的洗涤剂制造商表示,上半年销售额增长了38%,但在电子商务推广上投入巨资,净亏损也扩大了 重点: 尽管很多中国消费品牌收入下滑,但蓝月亮上半年的销售额实现了两位数的强劲增长 由于专注关键的日用品,并得益电子商务带来的增长,公司或能很好地抵御中国经济放缓 阳歌 如今,奢侈品和化妆品等非必需品制造商在中国境遇不佳,因消费者在该类物品的支出上,愈来愈趋谨慎。虽然这些东西不错,可在经济不景气时很容易被抛弃。但是,杂货和洗衣皂等基础的日用品,却可能会表现得更好,甚至跑赢市场,因为为了省钱,消费者增加了待在家里的时间。 两者差距日渐扩大这一点,在蓝月亮集团控股有限公司(6993.HK)本周发布今年首季度业绩预测的公告中得到体现。有些讽刺的是,公告标记叫“盈利预警”,让人误以为这家中国领先的洗涤剂用品制造商,在截至6月的半年里发展不太顺利。 但仔细观察会发现,公司的销售额在此期间录得了大幅增长,尽管化妆品和奢侈品等的零售商都报告了销售下滑。的确,蓝月亮的亏损在这六个月里也大幅扩大,因此被称为“盈利预警”。 但蓝月亮的亏损是由于公司在电商渠道上投入巨资的结果,尤其是今年来风靡中国的直播销售。此外,亏损还源于它在蓝月亮以外的新一代产品上投入了大量资金,其中包括针对更注重环保的年轻一代消费者的产品。 蓝月亮表示:“随着直播电商成为当前的热门领域,本集团于2024年上半年,增加销售及分销开支以布局线上电商平台,此举有助巩固其于电商平台的市场地位,带动长远的销售增长。” 公告称,在这些新策略上的巨额支出,帮助推动公司上半年的销售额增长不少于38%。公告还称,这促使毛利润和毛利率同比上升。但销售、营销和分销费用的增加削弱了公司利润,导致当季净亏损从上年同期的1.675亿港元跃升至6.65亿港元。 在这里,我们需要指出的是,蓝月亮总体上是盈利的,尽管上半年净利润从去年同期的3.25亿港元,急剧下跌至6.11亿港元,部分原因是汇兑损失。上半年的亏损属于公司的普遍模式,即通常在上半年亏损,但自2020年上市以来,它每年都能报告年度盈利。 尽管发布了盈利预警,但投资者关注的显然是销售额的大幅增长,公告发布后,蓝月亮的股价在周四的交易中上涨了5.4%。反弹使该股回到了年初的水平,不过自1月份以来,该股大多数时间表现不佳。 较上市价跌8成 尽管公司在电子商务领域取得了收益,并且作为一只不太容易受到中国经济下行影响的股票而愈加受欢迎,但我们绝对不应过于美化它的故事。即便在周四反弹后,蓝月亮的股价仍比2020年首次公开募股时下降了80%以上,反映在香港上市的中国股票在期间的整体下跌趋势。 不过,该股目前的市盈率为35倍,对于这种消费必需品公司来说,这个比率看起来相当强劲。它是领先的啤酒制造商青岛啤(0168.HK)16倍市盈率的一倍多,也高于全球巨头宝洁 (PG.US) 和高露洁 (CL.US),这两家公司的市盈率分别为28倍和32倍。 对蓝月亮最新公告的深入分析显示,公司似乎最近才发现了直播现象,而且在环保概念方面也是一个相对较新的入局者。公司表示,今年上半年,其“新电商渠道”的销售额同比增长了4.5倍,并指出,在一场直播中,公司售出了1,000多万瓶新型智尊生物科技洗衣液,这是一种浓缩的、更环保的产品。 公司在2023年的年报中没有提到直播或“新电商”,只是简要提到了去年智尊的推出,这表明这些举措都是最近才有的。 提振智尊销售额的大型直播活动,似乎发生在今年的“6·18”网购节期间,这是中国每年的两大网购活动之一。