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biotech, which obtained rights to novel drugs for use in the Chinese market, has announced a plan to wind up its business and delist from the Nasdaq just four years after being founded.

研发及商业化能力不足 联拓生物将从美股退市

这家专注药物授权引进模式的药企,成立四年来仍没有一款走向市场的产品,最近更宣布在今年底之前退市 重点: 联拓生物将出售剩余的管线资产,逐步停止在进行的临床试验,并从纳斯达克退市,同时发放每股4.8美元的特别股息 成立四年来,联拓生物至今没有一款走向市场的产品,或反映研发能力不足   莫莉 作为曾经的授权引进(License-in)模式明星企业,2020年诞生的创新医药公司联拓生物(LIAN.US)曾多次经历高光时刻,在成立仅仅两个月后,就曾获得3.1亿美元的巨额融资;2021年,联拓生物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再融资3.25亿美元。然而,短暂的辉煌过去,联拓生物如流星划过夜空般快速陨落,在上周二的农历新年期间,公司宣布将逐步结束其业务,在2024年底之前完成退市,以及大部分关闭工作。 联拓生物在公告中表示,董事会已经完成战略审查,决定开始逐步缩减业务,包括出售剩余的管线资产、从纳斯达克退市,逐步停止在进行的临床试验,同时决定发放每股4.8美元的特别股息,总计金额约5.28亿美元。联拓生物表示,剩余的管线资产一旦出售完成,公司获得的利润将分配给股东。与此同时,联拓生物计划在一季度裁员超过50人,约占雇员总数的50%,为了避免仓促裁员导致资产低价贱卖,公司也将保留必要核心员工,预计彻底解散将于 2027 年上半年完成。 联拓生物称,将会在3月8日左右,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退市申请,预计在纳斯达克的最后交易日,将会在3月18日。不过,仍有部分投资者赶在最后交易日前入场,联拓生物的退市、关闭消息公布后,低迷多日的股价在当天大涨18.8%,以4.8美元收盘,与公司拟发放的特别股息价值持平。 然而,对于联拓生物的IPO投资者来说,这项投资的亏损比例达到70%。2021年11月,联拓生物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时的发行价为16美元,但挂牌首日即下跌14.4%,之后股价跌跌不休,2022年5月之后,已长期在3美元左右徘徊,2023年10月甚至跌至1.33美元的低价,市值仅1.4亿美元。 联拓生物公布的2023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截至三季度末,公司年内净亏损为6,970万美元,2022年同期为净亏损9,200万美元,持有的现金储备为2.52亿美元。去年12月初,联拓生物因其较低的市值加上良好的现金流,也吸引了“秃鹰资本家”TANG-Capital觊觎,后者提出的收购要约,以每股4.3美元的对价加上一项或有价值权利(CRV),来获得联拓生物任何项目净收益的80%,并要求在交割时,联拓生物保证账上有不少于5.15亿美元现金及现金等价物。最终,联拓生物董事会以公司价值被低估为由,拒绝了该收购要约。 商业化进展缓慢 相比于TANG-Capital当时每股4.3美元的收购要约,联拓生物此次退市发放的每股4.8美元特别股息,可算是体面退场。这与联拓生物的创立机构及领航人──美国私募股权基金Perceptive Advisors不无关系,Perceptive Advisors专注生命科学领域投资,成立联拓生物是希望将海外已经得到临床验证的优质创新药管线引入中国,满足世界第二大医药市场的需求。 2021年,联拓生物在纳斯达克上市之际,已经通过授权引进获得9款产品,覆盖心血管肾脏、肿瘤、眼科、炎症、呼吸系统等15个适应症,而且产品大多数已经处于临床后期阶段,公司只需完成在中国内地的补充临床试验并推进商业化,而云顶新耀(1952.HK)、再鼎医药(ZLAB.US; 9688.HK)也是采用同样的模式。 可是,成立四年来,联拓生物至今没有一款走向市场的产品,或反映研发能力不足。9个管线中进展最快的药物,是2020年从MyoKardia引入的Mavacamten,该药物引进之前已经完成全球的临床二期试验。2022年4月,Mavacamten在美国获批准上市。相比于难度更高的全球临床试验,联拓生物在中国的研发进度相当缓慢,直到去年8月才完成第三期临床试验。 考虑到药物获批上市后,还需投入更多资金自建商业化团队,联拓生物在去年10月将Mavacamten中国区的权益返授权给了百时美施贵宝(BMY.US),获得3.5亿美元收入,减去当初引进药物的首付款4,000万美元,联拓生物赚取差价约3.1亿美元。除此之外,联拓生物在2021年以1,400万美金首付引进的RSV药物Sisunatovi,也在2022年以2,000万美金首付以及1.35亿美元的里程碑付款卖给辉瑞(PFE.US) 。 虽然几番交易都让联拓生物赚取不菲差价,证明当初引入产品时高超的预见性,但也同样暴露出公司的商业化短板。在同类模式的企业中,由生物医药投资基金康桥资本孵化的云顶新耀,已经走在商业化稳步回报的道路上,拥有创新型强效抗菌药物依拉环素、全球首个IgA肾病靶向药物耐赋康等多个已经推向市场的重磅药物。 从联拓生物的短暂生命周期可以看出,授权引进模式并非失败源头,但对于这类企业来说,优秀的选品眼光、产品研发及商业化能力均缺一不可。 咏竹坊专注于在美国和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的报道,包括赞助内容。欲了解更多信息,包括对个别文章的疑问,请点击这里联系我们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Venus Medtech shares remain suspended

