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aidu sees big potential in Ernie Bot as profit drops

快訊:百度季績下跌 未來寄望「文心一言」

最新:百度集團股份有限公司(9888.HK,BIDU.US) 周三公布第四季度業績,收入按年增長6%至350億元(49.2億美元),淨利潤近26億元,按年跌48%。 利好:第四季度經調整淨利潤增長44%至77.6億元,全年增長近四成至287.5億元。 值得關注:上季集團回購股份總值3.18億美元,去年累計回購金額6.69億美元。 深度:人工智能(AI)在今天科技界炙手可熱,是各大科企必爭之地,百度在內地AI行業位列龍頭,旗下的語言大模型「文心一言」的日用量已超過5,000萬次,按季增長190%;去年12月底已有2.6萬家企業使用,按季增長11.5倍。集團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李彥宏強調,在「文心一言」的模型上,已取得重大突破,預計今年來自「文心一言」的銷售收入,會增加數十億元。 市場反應:百度開市已受壓,一度跌7.4%至97.85港元,中午收市報99.05港元,跌7%,股價位處52周低位水平。 記者:劉智恒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Lenovo’s biggest risk: Thucydides Trap

聯想最大風險:修昔底德陷阱?

年前《人新聞周刊》一篇文章直指中國製造的電腦對美國國家安全構成威脅,建議要禁止使用,文章最近被廣泛關注 重點: 市場擔心聯想有被制裁風險,公司股價一度急跌 英特爾的盈利前景指引較預期低,市場擔憂聯想的生產將減少   劉智恒 古希獵學者修昔底德認為,斯把達人對雅典日漸強大心生恐懼,最終讓斯巴達與雅典爆發戰。近年有美國學者指出,新興強國威脅現有霸主地位時,雙方愈可能爆發戰爭或衝突,此之被稱作「修昔底德陷阱」。 今天中美爭拗雖未至於爆發戰爭,但美方已接連向中資科網企業開火,巧立名目,藉以在經濟及科技層面打壓中國的崛起。近日被針對的,就是中國電腦巨企聯想集團有限公司(0992.HK)。 過去一年,港股下跌,成份股中只有寥寥幾家公可以逆市上升,聯想是其中一家成為支撐恒指的成份股,股價勢如破竹,一枝獨秀,2023年累升81%,冠絕一眾藍籌股。 市場看好AI PC前景 隨著人工智能(AI)日漸發展,將AI整合到個人電腦(PC)已成趨勢,作為內地電腦龍頭的聯想,市場對其AI PC的發展寄望甚殷,而聯想似乎也不負眾望,去年在國際消費電子展(CES)上,展示40多款人工智能全新設備與解決方案,其中更有十多款AI PC亮相。 聯想大騷肌肉,市場眼前一亮,認為這將是未來的增長點,因而受到機構投資者追捧,為其搖其吶喊。 即使去年上半年聯想業績按年下跌,市場仍對它不離不棄。去年9月底,聯想上半年收入273.1億美元(1,960.7億元),按年跌19.8%,股東應佔溢利更按年下跌近60%至4.26億美元。聯想解釋,是因為疫情期間智能設備的庫存積壓,需要時間消化,才短時間影響公司盈利。然而,集團在第二季的情況已經開始改善,收入按季升12%。 投資銀行對聯想都投以信心一票,高盛的報告指出,聯想的電腦出貨量正處於轉折點,並將迎來新產品的周期,給予「買入」評級,調升目標價14.6%至13.51港元。匯豐也指出,商用電腦今年將迎來換機潮,相信會成為聯想增長動力,維持「買入」評級,將目標價由9.9港元調升至11.4港元。 不過,大環境對聯想的有利,賦以投行的唱好,一切美麗的前景,突然被一篇文章衝擊,聯想股價單日下跌近10%,市場開始如夢初醒,原來之前一直忽視聯想的潛在風險。 政治風險縈繞不休 事緣是《彭博商業周刊》的報道,提及美國的《新聞周刊》年前一篇針對聯想的評論文章是別有用心,《新聞周刊》的文章引用一家名為「中國科技威脅」(China Tech Threat, CTT)組織的一項調查,認為大多數人不大意識到電子間諜的活動,並將去年蒙大拿州的氣球,與美國政府大量採用聯想電腦進行類比,指電腦會向中國發送數據,將影響美國的安全,建議立法禁止使用。 