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30.HK
The clothing company was at the cutting edge of fashion in the 1980s but has struggled with competition from newer brands and is left with a shrunken market cap.

这家曾是香港“蓝筹股王”的时尚品牌,市值由高峰时的1,715亿港元,跌至现在只剩仅约4亿港元

重点︰

  • 思捷环球公布,已与第三方洽谈出售商标及大中华地区的主要域名,作价4,750万美元
  • 分析认为,这次交易对思捷环球的帮助不大,也不太可能会派特别股息

裴梓龙

这家曾经的蓝筹公司,属于八十年代潮流指标,市值一度高达1,715亿港元,也曾是基金爱股,但最终逃不过时代的摧残,再次证明股市没有永恒。

这里说的是思捷环球(0330.HK, Esprit)。20多年前,它由一代女神林青霞作为代言人,要是能穿上Esprit的服装,可谓站上潮流的尖端。对于70后与80后来说,对思捷剩下的或许就只有思念。最近,思捷环球宣布,正与独立第三方就可能出售商标、相关权益及大中华地区的主要域名,进行最后阶段的磋商,作价4,750万美元,折合仅约3.7亿港元。

思捷环球解释,集团大中华区市场业务带来的收入微乎其微,并出现亏损,而目前尚未订立具有法律约束力的协议或最终协议。于签署最终协议后,预计将收到1,000万美元的首期付款,潜在出售事项的所得款项,将用于一般营运资金。

消息公布后,思捷环球的股价一度大涨逾34%,但随后两天已跌回消息公布前水平,反映投资者并不看好交易。大华继显(香港)研究部策略师杨韵锐称︰“思捷环球去年亏损高达23.39亿港元,就算最终达成交易,3.7亿港元对其帮助根本不大,也不太可能会因此派特别股息。”

Esprit是由The North Face创办人Douglas Tompkins与前妻Susie Russell创立,以追求自由、活力及青春为理念。1981年,本是Esprit采购代理的邢李㷧将Esprit引入香港,于铜锣湾开设第一家分店;1990年,Esprit创办人闹离婚,Douglas Tompkins开始出售股份,邢李㷧看准时机成立思捷环球不断增持,1993年,他把思捷环球亚太业务打包在香港上市,直到2002年全面拥有Esprit。

邢李㷧正是林青霞的丈夫,林青霞每次出席活动,都穿上Esprit的服饰,成为行走的广告牌,在强大粉丝效应下,品牌于中国及香港极速走红,成为潮流象征。伴随连续多年的高速增长,思捷环球2007年迎来高峰时刻,股价高见123.5港元,市值高达1,715亿港元。

在思捷环球持续上涨之时,灵魂人物邢李㷧却开始逐步淡出,2006年先后辞去主席及行政总裁职位,更陆续减持手上股份,直到2010年沽清,累计套现约219亿港元。

邢李㷧的减持,也许说明了他的精准眼光。2008年金融海啸后,思捷环球遭受重创,业绩倒退,股价展开长达十多年的跌浪,2013年更被剔出蓝筹,中国业务因H&M、优衣库及Zara等快速时尚兴起开始倒退。随着股价持续跳水,其最新市值已跌至不足4亿港元。

Esprit定位不清

“不时髦不洋气,也不是地板价,看不到有买的理由,现在可以选择的品牌太多了。”中国的网民是这样形容Esprit。杨韵锐也认同Esprit的定位不清楚,“Esprit的模式是中央设计,再找代工生产,之后到零售分销。由于周期长,款式设计不够快不够多,加上价钱不高不低,对比优衣库、H&M等快速时尚,Esprit的模式已追不上潮流。”

早在2020年,思捷环球已关闭亚洲区所有门店。虽曾打算卷土重来,与慕尚集团合资,但最终受新冠疫情影响无法成事。思捷环球败走中国市场,除了面对快速时尚的竞争外,另一原因在于香港文化的影响力衰落,而且未能及时迎合市场,一如不少港商,过去北上都遭遇了类似的败仗。

衣、食、住、行,四大范畴的港商在内地市场都不一定吃得开,例如大家乐(0341.HK)2003年时就曾大举进军内地,但因口味未能迎合内地消费者,最终大关门店;另外,虽然香港曾经引领亚洲流行文化,但随着韩流兴起,加上内地娱乐市场逐渐开放,香港娱乐事业已失去光环;加上社交媒体及网购普及,曾经引领潮流的思捷环球,也因为未能及时适应市场而面临衰落。

就算是欧洲业务,思捷环球也陷入接连破产的危机,近年在重组之路艰难而行。上月底,其瑞士附属公司因过度负债已进入破产程序,而早前在比利时、德国的附属公司也申请了破产。