因治理及信披问题停牌 启明医疗仍在寻求解决之道

这家经导管医疗器械生产制造商的股票于去年11月停牌,它必须满足港交所的多个条件才能复牌 重点: 启明医疗去年5月公布多项治理和信息披露问题,六个月后在一项内部调查结束后,该公司股票被迫暂停交易 公司现处于亏损状态,但分析机构预计今年亏损将收窄一半,收入增长将加速至45%   谭英 自近一年前首次披露治理问题后,杭州启明医疗器械股份有限公司(2500.HK)一直在拼命地试图清除自己的企业弊病。但港交所并不相信这家经导管心脏瓣膜器械产品生产制造商足够健康,可以恢复交易了。 上周,启明医疗披露,港交所为该公司股票复牌列出了必须满足的五个条件。此前,该公司曾在去年5月公布自己未能恰当披露公司向董事会主席及总经理提供的多笔贷款。 启明医疗不仅没有向投资者披露这些贷款,也没有告诉自己的董事会。借口是贷款已偿还,包括2021-2022年间借给总经理訾振军的3.605亿元,以及2022年借给董事会主席曾敏的2.686亿元。该公司在5月8日提交给交易所的文件中首次披露了这一问题,并称均为联合创始人的訾振军和曾敏是公司持续经营所需的关键人员。  公司向创始人提供此类贷款在中国并不罕见,因为他们的大量财富往往都与公司股票捆绑,而出于法律原因,又或是因为可能会向投资者发出错误信号,他们不想出售股票。但此类贷款须向公司董事会和少数股东披露。 在披露治理问题后,该公司于去年6月解雇了首席财务官马海越,并成立了独立团队调查此事。调查团队在8月发布报告,查明公司没有对董事贷款进行内部控制,也没有向股东报告此类贷款。报告指出,公司审计团队准备的月度报告中有贷款相关信息,但这些月报没有与董事会分享。 继首席财务官6月被解雇后,訾、曾二人也于11月离职。11月23日,启明医疗宣布股票停止交易。 但问题并没有就此结束。该公司还发现,接替曾敏的公司独立董事之一胡定旭,曾在2014年,也就是他2016年被任命为启明医疗董事的两年前,被香港会计师公会裁定专业行为不当。 该公司的最新公告显示,它满足香港交易所规定的大部分复牌条件,不过考虑到胡定旭过去的历史,他担任启明医疗高管这一点可能会是一个卡点。这意味着在所有问题最终确定并执行后,交易可能会在未来几个月内恢复。 那么,复牌后该公司的未来会怎样呢?启明医疗自2019年12月上市以来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上市时它以每股33港元的价格出售股票,筹集资金24.1亿港元,IPO规模相对较大。该股上市首日上涨 20%,2021年2月,该公司又通过增发股票筹集资金25.9亿港元。 市场领导者 该公司作为首家在香港上市的中国医疗器械制造商而备受关注,根据独立研究,它研发的经导管主动脉瓣置换系统(TAVR)市场占有率为79.3%,而中国市场增长潜力很大,目前仍处于早期发展阶段。作为首家在中国大陆推出TAVR的公司在首次公开募股时,中国只批准了五种TAVR设备,其中两种是由其来销售的。 去年11月启明医疗停牌时,股价较峰值下跌了约95%,市值跌至25亿港元。这种大幅下跌可能反映了投资者对它失去了耐心,因为该公司的亏损从2020年的1.819亿元激增至2022年的12亿元。 即便存在巨额亏损,它仍然有相对较高的现金储备,尽管这个数字已从2021年的29.5亿元下降到2022年底的19亿元,并在去年年中进一步下降到14.5亿元。截至2022年底,该公司于2022年或2023年到期的银行贷款为2.226亿元,2024年至2037年到期的贷款为7.959亿元。 该公司营收呈上升趋势,去年上半年同比增长21.7%,从前年的2.099亿元增至2.556亿元。由于研发和产品分销方面的开支增加,公司的亏损也扩大了52.8%,从前年上半年的2.4亿元增加到去年同期的3.66亿元。 运营成本居高不下的部分原因是研发支出增加了33.8%,这六个月的研发支出总额达2.497亿元。销售和分销费用是另一个大项,在此期间增长了28%,达到1.579亿元。 总之,对启明医疗来说,它在研发上投入重金,并且依赖目前正开发的产品在未来取得成功,从而最终实现盈利。根据2023年的中期报告,其旗舰产品VenusP-Valve已在30个国家实现商业化。2023年7月,它的产品成为第一个获得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批准,在美国进行临床试验的中国制造的心脏瓣膜产品。 其首款产品VenusA-Valve在中国持续获得稳定收入,而VenusP Valve和其他新产品正在研发中。VenusA-Valve是首个获得中国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的同类产品,并在去年上半年占到公司销售额的93.7%。 在TAVA的生产企业中,启明医疗停牌前的市销率为4.97倍,是本土竞争对手微创医疗(0853.HK)1.96倍的两倍多,也高于全球同行美敦力 (MDT.US)3.54倍。接受雅虎财经调查的七家分析机构仍对该公司持相对乐观的态度,预测今年的收入将增长45%,亏损将缩小一半左右。 咏竹坊专注于在美国和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的报道,包括赞助内容。欲了解更多信息,包括对个别文章的疑问,请点击这里联系我们。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After a Beijing IPO last year, the loss-making biotech has also filed for a Hong Kong listing to better compete in the crowded market for HPV vaccines.