舊事被重提,投資者即時想到,就是聯想可能成為美國制裁對象,倘真如是,聯想有機失去北美市場。要知道北美佔聯想的收入36%,沒有這個市場,集團的業績勢必大幅下跌,而之前投資銀行推算的估值模型將變得毫無價值。 聯想在《商業週刊》文章發表後發表聲明,指對文章中揭露的「虛假資訊活動」感到「震驚」。聯想表示:「任何有關聯想受中國政府控制,或與中國的關係而損害網路安全的說法都是錯誤。」 禍不單行,文章被廣泛注意的時候,英特爾(INTC.US)又公布第一季銷售預測為127億美元,雖較去年同期為高,卻低於分析師的預期。投資者猜度,是否個人電腦市場將會不濟,以致影響英特爾的銷售,聯想作為龍頭的電腦製造商,自然首當其衝受到拖累。 事實上,聯想主席楊元慶曾減持公司股份,於去年11月28日至12月1日期間,以每股平均9.65至9.79港元,在市場沽出3,200萬股,套現3.1億港元。先前公司的獨立非執行董事William O. Grabe,亦於10月時以每股均價8.59港元售出約42萬股,套現361萬港元。 商業對手的陰謀?…
Four Paradigm IPO

站在AI風口 第四範式闖關成功

這家內地AI龍頭三次申請在港上市均失敗,終在第四次成功獲港交所通過 重點: 第四範式公開招股,集資最多11.25億港元 公司今年首季收入6.4億元,虧損2.9億元   劉智恒 人工智能(AI)近年炙手可熱,由於需要龐大資金進行研發,相關企業爭取在資本市場融資,商湯(0020.HK)是第一家AI企業率先登錄港交所,而內地AI龍頭之一的北京第四範式智能技術股份有限公司(6682.HK),經過三輪闖關失敗後,終在本月初獲港交所批准上市。 公司本周公開招股,每股招股價55.6至61.16港元,一手入場費約6177.7港元,集資最多11.25億港元(10.5億元)。 第四範式成立於2014年9月,提供以平台為中心的人工智能軟件,主要服務企業客戶,協助開發自有的決策類人工智能應用。公司經過11輪融資,前期投資者星光熠熠,當中包括紅杉資本、騰訊、國新啟迪、樸瑞、中移建投、越秀及海通國際投資等。 公司2021年首次向港交所申請上市,但上市路途並不平坦,接連三次被拒諸門外。禍不單行,今年3月更被美國商務部列入被制裁的實體清單,時任上市保薦人高盛亞洲迫不得已退出,由中金國際走馬上任。 突受制裁 列黑名單 原以為被列入制裁清單,公司前景堪虞,豈料反成上市契機,這裏要從中美關係說起。中國的崛起,對美國世界霸主地位構成一定威脅,雙方關係近年日趨緊張,美國深諳科技主宰明日世界,於是特別針對中國在此方面發展,其中AI市場更是兵家必爭之地,因此聯手盟國,在半導體及AI方面多加限制,禁止向華輸出技術或設備。此外,又在資本市場出招,不讓私募投資及風險基金等,投資某幾類高科技公司。美國實際是要在技術及資金層面上打擊中國 ,以截斷兩方面的援助。 面對美國為首的歐美國家圍堵,中國政府又豈能坐視不理,於是在官方層面力加推動,協助相關半導體及人工智能的發展,不但提供政府扶持,更大力通過資本支持,幫助行業進行研發與營運。除成立「國家集成電路產業投資基金」扶持晶片行業發展外,亦盡力協助合資格的相關企業在資本市場融資,上市是其中一個主要的渠道。 就在被美國重點針對這個背境下,第四範式第四度申請在港交所上市,7月獲中國證監會開綠燈,批准在港股上市的相關程序性工作。在中證監的批核下,第四範式亦順利獲港交所通過申請。 幾經艱辛排除萬難,公司終登上資本市場大舞台。不過通過是一回事,能否獲投資者支持又是另一回事,之前上市的香港「AI第一股」商湯,上市時曾風光了好一陣子,但之後遲遲未見盈利,市場環境又不濟,加上投資者阿里巴巴(9988.HK; BABA.US)及軟庫旗下的願景基金相繼沽售,股價一蹶不振,由高位大跌85%,市值蒸發兩千多億港元。在現時市場氣氛下,第四範式要在新股市場集資殊不容易。 根據第四範式招股書披露,公司由2020至2022年上半年的收入,分別是 9.42億元、20.18億元和30.82億元,三年均錄得虧損,分別是7.5億元、17.85億元及16.44億元。今年首季,其收入按年上升33.6%至6.44億元,蝕2.91億元,虧損擴大近11%。 