思捷环球曾多次尝试改革,2012年以4,035万港元的天价年薪找来Zara母公司Inditex集团的马浩思担任行政总裁,尝试“Zara化”,但以失败收场;2018年再找来曾任连锁服装集团New Look行政总裁的Anders Christian Kristiansen接棒改革,本来略有成绩,但却遇上新冠疫情,思捷环球再受重创。

90后及00后作为消费主力,更注重的是个性表达与消费体验,同时注重高性价比,如果跟不上消费者的喜好及时调整策略,那么恐怕只会被淘汰出局,就像Esprit的情况一样。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新闻

Founded in Beijing in 2010 as a trendy grocery store, Pop Mart gradually transformed into a “blind box” collectible toy seller in 2015 after acting as an agent for Japanese character doll Sonny Angel.

快讯:泡泡玛特预告收入盈利大升

最新:“盲盒”玩具销售商泡泡玛特国际集团有限公司(9992.HK)周四发表正面盈利预告,预计今年上半年收入可能按年增长不低于55%,净利润则上升不少于90%。 利好:由于港澳台及海外收入高速增长,加上持续优化产品成本、加强费用管控以提升盈利能力,引领盈利大幅增加。 值得关注:该公司预计的净利润金额,并无计入未完成统计的金融工具的公允价值变动损益,因此中期业绩公布的最终盈利表现,可能会有所不同。 深度:泡泡玛特于2010年在北京成立,本来是一家潮流杂货店,2015年代理日本角色玩偶Sonny Angel后,逐渐转变为“盲盒”潮流玩具公司。该公司2020年11月到港交所上市,成功集资约50亿港元。由于近年于中国市场的增长开始放缓,该公司近年开始于海外扩张,例如收购英国合作伙伴Mogic Ltd.,为未来收入提供新的动力。 市场反应:泡泡玛特的股价周五大涨,中午收盘升11.3%至41.9港元,创52周新高。 记者:欧美美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The industrial metal used in electric car batteries has dropped 85% from its price peak to around $90,000 per ton, hit by a supply glut and slowing vehicle sales.

