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noScience files for Hong Kong IPO

英诺赛科申港上市 最大风险地缘政治

随着旗下微芯片和晶圆背后的尖端氮化镓(GaN)技术开始成熟,去年该公司收入增长了三倍 重点: 英诺赛科申请赴港上市,使其成为尝试从国际投资者那里筹集资金的中国芯片公司 随着尖端技术的成熟,公司去年的收入增长三倍,但未来它可能面临诉讼和地缘政治的挑战 阳歌 中国微芯片制造商最近成了烫手的山芋,因中美紧张局势引发行业震动,而外国投资者担心自己可能会站错队。因此,从芯片设计商到设备制造商,该领域的大部分中国公司都选择在中国国内A股市场(上海和深圳)上市,国内投资者对这些股票的欢迎程度更高。 但至少有一家公司逆势而行,它就是上周申请在香港上市的英诺赛科(苏州)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公司在初步申请文件中提到了可能会成为美国制裁的受害者,但这只是它面临的众多潜在风险之一。它还面临至少两宗重大专利诉讼,其中一宗由欧洲巨头英飞凌 (IFX.DE)提起。 英诺赛科创始人兼董事长骆薇薇也值得关注,因招股书中没有多少关于她的信息,而且在这个男性主导的行业中,她作为一名领导一家企业的女性也备受关注。稍后我们再来细说这一点。 英诺赛科成立于2017年,凭借在最新一代微芯片领域的领先地位脱颖而出,这种微芯片采用将氮化镓(GaN)与传统的硅相结合的技术制造而成。最尖端的芯片多使用硅基氮化镓,或另一种叫碳化硅(SiC)的技术,而两者中碳化硅更为成熟。 英诺赛科表示,随着硅基氮化镓技术在经过大约十年的发展后,开始进入量产的新阶段,公司已充分准备好迎接即将到来的产品需求激增。英诺赛科的业务确实在过去三年取得了飞速的发展,不过它仍处于亏损状态,因为在研发和新产能上投入巨资,以提高三大主要产品线,即硅基氮化镓芯片、晶圆和模组的产量。 该公司2022年的收入比2021年增长了约一倍,达到1.36亿元,对于这类企业来说仍然较低。但随着业务开始腾飞,去年这个数字增长了三倍多,达到5.93亿元。三条主要产品线之间的收入结构非常均衡,去年各占总销售额的约三分之一。 公司的销售成本远超收入,导致过去三年的毛利率为负数。但毛利率正在稳步改善,从2021年的-266%降至去年的-61%。照这个速度,毛利率可能会在今年转为正值,为不久的将来实现盈利铺平道路。 公司去年继续亏损,2023年净亏损11亿元。但这约是2022年22亿元亏损的一半。经调整,即剔除向投资者发行的投资工具的价值变动,公司的亏损更稳定些,从2022年的12.8亿元降至去年的10.2亿元。 政治风险 在研究了这家公司的优势后,我们将在本文的后半部分集中讨论上市文件和其他来源中一些不确定的信号。 排在首位的是来自四面八方的政治阻力。正如我们前面所指出,美国正不断设置新障碍,以阻止中国公司获得尖端芯片技术。英诺赛科尚未受到任何制裁,但如果该公司获得上市申请中所展示的那种发展,这种情况很可能会改变。 美国并不是唯一针对该公司的国家。去年中国对镓、锗相关物项实施出口管制,一些媒体报道称,其中包括硅基氮化镓技术和芯片的出口。英诺赛科在上市文件中指出,迄今为止大部分销售额来自中国客户。但公司去年开始出口,来自海外的收入约占10%,意味这部分业务未来可能会受到出口管制的影响。 此外,还有至少两宗针对该公司的诉讼,其中以英飞凌上周提起的专利侵权诉讼为首。英诺赛科称这些指控“毫无根据”,并表示该案中的专利,并不涉及其晶体管和晶圆中使用的“核心技术”。公司还被美国宜普电源转换公司指控存在类似的侵权行为,这宗诉讼仍在等待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的审理。 还有该公司的创始人骆微微,上市资料中对她的介绍相对较少。上面说她在新西兰梅西大学获得了应用数学博士学位,这不太符合大家对一家新兴芯片制造商负责人的预期。中国最重要的半导体行业展之一,上海国际半导体展览会网站上的另一篇人物介绍说,她在美国宇航局工作了15年,但没有具体说明是什么职位。 公司已经进行了五轮融资,而IPO至少部分是为了增加现金储备。