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imo Tech revs up for another IPO race after two false starts

賽目三闖港交所 財務數據欠穩定

從事仿真測試技術的賽目科技,兩次申港上市未成功,近日第三次向港交所遞交申請 重點: 公司去年盈利按年升近一成至5,500萬元 淨利潤率持續下跌,應收賬則不斷上升       劉智恒 自動駕駛是近年汽車業研發的大趨向,產業鏈上百騎競走,家家企業需資金支持研發,在資本市場上市集資是最佳的途徑。去年底提供自動駕駛解決方案的知行汽車科技(1274.HK)在港上市後,今年初主營激光雷達的速騰聚創(2498.HK)亦成功登陸港股,而研發自動駕駛芯片技術的黑芝麻智能亦已在港遞交上市申請。至於專營仿真技術的北京賽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經過兩次申港上市碰壁後,近日再遞交上市申請。 賽目科技主要從事智能網聯汽車(ICV)仿真測試產品的設計及研發,並提供相關測試、驗證和評價等解決方案。所謂智能網聯汽車,是指配備先進的車載傳感器、控制器、制動器等,通過通信及網絡技術整合而成的汽車。 要確保自動駕駛技術的成功發展及安全保障,總離不開大規模路測數據,前期必須經過充分測試驗證。賽目科技透過兩款核心產品Sim Pro及Safety Pro,為自動駕駛汽車企業或相關政府部門提供仿真測試的產品及服務。 行業中的領頭羊 據上市申請文件披露,按2023年的收入計,賽目科技是中國ICV仿真測試、驗證和評價解決方案行業的最大市場參與者,市場份額達約5.3%,亦是ICV仿真測試軟件及平台市場的最大市場參與者,市場份額約為5.9%。 公司成立於2014年,及後經過多輪融資,當中不乏大投資者的身影,包括屬華為背境的哈勃投資、中信証劵、北京順義、北京基石及京緯恒潤等,至於工信部旗下的賽迪集團,通過賽迪檢測持股28.1%。2022年完成A+輪融資後,當時估值23.32億元。 從2021至2023年間,賽目科技的收入及盈利均有所增長,收入分別是1.07億元、1.45億元及1.76億元;盈利是3,775萬元、5,033萬元及5,548萬元。連續的增長,除了公司的技術優良外,主要是大行業在穩步上揚。 無可否認,在智能駕駛技術不斷發展,以及智能汽車的接受度不斷提高所推動下,中國ICV測試、驗證和評價解決方案行業的市場規模正穩步增長。據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資料,市場規模由2019年約12億元增至2023年的33億元,複合年增長率約為27.8%,預期到2030年將進增至約279億元,自2024年起計,複合年增長率為33.6%。 淨利潤率每況愈下 公司站在一個前景理想的行業,亦有強勁投資者支持,然而發展至今,賽目科技的財務數據表現仍然不穩定,其中淨利潤率的趨向不斷下行,過去三年分別是35.1%、33.5%及30.4%。公司則解釋,各年度的下跌,有時是因為行政開支或研發開支的增加,又或是金融資產減值虧損引致。不過,教人擔憂是公司在申請文件中也預期,截至2024年度的淨利潤率將續下降。 至於毛利率,雖然整體毛利率按年升5.3個百分點至70.9%,但主要的產品ICV仿真測試軟件及平台的毛利率卻出現頗大的跌幅,由2022年的96.7%下跌29.7個百分點至去年的67%。只不過靠其它業務或產品去拉升整體的毛利率。 另外,公司去年的的收入雖有逾兩成增長,事實部份有倚賴政府的補助。去年來自政府的資助為3,134萬元,較2022年的917萬大增2.4倍。公司在申請文件中也預期,今年來自政府的補助會減少。 應收款倍增 現金流方面,去年雖然在營運上錄得經營現金流5,046萬元,但在2021及2022年,均錄得經營現金流出181萬及641萬元,可見集團在此方面存在不大穩定性。 特別過去幾年貿易應收款額持續增加,由2021年的4,942萬元增至去年的1.66億元,增幅逾2.4倍;期內的貿易應收款的周轉天數,亦由113.2天增至317.5天,多出204.3天。公司解釋,是因收入增加,以及多數項目於年度最後一季完成,時間問題仍未能結清。 從財務數據分析,公司未來仍存在許多不確定性,包括利潤率持續下滑、政府補貼減少,以及應收賬款及周轉天數能否改善等,對於投資者來說,確會引起擔憂而傾向抱觀望態度。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Lenovo makes critical calculation with Middle East pivot