市場大勢 政策扶持 對於AI這類高科技公司,發展期內虧損並不是大問題,商湯及奇智科技(2121.HK)跟第四範式情況相若,仍未有利潤可言;相反,我們應著眼於前景。對於AI,自2016韓國圍棋之王李世石與AlphaGo的對磊,李世石以1比4落敗後,人們對人工智能刮目相看,到今年初的ChatGPT演示,大家更讚嘆不已,對於AI是明日大勢,相信已無異議。事實上,世界各大企業對AI投下千億資金投資發展,毫無疑問證明人工智能是正確賽道。所以第四範式的業務大方向是錯不了,正所謂站在風口,豬也會飛。 內地企業的發展,國家政策取向是關鍵點,強如騰訊(0700.HK)及阿里巴巴,這幾年在政策規限下,業務發展及股價表現大打折扣。但AI的發展,內地政府肯定扶持有加,今年4月時,中共中央政治局會議提出,要重視通用人工智能發展,營造創新生態。5月初召開的二十屆中央財經委員會第一次會議,也強調要把握人工智能等新科技革命浪潮。從此方面看,第四範式的發展,可剔除政策風險外,甚至隨時能受惠政策的恩澤。 美國針對 資本卻步 不過前景及政策雖利好,但受到美國處處針對,包括限制對華銷售晶及相關技術設備等,都讓國內AI的發展受到打擊,而缺乏先進晶片,對要倚靠強大算力作基礎的AI行業,發展無疑受到嚴重阻礙。而科技競賽,鬥的是技術與時間,目前情況,內地AI企業確面對較大挑戰。 另一方面,資本市場亦充滿不確定性。中美交惡後,歐美機構投資者對內地企業敬而遠之,深恐投資的公司會突然被列入制裁名單,那投資就泡湯。許多基金非但不再投資中資企業,更將原有投資陸續撤離,特別是科網相關的企業,更是首當其衝。 因此,即使內地科網企業今年首兩季度業績表現亮麗,中國政府的打壓又已偃息旗鼓,但投資者眼見美國政府對在華投資日趨嚴厲,針對措施一浪接一浪,大部份基金也如驚弓之鳥,對投資中企裹足不前。沒有歐美機構投資者支持,光靠中國資金,第四範式這類仍處於投資期的公司,股價要有好表現就不容易。 有超讚的投資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讓更多人知曉?我們可以幫忙!請聯繫我們瞭解更多詳情。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瞭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Biden signs new order limiting US investing in Chinese chips, AI

針對中國尖端科技 美國收緊投資限制

拜登總統新簽署的一份行政命令是華盛頓為阻止美國為人工智能和半導體等敏感領域的中國初創企業提供資金採取的最新舉措 重點: 拜登簽署行政命令,限制美國私募股權和風險資本投資半導體芯片和人工智能等敏感行業的中國公司 此舉連同去年的類似舉措,越來越多地嚇跑美國大型資產管理公司和有限合伙企業,它們曾經是中國科技行業最大的資金來源之一   陽歌 美國總統拜登新簽署的行政明令可能會重創中國科技公司,其最大的影響是切斷這些公司在早期發展階段所需的資金。儘管股市反應相對溫和,或許是因為最新舉措僅針對少數幾個行業,但這一動作的影響,可能會比早期反應所暗示的要大得多。 據媒體報道,拜登週三簽署的行政明令旨在阻止美國投資資金流入中國的少數尖端高科技領域,包括半導體、量子信息技術和人工智能。目前細節仍不明確,可能是因為很多細節仍在制定中。 相關限制適用於風險投資和私募股權公司,這表明此舉旨在扼殺某些類型的早期中國科技初創企業的發展,特別是那些生產具有潛在軍事用途的產品的企業。 在芯片領域,該命令針對的是涉及芯片製造技術的公司,而不是芯片設計公司。這意味著中國的芯片製造設備和用於芯片設計的軟件的製造商(這些產品目前由應用材料[AMAT.US]和新思科技[SNPS.US]等西方公司主導),將成為美國私募股權和風險投資的禁區。但這些資金或許依然能夠投資真正的芯片設計公司,它們的數量要多得多。 人工智能的情況可能也類似,只有具有潛在軍事用途的技術的開發公司受影響。因此,面部識別人工智能開發商可能會被禁,而投資聊天機器人等更無關緊要的人工智能可能依然是允許的。