康乐卫士冲刺首家“北+H”上市企业

作为一间未盈利的医药企业,康乐卫士可谓资本市场“老玩家”,曾先后在新三板、北交所挂牌,期间也曾引入多轮融资 重点: 康乐卫士的管线中,进展最快的三价HPV疫苗,有望在年底前在中国提交上市申请 至少有6间疫苗企业的在研九价HPV疫苗进入临床三期,康乐卫士能否快速出线仍是未知数   莫莉 自从北京证券交易所2021年9月开市至今,尚无一间同时在港股和北交所挂牌上市的企业。1月底,深耕疫苗行业的北京康乐卫士生物技术股份有限公司(833575.BJ)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文件,致力成为首家“北+H”上市公司。 康乐卫士是一家处于临床阶段的疫苗开发商,拥有丰富的HPV疫苗产品组合,主攻重组蛋白疫苗路线,亦有一款mRNA疫苗在研,但未有已经商业化的产品。康乐卫士的管线中,进展最快的是一款三价HPV疫苗,有望在今年底前在中国提交生物制品许可申请(BLA),而另一款重磅产品九价HPV疫苗预计2025年在中国及印度尼西亚递交BLA,这款九价疫苗也是首个在中国开展男性适应症临床试验的九价HPV国产疫苗。 除此之外,康乐卫士还与成大生物合作开发十五价HPV疫苗,这是全球已取得临床试验批准的HPV疫苗中,价次最高的HPV疫苗,覆盖了世卫癌症研究机构定义的全部高危型HPV,有望将宫颈癌预防率提高至96%以上,这款疫苗预计将于今年启动临床一期试验。 康乐卫士还有一款二价治疗性的HPV疫苗,采用的是mRNA疫苗技术路线。在HPV疫苗之外,康乐卫士有五款针对呼吸道合胞病毒(RSV)、水痘带状疱疹病毒、手足口病等有医疗需求缺口的疾病的疫苗,全部处于临床前阶段,商业化前景不明。 作为一间未盈利的医药企业,2008年注册成立的康乐卫士可谓是资本市场“老玩家”。2015年9月,康乐卫士在新三板挂牌上市,其后在2019年、2020年和2021年进行了四轮定向增发,总募资金额超过17亿元,引入的股东包括远望基金、云锋基金、东方富海等产业基金。 2021年9月,主要为中小企业服务的北交所开市后,吸引了康乐卫士的目光, 2022年2月,公司宣布计划在北交所上市,当时预计的发行价为每股77.68元,拟发行股票数量不超4,453万股。一年之后的2023年3月,康乐卫士终于成功登陆北交所,成为北交所“人用疫苗第一股”,只不过发行价已下调至每股42元,发行规模也缩水至700万股。即便如此,康乐卫士在北交所上市首日即破发,当日跌幅达15.4%。 这次宣布冲刺港交所之后,康乐卫士萎靡不振的股价当日上涨3.1%,不过随后两日分别下跌1.2%和7.8%,将利好消息带来的涨幅全部抹平。这意味着,理性投资者对于康乐卫士的长期发展并不十分看好。 HPV疫苗内卷加剧 由于人口众多且经济稳定发展,中国2022年成为全球第二大疫苗市场,占全球市场36.3%。据招股书援引的报告,在创新疫苗可及性不断提高、政府政策利好、疫苗技术创新以及疫苗接种意识不断增强的推动下,中国疫苗市场规模在2017年至2022年以32%的复合增长率增长,达到1,251亿元。 其中,作为宫颈癌预防疫苗的HPV疫苗更是有着庞大市场。由于疫苗严重供应不足,截至2022年,中国9至45岁的女性累计接种率较低仅有9.36%。该报告认为,预计到2031年,9至45岁女性和男性的累计接种率将分别达到57%和7.6%,中国HPV疫苗市场规模预计也将达到730亿元。 目前中国共有五款HPV疫苗获批上市,最早上市的三款均为进口产品,直到2019年,万泰生物(603392.SH)二价疫苗馨可宁成为首个获批的国产HPV疫苗,由此开启了国产HPV疫苗时代,2022年3月沃森生物(300142.SZ)二价疫苗亦获批。为获得更大市场,国产二价HPV疫苗已经开始价格战,在去年8月的广东省政府采购中,万泰生物的馨可宁单剂价格已经降至116元,而沃森生物则以单剂146元的报价落选。 虽然提供更大范围保护的九价HPV疫苗拥有更广阔的市场,可是国产九价疫苗未来也将迎来激烈竞争。除了康乐卫士之外,万泰生物、沃森生物、上海博唯、瑞科生物(2179.HK)等多间疫苗厂商的九价HPV疫苗,也都进入了临床三期阶段,此外还有多款11价、12价HPV疫苗加入竞争。康乐卫士作为尚无商业化能力的疫苗厂商,能否在这场激烈的内卷中占得优势? 