聯想中東尋出路 引沙特基金一石多鳥

聯想與沙特基金旗下的Alat合作,除在沙特首都利雅得設地區總部外,亦能獲取對方的資金助力 重點: 聯想加強在中東與非洲的發展,以減低美國業務的風險 Alat認購聯想20億美元的可換股債券,後者得以強化財務狀況   劉智恒 這次並不是沙特王子來香港開設家族基金的鬧劇,而是紮紮實實的「強強聯合」! 自從中美爭拗發生後,不斷有外國投資者將資金撤走,據國際金融協會的數據,2023年外資在中國的股債市場減持量,總計淨流出達822億美元(5,945億元)。正當歐美資金調離中國時,中東的資金彷如沙漠中的清泉,為內地財金市場注入動力及生氣。 聯想集團有限公司(9922.HK)近日就公布,與沙特阿拉伯王國的主權財富基金Public Investment Fund旗下的Alat,訂立戰略合作框架協議。Alat主要負責創建電子和先進工業領域的全球業務,擁有達1,000億美元的投資預算。 根據協議,聯想將在沙特首都利雅得設立中東和非洲的地區總部,包括一個客戶中心和一個面向該區的研發中心,同時集團將在沙特興建個人電腦與服務器製造基地,進一步擴大全球佈局。Alat為聯想提供支持和協助,以確保戰略合作順利實施。 另外,聯想向Alat發行20億美元三年期可換股零息債券,換股價每股10.42港元,到期時可悉數轉換成14.99億股,相當於聯想擴大後股本約10.78%。換股價較公司過去30個交易日的平均加權價有10%溢價,但較公布協議前的交易日卻有10.3%折讓。 聯想董事會同時亦批准發行 11.5億份三年期認股權證,發行價1.43港元,集資16.4億港元。認股權證行使價每股12.31港元,較公布前一天的收市價有5.9%溢價。 市場猶豫 聯想集團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楊元慶表示:「通過這次強有力的戰略合作,聯想集團將擁有更多的資源和更大的財務靈活性,進一步加速轉型並拓展業務,把握中東和非洲地區的巨大增長機會。」 或許是可換股債券的行使價較公布協議前一天收市價有較高折讓,又或大市氣氛轉淡,市場有點猶豫,公布發出當天,聯想股價不升反微跌近1%,收報11.52港元。不過,聯想今年股價整體表現向好,上周五收市報10.65港元,較2月的低位7.8港元上升36%。 事實上,聯想早前公布的第四季度業績,雖然收入及盈利按年分別上升9%及118%,但按季就下跌12%及26%,與第二季度比較,亦低4%及0.4%。目前投資銀行給予聯想的目標價在12至14港元水平,與現價貼近,未來股價能否再進一步,需視乎未來一兩季的業務情況,才可清晰確定未來走向。 一舉多得 今次與Alat的合作,對聯想來說或許是一個突破口,而且對集團下一步走向有一定幫助。首先,中國與西方國家持續緊張的關係下,聯想的發展實在蒙上一層陰霾。一如之前,美國也有聲音要求政府部門禁用聯想的電腦,雖然最終沒有甚麼特別迴響,但不穩定性始終存在,畢竟中國在半導體、光伏、醫藥甚至電動車等,都先後被歐美等國家制裁或打壓,很難保證聯想會否成為另一個目標。 因此,聯想逐漸加大在中東及非洲的發展,成立大型總部及基地等,都有助減低地緣政治的風險,特別生產地設在當地,也較少引起歐美國家針對產品來源地的口實。 目前聯想地區收入最大是美洲,佔去年全年收入的34%,中東非洲的佔比沒有清楚列出,只將兩地與歐洲一併計算,佔比是28%。然而中東國家近年銳意拓展科技,而非洲國家經濟又不斷發展,毫無疑問是一個頗具潛力的市場。經濟學人智庫較早前發表的報告預計,非洲經濟增長將由2023年的2.6%升至2024年的3.2%,位居全球第二。聯想與沙特的合作,若能早著先鞭,其部署有機會能迎著兩個地區的發展而受惠。 業務以外,是次合作帶來20億美元資金,大大堅實聯想的現金基礎。集團也表示,所得款項將用於償還現有債務、補充營運資金及一般企業用途。據去年財報披露,聯想年內有多項債券到期,總金額近36億美元,雖然流動資金也有相近數目,但今次新發行的可換股債券,可以完全償還債項之餘,增加許多額外資金額,為集團未來拓展及研發提供了支持。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Fourth Paradigm reports strong revenue gain

第四範式被低估 “先知5”或能一洗頽風