這種含混不清或導致很多美國投資者因為怕惹上麻煩而徹底避開整個行業。 股票投資者似乎對最新命令並沒有太驚慌,至少在過去幾天裏一直有關於它的傳言。我們關注的兩個基準指數,即在美國掛牌的MSCI中國ETF和香港的中國企業指數,週四實際上均小幅上漲,本週前四個交易日基本持平。 平靜的反應可能至少在一定程度上要歸因於新命令重點關注的是擬上市公司,因此目前已經上市的公司應該不會受到影響。但此舉最終可能會扼殺一些中國初創企業。以前在早期階段,這些企業通常依賴的是西方資金。這最終會滲透到IPO市場,因為此類公司傳統上是最有吸引力的美股IPO候選者,不過很多公司越來越多地前往中國香港和內地的兩大A股市場。 不過,股票買家,尤其是大型機構買家,可能會三思而後行。這是因為上周有其他報道稱,美國眾議院的一個委員會已開始調查貝萊德等主要資產管理公司是如何利用指數基金等渠道,為美國投資者本不得投資的對中國公司的投資提供便利。 總之,在前總統特朗普和現任總統拜登的領導下,美國決心在可能構成國家安全風險的行業,切斷流向處於各個發展階段的中國科技公司的資金。 擔憂何來? 說實話,這些新舉措對規模較小的散戶來說應該不會太過困擾,因為他們有很多股票可以選擇,而且買賣快速、方便。但對於動輒成百上千萬投入的機構投資者來說,這有可能帶來更大的麻煩。 這種格局轉變的一個引人注目的例子出現在6月份,當時美國的風投巨頭紅杉資本宣佈計劃將其中國和印度部門分拆為獨立公司,不再與加州的母公司掛鈎。外界紛紛將此舉解釋為——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是紅杉資本試圖與中國子公司保持距離,以避免因投資敏感領域而陷入麻煩,儘管紅杉中國已經避開了人工智能等領域。 另一個可能會陷入麻煩的例子發生在2021年12月,當時中國人工智能初創公司商湯(0020.HK)被迫在最後一刻推遲在香港上市,因為它的名字突然出現在美國的黑名單上,投資者不能購買其股票。該公司在略有推遲後成功進行了首次公開募股。但自那以來,它的股票表現不佳——損失了一半以上的價值——主要是因為巨額虧損,但可能一定程度上也是因為美國投資者缺席,導致流動性較低。 科大訊飛(002230.SZ)和海康威視(002415.SZ)等其他很多中國公司也被美國列入黑名單,而美國眾議院的最新調查顯示,任何試圖找到變通辦法繼續投資這些公司的美國投資者最終都可能陷入困境。 然後,還有一個不太引人注意的問題,涉及向大型風投和私募股權公司提供實際資金的有限合伙企業。其中許多都是美國的,通常包含一系列公司,從保險公司到養老基金和大學等不一而足。 這些有限合伙企業不僅為美國的私募股權和風投提供資金,還為許多非美國公司提供資金,例如中國的高瓴資本。但這些美國資金來源正越來越多地對關注中國的投資者敬而遠之,它們更傾向於避開華盛頓未來的行動可能會帶來的任何潛在風險。 從數字上可以明顯看出,美國投資者變得越來越謹慎。路透社援引PitchBook的數據稱,去年美國對中國企業的風投總額只有97億美元(702億元),不到2021年329億美元的三分之一。此外,據路透社報道,美國風險資本今年對中國科技企業的投資只有12億美元。 雖然其他資金來源,尤其是來自中國國內和中東等其他地區的資金,必然會填補部分資金缺口,但它們無法取代西方投資者撤離所造成的巨大缺口。這最終將沿著食物鏈向下傳遞,導致曾經對中國的增長故事趨之若鶩的股票投資者所能選擇的熱門投資品種越來越少。 有超讚的投資理念,但不知道如何讓更多人知曉?我們可以幫忙!請聯繫我們瞭解更多詳情。 欲訂閱詠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Black Sesame makes autonomous driving chips

港股首家「18C章」公司來襲 黑芝麻智能遞表港交所