对于康乐卫士而言,眼下更严峻是手头资金不多。截至去年9月底,公司所持的现金已从2022年同期的8.26亿元降至2.53亿元,而2021年、2022年和2023年前三季度,其净亏损分别达到3.8亿元、2.93亿元和2.25亿元。 不过,招股书透露,该公司已于2023年12月及2024年1月取得额外银行融资,尚有3.28亿元的未动用银行融资。目前康乐卫士的市净率约为5倍,在港交所上市的未盈利疫苗股瑞科生物的市净率只有3倍,显示港股投资者对该类公司的估值偏向保守。康乐卫士能否在激烈的HPV疫苗市场闯出一片天地,还需时间证明。 咏竹坊专注于在美国和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的报道,包括赞助内容。欲了解更多信息,包括对个别文章的疑问,请点击这里联系我们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Imminent US targeting casts shadow over future of WuXi AppTec

美国针对一触即发 药明系前景蒙尘

美议员推《生物安全法》拟禁止联邦机构或接受联邦资助的机构,购买中国生物技术公司的设备与服务,药明康德等CXO企业遭点名 重点: 药明康德去年上半年收入超过65%来自美国 药明康德澄清从未赞助涉军项目,亦没有直接收受相关投资      李世达 中美竞争正从贸易战、科技战、金融战转向“医药战“。1月26日,一则报道令中国多家CXO(医药代工)企业股价应声下跌,美国国会参众两院跨党派提案,拟禁止美国联邦机构购买特定生物技术公司的设备及服务。对于营收主要来自美国的中国CXO企业来说,这条法案可说攸关生死存亡。 消息公布后,遭点名的无锡药明康德新药开发股份有限公司(2359.HK; 603259.SH)股价在A股及港股两市应声急跌,其关联公司药明生物(2269.HK)、药明合联(2268.HK)无一幸免。药明康德从25日收盘价76.2港元,三个交易日下跌26%至56.3港元;A股跌幅亦达22%;药明生物股价则跌去31%。 对于上个月才刚刚宣布大手笔回购股份的药明系来说,无疑是沉重的打击。 这项新法案被称为《生物安全法案》(BIOSECURE Act),由众议院美中战略竞争委员会主席加拉格尔(Mike Gallagher)等多位议员提出。法案中提到,中国寻求主导生物技术作为未来产业,且该国的生物技术公司”多次与解放军实体合作”,当局有权迫使他们交出数据。 在参议院提出类似提案的参议员罗姆尼(Mitt Romney)表示,当前中国生技公司正透过医疗检测,收集全球数百万人的基因数据,许多被抽血的美国公民,并不知道谁有权查看其DNA与敏感数据。随着生技领域发展,中国能够大幅收集这些数据,在未来中美科技战中占据上风。 法案直接点名药明康德,指其曾赞助“军民融合活动“,接受“军民融合基金“的投资,并指其同系的药明生物CEO陈智胜曾是解放军医药科技的教授之一。 对于这些指控,药明康德发布自愿性公告,指法案有关药明的内容”不恰当也不准确“,重申公司发展不会对任何国家的安全构成风险,澄清公司从未赞助过涉军项目、没有直接收受相关基金投资。 是否”极小概率事件“? 药明生物则发出澄清公告,指法案提及陈智胜有关解放军医药科技学术头衔,是2013年在唯一一次受邀讲座后,作为一种礼遇而授予,这是中国高等院校惯例。强调陈智胜没有为军事医学科学院或任何具有军事背景的机构工作过,也没有从具有军事背景的机构中获得过任何报酬。 ”生物安全法只是一个反华议员的提案,到成为法律是极小概率事件,而且需要几年的时间。“陈智胜说。 陈智胜口中的”极小概率“事件,几乎推翻了公司为了挽救股价所做的努力。在公司澄清后,药明系股价仍持续下跌。 药明康德营收超过八成来自境外。根据2023年中期业绩,药明康德境外业务占总体营收的82%,美国占比超过65%,来自中国境内的收入仅占17%。药明生物也是如此,去年上半年营收有54%来自北美。 药企眼中的”富士“ 药明系对于欧美药企来说,重要性就像富士康之于苹果。欧美药企负责新药研发、品牌及销售,而像药明系这类的CXO企业,则负责技术相对没那么尖端的研发、验证与生产,提供外判代工服务。顶尖药企集中在欧美,意味着中国CXO企业收入仰赖海外,很难改变。 