這家人工智能公司旗下產品可幫助企業提高效率,首季度收入增長28.5% 重點: 第四範式一季度收入增長28.5%,但由於推出新平台增加研發支出,令毛利率下滑 與同行相比,公司的股票被低估,當前股價較去年9月的IPO價格下跌近10% 陽歌 在投資者眼裡,中國人工智能(AI)領域的公司似乎並不都是平等的。 第四範式智能技術股份有限公司(6682.HK)受尊重的程度,遠不如商湯(0020.HK)和雲從科技(688327.SH)等知名公司,儘管它的收入比這兩家公司高,而且增長勢頭良好。 這或許要歸因於商湯和雲從科技專注於計算機視覺AI,通常用於監控,而第四範式專注的技術是幫助企業提高效率。第四範式希望通過3月推出的最新先知AI平台5.0版本,為其股票引發一些新的關注,公司在上周公布的一季度業務報告中,對該平台進行了詳細介紹。 說實話,如今中國領先的AI公司中,沒有像外國大型AI公司那樣吸引投資者的興趣,原因很大程度要歸因於美國的各種限制,從不容許投資此類中國公司,到禁止向該類中國公司銷售微芯片和軟件等先進的美國技術,一切都是華盛頓為遏制中國AI產業所作出的努力。 就第四範式而言,去年3月被美國商務部列入“實體名單”,未經華盛頓特別許可,不得購買美國先進技術。之後,美國投資銀行巨頭高盛,不再擔任公司在香港上市的承銷商。 儘管如此,第四範式仍堅持推進上市,並在去年9月正式在港籌集約1億美元。但從那以後,公司發展道路坎坷,即使它去年實現了兩位數的穩健收入增長,而這增長持續到今年首季。週二收盤價為50.65港元,較55.60港元的發行價低大約9%。 一季度業務表現中的亮點,是3月推出的先知AI平台,預料有機提高公司今年的收入增長。公司在公告中說:“先知AI平台5.0以預測下一個任意模態為技術原理,可基於各行業場景的不同模態數據,構建行業大模型,極大拓展行業的應用領域,為企業提供充足的大模型供給。” 公司舉例,新平台可以基於健康管理領域的體檢報告數據,幫助醫療機構預測病者未來三年的健康水平。與早期產品相比,平台最大的優勢似在於它能夠提供行業特性的功能,而不僅是借通用的功能來提高業務效率。 投資者對新平台的推出並不十分興奮,第四範式的股價在公告發佈後的第二天下跌3.1%。但在接下來的幾天里,股價逐步收復失地,到週二收盤時比公告發佈前上漲了2.4%。投資者必然會密切關注公司中期報告的最新情況,以瞭解這個平台的發展速度有多快。 估值偏低 雖然新平台可能成為新的主要增長動力,但第四範式並沒有得到投資者的太多尊重,至少從目前如是。其股票當前的市銷率(P/S)僅為3.66倍,而商湯的市銷率接近12倍。雲從科技的市銷率更高,達到17.5倍,不過至少有一部分原因是後兩家公司在上海上市,滬市對此類股票的估值要高於香港股市。 第四範式一季度報告顯示,收入同比增長28.5%至8.28億元,數字整體看起來相當可觀;但我們應注意到,與公司去年全年36%的增速相比,這個數字有所放緩,去年它的總收入達到42億元。 在一季度,來自公司開發所有模型的基礎平台,先知AI平台業務的收入增長84.8%至5.02億元,在總收入中佔比61%。但這數字在一定程度上被Shift智能解決方案業務收入下降抵消,該解決方案用於更具行業針對性的功能,首季收入跌14.6%至2.49億元所。 第四範式目前服務於金融、能源電力、交通運輸和電信運營商等多個關鍵行業。它的研發費用佔總收入的比例,從去年全年的40%升至一季度42%,這可能反映該公司為推出新的先知AI平台5.0而增加的支出。這類支出是AI公司的命脈,與商湯相比,第四範式的支出水平看上去相當合理,商湯去年的研發費用約佔公司營收的100%。 強勁的收入增長,加上受控的研發支出,這些因素助力第四範式一季度毛利增長21%至3.41億元。但我們也應注意到,當季毛利率從2023年的47.1%下滑至41.2%。 公司沒有提供一季度的淨利潤或虧損數據,但幾乎可以肯定的是,和大多數同行一樣,它仍在虧損。公司去年全年的調整後虧損從2022年的5.04億元,收窄至4.15億元。 去年底,公司持有的現金從2022年底的20億元增加到26.7億元,增長與它通過IPO籌集的資金大致相當。這確令人鼓舞,反映公司維持相對較強的成本控制措施,沒有像一些競爭對手那樣迅速消耗現金。 第四範式的用戶群也相對多元,一季度共有124個客戶,其中包括54個核心客戶,每個核心客戶的平均支出總額為890萬元。 歸根結底,與同行相比,第四範式的估值如此之低,確實沒有什麼明顯的原因,尤其是考慮到它收入增長強勁、研發支出可控,並專注於幫助企業提高效率這個相對沒有爭議的領域。或許,在它公佈上半年業績時,新平台的一些強勁的業績,可能會吸引一些投資者的興趣。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Lopal Tech. recorded a huge loss of 1.5 billion yuan due to the plummeting price of lithium carbonate last year.