到去年底,它的现金储备仅剩下3.29亿元,大约是一年前7.1亿元的一半,而2021年底为12.8 亿元。 公司最近一次融资是在今年4月,估值约为12亿元。市销率(P/S)约为2倍,与晶圆巨头胜高(3436.T)和世创电子材料(WAF.DE)的市销率相当,由此推算其估值将保持在12亿元左右。 总言之,英诺赛科因其巨大的增长潜力而颇具吸引力。但过快的增长可能会吸引来自多个方面不必要的关注,包括有意控制其技术的美国及其政客,以及中国的监管机构,此外还有可能提起更多专利诉讼的全球竞争对手。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BridgeHR files for Hong Kong IPO

失恋离乡创博尔捷 侯正宇走上亿万之路

中国最大的临时工供应商,希望用“零工经济”的故事吸引投资者,但它严重依赖一个主要客户 重点: 博尔捷申请在香港上市,计划探索老年护理和家政服务,希望在快递行业之外实现多元化 对投资者来说,这家人力资源公司最大风险,就是对单一客户的过度依赖 谭英 侯正宇来自江苏省洪泽县的一个小镇,年轻时,他一心想在上海拥有一套80平米的房子,再娶个上海媳妇。21世纪初,刚失恋的他离开家乡,来到中国的商业中心,在一家造船厂找到了一份技术员的工作。 当家乡的劳动部门找他帮忙,将务工人员安置在上海的外资公司时,他抓住了这个机会,当时一辆老旧的自行车和传呼机是他主要的工作工具。2004年,他从上海浦东劳动局手里,收购了自己的第一家公司-上海正东人力资源有限公司,及后成为今天的博尔捷核心。二十年后,博尔捷申请在香港交易所首次公开募股。 根据上月底提交的上市申請文件,博尔捷自称中国最大的“非传统人力资源管理”公司,2023年在非传统用工平台领域的市场份额为13.2%,通过为雇主安排临时工赚钱。招股说明书称,公司计划用IPO筹集的资金来拓展业务,在目前主要为快递服务行业提供临时工的基础上,同时提供养老护理人员和家政人员。 2000年代中期,随着中国成为“世界工厂”,沿海城市外资工厂林立,侯正宇开始为它们提供职业学校毕业生,填补了一个重要的空白。他逐步扩大业务,开始提供其他类型的工人,从后台税务部门的临时工,到工业园区的工人。 侯正宇的故事突显出自由职业者(常被称作“零工经济”)的作用日渐增长,他们在中国和世界各地都越来越受欢迎。这类员工对雇主来说成本更低,因为他们不要求福利,只在需要时才使用。和雇佣全职员工相比,这类员工给雇主带来了更大的灵活性。 初步招股说明书中委托的第三方研究显示,中国提供此类非传统用工服务的市场规模,从2017年的2,830亿元增长了两倍多,达到去年的8,898亿元。相比之下,同期人力资源服务行业的整体规模增长约一倍,从1.7万亿元增至3.5万亿元。作为非传统用工服务供应商,博尔捷及其同行做好了准备,以满足对临时工的旺盛需求,那正是它们的专长。 同为就业服务提供商的看准网(BZ.US,2076.HK)更专注于白领职位,去年利润增长10 倍,突显了这个市场的巨大潜力。但另一家公司同道猎聘(6100.HK)去年收入下降,进而导致利润大幅下滑,也突显了竞争之激烈。看准网和同道猎聘也可以为博尔捷提供一些关于上市风险的警示教训,因这两只分别于2021年和2018年上市的股票,现在都远低于IPO价格。 尽管人力资源服务市场整体潜力巨大,但博尔捷也有明显的弱点。其中最大的一个是它的收入结构,过去三年中,一个未具名的客户每年为其贡献了85%以上的总收入。该客户为快递服务行业提供按需劳动力。 收入起伏不定 在过去三年里,博尔捷的收入一直起伏不定。它去年的收入为9.48亿元,比2022年的约10亿元下降了7%,但与2021年的9.875亿元相差无几。2022年的情况略有反常,因为在疫情期间,人们时常被困在家中,许多日常需求不得不依靠快递来满足,该公司因此受益于需求的激增。那一年对快递员的需求帮助博尔捷把2022年的利润提高到了5,140万元,不过去年随着情况恢复正常,这个数字下降到了3,190万元。 在疫情的最后一年,公司的毛利率上扬,在2022年上升了近3个百分点,达到15.1%,然后在去年回落到更典型的12.7%。 除2022年的疫情提振外,博尔捷去年的收入和利润下降还受到了一系列法律纠纷的影响,主要涉及外卖骑手,导致去年支付给这些工人的赔偿增加。 