尽管不少中国分析师认为,有关法案成功立法的可能性不高,然而随着美国总统大选临近,与中国的战略竞争将会在更多层面被检视。像药明系这样与美国企业广泛合作并掌握敏感数据的企业,势必会被推到风口浪尖。 事实上,在生物科技领域禁止中国企业的呼声,早在去年11月就已出现,当时有16个保守团体致信国会参众两院,呼吁在国防授权法案(NDAA)修正案中修法禁止与”敌对生物技术公司“,特别是中国的华大基因(300676.SH)签订合约。 总统拜登最终签署的2024年国防授权法中,与中国相关的技术合作、技术转移等受到重点关注,尤其是在新能源、生物技术、航空航天等重点领域。因此无论法案最终是否成为法律,美国政府逐渐收紧与中国生物技术领域的合作,已经是不容忽视的因素。 政治风险不得不察 然而,有投资银行认为市场目前的反应过于激烈,摩根士丹利发表报告指出,即使该法案成为法律,亦只是限制接受联邦资金的项目外判给海外公司。药明康德作为一家高性价比的服务提供商,可于生物制药行业发展中得益。大和则称,药明生物曾于美国商务部的未经核实名单中排除,或可作为类似事件的参考,将药明生物评级由”持有“上调至”买入“。 医药研发仍是增长快速的领域,目前药明康德市盈率跌至15倍,低于药明生物的21倍,仍高于同业凯莱英(6821.HK;…

多款授权引入药物获批 云顶新耀商业化见收成

云顶新耀预告表示去年总收入将达到1.24亿元至1.26亿元,较2022年大幅增长868%至884% 重点: 业绩增长主要得益于两款重磅产品商业化上市,公司还预计今年将在大中华区和韩国、新加坡等国家陆续推出多款重磅新药 现有的12款研发管线中有10款来自授权引入,与吉利德的一次转手交易,赚得超过3亿美元差价   莫莉 对于采用授权引入(License-in)模式的创新药企而言,高价引入的临床管线能否实现商业价值,就如同赌搏一样,考验的是团队的预见性与判断力。不过,在萧条的市场环境下,大手笔开支的授权引入已经快速降温,投资者更期待的是真金白银的入账。作为该模式的佼佼者,云顶新耀有限公司(1952.HK)正走在商业化稳步回报的道路上。 上周一,云顶新耀发布2023年业绩预告,称基于未经审计的初步计算,预计去年总收入达到1.24亿至1.26亿元,较2022年的1,280万元大幅增长868%至884%。消息公布后,云顶新耀的股价在三日内大涨8.4%,显示投资者看好其长期前景。 该公司指出,去年的业绩增长主要得益于创新型强效抗菌药物依拉环素的上市,该药物于当年3月获国家药监局批准,4个月后即实现商业化上市。依拉环素是一种新型、全合成、广谱抗菌药物,用于治疗多重耐药(MDR)菌感染,俗称“超级抗生素”。 此外,全球首个IgA肾病靶向药物耐赋康,于2023年11月获中国药监局批准上市,同年12月也在中国澳门商业化上市,为该公司去年贡献一定收入。中国是全球原发性肾小球疾病发病率最高的国家,作为常见的原发性肾小球疾病,IgA肾病约占35%至50%,中国约有500万患者,而且发病年龄较轻。此前,中国IgA肾病的临床主要用药为全身性糖皮质激素和免疫抑制剂,伴有严重感染等副作用,缺少从疾病源头改变疾病进展的针对性治疗方法。 耐赋康作为靶向肠道的黏膜免疫调节剂,是第一个针对IgA肾病疾病源头的治疗方案,填补了中国IgA肾病无适应症治疗药物的空白。耐赋康在中国人群中的临床三期研究显示,经过9个月的治疗以及15个月的停药观察后,仍能减少肾功能衰退达66%,预计可延缓12.8年进展至肾功能衰竭。云顶新耀首席执行官罗永庆表示,耐赋康去年4月在海南博鳌获准进入乐城先行区,可供小范围临床使用,截至同年12月,有一千多人申请使用该项目,显示其较大的商业潜力,罗永庆称该药物有望于今年一季度在中国实现商业化上市。 根据公司去年的中期财报,预计在2024年还将在大中华区和韩国、新加坡等国家陆续推出多款重磅新药。去年4月,新加坡卫生科学局已经受理耐赋康的上市许可申请,公司预计治疗溃疡性结肠炎的重磅新药伊曲莫德(Etrasimod),以及针对尿路感染的抗生素头孢吡肟-他尼硼巴坦(Taniborbactam),也有望在今年获批。 在多款新药上市之际,云顶新耀开始着手打造商业化团队,主要聚焦抗感染及肾科疾病领域。截至去年中,商业团队有约138名成员,包括销售、营销、市场准入、医学事务、渠道及商业卓越的员工。