碳酸鋰大挫連累盈利 龍蟠科技爭上市集資

這家2017年已在上交所上市的磷酸鐵鋰正極製造商,正積極爭取加入「A+H」大軍 重點︰ 受去年碳酸鋰價格暴跌拖累,江蘇龍蟠科技錄得15億元的巨額虧損,但它預期今年可轉盈 該公司A股股價過去一年接近腰斬,去年底曾向港交所申請上市,但未竟全功,最近捲土重來   歐美美 「成也碳酸鋰,敗也碳酸鋰。」 用這句話來形容全球磷酸鐵鋰正極材料市場龍頭廠商江蘇龍蟠科技股份有限公司(603906.SH)絕不為過。龍蟠科技2022年因大搞磷酸鐵鋰正極材料,業績「爆炸式增長」,大賺10.3億元,豈料酸鐵鋰價格去年暴跌,國內鋰電池供求失衡,磷酸鐵鋰正極材料價格跟隨下滑,導致龍蟠科技業績瞬間變臉,去年錄得約15.1億元巨額虧損。 面對巨額虧損,加上需要資金擴展產能等,龍蟠科技去年底曾申請在港交所上市,最終無功而回。直到最近,公司捲土重來再闖港交所,希望儘快加入「A+H」大軍行列。 2003年,在汽車業打滾多年的石俊峰成立了龍蟠科技,主營潤滑油等車用化學品,其後將產品擴展柴油發動機尾氣處理液、冷卻液、車用養護品及日用化學品等,並在2017年於上海交易所上市。然而隨後幾年發展未如理想,增長速度持續放緩,此時石俊峰看準了中國電動車市場,在2021年5月,成立常州鋰源,全力發展磷酸鐵鋰正極材料。 2021至2022年曾經成為龍蟠科技的光輝歲月,由於磷酸鐵鋰正極材料收入高速增長,該業務在2021年已達18.8億元,2022年更大增5.6倍至122.4億元,帶領公司當年總收入達到140.7億元,按年增長約2.5倍,大賺10.3億元,而A股股價在2021年10月觸及到70.58元的歷史新高,不到一年半時間爆升超過10倍。 2022年龍蟠科技收入大增,最重要是搭上了中國鋰電龍頭寧德時代(300750.SZ),寧德時代也成為龍蟠科技最大客戶,過去三年分別為貢獻公司約11.6億元、74.9億元及26.5億元收入,佔相應期間總收入28.6%、53.2%及30.3%,而磷酸鐵鋰正極材料已成為公司主要收入來源,過去三年分別佔總收入46.3%、87%及77.4% 好景不常,國內新能源車增長放緩,加上碳酸鋰價格由2022年高峰約平均每噸48.2萬元急速滑落,到去年已跌至平均每噸約27.2萬元,跌幅達43.6%;同時磷酸鐵鋰正極材料供需也嚴重失衡,導致龍蟠科技的產品價格也大幅下降,2022年磷酸鐵鋰正極材料平均合售價達每噸12.87萬元,到了2023年平均售價已跌至每噸6.25萬元,降幅達51.4%,直接導致去年總收入按年下跌近38%,更慘的是,作為主要原材料的碳酸鋰,龍蟠科技大多是在高峰時買入。 龍蟠科技在招股文件中也有提到,由於原材料價格下跌導致存貨可收回金額減少,因此於去年確認存貨減值虧損撥備5.5億元。 負債高企 另一方面,龍蟠科技的負債問題也越來越嚴重,過去三年的固定利率銀行借款分為約17.6億元、37.7億元及79.1億元,可見逐年上升,而資產負債比率分別為99.2%、112%及239.6%。現金流方面,2021年及2022年經營活動現金淨流出8.2億元及18.6億元,幸好去年轉正,錄得14.1億元淨流入,但同期的投資活動現金淨流出也高達26.4億元。 為了持續增加產能,龍蟠科技過去三年通過籌資活動籌集的現金總淨額高達94億元,而這次在港上市集資,也是為了支付新工廠的開支,包括支付印尼工廠二期,以及位於湖北省的襄陽工廠的新磷酸錳鐵鋰生產線的部分開支,部份也將用於償還若干計息銀行借款。 今年2月,龍蟠科技終於再傳來了好消息,旗下的子公司與韓國動力電池廠商LGES簽訂長期供應協議,總價值逾70億元,LGES及其聯屬公司承諾在2024年至2028年期間向龍蟠科技採購16萬噸磷酸鐵鋰正極材料,如果最後一切順利,也代表了公司成功出海,有助提升市場份額及收入水平。 龍蟠科技4月份公佈了今年第一季財報,情況略為好轉,雖然收入按年減少29.2%,只有14.7億元,但歸屬上市公司股東的淨虧損7,804萬元,比去年同期收窄了約65%。