公司的收入成本主要来自与骑手相关的费用,过去三年每年总计在8.28亿元至8.68亿元间。其中,大约四分之三用于支付给外卖骑手的佣金。博尔捷自有的300名员工的成本则较低,过去三年平均在8,000万元左右。 招股说明书显示,公司近年基本上实现了自给自足,在2021年和2022年通过向三名投资者出售优先股,筹集了约1,500万美元的资金,这些投资者对博尔捷的估值略高于10亿元。 尽管中国经济放缓带来了挑战,但博尔捷处于有利地位,可以从配送服务需求日益增长中受益,这些服务越来越受欢迎,为中国消费者提供从电子商务产品到外卖餐饮的各种快递服务。国家邮政局的数据显示,今年前4个月,中国快递发展指数同比上涨26.7%至329.6,表明消费者对快递服务的需求可能正在回升。 根据以往经验,公司可能只是在试水,以摸清投资者对其股票的需求。它的子公司欧孚科技于2016年在新三板(NEEQ)上市,但一年多就退市了。 在估值方面,我们可以透过同道猎聘的1.77倍市销率 (P/S) 和看准网9.61倍市销率来推测博尔捷上市后的估值。如果以两者的中间值5倍市销率作准,它的估值将达到47亿元,远超2021/2022年最后一轮融资时的10亿元估值。对于一家由一个雄心勃勃的小镇男孩创立的公司来说,这个估值不差。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Saimo Tech revs up for another IPO race after two false starts

赛目三闯港交所 财务数据欠稳定

从事仿真测试技术的赛目科技,两次申港上市未成功,近日第三次向港交所递交申请 重点: 公司去年盈利按年升近一成至5,500万元 净利润率持续下跌,应收账则不断上升       刘智恒 自动驾驶是近年汽车业研发的大趋向,产业链上百骑竞走,家家企业需资金支持研发,在资本市场上市集资是最佳的途径。去年底提供自动驾驶解决方案的知行汽车科技(1274.HK)在港上市后,今年初主营激光雷达的速腾聚创(2498.HK)亦成功登陆港股,而研发自动驾驶芯片技术的黑芝麻智能亦已在港递交上市申请。至于专营仿真技术的北京赛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在经过两次申港上市碰壁后,近日再递交上市申请。 赛目科技主要从事智能网联汽车(ICV)仿真测试产品的设计及研发,并提供相关测试、验证和评价等解决方案。所谓智能网联汽车,是指配备先进的车载传感器、控制器、制动器等,通过通信及网络技术整合而成的汽车。 要确保自动驾驶技术的成功发展及安全保障,总离不开大规模路测数据,前期必须经过充分测试验证。赛目科技透过两款核心产品Sim Pro及Safety Pro,为自动驾驶汽车企业或相关政府部门提供仿真测试的产品及服务。 行业中的领头羊 据上市申请文件披露,按2023年的收入计,赛目科技是中国ICV仿真测试、验证和评价解决方案行业的最大市场参与者,市场份额达约5.3%,亦是ICV仿真测试软件及平台市场的最大市场参与者,市场份额约为5.9%。 公司成立于2014年,及后经过多轮融资,当中不乏大投资者的身影,包括属华为背景的哈勃投资、中信证劵、北京顺义、北京基石及京纬恒润等,至于工信部旗下的赛迪集团,通过赛迪检测持股28.1%。2022年完成A+轮融资后,当时估值23.32亿元。 从2021至2023年间,赛目科技的收入及盈利均有所增长,收入分别是1.07亿元、1.45亿元及1.76亿元;盈利是3,775万元、5,033万元及5,548万元。连续的增长,除了公司的技术优良外,主要是大行业在稳步上扬。 无可否认,在智能驾驶技术不断发展,以及智能汽车的接受度不断提高所推动下,中国ICV测试、验证和评价解决方案行业的市场规模正稳步增长。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资料,市场规模由2019年约12亿元增至2023年的33亿元,复合年增长率约为27.8%,预期到2030年将进增至约279亿元,自2024年起计,复合年增长率为33.6%。 