這家自動駕駛芯片製造商已提交赴港IPO申請,冀利用對高增長公司更為寬鬆的新規 重點: 黑芝麻智能已向港交所提出上市申請,成為新規則放寬後首個申請者。新規則允許收入很少或沒有收入的初創公司進行IPO 該公司成立於2016年,但直到2020年才開始錄得收入,此後增長迅速,但去年總收入仍然只有2,300萬美元(1.65億元)   梁武仁 熱門的高科技企業黑芝麻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正在試水赴港上市的可能性,押注投資者將推動它開發有望為未來新一代自動駕駛汽車提供動力的芯片。 該公司於上周向港交所遞交了初步招股文件。但此次上市的真正與眾不同之處在於,它是首家根據港交所新放寬的IPO規則提出申請的企業。新規則針對的是那些渴求資金支持增長的新興科技初創企業。 今年早些時候,港交所在其上市規則中新增第18C章節,放寬了對「特專科技公司」的要求,這是它吸引缺乏利潤但具有良好增長潛力的企業上市的最新嘗試。華盛頓和北京之間的緊張關係可以說是這次新增動作的重要背景,這可能導致中國科技初創企業避免赴美上市,而美國目前是它們首選的海外IPO目的地。 新規則的一個關鍵特點是,只要市值不低於100億港元(92億元)、「未商業化」企業就可以申請IPO,哪怕它們尚未取得收入。「已商業化」公司的門檻更低,市值只要達到60億港元,最近一個財年的營收不低於2.5億港元。 新規則適用於提供雲服務和人工智能等創新技術和具有「高增長潛力」的企業,儘管港交所並沒有具體說明如何量化這些標準。 港交所在2018年曾採取類似舉措,同樣是為了吸引擁有尖端技術和巨大增長潛力的公司,當時它開始允許處於早期階段的製藥初創公司上市,即使它們的收入很少或者沒有收入,並且正處於虧損狀態。在此之前,大多數公司必須表現出強勁的收入和持續的利潤,才能在香港主板上市。 黑芝麻成立於2016年,去年的營收為1.654億元,低於已商業化申請者的最低新要求。但在它的初步招股文件中,該公司表示,其技術符合第18C章對專業產品的定義。 雖然此話可能不假,但該公司需要以超過50倍的高市銷率出售股票,才能滿足新規100億港元市值的要求。對於任何行業的任何公司來說,這都是相當高的要求。 自動駕駛汽車及其零部件市場的巨大增長潛力,或許證明了這樣的估值是合理的。由此可見一斑的是,在截至2022年的兩年裏,該公司的年收入增長了兩倍多。考慮到黑芝麻智能直到2020年才開始產生收入,如此增速倒並不令人意外。但如果市場繼續擴大,它能保持或提高其相對於競爭對手的競爭力,其收入可能還會繼續飆升。 黑芝麻智能的大部分收入來自用於自動駕駛汽車的SoC(一種集成了包括中央處理器、內存等關鍵電子元器件的集成電路)。根據其初步招股文件援引的第三方數據,就出貨量而言,該公司是全球第三大車規級智能汽車計算SoC供應商。截至去年年底,該公司擁有近90家客戶,包括汽車OEM(原始設備製造商)及其供應商。 該公司的投資者包括騰訊、小米等中國大型科技公司。 遙遠的夢 所有這一切聽起來似乎很有希望——但速度並沒有那麼快。事實上,將人類從汽車駕駛過程中完全移除的想法仍然是一個遙遠的夢想,而不是指日可待的事情。除非出現重大突破,普遍的預期是真正的自動駕駛汽車可能還需要數年或數十年的時間。 由於駕駛的複雜性,尤其是在難以預測的城市環境下,需要克服的障礙很多。去年,福特和大眾汽車引發廣泛關注,它們承認存在這些困難,並宣佈退出它們投資的自動駕駛技術初創公司Argo AI。前途無量的自動駕駛卡車初創公司圖森未來(TSP.US)今年也做出了類似的轉變,瞄準的是目前更具可行性的駕駛員輔助技術,而非完全自動駕駛技術。 事實上,自動駕駛汽車芯片的銷售預測也有點令人失望。招股書中的市場數據顯示,2022年至2028年全球車規級SoC市場預計將以27%的複合年增長率增長,這低於2019年至2022年31%的複合年增長率。2022年至2028年,中國市場的增長將從2019年至2022年的40%放緩至29%。對於被視為一種最熱門的技術來說,這些數字算不上閃電般的速度。而且,競爭也隨時都有可能加劇。 自動駕駛技術受阻的現實,或許可以解釋為什麼相關公司的股票表現不佳。紐約上市的智能汽車傳感器製造商禾賽科技(HSAI.US) 的股價自今年年初首次公開招股以來已下跌超過 40%,目前市盈率只有7倍左右。 與大多數同行一樣,黑芝麻智能也嚴重虧損。由於在產品開發上投入巨資,其淨虧損逐年增加。僅去年一年,該公司在研發上的支出就是收入的4.6倍。 該公司自己並不生產芯片,而是將生產外包給全球巨頭台積電,這有助於降低成本。