蓝月亮表示,今年的“6·18”期间,它“于多个主流电商平台累计销售额排名第一”,这意味其销售额同比有所增长,不过它没有明确表示今年的表现与2023年相比具体如何。 在当前消费者日益谨慎的环境下,购物节整体上对电子商务零售商来说并不太喜庆。零售数据提供商星图数据报告称,今年“6·18”的收入同比下降7%,至7,428亿元,这是该公司自2016年开始追踪这购物节以来首次出现下降。化妆品销售商逸仙电商最近下调了第二季度收入预期,这也表明该公司在购物节期间表现不佳。 来自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整体市场数据显示,6月份中国的零售销售也很疲软,同比仅增长2%,这是自2022年12月以来的最低增幅。当月化妆品销售额暴跌14.6%,黄金和珠宝销售额也下跌3.7%,反映我们在本文开头提到的非必需品的疲软趋势。 尽管蓝月亮在经济动荡时期看起来是一个不错的防御性投资选择,但公司的情况也并非一片大好。去年,公司的收入实际上下降了8%至73.2亿港元,我们前面提过,它的年度亏损扩大了。不过,分析机构预计,它将在今年恢复收入增长,而电子商务现在占据了公司收入的一半以上,并且还在不断增长。有这些积极的趋势作为催化剂,加上防御性特征,该股虽然估值较高,但可能仍具有一定的上涨潜力。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Kintor launches hair restoration over the counter drug

研发失利独角兽变蚊型股 开拓药业转攻颓头药

这家总部位于苏州的药物研发企业,正在从抗癌药物转向其他产品,因此尽管临床试验结果令人失望,但仍表示要将生发产品商业化 重点: 开拓药业的KX-826产品在临床试验中未能显示出疗效﹐公司将产品改作为非处方治脱发药物 这款新产品可能会为公司带来第一笔经常性收入,但它可能难以同获得监管机构批准的Rogaine竞争 谭英 苏州生物科技公司开拓药业有限公司(9939.HK) 2020年在香港上市,并筹集2.4亿美元资金时,向投资者推销的是用于治疗前列腺癌的药物普克鲁胺,和用于治疗男性秃顶和痤疮的福瑞他恩。现在,公司似乎将赌注押在后者身上,正在寻求一个不那么严格、监管较少的途径,通过一系列非处方药的形式将该产品推向市场。 这是开拓药业上周发布的公告中的关键信息,公告详细介绍其商业化推出两款旗舰型福瑞他恩药物之一KX-826,以便创造首笔收入。在此次决定推进该款药物的商业化之前,开拓药业去年11月透露,在三期临床试验中KX-826表现不及安慰剂。这促使公司放弃了早前申请将其作为治疗药物的计划,转而走上了化妆品道路。 这种路径在很多非处方治疗中颇为常见,包括各种保健品,它们在有效性方面受到的监管审查要少得多。 开拓药业最新公告称,KX-826获国际化妆品成分命名(INCI)。投资者最初对这一消息大加赞赏,第二天早盘开拓药业股价一度上涨11%。但热情很快消退,该股收盘时仅上涨1.9%。 对于开拓药业来说,这种热情的消退经常发生,自IPO以来,其股价已缩水近95%,其中包括普克鲁胺药物在抗新冠应用,和一种前列腺癌治疗方面均遭淘汰后的大跌。在过程中,公司的市值从超过10亿美元,缩水至仅6,000万美元。一直以来,公司都未能创造任何收入,只能靠在IPO和2021年及2022年的三轮融资中筹集的资金维持运营。 