投行中金的報告認為,今年第一季資產減值損失影響已逐漸減少,隨著公司新增產能開工率提升,業績逐步復甦,但考慮新增產能轉固後折舊費用或有所提升,因此下調今年盈利預測22.3%至3.51億元,明年盈利預測下調26%至7.3億元,A股今年的預測市盈率15.2倍,明年7.3倍。 不過,龍蟠科技A股股價在過去一年大跌近一半,現在以巨額虧損的姿態來港上市,要說服投資者並不容易,雖然最近港股有所回勇,但能否以高估值上市盡可能籌集資金,還要拭目以待。 欲訂閱咏竹坊每週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Lianhe Sowell files for U.S. IPO

索威爾擬赴美上市 前景還看瓶頸突破

該公司儘管歷史可以追溯到2007年,但過去兩年才取得爆炸式收入增長,並實現盈利 重點: 索維爾尋求通過赴美上市籌集1,200萬美元,並計劃將部分資金用於擴大研發隊伍 這家機器視覺公司在過去一年取得巨大增長,但規模依然很小,只有22名員工,年收入不到3,000萬美元 陳竹 自2022年底OpenAI發佈ChatGPT以來,人工智能(AI)在全球聲名鵲起,中國也迅速入局。很多中國公司加入這股熱潮,開發類似的聊天機器人產品,但有些公司也抓住時機,專注於大語言模型(LLM)之外的其他領域。 索威爾科技開發有限公司便是其中之一。公司專注於機器視覺,是一個嚴重依賴計算機視覺的人工智能細分領域。成立於2007年,至今十多年,公司認為搭上這股人工智能熱潮的時機已經成熟,本月早些時候提交的赴美上市申請文件就反映這一點。公司沒有透露具體的融資目標,但中國媒體報道稱其擬集資約1,200萬美元。 雖然公司規模較小,融資金額也不高,但值得注意的是,公司從截至2023年3月的財年開始,收入突然呈爆發式增長。不同於其他機器視覺公司,索維爾另一個引人注目的地方在於,收入的突然爆發也讓它取得了可觀的盈利。 索維爾的歷史甚至比中國最著名的人工智能公司——常被稱為“AI四小龍”的商湯(0020.HK)、雲從科技(688327.SH)、曠視科技和依圖科技的歷史還要悠久,這幾家公司都成立於2010年代初期。它們曾經是中國人工智能的代表,通過各自在計算機視覺方面的努力,塑造了公眾對這項技術的認知。 在AI四小龍中,商湯科技和雲從科技已經進行了IPO,前者在香港,後者在上海。但它們的股票並未取得巨大成功,因為投資者對它們不斷增加的虧損和日益放緩的收入增長感到不滿,而且公眾也開始將注意力,從計算機視覺轉向大型語言模型。從商湯科技的股價就能看出大家對這個群體的興趣正在消退,其當前股價不到2021年底IPO價格的一半。 這個群體缺乏進展的部分原因是,它過度依賴向公共部門銷售產品,特別是用於監控攝像頭的軟件。大多數公司都未能將領先的面部識別技術擴展到其他領域,這構成了一個巨大的挑戰,因為隨著中國經濟放緩,公共支出已開始縮減。 索威爾則另辟蹊徑,繞過了這一瓶頸,稱其機器視覺技術和解決方案,正在被製造商用於實際生產場景。這些應用包括生產自動化和改善不同行業客戶的分銷流程。 與其他人工智能初創公司的創始團隊通常名校畢業,並在大型科技公司工作過的履歷不同,索威爾管理團隊的背景看起來很普通。在創立公司之前,首席執行官朱岳除了在深圳一家技術研究所做了幾年的研究員,研究機器視覺和圖像識別算法外,幾乎沒有什麼別的經驗。 小企業大挑戰 儘管公司使用非常專業的術語來描述自己的解決方案,但大致說來就是,它銷售的機器配備了先進的計算機視覺軟件,可用於各種用途。這類機器有助於實現各種流程的自動化,幫助客戶降低成本、提高效率。 它可以用於識別裝配線上存在缺陷的產品、自動捕獲進出港口的集裝箱上的識別碼,以及其他依賴視覺識別和分析的任務。 索威爾認為,隨著中國人口迅速老齡化,勞動力短缺問題迫在眉睫,未來幾年中國機器視覺市場預計將有巨大的增長潛力。