同时也与中国领先的多个药品供应链服务提供商建立合作伙伴关系,包括国药集团、广州医药集团、重庆医药、上药控股等企业。 出色的选品眼光 云顶新耀的成功背后,依托的是康桥资本强大的资本能力,现有的12款研发管线中,有10款来自授权引进。为了降低引进后无法上市带来的资本沉没风险,云顶新耀在引进时已规避早期管线,选择已经在欧美进入临床后期的管线进行布局。 其中,耐赋康是云顶新耀2019年从Calliditas Therapeutics(CALTX.STO)引进的管线,以首付款1,500万美元加上1.06亿美元的里程碑付款,获得大中华地区和新加坡的开发以及商业化权利。Calliditas已推进该药物于2021年12月在美国上市,2022年7月在欧盟获批。伊曲莫德则是云顶新耀2017年以首付款1,200万美元购入的新药,这款药物在大中华区及韩国以外的权益被跨国药企辉瑞(PFE.US)收入囊中,去年10月已经获美国FDA批准上市,被市场调研机构Evaluate列为2023年十大重磅新药。 此外,云顶新耀于2022年还将一款从吉利德引进的药物Trodelvy反向授权给吉利德(GILD.US),2019年4月买入Trodelvy时,云顶新耀支付的首付款仅为6,500万美元,而此次转手赚得超过3亿美元差价。该交易在2023年一季度完成,云顶新耀收到合计3.14亿美元的费用,让公司拥有更稳健的财务状况,截至2023年中,其拥有25.4亿元的现金储备。 按预期收入计算,云顶新耀的市销率约为42.5倍,远高于同属授权引入药企再鼎医药(ZLAB.US;9688.HK)的8.7倍,显示前者颇受投资者欢迎。在去年上半年实现收入 890 万元,到全年总收入增至最高1.26亿元,显示云顶新耀的商业化回报增长之快。但值得留意的是,销售启动的同时,也意味着相关开支骤增,对于这家去年上半年仍有4.23亿元亏损的公司来说,何时能实现收支平衡,仍需投资者长期关注。 咏竹坊专注于在美国和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的报道,包括赞助内容。欲了解更多信息,包括对个别文章的疑问,请点击这里联系我们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ArriVent makes IPO

抗癌药成功在望 ArriVent一洗中概股颓风

这家医药初创公司在三大投资银行承销的IPO中筹集了1.5亿美元,首个交易日股价上涨 11% 重点: ArriVent在IPO中筹集了1.5亿美元资金,是过去两年纽约表现最强劲的中国相关IPO之一 公司已获得伏美替尼(Fumonertinib)除大中华区外的全球授权,这是一种用于治疗非小细胞肺癌的高度靶向药物      阳歌 最近,中国医药股在华尔街不太吃香,大幅亏损加上北京严格管控价格,使其难以盈利,投资者为此失去了耐心。但生物科技公司ArriVent BioPharma Inc (AVBP.US)证明是一例外,其IPO表现强劲,股价在周五首个交易日上涨 11%。 在与中国相关的新股发行中,这次IPO看上去很不寻常,除了上市首日大涨外还有很多原因。其承销商中有高盛、花旗和杰富瑞为首的一流投资银行。过去两年,由于美中监管之争,这些银行基本上都回避中国公司在纽约的上市,不过由于那些问题基本已解决,它们正在慢慢重返市场。 此次IPO之所以值得关注,还因为市场对其股票的需求相对强劲,促使承销商将发行规模从一周前最新招股说明书中原定的830万股增加到最终的970万股。公司将发行价定在发行区间的中位数,即每股18美元,共筹集资金1.75亿美元,是自2021年底生物科技公司联拓生物(LIAN.US)筹集3.25亿美元资金以来,中国公司在纽约规模最大的IPO。 ArriVent的强劲表现与近来投资者纷纷逃离境外上市的中概股形成了鲜明对比,随着对中国经济不景气的担忧加剧,很多中国股票跌至历史低点。 那么,ArriVent是如何做到?首先,我们需要指出,该公司严格来说并不是一家中国公司,尽管它与中国联系紧密。其主要资产是伏美替尼,一种高度靶向的表皮生长因子受体(EGFR)突变选择性酪氨酸激酶抑制剂,用于治疗转移性非小细胞肺癌(NSCLC)。 