开拓药业表示,其以KX-826为主要成分的非处方脱发治疗药物“于近日正式全球上市销售”。它没有提供对该产品潜在收入的预测,只表示将为公司“带来稳定的收入和现金流”。 鉴于其收入减少和现金消耗的情况,开拓药业最新年报极力强调成本控制也就不足为奇了。去年除了将研发支出削减三分之二外,行政开支也因薪酬调整而下降34.6%至8,640万元,公司表示还将进行新一轮裁员。在报告当年亏损10亿元后,截至2023年底,公司仍握有4.563亿元现金和1.105亿元未使用的银行信贷额度。 化妆品应用通常不需获得大部分药品监管机构的批准,开拓药业重新将重点放在这上面,是在效仿其他公司的做法,这些公司已经将声称可以治疗男性秃顶的产品推向了市场。开拓药业还在开发KX-826和另一种用于治疗痤疮的福瑞他恩产品GT20029。 艰难的批文之路 脱发药物获得监管部门批准的难度远远大于非处方药,目前只有非那雄胺和米诺地尔两种脱发药物获得中国和美国药品监管部门的批准。开拓药业声称,KX-826是一种外用药,可直接作用于头皮的目标区域,没有副作用。 开拓药业的两位控股股东和联合创始人都是博士,分別是董事长兼CEO童友之博士和郭创新博士,这或许可以解释他们在药物研发方面的执着。两人均毕业于北京大学,后在美国获得博士学位。根据公司2020年的招股说明书,郭曾在辉瑞(PFE.US)的一家前子公司工作,直到与童友之用自有资金创办开拓药业。 公司对脱发治疗(正式名称为雄激素性脱发 ,AGA)的研究始于2018年,市场规模小于它的抗癌药物。根据招股书中的独立研究,中国前列腺癌药物市场,预计在2023年达到123亿元,而雄激素性脱发药物国内市场规模为23亿元。 向化妆品应用的转变是一场赌博,但仍有可能获得回报。其他治疗脱发的企业,都是通过采用非药物策略来避开昂贵而漫长的临床试验,以雍禾医疗(2279.HK)为例,它提供植发服务。美国市场上有各种非药物外用产品可用于脱发或头发稀疏。不过,根据Statista的数据,以Rogaine为名的米诺地尔在2018年占据了全球脱发治疗市场的近60%,紧随其后的是各自有品牌产品。 总部位于上海的科笛集团(2487.HK),通过治疗头皮疾病和护理产品(包括AGA)获得收入,但它也在亏损。它的股价略高于开拓药业,但自去年6月上市以来仍下跌了67.2%。去年,科笛集团从头皮疾病和护理产品中获得1.376亿元收入,比2022年增长十倍,毛利润为7100万元。但全年亏损19亿元,几乎是开拓药业亏损的两倍。 这表明,脱发产品市场仍然很广阔,但开拓药业需要证明自己,可以通过更简单但名声欠佳的非处方化妆护理产品途径进入市场。公司将于下个月发布的中期报告,不太可能显示太多进展,但可能会包括一些初步的销售业绩,有销售就意味着有收入。投资者还将密切关注开拓药业对其新业务增长预期的信号。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The developer of drugs for advanced or recurrent cancers has already conducted nine financing rounds, but will not start generating commercial revenue before 2026, as all its products are still in the trial stages.