招股書中引用的第三方研究顯示,公司預計到2025年,市場規模將從2022年的169億元翻一番,達到349億元。 對於開發機器視覺產品的公司來說,一個主要的瓶頸是每個行業的要求不同,導致該技術難以實現標準化和規模化。索威爾目前僅專注於電子產品製造商,三家這樣的公司客戶,兩家來自東莞,另一家來自深圳,貢獻了索威爾超過50%的收入。 在一定程度上正是由於這個原因,公司儘管歷史不短,但卻始終未能擴大業務規模,目前只有22名員工。截至去年9月的6個月時間里,公司的收入只有1,680萬美元,不過這個數字已經較上年同期的46萬美元有了大幅增長。在截至2023年3月的財年中,公司也實現了類似的爆炸式增長,12個月期間的收入從上一財年的949,341美元增至1,310萬美元。 公司將這一巨大飛躍歸功於中國在2022年底取消疫情限制後的經濟復蘇,以及它自身加大了營銷力度,“成功實現電子產品和軟件流客戶的迅速增長”。雖然沒有具體說明,但大幅躍升似乎也表明該公司可能在此期間,推出了一款或多款新產品,並迅速獲得了市場的青睞。 索威爾與競爭對手的一個主要區別在於盈利能力。截至去年9月的6個月內,公司報告的淨利潤為158萬美元,扭轉了上年同期虧損3.2萬美元的局面。 公司之所以能夠實現盈利,與許多同行形成鮮明對比,原因之一是它採用了輕資產模式,將大部分機器生產外包,從而控制住了成本。此外,公司通過小團隊運營業務的能力也有一份功勞。 一些投資者可能會贊賞該公司小團隊運營的能力,儘管這也限制了它的擴張。公司已經表示,將利用美國IPO籌集的部分資金來擴大員工隊伍。然而,考慮到公司計劃籌集的資金數額較小,這種擴張的規模可能不會很大。 總言之,索威爾擴大業務的能力將是其IPO能否吸引投資者的關鍵。為此,它需要將解決方案擴展到到電子行業的少數客戶之外。在過去一年半的時間里,它的收入突然大幅增長,可能表明隨著一些關鍵新客戶的加入,它有能力實現快速增長。但考慮到機器視覺應用的高度專業化,以及由擁有更多資源和更廣闊市場的大型企業主導的競爭格局,保持這種增長可能也不容易。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Next stop for Geely-backed CaoCao: a Hong Kong IPO

曹操出行成敗全繫聚合平台

為抗衡網約車市場「一家獨大」格局,曹操出行借力其他平台增加下單量,有抱團取暖的用意,但必須小心「成也蕭何,敗也蕭何」 重點: 過去三年,曹操出行收入雖呈增長趨勢,但仍未錄得利潤,去年度虧損及經調整虧損分別為19.81億元及9.66億元 由之前的超過一半訂單來自自營管道,轉變為超過七成收入來自於第三方聚合平台,      羅小芹 中國網約車三甲選手曹操出行有限公司剛於4月底遞表申請來港上市。這個總部位於蘇州的網約車平台,背後有吉利集團做靠山,近年借力第三方聚合平台,在競爭失衡的共享出行市場,希望闖出一片天,成為繼滴滴出行(DIDIY.US)後,同一賽道上最矚目的IPO。 曹操出行成立於2015年,大股東李書福通過吉利控股和浙江濟底持股達83.87%,主要經營網約車出行服務,業務覆蓋全國51個城市。有別於同行普遍使用私家車作為網約車運營車服務,該公司近年布局專為用於共享出行而設計的定制車和車服解決方案,截至2023年底,在24個城市擁有一支約31,000輛車的定制車車隊,為全國最大。 行業排名第三 根據初步招股文件引用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資料,按平台交易總額(GTV)計,曹操出行過去三年均擠身中國前三大網約車平台。以2023年為例,GTV約122.1億元,按年增長37.5%,市佔率為4.78%,排行第三;當中定制車貢獻GTV約24.58億元,佔比由2022年的5.3%,大幅上升至20.1%。