净利润率每况愈下 公司站在一个前景理想的行业,亦有强劲投资者支持,然而发展至今,赛目科技的财务数据表现仍然不稳定,其中净利润率的趋向不断下行,过去三年分别是35.1%、33.5%及30.4%。公司则解释,各年度的下跌,有时是因为行政开支或研发开支的增加,又或是金融资产减值亏损引致。不过,令人担忧的是公司在申请文件中也预期,截至2024年度的净利润率将续下降。 至于毛利率,虽然整体毛利率按年升5.3个百分点至70.9%,但主要的产品ICV仿真测试软件及平台的毛利率却出现颇大的跌幅,由2022年的96.7%下跌29.7个百分点至去年的67%。只不过靠其它业务或产品去拉升整体的毛利率。 另外,公司去年的的收入虽有逾两成增长,事实是部分有依赖政府的补助。去年来自政府的资助为3,134万元,较2022年的917万大增2.4倍。公司在申请文件中也预期,今年来自政府的补助会减少。 应收款倍增 现金流方面,去年虽然在营运上录得经营现金流5,046万元,但在2021及2022年,均录得经营现金流出181万及641万元,可见集团在此方面存在不稳定性。 特别过去几年贸易应收款额持续增加,由2021年的4,942万元增至去年的1.66亿元,增幅逾2.4倍;期内的贸易应收款的周转天数,亦由113.2天增至317.5天,多出204.3天。公司解释,是因收入增加,以及多数项目于年度最后一季完成,时间问题仍未能结清。 从财务数据分析,公司未来仍存在许多不确定性,包括利润率持续下滑、政府补贴减少,以及应收账款及周转天数能否改善等,对于投资者来说,确会引起担忧而倾向抱观望态度。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Lenovo makes critical calculation with Middle East pivot

联想中东寻出路 引沙特基金一石多鸟

联想与沙特基金旗下的Alat合作,除在沙特首都利雅得设地区总部外,亦能获取对方的资金助力 重点: 联想加强在中东与非洲的发展,以减低美国业务的风险 Alat认购联想20亿美元的可换股债券,后者得以强化财务状况   刘智恒 这次并不是沙特王子来香港开设家族基金的闹剧,而是扎扎实实的“强强联合”! 自从中美争拗发生后,不断有外国投资者将资金撤走,据国际金融协会的数据,2023年外资在中国的股债市场减持量,总计净流出达822亿美元(5,945亿元)。正当欧美资金调离中国时,中东的资金彷如沙漠中的清泉,为内地财金市场注入动力及生气。 联想集团有限公司(0992.HK)近日就公布,与沙特阿拉伯王国的主权财富基金Public Investment Fund旗下的Alat,订立战略合作框架协议。Alat主要负责创建电子和先进工业领域的全球业务,拥有达1,000亿美元的投资预算。 根据协议,联想将在沙特首都利雅得设立中东和非洲的地区总部,包括一个客户中心和一个面向该区的研发中心,同时集团将在沙特兴建个人计算机与服务器制造基地,进一步扩大全球布局。Alat为联想提供支持和协助,以确保战略合作顺利实施。 另外,联想向Alat发行20亿美元三年期可换股零息债券,换股价每股10.42港元,到期时可悉数转换成14.99亿股,相当于联想扩大后股本约10.78%。换股价较公司过去30个交易日的平均加权价有10%溢价,但较公布协议前的交易日却有10.3%折让。 联想董事会同时亦批准发行 11.5亿份三年期认股权证,发行价1.43港元,集资16.4亿港元。认股权证行使价每股12.31港元,较公布前一天的收市价有5.9%溢价。 市场犹豫 联想集团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杨元庆表示:“通过这次强有力的战略合作,联想集团将拥有更多的资源和更大的财务灵活性,进一步加速转型并拓展业务,把握中东和非洲地区的巨大增长机会。” 或许是可换股债券的行使价较公布协议前一天收市价有较高折让,又或大市气氛转淡,市场有点犹豫,公布发出当天,联想股价不升反微跌近1%,收报11.52港元。不过,联想今年股价整体表现向好,上周五收市报10.65港元,较2月的低位7.8港元上升36%。 事实上,联想早前公布的第四季度业绩,虽然收入及盈利按年分别上升9%及118%,但按季就下跌12%及26%,与第二季度比较,亦低4%及0.4%。