碳酸锂价格大挫 “锂矿双雄”齐转亏

2022年,碳酸锂价格一度高达每吨60万美元,但最近已暴跌至约9万美元,跌幅达85% 重点︰ 受碳酸锂价格暴跌拖累,两大锂矿龙头天齐锂业和赣锋锂业上半年由盈转亏 市场预计在需求减少、库存严重的大前提下,碳酸锂价格难大幅反弹   裴梓龙 这几年来,全球掀起新能源车热潮,令车用电池发展一日千里,其核心原材料碳酸锂成为各国必争之物。各国眼见锂价直线上升,纷纷开始增产,同时新能源车销售增速减慢,以前是锂矿供不应求,碳酸锂价格在2022年一度高见每吨60万美元;现在供应提上来了,但需求少了,令碳酸锂暴跌至最近的约每吨9万美元,高位累跌85%,单计过去一年的价格,就已经蒸发了约70%。 锂业正在步光伏业的后尘,陷入产能过剩,多家行业巨头都录得巨额亏损,两大龙头天齐锂业股份有限公司(9696.HK; 002466.SZ)和江西赣锋锂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1772.HK; 002460.SZ)发出盈利警告,同告转盈为亏,前者预计上半年亏损达48.8亿元至55.3亿元,后者则亏损7.6亿元至12.5亿元。 对比去年同期,虽然碳酸锂价格已经由高位下跌,但两大锂矿龙头仍录得巨额盈利,天齐锂业去年上半年大赚64.5亿元,而赣锋锂业的盈利也高达58.5亿元,可想而知,碳酸锂价格下挫,对行业龙头带来多大挫折。 “作为电池产业链中的中上游企业,天齐和赣锋对碳酸锂的价格最敏感。这一年新能源车销售增长放缓,部分欧美车厂的车款更延迟推出,可见其销售增速大不如前;相反锂矿开采速度增加,去年整体产量就多了20%,尤其像阿根延这些南美国家近年非常积极开采锂矿,加上之前碳酸锂炒过头,现在价格回跌,就直接冲击天齐和赣锋的业绩。”凯基亚洲投资策略部主管温杰说。 不过,两家巨头发出盈警后,其港股股价不跌反升,天齐在三个交易日内反弹7.6%,赣锋更涨了13.8%。原来单计二季度,天齐和赣锋的情况已好转,其中赣锋更扭亏为盈,经常性净利润介乎5,400万至1.54亿元;至于天齐二季度的表现比赣锋逊色,仍亏损9.8亿至16.3亿元,但是比一季度亏损近39亿元大幅减少,这就解释了为何投资者在盈警后开始抄底。 除了因为碳酸锂价格下跌外,另一大亏损原因就是天齐和赣锋均投资失利。赣锋在公告中提到,公司持有的金融资产Pilbara Minerals Limited(PLS)价格下跌,导致公允值产生重大损失;天齐则受到其联营公司智利化工矿业公司(SQM)上半年业绩将大幅下降拖累,上半年投资收益将会大跌。 PLS是赣锋在澳洲投资的矿商,拥有全球最大锂辉石矿山之一的Pilgangoora锂矿,而赣锋持有PLS公司约5.74%股权。事实上,今年一季度,赣锋的金融资产公允值变动已由盈转亏,亏损2.7亿元,PLS的股价在二季度持续下跌,累跌约20%至一年新低,直接拖累赣锋业绩。 投资失利拖累业绩 天齐的联营公司SQM虽然未公布二季度业绩,但智利圣地亚哥法院于2024年4月对其2017年和2018年税务年度的税务诉讼进行了裁决,撤销了税务和海关法庭在2022年11月7日对于该案件的裁决结论,导致其确认了约11亿美元的所得税费用,并相应减少净利润约11亿美元。根据彭博社预测的数据,SQM上半年业绩几乎肯定会同比大幅下降,将直接反映在天齐的投资收益上。 除两大锂业龙头外,其他同行也不好过。盐湖股份(000792.SZ)预计上半年盈利大减66.7%至54.9%、融捷股份(002192.SZ)的盈利也同比减少38.8%至49.7%、中矿资源(002738.SZ)盈利则下降60.1%至69.4%、雅化集团(002497.SZ)盈利更跌87.4%至91.6%,唯独西藏矿业(000762.SZ)盈利上升了260%至410%倍,但却是因为其他金属价格走强带动。 无论如何,对于锂业股投资者来说,最关心的肯定是碳酸锂价格何时见底,但市场认为在目前“产能过剩”、“去库存”的大前提下,下半年并不乐观。建信期货的报告指出,国内碳酸锂库存已增至11.1万吨,电池需求也在减少,加上下半年库存压力高,估计价格将跌至每吨8万美元左右;华泰期货早前的报告中也提到,下半年碳酸锂的供需不会有显著变化,预计价格仍维持震荡探底。 温杰预计,在目前新能源车需求增长减慢的大前提下,碳酸锂价格很难大幅回升,“我们很难去预判何时见底,但中短期来说这些中上游企业生意难做,因此我对锂业股看法只维持中性。” 投行大和的报告称,在天齐和赣锋两者中,更看好赣锋的前景,因其锂化合物业务能保持“薄利多销”,如果电池业务不再有重大亏损,估计下半年可跑赢同业;瑞银也认为,赣锋大致上已消化其高价锂辉精矿库存,上半年锂化学品销量同比量长,维持“买入”评级,目标价46.96港元。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Meituan entered a new cash-burning phase with the launch of its community group-buying and grocery businesses in 2020.

快讯:美团一个月回购8,385万股

最新:美团(3690.HK)周三公布,公司刚于7月17日回购421.23万股,每股作价116.2至120港元,涉及总额约5亿港元。 利好:自从6月14日回购股份授权决议案通过后,该公司已回购合共8,385.79万股,占股本约1.34%。 值得关注:由于动用内部资金回购股份,可能间接令公司日常经营和未来投资资金减少。 深度:过去专注于餐饮外卖业务的美团,自从2020年开拓团购与新鲜食品等新业务后,公司处于“烧钱”状态,把餐饮外卖与到店、酒店及旅游业务的盈利全部抵销,于2021年及2022年累亏近300亿元。不过自2023年起,新业务表现好转,去年经营亏损减少近三成至202亿元;今年首季收入持续上升18.5%至187亿元,经营亏损也大幅收窄45.2%至28亿元。 市场反应:美团周四股价先跌后升,中午收盘涨0.3%至119.5港元,处于过去52周的中间水平。 记者:欧美美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The developer of drugs for advanced or recurrent cancers has already conducted nine financing rounds, but will not start generating commercial revenue before 2026, as all its products are still in the trial stages.