同年,市場最大參與者滴滴出行的GTV為1,924億元,市佔率達75.4%。 收入方面,於2021年、2022年及2023年分別為71.53億元、76.31億元及106.7億元;在扣除出行服務的司機收入及補貼、折舊費用及車服成本等等後,年度虧損為30.1億元、20.1億元及19.8億元,若按非國際財務報告準則計量,過去三年經調整虧損分別為29.6億元、16.5億元及9.7億元。期內毛利率則由2021年的負24.4%,提升至2023財年的正5.8%。 曹操出行解釋,收入於2022年按年僅增長6.68%,主要是受新冠疫情防控措施拖累;而2023年按年大幅增長39.8%,除了受益於後疫情時代共享出行快速復蘇,公司採取新策略,從第三方聚合平台獲得更多用戶流量,並憑藉擴大定制車車隊提高用戶的滿意度和忠誠度,兩者均有很大貢獻。 與滴滴出行於2021年下架整改前「一家獨大」的格局不同,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資料,近年通過地圖、導航及本地服務等各種軟件應用,作為聚合平台引流的網約車訂單,佔網約車總訂單比例,由2018年的3.5%增至2023年的30%,以往嘗過燒錢搶市場的曹操出行,也順勢接入了高德、滴滴、美團、騰訊等多家聚合平台。 三年間,來自聚合平台的訂單的GTV,分別為39億元、44億元及89億元,佔同期總GTV的43.8%、49.9%及73.2%;總獲客成本佔總GTV的百分比則由2021年的23.6%下降至18.1%。 曹操出行由之前的超過一半訂單來自自營管道,轉變為超過七成收入來自於第三方聚合平台。成功藉戰略同盟獲取更多高性價比流量,並減少在推廣、廣告及客戶推薦補貼方面的投入。但凡事有利必有弊,期內支付予第三方聚合平台的佣金,也由2021年的2.77億元,飆升逾1.4倍至2023年的6.67億元,佔銷售及營銷開支百分比,由54.7%上升至79.7%。 網約車量近飽和 與吉利汽車(0175.HK)的密切關係,讓曹操出行可深度參與定制車的設計過程,按照乘客及司機需求度身定制,如提高車輛的耐用性、可維修性及採用創新的換電架構,並設置智能座艙功能等。吉利生態系統中不斷擴大的換電站以及汽車維修店網路,也為平台司機提供了一套強大的車輛服務解決方案,間接優化車輛的總擁有成本(TCO)。 根據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資料,曹操出行已推出的兩款定制車楓葉80V及曹操60,預計TCO分別為每公里0.53元及0.47元,與具有電池更換功能的典型純電動車相比,分別減少了32%至40%。 然而,值得留意的是中國共享出行服務市場規模,在去年已增至2,821億元。近兩年由於經濟增長減慢,網約車用戶規模已基本趨於穩定;但網約車司機數量卻持續增長,去年多個城市發出網約車行業風險預警,提醒網約車數量已飽和,行業景氣情況逼近警戒紅線,更有城市暫停受理網約車經營許可及車輛運輸證核發業務。 此外,由於聚合平台增加了交易環節,造成訂單被層層轉賣,實際抽成比例大幅增加,影響到網約車司機的平均收入。2023年4月,交通運輸部出台了新政策,要求平台方保障從業人員合理勞動報酬水準;降低平台過高的抽成比例或者會員費上限。新政策出台後 ,大部分自營平台和聚合平台均降低佣金,恐怕會進一步削弱平台盈利能力,帶來「成也蕭何,敗也蕭何」的風險。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
Shares in the Chinese mining giant have plunged about 40% in the past year, as it grapples with falling lithium prices and uncertainties over a deal in Chile.