目前投资银行给予联想的目标价在12至14港元水平,与现价贴近,未来股价能否再进一步,需视乎未来一两季的业务情况,才可清晰确定未来走向。 一举多得 今次与Alat的合作,对联想来说或许是一个突破口,而且对集团下一步走向有一定帮助。首先,中国与西方国家持续紧张的关系下,联想的发展实在蒙上一层阴霾。一如之前,美国也有声音要求政府部门禁用联想的计算机,虽然最终没有什么特别回响,但不稳定性始终存在,毕竟中国在半导体、光伏、医药甚至电动车等,都先后被欧美等国家制裁或打压,很难保证联想会否成为另一个目标。 因此,联想逐渐加大在中东及非洲的发展,成立大型总部及基地等,都有助减低地缘政治的风险,特别生产地设在当地,也较少引起欧美国家针对产品来源地的口实。 目前联想地区收入最大是美洲,占去年全年收入的34%,中东非洲的占比没有清楚列出,只将两地与欧洲一并计算,占比是28%。然而中东国家近年锐意拓展科技,而非洲国家经济又不断发展,毫无疑问是一个颇具潜力的市场。经济学人智库较早前发表的报告预计,非洲经济增长将由2023年的2.6%升至2024年的3.2%,位居全球第二。联想与沙特的合作,若能早着先鞭,其部署有机会能迎着两个地区的发展而受惠。 业务以外,是次合作带来20亿美元资金,大大坚实联想的现金基础。集团也表示,所得款项将用于偿还现有债务、补充营运资金及一般企业用途。据去年财报披露,联想年内有多项债券到期,总金额近36亿美元,虽然流动资金也有相近数目,但今次新发行的可换股债券,可以完全偿还债项之余,增加许多额外资金额,为集团未来拓展及研发提供了支持。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Fourth Paradigm reports strong revenue gain

第四范式被低估 “先知5”或能一洗颓风

这家人工智能公司旗下产品可帮助企业提高效率,首季度收入增长28.5% 重点: 第四范式一季度收入增长28.5%,但由于推出新平台增加研发支出,令毛利率下滑 与同行相比,公司的股票被低估,当前股价较去年9月的IPO价格下跌近10% 阳歌 在投资者眼里,中国人工智能(AI)领域的公司似乎并不都是平等的。 第四范式智能技术股份有限公司(6682.HK)受尊重的程度,远不如商汤(0020.HK)和云从科技(688327.SH)等知名公司,尽管它的收入比这两家公司高,而且增长势头良好。 这或许要归因于商汤和云从科技专注于计算机视觉AI,通常用于监控,而第四范式专注的技术是帮助企业提高效率。第四范式希望通过3月推出的最新先知AI平台5.0版本,为其股票引发一些新的关注,公司在上周公布的一季度业务表报告中,对该平台进行了详细介绍。 说实话,如今中国领先的AI公司中,没有像外国大型AI公司那样吸引投资者的兴趣,原因很大程度要归因于美国的各种限制,从不容许投资此类中国公司,到禁止向该类中国公司销售微芯片和软件等先进的美国技术,一切都是华盛顿为遏制中国AI产业所作出的努力。 就第四范式而言,去年3月被美国商务部列入“实体名单”,未经华盛顿特别许可,不得购买美国先进技术。之后,美国投资银行巨头高盛,不再担任公司在香港上市的承销商。 尽管如此,第四范式仍坚持推进上市,并在去年9月正式在港筹集约1亿美元。但从那以后,公司发展道路坎坷,即使它去年实现了两位数的稳健收入增长,而这增长持续到今年首季。周二收盘价为50.65港元,较55.60港元的发行价低大约9%。 一季度业务表现中的亮点,是3月推出的先知AI平台,预料有望提高公司今年的收入增长。公司在公告中说:“先知AI平台5.0以预测下一个任意模态为技术原理,可基于各行业场景的不同模态数据,构建行业大模型,极大拓展行业的应用领域,为企业提供充足的大模型供给。” 公司举例,新平台可以基于健康管理领域的体检报告数据,帮助医疗机构预测病者未来三年的健康水平。与早期产品相比,平台最大的优势似在于它能够提供行业特性的功能,而不仅是借通用的功能来提高业务效率。 投资者对新平台的推出并不十分兴奋,第四范式的股价在公告发布后的第二天下跌3.1%。但在接下来的几天里,股价逐步收复失地,到周二收盘时比公告发布前上涨了2.4%。