伏美替尼实际上是由上海艾力斯医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688578.SH)研发出来的,这是一家中国公司,由两名现居中国的医生创办,他们都有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NIH)的背景。这款药已在中国获批,为艾力斯带来了巨额利润,公司报告去年前个三季度收入增长160%,达到13.5亿元。然而,更令人惊叹的是,艾力斯同期利润为4.1亿元,同比增长七倍多,这对于此类年轻的医药公司来说实属罕见。 艾力斯在2021年向ArriVent授予了伏美替尼在大中华区以外所有市场的许可权,当时ArriVent刚成立。从艾力斯当时发布的公告来看,根据协议,ArriVent支付了4,000万美元的首付款,并同意向艾力斯转让部分股权。此外,艾力斯表示ArriVent将提供可高达7.65亿美元的里程碑付款,以及可高达两位数的销售提成。 大牌支持者 考虑到这些背景和强劲的上市表现,我们将在文章的后半部分来更仔细地研究ArriVent的历史,和它现在面临将伏美替尼推向市场的路径,以及它正在研发的其他药物情况。公司于三年前由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姚正彬和公司负责研发事务的总裁Stuart Lutzker创办。 姚正彬此前在一家名叫Viela Bio的公司有过类似的经历,他从英国制药巨头阿斯利康 (AZN.US)拿到一系列治疗药物授权,2018年与人共同创立Viela Bio,后来以31亿美元的价格将其卖给了Horizo​​n Therapeutics。这为预测ArriVent的未来,提供了线索,姚正彬可能希望最后把公司卖给其他企业,大赚一笔。 到目前为止,公司进行了大量融资,这对于医药初创企业来说是非常典型的做法。它在2021年成立时筹集了1.5亿美元,投资者包括国内的高瓴资本、礼来(LLY.US) 的礼来亚洲基金和奥博资本等知名巨头。去年,公司又筹集了1.55亿美元,另一家著名投资机构红杉(前身为红杉中国)也加入了进来。 虽然伏美替尼已经在中国获得批准,但在美国,该药物仍在接受测试,目前正处于最后的三期临床试验阶段。去年10月,美国食品药品管理局授予该药“突破性”地位,这是对“与现有疗法相比可能有实质性改善”的药物的重大鼓励。这种认证通常有助于药物更快地通过漫长而繁复的监管审批程序。 与很多类似药物初创公司一样,ArriVent目前没有任何收入,在伏美替尼的试验阶段还处于亏损状态。招股说明书显示,该公司在2022年净亏损3,690万美元,去年前九个月又亏损了4,810万美元,自成立以来累计亏损1.367亿美元。鉴于公司在IPO之前筹集了3亿美元的资金,通过IPO还募集了2亿美元,因此至少在未来几年内,公司的资金应该都会比较充裕,它正努力争取让伏美替尼获批上市。 除了伏美替尼,该公司还在与Aarvik共同研发一种抗癌药物,尽管该药物的开发处于非常早期的阶段。因此,很明显,该公司目前将大部分赌注押在了伏美替尼上。 就估值而言,ArriVent的最终估值应该与艾力斯接近,后者目前的市销率为5倍,市盈率也同样强劲,为38倍。当然,一切都将取决于伏美替尼在美国的进展,不过目前来看情况肯定是积极的。如果一切按计划进行,我们甚至可以想象这样一种场景:ArriVent公司还没有取得第一笔收入,就被一家大型全球制药公司高价收购了。 咏竹坊专注于在美国和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的报道,包括赞助内容。欲了解更多信息,包括对个别文章的疑问,请点击这里联系我们。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 
The biotech company has been dogged by multiple challenges recently, including declining revenue, ongoing losses and a recent rejection by one of its overseas partners.

君实生物换研发背景新帅 能否挽救低迷业绩表现?