儘管如此,它去年的毛利率還不到30%,不及規模大得多的芯片設計公司英偉達65%毛利率的一半。 收入和成本之間的巨大差距意味著,在短期內,黑芝麻智能難以實現盈利。 此外還有政治風險,因為美國試圖阻止台積電與一些中國芯片開發商開展業務,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電信巨頭華為。黑芝麻智能在招股書中承認依賴這家半導體製造商的危險,稱該業務關係可能「面臨與國際貿易政策、地緣政治及貿易保護措施相關的風險,包括施加貿易限制及制裁」。 黑芝麻智能是港交所上市新規則下的首個申請者,應該會獲得一些讚譽,並可能因其新穎性而贏得一些額外的投資者興趣。但如果它最終成功上市的話,仍有許多障礙可能會抑制市場需求。…
Generative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gains momentum

國內資金加上行業三劍客 中國孑然發展人工智能2.0

在全球巨頭因害怕陷入地緣政治緊張局勢而避開人工智能領域之際,前谷歌高管李開復已成為中國最大的人工智能投資人之一 重點: 中國人工智能行業現在主要由國內較小的投資者提供資金,國際和國內主要參與者都在與這個敏感的行業保持距離 三名前微軟高管李開復、陸奇和沈向洋已成為一些最有前途的中國人工智能初創公司的主要投資者   陽歌、余特莉 當談到人工智能的投資時,或者更準確來說,像OpenAI的ChatGPT的內容生成和大型語言模型(LLM)相關領域的人工智能2.0版本的發展裏,中國正在迅速形成「都是自家人」的局面。 這當然不是因為北京方面缺乏熱情,它歡迎外來者投資充滿活力的中國人工智能行業,該行業似乎每天都會催生有趣的新初創企業。相反,地緣政治讓很多跨國風投和私募股權公司望而卻步,擔心自己的投資可能成為華盛頓主導的制裁的犧牲品,制裁已經給該行業蒙上了陰影。 因此,支持中國很多年輕人工智能公司的投資者名單,開始看起來像是一張是中國人的「全家福」,其中一些最熱情的投資者來自國有行列。相當一大部分資金正在通過三位接受過西方培訓的行業老兵進入這個行業,他們起步於微軟和谷歌等外國巨鰐,後轉向百度等中國本土巨頭,最終自立門戶。 我們稍後再回來看李開復、陸奇和沈向洋的故事,在中國他們的名字已經成了人工智能的代名詞,其中李開復的最新動作是,他上周在北京正式透露了他最新創業項目的名字叫「零一萬物」。 我們提到的這「三劍客」都知道遵循政府信號的重要性,中國政府非常重視發展人工智能行業,特別是內容生成和大型語言模型,這些將是未來很多行業的動力。在中國,順應這種風向會大大增加成功的機會,為慷慨的政府資助打開大門,從補助到稅收減免,以及來自尋求討好政府的國有和民營機構的資金。 上個月,中國重申必須抓住人工智能帶來的機遇,這對中國工業體系現代化至關重要。儘管起步較晚,但中國仍制定了一個宏偉的目標,到2030年成為全球人工智能超級大國。 中國肯定需要迎頭趕上。市場研究公司Preqin的數據顯示,截至今年6月,中國人工智能累計投資總額僅為40億美元,與美國266億美元的投資總額相比,只是一個零頭。面對美國對它認為可用於軍事目的行業主導的扼制措施,這場追趕遊戲可能會變得愈發困難。 此類圍堵已經讓中國成為先進微芯片全球領導者的前景變得黯淡。雖然不太明顯,但類似舉措導致中國資歷最老的人工智能公司之一商湯(0020.HK) 2021年在香港IPO的計劃推遲,且幾乎泡湯。其他因禁止美國供應商和投資者參與中國AI行業的制裁而陷入困境的中國人工智能公司,包括語音識別公司科大訊飛(002230.SZ)、人臉識別公司依圖科技和視頻監控公司海康威視(002415.SZ)。 像商湯這樣的老牌公司早在這一波制裁浪潮開始之前就已經成立,高通、軟銀和淡馬錫等西方大公司都是它IPO前的投資者。但上周申請在香港IPO的自動駕駛AI初創公司黑芝麻智能等新公司的投資者,聽起來更像是一個國內名不見經傳投資者的名錄,包括東風資產管理、漢能投資集團、興業銀行和揚子江基金等。 自家人的自家事 雖然以中國經濟的體量,發展本土的人工智能產業不缺錢,但如果沒有必要的專業技能,一切都是不可能的。這正是中國的人工智能領域「三劍客」的用武之地。 