药捷安康曾9轮融资 事隔三年再冲港交所

这家专注于发现及开发肿瘤、炎症及心脏代谢疾病小分子创新疗法的药企,至少要等到2026年才有望进入商业化回报阶段 重点: 药捷安康过去十年的主要业务收入来自一项对外授权合作,但该合作已于去年终止 公司2023年2月完成最后一轮D+轮融资,投后估值达到45.9亿元,并且第二次申请在港股上市   莫莉 随着创新药高估值泡沫破灭,生物医药企业赴港上市的脚步去年曾明显放缓。不过,在A股IPO(Initial public offering,首次公开发行)不断收紧之际,相对活跃的港股市场成为众多内地企业、尤其医药公司的重要募资渠道。近期,药捷安康(南京)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上一次递表失效三年后,第二次向港股发起冲刺。 初步招股文件显示,药捷安康是一家以临床需求为导向、处于注册临床阶段的生物制药公司,专注于发现及开发肿瘤、炎症及心脏代谢疾病小分子创新疗法,目前暂无商业化上市产品。公司拥有6款进入临床研究阶段的候选药物管线,以及一款处于临床前研究的管线。 其中,研发进展最快的核心产品Tinengotinib预计将于2025年下半年,完成在中国进行的一项临床试验,此后或将提交上市申请。换言之,药捷安康至少要等到2026年,才有望进入商业化回报阶段。 这款Tinengotinib是独特多靶点激酶(MTK)抑制剂,有潜力治疗胆管癌、前列腺癌、乳腺癌、胆道系统癌症等各种复发或难治、耐药实体瘤。招股文件称,Tinengotinib是针对胆管癌世界首个、而且唯一一个针对FGFR抑制剂复发或难治性胆管癌患者,并已进入注册性临床阶段的研究药物。报告显示,去年全球胆管癌患者人数约28万人,当中约25.2%的胆管癌患者出现FGFR变异,对于一款抗癌药来说,约7万人的市场规模并不算大。 在这个有限的市场中,Tinengotinib还面临其他已上市的竞争对手。目前,美国食品药物管理局(FDA)已经批准三种FGFR抑制剂用于胆管癌的治疗,中国市场则仅有信达生物(1801.HK)引进的佩米替尼获批用于治疗胆管癌。招股文件称,获批准的FGFR抑制剂,无法解决对前代FGFR抑制剂的耐药性,因此Tinengotinib或将满足FGFR抑制剂耐药后的临床需求。 药捷安康成立于2014年,公司现任董事长、执行董事兼首席执行官吴永谦2016年入股公司,两年后Tinengotinib开始启动在美国的一期临床试验,此后研发进展加速。现年61岁的吴永谦拥有逾27年生物医药行业经验,曾在2014年至2015年期间担任四环医药(0460.HK)的首席科学家,亦有医药企业管理营运经验。 收入靠对外授权 由于暂无产品收入,药捷安康过去十年的主要业务收入,来自一项对外授权合作。2020年8月,公司与韩国LG Chem达成对外授权合作,LG Chem以总计3.5亿美元的首付款及里程碑付款,获得TT-01025在中国和日本以外的全球独家开发及商业化权利。2022年4月,TT-01025针对健康受试者的一期临床试验结束,试验结果显示其具有安全性和良好耐受性,但是LG Chem与药捷安康在2023年终止了这项合作,招股书并未披露具体原因。 自从吴永谦2016年接手公司以来,药捷安康的融资步伐不断加速,几乎每一年都引入新的投资者,共完成9轮融资。从最初的融资3,000万元,到最高的D轮融资6.43亿元。2023年2月,药捷安康完成最后一轮D+轮融资,筹集了2.6亿元,投后估值达到45.9亿元。 从药捷安康的股东背景来看,不少资金为南京的政府及产业基金,例如公司所在地的江北基金、南京鹰盟等,同时亦有中银资本等机构投资者。 药捷安康持续融资的原因在于缺乏稳定收入来源。在2022年和2023年,公司营收分别为12.4万元和118.1万元,由此可见,前述与LG Chem的合作并未给药捷安康带来太多收入。然而,2022年和2023年的亏损,分别为2.52亿元和3.43亿元,其亏损主要来自研发支出。截至去年底,公司手持的现金及其等价物余额仅有4.97亿元,按当前的管线进度,未来研发开支还将继续增加。 因此,药捷安康寄望于在港股上市后获得更大规模的融资支持。招股文件称,IPO融资所获资金的61%将用于核心产品Tinengotinib的研发,20.4%将用于其他管线产品的研发,8.6%将用于组件商业化网络,其余10%将用于一般营运资金。 药捷安康尚未披露招股详情,但港股市场对于无上市产品的未盈利生物企业的估值并不高。例如,2020年上市的嘉和生物(6998.HK)已有一款获批上市产品,但到2023年仍没有营收,其最新市值仅有5亿港元,远低于当年上市的115亿港元。因此,药捷安康如果希望以超越最后一轮估值的市值在港股上市,将面临较大不确定性。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