这家生物科技公司面临营收下滑、迟迟无法实现盈利,以及出海产品遭退货等诸多困局,市场关注其商业化成绩 重点: 君实生物原副总经理、全球研发总裁邹建军出任首席执行官,股价却连续多日下跌 商业化进展迟缓的同时,君实生物近年来研发和商业化团队已经历多番震荡   莫莉 随着生物医药行业整体环境趋冷,在业绩压力之下,无论是创新药企还是老牌医药公司,高层人事也频频出现变动。1月12日,头部创新药企业上海君实生物医药科技股份有限公司(1877.HK; 688180.SH)宣布,公司原副总经理、全球研发总裁邹建军将出任总经理兼首席执行官,而前任CEO李宁获选为副董事长,并担任全资子公司TopAlliance Biosciences董事长,负责海外业务。 消息公布后,截至上周五,君实生物股价已连续五日下跌,累计跌幅达到15.7%,显示资本市场对于这次换帅并不满意。过去一年来,君实生物的市场表现可谓“跌跌不休”,从2023年年初约46港元的高位一路下滑,目前股价已不足15港元,市值缩水近七成。此时宣布换帅的新人选为内部提拔,难以给市场带来振奋情绪。 新任CEO邹建军拥有临床肿瘤学博士学位,具备二十余年临床经验和肿瘤药物研发经验。邹建军曾在拜尔医药担任中国肿瘤研发部医学经理、治疗领域负责人、全球医学事务负责人,也曾在恒瑞医药任职首席医学官、副总经理。2022年4月,在经历恒瑞医药的高管大幅降薪后,邹建军宣布离职,仅仅8天之后便加入了君实生物,依旧主管研发领域。当时君实生物给邹建军开出的年薪超过400万元,还有300万股的股权激励,远高于同期恒瑞医药所有高管薪资。 但如今,君实生物面临营收下滑、迟迟无法实现盈利、出海产品遭退货等诸多困局,邹建军此番升职,已不复当年加入君实的风光。2023年前三季度,君实生物实现营收9.86亿元,同比下滑19%,净亏损逾14亿元。 君实生物的核心产品特瑞普利单抗近年来销售表现起起伏伏,作为2018年获批上市的第一款国产PD-1药物,特瑞普利单抗在2019年和2020年分别实现7.74亿元和10.03亿元销售额。但随着更多国产PD-1进入市场,加上君实生物医保谈判失利,2021年特瑞普利单抗销售额锐减至4.12亿元。此后,特瑞普利单抗在国内新增获批两项大适应症,2022年销售额回升至7.36亿元,2023年前三季度,特瑞普利单抗实现营收6.68亿元,同比增长约29.7%。 至于其余已获批上市的产品,销售表现则更为平淡。2023年前三季度,小分子新冠口服药民得维取得收入1.24亿元,阿达木单抗取得收入约9,940万元,曾经的新冠中和抗体药物埃特司韦单抗已不再产生收入。换言之,除了在PD-1这一红海市场上厮杀的特瑞普利单抗,君实生物并无其他能支撑销售业绩的重磅产品。 商业化进展迟缓的同时,君实生物近年来研发和商业化团队已经历多番震荡。2018年至2021年底,君实生物曾连续更换三位商业化负责人,后两任首席商务官分别在任1年及4个月,团队稳定性受影响。直到2021年11月李聪出任君实生物联席首席执行官,全面负责公司商业化工作。 “出海”项目遭退货 在研发领域,公司首席科学家武海,以及执行董事、核心技术人员冯辉在2023年8月底相继辞职。根据君实生物上交所的招股书,两人是公司四位核心技术人员的其中两位。财报显示,君实生物的研发人员数量也在由升转降,从2022年末的995人,降至去年6月末的854人。 新年伊始,君实生物的美国合作方Coherus(CHRS.US)宣布终止与重组人源化抗TIGIT单克隆抗体(项目代号为JS006)的许可合作,君实生物前期已从Coherus处收到的3,500万美元执行费及Coherus承担的研发费用等无需退还。2022年年报显示,君实生物该年在JS006项目上投入研发费用5,154.9万元,占营收比重为3.55%。 去年10月,特瑞普利单抗获美国FDA批准两项鼻咽癌相关的适应症,这是首个成功出海美国的国产PD-1单抗,也是美国唯一获批用于鼻咽癌治疗的药物,这款药物的美国合作方也同样是Coherus。不过,鼻咽癌的发病具有明显的地域性,欧美国家的患者数量较少,Coherus估算,美国每年新发鼻咽癌患者2,000人,特瑞普利单抗在美国的销售额峰值大约为2亿美元,加上君实生物仅能获得20%的销售分成,这款药物获批给公司带来的营收提升或许不如市场预期。 君实生物在研产品管线覆盖五大治疗领域,包括恶性肿瘤、自身免疫系统疾病、慢性代谢类疾病、神经系统类疾病以及感染类疾病,除了已经处于商业化阶段的四项产品之外,还有近30项在研产品处于临床试验阶段,超过20项在研产品处在临床前开发阶段,仍需庞大的研发投入。 目前,君实生物的市销率约为10倍,而拥有在欧盟获批的PD-1产品的百济神州(BGNE.US; 6160.HK; 688235.SH)市销率仅有7倍,显示君实生物的估值仍有一定溢价。虽然君实生物的新任CEO有较好的临床研发背景,但她能否带领公司在商业化领域交出更好的成绩,还有待时间证明。 咏竹坊专注于在美国和香港上市的中国公司的报道,包括赞助内容。欲了解更多信息,包括对个别文章的疑问,请点击这里联系我们 欲订阅咏竹坊每周免费通讯,请点击这里