李開復可以說是「三劍客」當中最知名的一位,他自己有一家名叫創新工場的風投公司。2010年谷歌退出中國市場前不久,作為其中國業務負責人的李開復離開谷歌,而就在那前後,他創辦了創新工場。在加入谷歌之前,李開復曾在微軟擔任高層管理職位,「三劍客」都有在這家公司工作的經歷。而且他們也都是在美國接受過教育。 創新工場的官網顯示,它目前管理着約30億美元的資產,投資了中國科技領域的400家公司。其最引人注目的人工智能投資包括位於青島的創新奇智,以及瀾舟科技。 最新一家受到李開復孵化的人工智能公司叫零一萬物,這是他的第七家人工智能初創企業,它希望在生成式人工智能領域開拓出一片天地,該領域今年隨著OpenAI的ChatGPT迅速崛起而成為新聞熱點。OpenAI也是一家與微軟有關係的企業。零一萬物的目標是建立專注於大型語言模型、人工智能工程和多模式自然語言處理的團隊。該公司表示,它已經實現百億參數規模的模型內測,正往300到700億參數規模擴大。 接下來就要說到中國出生的陸奇了,他曾在微軟和雅虎工作,2017年因加入中國領先的搜索引擎百度而登上了新聞頭條。他在百度擔任總裁兼首席運營官,負責該公司的發展,包括自動駕駛項目。但僅僅一年之後,他就突然離開了百度。隨後,他短暫地為Y Combinator工作,但在這家美國科技孵化器放棄進軍中國市場的計劃後,陸奇又離開了這家公司,並於2019年11月創辦了自己的孵化器和投資公司奇績創壇。 上個月,陸奇透露奇績創壇已經投資了258家公司,其中包括136家人工智能驅動的初創企業。據Crunchbase的數據顯示,奇績創壇的最新一筆投資是在5月為跨越星空科技進行的種子輪融資,該公司正在開發一款可以更好地理解人類語言的人工智能助手。 「三劍客」中的第三位就是沈向洋,與李開復和陸奇相比,他略微不同,沒有風投領域的經歷。同樣是土生土長的中國人,沈向洋在微軟工作了23年,先是在微軟的研究部門和必應項目(Bing)工作過一段時間,後來領導其整體全球戰略和更廣泛的研究工作(包括人工智能)。 沈向洋最顯著的成就發生在他漫長的微軟任職時期。其中之一是由微軟的亞洲人工智能團隊開發的「小冰」,該團隊是微軟在全球最大的獨立人工智能研發團隊。「小冰」是一個性格外向、說普通話的人工智能框架,具有少女的時髦個性。小冰使用通過微軟必應搜索引擎收集的數據進行訓練,目前在全球擁有6.6億用戶,觸達全世界4.5億台智能設備。 2020年,微軟將小冰分拆為一家獨立公司,並任命沈向洋為董事長。在去年11月的一輪融資中,這家新獨立的公司籌集了約1.4億美元的資金。 除地緣政治緊張局勢之外,另一個讓全球各大投資者敬而遠之的因素可能是缺乏簡單的退出策略,由於西方的禁令,很多中國人工智能初創企業可能在華爾街或其他國際市場不受歡迎。這意味着李開復、陸奇和沈向陽可能都需要尋找其他上市地點,以收回投資並拿到想追求的巨額回報。最近大量湧現的人工智能初創企業最終可能會成為失敗者也可能引發人們的擔憂。 面對這些限制,他們最好的選擇可能是在香港或中國國內A股市場上市。 但即使是這些,挑戰也不會少,因為很多西方投資者可能會避開它們在香港的股票,而且他們可能被迫等待很長時間,因為有很多的本土初創企業都渴望在中國的A股市場上市。…

名之夢獲大筆新資金 但應付AI戰或需更多

據報道,這家人工智能公司接近獲得2.5億美元新資金,其豐富的人才儲備和不斷增加的產品,正吸引著投資者 重點: 據報道,人工智能公司名之夢即將在新一輪融資中,以大約12億美元的估值籌集逾2.5億美元 該公司將不得不繼續大量投資以增強其人工智能實力,在不久的將來可能需要更多融資   西一羊 新投資打開了閘門。甚至在聊天機器人出現之前,阿里巴巴(BABA.US; 9988.HK)和百度 (BIDU.US; 9888.HK)等大公司,以及科大訊飛(002230.SZ) 等較小的公司,就已經在投入大量資源,開發自己的同類產品了。 這股熱潮也開始把大量新資金引入得到大型科技公司和風險投資公司支援的初創公司。上海的名之夢就是其中一個受惠者,上月因為有消息稱其大語言模型(LLM)將嵌入中國軟件發展商金山軟件(3888.HK)的辦公應用程式,作為規模更大的合作的一部分,該公司引起了轟動。 