投资者必然会密切关注公司中期报告的最新情况,以了解这个平台的发展速度有多快。 估值偏低 虽然新平台可能成为新的主要增长动力,但第四范式并没有得到投资者的太多尊重,至少从目前如是。其股票当前的市销率(P/S)仅为3.66倍,而商汤的市销率接近12倍。云从科技的市销率更高,达到17.5倍,不过至少有一部分原因是后两家公司在上海上市,沪市对此类股票的估值要高于香港股市。 第四范式一季度报告显示,收入同比增长28.5%至8.28亿元,数字整体看起来相当可观;但我们应注意到,与公司去年全年36%的增速相比,这个数字有所放缓,去年它的总收入达到42亿元。 在一季度,来自公司开发所有模型的基础平台,先知AI平台业务的收入增长84.8%至5.02亿元,在总收入中占比61%。但这数字在一定程度上被Shift智能解决方案业务收入下降抵消,该解决方案用于更具行业针对性的功能,首季收入跌14.6%至2.49亿元所。 第四范式目前服务于金融、能源电力、交通运输和电信运营商等多个关键行业。它的研发费用占总收入的比例,从去年全年的40%升至一季度42%,这可能反映该公司为推出新的先知AI平台5.0而增加的支出。这类支出是AI公司的命脉,与商汤相比,第四范式的支出水平看上去相当合理,商汤去年的研发费用约占公司营收的100%。 强劲的收入增长,加上受控的研发支出,这些因素助力第四范式一季度毛利增长21%至3.41亿元。但我们也应注意到,当季毛利率从2023年的47.1%下滑至41.2%。 公司没有提供一季度的净利润或亏损数据,但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和大多数同行一样,它仍在亏损。公司去年全年的调整后亏损从2022年的5.04亿元,收窄至4.15亿元。 去年底,公司持有的现金从2022年底的20亿元增加到26.7亿元,增长与它通过IPO筹集的资金大致相当。这确令人鼓舞,反映公司维持相对较强的成本控制措施,没有像一些竞争对手那样迅速消耗现金。 第四范式的用户群也相对多元,一季度共有124个客户,其中包括54个核心客户,每个核心客户的平均支出总额为890万元。 归根结底,与同行相比,第四范式的估值如此之低,确实没有什么明显的原因,尤其是考虑到它收入增长强劲、研发支出可控,并专注于帮助企业提高效率这个相对没有争议的领域。或许,在它公布上半年业绩时,新平台的一些强劲的业绩,可能会吸引一些投资者的兴趣。
Lopal Tech. recorded a huge loss of 1.5 billion yuan due to the plummeting price of lithium carbonate last year.

碳酸锂大挫连累盈利 龙蟠科技争上市集资

这家2017年已在上交所上市的磷酸铁锂正极制造商,正积极争取加入“A+H”大军 重点︰ 受去年碳酸锂价格暴跌拖累,江苏龙蟠科技录得15亿元的巨额亏损,但它预期今年可转盈 该公司A股股价过去一年接近腰斩,去年底曾向港交所申请上市,但未竟全功,最近卷土重来   欧美美 “成也碳酸锂,败也碳酸锂。” 用这句话来形容全球磷酸铁锂正极材料市场龙头厂商江苏龙蟠科技股份有限公司(603906.SH)绝不为过。龙蟠科技2022年因大搞磷酸铁锂正极材料,业绩“爆炸式增长”,大赚10.3亿元,岂料酸铁锂价格去年暴跌,国内锂电池供求失衡,磷酸铁锂正极材料价格跟随下滑,导致龙蟠科技业绩瞬间变脸,去年录得约15.1亿元巨额亏损。 面对巨额亏损,加上需要资金扩展产能等,龙蟠科技去年底曾申请在港交所上市,最终无功而回。直到最近,公司卷土重来再闯港交所,希望尽快加入“A+H”大军行列。 2003年,在汽车业打滚多年的石俊峰成立了龙蟠科技,主营润滑油等车用化学品,其后将产品扩展柴油发动机尾气处理液、冷却液、车用养护品及日用化学品等,并在2017年于上海交易所上市。然而随后几年发展未如理想,增长速度持续放缓,此时石俊峰看准了中国电动车市场,在2021年5月,成立常州锂源,全力发展磷酸铁锂正极材料。 2021至2022年曾经成为龙蟠科技的光辉岁月,由于磷酸铁锂正极材料收入高速增长,该业务在2021年已达18.8亿元,2022年更大增5.6倍至122.4亿元,带领公司当年总收入达到140.7亿元,同比增长约2.5倍,大赚10.3亿元,而A股股价在2021年10月触及到70.58元的历史新高,不到一年半时间爆升超过10倍。 