药捷安康曾9轮融资 事隔三年再冲港交所

这家专注于发现及开发肿瘤、炎症及心脏代谢疾病小分子创新疗法的药企,至少要等到2026年才有望进入商业化回报阶段 重点: 药捷安康过去十年的主要业务收入来自一项对外授权合作,但该合作已于去年终止 公司2023年2月完成最后一轮D+轮融资,投后估值达到45.9亿元,并且第二次申请在港股上市   莫莉 随着创新药高估值泡沫破灭,生物医药企业赴港上市的脚步去年曾明显放缓。不过,在A股IPO(Initial public offering,首次公开发行)不断收紧之际,相对活跃的港股市场成为众多内地企业、尤其医药公司的重要募资渠道。近期,药捷安康(南京)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上一次递表失效三年后,第二次向港股发起冲刺。 初步招股文件显示,药捷安康是一家以临床需求为导向、处于注册临床阶段的生物制药公司,专注于发现及开发肿瘤、炎症及心脏代谢疾病小分子创新疗法,目前暂无商业化上市产品。公司拥有6款进入临床研究阶段的候选药物管线,以及一款处于临床前研究的管线。 其中,研发进展最快的核心产品Tinengotinib预计将于2025年下半年,完成在中国进行的一项临床试验,此后或将提交上市申请。换言之,药捷安康至少要等到2026年,才有望进入商业化回报阶段。 这款Tinengotinib是独特多靶点激酶(MTK)抑制剂,有潜力治疗胆管癌、前列腺癌、乳腺癌、胆道系统癌症等各种复发或难治、耐药实体瘤。招股文件称,Tinengotinib是针对胆管癌世界首个、而且唯一一个针对FGFR抑制剂复发或难治性胆管癌患者,并已进入注册性临床阶段的研究药物。报告显示,去年全球胆管癌患者人数约28万人,当中约25.2%的胆管癌患者出现FGFR变异,对于一款抗癌药来说,约7万人的市场规模并不算大。 在这个有限的市场中,Tinengotinib还面临其他已上市的竞争对手。目前,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FDA)已经批准三种FGFR抑制剂用于胆管癌的治疗,中国市场则仅有信达生物(1801.HK)引进的佩米替尼获批用于治疗胆管癌。招股文件称,获批准的FGFR抑制剂,无法解决对前代FGFR抑制剂的耐药性,因此Tinengotinib或将满足FGFR抑制剂耐药后的临床需求。 药捷安康成立于2014年,公司现任董事长、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吴永谦2016年入股公司,两年后Tinengotinib开始启动在美国的一期临床试验,此后研发进展加速。现年61岁的吴永谦拥有逾27年生物医药行业经验,曾在2014年至2015年期间担任四环医药(0460.HK)的首席科学家,亦有医药企业管理营运经验。 收入靠对外授权 由于暂无产品收入,药捷安康过去十年的主要业务收入,来自一项对外授权合作。2020年8月,公司与韩国LG Chem达成对外授权合作,LG Chem以总计3.5亿美元的首付款及里程碑付款,获得TT-01025在中国和日本以外的全球独家开发及商业化权利。2022年4月,TT-01025针对健康受试者的一期临床试验结束,试验结果显示其具有安全性和良好耐受性,但是LG Chem与药捷安康在2023年终止了这项合作,招股书并未披露具体原因。 自从吴永谦2016年接手公司以来,药捷安康的融资步伐不断加速,几乎每一年都引入新的投资者,共完成9轮融资。从最初的融资3,000万元,到最高的D轮融资6.43亿元。2023年2月,药捷安康完成最后一轮D+轮融资,筹集了2.6亿元,投后估值达到45.9亿元。 从药捷安康的股东背景来看,不少资金为南京的政府及产业基金,例如公司所在地的江北基金、南京鹰盟等,同时亦有中银资本等机构投资者。 药捷安康持续融资的原因在于缺乏稳定收入来源。在2022年和2023年,公司营收分别为12.4万元和118.1万元,由此可见,前述与LG Chem的合作并未给药捷安康带来太多收入。然而,2022年和2023年的亏损,分别为2.52亿元和3.43亿元,其亏损主要来自研发支出。截至去年底,公司手持的现金及其等价物余额仅有4.97亿元,按当前的管线进度,未来研发开支还将继续增加。 因此,药捷安康寄望于在港股上市后获得更大规模的融资支持。招股文件称,IPO融资所获资金的61%将用于核心产品Tinengotinib的研发,20.4%将用于其他管线产品的研发,8.6%将用于组件商业化网络,其余10%将用于一般营运资金。 药捷安康尚未披露招股详情,但港股市场对于无上市产品的未盈利生物企业的估值并不高。例如,2020年上市的嘉和生物(6998.HK)已有一款获批上市产品,但到2023年仍没有营收,其最新市值仅有5亿港元,远低于当年上市的115亿港元。因此,药捷安康如果希望以超越最后一轮估值的市值在港股上市,将面临较大不确定性。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