好消息源源不斷,路透社上周的一篇報道稱,名之夢即將完成一輪超過2.5億美元(17.8億元)的新融資,使其在成立僅一年半後,估值便達到12億美元左右。該報道稱,此輪融資的新投資者,包括一家與科技巨頭騰訊(0700.HK)有關聯的實體。 據路透社報道,名之夢成立於2021年,早期投資者包括研發熱門遊戲《原神》的米哈遊,以及中國的雲棲基金和明勢資本。12億美元的估值,將使名之夢估值超過10億美元,成為「獨角獸」俱樂部的一員,而且鮮有中國AI初創公司能夠加入這一行列。 據報道,罕有獲得了這個地位的公司,也包括外賣餐飲巨頭美團(3690.HK)聯合創始人王惠文創立的北京光年之外。3月有報道稱,光年之外是在達成收購另一家中國AI公司一流科技的協議後,來獲得獨角獸地位的。據財新網今年較早前報道,合併後的實體正在尋求新的融資,估值10億美元。 名之夢最新的龐大規模融資,是開發生成式AI需要巨額投資的體現。與此同時,這類公司開始出現高估值,表明該群體可能會在關注中國的科技和風險投資者中,成為下一個熱門領域。該領域最早的初創公司之一,是電腦視覺專家商湯科技(0020.HK),它2021年12月在香港上市,目前市值近100億美元。 商湯科技作為獨立的AI公司,在很多方面都和名之夢相似,並且可以作為先例,預示名之夢將面臨的挑戰。阿里巴巴是商湯科技的早期投資者者之一,後者的市值一度接近其當前市值的四倍。但它一直面臨很多問題,包括美國的限制以及持續的巨額虧損,因為它持續不斷地投資,以便在成本高昂且競爭日益激烈的人工智能領域保持領先地位。 根據研究公司IDC去年10月的一份報告,到2026年,中國每年人工智能投資預計將達到267億美元,約佔全球AI投資的8.9%——這是僅次於美國的投資總額第二高的國家。 豐富的人才儲備 名之夢擁有的一些特點,或許可以解釋投資者為何對其興趣濃厚,使得該公司在成立後迅速躋身獨角獸俱樂部。其中最大的一個特點是,在其相對較小的員工隊伍中擁有豐富的人才儲備;截至2月,它的員工只有大約100人。 它的管理團隊包括擁有強大工程背景和領先人工智能公司高管經驗的人員。它的兩名聯合創始人閆俊傑和周彧聰都曾在商湯科技工作,前者為副總裁,後者是演算法研發負責人。 名之夢的另一名聯合創始人楊斌之前作為創始團隊成員在Uber ATG研究院工作,這是優步的自動駕駛部門,後來它賣給了Aurora Innovation。此前,楊斌還曾在另一家自動駕駛初創企業Waabi工作。 據中國媒體甲子光年援引楊斌提供的資訊報道,名之夢約百名員工當中,三分之一擁有博士學位。報道稱,該公司的技術研發團隊包括在自然語言處理、語音辨識、電腦視覺、電腦圖形學等領域有著豐富經驗的人員。 名之夢的吸引力可能還在於,與後來者相比,它在推出面向消費者的人工智能產品方面,處於相對早期的位置。去年11月,該公司退出了一款名為Glow的應用程式,這是一個虛擬人工智能伴侶,據稱其功能包括幫助用戶結交虛擬朋友和克服孤獨感。 該應用程式允許使用者創建虛擬角色,給他們設定背景故事,然後與它們聊天,討論各種話題,包括情感方面的建議,甚至如何應對脫髮問題。據甲子光年報道,這款應用推出僅四個月,註冊用戶便逼近500萬。 由於ChatGPT的巨大成功,名之夢也迅速加入了聊天機器人浪潮。它在3月初推出了與ChatGPT類似的Inspo,比百度大肆炒作的文心一言早大約一周時間。一定程度上是因為文心一言沒有做現場展示,其表現受到了嘲笑。 與百度的文心一言一樣,Inspo目前僅面向受邀用戶開放。但根據國內媒體量子位的一篇報道,這款應用程式的某些功能已經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包括協助寫作、資訊搜集以及提供建議等。 從它大名鼎鼎的商業合作夥伴身上,也能一窺名之夢強大的產品能力。它的商業夥伴包括TikTok的母公司字節跳動,這是全球最大的科技獨角獸;另外還包括前文提到的金山軟件。今年4月,該公司宣佈與字節跳動的企業軟件部門火山引擎簽署合作協定,共同構建一個軟件平台,以提升人工智能的能力。這是這兩家公司更大合作關係的一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