2022年龙蟠科技收入大增,最重要是搭上了中国锂电龙头宁德时代(300750.SZ),宁德时代也成为龙蟠科技最大客户,过去三年分别为贡献公司约11.6亿元、74.9亿元及26.5亿元收入,占相应期间总收入28.6%、53.2%及30.3%,而磷酸铁锂正极材料已成为公司主要收入来源,过去三年分别占总收入46.3%、87%及77.4% 好景不长,国内新能源车增长放缓,加上碳酸锂价格由2022年高峰约平均每吨48.2万元急速滑落,到去年已跌至平均每吨约27.2万元,跌幅达43.6%;同时磷酸铁锂正极材料供需也严重失衡,导致龙蟠科技的产品价格也大幅下降,2022年磷酸铁锂正极材料平均合售价达每吨12.87万元,到了2023年平均售价已跌至每吨6.25万元,降幅达51.4%,直接导致去年总收入同比下跌近38%,更惨的是,作为主要原材料的碳酸锂,龙蟠科技大多是在高峰时买入。 龙蟠科技在招股文件中也有提到,由于原材料价格下跌导致存货可收回金额减少,因此于去年确认存货减值亏损拨备5.5亿元。 负债高企 另一方面,龙蟠科技的负债问题也越来越严重,过去三年的固定利率银行借款分为约17.6亿元、37.7亿元及79.1亿元,可见逐年上升,而资产负债比率分别为99.2%、112%及239.6%。现金流方面,2021年及2022年经营活动现金净流出8.2亿元及18.6亿元,幸好去年转正,录得14.1亿元净流入,但同期的投资活动现金净流出也高达26.4亿元。 为了持续增加产能,龙蟠科技过去三年通过筹资活动筹集的现金总净额高达94亿元,而这次在港上市集资,也是为了支付新工厂的开支,包括支付印度尼西亚工厂二期,以及位于湖北省的襄阳工厂的新磷酸锰铁锂生产线的部分开支,部分也将用于偿还若干计息银行借款。 今年2月,龙蟠科技终于再传来了好消息,旗下的子公司与韩国动力电池厂商LGES签立长期供应协议,总价值逾70亿元,LGES及其联属公司承诺在2024年至2028年期间向龙蟠科技采购16万吨磷酸铁锂正极材料,如果最后一切顺利,也代表了公司成功出海,有助提升市场份额及收入水平。 龙蟠科技4月份公布了今年一季度财报,情况略为好转,虽然收入同比减少29.2%,只有14.7亿元,但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亏损7,804万元,比去年同期收窄了约65%。投行中金的报告认为,今年一季度资产减值损失影响已逐渐减少,随着公司新增产能开工率提升,业绩逐步复苏,但考虑新增产能转固后折旧费用或有所提升,因此下调今年盈利预测22.3%至3.51亿元,明年盈利预测下调26%至7.3亿元,A股今年的预测市盈率15.2倍,明年7.3倍。 不过,龙蟠科技A股股价在过去一年大跌近一半,现在以巨额亏损的姿态来港上市,要说服投资者并不容易,虽然最近港股有所回勇,但能否以高估值上市尽可能募集资金,还要拭目以待。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Lianhe Sowell files for U.S. IPO

索威尔拟赴美上市 前景还看瓶颈突破

该公司尽管历史可以追溯到2007年,但过去两年才取得爆炸式收入增长,并实现盈利 重点: 索威尔寻求通过赴美上市筹集1,200万美元,并计划将部分资金用于扩大研发队伍 这家机器视觉公司在过去一年取得巨大增长,但规模依然很小,只有22名员工,年收入不到3,000万美元 陈竹 自2022年底OpenAI发布ChatGPT以来,人工智能(AI)在全球声名鹊起,中国也迅速入局。很多中国公司加入这股热潮,开发类似的聊天机器人产品,但有些公司也抓住时机,专注于大语言模型(LLM)之外的其他领域。 索威尔科技开发有限公司便是其中之一。公司专注于机器视觉,是一个严重依赖计算机视觉的人工智能细分领域。成立于2007年,至今十多年,公司认为搭上这股人工智能热潮的时机已经成熟,本月早些时候提交的赴美上市申请文件就反映这一点。公司没有透露具体的融资目标,但中国媒体报道称其拟集资约1,200万美元。 虽然公司规模较小,融资金额也不高,但值得注意的是,公司从截至2023年3月的财年开始,收入突然呈爆发式增长。