天齊鋰業首季巨虧 惹深交所高度關注

這家國內鋰礦龍頭企業,H股股價在過去一年大跌約四成 重點︰ 天齊鋰業表示今年第一季虧損介乎36億至43億元之間,比去年第四季擴大349%至437%後,惹來深交所高度關注,要求公司書面解釋 市場關注天齊鋰業作為第二大股東的智利SQM的稅務爭議,以及與智利國家銅業簽署的諒解備忘錄(MoU)對公司的影響   歐美美 市場萬萬沒想到的是,中國鋰礦龍頭企業天齊鋰業股份有限公司(9696.HK; 002466.SZ)今年第一季居然爆雷,會錄得36億元至43億元的巨額虧損,遠差於去年同期錄得的48.75億元淨利潤。 這份震驚市場的盈利預警於4月23日晚上刊登,天齊鋰業的A股翌日開盤便一度跌停,H股更單日暴瀉約19%,更同時引發同業贛鋒鋰業(1772.HK; 002460.SZ)和盛新鋰能(002240.SZ)同日下挫。 天齊鋰業在去年第四季已虧損8.01億元,今年第一季的虧損比去年第四季大幅擴大349%至437%,難怪惹來市場及監管機構高度關注。根據天齊鋰業在盈警通告中解釋,主要是受到鋰產品市場波動影響、鋰產品銷售價格按年大幅下降,導致鋰產品毛利減少。 其次是公司作為第二大股東的聯營公司智利化工礦業公司(SQM)基於最新裁決情況重新審視所有稅務爭議金額的會計處理,並預計可能將減少其2024年第一季的淨利潤約11億美元,直接導致天齊鋰業對SQM的投資收益大幅下降。 這些解釋不但無法滿足投資者,更觸動了深交所的神經。深交所立即向天齊鋰業發出關注函,要求結合業務開展情況、產品產銷量、產品價格等量化分析首季虧損比去年第四季大幅增加的原因,還有聯營公司SQM稅務爭議裁決的具體情況及後續進展情況等。 4月27日,天齊鋰業用了11頁回覆深交所關注。公司稱首季度生產經營正常,累計銷售鋰鹽產品16,739噸,按季增長20.49%,按年增長約109%,但是鋰礦銷量按季大跌26.8%,首季度只有143,488噸,再加上同期國際鋰價大跌,令公司整體收入比去年第四季下跌63.61%,只有25.85億元。 鋰價持續下跌 天齊鋰業在回覆中引用了上海有色網(SMM)的電池級碳酸鋰和鋰精礦市場價格走勢圖,電池級碳酸鋰由去年第四季初期的每噸16.9萬元,大幅下跌至今年第一季後期約10.98萬元,跌幅達35%;至於鋰精礦的市場價格在期內跌幅更高達57%,由每噸2,560美元,跌至1,099美元,所以公司首季電池級碳酸鋰銷售均價按季下跌約35%,鋰精礦銷售生價按季跌約70%。至於該跌幅比市場大,是因為受到公司間接持股的Windfield Holdings Pty Ltd(文菲爾德)定價週期縮短影響。 至於聯營公司SQM稅務爭議裁決問題,天齊鋰業解釋稱,根據SQM披露的2023年財務報告,預計SQM第一季淨利潤減少約11億美元,金額是覆蓋了從2012至2023納稅年度期間所有有爭議的礦業稅費用。公司經過多輪溝通後,了解到SQM較大可能在第一季進行會計調整,按天齊鋰業持股22.16%計算,應分擔淨利潤影響約17億元。 為什麼市場及監管機構都如此關注SQM呢?因為SQM或是天齊鋰業目前潛在的最大風險。 2018年,天齊鋰業豪花40.66億美元收購總部位於智利聖地牙亞哥的SQM 23.77%股權,目前持股約22.16%股權,是第二大股東。SQM擁有2023年全球在產鋰鹽湖產量最高的智利阿塔卡馬鹽湖的採礦經營權。 根據天齊鋰業去年年報,公司收到SQM分紅折合約22.76億元,本應是天齊鋰業的「現金牛」。然而去年底殺出了「程咬金」,智利國家銅業(Codelco)與SQM就2025年至2060年期間阿塔卡馬鹽湖的營運及開發達成不具法律約束力的諒解備忘錄(MoU),雙方成立合營公司,以可持續的方式在阿塔卡馬鹽湖生產鋰產品並銷售,SQM將擁有合營公司50%減1股的股權,智利國家銅業擁有50%加1股的股權,這為投資天齊鋰業的投資者帶來潛在不確定性,如果SQM和智利國家銅業未來真的合作,很大機會影響SQM對天齊鋰業的分紅。 對此深交所表達了高度關注,要求天齊鋰業說明應對措施和提示相關風險。天齊鋰業也坦白了風險,稱就目前的MoU及相關內容而言,SQM在阿塔卡馬鹽湖的開採經營權有望從2030年到期延長至2060年,但到2031年之後,阿塔卡馬鹽湖的核心鋰業務將由智利國家銅業控股。 但是,因為SQM與智利國家銅業簽署的MoU並不具法律約束力,雙方的談判仍在進行,所以天齊鋰業現階段暫無法對事件的影響進行充分的考慮和評估,也無法判斷會否影響SQM的收益,公司已兩度要求召開股東會以獲取更詳細資訊,並將持續關注相關MoU的進展。 投行大和及摩根士丹利對天齊鋰業首季度業績均感到失望,前者認為天齊鋰業首季經調整虧損遠遜預期,重申「跑輸大市」評級;至於摩根士丹利認為,過往落後的定價機制對公司鋰產品毛利率仍有滯後影響,或造成減值虧損,但仍給予「增持」評級,H股目標價52港元 咏竹坊專注於在美國和香港上市的中國公司的報道,包括贊助內容。欲了解更多信息,包括對個別文章的疑問,請點擊這裏聯繫我們 欲訂閱咏竹坊每周免費通訊,請點擊這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