不同于其他机器视觉公司,索威尔另一个引人注目的地方在于,收入的突然爆发也让它取得了可观的盈利。 索威尔的历史甚至比中国最著名的人工智能公司——常被称为“AI四小龙”的商汤(0020.HK)、云从科技(688327.SH)、旷视科技和依图科技的历史还要悠久,这几家公司都成立于2010年代初期。它们曾经是中国人工智能的代表,通过各自在计算机视觉方面的努力,塑造了公众对这项技术的认知。 在AI四小龙中,商汤科技和云从科技已经进行了IPO,前者在香港,后者在上海。但它们的股票并未取得巨大成功,因为投资者对它们不断增加的亏损和日益放缓的收入增长感到不满,而且公众也开始将注意力,从计算机视觉转向大型语言模型。从商汤科技的股价就能看出大家对这个群体的兴趣正在消退,其当前股价不到2021年底IPO价格的一半。 这个群体缺乏进展的部分原因是,它过度依赖向公共部门销售产品,特别是用于监控摄像头的软件。大多数公司都未能将领先的面部识别技术扩展到其他领域,这构成了一个巨大的挑战,因为随着中国经济放缓,公共支出已开始缩减。 索威尔则另辟蹊径,绕过了这一瓶颈,称其机器视觉技术和解决方案,正在被制造商用于实际生产场景。这些应用包括生产自动化和改善不同行业客户的分销流程。 与其他人工智能初创公司的创始团队通常名校毕业,并在大型科技公司工作过的履历不同,索威尔管理团队的背景看起来很普通。在创立公司之前,首席执行官朱岳除了在深圳一家技术研究所做了几年的研究员,研究机器视觉和图像识别算法外,几乎没有什么别的经验。 小企业大挑战 尽管公司使用非常专业的术语来描述自己的解决方案,但大致说来就是,它销售的机器配备了先进的计算机视觉软件,可用于各种用途。这类机器有助于实现各种流程的自动化,帮助客户降低成本、提高效率。 它可以用于识别装配线上存在缺陷的产品、自动捕获进出港口的集装箱上的识别码,以及其他依赖视觉识别和分析的任务。 索威尔认为,随着中国人口迅速老龄化,劳动力短缺问题迫在眉睫,未来几年中国机器视觉市场预计将有巨大的增长潜力。招股书中引用的第三方研究显示,公司预计到2025年,市场规模将从2022年的169亿元翻一番,达到349亿元。 对于开发机器视觉产品的公司来说,一个主要的瓶颈是每个行业的要求不同,导致该技术难以实现标准化和规模化。索威尔目前仅专注于电子产品制造商,三家这样的公司客戶,两家来自东莞,另一家来自深圳,贡献了索威尔超过50%的收入。 在一定程度上正是由于这个原因,公司尽管历史不短,但却始终未能扩大业务规模,目前只有22名员工。截至去年9月的6个月时间里,公司的收入只有1,680万美元,不过这个数字已经较上年同期的46万美元有了大幅增长。在截至2023年3月的财年中,公司也实现了类似的爆炸式增长,12个月期间的收入从上一财年的949,341美元增至1,310万美元。 公司将这一巨大飞跃归功于中国在2022年底取消疫情限制后的经济复苏,以及它自身加大了营销力度,“成功实现电子产品和软件流客户的迅速增长”。虽然没有具体说明,但大幅跃升似乎也表明该公司可能在此期间,推出了一款或多款新产品,并迅速获得了市场的青睐。 索威尔与竞争对手的一个主要区别在于盈利能力。截至去年9月的6个月内,公司报告的净利润为158万美元,扭转了上年同期亏损3.2万美元的局面。 公司之所以能够实现盈利,与许多同行形成鲜明对比,原因之一是它采用了轻资产模式,将大部分机器生产外包,从而控制住了成本。此外,公司通过小团队运营业务的能力也有一份功劳。 一些投资者可能会赞赏该公司小团队运营的能力,尽管这也限制了它的扩张。公司已经表示,将利用美国IPO筹集的部分资金来扩大员工队伍。然而,考虑到公司计划筹集的资金数额较小,这种扩张的规模可能不会很大。 总言之,索威尔扩大业务的能力将是其IPO能否吸引投资者的关键。为此,它需要将解决方案扩展到电子行业的少数客户之外。在过去一年半的时间里,它的收入突然大幅增长,可能表明随着一些关键新客户的加入,它有能力实现快速增长。但考虑到机器视觉应用的高度专业化,以及由拥有更多资源和更广阔市场的大型企业主导的竞争格局,保持这种增长可能也不容易。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